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0
GP 3k

【心得】最終幻想16(Final Fantasy XVI)有雷劇情心得解析-凝聚情感,成為人類的幻想旅程

樓主 隱名

立志成為優文大師!

sirb6703
GP20 BP-
Final Fantasy XVI的英文版及日文版劇情及角色性格有些差異,以下劇情心得會以翻譯日文版內容的中文版為基礎,寫下我個人對於劇情方面的心得及見解。

世界觀背景:起源於母水晶的鬥爭,被壓迫的稟賦者
FF16的故事舞台——伐利斯傑亞,最重要的資源為帶給人類魔法庇護的母水晶,人類以母水晶為核心建立國家及政治體系,卻也為了爭奪母水晶而展開紛爭,母水晶給予人類恩惠,也帶來漫無止盡的鬥爭。
雖然水晶魔法是人們賴以為生的能源,但劇情所處時代的魔法文明卻顯得原始,魔法大都應用於人們日常生活所需,例如用來烘烤食物或鍛鐵的爐火、設置於城鎮的水井等,並沒有發展出更高等的魔法應用文明。
因為過去發展出高等魔導技術的「天空文明」,覬覦更強大的力量導致澤梅奇斯的悲劇,被雅爾提瑪親手毀滅殆盡,人類魔法文明只能重新發展,也是雅爾提瑪操控人類歷史的證據之一。
在伐利斯傑亞上有各式各樣的國家,例如由各小國合併建立的羅札利亞公國、以宗教皇權為核心的贊布雷克皇國、信仰水晶正教的鐵王國、共和體制的達爾梅奇亞共和國、軍事力量為重的渥魯德王國,還有其他中立城市(水晶自治領及自由都市坎貝爾)。
國家及政治體系眾多,遊戲中也安排玩家走進這些國家的領地,體驗各地的文化風情,比較可惜的是大部分國家的首都只在劇情出現一小段時間,沒辦法讓玩家親自遊歷,深入了解各國的核心地帶。
還有些地方像是水晶自治領及自由都市坎貝爾,只在劇情中被提及一下,接著很快就被毀滅,無法建立更深刻的印象。
另外劇情開頭以渥魯德王國及達爾梅奇亞共和國聯盟,對抗鐵王國的戰爭,還有羅札利亞公國因陰謀而覆滅,成為贊布雷克皇國屬地的悲劇,這些國家戰爭及政治權謀的開場給予玩家強烈的震撼感,但後來就會發現國家間的權謀鬥爭並不是劇情主軸,充其量是故事的「背景」。
劇情主軸之一是克萊夫與顯化者們的戰鬥,都是個人間的衝突,而非國家規模的戰爭,失去母水晶中樞的國家就會在主線劇情中退場,例如鐵王國、達爾梅奇亞共和國及遷都治水晶自治領的贊布雷克皇國,主要國家的盛衰興亡不是因為戰爭及政治因素,而是出於主角及顯化者的行動,整個故事的發展並非複雜的角力鬥爭,更偏向傳統RPG直線闖關式的流程。
除了國家體系外,伐利斯傑亞共通的社會規則就是對稟賦者的壓迫,稟賦者是天生能使用魔法的人類,在各國都不被當成人類看待,而是奴隸跟道具般的存在,被消耗殆盡後走上石化死亡的末路,主線及支線花費大量篇幅去描述稟賦者的悲劇,以強化主角行動的理由以及情節衝突。
有趣的是,支線暗示稟賦者在過去也曾掌握極大權力,卻敗在與普通人類的鬥爭中,從此淪為奴隸,這階級翻轉的歷史我覺得比世界的真相更有意思,只可惜劇情並未深入描述這部分的背景。

