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855

【篇名未定】空戰奇兵七同人小說〈20190601新增楔子增補文〉

樓主 AN/SPY-1G(V)7 s33u571
GP11 BP-
目前還在試寫階段,現有內容是首章的一半左右,小說名字未定、手上也還有太多坑等著填,所以更新(如果有的話)會很慢XD



楔子(上)

艾薇兒曾說,天空的顏色對她來說無比重要,
如同死寂的深灰─那是我記憶裡對天空最初的印象,
而一道陽光,就那樣從濃密的雲層中透出,照耀在四周…

1995年6月6日
貝爾卡公國,瓦爾瑞契山區

  睜開眼睛,身體四處傳來受損訊號─用人類的方法稱為痛楚,昏暗的視線中充滿塵埃,殘骸壓住四肢幾乎難以動彈,穿過殘骸的天光映在女子臉上,陰暗快速流動的雲層顯得詭異,噴射戰鬥機的發動機隆響逐漸遠去,輻射侵蝕警訊迴盪腦海,隱約聽到些人類的掙扎呻吟聲,最後四周陷入死亡的靜寂;
  距離恢復意識經過十八小時,視線調整成夜間模式,四肢已經恢復到平常八成六的力量,環境輻射值也已低於身體的抵禦限制,女子扭動身軀嘗試將殘骸移除,嘗試數次後終於將壓在身上的大片殘骸推開、站起身,
  「任何生還者,請回應。」
  環視四周,女子面無表情的呼喚,只有風勢穿過段淵殘壁的低嘯回應她,移動幾步後,視線邊緣出現了數團生物的屍體,推測是幼年的人類,將其中一位翻過身檢查,應該是撞擊內傷與輻射侵蝕導致死亡,見到對方面容時,一陣刺激在腦海中引起波動,
  曾經見過他?
  啟動修復機制,結合腦細胞與硬體功能重組記憶,大量有關軍用機操作、維護與空戰知識、以及部分生活、人際交流常識竄過女子的腦海,記憶體中局部資料受損無法修復,腦細胞中沒有關於面前幼年人類的資料,也幾乎無法辨識更早以前的記憶,
  《推測原因:遭受電磁衝擊導致記憶體受損》
  《改進方案:所有重要記憶儲存與思考迴路均由腦細胞執行,生化記憶體降為備援機制》
  結束腦袋的運轉後再次檢查四周殘骸,女子發現更多人類屍體,死亡原因均雷同,再加上記憶中的殘餘視覺片段,推測為核爆導致;從建築殘骸的外型、散落的宗教書籍以及眾多孩童生活用品,此地應是一座兼有照顧孩童的教堂,
  孤兒院?
  模糊繼續刺激著腦海,女子佇立在原地不動,風勢掃動她的長髮與處處破損的衣物,又過好一會兒,女子終於向殘骸外的馬路走去,在腳步即將離開這片斷垣殘壁時,女子又回過頭深入其中,將所能看見的任何人類屍體拖出倒塌的建築。
  數個小時後,女子將橇彎的鏟子叉在一旁,凝望著面前由她挖出來的十餘個墳塚,毫無表情的臉龐在此瞬間浮出一絲憐惜與悲傷的神情,而後又立即消失;在下一個晨曦的光線透出時,女子已經沿著道路遠離傾頹的教堂。

