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805

【心得】【劇情】英雄聯盟故事整理:弗雷爾卓德(2020/11/13 更新)

樓主 魚子壽司 master3212
GP67 BP-
(注:「現在」的時間定為諾克薩斯建國後997年,之後可能會隨着劇情的發展而改變)

對其他故事有興趣的朋友可看:

(2020/11/13) 更新LOR相關資訊、時間線、守望者、巨行獸

弗里嘉德
大地創造之初,動物半神已經在符文大地生活。這些半神半動物的動物神靈在一塊土地建立了自己的國度 — 弗里嘉德。衪們在這塊土地過着無拘無束的生活。傳說他們的力量強到可以改變氣候、創造天地,但這些傳說是不是真的,就只有半神和撰寫傳說的人知道了。

傳說鄂爾是第一個來到這塊土地的半神,衪是一隻全身纏繞火焰的公羊,掌握初始之火的力量,控制大地的岩漿和火焰。衪熱愛鍛造,因此衪的形象往往是一手握着錘子,一手拿着鐵砧。衪居住在傳說是自己堆砌的火山 — 爐心之家,用自己建造的巨大熔爐鍛造和生活,打造過不少傑出的建築、武器和工具。
(鄂爾相當巨大,詳細可參考上圖鄂爾旁邊的武器)
(得到初始之火的鄂爾成為了薪王,等待下一個繼承者(大誤)

鄂爾主題曲:
(理所當然有打鐵聲)

弗力貝爾是鄂爾的弟弟,身為熊神的衪掌握風暴和雷電的力量,每次出現都有風暴伴隨。力量在衪的半神同類中亦是出類拔萃,只有哥哥鄂爾可以抗衡。
(不要問我山羊的弟弟為什麼是熊,我不知道……)

弗力貝爾主題曲:
(youtube下面有網友留言指這主題曲是用弗雷爾卓德語唱的 — 而依他觀察,弗雷爾卓德語主要以挪威語組成,冰島語為輔)

艾妮維亞是鄂爾和弗力貝爾的妹妹,身為外型是冰晶鳳凰的衪掌控寒冬的力量。衪死後就會在某處變成蛋,之後在某個時間點孵化,是名副其實的不死鳥。
(如果哥哥是熊和羊的話,妹妹是鳳凰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誤)
(其實還有其他居住在弗里嘉德的半神,例如岩漿蟒蛇、海豹之女和鋼鐵野豬。不過現在關於衪們的故事很少,有機會的話再補充。)

半神傳說 —開天闢地
傳說鄂爾初來弗里嘉德有破壞的衝動,不斷破壞森林和冰山,只是森林和冰山對衪來說過於脆弱,衪不太滿意。直到衪揍了山峰一拳,看到山沒有倒下,衪就一臉興奮和大地「打了一場架」—當時的痕跡變成現在的山谷和深坑,而大地給予初始之火的力量(突然傳火好黑心),作為對鄂爾的認可。

又有傳說指弗力貝爾用抓劃大地,創造五大峽灣,而衪和岩漿蟒蛇隆德的戰鬥造出無數的山谷與溝壑。隆德被弗力貝爾殺死後,衪的血匯聚成弗里嘉德的第一條河流,巨大的屍體則形成了龍背山脈。

半神傳說 — 雪的起源
傳說艾妮維亞出生時,衪的冰蛋殼碎片飛到空中,以雪的形態落下,為弗里嘉德帶來第一場雪。而艾妮維亞雙翅第一次顫動就為弗里嘉德帶來嚴酷的冷風。

但是雪的起源還有另一個版本 —傳說中鄂爾為了打造自己的家弄倒了妹妹艾妮維亞最喜愛的棲樹,艾妮維亞為了報復衪就用自己的一根羽毛戳弄哥哥的鼻子,令哥哥打個噴嚏把家燒掉了,知道惹大禍的艾妮維亞慌忙逃跑,直到現在都沒告訴鄂爾當天的真相。醒來的鄂爾看見自己辛辛苦苦建造的家被燒掉,還以為自己的手工不夠好,於是衪製造了一把鏟子、槓桿還有叉子,錘鍊了大量的礦石,堆成一座黑色的礦山。然後在山脈弄一個巨大的熔爐,連結世界中心深處的原始火焰。而為了解決衪新家太熱的問題,衪從山裡挖了一條與海連結的通道,另一位半神 — 海豹之女讓冰水流入通道,冷卻鄂爾的新家。鄂爾的家是變冷了沒錯,但是因冷卻而產生的蒸氣實在太多,過多的蒸氣變成雲朵,最終下了一百年的雪,所以弗里嘉德就變成了被雪掩蓋的國度。

半神傳說 — 鄂爾和巨魔
傳說當時在巨魔中絕對是聰明絕頂的醜惡者古魯格克強迫鄂爾和他下賭注,鄂爾雖然不願意但礙於被這個骯髒的巨魔弄髒衪漂亮的家園,衪只好勉強答應。古魯格克和鄂爾賭誰比較快喝醉,但是古魯格克偷偷地把一塊真霜冰晶放在鄂爾的酒桶裡,令到鄂爾永遠都喝不完酒(最好是這樣……)。

縱然鄂爾發現對手作弊,衪依然遵守承諾,幫古魯格克建造一對堅固無比的門,保護他搶奪回來的寶物。然而門是弄好了,卻沒有鑰匙,寶物是保護得很好,但連古魯格克都進不去,古魯格克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錢財化為烏有。

(其實挖其他地方進入寶庫是可以的,但是巨魔想不到,因為牠是巨魔)
(巨魔有多蠢可以看特朗德的故事:國王的饗宴,有夠好笑)

半神之後
現在已經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令人類要來到這塊半神雲集的冰天雪地,反正他們來到後就決定要在這塊對人類來說兇險之極的地方居住。艾妮維亞是第一個歡迎人類和向人類提供庇護的半神,衪引導人類來到可以遮風擋雨的封閉山谷,讓人類建造家園,抵擋寒冷的天氣,成為第一個人類在弗里嘉德信奉的半神。

而別的人類紛紛尋求其他神靈的庇護,如有人跟隨崇尚自然和暴力的弗力貝爾,過着野蠻原始的暴力生活;亦有人擅自跟隨熱愛鍛造、沉默寡言的鄂爾,在爐心之家的山腳居住,模仿鄂爾鍛造武器和工具,而鄂爾口裡不說,心裡卻默默認可這些真心喜愛鍛造、用認真沉默地投入工作表示崇拜衪的人。
隨着人類加入不同半神的陣營,原本算是融洽的半神族群漸漸彼此疏遠,雖然衪們的關係還沒到決裂的地步,但亦會出現紛爭。就這樣,半神內戰的動盪時期來臨。

關於半神內戰的記載不多,只知道這段時期是弗力貝爾最引以為榮的時期。當時弗力貝爾與他的追隨者們 — 巨熊族並肩作戰,身披哥哥為他鍛造的符文盔甲,在戰爭廝殺,而哥哥亦經常和衪一起上戰場,兩兄弟關係甚好。衪沉迷於苦戰後的勝利和殺戮的喜悅,越多生命在衪參與的戰爭逝去,衪的力量就越強。

就算不太清楚半神內戰期間發生了什麼事,都知道半神之間的戰鬥不是人類可以染指,而人類必須看半神的臉色過生活 — 半神對人類來說還是過於危險。於是大概在差不多一萬年前,弗里嘉德出現首個由人類帶領的族群,打破由半神主導的局面,而領導他們的是三名姊妹 — 艾伐洛森、席利妲和麗珊卓。

三姊妹、半神和守望者
半神們對三姊妹的崛起有不同看法,艾妮維亞打算和三姊妹合作,弗力貝爾和鋼鐵野豬打算除掉她們,而其他半神就對他們滿不在乎 — 衪們根本不相信弱小的人類可以在這嚴酷的環境生存,而短命的人類總會比衪們更早死去。

半神的確是太小看三姊妹,不過三姊妹的實力離統一弗里嘉德還有很大的距離,因此她們各自尋找方法增強自身實力,卻不小心永遠失去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席利妲嘗試控制暮光星靈但不成功,更因此永遠失去聲音;而艾伐洛森接觸到地底深處的虛空時,被虛空剝奪了聽力。

