LV. 20
GP 1k

[文]<阿奇波爾多戰損企劃>執著

樓主 黑白雙翼藍妖精 rlsb234578
GP4 BP-
好像很久沒有在板上發文了


參加的企劃在這
昨天剛公開所以今天就放上來啦~~


大約是兩個月前噗浪前看到的 身為奇叔控不跳坑太對不起自己惹(゚∀゚ )(ㄎ

因為字數無上限最後就噴了快7000字(ryy
雖然本來以為應該會不小心爆到1萬字der(゚∀゚ )(淦##

好久沒有寫奇叔中心了覺得愉悅(つω`)・゚。・゚。
感謝主催開倉放糧(?)
身為奇叔控我吃的很飽謝謝招待ヾ(*´∀`*)ノキャッキャ(欸






~正文開始~






肩上的鮮血順著自己的手臂流下。握著槍柄的指尖已有些發冷,但依然堅定的將武器穩穩的抓在手中。


只要再撐一陣子就行了


「-需要刺激嗎?要多少我都可以給你唷。」


眼前穿著紫色歌德式洋裝的少女輕笑著-幾乎在她擲出匕首的瞬間也同時扣下了扳機。


……唔…。


子彈以些微的距離偏差,閃躲的速度在失血的虛弱下也慢了些,所幸憑著意志才沒有被劃破另一隻手臂的匕首擊退。


想打倒我的話還早著呢。


在耗盡最後一絲力氣前絕不能倒下。並不想讓身後的兩個隊友面臨跟自己一樣的處境。


我說了交給我來對付啦、混帳大叔!


「阿奇波爾多!你他媽的現在就給我滾下場來!!」


紫髮的男孩和紅髮的少年在背後嚷嚷著-對上身旁人偶女孩的慌亂眼神後阿奇波爾多微笑,伸手將想要衝上戰場的男孩擋了回去。


好啦、乖乖的到一邊去看我表演就行。


「-你這傢伙


「奇叔……


……我說過了我沒事的


只要再撐一陣子就行了只要自己得勝他們就不會有機會受傷


腳邊的紫色靈力並不是很足-費了好大的勁兒阿奇波爾多才閃過少女刺向自己的傘尖-但它依然劃過了自己的腰部灑落新的一片鮮血。


……就算如此妳也不會有勝算的。


少女得意的表情現在出現了一絲焦慮-趁她分神的瞬間阿奇波爾多往後一躍,拉開距離的同時暗器也在少女身上留下綠色的傷痕。


……讓我流血的代價可是很高的唷…。


不過從破損的程度來看她也沒多少咒術可以施展了。但這種關鍵時刻阿奇波爾多可絲毫不敢大意。


……就算下一秒自己的隊伍就能得勝……


但他可不敢保證對方的聖女之子不會有逆轉局勢的運氣。


「哈哈……來、試著全部躲掉吧!


少女的笑聲在耳邊化為一片模糊的回音。阿奇波爾多閉上眼睛,凝神緩和住失血所造成的暈眩,然後將身子朝左方優雅的一側-


「-


背後傳來的聲響勾起了嘴角的笑意。阿奇波爾多睜開眼睛注視著少女錯愕的面孔-隨後她便帶著空洞的眼神在原地倒下。


……結束了啊…。


說出這個句子的同時腿上的虛軟也一併襲來-阿奇波爾多用手撐著地上穩住自己的身子,握著槍柄的另一手卻僵硬的無法移動半吋。


好像有點認真過頭了呢…不過只要自己還能站著,就一定要保護那些孩子才行。


……已經沒事了…這次的自己也已經做了最大的努力……


「奇叔!」


「笨蛋老頭!」


喂、大叔你沒事吧?


夥伴們此起彼落的喚聲彷彿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望著他們的方向後阿奇波爾多擠出一個微笑,試圖讓半跪著的自己從地上起身-但接著他卻感到自己的眼前一黑,連支撐的時間和力氣都沒有身子便狠狠撞到了地上。





***





在口袋裡摸索一陣後轉頭看著石牆的下方-確認沒有動靜後阿奇波爾多啪嚓一聲點燃了嘴上咬著的香菸。


不怕被士兵給發現?


對於身旁傳來的嗓音阿奇波爾多只是聳了聳肩。他望著剛剛才走進廢墟的勞爾走到自己旁邊坐下,然後對自己的方向伸出了一隻手掌。


幹嘛?