與主角對立的人與神,顯化者的命運及鬥爭。
顯化者為雅爾提瑪創造謬托斯過程中的產物,有召喚獸之力的顯化者們是遊戲的主要角色,擁有左右戰局的強大實力,被人們所敬畏或是利用,也被自身的力量及血脈所擺弄,面臨各自的命運,並互相合作及對立鬥爭,以此成為劇情的主軸。劇情有數場與顯化者的戰鬥皆是重大的劇情高潮,召喚獸大戰也是遊戲的主要賣點。
劇情前期與主角克萊夫戰鬥的顯化者們,以一定的篇幅闡述他們的心境,讓玩家理解這些角色並產生人性上的同情,還有他們與主角群的因緣糾葛,讓雙方的情感衝突更加深刻。
相較之下後期的巴拿拔斯及最終BOSS雅爾提瑪,作為操弄一切的幕後主使者,其內涵塑造及威壓感卻撐不起後面的劇情,在情感及理念上也無法跟主角有精彩的衝突火花,這部分頗為可惜。

毀滅於風暴中——貝妮迪妲
貝妮迪妲為迦樓羅的顯化者,是渥魯德王國的密探部隊隊長,她以自身的力量為巴拿拔斯戰鬥,並和胡戈及巴拿拔斯發生肉體關係。
貝妮迪妲行動的根本原理,不是她想追求巴拿拔斯的理想世界,而是她渴望被他人所需要,藉此確立自身的存在價值。
過去無助的她曾被希德所拯救,但身為渥魯德騎士團長的希德,卻不認同巴拿拔斯的理想,決定離開渥魯德,為稟賦者們行動。
這樣的行為在貝妮迪妲眼裡卻是一種「拋棄」,她只能緊抓住巴拿拔斯這根浮木,為他奉獻力量及身體,她一度失去力量後馬上喪失所有鬥志,她明顯表示她並不是害怕無法實現理想,而是害怕自己被巴拿拔斯拋棄,就像當初的希德一樣。
劇情中希德及貝妮迪妲對峙時,希德並不了解貝妮迪妲害怕再度被拋棄的恐懼,而貝妮迪妲對希德的同情感到憤怒,兩人的想法無法產生交集,彼此衝突形同陌路。
但貝妮迪妲心中仍懷有對希德的一絲眷戀,當她失去力量及部下感到崩潰時,最終回想起的是與希德初次相遇的模樣,還有他離開自己的絕望,將貝妮迪妲推入毀滅自身的風暴中,她的死亡也間接導致胡戈與克萊夫等人反目成仇,她的結局也令人同情。

因愛而瘋狂——胡戈
胡戈為泰坦的顯化者,在達爾梅奇亞握有極大權力,並擁有自己的私人軍隊,胡戈以力量自豪且充滿野心,起初胡戈與貝妮迪妲看似是逢場作戲的關係,直到貝妮迪妲身亡,胡戈因雅爾提瑪等人的設計,認定希德是殺死貝妮迪妲的兇手,消滅希德建立的基地,與克萊夫等人結下仇恨的因緣。
胡戈身為狡猾貪婪的野心家,對貝妮迪妲卻別有深情,貝妮迪妲死後仍對她念念不忘,甚至為愛復仇而陷入瘋狂,這樣的反差頗有意思,也強化胡戈這角色的多面性。
但貝妮迪妲其實對胡戈並無真心,她的眷戀是連繫在希德身上,而胡戈卻相信貝妮迪妲與他訂下的虛假承諾,對貝妮迪妲付出真愛,胡戈始終不知道貝妮迪妲真正的感情,或許是一種幸運,也可以說是一種不幸。
之後胡戈與克萊夫的決戰中,得知克萊夫是殺死貝妮迪妲的兇手,他恨意的矛頭就轉而針對克萊夫,但他深知自己的力量不及克萊夫,於是受到哈拔蠱惑打算吸收母水晶的力量,並在母水晶前看到貝妮迪妲被殺死的幻影,與克萊夫展開崩裂大地的壯烈戰鬥,並在力量與愛的瘋狂中邁向毀滅,克萊夫也徹底了結跟胡戈的恩怨,雖然我並沒有喜歡這個角色,但胡戈的結局是有讓我感到些許唏噓的。