這個時候弗力貝爾找上鄂爾替巨熊族製作盔甲,然而鄂爾不認同這場戰爭,衪拒絕弗力貝爾的請求,並表示不想捲入這場紛爭。弗力貝爾打算不答應就強搶,並打算找住在山腳,崇拜鄂爾的人類族群 — 爐血族幫衪製造武器。結果弗力貝爾的舉動觸碰到鄂爾的逆鱗,鄂爾和弗力貝爾在山上大打出手。這場神仙打架維持了好幾天,整個山的頂峰被衪們磨滅,居住在山腳的爐血族村莊當然不能倖免,村莊被徹底破壞,倖存的爐血族只好四散,去不同的地方居住。

鄂爾看見慘況後悲傷之極,自此窩在爐心之家裡,消失於世人的眼前。

而弗力貝爾事後與麗珊卓戰鬥,就在麗珊卓嘗試奪取弗力貝爾半神的力量時,被弗力貝爾劃破了雙眼,永遠失去了視力。

傳說在麗珊卓還沒被弗力貝爾劃破雙眼之前,三姊妹得知虛空的存在,用計和星石的誘惑讓鄂爾挖出咆嘯深淵並用星石造出一座橋。麗珊卓利用魔法以橋為媒介用來封印虛空,當然此舉會令原本永不腐壞的橋慢慢腐朽,不過她們不在乎 — 畢竟她們以後都沒打算找鄂爾。而鄂爾事後發現自己不喜歡幫別人做事,於是衪把鏟子丟到遙遠的西方,而叉子就丟到遙遠的東方大海。傳說它現在是人魚王者的神器。
(叉子應該是以前海底王國國王拿的武器,現在由飛斯持有)
(強烈懷疑鏟子是阿福的鏟子)

但是事實上虛空與弗里嘉德的聯繫還沒結束,麗珊卓瞎了眼之後就不時用魔法把自己的意識轉移到其他生物身上,透過他們的雙眼來觀察這個世界。這時候麗珊卓才開始看到、了解虛空,而虛空的存在與麗珊卓接觸,被麗珊卓認定是神靈的虛空存在 — 守望者。他們給予麗珊卓長生不老的力量,並教導她如何令她們的同盟更強大。而代價是當同盟統一弗里嘉德時,她們必須迎接虛空的來臨。

當時麗珊卓還不清楚虛空的來臨是什麼意思,她還以為守望者的目的是想接管這個國家,成為她們的主人。麗珊卓不介意這場交易 — 只要能擺脫自然神靈的統治,她可以不計代價。於是麗珊卓暪着姊妹認守望者們為主人,而守望者們給予同盟力量和智慧 — 有些人對嚴冬的寒冷免疫,並可以使用傳說永不融化的真霜冰晶做武器,後世稱這些人為寒霜之裔;龐大又可怕的巨行獸被改造成不同姿態服從三姊妹;而巨魔們亦聽從她們,四處征戰,搶奪大筆的財富。

人類同盟越來越有實力,證明人類可以不需要半神的庇護,聽從半神的命令,而且生活可以變得更好 —他們開始開拓農地、畜養家畜、興建水壩防止水災。原本跟隨半神的人類紛紛加入三姊妹的行列,而原本的半神因各種不同的原因漸漸消失在人類的眼前。

弗里嘉德快要被人類統一,人類與半神的紛爭即將結束,而弗里嘉德這由半神建立的名字被人類捨棄,新命名為弗雷爾卓德。這時候麗珊卓與守望者的交易終究被姊妹發現,麗珊卓的姊妹帶兵來到建造在咆嘯深淵的麗珊卓堡壘與麗珊卓對質。

麗珊卓提醒姊妹她們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由守望者所賜,沒有守望者就沒有今天,奉牠們為主是無可厚非;而艾伐洛森認為受守望者奴役如同受半神奴役,誓死不從;席利妲認為這樣的世界根本和之前沒分別,因此與艾伐洛森站同一陣線。就當同盟即將決裂,大戰一觸即發,在咆嘯深淵地底下的守望者們最終在三姊妹的眼前降臨人間。

這是當時的記錄:
//大地崩裂,底下的深淵吞噬了數千名戰士,然後當中最為可怕的守望者現身。牠初次來到物質領域,對於實體和恆常這樣的概念感到困惑,隨即出手攻擊眾人。在守望者毫無節制的混亂形變下,牠長出了角、毛皮和巨大觸手般的肢體,之後肢體化為人類的手臂,手指成爪嵌進山壁裸露的岩石。更糟糕的是其他守望者緊隨其後,各自經歷了讓人怵目驚心的形態變化。//
節錄於《冰霜守望者的傳說》

還有麗珊卓事後對守望者的形容:
//光是感覺到它們的存在、走過它們的夢境、明白牠們對這個世界的想望,就足以令人恐懼。//
//牠們比山還要巨大。甦醒的是體型較小的守望者嗎?麗珊卓希望如此。她從來就不敢試探最大型守望者的防禦,牠們的存在本身似乎就能吞噬重力與時間,不只能吞噬世界,還能吞噬整個現實。他們讓她感到既渺小又微不足道,就像是暴風雪中的一塊冰晶。//
節錄於《夢境小偷》

這時候麗珊卓才真正認識到守望者的強大和想吞噬一切的欲望,知道自己鑄成大錯,然而在場的軍隊根本不可能戰勝牠們,不如說,她認為守望者不可能被戰勝。於是她做了一個影響世界的決定 — 她吸收、耗盡周遭包括盟友的魔力,召喚一堆巨大的真霜冰晶把守望者連同幾乎所有人包括她姊妹打到地底,把牠們封印。只有數人「僥倖」逃過這場災難,但這場災難對他們的心理留下巨大創傷,甚至是失去理智都是很正常的事。

然而事件沒有因此而結束 — 麗珊卓發現號稱永不融化的真霜冰晶只能令守望者陷入暫時的沉睡,真霜冰晶正在以緩慢的速度融化,而守望者不時入侵麗珊卓的意識,令麗珊卓恐懼不已,陷入崩潰的邊緣。

為了處理事件的後續,她與她信任的追隨者們 — 寒冰護衛篡改歷史,把這場災難寫成姊妹為了從未知的強敵手下保護弗雷爾卓德力戰而死,但可能是出於悔疚,她留下唯一一份文件記錄這場災難,並收藏在寒冰護衛要塞的圖書館裡,供後來的寒冰護衛閱讀;為了抵擋守望者的意識入侵,麗珊卓侵入他人的夢境,在夢境創造自己的分身,供守望者吞噬,並在這些夢境觀察世界,招募對她來說有用的人;同時麗珊卓招攬更多寒霜之裔,設立看守者之屋,派寒霜之裔深入深淵查看封印的情況 — 當然死亡率很高就是;麗珊卓亦加緊收集更多真霜冰晶,為真霜冰晶封印的融化做好準備。

(守望者示意圖)
(守望者模樣的星座)
(守望者在大地創造之初已經存在,是虛空的始祖,亦是虛空的最上位)

兩千年之後,守望者派出虛空生物威寇茲了解外界的文明。今時今日威寇茲依然遊走世界各地,將所有知識帶回深淵。
(在古蘇瑞瑪的文化,威寇茲的意思差不多等同於「透過毀滅以理解」)

威寇茲主題曲:

倒楣鬼遇到威寇茲的影片:

(麗珊卓一邊嘗試彌補自己的過錯,一邊又怕別人知道她的失誤而不尋求幫助,是一個挺麻煩的角色)

麗珊卓主題曲,亦是遊戲中咆嘯深淵的音樂:

故事回到現在,民間盛傳艾伐洛森和席利妲的轉世即將來臨弗雷爾卓德,麗珊卓擔心姊妹的轉世會影響她的計劃,而且她們是最可能洞悉當年的真相,因此派寒冰護衛到處殺害所有被視為兩人轉世的寒霜之裔。