「好東西可不准你一個人藏著。」


阿奇波爾多失笑,伸手從衣袋中取出菸盒遞給了勞爾。在他點燃菸頭的時候阿奇波爾多又轉頭對牆外張望了一陣。


是說那些傢伙還真耐得住這種氣溫啊。


-成功了以後你想做什麼呢?」隨手將熄滅的火柴往一旁彈去,朝上方吐出一口霧氣後勞爾這麼說著,「我是說將這整個政權徹底推翻改革以後。


帶著一臉隨興的表情阿奇波爾多抓了抓頭髮,然後又吸了一口菸。


我嗎?倒沒有什麼特別想做的……


-如果我們能夠自己來決定所要的規矩就好了啊,」勞爾這麼表示,他的眼睛就像是在期待什麼似的閃閃發亮,「不必將自己的命運交到少數幾個自私的傢伙手中……說真的那些傢伙憑什麼以為自己比我們高貴?


對著勞爾憤憤不平的表情阿奇波爾多只是攤了下手,轉頭又望向下方離廢墟只有數十步遠的城樓-門前拿著步槍的士兵正好到換班的時刻,從他們漫不經心的閒聊的樣子來看,顯然不認為自己看守的地方會有什麼意外。


……自以為是的將那些市民踩在腳下。如果少了那些人的稅金的話他們什麼也不是……


那種事情等我們得手了以後再說吧。


只見阿奇波爾多用狡黠的表情對勞爾眨了下眼,然後一彈指將手上的菸蒂扔向了背向他們的士兵。




……




只因為這點把戲就被引來的傢伙也太蠢了。阿奇波爾多從被自己踹倒的士兵身上躍下,一揮手便用槍托掃向聞聲趕來的其他人頭側。


我從那裡上去。


對勞爾的表示點了下頭之後奔向另一邊的側門,順著樓梯往上到了城樓的上層-阿奇波爾多一抬腳便解決了突然出現的人影,然後對著另一側竄出的敵人扣下了手上的扳機。


磅!磅!


看見自己的隊友倒下,趕來支援的衛兵一下都亂了陣腳-當他們想逃走的時候卻發現無法移動自己的腳步半吋。


「-勞爾!」


阿奇波爾多喊著,接著其中一個人就被從上方出現的勞爾一腳踩翻-一下子他身旁的其他衛兵也跟著倒成了一片。


乖乖的在這裡待著就不會受傷。


在將他們都綁在牆邊的柱子上後勞爾冷酷的表示。他望著仍舉槍戒備著四周的阿奇波爾多呼了口氣。


想不到這一次還挺順利的-


在阿奇波爾多出聲警告以前,勞爾就被突然出現的槍柄敲了一記-幾乎在同時阿奇波爾多開槍打中了偷襲的敵人。


「-可惡、你這傢伙-」


還沒咒罵完勞爾就被兩、三個敵人壓制,但他仍不死心的抵擋著對方逼到自己身上的武器;想要上前幫忙的阿奇波爾多卻完全分不開身-從另一邊走道衝出的衛兵人數,使得他連停下來補充彈藥都沒有時間。他奮力的用槍柄揮開幾乎貫穿自己的刺刀,然後在對方分神的瞬間奪過了他手上的步槍。


「-全都給我上!把這兩個反動分子抓住!」


意識到鬆懈的警備是圈套的時機似乎遲了點-但這一點也沒有動搖到阿奇波爾多的信心。到底他們的行動只是個幌子,用來拖住敵方的注意使友軍有機會攻陷此處……


……磅!!


熟悉的槍響使得阿奇波爾多心頭一震-他看見勞爾被敵方猛地奪過了武器後倒下,在那一瞬間那把被搶奪的榴彈槍也意外的發射。


不妙…。


擺平這裡的守衛之後就用信號通知在另一處鎮守的帕蘭達因-而從眼下所面對的人數來看實在是太早了些。


只要在他們到場以前盡可能減少這裡的敵人就行了


在閃過下一發子彈的同時阿奇波爾多聽見了遠處的吶喊聲-那是跟隨著帕蘭達因的暴風駕馭者以及支持著反叛軍的民兵。他握著手上的步槍從走道邊的欄杆躍下,順勢將槍口上的刺刀插進朝自己開槍的敵人胸前。


啪…!


敵人倒下的瞬間鮮血也從自己的左肩飛出-阿奇波爾多不在乎的向前衝去,狠狠的將槍柄砸向打算封鎖入口的士兵。


「-磅!!


