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冬日中,來杯熱飲,幫欣賞的作品投個票,支持一下。
LV. 2
GP 5

【小說-日記】終界手扎_第一章 來自現實的景色【不定時更新】

樓主 Hsiang Feng rs126gi
GP2 BP-

序章(上)
心靈之星的新生


唉──又是那無望的漆黑深空。
一位安徳如此的感嘆著

可是呢這位安徳並不是一隻簡單的安徳,
這位安徳是這安徳族中少數且特殊的類人型。

但這位類人型安徳雖然穿著與其他類人型安徳一樣的連身帽衣裝,
但頭髮和眼睛卻與安徳族們的有著極大的差異;
頭髮是如白鳶尾般白中又帶著微微的紫藍色,
只有到了頭髮的尾端那紫藍色的部分才比較有顯現出來;
眼睛是有如鋼一般的灰中帶青的顏色;
頭髮和眼睛所飄散的則是灰黑無光的粒子;
身形是略微如20歲的女子。
(這是以安德的體型去計算的身型)
而這位在類人型中也算是超級稀有的類人型安徳被叫做:
安徳醬
(其實也就只是還未擁有姓名而已)

安德醬今天依舊百無聊賴地凝視著終界的天空,那片無生機且深邃的天空。
以前的天空還沒現在這般如此地無聊。
至從"瑞康納森斯–絲垂客事件"後,天空的白珍珠就急遽的消逝真無趣。
安德醬將身體向後仰,但卻是直接地將身體往終界石上平躺。
"磅!"
安德醬這一躺直接的將背部重摔至地上,
這一瞬間安德醬因疼痛而緊閉雙眼並浮現出扭曲的表情。
(看來安德醬忘記了自己不是在現實,所以自以為的直接往岩石上躺。)
啊!好痛呀──
真是的安德怎麼會忘記安德現在正在終界呢?

算了。反正現在安德沒有工作,就這樣看著暗夜睡覺好了。
真希望能看到甚麼有趣的事……
此時安德醬睜開了眼睛,但卻看到令她難以至信的情況。

疑!那顆白珍珠是何時出現在天空中!
安德醬立刻坐起身,好奇的開始觀察那顆突然出現的珍珠。
已經好久沒看到如此耀眼的白珍珠,還散發著充滿希望的光芒。
不知道是代表哪種生物的白珍珠,看來是要去現實探查情況……



哇!
啊──!
安德醬忽然被身後的大叫聲嚇到往前撲倒,
也因如此安德醬的頭就這樣硬生生的撞到地上。
嗚──好痛!到底是哪位生物在我身後大喊呀!
安德醬扶著額頭並憤怒的往身後看去。

映入安德醬眼簾的是──
身著一件有著荷葉蕾絲邊的黑紫色連身帽華服;
腿上穿著黑色吊帶襪並套上一雙深紫的高跟馬筒靴;
有如紫羅蘭花般的紫色透麗且滑順並綁成三股側辮的秀髮;
瞳孔如同紫水晶般透亮清澈;
頭髮和眼睛都持續飄散出比一般安徳族還透亮的淡紫色光芒粒子;
身形為約16歲的少女。
(當然也是以安德的體型去計算的身型)
而這位美麗的少女也是少數的類人型安徳之一。

這位少女就站在安德醬之前坐的位子的後一格,並嘴角略為上揚的看著安德醬。
原來是安德呀!不要突然嚇安德好不好啦!
安德醬馬上變回平常的狀態,並以無奈的語氣如此訴說著。
呵呵呵──
安德少女擺出了高傲的姿態,並對著安德醬用半嘲弄的語氣說道:
汝依然如此笨拙且純粹呢。
且依舊使用著那奇怪的用語,吾也是有形體之名汝不要忘了!

安德醬聽到批評自己用詞的話時,開始有點鬧脾氣的向那位少女說:
姆!安德要怎麼說話安德管不著啦!哼!
安德們都只會欺負安德……
此時安德醬露出相當失落的神情,安德少女見到如此立刻就收起高傲的姿態,
緩緩地走向安德醬的身旁坐下,並開始安慰著安德醬。
好啦!吾並不是有意的,吾只是見汝專心凝視深空,起了點玩心。
汝能諒解吾嗎?


安德醬慢慢地收起失落,並朝向少女的身體抱了上去開始撒嬌了起來。
嗯!安德原諒安德,下次不要再做喔。
好的,吾予諾汝。
安德少女語氣相當溫順的答應安德醬;
右手往後並將食指和中指交叉;
心中想著下次要用何種方式來調戲安德醬;
還一不小心將心裡的興奮顯現至臉上
(看來安德醬依舊不知道自己之後還將持續地被安德少女玩弄著。)

汝有何需凝視深空之理?還如此訝異?
安德醬一聽到安德少女的疑問時,就瞬間跳起身來興奮向安德少女說道:
對了!安德!安德!安德發現了一顆新的白珍珠喔──看就在那裡。
新的心靈之星?
安德少女看向安德醬所比劃的方向,並表現出如同安德醬剛發現時一樣的驚奇。
偉哉!吾從未設想還能有新生的心靈之星降於世。
對吧!安德一開始也一樣很驚訝呢。──安德跟安德講喔。安德想要去現實去探索誕生出這顆白珍珠的生物。

誒~汝想去現世,否矣!否矣!吾決意禁止汝去現世。
安德少女聽到安德醬想去主世界時,立刻站了起來雙手抓著安德醬的肩膀前後搖晃,慌張的想阻止安德醬。
汝汝汝真的深知自身所言,汝從未至現世;未知現世之貌,如此貿然前去並非明智……