6月8日
貝爾卡公國,瓦爾瑞契以南數十公里

  兩輛歐西亞陸軍LAV-III八輪步兵戰鬥車前後護送著數輛軍用載重車往南行駛,車上載著諸多貝爾卡公國難民、傷患和穿著化學防護服的士兵,濃密的雲層中偶爾傳來戰鬥機呼嘯而過的隆響,兩輛裝甲車的砲塔不時左右迴旋警戒,但除了杳無人跡的原野和幾座毫無動靜的平房,一路上毫無值得留意的事物;一段時間後,前方出現一位悠悠走在路上的女子,車隊在她旁邊停下來,
  「妳是這裡的居民嗎?」
  女子美麗但如雕像般毫無表情的臉龐轉過來,衣不蔽體且渾身沾滿塵土,身上卻毫髮無傷,及腰的長髮勉強看得出是金色,雙眸則分別為金色和瑪瑙綠的罕見異色瞳;對方抬頭望著載重車上的士兵,還沒開口,士兵攜帶的輻射計便不滿的嘰嘎叫出聲;
  十分鐘後,士兵們將其中一台載重車上的難民分散到其他車上,另幾位士兵則使用化學清洗器對著那位一絲不掛的女子噴灑清洗,她原先黏滿輻射物質的衣服被扔掉,但眾人環視下女子依舊一無所動,絲毫不覺得不好意思,與四周想窺看卻又必須裝作對她沒有興趣的士兵形成強大對比,
  「這麼高的數值,虧妳居然能活到現在。」
  士官長隔著防毒面具對著女子說道,接著遞給她一套迷彩褲和內衣湊著用,女子道謝似的簡單點個頭,穿上衣物後便和士兵坐上那輛被清空的載重車,車隊啟動繼續往南行駛,
  「名字呢?有其他親友嗎?」
  「不記得,核爆後有失去記憶的狀況。」
  「妳從哪邊走來的?蘇登托爾?」士官長拿起礦泉水。
  「瓦爾瑞契,此地以北43公里。」女子接過水瓶回應。
  士官長面具後的臉揚起一邊眉毛,「在那麼靠近核爆點的地方,妳是第一個活人,而且還活蹦亂跳得不像樣。」
  士官長顯然不是很相信女子的話,後者也沒有多做回應,只是眼神直視前方一聲不吭,
  「還記得些甚麼東西?」另一個士兵問。
  女子的頭轉過來,「殘骸、屍體、核爆散光、戰鬥機引擎聲、爆炸聲,就這樣。」
  士官長盯著她上下打量,「妳能分辨不同飛機的聲音?」
  「正確。」
  就在此時,雲層上呼嘯過發動機的聲響,持續直視前方的女子抬起頭望向聲音的方向,士官長也抬頭看了一下,然後試探的詢問,
  「雙發戰鬥機,F100發動機的聲音,最可能是一架F-15。」女子豪不遲疑的回答。
  周圍的士兵們面面相覷,紛紛猜測起這女人的實際身分,也對她起了一點戒心,還有人將手移向步槍的握把,
  「妳是貝爾卡空軍?」
  「沒有記憶。」回應毫無遲疑。
  「開過飛機?」
  「無印象,但我會開。」
  「哪些飛機?」
  女子停頓了一下,不確定是遲疑或是單純在思考,
  「大部分。」
  所有人都覺得這女人在吹牛,防毒面具沒讓他們滑稽的表情展現出來;
  「總之,到了難民營再配合那邊調查背景吧。」
  女子點頭回應;
  「接下來的打算呢?」
  「活下去,暫時這樣。」
  「不怕被要求出賣身體?」
  一個士兵故作狡猾的問,士官長抓起旁邊的水壺往他頭盔上砸,響亮的金屬撞擊聲同時其餘人也笑成一團;
  「不是問題。」
  直白的回應令對方啞口無言,但不得不說女子的身材相當姣好,往名模之路發展絕對不是問題;
  「總不會連自己多少歲都不知道吧?」士官長再問道。
  「資料紀錄1988年生,七歲。」
  女子的外表怎麼看是二十歲以上的成年人,再怎麼年輕也不可能是個位數年齡,連士官長都聳聳肩放棄盤問;後續的車程裡士兵們沒有再和女子對談過,除了偶而喝點水,對方也不發一語直視前方,然而,士兵們發現這位看起來對一切毫無興趣的女人,只有在戰鬥機飛過附近時會抬頭仰望,直到轟隆作響的發動機聲消失在天空彼端。

  藍黑色、還有單邊紅色的機影,是核爆散光照耀之前最後殘留的些許鮮明印象,小孩們興奮地指著高速掠過的戰機叫喊,她和其他大人則催促著小孩進入室內…

難民營,鄰近歐西亞、貝爾卡邊境

  車隊駛進建設在軍用機場旁的難民收容中心,大量的組合屋建立在臨時整頓出的空地上,也設有盥洗設備和炊事站等生活設施,貝爾卡公國難民、聯合軍士兵與全球十字會成員在其中來來去去,整個難民營看似稍嫌擁擠但仍維持著不算差的秩序,車隊緩慢穿越過中央的道路後停妥在一塊集用場上,隨後士兵們便開始引導車上的難民,
  「營區到了,所有人依照指示前往登記和分配居住區;」士官長扯嗓子大聲指揮,「妳,那位『飛行員』,跟我們先到指揮所一下。」
  女子下車後便跟上士官長,後者將引導事宜交給下屬後,便帶著她前往收容中心一側的另一棟建築。

  指揮所的參謀找來另一套換洗衣物和外出服裝,讓女子前去淋浴盥洗後再帶往調查部門,由一位少校監察官進行面談,
  「名字、親屬、出生地、居住地全都不記得,出生年1988?」監察官邊敲打鍵盤邊問。
  「是的。」女子端坐著回應。
  「核爆之前的事情呢?」
  「只有零碎記憶。」
  「說來聽聽。」
  女子把先前已經講過的內容再描述一次;
  監察官狐疑的盯著對方,壓根認為年齡也是胡謅來的,只是這數字也愚蠢到三歲小孩都騙不過去,「好吧,妳說妳會開飛機?」
  「是的。」
  監察官拿起電話撥打號碼,和另一頭交談起來,「現在就可以嗎?好,那我就帶她過去,看看是吹牛還是真有兩把刷子。」
  掛下電話,監察官轉回女子,「正好隔壁的空軍有空,我帶妳去作個測驗。」

