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
GP 4

【小說】只屬於你的戰神(微腐向,不喜慎入)

樓主 pen yuzhengc
GP15 BP-
以前玩楓之谷啊RO啊都會有人創作小說,想說上古也可以來試看看。
最近東大的問題越演越烈,部分人講話也越來越難聽動不動就問候人家父母還建不建在。

覺得應該用愛來感化這些暴戾之氣,所以寫寫小說抒發。
LOVE PEACE~~~~~~





<我征戰東大血洗十字星,被尊稱戰神,但其實我只是為了證明自己......配得上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五六漆! 大酸乃又在跑黑炭了!」一名聖域成員突然說話

「來了! 」一名矮小瘦弱的男子回應道

「哈哈哈這次可別失手了啊,大家都笑你連大酸乃都搶不到。」一旁的人群起鬨著

「我不在乎搶不搶的到,我只在乎他,我一生只監督他一人。」被喚作五六漆的男子微笑卻用堅定的聲音說道,說完便拿起冥界之石和快艇招喚卷軸起身離去。

(愛情真使人盲目啊……)眾人心想


「今天好像公會裡挺安靜的啊,喔對了銀鎗呢?

「他又去十字星殺掛機了啦,這小伙子還是太年輕,太急著證明自己,急甚麼呢? 遲早我們會統一東大哈里拉,要稱號虛名有個屁用! 到時讓雅典納女王封他宇宙無敵戰戰戰戰神不是聽起來更吊?」

「他也是為了我們聖域奮戰啊讓他去吧,現在西大聽到我們名號跟看到鬼一樣,以後聖域統一對岸實現一個上古大陸原則完全可以啊。」

「這些都不重要……幹甚麼都獨自一人去十字星呢……被農民搞受傷了怎麼辦?.....只會讓我擔心,這個小SB」一名長相粗曠的男子嘆息道。

「喔對,十里軟旦,你挺照顧銀鎗老弟的,這傢伙實在是年輕氣盛照顧起來挺累的吧?」一名幹部拍拍十里軟旦的肩。


這名叫十里軟旦的男子雖然加入公會時間不長,但是一直是公會的中間主力,也很照顧公會的新人,尤其是年輕小子比起妹子一般來說往往比較少受到照顧,而幹部們幾乎都有自己的小圈圈,例如女裝大佬雅典納與霸道總裁摩無神,竊聽風吟和Noon9的同居生活、倉姐跟她的好姊妹♂等等……,雖然小團體內帶人風氣很盛,但是個別單獨加入的新人卻少了很多資源。


但十里軟旦跟那些成天跟自己的男妾切磋的幹部們不一樣,他那一視同仁甚至給年輕男性玩家更多照顧的作風,在公會裡廣受好評。


但這麼照顧人的一位大哥,遇到銀鎗這位血氣方剛又自恃甚高的年輕小伙子,也不免有些頭疼。大家其實看得出十里軟旦是特別照顧銀鎗的,雖然老是責備銀鎗獨自到處殺人開紅,但是不管每當銀鎗傷痕累累的活著回來、或是剛從黎明半島監獄假釋釋放,十里軟旦總是獨自一人在聖域公會大廳門口等著,不管多晚總是亮著燈等他回來,只為了第一時間給他一個擁抱,說聲:歡迎回來。


「銀鎗回來了!!」一名成員說道
一名長相清秀,臉蛋看起來酷似最近火紅大陸的蔡姓籃球明星的青年踏入了聖域公會大廳。


「哇……這……估計是翻船了。」看著銀鎗帶著一身怵目驚心的傷口,拖著腳步緩緩進來,大家直覺反應就是沒殺到掛機反被農民暴打了。

「我……我才沒有翻船!! 我殺了好幾個掛機的呢!!都……都是西大不知道哪來的掛逼,一個五雷我就死了,肯定開了掛了!! 我才沒有輸!我˙沒˙有˙輸!!!!!」銀鎗激動地嘶吼著,那清秀的臉龐頓時脹紅了起來。

「那你看見殺你的人了嗎? 咱們去肉搜他!!打爆他電話!! 找PLW查1:1」聖域成員頓時沸騰了起來。聖域公會在這點是很冰清高潔的,打架可以輸但舉凡疑似盜號或是外掛,他們一定誓言撕逼到底! 不管用甚麼手段……