噓~~
安德醬輕輕地將食指放在已經慌張到語無倫次的安德少女嘴上,
使安德少女停下了動作,並神情溫柔對著安德少女述說:
『安德知道安德這樣做很危險。』
『但安德啊!已經在終界待的夠久了,也是時候回到現實去看看了。
雖然在終界裡任何會流動的事物都將不復存在,甚至連時間都已消逝於這幽深的終末之中,但安德依舊想念著現實;想念著事物都將流動的美好。
安德向安德保證絕對會遠離危險的,就准許安德過去現實好嗎?拜託~
安德少女聽著安德醬說著如此意義不明的話,為此感到十分疑惑,
因為從安德少女發現安德醬至此,安德醬都從未踏出過終界。

但見到眼神如此溫柔並堅定的安德醬,雖然安德少女心中的石頭依舊放不太下,
但想著也是時候放手讓安德醬成長,所以也就不再堅持要阻止她的想法
唉!知也,汝就去吧!
好耶!安德可以去現實了!哇伊──哇伊!
安德醬開心到開始手舞足蹈了起來,
看安德醬如此興奮著,安德少女也對此感到小小的喜悅;浮現出一附真拿您沒辦法的微笑,但馬上又變成超級嚴肅的表情,制止了她並開始要跟安德醬談條件
好了啦!汝可否靜止下來。
安德少女費了一番功夫才終於成功的制止了安德醬
呼~終於。
安德醬。吾現與汝約諾可否?
可以呀──只要安德可以安德去現實,安德絕對會遵守安德的叮嚀。
安德醬雖然停下動作,但開心的心情依舊寫在臉上,
並用著歡快的語調答應了安德少女的提議

安德少女雖說無法放心,
但還是眼神凝重的對著安德醬開始約法三章
好!吾之約束汝必牢記於心。


1.絕不可近於任何流質體      
2.絕不可近於有意謀害自身之事物 
3. 絕不可行於降下天水之時    
4. 絕不可拿取任何人類造物    

還有最末亦最重要的一項!   
5. 絕不可觸及人類       

汝必定須謹記於心,予諾吾可乎?
安德答應安德,安德會銘記在心中的。
安德醬微笑的向安德少女答應自己會遵守這些規定
好了!安德要去收拾外出行李了,待會見囉──
安德醬開心的蹦跳著開始往自己的住所前去,而安德少女就在此目送著

安德醬忽然想起一件事並轉過身問安德少女:
啊!對了。安德!那要哪時候去找安德呢?
汝備妥完,行至吾之所也。
知道了,安德等等就過去。
還有件事安德要說,那就是……
安德醬雖然口中說著要準備離開的話語,但卻又欲言又止;表情逐漸地變得柔和

此時安德醬冷不防的瞬移到安德少女面前,使安德少女有點困惑著看著安德醬,
安德醬將想說的詞語藉由使用著柔美且細緻的聲調緩緩脫口而出:
埃菈媞雅。
我的朋友,謝謝您一直支持著我。
安德醬說完這段話的同時立刻緊緊擁抱著安德少女埃菈媞雅
埃菈媞雅馬上的驚慌了起來,
並且滿臉通紅的開始慌亂搥打著,想要強行推開安徳醬
誒──誒!汝之精神忽何所事,汝思無事也?
安德醬鬆開的手放開了埃菈媞雅,並微笑著瞬移離開了

此時埃菈媞雅有點虛弱的攤坐在地上,雙手扶著還有點通紅的臉,
腦中想著剛才令她驚慌但又感到溫暖的擁抱
哇哇──哇!安德醬所作何事乎!
雖吾悅彼知吾形體之名,但吾與彼都為雌,此事太過激烈……
咻──!
在這無彩又無光並永遠地散發著淡紫色光粒子的終末之地中,
不知道為何會飄散著一團淡粉色的光粒子煙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2008141830(雜記)
呼~終於我也加入這場被挖掘黑歷史的盛宴。
我也不知道我的小說最終能走到哪裡,
最近的工作真的是越來越忙了。
我這篇小說應該會用我的經歷去改編吧?
反正現在都還在設想,
所以我也不知道之後會如何。

角色介紹和世界觀之後有時間在打。
(可能要到明年5月了。)
PIXIV  by destinyplayer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2008230300(雜記)
……
我一定是有在吸什麼奇怪的東西才會做出這件事情,
不然我為何會ㄎㄧㄤ到把那原本打到連我都看不懂得詭異初稿,
直接放到巴哈上……

唉~~不說了──感覺我的這份工作已經開始影響著我的舊傷(還是要說痼疾),
導致我連校對的能力都開始的大幅下降了。
不只如此還開始有嚴重影響到我其他的能力,
希望之後能夠有所好轉……
要到明年五月(T_T)

2
-
LV. 2
GP 9
2 樓 Hsiang Feng rs126gi
GP2 BP-
設定暫存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要角色
安德醬(無名氏)
性別:雌
歲型:大約23歲
年齡:對安徳來說沒有這種東西
性格:天真、相當情緒化、極富有好奇心和常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能力:瞬間移動;擁有一眼就能知曉此物體的名稱,但無法理解此物體的效果(識名之眼);識字;現階以下未知
喜歡的事物:明亮的發光物;令自己可感到有趣的事物;流動中的時間。
討厭的事物:謊言;虛偽;蠹魚。

敘述:
一位不知來自何處的類人型安德,也對於以前的經歷沒有半點記憶。
但卻對於“主世界”有個非比尋常的執著,本人自稱“現實”令自己非常懷念,但是至從埃菈媞雅認識到她至今,安德醬就從未踏出終末之地(終界)一步,
所以埃菈媞雅認為安德醬只是對“主世界”感興趣,想去“主世界”玩而已,
才一直不讓安德醬去。
會用著一種特別的說話方式,或是該說是怪異……因為安德醬會只使用該種族的生物名來代稱所有她看到的生物,就像是在她的腦中並沒有代名詞存在,也沒有姓名這一概念。而本人對此相當的沒有自覺,並還認為這是相當正常的用法。
雖然安徳醬有方式能知道所有生物的名稱,就連第一次所見到的生物,都能立刻知道此生物的生物名稱,可說是相當的厲害。但用語依舊是如此。
可是偶爾安德醬會因某些奇怪的事物,而變得非常非常的正常,此時對話的用語也會變得相當正常。