高潔的龍騎士王子——狄翁
狄翁為贊布雷克皇國的王子,是聖龍騎士團的領導者,也是巴哈姆特的顯化者。
狄翁在劇情中是塑造相當豐滿的悲劇角色,他為人正直清廉,守護國家,心懷人民,人格品行上幾乎找不到缺點。他作為巴哈姆特顯化者,即使不被父皇重視仍四處征戰沙場,只因為父皇及國家都是狄翁最重視的事物,劇情中一直出現的飛龍草是贊布雷克的國花,象徵狄翁的清廉及忠誠之心,被飛龍草被安娜貝拉踐踏污辱之時,狄翁難得展現憤怒的一面。
與約書亞有些交情的狄翁,從約書亞口中得知雅爾提瑪的存在,為了國家及父皇,便發動叛亂肅清藏匿於國家的暗影,卻依然中了雅爾提瑪的陷阱,親手殺死父皇,毀滅自己的國家與人民,讓他摧毀自己鍾愛的一切。
與失控的狄翁——巴哈姆特對決,場面演出及情感表現最為悲壯浩大的的召喚獸大戰,約書亞及克萊夫兩兄弟的合體召喚獸,跟巴哈姆特從天空打到宇宙間的戰鬥,戰鬥場面是勝過後面的幾場BOSS戰;而母水晶獸狄翁影響化為飛龍草的形象,象徵狄翁對國家及父皇的忠誠,以及親手毀滅這一切的悲痛,場景及情感連結的意象畫面相當漂亮且深刻。
倖存下來的狄翁,背負殺君弒父,毀滅國家人民的罪惡,縱使全世界原諒了狄翁,清廉正直的狄翁也不會原諒自己,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消滅元凶雅爾提瑪,告別愛人泰倫斯走上贖罪之路,在最後決戰犧牲殞落,他的悲劇源於他的性格及命運,也令人惋惜。
另外我個人很喜歡的一段支線劇情,說書人過去是狄翁的老師,他送給狄翁的的淡紫飛龍草生長於惡劣的環境,其劇毒是狄翁內心的罪惡跟傷痛,但歷經苦難才造就如此美麗的他,除了愛人外還有老師在乎自己,對失去許多事物的狄翁來說更是難得的安慰。

神明的信徒——巴拿拔斯
巴拿拔斯為渥魯德的國王,奧丁的顯化者,前期劇情中與雅爾提瑪聯手,讓顯化者與克萊夫發生衝突,潛伏於暗處引導顯化者們的悲劇,表現深不可測的一面。
等到巴哈姆特一戰之後,巴拿拔斯及哈拔派兵攻擊坎貝爾,他們與雅爾提瑪的合作關係正式浮上檯面,自此形成劇情的分水嶺,從前期與被操弄命運的顯化者們的戰鬥,到後期與操控一切的幕後黑手對決。
然而,巴拿拔斯的形象也從深藏不露的國王,成為雅爾提瑪(神明)的信徒,他的馬里亞斯教信仰也是源自母親給予他的教誨,他所做的一切是為了協助雅爾提瑪取得容器(克萊夫),實現創世計畫,深信雅爾提瑪將為人類創造理想世界,認為人類應捨棄自我,避免仇恨跟戰亂的根源,接受神的指引。
巴拿拔斯與克萊夫的衝突,將故事發展導向擁有自我的人類,與掌控一切神明的鬥爭,比較可惜的是,由於巴拿拔斯的定位是雅爾提瑪的信徒,難以塑造他個人的反派魅力,還用很彆扭的方式塑造巴拿拔斯的壓迫感,最明顯的是在坎貝爾兩人初次當面對峙,身經百戰的克萊夫像個無勇莽夫一樣被巴拿拔斯痛揍,一點也不精彩的戰鬥讓克萊夫的實力瞬間降格,也無從讓玩家感受巴拿拔斯的強大。還有後續巴拿拔斯抓走吉兒引誘克萊夫,海戰之後也不做任何事,直接放兩人離開。
雖然能夠解釋為巴拿拔斯只是打算測試克萊夫的實力,在最後讓克萊夫吸收自己的奧丁之力,但不太自然順暢的情節發展讓我有些難以融入劇情,克萊夫跟巴拿拔斯的兩次交鋒,相比前面跟顯化者的戰鬥,精采度更是削弱了許多。
另外作為渥魯德騎士團長的哈拔,其真實身分為奧丁的坐騎魔獸,前期看似是有發揮空間的反派角色,卻在坎貝爾以輕率理由跟克萊夫交戰並死去,還加上複製魔物這種沒實質意義的設定,劇情上的處理實在很隨便。
所幸巴拿拔斯與克萊夫的最終戰有提升了水準,人類及顯化型態交替的決戰相比前面的兩次戰鬥更加精采刺激,劇情方面巴拿拔斯除了狂熱信徒的一面,也表現與強者對決的熱血感,以及對母親的一絲眷戀,稍微彌補了一點點這角色的內在。