但是麗珊卓的努力還是白費了,兩人的轉世 — 艾希和史瓦妮最終降臨到弗雷爾卓德,並成為昔日姊妹帶領的最大型部落 — 艾伐洛森和冬之爪的首領。加上外敵的入侵、虛空的封印有鬆動的跡象,弗雷爾卓德正式進入另一個動盪的時代。

動盪時代的開端
回到離守望者事件已經是幾乎一萬年前的現在,沒有半神的弗雷爾卓德並沒有變得美好。兩姊妹驟逝令弗雷爾卓德的部落群龍無首,而麗珊卓又因為要時刻觀察守望者而無力統一弗雷爾卓德,越來越寒冷的天氣導致的資源匱乏和權力鬥爭令弗雷爾卓德,尤其是最寒冷的北方長期處於戰火不斷的狀態。

弗雷爾卓德現在四分五裂,而麗珊卓可以做的就是把自己塑造成現實存在的神祗 — 要讓一直都有崇拜神明的弗雷爾卓德人相信並不是難事,收納信仰自己的人,特別是寒霜之裔為麾下,並教導寒冰護衛魔法,以治療和戰鬥魔法幫助想得到協助的部落,同時儘量篡改和掩蓋有關半神的傳說,減低有人喚醒半神的機會。當然,寒冰護衛最重要的任務是聽從麗珊卓的一切命令,阻止守望者的歸來 — 縱使他們對守望者只有一知半解。不顧一切執行麗珊卓命令的寒冰護衛顯得變幻無常和冷酷無情,是不太受其他部落歡迎的一群,不過傑出的能力和弱肉強食的信條令部落有一兩個寒冰祭司成為不太罕見的事。

縱使寒冰護衛盡力掩蓋遠古的傳說,還是有些有關半神的傳說在弗雷爾卓德人的口中代代相傳,而且改變不了弗雷爾卓德人崇拜神靈的習俗。 不少原本崇拜神靈的弗雷爾卓德部落因為寒冰護衛禁止崇拜麗珊卓以外的「神靈」而和寒冰護衛反面,拒絕和寒冰護衛接觸。

另外弗雷爾卓德有一群人天生與動物生靈有精神的連繫,他們可以變成動物,與動物溝通,被稱為神靈行者。他們散落在不同的部落,用能力換取生活和訓練。他們所擁有的精神魔法力量和與動物神靈的關係自然成為麗珊卓的眼中釘。不過,即使麗珊卓曾下令屠殺有使用精神魔法跡象的人,還是有一定數量的神靈行者在弗雷爾卓德各個部落效力,或過著流浪的生活。

而令人聞風喪膽的巨熊族不知何故與麗珊卓簽訂契約 — 只要沒人擅闖他們的地盤,他們就不會破壞其他地方。失去主神的他們不被麗珊卓視為威脅。

麗珊卓會將最重要的任務交給寒冰護衛中最博學、最強大的寒冰護衛們 — 德克洛恩處理,他們不單是寒冰護衛的佼佼者,他們從麗珊卓身上得知守望者的存在,並和麗珊卓一起保守這個秘密。
(德克洛恩本身的形象就給人有點恐怖,冷冰冰的感覺一切都是設計師的禍)
縱使戰火不斷,但是衝突規模不大 — 畢竟現在沒什麼勢力是特別強大的部落,而守望者繼續沉睡,半神不知所蹤,勉勉強強來說弗雷爾卓德這幾千年間算得上是相安無事,但現在所有岔子一下子爆發出來。
諾克薩斯入侵
在十年前諾克薩斯已經派以被稱為「諾克薩斯之力」的達瑞斯為首的軍隊入侵弗雷爾卓德,其中南方部分土地已經被諾克薩斯佔領。
然而諾克薩斯始終沒辦法攻陷北方,北方極寒的氣候、對地形的不熟悉和敵人因長期內戰而累積的豐富經驗令諾克薩斯北伐陷入無止境的拉鋸戰。三年後,達瑞斯決定撤兵回到諾克薩斯,重整軍隊做再次北伐的準備。
現在諾克薩斯更加強大,而達瑞斯掌控全新的精銳軍團 — 特菲利安,再次攻打弗雷爾卓德。
(諾克薩斯和達瑞斯的故事,請看:英雄聯盟故事整理 :諾克薩斯)

半神回歸
話說諾克薩斯入侵弗雷爾卓德,有一些部落被諾克薩斯軍隊逼入絕境,部分人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使用傳說能召喚熊神的儀式。

怎知道他們真的召喚了熊神,弗力貝爾從多年的沉睡中蘇醒,一瞬間就把諾克薩斯軍隊打到潰不成軍,而本身士氣不振的弗雷爾卓德人好像野獸一般追殺敵人。

事後弗力貝爾看到弗雷爾卓德人已經捨棄以前野蠻的生活方式,轉為開懇農田,建造水壩,又興建石牆抵禦敵人。衪憤怒之極,覺得人類遺忘遠古的傳統,而這樣子令人類與神靈之間的連繫變得薄弱。於是衪破壞一切衪認為是代表軟弱的建築物,並重新號召巨熊族,引誘神靈行者變成熊瘋狂殺戮,誓要把弗雷爾卓德帶回無序、鮮血遍地的野蠻時代。
(弗力貝爾應該是第一個回歸的半神)
(弗力貝爾應該沒遇到達瑞斯,或者說達瑞斯幸好沒遇到弗力貝爾= =可能這軍隊是由另一個指揮官帶領的)
(巨熊族靈魂行者,被弗力貝爾誘惑的神靈行者)
(變成熊之後,就不會有變回人類的一天……)

封印融解
當初麗珊卓用一堆真霜冰晶封印守望者,眾多寒霜之裔、麗珊卓的姊妹和她的支持者都被拉下去陪葬,而事實上被受牽連的還有雪人種族和約德爾人吶兒。

吶兒是一個精神年齡大概只有幾歲(可能沒有)的約德爾人,在人類誕生之時來到當時還被稱為弗里嘉德的弗雷爾卓德。他流連時看到雪人一族,覺得雪人看起來就像過度生長的白毛約德爾人,因此他選擇和雪人一起生活,與牠們建立親密的關係 — 至少比其他人親密。

不過自從他得到一件迴力鏢 — 一隻名叫卓伐撕剋的動物頜骨之後,他就離開了雪人一族,開始為了樂趣找其他野獸麻煩。

直到他覺得天氣越來越寒冷,並看到人類的廝殺不斷(當然他不知道這是廝殺,他以為人類在玩奇怪的遊戲),他對此感到奇怪,而他相信雪人會解答到他的疑問,於是他用上找其他野獸麻煩時學到的狩獵技巧,追蹤雪人的行跡。

最後他在麗珊卓的堡壘前找到雪人們,而雪人們當時受麗珊卓的號召在堡壘前參合,參加極有可能發生的姊妹之戰。結果姊妹之戰沒有發生,守望者們在他們面前面世,當時吶兒突然激發他的潛能,變成了一隻與雪人體型無異的野獸,只是他還沒打到守望者就被麗珊卓用一堆真霜冰晶連同其他在場的生物一起冰封在咆嘯深淵裡。

直到幾千年後,吶兒從融化了的真霜冰晶甦醒,並爬了出來,吶兒當然十分興奮,但他能逃出來代表封印即將解除。

而最近有三名寒霜之裔奉麗珊卓之命下去深淵底下做冰晶封印的例行檢查,發現有虛空生物跑了出來。恐怕封印維持不了太久,如果麗珊卓找不到解決方法,守望者恐怕就要重回現世了。

而所有岔子一下子爆發的時候,兩姊妹轉世的寒霜之裔 — 艾希和史瓦妮降臨弗雷爾卓德。
(吶兒可以變成野獸的原因可能是他無意中掌握到精神魔法,如果是這樣的話他亦算得上是神靈行者)
(所以約德爾人是什麼鬼東西)

吶兒主題曲:
(有大有小呢)