  監察官駕車載著女子進入機場,還有一位攜帶武器的參謀同坐,繁忙的跑道映入眼簾,大坪上排列著各式軍機以及少量的民用機,女子轉頭望著眾多飛機凝望,監察官也注意到了女子的動作,但並未多問;
  一輛黃色的引導吉普車對者他們閃閃黃燈,監察官隨即駕車跟上,他們駛近一座大型機棚,外頭停著一架民用聯絡機,機棚中則有幾架停放或維修中的軍機,機棚前有另個少校官階的空軍軍官對著他們招手,女子瞧見對方制服肩膀處有個臂章;
  「這就是你說的『飛行員』?」這位中隊長詢問。
  「是不是在鬼扯還要測驗看看呢。」監察官回答。
  「好,這幾架都可以讓她試看看,就從這台聯絡機開始?」
  眼前是一架雙渦輪螺旋槳發動機的白色民航機,中隊長領著一票人登機擠進駕駛艙,女子則依指示坐進正駕駛座,
  「ATR-72應該很簡單,就按照程序執行到開車為止。」
  「了解。」
  中隊長轉身要找一下操作手冊,還沒拿到書,就聽見其他人的驚嘆聲,女子的手快速的在儀表板上撥弄各按鍵,視線掃過諸多儀表和顯示器,中隊長趕忙翻開手冊比對,女子不僅幾乎完全按照手冊執行,速度甚至比他閱讀還快;未久,發動機發出啟動的嗚嗚響,螺旋槳隨之轉動起來,渦輪也逐漸達到怠車轉速,
  「啟動完成。」
  女子只回應一句,在她身後則是下巴掉下來的眾人,
  「這什麼速度…」中隊長驚訝的道,「好吧,關俥,我們去試試軍用機。」
  女子以同樣的速度進行關俥程序,就和啟動時一樣迅速而精確;眾人離開民用機,進入機庫內部,裡面有一架拆除發動機的軍用戰鬥機,
  「F-16?」監察官問道。
  「她不是說大部分的機體都能?就讓她顯個身手吧;小姐?」
  「沒問題。」
  另一位軍人地勤遞給她頭盔等配備,女子爬進駕駛艙,中隊長和監察官也爬上去倚靠在座艙旁,
  「這台安裝好了模擬系統,除了不能飛外都和正常機體一樣。」
  「了解。」
  女子戴上頭盔安裝好各接頭,接著便開始撥弄儀表板,經過短得令人驚訝的啟動程序後,四周的人下巴掉得更開了,
  「咳…好,」監察官清清喉嚨,「雖然還沒有實際飛,但至少知道妳不是在吹牛。」
  「嘿,我記得難民法裡面不是有一條叫什麼的…可以按照難民的專長分配適合的工作,我們正缺飛行員,可不可以安排她充任一下?」
  「是有啊,但你們缺戰機飛行員?法令可沒有說能讓難民執行軍事行動噢。」監察官邊寫著筆記邊問。
  「不,現在缺的是運輸機飛行員,咱們有堆積如山的輸送任務要處理呢。」中隊長回答。
  「給她駕駛民用機的話爭議會比較少,你們手上有民用機嗎?」
  「徵用來的大小飛機和任務一樣用堆來計的。」
  監察官和中隊長交談期間,女子依序執行著關俥程序,完成後,她順著將手輕撫過艙沿和操縱桿,毫無表情的臉龐悄悄流露出一絲懷念的神情,
  「里亞(Ria)…」女子忽然出聲。
  「什麼?」監察官問道。
  「想起來了一點…我的名字:里亞。」

(待續)

11
-
LV. 24
GP 866
2 樓 AN/SPY-1G(V)7 s33u571
GP6 BP-
楔子(下)