操弄一切的神明——雅爾提瑪
作為最終BOSS的雅爾提瑪,是顯化者及稟賦者們悲劇的起源,過去他所處的文明曾受到魆黑地帶侵蝕,因此雅爾提瑪來到未受汙染的大地——伐利斯傑亞,設置母水晶吸收乙太,並讓人類在大地上繁衍,培養出新的容器,再用收集完成的乙太發動創世魔法,讓自己的族人復活,創建純淨的理想世界。
否定人類自我價值、甚至意圖消滅人類的雅爾提瑪;堅持自我意志,想奪回人類尊嚴的克萊夫,兩方注定無法相容,也將故事衝突轉化為人類與神明的生存之戰。
雅爾提瑪作為伐利斯傑亞攝理的創立者,設置母水晶、魔法還有做為容器培養皿的人類,並在背後操控顯化者及克萊夫互相交戰,讓克萊夫吸收顯化者的力量,形成更完整的容器。
這樣的設定將故事悲劇的根源回歸於雅爾提瑪身上,省去複雜的理念衝突跟矛盾,將世界的問題簡化為打敗雅爾提瑪就能獲得解決。
「打敗萬惡根源的魔王,世界就能恢復和平」,已經是許多RPG的傳統設定,屢見不鮮,雖然FF16改變風格,故事層面卻沒太多新意,這部分讓我感到有些可惜,但還是能接受。
雅爾提瑪本身作為最終魔王,情感層面與人類有著疏離感,無法讓人感到同情同理,如果要作為魔王的威嚴霸氣,也因他的碎念話嘮及最終戰的情緒崩潰而減去大半,作為反派的塑造很不上不下,頗為可惜。
最終戰時,藉由約書亞的話語可得知雅爾提瑪和克萊夫擁有各自的情感,註定無法合為一體,而雅爾提瑪其實並非完全的神明,而是比一般人類擁有更高階能力的種族,雅爾提瑪長年準備的創世計畫,將人類囚禁於他所創造的牢籠中,是為了復活族人及種族存續。
兩個擁有獨立情感的個體,代表各自種族的存亡之戰,比表面上的人神之戰更有意思,只是劇情並未對這部分的內涵進行更深入的描寫。
====================================================================

連繫情感,進而成為「人」的旅程
除了與顯化者們的戰鬥,整個劇情的主軸就是克萊夫的人生旅程,以及他所建立的情感牽絆。
從失去一切也不被視作人類的「稟賦者」,到確立自我,朝目標邁進,與他人建立情感,進而成為能與「神」分庭抗禮的「人」。
這樣的劇情主軸是相當清晰明確的,在劇情的不同階段花費大量篇幅描寫克萊夫與角色間的情感關係,情感刻劃也是本作劇情優秀的地方。

失去一切,非人的「稟賦者」
劇情以克萊夫少年時期的悲劇為開端,克萊夫為羅札利亞大公的長子,因為並非鳳凰的顯化者,大公的繼承權便交由體弱多病卻擁有鳳凰之力的約書亞,克萊夫因此被親生母親安娜貝拉嫌棄。
但克萊夫並未因此喪志,克萊夫作為受到鳳凰祝福的騎士,勤練劍技,已守護約書亞為己任,並執行任務想獲得母親的認可。
克萊夫雖然與母親十分疏離,但與弟弟約書亞及父親艾爾文感情甚篤,受到士兵及領民的尊敬,身邊有幼狼托加爾陪伴,跟青梅竹馬吉兒之間若有似無的淡淡情愫。
一開始的少年克萊夫擁有地位、人生目標以及情感相連之人,但安娜貝拉策畫的鳳凰門之變,讓克萊夫一夕之間失去祖國及父親、還被安娜貝拉帶去贊布雷克皇國成為稟賦者士兵,失去自己的名字及為人的資格。
而受到雅爾提瑪影響,克萊夫失控成為火之召喚獸伊弗利特,與化為鳳凰的約書亞戰鬥,誤以為約書亞重傷已死的克萊夫,將自己化身為的火之召喚獸視為仇人。
失去祖國、親人及名字,失去一切宛若空殼的克萊夫,僅憑著復仇之心繼續活著。