冬之爪與艾伐洛森
既然弗雷爾卓德奉行弱肉強食的信條,打架越強就越有地位,而打架最強的人自自然然就會成為部落的領導者。弗雷爾卓德中打架強的人往往是有強大耐寒能力的寒霜之裔,一來他們能克服弗雷爾卓德令人難以忍受的寒冷,二來他們能使用由真霜冰晶製造的武器。如果非寒霜之裔的人使用真霜冰晶,他們極有可能會因為承受不住真霜冰晶的冷冽而死。不過即使是寒霜之裔,一開始亦未必能忍受到真霜冰晶的力量,只有做到這一點的人才算是真正的寒霜之裔。就算後來能使用,戰鬥時亦要長期忍受真霜冰晶的寒冷。

非寒霜之裔的人會被稱為爐民,亦是眾多部落的主要成員。無法免疫寒冷的他們只是應付弗雷爾卓德的寒冬就已經極度痛苦,如果在較為溫暖南方的話他們還有可能只靠自己生存,但是在寒冷的北方,爐民們只能依靠有寒霜之裔的部落。

可能受三姊妹領導時期的影響,部落的領導者只有女性才能擔當,被稱「戰爭之母」,保護族群不被外敵入侵,同時帶領族群侵略搶奪其他部落的資源。戰爭之母可以娶多個血誓盟侶,強大往往是擇偶的條件,寄望兩人可以繁衍強大的後代,能撐過弗雷爾卓德的氣侯、壯大部落、成為部落新的領導者。當然,血誓盟侶亦可以是政治聯姻,以代表部落和部落之間的親密關係。

當時規模較大的部落 —冬之爪也不例外,冬之爪的戰爭之母卡奇雅因政治聯姻誕下了史瓦妮,卻為了情人拋棄了整個族群,沒有年輕戰爭之母帶領的冬之爪慢慢沒落,卡奇雅的祖母希潔安為了鞏固部落的權力,不斷向鄰近部落征戰,同時訓練史瓦妮,希望她可以早日成為可靠的戰爭之母。然而史瓦妮多努力都好,她還是達不到祖母的期望,而在不間斷的征戰下,冬之爪日益壯大,她祖母投放在史瓦妮的時間越來越少,慢慢冷落了她。

而當時冬之爪和它的姊妹部落 — 艾伐洛森之間的關係甚好,每逢夏季,艾伐洛森的戰爭之母葛蕾娜經常把史瓦妮帶過來自己的部落玩耍。史瓦妮每個夏季都相約葛蕾娜的女兒艾希在奧恩卡爾岩帶狩獵,隨着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多,加上相同的身份和類似的處境,兩者之間產生如同姊妹的情誼。

直到十六年前,葛蕾娜發現史瓦妮被希潔安冷落,就指責她沒有好好盡戰爭之母的責任,照顧自己的後代。而這番話徹底得罪了希潔安,自此兩族關係決裂,兩族之間再無來往。

與艾伐洛森斷絕來往加上這幾年間的征戰最終令冬之爪的資源漸漸耗盡,然而冬之爪沒有停下攻勢,打算孤注一擲,希望戰爭的勝利能搶奪資源,然而此舉很可能讓冬之爪迎來毀滅。

不知道在何處聽到消息的卡奇雅回到冬之爪,重擔戰爭之母,平定部落之間的紛爭。但是紛爭過後剩下的只有匱乏的資源和沒有獵物的土地,最終他們只能向寒冰護衛求助。

艾伐洛森與王座的傳說
另一邊廂艾伐洛森亦好不了那裡去,葛蕾娜是一個受人尊敬的領袖,但她有一個致命的缺陷,就是對艾伐洛森的傳說有瘋狂的迷信。她深信艾伐洛森的王座就在某處,而王座是一個寶庫,放滿各種可以讓艾伐洛森重回昔日榮耀的寶物。她相信找到王座是她的命運。

只要她打聽到王座的潛在地點,她就會舉族前往當地;如果聽到某部落掌握可以提供線索的物品,她就會設法搶奪。她的行為好幾次令族群陷入危機,不過強大的作戰能力和領袖風範令人無法挑戰她的地位。
(艾希的母親葛蕾娜是她們居住的區域中最有名的戰士,有五名丈夫,和獨生女艾希)

直到艾希十四歲的時候,葛蕾娜再次打聽到王座的潛在地點,打算先掠奪其他部落的食糧,然後再舉族前往目的地。然而族群才剛剛遭遇損失,現在還要折兵攻打其他部落,因此引起族群不滿。

經過三天不眠不休的旅途,葛蕾娜即使在途中遇到她們一族可以過冬的食糧 — 一群被人捨棄的牛群。然而她不打算停止步伐,認為王座就在眼前。寒霜之裔還好,雖然旅途辛苦,但有耐寒能力的他們還能堅持下去,然而爐民已經到了極限,再這樣下去難免會有傷亡。

這時候幫忙照顧爐民的寒冰祭司瑪洛肯為爐民出頭,當面指責葛蕾娜的所作所為。葛蕾娜依然不聽進諫並打算殺了瑪洛肯,幸好艾希出手勸阻,瑪洛肯才逃過一劫。葛蕾娜最後決定讓瑪洛肯帶爐民回領地,自己就帶著丈夫們和艾希前往目的地。

(瑪洛肯好像很正義的樣子)

她們最後停在離目的地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她們只看見白茫茫一片的高山雪地,葛蕾娜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這時候艾希罵她要認清事實。葛蕾娜覺得自己又錯了,多年心血化為烏有的打擊和多日不吃不休的疲勞令她當場崩潰。就當艾希打算安慰母親,希望她能回頭折返的時候,她們中了德克洛恩的埋伏。

只見德克洛恩不知何故帶着數名寒冰守衛攻擊艾希一行人,當時艾希還未能忍受到真霜冰晶的力量,不成戰力;葛蕾娜和她的血誓盟侶已經有多日沒進食沒休息,相當疲勞;而德克洛恩本身十分強大,葛蕾娜和她的伴侶們完全不是他的對手。最後葛蕾娜和她三個伴侶用性命斷後,護送艾希和另外兩名血誓盟侶逃跑。
(這有點命運的感覺)

剛失去雙親和有如至親的義父們,艾希就要扮演新一代戰爭之母的角色命令倖存的義父們回去守護部落,自己則引開德克洛恩,順便看看母親地圖所標示的地方有什麼。

四天不吃不睡後,艾希最後來到山的頂峰,卻只看見一片皓白、死寂的雪地,中間有一個用石頭堆砌出來的簡陋墳墓,而德克洛恩和他的隨從已經追上了艾希。

艾希只好跑過去墳墓看看會不會有東西可以幫她逃離險境,這時候德克洛恩除下頭盔,露出他的真面目 — 她所信任的寒冰祭司,瑪洛肯。

原來麗珊卓早就留意到葛蕾娜尋找艾伐洛森王座的舉動,於是派一名德克洛恩潛入艾伐洛森,監察她們的一舉一動,如果有逾越的行為就把她們滅口。瑪洛肯偽裝成一名寒冰祭司潛伏部落多年,現在葛蕾娜和部落分開,他認為是一個攻擊的好時機,所以他先攻擊部落,然後再趕回來殺死葛蕾娜她們。
雖然瑪洛肯向艾希說如果她族人逃跑的話就會放過他們,但艾希家破人亡已成事實,現在他還想殺掉艾希,畢竟不可以有人知道有關艾伐洛森傳說的線索。這時候艾希留意到太陽即將升起,太陽的光可以令他們暫時失明,她靠着這時機用石子攻擊他們,並打算趁亂騎上他們的馬逃跑,然而她還是被瑪洛肯抓住,被狠狠地掐住脖頸。

剛好艾希躺在墳墓旁邊,手胡亂摸索下抓到一把由真霜冰晶製造的長弓。這時候艾希終於可以使用由真霜冰晶製造的武器。真霜冰晶的魔法震開了瑪洛肯,艾希慢慢站起來,頭髮受真霜冰晶的影響轉為白色,拉開長弓手刃了弒親仇人。
(這的確有點帥)
(而是劇情的需要(誤)
殺死追兵後,艾希回到部落,看見家園被毀,杳無一人,只好承認族群滅亡的事實,開始她的流浪之旅。