12月25日 14:45
烏斯提歐 瓦萊斯空軍基地

  「瓦萊斯塔台,OA106,距離瓦萊斯2.5浬。」
  「OA106,瓦萊斯塔台,准予進場,請使用02跑道,風向150、8節。」
  雲層淡薄卻略顯灰暗的天空下,垂直尾翼漆著瑟班王國快遞標誌的白色An-70運輸機正朝著這座建立於高海拔的空軍機場接近,平順的降落在跑道上,沿著滑行道繞過機場後停妥在幾座加強機堡面前的大坪,數輛軍用載重車正朝著運輸機駛來,
  「里亞小姐,妳剛才注意到甚麼了嗎?」
  徵召來的民人副駕駛向她詢問,這男人注意到這位比自己年輕、遠要熟練於飛行又沉默寡言的美女正駕駛,在滑行期間似乎對機場上某個事物相當在意;
  里亞邊執行著關俥程序邊回答,「幾架眼熟的戰鬥機。」
  「眼熟?」
  對方沒有詳述,經過剛才六小時飛行間的失敗搭訕後,這位基本上是充數的副駕駛也沒打算繼續問,完成所有程序和檢查,副駕駛伸伸懶腰走出駕駛艙,里亞也在稍後起身離開;
  高海拔機場吹著乾冷的風,副駕駛打了個哆嗦又鑽回機艙,里亞毫不在意的走上大坪,四下張望搜索著剛才引起她印象的事物,稍後,剛才見到的載重車隊也來到大坪、停妥在機尾附近,一位烏斯提歐軍官帶著文件朝她走來,里亞帶著他走向敞開的機尾門清點滿艙的食物,
  「一個都不少也沒撞壞,好技術。」
  「謝謝誇獎。」
  里亞毫無表情的回應,讓對方反而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就在軍官指揮手下開始卸貨時,里亞忽然提問:
  「中尉,這座基地裡有兩架機翼是深藍色與單邊紅色的F-15嗎?」
  這名軍人的眼睛頓時閃爍出光芒,「啊!你說的是那支隊伍:Galm呢!雖然單邊紅色那架已經不在了;他們的名聲該不會連民間都傳遍了?」
  「不,並不知情;他們隸屬於烏斯提歐空軍?」
  「不是呢,他們是我國招募的傭兵飛行員,隸屬第六航空團、第66單位,雖然說是傭兵,但Galm這組人與一般對傭兵的印象可大不相同哩。」
  「可否詳述一下?」里亞續問。
  這位軍官接著道:「他們是兩人一組的作戰單位,代號分別是Cipher與Pixy,根據與他們同行的飛行員描述呀,除了合作無間、技術高超外,當其他的傭兵搶著擊殺敵人賺錢時,這兩人卻花不少功夫在支援友軍或清除重大威脅目標,數不清的友軍都欠他們一條命…」
  清一下喉嚨,軍官繼續滔滔不絕:「還不僅如此,他們幾乎不攻擊敵對目標以外的其他單位,也放過許多負傷負傷撤退的敵機,簡直就是道德崇高的騎士,不僅聯合軍的很尊敬他們,據說連敵人也對他們有高度評價,能夠和他們在同一個基地裡,真不知道該怎麼描述這種榮幸…」
  「有關單邊紅色機翼,你說他已經不在了?」
  中尉輕輕吐口氣,「詳情我們不清楚,你知道核爆那天吧?他們被緊急派去攔截攜帶核武的貝爾卡轟炸機,在核爆之後單翼就消失了,除了任務中失聯之外,沒有任何下文,Cipher對這事情也隻字未提…女士?哈囉?」
  
  那應該是核爆後沒有多久,她的意識尚未完全恢復,但睜開的雙眼紀錄了一切,雲層被核爆衝擊波暫時撕開產生的空間裡,那架單邊紅色機翼的F-15忽然朝他的隊長機迎頭接近、開火,對方靈活的閃過攻擊,雙方交錯之後,單翼則繼續加速遠離了戰場…
  沒錯,那個單翼離開了,離開與他橫跨許多戰場的搭檔。

  里亞一度失焦的視線重新集中回面前的軍官身上,「沒事,我想起一些事情;那位Cipher目前也還在基地裡?」
  「是呀,另一位滿口為和平而戰的傭兵小子成為他的僚機,現在他們也在基地裡,就在另一端的機堡那邊吧。」
  里亞轉頭看向遠方的另幾座強化機堡,注視了一會兒後,又像是察覺到了什麼,轉頭看著機場跑道靠近山脈的那個方向,眉頭微微的蹙起,
  「怎麼了?那邊有什麼嗎?」
  中尉好奇的跟著她的視線看過去,除了連綿的雪山之外應該沒有異常的地方,
  「可能是電磁干擾源,在逐漸接近中,」里亞說道,「建議請你的部屬暫停作業。」
  「啥?」中尉對女子的話完全摸不著頭緒。
  