但行為依舊很詭異。(埃菈媞雅 筆)



安德少女_埃菈媞雅(Ellatiya)
性別:雌
歲型:大約16歲
年齡:對安徳來說沒有這種東西,且問淑女歲數汝真無禮。
性格:成熟、穩重、典雅,有著如同大和撫子般的屬性,但只對於安徳醬有著異常執著性;近乎已到了病態、癡狂的地步。

能力:瞬間移動;念動力;幻形;煉金-藥水製作精通;專精魔導、歷史、語言和古文識別學;衣物製作;刺繡和園藝,近期在學習招喚術。

喜歡的事物:安徳醬的一切;花朵;閱讀;研究魔導、魔理與魔動學。
討厭的事物:欺負安徳醬的事物(自己除外);無禮者(安徳醬除外);八卦。

敘述:
是在終界中少數的類人型安德之一,也是擁有最純正終界血統的類人型安德。
母親很像是終界龍的樣子,從小就接受著許多的菁英教育和貴族禮儀的指導,
也身受傳統家族的環境之薰陶。所以才有著如大和撫子般的言行舉止。
與安德醬的相遇純屬意外,但也因如此所以是安德醬少數在終界的朋友。
有一位妹妹但好像感情不怎麼要好。
雖然恨像有著腹黑或病嬌的屬性,但依舊相當的關心安德醬。

雖然感覺是S,但如果安德醬做出“怪異”的行為時,就會變成M。(旁白 筆)



安德少女的妹妹_埃莉娜(Elena)
待補



界伏蚌女僕長_希瑟
待補



種族
終界使者(Enderman、安德)
待補

界伏蚌
待補

終界螨
待補

人類
待補

爬行者(Creeper、苦力怕)
待補

骷髏
待補

蜘蛛
待補

殭屍
待補

史萊姆
待補

蠹魚
待補

苞蕈
待補

待補

水生
待補

深海守衛
待補

豬布林
待補

殭屍豬人
待補

烈焰使者
待補

地獄幽靈
待補

凋零
待補

惱鬼
待補

特殊亞種
類人型生物
擁有比自身種族還更為強大的能力,智慧與理解力也會有所提昇,並有著更為複雜的語言和製作能力。而原生種(先天)比環境種(後天)有更為良好的能力。

終界龍
待補

凋零怪
待補

地區簡介
終界(終末之地)
是安徳族生存成長的世界,並幾乎於其他世界區隔開來。但在其傳說中終界曾經有著不同的面貌,比起現在死氣、漆黑且了無生機的終界;更為美麗、明亮且生氣蓬勃。這是從我母親(終界龍)所述說的終界神話中聽來的,最終就只是用來騙小孩的童話而已,但是安徳醬卻深信不移。

-終界城(埃菈媞雅居所)
是其安德少女_埃菈媞雅的居所,也是其終界龍之住所。但至從安徳有記憶以來,就從未見到過終界龍母親,種感覺終界龍一直都忙綠的工作著。

-終界船
只有在重大場合中才會空中飛船,但至從瑞康納森斯-絲垂客事件後,就從未再啟用了。

-終界船殘骸_終界荒地中(安徳醬住所)
在瑞康納森斯-絲垂客事件中所墜毀的終界船之一,現在被安徳醬用來當成自己的家。但一直有著螨害問題,但安徳醬似乎並不怎麼在意。

-終界龍祭壇
主要是終界龍母親所工作的地方。

-終界池
有著源源不絕的終界之水的水池。


主世界(現實、現世)
待補

-蘑菇地


地獄
待補

重要物體
心靈之星(白珍珠、心靈珍珠)
來自於有強大意念的生物心靈深處,並會顯現於終界的天空中,只要此生物的思念愈加強烈,所發散出來的光芒就更加閃耀。對於終界使者(安德)們,心靈之星的光是能夠來支持安德族生命的要素之一,但又不是如此不可或缺的要素,心靈之星的光就好比維生素般的存在;需要也重要但不是最主要的生命要素,沒有也能活,只是會出現嚴重的健康問題。除提供安徳族的生命所需外,其實心靈之星還擁有其他的特殊作用,但只有少數的安徳才知道其重要性。


終界之眼
是安徳族用來進行遠距通訊和來往終界的一種特殊的珍珠。也擁有讓安徳族和其終界生物提昇自己的能力,但正常安徳族並不會這樣做,因為安徳們通常只會帶著一顆終界之眼出外探索,不然就只能抱著其他還有終界之眼的安徳才能返回終界。如果被其他不是安徳族的生物所使用,是無法直接傳送至終界的(因為無法理解其開啟方式),但能使此生物進行遠距傳送和通訊。


終界珍珠
待補
知名事紀
瑞康納森斯-絲垂客事件
一件影響“主世界”、“地獄”和“終界”的重大事件,
而對此事件的稱呼也相當的多,
每一種生物對此事件都必定有一種(或以上)的稱呼和說法。
有時各種不同的說法還會互相矛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誒!旁白汝在胡謅何事!吾絕非汝曰之樣!
此時媞雅絲正在旁白身旁憤怒的訴說著
不好意思小姐
誰叫妳要在我寫安德醬的資料時,在下面亂加資料。
所以以示公平,我也幫您附加資料。
旁白用一種無奈又有一點生氣的語氣,向媞雅絲解釋自己會如此的原因
否矣!安德醬本就為此,但吾才無此!必現依修矣!
媞雅絲依舊在不悅的解釋著
沒關係的啦~等下次更新應該就會修掉了……
吾否矣!吾令汝現修矣!
媞雅絲還未聽完旁白的說就急於命令著旁白