「我……我沒看見……」聽到這裡,銀鎗頓時有點羞愧地別了頭
「反正就西大一法師,能秒我不可能不開掛的!!」

啪!!!!!!!!!!!!!!
一聲清脆的掌聲,銀鎗臉上頓時浮現一片紅葉。

「自以為十字星戰神天下無敵了? 又不聽命令獨自出擊了? 說過多少次了你哪次聽過? 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跟人裝甚麼呢?」十里軟旦冷冷地說,雖然語氣沒有起伏,但這時的他有如一頭安靜卻憤怒的野豬,令人不寒而慄。

「我……我只是……」銀鎗還想解釋,卻被十里軟旦用眼神制止。
「跟我回房間。」十足的命令,讓銀鎗只能低頭接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十里軟旦領著銀鎗進了他的私人房間,這裡算環境不錯的,一張碩大的雙人床、足夠的活動空間與衛浴設備,最重要的是,隔音完美
「你看看你……弄得一身狼狽,是不是要我擔心死?」一進房間,十里軟旦那冰冷的神情馬上融化。他一手把銀鎗拉進懷裡,仔細端詳他身上的傷,這時山蔘甚麼的全用上了,他可受不了銀鎗身上有一絲傷痕,那如同刀割他的心。
是的,這是個秘密,唯獨只屬於他們兩個的秘密。
只有在他們兩個獨處的這一刻起,他們沒有上下位階,他們的心是貼近的。
…………好吧,或許在夜晚的被窩裡還是有分上下位階。


「我只是想快點變強……」銀鎗沮喪地說
「你已經夠強了啊,大家都叫你十字星戰神不是嗎?」十里軟旦溫柔的撫摸銀鎗那太過俊美的臉龐,對他來說銀鎗不需要變得多強,十里軟旦雖然不像雅典納女裝有名,也不像竊聽風吟家族一伙整個東大陸都尊稱他賤哥一樣有名氣。

但也足夠了。
以十里軟旦的實力跟名氣,用來呵護一個一生唯一的人,已經夠了。
就算把銀鎗養在自己的小房間一輩子,也綽綽有餘。
但十里軟旦不是這樣的人,他愛他,但也希望他快樂。


「是這樣沒錯……大家都尊稱我戰神,都怕我尊敬我,但我覺得還不夠……」或許是過於年輕的心靈接觸事業成功太過快速與容易,銀鎗對自己的成就似乎感覺心裡不踏實,好像只是一場夢一般。他徬徨、害怕,所以他日日夜夜去十字星殺掛機的農民、也偶爾威脅跟搶劫不服聖域統治的東大陸國民,他想變強,很想很想。

(我想要變強……強到配得上你)
這個念頭一直徘徊在銀鎗那稚嫩的心裡,揮之不去。


其實十里軟旦心裡明白,再明白不過了。他也曾經年少輕狂過,他也曾經努力追求變強只為了更接近自己憧憬的人……

但眼前的美少年略顯幼稚的賭氣只讓他覺得可愛無比,那純粹又純真的心,大概就是吸引十里軟旦的地方吧,噢,還得算上那酷似蔡姓籃球明星的臉蛋,完全命中十里軟旦的胃口。

銀鎗這時完全沒有了在外面狂放不羈的氣息,他依偎在十里軟旦懷裡,那厚實的肌肉和胸膛給了他滿滿的♂安全感,只有在這裡,他可以卸下逞兇鬥狠的偽裝。在外面與西大跟東大暴民戰鬥的他是被稱為戰神的他,他臉色泛起微紅。

但在這裡,他只屬於他。

「公會裡的人應該都睡了吧?」銀鎗輕輕地問道,雖然是提問,但銀鎗卻開始已褪去他的戰鬥衣。
「我的房間可是隔音一流呢,就算摩無神跟雅典納在走廊上玩奇怪的PLAY也完全大丈夫喔。」十里軟旦露出賊笑,這點心思,他們兩個是一樣的。