艾希和史瓦妮
流浪的艾希找不到獵物,她只好貿然走去巨熊族的狩獵場 — 畢竟只有這裡肯定有野獸可以獵殺。
在狩獵場中,艾希不小心中了巨大野獸的理伏,性命危在旦夕。突然有一位女性出手相救,她們合力殺死野獸,之後才發現眼前的是好久不見的好友 — 史瓦妮。

當史瓦妮聽到艾希部落被寒冰祭司背叛的遭遇,她表示同情並透露她部落的寒冰祭司們亦好不到哪裡去,總有一天她會從這些祭司 手上拿回權力。她邀請艾希幫助她從祭司和母親手上奪回權力,這樣艾希就能與她結拜為姊妹,而冬之爪就會成為艾希第二個家。

艾希答應了史瓦妮並跟隨她回到冬之爪,然而祭司和時任冬之爪戰爭之母,史瓦妮的母親卡奇雅已經在碼頭等待她們。艾希勉強用食物贏得冬之爪居民的信任,令她可以暫時在冬之爪居住。不過卡奇雅不信任艾希;另一邊廂,早前就知道瑪洛肯任務,同時亦是德克洛恩的寒冰祭司密謀只要時機一到就除掉艾希,而且早已計劃殺死史瓦妮,不過史瓦妮有卡奇雅的保護,所以遲遲不能下手。

當天晚上,史瓦妮與艾希結拜成姊妹,艾希隨後協助史瓦妮進行聲稱可以幫助冬之爪的秘密行動。當時艾希還不知道行動是什麼,最後才發現史瓦妮與她的同伴在屠殺爐民。原來這些爐民與冬之爪簽下了盟約,冬之爪要提供土地和食物給他們。然而冬之爪正在面臨糧食短缺的危機,史瓦妮認為無需為他們提供食物,因此計劃瞞著卡奇雅除掉他們。艾希見此出手阻止史瓦妮,認為爐民和寒霜之裔都是人命,不應視為草芥,決意要把爐民帶走。

史瓦妮不認同艾希的想法,並認為爐民不可能在冰原生存,艾希帶他們出去只會眼睜睜看他們死去。同時她認為艾希的做法形同對她的背叛,因為艾希一開始答應會幫她,現在又出爾反爾。但礙於她們的情誼,她放了艾希和爐民一馬,只是她和艾希說下次相見的時候她就會視艾希為敵人。

而艾希就在祭司和卡奇雅察覺之前搭船帶走爐民,成為他們的戰爭之母,開始重建艾伐洛森的第一步。
(這時候開始就是我們熟悉的艾希了)
(因為不怕冷所以衣服穿很少(誤)

決裂之後:艾伐洛森
艾希一改弗雷爾卓德弱肉強食的傳統,收留路上遇到的爐民作為艾伐洛森的族人,而她的確能成功保護好這群新族人。很快艾希的名聲傳遍整個冰原,持有艾伐洛森知名武器 —真霜冰晶製成的弓,和熱愛和平的個性令艾希被視為艾伐洛森的轉世。眾多忍受不了戰火不斷的部落紛紛慕名而來加入艾伐洛森,當中亦有在弗雷爾卓德十分知名的角色。

布朗姆
布郎姆來自一個牧人世家,自小就比其他人高大,他擁有的力量和耐寒能力在寒霜之裔中亦是出類拔萃的。他母親從布郎姆小時候就教導他力量是用來保護人而不是欺壓別人,而他母親亦身體力行,當經常掠奪布郎姆部落牲畜的族群有難的時候,她不顧危險幫助他們,事後兩族建立了堅固的友誼。這舉動令布郎姆明白,弗雷爾卓德是一個大家庭,而幫助別人的力量可以令整個冰原團結起來。

長大後的他離開了長大的地方,遊歷弗雷爾卓德各地幫助有需要的人。隨著時間過去,他的驚人事跡越來越多,雖然流傳的故事大多不是完全虛構,但越來越誇張,好像是只用一個夜晚用徒手就砍光整片森林啊,把整個農莊抬起搬走等等聽下去根本不可能的故事。

傳說他聽到某寶庫有一隻小山怪的哭聲,他就設法打開寶庫的門然而不成功,他就靈機一觸用拳頭鑿開了山頭,解救了被困其中的小山怪,而堅固無比,由鄂爾製造的大門就被布朗姆拿來做他保護人的盾牌。

曾經有人詢問過他眾多故事的真偽,然而他無意澄清 — 他認為如果這些故事能激發一個人的善心,那麼何必要破壞這些故事呢?

布朗姆渴望團結的想法與艾希的理念一致,因此他現在幫助艾希統一弗雷爾卓德,當然他不效忠任何部落,因為他視弗雷爾卓德人都是自己人。
(雖然布朗姆很多故事都很誇張,但他無疑是活生生的傳說,而且有一定實力)
(布朗姆希望弗雷爾卓德統一後做一個普羅牧人)
(話說布朗姆遇過躺分神器魔法靈貓悠咪,而且悠咪超喜歡他— 不過這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這才是正常的盾好嗎,盾才不會又會反擊又能變鐵處女啦)
(真正使用盾牌的是用拳頭來揍人的)

布朗姆救普羅影片:
(好啦是有點man啦)

布朗姆從寒冰守衛手上保護其他人的影片:
(竟然沒斷骨(誤)

布朗姆主題曲:
(沒錯就是Tales of Runeterra: Bilgewater最後的配樂……)

莫名其妙去了比爾吉沃特找隕落王者,這是影片:

泰達米爾
曾經有一個崇拜各種神靈,擅長製造大劍的部落位於山地之上,他們的首領泰達米爾出色的韌性和單挑能力讓他成為弗雷爾卓德的傳奇,而他的族人亦是強大的戰士,他們成功抵擋所有外族的入侵,連諾克薩斯軍隊都不是對手。

然而這一族幾乎被冥血族的厄薩斯滅掉,厄薩斯輕鬆擊倒泰達米爾,並殺戮他的人民。厄薩斯厄薩斯不知何故留了泰達米爾一命,當他覺得差不多的時候就揚長而去。

(對啦又是我厄薩斯啦)
(事實上他之後應該去了巨石峰那邊,不過這故事之後再說)
(有關他的來歷,可看英雄聯盟故事整理:蘇瑞瑪)

雖然幾乎被厄薩斯滅族的泰達米爾很想復仇,但他必須先安頓好倖存的族人,於是他舉族來到艾伐洛森的首都雷克危城尋求讓族人有安穩的居所。

為了證明自己一族的價值,泰達米爾主動找戰士單挑,而自己找上門的當然無任歡迎。這時候他發現自己的怒氣在戰鬥時越來越重,心中厄薩斯揚長而去時的笑聲揮之不去。他的怒氣除了令自己的力量越來越大和瘋狂,亦令他的自我恢復能力幾乎達到瞬間回復的程度。

有一次他失控差點砍死對手,旁邊觀戰的布朗姆見狀阻止了他,用盾牌擋下泰達米爾一輪的瘋狂斬擊,直到他的怒氣消散。事後布朗姆用他的幽默感與泰達米爾成為好友。

血誓伴侶
話說艾伐洛森的成員越來越多,人多的同時就會帶來糧食危機,因此艾希利用她的傳言和協助對抗諾克薩斯的承諾吸引資源較為富裕的南方部落加入艾伐洛森,並學習他們種植、畜養動物的方法,令她們度過了收獲豐饒的一年。

然而新成員的加入讓艾伐洛森出現新的危機:他們要求未婚的艾希儘快找到血誓伴侶,來確認其他部落的地位。艾希心中盤算如果她只找其中一個主要部落的人做血誓伴侶,其他主要部落一定不滿意;但如果每一個主要部落中都找一個伴侶,恐怕會出現權力鬥爭,令部落內部出現撕裂。

最後艾希選擇了來自快要滅亡的部落,因為身上有奇怪力量而不被別人接納的泰達米爾作為她唯一的血誓伴侶。有傳是布朗姆介紹給艾希,但不論傳言的真偽,艾希只是出於政治考慮才選擇他,而泰達米爾亦只是為了讓自己的部族在艾伐洛森有一席之位才答應艾希的婚約。

