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冬日中,來杯熱飲,幫欣賞的作品投個票,支持一下。
LV. 23
GP 117

RE:【長篇小說】【原創】《創世再開》12/28 更新三十九章

41 樓 藍天天天 k24541732
GP2 BP-
──────────────────────────
開學第一日就尋釁滋事這事不是沒人幹過,但一個貌美如花的姑娘笑吟吟,絕色容貌無論怎麼看都不帶有一絲慍怒,偏生嘹亮的嗓音吐出的發言卻如此辛辣,破壞力更是顯著。

被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自認為至高無上的龍人族皇族不禁勃然大怒。

「──妳找死!」

狂風骤起,憑空化出十多道風繩朝藍雨薇身上捆去,催動魔力攻擊的同時,黎曉嵐本人更一手拿住她纖細的手腕,意圖令她無法逃脫。

誰知道眼前這個漂亮的姑娘根本沒有要躲閃的意思。藍雨薇手捻劍指,看都不看的往身後劃出,一股凌厲的漆黑劍氣橫掃而出,風繩頓時被切了個七七八八。

出手時的果決與精準,看的不少人都是眼睛一亮。

這半年來,兩女的修煉內容並不只有魔力,作為師傅,炎文麟除去是個修煉奇才,自身能力更是包羅萬象,廣納百家之長,無論知識技藝,兩女想學什麼他基本都不會拒絕。

「武器是很重要的。」

某個午後,兩女完成功課後閒來無事,看著用力揮著棍子的藍靖宇不知道第幾次被打趴下後,炎文麟曾道。

「在與怪物的爭鬥中,除非到達與我一樣的境界,魔力已凝虛化實,否則都會受到對方體質的壓制,比起外放魔力攻防,不如凝縮在有形的武器內,效果更為顯著,在和魔力遠勝於己的對手時,此招一樣有奇效。」

素來老不正經的青年,唯有在指導三人的時候,才會露出一點師傅的樣子。

對於世間千百萬個難題,他的腦中彷彿總有無數個解決方案,讓人有種錯覺,他是天生就知曉所有疑惑的答案。

肯定知道如何會更好,總有一條不會走上歪路的最佳捷徑。

話雖是這麼說,他卻從沒強硬的要求三人修煉兵器或是任何東西,似乎只是剛好想到便說了,爾後再也不曾提過。

殷翎雪打定主意要走和他一樣以魔力攻堅的路線,藍靖宇練習手眼能力已經頭昏眼花,根本無力多想。

而最終藍雨薇在數十兵器中提出一柄木劍走到他面前,提出想學劍時,向來直接點頭的他卻很稀奇的調侃了一句。

「刀不錯啊。」

「這是劍!」

那時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只覺得一股不服湧上心頭,下意識的就大聲反駁,看著青年愉快地哈哈大笑,手中的劍嗡鳴著,就要自己上去砍死這個出言不遜的老混蛋。

把少女氣到顫抖的手瞧進眼底,青年忍笑道。

「妳這刀可真不怎地。」

「這!是!!劍!!!」

自此以後,庭院繼一個整日被爆打的少年,多出了一個成天追著青年揮劍的少女。

選擇劍的原因,就是少女自己也不明白,只是當自己第一眼看到長劍時,就深深被那洗鍊的姿態所吸引。

鋒銳的劍氣盪出一片劍鳴,如蒼天般的藍眸更是澄澈如湖,白璧無瑕的臉上看不出一絲感情的流露。但辨別招式之細,卻又透著一份罕有人及的上的冷靜。

此女好驚人劍法的修為!

儘管沒使全力,黎曉嵐卻依然沒料到自己的攻勢在一個照面就被輕鬆破解,乾淨俐落的程度和想像反差太大,這時他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龍人族的空氣操縱可使鬆散的空氣凝聚有如實質,否則何以支撐巨驅馳騁於天空,剛才的風繩看似柔弱,實則堅韌程度非凡,等閒鐵器難以斬斷,這個女人手一揮就連斷十數條,究竟是什麼修為?

在對戰中分神毫無疑問是致命的。藍雨薇一招得手,咬住對手的驚慌,反手扣住手臂,縮肩沉身,卡在施力點上,一個過肩摔就把黎曉嵐扔了出去。

只聽碰的一聲巨響,黎曉嵐的視界彷彿天地傾倒,沒有任何護身手段和減輕傷害的行為,後腦愣愣的撞上地板,在地上被摔了個七葷八素,整個視野都在劇烈晃動,以龍人族身軀之強健,一時竟也起不了身。

沒想過這招會如此順利的成功,藍雨薇也有些意外,想來龍人族的人都不會太弱,尤其又是受天狐冊封的班長,她都繃緊神經,想好後面兩三招的變化準備應對,沒想到對手一招就被打趴下,實在始料未及。

這還是第一次跟外人過招,比起怎麼樣都砍不壞的哥哥和身形靈動追之不上的翎雪,黎曉嵐的好對付遠超出她的想像。

哇......一不小心動手了,該怎麼辦呢?