  當派翠克抓著飛行頭盔衝進強化機堡時,他的隊長已經坐進了F-22A的駕駛艙,正在以輔助動力系統啟動發動機,地勤人員也迅速移走登機梯;派翠克也迅速爬進他的F-16C座艙,快速地敲動面板準備起飛,
  「警告!各類偵測系統正遭受嚴重電戰干擾!」
  基地防空警報響起,急促的廣播隨之發布:
  「基地進入第一級警戒!」
  「目視確認多架敵機迫近中!所有人員堅守岡位!」
  「這是Galm 2!即將完成啟動!控制塔!報告狀況!」
  「未確認敵機即將進入基地上空,他們來了!」
  兩架戰機先後完成啟動,隨時可以直接滑出強化機堡,但Cipher並無往前滑行,外面的連串爆炸聲告訴他了原因,從敞開的機庫大門可以看見幾架敵機分頭衝進基地裡,接著巨大的陰影壟罩下來,正是臨時簡報中提到的巨型砲艇XB-0,被恐怖組織「無國境的世界」搶奪用來轟炸簽屬停戰條約的國家,
  「他們是攻擊魯門市的那些傢伙!他們針對跑道和基地設施攻擊!」
  「01、02跑道損毀無法使用!」
  諸多自走防砲車與防空飛彈朝著飛行艦集中開火,巨大的艦體承受住了攻擊,接著用對地快砲從容的掃射基地設施,砲火在跑道上留下連串坑洞;敵方戰機沒有攜帶對地武裝,趁著飛行艦吸引注意時掃射幾架還在滑行的戰機,停在機場邊緣的一架民間運輸機也倒楣的挨上一輪機砲彈,接著被飛行艦的快砲擊中而起火,
  「各機停止起飛!不要離開強化機堡!大坪上的人員遠離機體…他馬的!撤退!」
  一串爆炸聲後基地廣播中斷,大概猜得到是塔台也遭受攻擊,
  「該死的!那些傢伙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來!」
  派翠克對著外面的敵機咒罵著,
  「等敵機離去後再出動。」他的隊長Cipher用一如過去的和緩語氣指示。
  「了解。」派翠克咬咬牙齒。
  無線電中充斥著混亂的報告,此時一段通話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喂!那個傢伙是誰?白癡!不要冒著敵火衝出去!笨蛋!給我停下來!」
  Cipher看向遠方的機堡,在起火的民用運輸機附近,一架烏斯提歐空軍的JAS-39C駛出機堡,打開後燃器把狹窄的橫向滑行道直接當成跑道,橫著越過機場加速並熟練的帶起機頭,而且在起落架收回途中,就以機砲擊落一架越過他面前的敵機,
  「那傢伙居然頂著敵火就這樣升空了!?」派翠克驚訝的呼道。
  「不光是升空,他帶起機頭就幹掉了一架敵機,好身手。」Cipher略帶讚賞的補充道。
  接下來的無線電報告更讓人不敢置信,那唯一升空的友軍戰機穿梭在飛行艦的砲火之間,一一將護航的敵方戰鬥機打傷或擊落,即使所有護航機都靠過去圍剿,飛行艦也把火力指向他,密集的敵火卻幾乎碰不著他的機體,一枚又一枚朝著他攻擊的飛彈都落空,甚至還有些誤擊到飛行艦,
  「那傢伙是怎麼辦到的?是鬼神升空了嗎?」
  「不是我,我還在地面。」Cipher平靜的回應疑問。
  數分鐘後,對基地轟炸一輪的飛行艦便加速脫離,根據剛才的報告,那架友軍戰機在混戰中擊落了大約五架─也就是至少半數的護航機,並把機上唯一攜帶的兩枚中程飛彈一左一右送給飛行艦的主要發動機,不久後飛行艦召回了剩餘的護航戰機,拖著兩道黑煙離開瓦萊斯基地的視線範圍;
  「通告各機,敵機已遠離,警報降為二級,主要跑道受損無法使用,各機待命出動。」
  跑道搶修小組的車輛加速衝出廠房,趕緊對跑道實施緊急維修,消防隊和醫療搶救組也四處忙碌,簡單清點後,防空單位和雷達設施受創最嚴重,一座油槽爆炸起火,十餘架戰鬥機被摧毀,數十人傷亡,若不是那架緊急升空的友軍,損害恐怕更嚴重;
  Cipher和派翠克關閉發動機,下機走到強化機堡前朝跑道頭方向望去,那戰技驚人的JAS-39C已經放下了起落架,對準他們這一側受損較輕的機場大坪接近,觸地降落後放出阻力傘,靈活的左右拐彎閃過幾個坑洞,最後停妥在他們面前,發動機也隨之關閉;
  附近的地勤人員也聚集過來打算瞧一瞧這個傢伙的廬山真面目,戰鬥機座艙蓋打開後,眾人注意到裡面的人居然是穿著沒有抗G效果的民用飛行服,對方摘下頭盔,展露出一頭漂亮的金帶紅棕長髮和美麗面容;女子睜開她不同顏色的雙眼,爬下座艙站在呆若木雞的眾人面前,臉上依然毫無一絲表情,
  「抱歉私自借用你們的飛機。」
  她將頭盔交還給一個嘴巴塞得下棒球的地勤人員,然後注意到身著飛行員服裝的Cipher等人,便走到他們面前,
  「建議帶一些對地用的重型武器會比較有效果。」她簡單的說道。
  Cipher凝視著這位從未見過面,卻擁有不下於自己實力的女子,點了點頭,然後伸出手與對方相握,「謝謝妳的重要情報,妳也救了很多人。」
  女子簡單的點點頭,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她的表情仍然如雕像般毫無動靜,而她對Cipher接下來的提問也被淹沒在眾人的聲音裡。