起初他們並不喜歡彼此,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慢慢察覺到對方的魅力,最終他們成為了恩愛的夫妻。
(之後泰達米爾被艾希留在家中做賢內助,負責處理族中的內政。而大家都很識趣地不觸動泰達米爾的怒火 — 上一次公然挑戰艾希地位,不顧泰達米爾忍住怒火勸喻的戰爭之母已經被泰達米爾徒手打爆了)

艾希抱着弗雷爾卓德是一個大家庭的理念,連本身歸屬仇敵麗珊卓的族群亦能接納、寬恕她們,讓她們加入艾伐洛森這大家庭,令艾伐洛森成為弗雷爾卓德最大的族群。

補充資料:艾伐洛森的人們
(警示鷹是艾伐洛森用來在遠處觀察敵軍行蹤的雀鳥,何謂神不知鬼不覺。)

(艾伐洛森爐衛,我不知道這軍銜代表甚麼意思)

(艾伐洛森哨兵,在遊戲中效果是死亡時抽一張牌,真的好地獄= =)

(冰谷弓箭手,能夠適應嚴峻天候和冰封凍土)

(艾伐洛森神射手,打獵用)

(艾伐洛森捕獸人,打獵的時候不小心遇到雪怪,就在後面……)

(艾伐洛森騎衛隊)

決裂之後:冬之爪
時間回到史瓦妮與艾希剛剛決裂的時候,失去艾希協助的史瓦妮並沒有放棄從母親和寒冰祭司奪回權力的決心,一直等待時機。

十年前的某一天,史瓦妮帶領同伴突襲諾克薩斯戰艦,從戰艦的屠宰場找到一頭未成年的德魯瓦斯克野豬,後來被成為了史瓦妮的坐騎,被取名為「布鬃」,亦是人們看過最龐大的德魯瓦斯克野豬之一。

這一次危險的突襲大獲成功,史瓦妮獲得族人尊敬和信任,她認為時機已經成熟,決定各母親發起挑戰 —儘管母女之間的決鬥是不容許的。

雖然冰霜祭司出手干預決鬥,但卡奇雅在史瓦妮碰到她之前就在爭鬥中死去,史瓦妮成為冬之爪新的領導人。(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故事只有這段描述,可能之後會有更多補充)

史瓦妮後來驅逐所有冰霜祭司(這我猜的,反正不是驅逐就是全部幹掉),對寒冰護衛的蔑視態度吸引了很多被寒冰護衛迫害或不認同他們理念的薩滿、神靈行者、崇拜各種古神的部族和寒霜之裔加入冬之爪。同時史瓦妮徹底奉行弱肉強食的信條,入侵其他部落,吸收他們的戰力和吸引一群認同她信念的人。

而每次戰鬥史瓦妮一定是第一個冒死衝入戰場,為軍隊身先士卒,振奮士氣,因此羸得族人的尊敬和忠誠。另外,她亦有出色的同伴。
(她的流星鎚很自然是真霜冰晶製成的)

(每次都是第一個)

歐拉夫
(好運姐:「住在冰原的那些傢伙都是瘋子,不過歐拉夫是我看過最瘋的一個。」)
(歐拉夫在比爾吉沃特的故事,請看英雄聯盟故事整理:闇影島&比爾吉沃特)
(話說他的武器是用真霜冰晶製成的)

歐拉夫是來自弗雷爾卓德最險惡的地方,洛克法半島的戰士,他身經百戰,有不少成就和戰功,這樣的經歷令他成為一個驕傲狂妄的戰士。某一晚,有一位年邁的戰士受不了歐拉夫的風涼話,於是這位前輩就向歐拉夫展示他占卜歐拉夫未來的結果。一開始歐拉夫還笑前輩是不是忌妒他,但看到占卜結果後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結果顯示歐拉夫能安享晚年,在睡床上安詳地死去。

這對歐拉夫來說是極大的侮辱和恐懼,他追求的結局是像戰士英靈一樣在戰場上轟轟烈烈地死去,而不是像懦夫一樣平靜地結束一生。於是他找上洛克法半島最強的生物 —寒冰巨蛇單挑,這條蛇都不知存活了多少年,至少吞過幾千船隻,牠就這樣不幸地成為歐拉夫想打破命運的犧牲品 — 這隻享有盛名的兇惡野獸就這樣被歐拉夫幹掉了。

然後他一路上找上不同的野獸做對手,發現根本沒有野獸可以殺死他,他甚至殺了同一隻海巨龍兩次 — 一次是牠沒被歐拉夫幹掉之前的海巨龍,另一次是被比爾吉沃特的哈洛威復活後的幽靈海巨龍。

無敵手的他最終打上冬之爪的主意,冬之爪一個個戰士上前和歐拉夫單挑,全部敗下陣來,最後史瓦妮親自出手卻分不出勝負。史瓦妮看機不可失,向歐拉夫提出為冬之爪效力的提議,如果歐拉夫成為她的左右手,他總有一天會遇到能殺死他的對手。

就這樣歐拉夫加入了史瓦妮的戰團,成為冬之爪一大戰力。

烏迪爾
烏迪爾小時候就能聽到周圍動物的心聲,擁有強大精神魔法天賦的他被冬之爪接納,並接受自己部族的神靈行者導師教導,希望有天可以成為強大的神靈行者。

然而麗珊卓下令殺害所有有可能是兩姊妹轉世的人,於是寒冰護衛闖入烏迪爾的部落,屠殺部落的族人,特別是有使用精神魔法跡象的人。當時烏迪爾幸好有導師的捨命相救而逃過一劫,然而傷心透頂的他再也控制不了身體中精神的力量,引起了雪崩,迫使寒冰護衛撤退。

但是這場雪崩亦令到部落死了很多人,而他亦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經常因為一次接收太多動物的心聲而自言自語,而體內的猛獸之力亦時常影響他心智。冬之爪的人害怕他的力量拋棄了他,只有當時還是小孩子的史瓦妮對他不離不棄,令他在這場逆境中亦有一段美好的時光。

不過其他人對他依然退避三舍,畢竟在別人眼中他是自言自語,不受控制的人。直到他遇到在弗雷爾卓德流浪的李星。對陌生人極不友善的烏迪爾對李星發起一次又一次的攻擊,然而都被李星避開了。

當他們都筋疲力盡的時候,李星報上自己的來歷,和因為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而被放逐的遭遇。相似的遭遇令他們很快成為好朋友,而李星亦邀請烏迪爾到愛歐尼亞,學習控制自己力量的方法。

(李星的故事和他們在愛歐尼亞遭遇了什麼,請看英雄聯盟故事整理: 愛歐尼亞,這裡就不贅述了才不是我懶得再寫)

愛歐尼亞事件過後,烏迪爾在愛歐尼亞的大寺院修行了超過十年的光陰,修練有成,算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但最近不時在心裡感受到弗雷爾卓德生靈的哀慟,感覺弗雷爾卓德要出大事的他決心回到弗雷爾卓德。

回到弗雷爾卓德的他遇到史瓦妮,昔日還是小孩子的她已經成為兩大部落之一,冬之爪的領導人。基於與史瓦妮的情誼,烏迪爾加入她的戰團,成為冬之爪的薩滿和史瓦妮的左右手,給予史瓦妮各種建議。
(故事指烏迪爾身上有四種野獸之力,然而他可以變幻十數種野獸型態,甚至可以變成體型與弗力貝爾不相伯仲的巨熊)

現在烏迪爾的模樣是這個:

所以這個造型是他現在的模樣:

那麼主題曲是這個理論上沒錯啊……:
與艾伐洛森理念截然不同的冬之爪透過搶奪和武力,成為弗雷爾卓德第二大的部落。理所當然地,冬之爪容不下艾伐洛森,她們之間的衝突時有發生。

補充資料:冬之爪的人們
(角獸劫掠者,冬之爪獨有的狼船……應該是)

(無情劫掠者,以兇猛聞名)

(戰痕族長史特芬,敗給史瓦妮後連人帶族效屬史瓦妮,稱第一道因戰鬥而生的傷痕是由史瓦妮賜給他的(暗指戰無不勝,直到遇到史瓦妮))

(戰痕之母芙蕊娜)

(縱火女強盜)
(「他們努力耕田, 默默撒種。 我們隨心所欲, 燒光一切!」——冬之爪童謠)