確立自我,從野獸成為人類
作為稟賦者士兵執行任務的克萊夫,得知暗殺目標是成為濕婆顯化者的吉兒,便下定決心反抗,並說出過去自己擁有名字,這是克萊夫從被控制長達十三年的「稟賦者」覺醒為名叫「克萊夫」人類的第一步。
克萊夫與失散多年的托加爾及吉兒重逢,尋回過去自己身而為人的一部份,脫離皇國士兵身分的克萊夫,與希德等人共同行動,為了替弟弟約書亞復仇,執意尋找火之顯化者的線索,直到與迦樓羅的戰鬥之後,克萊夫才引燃發現自己就是當年的火之顯化者,一度情緒陷入崩潰。
吉兒與托加爾一同和克萊夫踏上前往羅札利亞的歸鄉之路,打算查明過去鳳凰門之變的真相。回到故國的克萊夫得知羅札利亞的現況,並從將軍夫人處取得父親的衣服,脫下皇國士兵的軍裝,衣飾的變換象徵克萊夫從稟賦者軍人,轉換為尋回過去部分自我的人類。
鳳凰門內的幻境中,克萊夫面對少年時期的自我,以及炎影伊弗利特,經歷一遍遍的內心責問與審視,終於面對過去的真相,承認伊弗利特為自身的一部份,直視自己造就的一部份悲劇,得以從過去的陰影中確立自我的存在。
克萊夫這段尋回過去,確立自我的旅程中,陪伴他的重要存在就是吉兒,克萊夫感到徬徨的時候向吉兒訴說內心的脆弱,吉兒便願意跟他一起承擔苦惱並追查真相,吉兒的存在也安定了克萊夫的精神。。
吉兒身為濕婆顯化者,在鐵王國遭受殘忍對待,不被當作人類而是殺戮兵器,慢慢失去身為人類的內心,和作為稟賦者士兵受到非人對待的克萊夫,懷抱相同的傷痛並互相理解。
前往鐵王國破壞母水晶,也是吉兒面對自身傷痛的旅程,當她親手殺死鐵王國的大祭司,才終於跨越過去身為野獸的自己,成為人站在克萊夫身邊。
克萊夫與吉兒擁有相似心境,並一同面對傷痛,從非人的野獸成為確立自我的人類,這部分的情感描寫相當不錯,兩人從青梅竹馬的淡淡情愫,到共同並肩作戰,培養出愛情的過程也是順理成章。
可惜後期的吉兒就漸漸從戰友退至幕後,成為等待克萊夫的角色,後續就沒更多發揮空間,降低了存在感。
不過銀白之君的支線以及兩人相約賞月的約定,雪月花與月亮做為兩人情感的象徵,還是相當詩意動人,並讓結局蒙上些許遺憾。