  垂直尾翼上有著獵犬徽章的F-22A被裝上外掛匿蹤莢艙,內部掛載了重磅鐵殼炸彈,另一架有同樣徽章的F-16C也在主翼下方加掛兩枚1000磅級的炸彈,其他待命出擊的軍機裡也有諸多裝載上各式對地武裝,從火箭彈到反跑道彈藥都在其中;
  座艙罩蓋上後,Cipher對著那位站在不遠處的神祕女子點了下頭,對方也輕點頭回應,接著壓下節流閥鬆開剎車,F-22A立即向前滑動,
  「Galm 2,我們出動。」
  「收到!」
  由Galm隊為首的烏斯提歐正規軍與傭兵隊伍戰機一一駛上甫恢復運作的跑道,打開後燃器加速起飛,追逐正在遠離的敵機群與XB-0,
  「隊長,那個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派翠克好奇的問。
  Cipher稍微轉頭望著逐漸遠去的跑道,「那傢伙,有一股不太尋常的氣息。」
  「不尋常?」
  「以前萊瑞道聽塗說的來的八卦消息,為了提升空軍實力,貝爾卡曾嘗試過各種超乎常理的方式來提升軍隊實力,除了軍事硬體外,也試過在人的身上動手腳。」
  「動手腳?是哪樣的方式?改造人嗎?」
  「具體不明,我也不想知道。」
  機隊逐漸遠離雪山中的瓦萊斯基地,通訊頻道裡預警機「鷹眼」正在分配各隊伍的任務,
  「剛才那女人好像找隊長問了幾句話,聲音太大我聽不到,她問了什麼?」
  「她先問了有關核爆前那次任務的事情,那時她還棲身在地面上的孤兒院,目睹我們與那支轟炸機隊的空戰和核爆,該孤兒院很靠近一個核爆點,這也是我懷疑她不是普通人類的原因之一;」
  「原來如此…那其他呢?」
  Cipher面罩底下的嘴角揚起微笑,「我沒料到這個雕像女居然是個戰機迷,很好奇烏斯提歐竟然會有歐西亞才剛開始配發的F-22A。」
  「真的?」派翠克笑出聲。
  Cipher並沒有詳述,在談到有關核爆前任務時,那女人對他提的其中一個問題令他相當在意:
  「對於屢次背叛自己的事物,是否應該向它發起復仇?」

  原來如此,從歐西亞聯邦第一批預量產機中調撥過來的機體。
  里亞盯著逐漸遠去的F-22A想著,她的思緒短暫在第一次瞧見的機體上打轉後,開始回溯與鬼神交談中意外憶起的過去─

  ─「撤離校閱台!快!」眾多軍政高官在慌亂逃竄,一架橙色機翼的十字軍式俯衝而下,朝著校閱台灑下彈雨,巨大的機砲彈撕開她身邊的諸多人體,卻巧妙避開人群中的她─

  ─「不要記得這裡,會很麻煩的。」昏暗的房間外充滿槍林彈雨和眾多的尖叫聲中,幾個身著白色研究員制服的中老年男女圍繞著她囑咐:「就到此為止,這裡不值得妳留戀,去尋找自己的未來吧,快去!」

  ─出現在面前的是身著神職服裝的中年修女,對著坐在樹下的她伸出手,
  「不知道何去何從嗎?我們的教堂就在不遠,神是很寬容的,一起去溫飽一頓吧。」
  樸素整潔的教堂裡,許多沒有父母的小孩圍繞著身形高挑的她打轉,不時好奇的抓抓衣角,或是握著她的手掌揉來揉去,她蹲下來撫摸孩童的頭髮─
  「在這裡住下吧,妳看起來很需要一個棲身之所,也可以幫我們一起照顧這些孩子。」
  「好的。」

  ─幾乎令人失明的閃光中,她清楚明白接下來的結局,但雙手依然緊緊擁住了靠在身邊的兩個孩子。

  回到她駕駛來的運輸機旁邊,當時來不及處理的火勢燒毀了整架飛機,貨艙中尚未卸下的眾多食物也付之一炬;她盯著燒毀的機體一會,接著鑽進貨艙裡,將手伸入一個破爛的箱子中翻攪,從底層掏出一個勉強逃過火劫的盒子,打開些微燒焦的塑膠外盒,裡面是依然漂亮如新的葡萄,
  回憶裡,那個教堂的後院裡也種著葡萄和許多蔬果,每天由孩子們輪流負責澆水,原本也快要到收穫月份─
  望著跑道頭的方向,那雙異色瞳的視線些微地朦朧,里亞摘下一顆葡萄放入口中品嘗。

6
-
LV. 24
GP 946
3 樓 AN/SPY-1G(V)7 s33u571
GP2 BP-
由於在下寫作希望讓空戰同好之外的讀者也能融入故事其中,所以和朋友討論後寫了一段預定要加在"楔子"章節中的內容,視角是來自某個貝爾卡的飛行員,由他的角度來簡述世界觀、戰爭發起原因和概略經過。