(戰痕少女掠奪者)

(無戰痕掠奪者,小菜鳥,還未有第一道戰痕)

(狂狼騎士,冬之爪養狼作為坐騎,狼負責咬斷敵人的喉嚨,騎手負責劫掠和偷竊)

弗雷爾卓德的現在:擴展戰線
冬之爪和艾伐洛森的理念南轅北轍,史瓦妮視艾希為叛徒,加上不少部落加入艾伐洛森,等同減少冬之爪發展的潛力,兩者不可能合作,融合。於是艾伐洛森自自然然成為冬之爪的主要討伐,搶奪的對象。

當然他們掠奪的目標不只艾伐洛森,還是其他部落、諾克薩斯甚至是蒂瑪西亞的邊境地區。畢竟他們收集資源的主要手段就是掠奪,沒有掠奪,冬之爪根本維持不住。

而一年前在冬之爪出現的人物更令冬之爪有掠奪蒂瑪西亞首都的打算,而他就是賽勒斯。
(有關賽勒斯的故事請看:英雄聯盟故事整理: 蒂瑪西亞)

話說賽勒斯明白到之前在皇宮的突襲成功只是僥倖,只靠他和投靠他的蒂瑪西亞法師根本不可能推翻蒂瑪西亞政權,而他在獄中讀到很多弗雷爾卓德古老魔法的傳說,於是他打算前往冰原看看能不能掌握更強的魔法。而他早就聽說冰原極為兇險,居住在冰原的蠻族是一大威脅,於是他準備充足,帶齊食物和人馬過去弗雷爾卓德。

然而他還是太小看弗雷爾卓德,他完全不明白這個地方為什麼還有人居住(我都不明白 = =)。他的人馬早就因為暴風雪,兇惡的野獸和險要的山谷而死光光,連物資都全沒了,只有他靠著對蒂瑪西亞的怒氣堅持下去,但也快撐不住。

幸好他瀕死之時遇到附屬冬之爪的部落,他趁冬之爪中傳說是被眾神祝福的冰霜之女反應不及時觸碰她一下,把她所謂被眾神祝福,免疫寒冷的體質 — 說穿了就是魔法吸收過來。當場的人看見原本瀕死的賽勒斯碰了冰霜之女一下之後就原地復活,甚至把大衣脫掉,彷彿他免疫寒冷一樣。而原本什麼事都沒,免疫寒冷的冰霜之女卻凍僵了。之後賽勒斯更吸收寒霜之裔的魔法,拿起原本只有寒霜之裔可以使用的真霜冰晶。

冰霜之女認定她的體質是為這一刻而設,她遭遇賽勒斯是神的旨意,於是向族人撒謊說賽勒斯是由三姊妹派來的,而賽勒斯又用蒂瑪西亞的寶物線索和入侵蒂瑪西亞的方法引誘貧困的冬之爪族人。最後他得到了與冬之爪合作的入場券。

最後賽勒斯當然成功說服冬之爪與他合作,開始準備入侵蒂瑪西亞。
(這就是賽勒斯在弗雷爾卓德的裝束)
(出新skin騙錢新手段)
(對啦又是這mv了,應該是賽勒斯攻打蒂瑪西亞邊境的片段)

弗雷爾卓德的現在:半神鬥爭
蒂瑪西亞與冬之爪的鬥爭暫時只發展到這裡,另一邊廂,史瓦妮需要更強的戰力攻陷一座城池,已經有小孩因為糧食不足而餓死,她要提供足夠的糧食給族人生活。於是她開始打召喚巨熊族的主意。

烏迪爾反對史瓦妮的做法,一來召喚巨熊族意味戰敗方不會有任何活口,所有人都會被巨熊族啃噬殆盡,對比不斷加入新血的艾伐洛森,沒有新人加入冬之爪是不理智的做法;二來與巨熊族並肩作戰十分危險,他們的嗜血會感染冬之爪的戰士,有機會令他們迷失自我。

然而她不顧烏迪爾的反對,開始儀式召喚巨熊族,只是她想不到她召喚的不止巨熊族,還有巨熊族的半神,弗力貝爾。

所有人包括史瓦妮都被弗力貝爾的氣勢震攝,史瓦妮差點答應以整個族群獻祭給巨熊族的交易,幸好烏迪爾勉強保持理智,中斷了他們的交易,並以激將法迫使弗力貝爾與他們並肩作戰,而代價只有戰死者和戰俘。

戰後烏迪爾向弗力貝爾示威,恐嚇弗力貝爾不要打史瓦妮的主意,弗力貝爾保持沉默,而烏迪爾知道他與弗力貝爾終有一戰。
(這張圖是根據短篇故事《被咒者的沉默》畫的,不過好像是廢案,就加減看)
(根據故事描述,現在熊的造型是背面插了很多刀刀劍劍)

之後弗力貝爾繼續與冬之爪同盟,侵略其他部落。

話說有一天冬之爪連同巨熊族把一個族群逼上絕境,族群的戰爭之母只好根據他們薩滿所說,帶領倖存的族人前往傳說中鄂爾居住的山脈,尋求一絲生機。他們上山後看到一個外型像山羊頭的火爐,疲累之極的他們只好點燃火爐先好好休息,再想辦法脫離困境。突然火越燒越旺,火爐傳出一把「有如燒紅裂開的木炭」的男聲,指弗力貝爾正在接近,要他們趕快避難。

戰爭之母不知道那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不過她依然對他說他們已經無處可逃 —前有巨熊族,後有冬之爪,怎樣都是死路一條。

然後火爐就化身鄂爾,說他會阻擋巨熊族,其他的就要他們自己想辦法。

鄂爾現身的片段:
//石頭像蠟燭一樣慢慢滴下來,建築物基底的石漿流動。火爐的圓頂從內部開始融化,外部的其他部分也隨之漸漸與其融成一體。
一陣橘色的閃光讓我們頭暈目眩,從中出現的是一道類似人型的身影。滾燙的火泉迸出,融化的岩石在我們腳下凝固。火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頭巨大的野獸,他的身型因熱浪而變得模糊。那則克里克不停碎念久遠傳說的主角──老鄂爾就這樣現身了,他跟三棵寒松一樣高。冷卻下來的熔岩形成了古老的鑄造宗師,仍是液態的岩漿從他臉頰滴下來,隨著臉的弧度變成了巨大的鬍鬚。他的雙眼反映出了燃燒餘燼的光芒,一隻手握著錘子,另一支則拿著鐵砧,他的神態自然,彷彿完全感受不到雙手上物件的重量。//
~節錄於《來自爐心的聲音》

鄂爾只是現身就把號稱永不融化的真霜冰晶徹底融掉,不過身邊的人類只是燒傷而已。

之後鄂爾消滅了來襲的巨熊族和擊退了弗力貝爾,以下是衪與巨熊族戰鬥的片段:
//他沉重的步伐邁向了正在前進的巨熊族,巨熊族以驚人的速度衝刺。我們看到了他巨大雙眼中反射出來的熊熊火焰。泊爾林將年邁的薩滿抬得更高放在肩膀上。「老鄂爾揮舞錘子,從山脈中造出了河谷。」沒腿的傻子半哼半唱。
在那名生物獨自面對巨熊族時,我們全程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他怒吼一聲,將手上的錘子用力往下一敲,一道巨大的裂痕出現,朝正在前進的大軍蔓延,並在先鋒隊前剛好停下來。裡頭的硫磺以及熔岩噴向了天空,硬化的火雨降在了那些半熊戰士上。
鄂爾,他可是用世界的滾滾熱血來戰鬥的。//
~節錄於《來自爐心的聲音》