繼承的信念及目標,作為人前進
前期的希德無疑是劇情的靈魂人物,希德為人幽默風趣,有著領導者的幹練及資歷,過去希德為渥魯德騎士團的團長,無法認同巴拿拔斯的理想世界,,離開渥魯德建立稟賦者們的庇護基地,想要打造「人人都能死得有尊嚴」的世界,而這份理想也是從貝妮迪妲訴說的願望而來,而西德對貝妮迪妲也懷有眷戀,兩人分道揚鑣直到最終的死別,成為前期劇情的遺憾之一。
開頭的希德拯救瀕臨危險的克萊夫跟吉兒,克萊夫對希德從起初的不信任感,漸漸轉變為訂立盟約的戰友,兩人信念的傳承也是劇情的核心。
希德作為克萊夫的戰友及引導者,兩人其實是互相影響的關係,希德提供一無所有的克萊夫及吉兒庇護,希德經營的人脈及資源,讓有著稟賦者刻印的克萊夫得以自由行動。
希德的身體在劇情前期就每況愈下,自知自身極限的希德,僅能追求死去的尊嚴,盡力保護稟賦者。然而他遇見年輕的克萊夫,比起死亡的尊嚴,克萊夫更想追求「人人都能活得有尊嚴」的世界,這也是希德以前不敢奢求的理想。
有了克萊夫及吉兒的力量,希德才終於下定決心訂立「破壞母水晶」的目標,避免魆黑地帶的侵蝕,打破囚禁人類的水晶牢籠,並將自己的力量託付給克萊夫。
因為希德的引導,克萊夫才能確立新的目標,因為克萊夫的存在及話語,希德才終於有勇氣追求活著的尊嚴,並找到託付理念的人,「人人都能活得有尊嚴」是這兩名希德共同的理想。
五年後的克萊夫繼承大罪人希德之名,打造新的秘密基地,也徹底擺脫稟賦者的刻印,後續劇情會提到不少希德的往事,讓玩家以另一種方式認識希德的不同面貌,克萊夫與叔父拜倫的對話中,克萊夫的目標就不是個人的復仇,也不是復興羅札利亞,而是為創造「人人都能活得有尊嚴」的世界繼續努力,也成為劇情中期的主軸。
希德與克萊夫之間理念的轉化與傳承是相當細膩深刻,可惜的是達成「人人都能活得有尊嚴」這份理念的方式不夠明確完善,將主要手段簡化為「破壞母水晶」,而母水晶與魆黑地帶有所關連的證據,只有希德跟克萊夫等人的觀察,劇情中並無其他確切的證據,直到最後才由雅爾提瑪的話語得到證實。
而劇情中呈現失去母水晶的國家陷入混亂,人民生活大受影響,克萊夫等人也沒對此有所反思,或是思考相關的解決辦法,稟賦者的困境跟母水晶也無直接關聯,反而是牽涉更為複雜的人性及政治因素,但克萊夫等人也沒提出根本的解決方式,沒有實際確切的手段,難免讓人覺得這份理念過於空泛。