在旁白與媞雅絲持續不斷地爭論資料的正確性時,
安德醬忽然的從媞雅絲身後出現並擁抱著媞雅絲
誒!安……安德醬汝何時出現吾身後,汝…汝為何抱……抱著吾……
媞雅絲此時此刻被安德醬的擁抱驚嚇到不知所措,
並又臉紅了起來
而安德醬用相當柔和的語氣說
沒關係啦~媞雅絲您不要生氣了~
不管如何,安德依舊是安德的朋友呀~我的好朋友。
此時媞雅絲已經害羞到講不出任何一個詞彙,
直接縮在安德醬的懷中。
呼~終於平靜下來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2008151350(雜記)
我不知道我到底要把設定放在哪一樓,
所以設定頁之後應該會在更動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2008262143(雜記)
我之後應該會將該樓層更改成目錄吧~
而在這裡的資料會移到其他地方,
但在這之前,
只要此處的資訊還不至於到嚴重劇透,
我應該會持續的將資料公佈在這2樓中。
2
-
LV. 2
GP 10
3 樓 Hsiang Feng rs126gi
GP3 BP-
序章(下)
初出終界,突入現實
──Rrha apea erra ferda ini siance innna──
──Was ki ra hyma rre marta hymme──
──yetse crannidale ieeya weel dor──
──chsee rifaien ciel……
安徳醬正在滿心歡喜地哼著歌整理著要出發到主世界的行囊
──好了!這些物品應該就夠了
安徳醬行李中有三套衣物、三天份的糧食、一本筆記和必要的文書工具,
安徳醬再次的檢查了所帶的物資,感覺沒問題後揹起了背包。
是時候到安徳家了──啊!差點就忘記了!
就在安徳醬要準備動身前往到埃菈媞雅的住所時,
她想起了一件非戴不可的物品,開始的在她的家中努力的翻找著。
──沒有……沒有……沒有!到底被安徳放到哪了?
在此同時,安德醬並未發覺有隻終界螨就在這一騷動裡,掉進了她的背包中。
正當安徳醬找到快要哭的時候,她的餘光發現了床的枕頭旁有一個微弱光芒,
並伸手將發著微弱光芒的物體拿了起來
這是?耶──找到了!
安徳醬拿著一副掛著奇怪的透明方塊的綴飾,並持續的發散著青紫光。
安徳醬戴起了綴飾並將其塞進其衣服中,並戴起了兜帽。
嗯!該走了,安徳不能讓安徳等太久。
咻!
安徳醬的家再次回復了平靜。
另一方面,埃菈媞雅回到了終界城的會客室中,
但埃菈媞雅卻頹喪著並雙手扶者臉,且臉依舊通紅著。
大小姐!歡迎您回來。
啞啞呀~~安安徳醬也也也……
……大小姐您沒事吧?
埃菈媞雅的僕人在旁看著埃菈媞雅她那脹紅的臉,並一臉疑惑著,
而埃菈媞雅就只是站在原地並持續歇斯底里著。
──又來了……
埃菈媞雅的僕人在一旁嘆氣著,就好像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了。
此時埃菈媞雅的僕人緩慢的深吸了一口氣;張開嘴:
大小姐──歡迎您回來──
那震耳欲聾的喊叫,感覺就連沉睡在地下得地牛都叫的醒……
不誇張因為整棟終界城都因此巨大的聲音而劇烈晃動著,
並聽到許多物品摔落至地面的撞擊和破裂聲還有人聲。
而這聲喊叫也令埃菈媞雅回神了過來。
──此處發生何事也?
大小姐您終於清醒過來了,您剛才還一直站在此處不動,嘴中還一直念念有詞的說安徳醬……嗚嗚嗚……
埃菈媞雅一聽到僕人要說出為何會令自己做詭異行為的原因時,
立刻就上前並摀住僕人的嘴巴。並氣憤又嬌羞說道:
住嘴!希瑟!吾不準汝持續述說!
埃菈媞雅說完並立刻放開了僕人的嘴,
而僕人因為埃菈媞雅的抓握力道太大,為此感到些許的難受,
但又立刻回道平常正經的表情。
是的!大小姐!
埃菈媞雅的這位僕人名為:
希瑟
是位類人型界伏蚌;
身著和洋混搭的紫珀色女僕裝(大正女僕風);
穿著黑色絲襪和馬靴;
留有一頭琥珀色的長馬尾頭髮;
瞳孔顏色則是像永遠深不見底般的深淵黑色;
身形大約是25歲的女子。
大小姐,您有何吩咐。
希瑟正等待著埃菈媞雅的命令,雖然希瑟已經心裡有數了。
希瑟!吾令汝將此處立即回復至原狀,並取一終界之眼至吾寢來見吾。
埃菈媞雅命令著希瑟要她把這一團混亂整理乾淨,
因為埃菈媞雅心想絕對不能讓安徳醬看到這麼亂的終界城。
奴僕遵命。
只見希瑟緩緩舉起手並輕輕的彈了一下手指,
整棟終界城中因晃動而掉落的物品都回歸原位,並都回復成原狀。
大小姐,好了!所有東西都回到它原本的地方了。
希瑟。吾每次見汝作事,都令吾倍感驚嘆。
大小姐,這也不是甚麼厲害的能力,比起我這卑微的從僕,大小姐您才更為出色。