「哥哥......哥哥?」

藍雨薇鬆開還躺在地上掙扎的人的手臂,呼喚同伴時才發現四人的座位上已經空無一人。

趁著周圍注意力都放在打架時,兩人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偷偷跑到食堂外面,在窗戶外向藍雨薇招手。

只聽那端殷翎雪把手圍成大聲公大喊。

「雨薇還不快跑!文麟不是有交代打完架要記得從窗戶跑嗎?」

因為守法的風紀委員不會從窗戶進來。

風紀委員是負責管理校園紀律、維護校園治安的學生,被賦予了超越一般學生的權限,必要時能以武力制服觸犯法規的學生,由於這所學院的學生戰鬥力都在普通人以上,風紀委員的職權不只是在校內,包含校外都是其管轄範圍。

簡單來說,就是專門找碴的,炎文麟雙手盤胸如是說道。

什麼鬼師傅啊!竟然這樣交代徒弟的嗎?圍觀群眾一片踉蹌。

藍雨薇大驚失色,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咦!咦咦?」

「站住。」

在雙腳即將動起來的瞬間,在食堂的鼓噪中,一個字正腔圓的聲音只說了兩個字,藍雨薇頓時發現,兩條腿像是被釘在地面上動彈不得。

「我是風紀委員。」

跑不掉了......藍雨薇淚流滿面。
──────────────────────────
學院的另外一角,在院長辦公室內,蘇璃帶著炎文麟及黎嵐曦兩人來向院長大人說明,炎文麟外出這三年來他的見聞和有關起始之地的判斷。

此時說明已經告一段落,院長大人優雅的晃著尾巴閉目沉思,三人等待之餘找了張桌子,開始玩起了炎文麟從外地帶回來的一種叫做抽鬼牌的卡牌遊戲。

抽鬼牌的規則是,玩家輪流向自己右手或左手邊的玩家抽一張牌。將抽到的牌和自己原本的牌組合,凡是組成一對的牌,就可以丟入牌堆裡。盡快抽到可以湊成一對的牌再打出,而最後手上持有鬼牌的參加者便算輸。

黎嵐曦有著作弊一樣的龍瞳可以看穿真實,頂著另外兩人鄙視的目光,早早獲得了優勝,只在一旁有趣得看著剩下兩人對決。

常年當教師扮黑臉,蘇璃面無表情的功力可謂登峰造極,等閒人物絕對別想從像是面具的俏臉上得到任何訊息。

空氣隱隱有電光閃過,氣勢將交集撞的劈啪作響。

戰況來到了賽末點,蘇璃手裡只剩下兩張卡牌,輪到炎文麟抽牌,如果抽中的話勝負就會分曉,她頓時如臨大敵,秋水似的大眼睛滿是警戒。

「我抽囉。」

「......抽啊。」大敵當前,蘇璃不為所動。

「啊,還是換一張好了。」

「......隨便你。」

「哼,我看透妳了!就是這張!」

炎文麟手快速一閃,猛的往回怒抽──是鬼牌。

「笨~蛋~那是鬼牌啦!」蘇璃緊繃的臉一下笑顏逐開,扮了個鬼臉嘲笑對方。

「可惡!」炎文麟怒摔牌,滿是懊惱的說:「差點就贏了。」

「哼哼,輪到我了。」蘇璃得意洋洋。

「來吧,二分之一的機率!」重新撿起兩張卡牌,炎文麟嚴陣以待。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一刻,她高高豎起的耳朵忽然動了兩下,忽地語出驚人。

「你的學生,銀頭髮的那個好像因為打架被抓了。」

「──妳說啥?」

「好,是我贏了!」

趁炎文麟分神的瞬間,蘇璃截斷氣機,從他手裡抽走並非鬼牌的卡牌,結束了激烈的戰局。
眼見勝負已分,炎文麟只能無奈地垂下肩膀:「好卑鄙......」

「這叫兵不厭詐。」蘇璃揚起下巴,高傲的說道:「要說的話,是被騙的人不好!」
說完她又忍不住笑了,主動開始收起桌面散亂的卡牌。

「是是是。」炎文麟微微一笑,望著蘇璃背後那叢隨著情緒起伏而擺動的大尾巴,也跟著幫忙收拾。

「給我吧。」

「嗯。」

蘇璃看著炎文麟長大成人,炎文麟又何嘗不是看著蘇璃成為如今聞名天下的天狐,今天兩人相鬥的事情純屬預料之外,但絕不是他願意看到的場面。

得勝的蘇璃高興地晃著尾巴,如果能用一場遊戲的勝負換得姐姐露出一個符合她外貌的笑容,有何不可呢?