連繫情感,守護世界的騎士
劇情後期發展成做為人類的克萊夫,與自稱神明的雅爾提瑪等人對抗的戰鬥,故事格局拓展到關係世界存亡的人神之爭,也是日式RPG常見的題材。
起初雅爾提瑪促使克萊夫吸收各個顯化者的力量,要將克萊夫塑造為完整的容器,但克萊夫與其他人的情感牽絆,充實克萊夫的內在靈魂,形成雅爾提瑪將克萊夫收納為容器的阻礙。
而劇情特別強調描寫克萊夫與各個角色的情感牽絆,首先是各地的協助者,主線劇情安排克萊夫前往各地與協助者接觸,取得協助者的信任,並對這些協助者有基本的認識。之後支線再深入描述協助者們的故事,像是瑪莎與韋德幫助稟賦者復興東池村、失落之翼的坎坦的復仇,其中我最喜歡的支線是艾露易絲與提奧多爾的故事,是全遊戲最虐的支線,艾露易絲失去至親之後,確信自己想要走的就是拯救稟賦者的路,這份堅強令人動容。
另外基地的夥伴也有相關的支線劇情,鍛造師布萊克索恩與師兄弟的心結與重逢、古茲與卡戎互相信任的情誼、奧托對希德的往事追念、米德追求的夢想,經由支線將這些配角塑造得有血有肉,角色之間也有各自的情感連繫,讓我玩的過程也對這些角色投入了感情。
主線劇情中,克萊夫與配角間建立的情感,形塑克萊夫的內在,並在劇情中有一定程度的發揮,克萊夫與吉兒的愛情、與托加爾的信賴、與希德的傳承、與叔父的親情,其中發揮得最淋漓盡致的是與約書亞的兄弟情誼。
過去在羅札利亞,克萊夫身為長子卻沒有鳳凰的召喚獸之力,因此大公之位由體弱多病的弟弟約書亞繼承,母親安娜貝拉也偏愛約書亞,對克萊夫相當冷淡。
然而這對兄弟卻沒有因此產生嫌隙,反而情感甚篤,克萊夫作為守護鳳凰的騎士為己任,約書亞則對克萊夫有著敬愛之情,直到鳳凰門事變改變這對兄弟的命運,克萊夫貶為稟賦者,誓言為弟弟復仇;而約書亞則是為了守護哥哥,追查雅爾提瑪的線索。
之後在皇國的母水晶前,雅爾提瑪打算將克萊夫納為容器,約書亞現身守護克萊夫,以鳳凰之力將雅爾提瑪封印於體內,而克萊夫也從掉落的鳳凰之羽得知約書亞還活著的線索,接著到驛站街兩兄弟近在咫尺卻又錯身而過的分鏡編排也很巧妙,即使兄弟分隔兩地,始終仍心繫彼此。
兄弟兩人的真正重逢則是在巴哈姆特之戰,兩兄弟與安娜貝拉的恩怨正式了結,鳳凰與伊弗利特的合體召喚獸與巴哈姆特對戰,更是將兩人的重逢歸向最高潮。此後約書亞一直在克萊夫身邊,即使身體面臨石化趨近衰弱,仍與他並肩作戰。
直至最後的結局,約書亞死別前的話語,點明整個遊戲的劇情主旨,以及他與克萊夫的情誼。
「哥哥,你是我的騎士……拜託你了,保護我的心願跟世界。」
「謝謝你,克萊夫,謝謝你成為我的哥哥。」
克萊夫始終是守護約書亞的騎士,也是他的兄長,進而守護他的心願及世界,約書亞也始終以自己的力量與意志守護哥哥。
結局最後記憶回溯至兄弟倆立下騎士誓約,以及克萊夫初次看見約書亞的時候,剛好都是克萊夫建立騎士跟哥哥的身分,跟約書亞產生牽絆的時刻,在兩人的結局回到兩人最初的瞬間,兄弟間互相著想並守護彼此的情感,從以前到現在是始終如一的純粹,未曾改變過,在結局演出進一步的昇華。

凝聚情感,開創人類新時代
最後約書亞提到克萊夫身上背負眾人的願望,就如同雅爾提瑪一樣凝聚眾人心願,進而形成自我,兩人強烈的自我註定無法相容。最後約書亞將自身的心願及力量託付給克萊夫。
FF16的故事總結就是克萊夫的人生旅程,在雅爾提瑪(神)的操弄下,克萊夫與顯化者們戰鬥,吸收力量形成完整的「容器」;但另一方面,克萊夫也與人們相遇產生情感連繫、進而成為擁有自我的「人類」,並以這樣的自我打敗雅爾提瑪,破壞雅爾提瑪束縛人類的「攝理」。
屬於人類的新時代,伴隨黎明與新生兒的啼哭降臨於世。

結語
最後關於開放式結局,克萊夫吸收雅爾提瑪之力,對約書亞所使用的魔法或許是復活魔法;克萊夫手臂石化,躺在海灘旁生死未卜,最後幾人的生死並未給予玩家明確的答案,但至少克萊夫等人渴望的屬於人類的時代來臨,故事仍有個明確的結束,他們經歷的一切變成古老的傳說流傳後世,作者名為約書亞的書也給大家更多想像空間
即使魔法消失了,人類的時代仍繼續向前邁進,仍會有新的故事,我挺喜歡這結局收尾的餘韻。
雖然FF16整體劇情在政治權謀的部分描寫得很淺層,也並未更深刻的刻畫人性及理想的衝突,後期部分情節發展變得粗糙。
但劇情運用主線及支線劇情去描述主角群、配角、基地夥伴以及各地的協助者,這些角色的故事與情感關係,讓我感受到這些角色有著自己的血肉跟思想,情感層面的塑造相當豐厚,搭配強大的畫面演出,情感方面的敘事有不少令人動容的地方,情感描寫相當深刻,並回歸於故事的主軸。
整體故事「凝聚情感,成為人類」的主軸,表現得十分明確,讓我感受到以豐沛情感連繫而成的幻想旅程。
2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