一腳踹開木門的同時背上又傳來一陣燒灼般的劇痛-很快的轉身之後阿奇波爾多舉起了槍口,幾發槍響之後位在二樓的士兵便一一倒下。


「-趁現在!」


正好在同一個時間望見了趕到的好友-只聽見帕蘭達因一聲令下,所有的人便跟在他和阿奇波爾多的身後往門內衝去。一下子門口的士兵便被暴風駕馭者和民兵們逼到了牆角,但在二樓仍有著不少的敵軍居高臨下的攻擊。


……啊啊啊啊!!


一陣驚叫聲從二樓響起-順著爆出的火焰阿奇波爾多再次從二樓往外躍去,而原本被敵軍身影埋沒的勞爾則是從炸毀的護欄跳下加入人群。


好像做得有點過火了呀-


在落地的瞬間腿上似乎有些發麻的感覺-但這一點也不影響阿奇波爾多擺平衝向自己的士兵。他望著敞開的側門方向喘了口氣,卻發現門外又有一群拿著步槍的敵軍逼近。


威爾…。


顯然這裡的王國軍比他們所遇過的都還要有效率。阿奇波爾多望著已到了碉堡上層的帕蘭達因的身影-由於角度的關係他並沒有注意到下方的情況。在士兵衝進來以前阿奇波爾多對他們開了數槍,然後一腳踹倒了牆邊堆放著的箱子-散發著濃烈氣味的酒瓶從箱子裡灑落摔碎在門前的地上。


「-沒想到王國軍的人數這麼多啊!」


「才不怕他們呢!讓那些該死的傢伙都滾到地獄去見鬼吧!」


……不想死的話就別過來!


轉頭對正想趕來支援的友軍吼著,在分神的一瞬有數發子彈掃過了阿奇波爾多的手臂。望著幾個不幸被擊中的夥伴阿奇波爾多嘖了一聲,眼看著敵方的援軍依然打算從側門進入,很快退了一步之後對準地上的瓶子扣下了扳機-


「-轟!!!


手持武器的敵軍在一瞬間便被火焰阻隔-在一片驚叫聲中阿奇波爾多轉身衝回友軍的陣地,將仍然不死心的想攻擊夥伴們的殘兵一一擊退;大部分的暴風駕馭者都已經到了帕蘭達因所在的地方,而另一處的民兵則是逼著敵人將後方的大門打開。


……是反叛軍!


「終於等到這個時候了!」


「上啊各位!教訓那些傢伙的時間到了!!」


正對著城鎮的大門後方爆出了一片歡呼聲-隨著潮水般的市民以及接應的民兵湧入,一下子那些士兵就像一盤散沙似的紛紛投降。阿奇波爾多看著他們被夥伴和市民們押進城內-疼痛的感覺此時才隨著放鬆的神經排山倒海的襲來。


喂!阿奇、你還好吧……


跟著民兵一起經過自己身邊的勞爾這麼說著,不過很快又被歡迎著他們的人潮給推向門外。阿奇波爾多看著他們走向城樓外面的大街,然後轉身在樓梯後方的柱子上靠穩,用手撥了下自己汗濕的頭髮,閉上眼的同時嘴角也透出了一抹笑意。


……啊啊,既然成功了的話就算還好吧…。


總覺得連自己的腳都不聽使喚了呢。在夥伴們有時間注意自己以前就先在這休息一下吧。




……




染上了夜色的窗外仍然能聽見陣陣歡樂的曲調-顯然這個城市的人民還陶醉在那場勝利中,而對革命軍來說這樣的行動只是種簡單的開始。


總有一天能成功的。只要每一個人都盡自己所有的能力去戰鬥……


門上的敲擊聲打斷了阿奇波爾多的思緒。將手上的繃帶拉緊後他才放開用牙齒咬著的末端。


怎麼,是妳啊……還以為妳已經睡了呢。


拉下捲起的袖子後阿奇波爾多才轉身打開房門-他看見謝菈的手上正拿著一點簡單的宵夜。


就算不一起慶功也多少得吃一點東西吧?


謝菈這麼說著,將手上的食物放在了房間的桌上,轉身用打量似的神情望著阿奇波爾多的面孔。阿奇波爾多注意到她的笑容黯淡下來,而她的視線似乎明顯停在自己的手臂上。


……難怪我整個下午都沒看到你呢。


一邊說著謝菈一邊抱起手臂,眉頭也輕輕皺著,而阿奇波爾多可以從她的語調中聽見一點點的憂心,「-傷得怎麼樣?怎麼沒跟勞爾一起到醫務所去?