而且大小姐您只要有心要學,不到半天必定就會使用了。
希瑟微微的揚起笑容看著埃菈媞雅如此說道,
埃菈媞雅則是有點不悅看著希瑟述說:
汝依舊如此的油腔滑調──罷了!汝快取終界之眼至吾寢。
知道了,大小姐。
希瑟往身後的門轉身走去,並正當要打開門時,門把開始轉動了起來。
希瑟一見此情況並立刻向後移動到門打不到的位子。
"碰!"
只見門被超級用力的力道給甩開,並硬生生的撞到並鑲進牆壁中。
而門後方站著一位怒氣值滿點的少女。
這位少女與埃菈媞雅是同一種族;安徳族,
也是位類人型生物,同時也是埃菈媞雅的妹妹:
埃莉娜
身著與埃菈媞雅一樣但顏色是酒紅紫的荷葉蕾絲邊連身帽華服;
一頭如迷迭香的粉紫色透亮短髮;
瞳孔就像紫石榴石般晶瑩剔透;
頭髮和眼睛也都持續飄散出跟埃菈媞雅一樣的淡紫色光芒粒子;
身形為約14歲的少女。
(安德的體型)
安好,埃莉娜二小姐。
希瑟正相當有禮貌的向極為憤怒的埃莉娜問好,但埃莉娜並未理會希瑟。
請問是甚麼風將二小姐吹出……
而當希瑟才將話說不到一半,埃莉娜就已經走到希瑟前面並將希瑟一把往旁邊推開,
並憤怒的向前到埃菈媞雅面前,憤怒且激動的質問埃菈媞雅:
媞雅!妳在做甚麼啦!
幹!妳知道我剛才所做的藥水和工具全都摔到地上報銷了!
妳是以為很好製作是不是呀!
我原本還不想跟妳計較,想說自己清理就好,但妳又讓那個界伏蚌女僕使用那什麼愚蠢的能力,將所有的物品漂浮起來並回復到原位,就連我也不例外!我他媽的是位生物不是個物品!
埃莉娜極其憤怒的罵著埃菈媞雅,
埃菈媞雅則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看著埃莉娜並聽著她的憤怒聲,
希瑟在旁也不知如何是好。
二小姐,請您不要這樣子。
希瑟妳給我閉嘴!我等等在找妳算帳!
希瑟懇求的想阻止埃莉娜,但埃莉娜卻是非常不爽的罵了回去。
埃菈媞雅聽到這也不在沉默,直接對埃莉娜用非常高傲的態度說:
埃莉娜,汝太無禮了,汝不可這般口出狂言。
埃莉娜聽到埃菈媞雅這樣說,她更火了:
蛤!幹妳娘雞掰!還不想是誰害的!
埃莉娜!住嘴!
小姐們,請不要這樣,要懲罰就懲罰我這個奴僕吧!
希瑟用極卑微的態度懇求著懲罰,
想讓埃莉娜和埃菈媞雅不要把事情鬧大。
眼看埃莉娜和埃菈媞雅持續爭執到快要打起來了,
突然之間有某個物體闖入了這團混亂之中。
咻!
在這一團混亂爭執之中,安徳醬傳送到了終界城希瑟的眼前,並背對著希瑟。
希瑟也因此有點被嚇到,
想說除了小姐們和與小姐們有關的人員才能直接進入到終界城才對。
因而立刻的擺出戰鬥之姿,並喝斥著她認為是入侵者的安德醬:
來者何人!
安德醬並沒有聽見希瑟的質問,並四處張望的找尋埃菈媞雅。
埃菈媞雅則是聽到希瑟說出不太符合此景的話語,馬上就看向希瑟所在。
而安德醬看見正在抬起頭察看自己所在位置的埃菈媞雅時,
馬上向埃菈媞雅的位置揮著左手並興奮的說:
安德!安德!安德來了呦!
希瑟見到安德醬做出了動作。
深怕小姐們遭到攻擊,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反應了起來。
希瑟直接用右手將這位她認為是入侵者的左手往下折,
並用右腳踢擊入侵者的後膝使其直接跪地,
再將右肘頂在此入侵者的背上,並以拉直其左手加以制伏。
痛痛痛!界伏蚌在做什麼啦!安德只是來找安德而已啦。
此時安德醬正被希瑟弄痛到發出哀嚎,並告訴希瑟來此的目的。
希瑟這才終於聽清楚了聲音,認出是安德醬後立刻放開了她,
並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
真是不好意思!我這區區的僕從,居然沒有立即認出大小姐的朋友,還做出如此逾矩且無禮之行為,我感到十分的抱歉!
安德醬未因為希瑟對自己做出如此的行為感到生氣。
安德醬放下了兜帽,露出她那白色的透亮長髮,轉身向希瑟表示自己太過急躁,並安慰起希瑟:
沒關係啦──是安德太急著想去現實,才會直接傳送到安德面前。但看來並不是個好主意,界伏蚌也只是做好界伏蚌的工作而已,界伏蚌不要太在意。
此時埃莉娜也因被身後的希瑟和某位人士的聲音所影響,
進而怒氣沖沖的轉身察看發生何事。並大聲的斥責她們:
幹妳娘!
後面在是他媽的吵什麼吵啦!是沒看到本小姐在說……
媞雅!看來妳的客人到了喔。
埃莉娜一臉不屑的看著安德醬輕蔑的說道。
並又馬上補了一句:
哼!白化種。
埃菈媞雅聽到埃莉娜如此說道,相當生氣的警告著埃莉娜:
埃莉娜,不得無禮,此彼是吾之客,汝不可傲慢……
埃莉娜直接向身後的埃菈媞雅伸出右手並豎起中指,且用極其不悅又傲慢的聲音說:
幹!那是妳的客人,又不是我的,干我屁事!
說完便直接的瞬移離開了現場。
埃莉娜……唉!真是的──希瑟!請取一終界之眼至此。
埃菈媞雅一邊感嘆著自己有著如此不受教的親妹,
一邊命令著希瑟拿一顆終界之眼到這。
是!
希瑟聽到埃菈媞雅的命令後,就立刻動身離開會客室去拿終界之眼。
而埃菈媞雅將安德醬招呼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自己則到正對著安德醬沙發上坐下,並問安德醬:
安德醬,汝可否知曉此行目的?
安德醬則像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歡快的說道:
是的,安德當然知道呀!是要去找尋誕生出新的白珍珠的生物。
聽到安德醬的回答後,埃菈媞雅肯定著並持續追問:
確也!汝還需注意何事?
安德還有要注意什麼事情嗎?不就是找到白珍珠的持有生物而已嗎?
安德醬看來不太清楚埃菈媞雅的意思。眼看安德醬像不知道埃菈媞雅的心情,埃菈媞雅開始擔心起安德醬到底瞭不瞭解她稍早提醒的事情:
唉喲~否矣!尋獲心靈之星者固然重要,但汝之命才是最重要。
安德醬此時才知道埃菈媞雅所說的意思,並向埃菈媞雅掛保證的說:
好啦~安德知道了,安德絕對會記住安德的叮嚀的。
但安德醬回答並沒有讓埃菈媞雅放心,而是更加的擔心起安德醬。
這時希瑟回到了會客室中。
並將一顆整體為墨綠色,
中間有一條像眼睛的細長黑色裂縫的圓珠交給了埃菈媞雅。
大小姐,我已遵照您的吩咐將終界之眼拿來了。
埃菈媞雅禮貌性的感謝希瑟並接過後,開始的向安德醬說明這顆墨綠色珠子。
吾感恩汝──安德醬,此物名為終界之眼,吾將此眼交付給汝,請謹記此眼是唯能直接與吾聯繫之方式;與汝能直接往返終界之物,千萬不可將此物遺失,知否也?
知道了,安德絕對不會把這顆黑珍珠弄丟的。
安德醬答應著埃菈媞雅,但安德醬把終界之眼的名稱講錯了。
埃菈媞雅聽到安德醬講錯終界之眼的名稱時,立即糾正了安德醬。
唉~此物名為終界之眼,名非為黑珍珠!
終界之眼、終界之眼~終界之眼。好的!安德會記住的。
聽到埃菈媞雅的提醒後,安德醬反覆地念著終界之眼的名字,
並向埃菈媞雅證明自己已經記住了。
埃菈媞雅教導著安德醬要如何正確地使用終界之眼:
汝需握終界之眼並有所思,此物必定能將持有者送往該處。
恩!
而若要與之聯繫,則只需說汝所望之人即可,別名皆可,名稱最佳。
好的!安德知道了。
埃菈媞雅解釋完使用規則後,就將終界之眼給予了安德醬。
安德醬接過後,站起身並走到比較空曠的地方,準備前往主世界。
好了!那安德要去現實了。安德、界伏蚌再見囉~
此時埃菈媞雅有點傲嬌的喊道:
吾名為埃菈媞雅!
安德醬見到埃菈媞雅那嬌羞的表情,微微一笑並重新再道別一次:
好啦~那──埃菈媞雅、希瑟下次見!
咻!
安德醬的話一說完後,便立即的傳送離開了。
留下了希瑟和微微臉紅的埃菈媞雅,希瑟向埃菈媞雅問道:
大小姐,那個您認為安德醬沒問題嗎?
埃菈媞雅回復了平常正經的表情,並向希瑟回應了自己的見解:
吾也無從保證安德醬有無窒礙,但吾亦是該放手了。何況吾亦未將終界之眼能提升自身之用法,訴諸此彼,應無所礙才是。
埃菈媞雅說是這麼說,但依舊很擔心安德醬,同樣的希瑟也是一樣。
主世界
在主世界一片森林旁,一陣狂風打亂了這應當平靜的下午。
狂風吹落了葉子、樹果;刮起了花草、枯枝;揚起了沙土、灰塵,
並都捲到一個半徑50公分的圓形中。
而在這團捲塵雜物的上方,有一位人形生物緩緩地降落了此處。
安德醬將鞋尖緩緩地踏上草地時,此捲塵雜物也因而停止轉動,並向外四散。
而草地所帶給安德醬是從未體驗過的觸感,這也是她第一次進入到主世界。
終於~安德終於到現實了。
雖說這是安德醬第一次到主世界,但一切都令她懷念,就像曾經生活在這裡。
並使她自言自語的說著:
……終於再次回到這裡了,安德這次絕不會再失敗的!……
另一方面
在一個漆黑的房間中,一顆水晶球發光了。
水晶球中照映出了安德醬和她的所在位置。
終於呀!我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幫我們達成目的的生物了。
等著吧!我一定要把妳抓到手。
一位穿著紫色長袍,臉則被她那長袍兜帽所遮住的人。
盯著水晶球,用著極其邪惡和猥瑣的語氣如此說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2008240000-202008262240(雜記)
我是從Minecraft還是網頁遊戲時就在玩的化石玩家,
我還經歷過拉娜和生存模式網頁版的骨灰級玩家呢!