  在這片多處被濃密雲層覆蓋的翠綠丘陵上空,四架鋼質機身、有著雙垂直尾翼MIG-31B獵狐犬式雙座高速攔截機畫破雲層突入,編隊為首的赫茨中尉緊緊握著操縱桿,盯著雷達幕頂端逐漸被追上的大批編隊:友軍的戰略轟炸機隊伍,以高速見長的MIG-31B很快的將對方拉入鎖定範圍,後坐的武器官隨即敲動儀表啟動射控系統,間斷的追蹤蜂鳴不絕於耳,
  我在做什麼?噢,對了,我正準備要攻擊自己國家的飛機,天啊!「火狐分隊長致各機,關閉敵我識別系統,大家都知道該做什麼。」赫茨覺得自己幾乎是用下意識在指揮僚機。
  「火狐四號收到。」
  「六號,收到。」
  「九號,了解,不能讓他們投彈!」
  九號說得沒錯,赫茨的手指顫抖了一下,接下來的行動可能將讓他和分隊背上叛國的罪名,然而,
  無論戰局如何變化,我們殺戮的對象永遠只有敵人,祖國,不能背負用核武血洗無辜民眾這種污名!因為,我們是貝爾卡空軍!
  「以貝爾卡空軍的榮耀為名!一個也別放過!」
  熟悉的鎖定蜂鳴響起,被動陣列雷達已經牢牢套住幾架目標─帶著核彈準備毀滅烏斯提歐的友軍轟炸機,掛在機腹下、外型粗壯的四枚R-33E長程空對空飛彈隨時可以發射。

  和大部分的貝爾卡士官兵一樣,深陷這場吞噬整個大陸、牽動全世界的戰爭:貝爾卡戰爭,飛行員赫茨中尉已經對當初發起戰爭的祖國和開戰的理由產生了疑慮;
  經過1980年代的投資失利與經濟衰退,赫茨投身軍旅效忠的祖國:貝爾卡公國,這個在軍事科技上足以和當今世界強權平起平坐的古老國家被迫實施聯邦法,使其東部國土分離為烏斯提歐共和國等;然祖國的經濟困境仍未解決,後續調查投資失利原因,果然也如赫茨所料,是僅隔一道國境線的世界強權其一:歐西亞聯邦的暗中操作導致,被認為輕易信任他國的執政者威信一落千丈,也就在他剛進入空軍服役不久後,極端右派勢力奪得了政權。
  1995年3月,獨立出去還發展蓬勃讓人稱羨的烏斯提歐,在靠近祖國邊界的地點發現大量地下資源,政府隨即以「奪回失去的一切」為號召,向烏斯提歐以及鄰近的歐西亞聯邦等國宣戰,以自豪的精銳空軍為首,出奇不意的襲擊使各國節節敗退,首當其衝的烏斯提歐更是失去大半國土,只剩下山區仍勉強掌控,被祖國取回應該只是時間的問題;
  雖然官階還只是個小不拉嘰的分隊長,所屬部隊的任務大多也以護航為主,赫茨仍以身為歷史悠久的精銳空軍一員為榮,隨著友軍的腳步,他的任務範圍也跨越了那道被視為恥辱的國境線,飛翔在舊有國土的上空巡弋,也在此時,他聽聞到烏斯提歐另徵募大量傭兵飛行員加入戰局的消息;
  而在這群傭兵飛行員其中,有一組名為冥犬(Galm)的雙機編隊異常的戰無不勝,前線諸多飛行員前輩只要提到他都會不寒而慄;以那組冥犬隊為首,祖國的精銳空軍戰力隨著一次次的戰鬥削弱,尤其是發生在祖國絕對防衛領域:B7R的一場大規模空戰,擊潰近半聯合軍戰力的祖國空軍幾乎就要掌握勝卷,局勢卻因為加入戰場的冥犬隊一夕逆轉,祖國空軍大半精銳就在那場戰鬥中失去,冥犬隊長機更因此獲得「圓桌鬼神」的稱號,聯合軍便乘勢繼續攻進了國土深處;
  赫茨厭惡聯合軍的諸國,強勢霸道的歐西亞聯邦、拍馬屁的薩班王國、富饒自私的烏斯提歐等分裂國家,但是,自他從友軍口中聽聞祖國在工業大城哈夫崚,不顧尚未撤離的人民逕自下達焦土政策,讓諸多人民在惡火中隨著城市燒盡,聯合軍也在那場戰鬥中毫無章法的胡亂投彈,他開始遲疑了,無論是反過來入侵祖國的聯合軍還是隨意放棄人民的祖國政府,這場戰爭似乎已經失去當初擁有的任何一絲正義…

  6月初,由於所屬中隊在一次戰鬥中半數受創,他所帶領的分隊暫時被分派到一座轟炸機基地戒備;6日這一天,基地內的BM-335巨型戰略轟炸機隊伍忽然秘密起飛,大略是朝著烏斯提歐的方向飛去,他完全搞不清楚在這種失去制空權的情況下,戰略轟炸機為何出動,但一股寒意就在此時竄上背脊;出自於某種膽大,他摸進空無一人的轟炸機隊伍辦公室,發現燒剩下一半的命令書:以核彈攻擊烏斯提歐城市!
  他腦海中浮現出祖國被世界唾棄的慘絕人寰之景,那個拉拔他長大、感情不輸親父母的祖國即將因為某些瘋狂高層的一念,永遠失去在世界上立足之地,他告訴了轄下分隊所有成員事實,所有人震驚之餘都與他有了共識:絕不能讓他們的行動成功!
  