只不過是小傷而已,就別去佔其他人的位子了吧?」阿奇波爾多笑著表示,並刻意的在謝菈面前揮動了幾下手臂,「-妳看、我好得很呢,一點事情都沒有-」


但肩上的抽痛以及謝菈的眼神使阿奇波爾多無法再掩飾下去。他暗暗希望謝菈沒有注意到他額角上的冷汗,假裝鎮定的拿起了桌上的宵夜。


這個我就收下啦。能夠吃到妳做的東西就已經好了一半呢-


但謝菈只是轉身跑出了半開的門外。不到一分鐘便看到她拿著一個箱子和一盆乾淨的水出現。


……過來這裡。


她指著剛才自己坐著的位子說著-那種溫和卻沒得商量的語調使阿奇波爾多只好乖乖照辦。在謝菈捲起自己的袖子時他沒有吭聲,卻在她將繃帶解開時微微吸了口氣。


……真是的,要當自己的醫生也像個樣子嘛。


望著謝菈將自己隨意包紮的繃帶拆下-似乎有些地方還跟沒被紗布蓋好的傷口黏在一起。阿奇波爾多皺了下眉頭,卻假裝沒事似的望著謝菈的面龐。


……果然比以前熟練很多呢…。


在謝菈幫他清理傷口的時候他這麼說著。謝菈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將藥水倒在紗布上蓋住傷口,之後用新的繃帶將他的手臂包起。


「-每隔幾天就會遇上這種情況當然熟練啦。」


她這麼表示,在打結的時候動作似乎用力了些-這讓阿奇波爾多忍不住唉了一聲,而謝菈則是望著他抗議似的表情輕聲笑出,「我可不是在抱怨呢。只不過就算是你們也還是多小心自己一點…。


她像無奈似的輕輕嘆了口氣,然後彎下身子拉起阿奇波爾多的褲腳。


「-哎、那邊我已經有沖過冷水了啦-」


謝菈沒有理他,只是逕自用沾濕的紗布輕輕按著他紅腫的小腿-坦白說上面沒有起一串水泡阿奇波爾多倒覺得慶幸。果然下次還是別從快要爆炸的欄杆上跳下來吧-


……應該沒有其他地方受傷了吧?


同樣的處理完腿上的灼傷後謝菈站起身子-她的視線很明顯的落向阿奇波爾多的背脊,這使得若無其事的吃著宵夜的他有些心虛的別開視線。他感覺到自己背上的布條有些濕熱-或許是剛才假裝沒事的動作讓傷口又開始滲血。


只是些擦傷而已啦。


最好你還是到醫療所去一趟吧-不然等需要威爾他們抬你去的時候可就晚了喔?


後面的句子讓剛喝下的水稍微噴出了杯外-一樣是故作輕鬆的擦了下嘴上的鬍鬚,在謝菈收拾好東西走出房間的時候他才轉身望著她的背影。


……那個,謝菈…。


望著眼前的面孔他真想叫謝菈留下來陪自己。但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


……沒什麼。只是想說聲謝謝而已。


對於自己的話謝菈只是輕輕的搖頭微笑。


不用在意。都已經認識了這麼久呢……




***




額上的微涼感覺使阿奇波爾多睜開了眼睛。花了數秒才確認耳邊的抽泣聲是來自於身旁的人偶女孩。


……大…小姐…?


聽見自己的聲音使人偶女孩的肩膀一震。之後她便崩潰似的抱住自己的頭大哭起來。


「-哇-奇叔、我還以為你要死掉了!!」


……是說我不是早已經死了嘛。


有些無奈似的笑著拍了拍女孩抱著自己的手肘-但那只是讓女孩哭得更加的淒厲。


……你都不記得自己怎麼了啊。早知道蟑螂頭就不要這麼辛苦的把你拖回來算了。


面對著利恩作勢揮下的手,站在自己身旁的傑多只是不在乎的吐了下舌尖。阿奇波爾多轉頭看看自己的四周,認出這裡似乎是大宅裡面的醫務室,而那幾個熟悉的面孔都用擔憂的表情看著自己。


……所以說到底怎麼回事?」一邊從床上撐起身子一邊這麼問著。只覺得自己好像從戰鬥結束以後就沒有印象了


不過剛才那個在門邊微笑的身影倒是異常清晰。


「幹掉那個別的時空的雪莉以後你就昏倒了啦。」只見利恩用一副沒好氣的表情抱著手臂表示-但從他瞪著阿奇波爾多的眼中卻能感受到一點憂慮的情緒。「-受不了、差點就拖不動你了害我走到一半只好跑去叫教官跟跑步機來幫我咧。」