但我突然之間發現我對於Minecraft的知識只到1.2.5版本,
之後所新增的內容幾乎都是一知半解,1.4.5版本以後的內容我就都不知道了。

害得我還以為終界還是那副什麼都沒有荒地……
所以我幾乎是重新開始認識Minecraft,也導致我將小說的內容改動了許多地方,
像界伏蚌女僕“希瑟”就是去重新了解後新增的角色。

唉~看來我真的老了!
好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雜音)202008000000
3
-
LV. 2
GP 14
4 樓 Hsiang Feng rs126gi
GP2 BP-
第一章
來自現實的景色


安徳醬輕快的蹦踏著自己腳下的草地,
並一邊享受著從草地傳達到鞋底的觸感。
哇!這感覺……好特別呀~
這就是草地的觸感嗎?不知道摸起來如何?
安徳醬將手上的終界之眼收進口袋,並伸出手摸向草地,
一陣刺刺癢癢並帶著些許濕潤且柔軟的觸感從指尖傳來。
呀!
因為安徳醬第一次從未擁有過的體驗,
所以有點令她被驚嚇到,並馬上將手收了回來。

但又是因為從未有過得新體驗,好奇心勝過的恐懼感,
令安徳醬又再次將手緩緩地伸向草地,想在更深入體驗那特別的觸感。
這觸感……真舒服,完全不像終界石那般沙沙地又堅硬的觸感。
而且又不像終界石那樣的黃黃地,這綠色的草地看的好舒爽。
安徳醬將背包置於她身旁的草地上,
將身體向前撲,並完全的平躺於草地上,
讓自己的全身能夠充分的感受到草地的觸感。
哇伊──這草地躺起來真的好柔軟好舒服呀──
終界石堅硬的質感完全比不上;比不上這柔軟的感覺。
而這舒服的感覺讓安徳醬開始在草地上左右翻滾了起來。


安徳醬停止翻滾,再次平躺於草地上呈現成一個大字形,
並仰望著那湛藍又有幾朵白雲在旁點綴的清澈天空。
在遠處又有一個高掛且散發著中白外黃色光環的物體,
而那物體所發散出耀眼的光線正直射於安徳醬的瞳孔之中,
並讓安徳醬感到有些許刺眼,令安徳醬有點爭不開眼睛,
使安徳醬將手掌向外並高舉至眼前用來遮擋那物體所照耀出的光線。
喔!那個會發出光芒的物體叫做太陽呀!
好漂亮呀!但感覺又有點過於亮眼。

此時安徳醬轉過身並伏貼於草地上,看向原本是在她身後的橡樹所形成的森林,
樹幹上那所呈現的是在終界中都無法看到的棕色,
但在橡樹上卻結著一顆顆結實纍纍的紅色果實,並被許許多多樹葉所包圍著。
原來那種樹是叫做橡樹呀!長的跟終界的樹完完全全的不一樣呢!好特別喔!
但為何橡樹上會長著蘋果呢?總感覺蘋果不該長在橡樹上的呀?
安徳醬往她的右邊看去,森林旁有一個缺口,
一條道路從中延伸出來,而在道路旁還有一個插在木桿的告示牌,
可是安徳醬離告示牌太遠了,所以看不清楚告示牌上的文字。
疑──那上面寫的是甚麼呀?看不清楚呢?
過去看看好了!
安徳醬站起身子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枯草和泥土,
並背起了背包走向了告示牌的位置。

┌────────────────┐
│         歌亞  
│  <-       ->│
|  橡樹森林       │
└────────────────┘
森林?歌亞?這些字是甚麼意思呀?
安徳醬一臉疑惑的看著告示牌,並思考著告示牌上的字是甚麼意思。
指向森林的部分是指往那邊去的地點,那歌亞又是指甚麼呢?地名?村莊?
安徳醬的視線往告示牌指向歌亞的方向看去,
但只有一望無盡的平原和遠處那綿延不絕的山峰。
而在安徳醬的面前正好有一條小溪流和一座簡易的木造小橋連接著道路,
而有許多的魚正在溪流中游動與覓食。
哇──那些是甚麼呀!
安徳醬興奮的瞬移到溪岸邊蹲了下來,並看著溪中的魚群,
而魚身上的鱗片照映著太陽的光輝,反射出如同鏡子般透明的明亮感。
魚?原來這生物叫做魚呀!真可惜魚在流質體中,不能在更接近觀察魚。
安徳醬就這樣蹲在溪岸邊觀察著魚群的生態,一邊開心的笑著。
在觀察完魚群後安徳醬站起身,並自言自語的如此說道:
好吧!竟然不知道要從何找起,那就照著告示牌的方向走吧!
就這樣安徳醬朝向著告示牌所指向歌亞的方向前去。
嗯~不知道歌亞是甚麼地方呢~真是令人期待耶!


在這一望無盡的草原上就只有安徳醬地身影,
一路上陪伴著她的只有陣陣微風輕拂過青草的聲音,
並且也輕吹拂過安徳醬的白色秀髮,
並在太陽的照映底下反射出如同絲絹般柔軟且透麗的感覺。
歌亞還真遠呢~走了這麼久,除了草和幾棵樹其他的都還看不到呢~
此時安徳醬也有點累了所以就隨興找了一棵樹,
並在樹底下坐著休息,
休息一下好了。
安徳醬將背包隨手放在了身旁的地上,
並打開了背包開始翻找著糧食,
但安徳醬的手卻感受到一種毛毛軟軟得奇怪觸感,
嚇的她將手縮了回去,
而背包也開始蠕動了起來。
疑──安徳背包中怎麼有這樣奇怪的觸感。
安徳醬小心翼翼往背包裡面窺視一番,
想知道背包到底有甚麼奇怪的物體在裡面。