十里軟旦將銀鎗抱上床,輕啄銀鎗的脖子,直到銀鎗被鬍渣癢得扭動身軀嗤嗤輕笑。
「你的”銀槍”不管看幾次都是這麼可愛。」
「那可是為你好好呵護的呢。」

銀鎗以躺著的姿勢伸手環繞十里軟旦那厚實的脖頸,用迷離的眼神凝望著這個外表如冷酷狂暴的歐克獸人,但內心卻輕柔的像大明湖的湖水波紋一般的壯漢。
接著給他深情的一吻。

「鎗,我要進去囉。」
「哼,今晚要讓你變成十里軟腳~」


(兩人度過激情的一晚………………礙於尺度請自行想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又是一個微冷的夜晚,但這一夜的哈里拉聯盟可不平靜。
奧斯特拉港市民廣場被民眾擠得水洩不通、燈火通明。
「聖域到底要欺壓其他遠征隊到甚麼地步才甘心!」
「打三小喔我是LP的嗎? 甘你涼勒! LP跟LA傻傻分不清楚膩!!」
「聖域踹共啊!! 偷我的貨然後然後說是打LP誤傷? 基歪勒那你道歉還錢啊!」
「現在是怎樣,不加入你們聖域就打? 不幫你們就要被問候死媽死爸?」
「甘霖老司勒,狗屁甚麼不跟LP組就不打不開紅,靠腰哩阿我們沒跟LP組還不是被你們開紅誤傷」
「ㄅ斯喵垃圾啦!」
「講道裡,這裡一堆人被你們開紅干擾做活動,你們還覺得會有人聽你們的?」
「你們有種就跟LP單挑吼,在那邊牽拖甚麼散人被打都是因為LP不面對,這是演哪一齣? 覺得台灣人被你威脅會幫你打LP?」
又一次在聖域鎮壓東大平民的日常活動後,聖域再次面對越來越高漲的反抗情緒。雖然好像參進了來亂的聲音,但足以體現聖域的統治權正搖搖欲墜。

而聖域原本的外交官現在只能躲在公會大廳裡瑟瑟發抖,他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事情變成這樣。(LP這麼可惡,為什麼東大的其他公會不一起加入正義的一方抵制LP?為什麼聖域成員在維護東大正義執行開紅的時候有人反抗? 這些人不是應該乖乖被聖域警察打死嗎?聖域在已經公告深淵海洋區域正在執行正義,自己還出來亂走亂逛的民眾自己有問題吧? 為了殲滅LP,難道這點犧牲都不肯嗎?為什麼不願意加入聖域? 誰現在是哈里拉的統治者還不清楚嗎?)
(為什麼不能大家和平坐下來好好談? 一定要搞到東大不得安寧嗎?)
這些問題他完全想不透,也沒時間繼續思考了。因為他不久後就被竊聽風吟開除職務打入冷宮,還被狠狠地抽了一耳光。


「聖域不需要廢物。也不需要會跟人民談判的外交官,外交是跟亡命徒跟諾伊聯盟才叫外交,打就完事了談個槌子。」竊聽風吟冷冷地說,接著轉過頭回到房間跟Noon9繼續未完之事。


只留下十里軟旦和其他成員繼續鎮壓暴民。

「舔五月舔西大的心理沒點數?  自己欠打。」十里軟旦態度強硬。
「你進LP的團就是舔五月,LP舔西大所以你也等於舔西大,懂不?」
「你進聖域的團就沒那麼多事了,喜歡搞正義難道還看不懂哪邊是正義?」
「誰進LP的組做活動就是幫LP,誰敢組LP的也別想做活動。」
「沒有散人,誰跟LP一塊玩就是別想做任務,全部都打。


聖域成員們不斷重申立場,他們有統治階級的立場與自尊要顧,雖然各遠征開始揚言不與聖域活動,但他們不會動搖。今天哈里拉統治者是聖域,只有聖域可以決定你能不能做活動,這群農民給點臉就開始裝B了,以後深淵不放貨。