……那個時候的大小姐差點把我們全屋子裡的人都吵醒呢。」一旁的伯恩哈德說著,而他的雙胞胎兄弟則是同意似的用力點頭。


「『-嗚嗚嗚嗚怎麼辦、怎麼辦啦阿閃、奇叔他好像快死掉了-』……是說阿奇你差點把我們都給緊張死欸,」閃過了鼓起臉打向自己的女孩手臂,停止了玩笑似模仿的弗雷特里西正用認真的語調這麼說著,「也不是說沒有人被這樣子抬回來過啦-不過在那之後你卻持續昏睡了快要三天。明明大小姐已經把你身上的傷都治好了,可是看你那個樣子還以為你真的會醒不過來了呢…。


「我看是不想醒來才對啦。」


還沒從弗雷特里西的解釋中回神,便聽到利恩用很小的聲音吐槽著。望著他故作不耐的樣子阿奇波爾多只是笑著揮了下手臂。


的確如果是那樣的夢境,還真有點不想醒來的動機


但他一直都不是那種會沉浸在過去裡的類型-只不過那樣的場景還是令自己有些懷念。


讓你們擔心了真不好意思啊。不過我沒事的。」


「-你那個樣子最好他媽的是沒事啦!」利恩嚷著,猛地伸手指向阿奇波爾多的面孔並望著人偶女孩的方向,「-幫這死老頭回想一下他那時有多慘啦、大小姐!」


肩膀加上腰部總共有兩、三處的撕裂傷,稍微再偏個幾吋鎖骨就會被那孩子的匕首削斷……還沒算到那幾個早就讓您大量失血的深海魚齒痕呢。


在女孩回答以前一旁的沃肯便這麼說著-他正用一副嚴肅又彷彿研究似的表情望著手上的記事板,「-不過我想會出現這種情況可能還是受到壓力的影響吧。」


「…我記得這傢伙最近好像都在射擊場待到很晚呢。」


「而且還每一次都堅持要幫傑多小子收集能量說-」


「-就說了那種事情我自己來就好了嘛、大叔-」


……是呢或許是因為最近給自己的標準太高了點-」


……以後絕對不要讓奇叔這個樣子硬撐了啦…。


女孩噙著淚水的模樣使阿奇波爾多的笑容有些僵硬-但接著他卻帶著輕鬆的表情摸了摸她的頭頂。


……抱歉讓妳嚇到了啊。不過我可是不會這麼容易就倒下的。


才剛昏睡了幾天的傢伙這麼講很沒說服力。


女孩嚎啕大哭的聲音裡夾雜著傑多似笑非笑的挖苦-像是安慰似的輕拍著抱著自己的女孩,在望向傑多的面孔時阿奇波爾多可以隱約見到一點熟悉。


那雙眼睛中隱藏的憂慮就跟他的母親一模一樣。就算用冷漠來掩飾他也是察覺的到的。


那樣的眼色剛剛還在自己昏睡時的夢境裡出現……


「-幹嘛、看什麼看?」


想起了熟悉面孔的阿奇波爾多只是搖頭笑著。或許她是來提醒我把自己逼得太緊了呢……總是會忘了自己不是一個人戰鬥,總是會忘了還有人在擔心著自己。

要不,就繼續的努力別再讓自己受傷……要不就試著倚靠讓自己感到安心的某人也不壞。







~完~







~後記~


其實一開始只有想到星幽界的場景,後來腦內才又冒出革命時期的帥氣奇叔(?)
因為兩個都想寫所以最後就變成場景交替的寫法惹 (咦

平常對奇叔的感覺就是一直在努力讓自己變強,常常已經把自己逼到極限還不自覺,
到最後一個不小心就壓力爆表的狀態……=v=a(靈感來自於幾次爆骰爆到最後變爛骰的對戰(望天))

所以這次就讓大家來關愛把自己逼得太緊的奇叔了OwQ(啥)

也寫了一直想寫卻沒機會寫的奇謝
某種停留在記憶裡的微甜又微苦的遺憾(つω`)・゚。・゚。(泣)

在謝菈的面前像個小孩一樣的奇叔我可以(つω`)・゚。・゚。(<=妳可以什麼#)


然後傑小多不要傲驕www(#
然後利恩就是要嘴砲啊不然哩0w0(ㄍ
然後這集(?)的大小姐整一個就是來爆哭的(炸

最後感謝一路走來始終愛著奇叔的各位ヾ(*´∀`*)ノキャッキャ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399 筆精華,11/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