吱!吱吱~
疑──這是──
安徳醬將手再次伸進了背包中,
並將一個黑紫色並飄散著深紫色粒子物體抱了出來。
安徳還想說是甚麼呢~原來是一隻終界蟎呀!
終界蟎是不是不小心掉進我的背包中,所以才跟過來的呀?
安徳醬邊雙手擺動著終界蟎邊自言自語的問著終界蟎,
但終界蟎像是不喜歡安徳醬的擺弄而不停的掙扎著。
啊!等等!
終界蟎掙脫出了安徳醬的手並往前翻了幾圈仰躺在了草地上,
終界蟎努力想要翻起身,而安徳醬將身體向前往終界蟎的地方爬了過去,
雙手再次抱起了終界蟎並將牠放在了草地上,且露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
終界蟎~抱歉!安徳不是有意的,所以不要再跑走好不好?
吱~
安徳醬將終界蟎抱回了樹下並從背包中拿出了幾塊餅乾想餵給終界蟎吃,
終界蟎則是對著餅乾聞了聞後,
像是卸下警戒開始小口小口的吃起餅乾來。
呦嘻呦嘻~慢慢吃不要急喔~
吱!吱!
安徳醬看著終界蟎吃的如此津津有味自己也開心了起來,


安徳醬將已經吃完餅乾的終界蟎放回草地上,
自己也從背包中拿出了一些餅乾並開始吃了起來,
啊~對了!應該跟安徳報告一下安徳的進度才行。
安徳醬將終界之眼從口袋中拿了出來,
單手握住了終界之眼並在心中想著埃菈媞雅從口中小小聲的說著:
安徳──埃菈媞雅。
此時終界之眼開始發出光芒並從黑色裂縫中散發出深紫色粒子,
幾束細小的光線從黑色裂縫中間散射出來,
並慢慢開始顯現出一個小小的半身人型輪廓的光影,
這半身人型光影從模糊的形象逐漸以致到清晰,
而這半身人型光影究竟是……

在此同時在終界城中;埃菈媞雅發現自己的終界之眼發光了,
埃菈媞雅以相當優雅的姿勢用念力將終界之眼漂浮至她的眼前。
終界之眼開始以一樣的模式顯現出的一個半身人型,
安徳好呀!
安徳醬以相當興奮且開心的口吻向埃菈媞雅問好。
汝也安好,現世何如?
埃菈媞雅則一如既往以優雅有禮的回應安徳醬,
並詢問她是否還適應在主世界的感覺。
現實真的太有趣了,這裡的地面不像終界石硬硬的,是軟的而且上面還長的叫做草的植物;樹也不是紫色,是某種特別的棕色,而樹上的果實叫做蘋果;天上還有叫做太陽的發光物,很大有很亮……
就在安徳醬正說到興頭上時,
終界蟎正一步一步從安徳醬的腰間慢慢的爬到安徳醬肩膀上,
並在安徳醬的肩膀上蹭著安徳醬的臉頰。
阿!對了這隻終界蟎很像從終界不小心跟過來的,很可愛對吧!
安徳醬一邊開心得說著終界蟎一邊也來回摩蹭著終界蟎的身體。
汝興也,吾亦也,看來汝在現世過的不錯,但汝應該沒忘記吾的叮嚀!
埃菈媞雅為安徳醬高興,
並再次囑咐安徳醬不要忘記自己所提醒的事情。
安徳當然沒有忘記安徳的叮嚀呀!那安徳就報告到這裡,等有新的事情再報告給安徳喔。
知也,汝就繼續去尋找心靈之星的擁有者吧。
知道了。安徳會努力尋找的。


安徳醬結束了與埃菈媞雅的通訊,
終界之眼此時的光芒慢慢的黯淡了下來,
恢復了原本的樣子。
好了接下來就繼續找白珍珠的擁有者吧!
安徳醬正在思考的接下來的要做的事。
但此時終界蟎像是被終界之眼吸引了一樣,
眼睛直盯著終界之眼,
並在安徳醬要將終界之眼收進口袋時終界蟎抓住了機會,
終界蟎跳了起來並咬住了終界之眼並往遠處跑去。
啊!終界蟎等等!
安徳醬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到,
並一手拿著背包一邊開始了追逐著終界蟎。

安徳醬一邊追著終界蟎一邊大喊著想要終界蟎停下腳步,
終界蟎等等!那黑珍珠很重要的,不要跑呀!
但是終界蟎像是沒有聽到安徳醬的聲音般的持續的向前跑,
她們跑到了一座森林前方,
終界蟎率先跑了進去,
而安徳醬也一起跑了進去,
但安徳醬跑這跑這卻自己不小心撞到了樹並跌坐在地上,
所以安徳醬跟丟了終界蟎自己也在森林中迷了路。
疑──終界蟎呢?這裡又是哪裡呀?
安徳醬重新背起了背包並開始找起了終界蟎。

終界蟎!終界蟎!在哪裡呀!
安徳醬持續在森林中走著並邊尋找的終界蟎
走著走著時間也來到了傍晚時分,
安德醬依舊還未找到終界蟎,
就在安德醬有些沮喪的坐下後她聽到了從遠處傳來的聲音,
欸──這聲音,是從左邊傳來的,不知道是誰這麼的開心呢?
安德醬依循著聲音走到出了森林並到了一片花海中。
哇!這些叫做花的植物好漂亮,而且又散發出一陣清幽的香味。
安德醬發現在花海中有一個少女坐著並在那快樂的笑著,
使安德醬疑惑了起來並自言自語的說道:
嗯──遠處怎麼有一個人型生物坐在那裡。
安德醬往少女的方向走了過去想好好的仔細觀察,
並到了少女的身後拍了拍肩膀。
請問?
安德醬如此問道。
怎麼了?
少女一臉疑惑的轉過身來對安德醬的回答。

令安德醬意外的是這位少女手中居然拿著一顆與終界之眼相似的墨綠色圓珠,
只是這墨綠色圓珠中並沒有裂縫,
但安德醬依舊把那顆圓珠認成了終界之眼並驚訝說道:
欸!黑珍珠怎麼會在這裡,難道!
少女此時露出了得意的表情並說道:
哼哼──沒錯我就是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2011300030(雜記)
久違的第一章我終於寫出來了呀~
Minecraft也要進入1.17了,
看來之後會有更多新設定呢!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320 筆精華,01/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