「你們要搞清楚,不是大家喜歡LP幫LP,是全部遠征都討厭聖域懂嗎? 」
「阿講舔西大你要拿出證據啊,講得出證據誰會喜歡LP啊? 阿你跟海盜合作有一大堆證據吼。」
民眾並不接受聖域說法,情緒越來越激動。
「喵喵喵喵~~~貓貓討厭聖域,聖域like shit~喵。」好像也有來亂的
「笑死,說我們被五月當槍使,甘是我們把LP當槍齁,誰打聖域林北就幫誰。」
「我想當微笑姐姐的狗嗷嗷嗷嗷嗷我要吃牛排。」
「體位教練難波萬!!!」

「哪……哪個公會再不服從管教我們要點名了,沒錯,被點名的以後都當LP打。」十里軟旦有些慌張,這麼大的場面他從沒見過,他一直以為聖域的統治是堅不可摧的,沒有任何公會能打過聖域,不管是裝備還是人數上,他們難道都不明白?

「腹.....哇…大雄……C……花……。」十里軟旦試著點名不服聖域的公會,卻發現數量好像多到數不過來……

(嗚……好可怕……為什麼我在這裡……)

(有人來幫我嗎……拜託……任何人都好……)











『戰神下凡!!!!!通通給勞資閉嘴!!!!』
英雄降臨。



銀鎗從澳港大廳緩緩走出,沒有人質疑他為何現在才出現莫非是不是剛剛都躲起來,因為ㄅ斯喵剛剛拉了邊緣令……

銀鎗緩緩走向十里軟旦身邊,周遭圍繞的民眾紛紛讓路給戰神,有如摩西過紅海一般,煞是壯觀。

『敢動勞資的人? 不要命的站出來啊?』

群眾紛紛不敢動作,只敢換個體位繼續觀望。

銀鎗走近十里軟旦的身邊,他能感受到十里軟旦那強壯有力的身軀居然在微微發抖。這一刻他終於知道了,知道他應該守護的是甚麼。

不是戰神的名號,而是最重要的人。

他從後面給了十里軟旦一個緊緊的擁抱,他熾熱的身體暖和了十里軟旦那發白發冷的身軀,他將十里軟旦轉過身來,直接給了他深深的一吻。


「66666666666666!!!!!」
「哇靠………J個4三小。」
「屋哇哇哇哇哇阿阿阿阿阿!!!!!」
「現在是在閃幾點的膩? 原來是甲甲。」
「嗚嗚嗚嗚這畫面太美我不敢看嗚嗚嗚嘔嘔嘔嘔嘔……」
「唯一支持霸道總裁摩無神X女裝大佬雅典納!!!CP不可逆!!!」
「……我不敢嗆賤哥了……拜託別剛我。」


直到快要喘不過氣來,銀鎗才依依不捨地與十里軟旦分開。

『我們聖域連性別的限制都可以跨過來相愛了,遊戲勢力的限制又怎麼可能阻止我們?』
『聖域即是剩欲,勞資拳頭大做想做的事,你們能奈我何? 別BB宣戰啊!』
『來到台服玩是因為台灣同婚過了,不然勞資有國服玩才不屑你們。』


「豪……蒜泥狠……」
「甘……輸了……」
「……無法反駁……」
「剩欲永恆!!!!聖域永恆!!!!!」

群眾被銀鎗的氣勢壓下,反抗情緒銳減,。最後只能化作鳥獸散去。
「沒想到你已經可以保護我了,你變得好強大……小牙籤變成金剛杵。」十里軟旦有點害羞地說著,這種被呵護的感覺,還是頭一次,但還不賴。
因為你,我才強大,我是只屬於你的戰神。」銀鎗露出燦爛的微笑。


這一夜,聖域公會的小房間哩,又充滿了快活的氣氛


EMD 完


文章很長很感謝能看到最後的人,您的回覆是我創作的動力。

15
-
LV. 10
GP 9
2 樓 波斯喵 l77889955
GP0 BP-
好開心 有寫到我耶
可以寫一篇有關於我的媽>///<
0
-
LV. 1
GP 0
3 樓 十里 zhuang0001
GP0 BP-
立刻,馬上,現在,報上名來,給我找個更大的房間,我們好好聊一聊房間裡面的故事!!!
0
-
LV. 7
GP 570
4 樓 鳥蛋 hopeflower
GP0 BP-
東大陸又要有喜事了嗎...?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2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