  「火狐二號,火狐四號,雷達顯示轟炸機隊正在和聯合軍敵機交戰中。」
  「不管聯合軍,首要目標就是將轟炸機全部打下去;第六戰略飛行大隊,火狐分隊長,最後警告:立即改變航向,返回基地否則你們會被擊落!」
  赫茨不帶感情的進行最後一次警告,心中的怒火和凜然正義早就壓抑住了攻擊友軍的畏懼;也如同預料,友軍編隊毫無回應,不,那支隊伍已經不能稱做友軍,而是祖國的叛徒!
  「火狐各機,自由開火,擊落所有轟炸機!」
  赫茨率先扔出兩枚R-33E長程飛彈,其餘各機也齊射兩枚,雷達上八枚R-33E飛彈的光點朝著轟炸機隊直追,經過30餘公里的追擊飛行,兩架轟炸機的信號和一架護航機的信號消失,
  「火狐各機,加速前進,以目視辨認攻擊,不要他們離開攔截範圍!」
  「收到!」
  赫茨壓下節流閥,已經打開的後燃器被輸入更多燃料、怒吼出閃亮的噴焰,耗盡的副油箱剛剛才扔下,經過這段距離的高速追擊,火狐各機幾乎是以無視回程的方式急起直追,不久後,遠方便出現了BM-335特有的畸形身影,以及正在與聯合軍纏鬥的護衛機,
  「火狐二號,Fox 1!」
  「火狐四號,Fox 1!Fox 1!」
  多枚R-33E飛彈再次衝出MIG-31B的掛架,加速撲向遲緩的轟炸機,一部分轟炸機立刻釋出大量干擾絲與熱焰彈,並以電戰裝備干擾飛彈的半主動雷達導引,加上聯合軍的攻擊,隨後又有三架轟炸機中彈,其中兩架立即失控墜落,第三架則繼續硬撐飛行,其餘Su-27B護航機正不要命的與聯合軍纏鬥,無暇顧及赫茨的攔截;
  長程飛彈已經耗盡,四架MIG-31B拉近距離準備以短程飛彈接戰,隨著距離繼續拉近,火狐二號注意到兩架行動密切的F-15C掠過他的機隊附近,那個機翼的塗裝他絕對不會認錯,就是令友軍聞風喪膽的烏斯提歐傭兵:冥犬隊,而在這種距離和速度,同樣是雙發動機、雙垂直尾翼的F-15可遠比笨重遲緩的MIG-31B靈活許多,要是對方殺過來絕對沒有逃脫的機會;然彷彿知悉了己方的目的,冥犬隊並未向赫茨或他的隊友開火,而是和另一支聯合軍隊伍繼續攔截轟炸機編隊,
  「火狐二號致各機,不要主動與聯合軍交戰,擊落所有轟炸機,分散行動!」
  「了解!」
  四機解開編隊展開視距內交戰,赫茨轉向最靠近他的BM-335,把那彷彿是由兩個圓桶焊在一起再裝上機翼的笨拙外型套入抬頭顯示器,鎖定後連續發射兩枚R-73短程飛彈,纖瘦靈活的兩枚飛彈分別鑽進右翼兩具發動機裡,連串爆炸後BM-335開始向右傾斜,隨後又打開副翼努力維持平衡,
  赫茨繼續接近對方,扣下扳機啟動23公厘機砲掃射第三具,而在此同時,另一道機砲曳光軌跡從他左側不遠處掠過,把BM-335第四具發動機也轟成蜂窩,那道彈雨來自於鬼神的F-15C,而在偕同擊落這架轟炸機後,鬼神立即翻滾機體與僚機衝向另一架轟炸機;赫茨忽然想起,雖然友軍對冥犬隊無比畏懼,但也有很多人說過,這支隊伍尤其是鬼神總是刻意放過機體受損的飛行員,也不會主動攻擊無威脅的對象,似乎有非常強烈的騎士精神,在某種無法描述的複雜情緒下,赫茨發現自己對鬼神產生某種由衷的敬佩;
  三支隊伍的夾擊下,九架BM-335轟炸機全數被擊落,僅剩兩架護航機往戰區外加速逃離,赫茨和後座武器官鬆了一口氣,但一時之間,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是要回去接受審問,抑或…
  此時武器官提醒他聯合軍戰機正在靠近,那架友軍所恐懼的F-15C飛到了他的獵狐犬式旁邊,他轉頭望過去,發現對方也朝著自己望過來,然後會意似的點了個頭,沒錯,某種程度上,雖然對方只是傭兵,這組隊伍應該也和他有著共同的理念,
  「火狐二號,火狐四號,我的雷達接收到地面有不明的信號,似乎是…」
  遠方揚起的閃光蓋過一切,彷彿四周的事物都被太陽吞噬,隨後排山倒海的震波掃過天空與地面,濃厚的雲層也被巨大的力量襲捲向外翻騰;
  赫茨的獵狐犬式劇烈的震動起來,驚恐之餘他緊抓著操縱桿維持平衡,模糊間他瞥見鬼神的鷹式往外翻滾迴避,然後是水平尾翼折斷的火狐六號朝他失控撞了過來…

2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16 筆精華,05/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