接過蘇璃遞來的卡牌,炎文麟將其整理收好,黎嵐曦看著兩人的互動發覺,他們看上去已經不像是姐弟,更像是一對兄妹。

兩人走過的時間是相同的,但於生命中的比例卻不同。

就連壽命有萬載光陰的妖精王都像是個青年,何況不滿百歲的天狐。

年歲不長的蘇璃閱歷尚淺,但黎嵐曦在遇見炎文麟後卻發覺到,人族就像是流星一樣,能擁有在一剎那成就整片天空的耀眼光芒,卻在下一刻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坐到炎文麟的身旁,黎曉嵐仔細端詳起他的側臉。

「再次確認到,不過離開短短三年,你真的變了很多。」

「對我來說三年並不短就是了。」

「也是,在過個十幾年你也會死吧。」

黎嵐曦說這話時沒有任何特別的情緒,因為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就是人族。

在短短十幾年內,從出生到衰老,從弱小到強大,再從強大變回弱小,最後死亡。

「人就是世界最佳的寫照。」

她這麼說著。

「比起永久不變的我們,人更像是天上的一片雲朵,湖上激起的一波漣漪,從天而降的一滴雨水,變化激烈而迅速,決絕而無可挽回。」

「長篇大論的,誰聽得懂。」蘇璃噘起小嘴,尾巴一甩坐到了另一側桌上:「他就是他,直到他死的時候也是他,這有什麼可變化的?」

「淨說大話,這得等到他死了妳才知道。」黎嵐曦哼了一聲。

「這種事還要等才能知道?」蘇璃反駁。

「我、說、啊!能不能別左一句我死右一句我死的!我才二十一好嗎!」炎文麟頭上青筋暴起。

「哼。」

「才不跟傻龍計較。」

兩女皆是頭一撇,眼不見為淨。

是小孩子嗎?妳們是小孩子嗎?炎文麟嘆了一口氣說:「我不知道你們關係有這麼差。」

黎嵐曦氣鼓鼓的說:「本來是沒有的,但是今天早上有隻瘋狐狸不問青紅皂白就想殺人,我還不能出手阻止,可還沒消氣呢!」

「此事牽扯無數,事關重大,我當然得問清楚!」蘇璃沉下臉龐,嘲諷道:「想必一個逃家的公主,當然不會知道什麼叫做『責任』!」

「哦。」黎嵐曦面上一片雲淡風輕:「至少我不會因為什麼破責任去傷害我重視的人。」

兩人的對話火藥味極重,正當炎文麟有些手足無措時,方才還在沉思的院長大人出面解圍。

「好了好了,吵夠了沒?吵得我頭都痛了。」她睜開雙眸,不耐煩地說:「兩個小姑娘要爭風吃醋到外面再爭,別在我面前秀恩愛。」

「您說什麼呢!」黎嵐曦俏臉一紅,抗議道:「才沒有......爭風吃醋什麼的......」

「有什麼差別?小蘇璃又沒有真的下殺手,兩個都是在關心這臭小子,一起嫁了得了,這架吵的怪沒意思的。」

「您想好了?」蘇璃收斂情緒,上前兩步問道:「您比我們有更多進入起始之地的經驗,有關文麟推測的事情......」

「嗯,很有可能是真的。」院長嗯了一聲說:「也難怪沒有領域的我能在起始之地行動自如,這樣就說的通了,但現在剛開學事務繁多,小蘇璃和小文麟一個月後前往北方,我去南方知會那群老傢伙,再好好商量對策。」

「是。」事關起始之地的機密,也只有兩人親自走一趟,蘇璃點頭領命。

「另外,雖然小嵐曦也沒有領域......」院場雙手交疊,下顎輕放其上,輕笑道:「你們可以嘗試一下,把領域做成開放式的。」

「師傅,恕我唐突。」炎文麟疑惑的反問:「領域本來就是為了佔據地利而衍生的技巧,如果能讓外人隨意進出不就失去意義了?」

「詳細的自己琢磨去,我可忙著呢,散了散了。」院場大人揮手下了逐客令,在三人魚貫而出時,她才忽然想起似的補了一句:「哦對,小蘇璃說的是真的哦。」

「是?」

「你徒弟真的被抓了。」

「......蛤?」
──────────────────────────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319 筆精華,今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