而和弗力貝爾打架的片段是這樣:
//天空被塵土染成了灰色。升起的柱狀煙霧與不懷好意的雷雲碰撞,閃電射進了霧霾中。整個地表變得充滿神秘感但又令人害怕,一隻被上千支武器刺穿的熊走上了戰場。熊的型態就跟傳說中一模一樣:矛、劍、尖牙都卡在了他的毛皮中。他的甦醒伴隨著一陣陣交錯的閃電。
而他笑了。
回應般的號角鳴聲震撼了我們的內心,岩漿從黑色的懸崖中流出來,火焰形成的河隨著坡度緩緩拂下,朝山谷盆地前進,形成了蠢蠢欲動的浪潮。閃電箭不停刺向懸崖背部,灼出了一道道傷痕。一陣厚重且具腐蝕性的濃霧蓋住了整座火山口。我們只看見了藍白色的閃電與地獄般赤紅的爆炸在濃稠的蒸氣中起舞,地表下傳來的熱量燒毀了我們的鞋底。
我們親眼見證那道火焰浪潮形成了一隻巨大且氣勢磅礡的公羊。鄂爾衝向了那名融化中的野獸,他們一同攫住了鄂爾曾命名為弗力貝爾的怪獸。
爆炸的力道將我們震倒,斷腿的薩滿從泊爾林的肩膀上飛出好幾百步遠,而他只是不停的微笑著。
我們等了一整夜,等著災難降臨一次帶走我們所有人,但天地並沒有毀滅。我們只聽到了那頭身上插滿武器巨熊的吼聲,還有熔岩公羊的怒火。//
~節錄於《來自爐心的聲音》

就這樣,鄂爾正式加入弗雷爾卓德的戰局,對抗弗力貝爾。
(目前唯一神仙打架)

而加入戰局的不止衪們,還有衪的妹妹艾妮維亞,傳說她死後只會在弗雷爾卓德有大危機時重生,而現在有傳她已經重生了,並與艾希見面,只是她要艾希應付什麼危機就不得而知了。
註(一):還記得三姊妹時期的巨行獸嗎?巨行獸應該就是bale strider的譯名,牠們是由守望者轉化而成。在某個時間點艾妮維亞曾經對抗牠們。卻沒辦法殺死牠們。於是衪犧牲了自己,擊碎自己的身體以封印牠們。巨行獸消失得無影無蹤,因此牠們成為傳說,被弗雷爾卓德人視牠的出現是為黑暗的預兆。

現在牠們重新出現在世人的眼前,牠們就是虛厄韌獸和虛厄遊獸。
(虛厄韌獸圖)

(虛厄遊獸圖)

牠們的出現是不是艾妮維亞重生的主要原因?只可以說我們要繼續看下去。

(感謝網友空座位提供資訊)

註(二) :比爾吉沃特有一個運氣極好(?)的資深水手獨腳拉爾斯可以見證比爾吉沃特的四大傳說,而弗雷爾卓德亦有一個人亦有幸(?)可以見到弗雷爾卓德眾多傳說生物,他就是漫遊者比亞 — 雖然他看見之後就有另一個綽號叫碎碎念的比亞就是。

我們來看看他看過甚麼。

虛厄遊獸:
「我從碎石堆中站起身,發現周圍地上燒出一圈烙印。夥伴曾經站立的地方成了一堆悶燒的灰燼,而不遠處有個若隱若現的形體邁步向前……」——漫遊者比亞

虛厄韌獸:
「唉,老比亞經歷了一些事情,在北方失去了手下。他幾個月後歸來,整個人臉色蒼白,語無倫次。現在只會喃喃重複『巨大野獸』、『超大利爪』。真是可憐……」——親切的小酒館老闆

虛厄光景:
「怪異光線灑滿了整座峽谷,一聲尖銳呼嘯把懸崖上的岩石震得喀喀作響,晃得我差點筋骨分離,腦中一片空白!接著……鴉雀無聲。」——漫遊者比亞

遠古雪怪:
「那是怎麼回事?聽起來像是打噴嚏。冰川會……打噴嚏嗎?」——漫遊者比亞

寒地雪怪:
「啊啊啊啊啊啊啊!」——漫遊者比亞
(雖然很地獄但是很好笑XD)
(有點懷疑是不是同一隻)

弗雷爾卓德的現在:麗珊卓的動向
就當冬之爪和艾伐洛森還未算正式交鋒之際,麗珊卓一邊不斷尋求她們自相殘殺的機會,一邊想辦法如何制止守望者重現現世。

六年前,她接見了一名名叫努努的小男孩,他是諾泰一族的族人 — 一個凜冬之前就會離開村莊舉族遊歷,相傳奉艾妮維亞之意用歌謠傳遞快樂的遊牧民族。努努的母親蕾卡把弗雷爾卓德的傳說變成一首首的歌謠,並把這些歌謠唱給喜愛歌謠的努努聽,過着快樂溫暖的生活。然而有一天他們一族被盜賊襲擊,其後被寒冰守衛救走,蕾卡卻失蹤,生死未卜。當麗珊卓聽到努努所說的歌謠,她頻頻打聽努努母親的故事,而她引誘努努前往雪人之地,謊稱要他討伐雪人,這樣努努就會得到寒冰守衛的協助,尋找他母親。事實上是把雪人的至寶拿回來,成為對抗守望者的力量。

昔日雪怪族還有一位雪怪僥倖逃出生天,並保留雪怪的至寶 — 一顆可以實現具象化人類內心霜之幻想的寶石(我不知道什麼叫霜之幻想,不過我想和普通想像不一樣,所以我沒改)。麗珊卓想要這顆寶石,因為寶石的力量有助制止守望者,然而這位雪怪親眼看到自己全部族人因為麗珊卓的背叛而葬身冰川,因此憎恨麗珊卓。麗珊卓每年都派兵搶奪寶石,但從來都沒有人能活著回來。

直到雪怪看到這個入侵牠地盤的小男孩,牠原本想殺掉小男孩的,但牠從寶石中看到努努心中奇怪的屠龍、斬妖除魔的景象,而努努看到雪人需要陪伴,一開始他們很憤怒地打雪仗,慢慢他們就變成玩耍,直到雪人不小心弄斷母親給努努的笛子。

努努放聲大哭,同時寶石顯現當時災難的情景,和當中隱隱約約的歌謠。相似的悲傷心情和歌謠令雪怪察覺到這個男孩內心與眾不同,即使是三姊妹亦沒有他這種為家人而反擊絕望的心。於是雪怪把寶石的魔法轉送給努努,相信他就是使用這魔法的最佳人選,而努努為了修復笛子,就將笛子想像為真霜冰晶,把它連接起來。

就這樣努努和雪怪做了好朋友,而努努幫雪怪取了一個名字 — 威朗普。他們踏遍弗雷爾卓德,尋找努努的母親,並用努努的想像力修復弗雷爾卓德因種種原因被破壞的景色。而威朗普和麗珊卓知道,努努總有一日要面對守望者。
(努努的母親蕾卡不簡單,她至少知道守望者的秘密、預言努努的將來,和半神的墳墓位置……而她的歌謠記錄了這些事,看來她的歌謠記載了過去,現在和未來,而這些事情很多已經被人遺忘,或不為人知)

(左下角背包載着的就是努努的笛子,可以使用真霜冰晶的他代表他身上有免疫真霜冰晶寒冷的魔法或者做的時候忘記了設定)
(事實上雪怪還有其他生還者,冰晶開始融化後,牠們再次重見天日了,之前某些人物的背景可以看到雪怪的存在)
(而且威朗普真是長得和藹可親……比起牠的同族來說……)

努努和威朗普的主題曲:

而麗珊卓在寒冰守衛堡壘踱步時遇到誤闖此地的南方巨魔特朗德,正常來說不是寒霜之裔的話是不可能來到這裡,而身為寒霜之裔的巨魔十分罕見,因此麗珊卓邀請特朗德留在此地加入她麾下。只是特朗德拒絕,指他想找一把強大的武器,然後成為國王,並說出他的遭遇 — 他的族長剛剛掠奪完一個人類地區,現在又說要再攻擊這個地區。他覺得這主意不好,指這地區已經沒什麼東西可以掠奪,再回去不就是做白工嗎?然而族長覺得特朗德只是懦弱才這樣說,所以就扔他出去了,而特朗德流浪時迷路,不小心就走到這裡了。

麗珊卓現在知道特朗德是一個聰明的巨魔 — 至少比其他巨魔聰明多了,她打算讓特朗德成為巨魔國王,然後為她效力,於是她把名為「凍骨者」的真霜冰晶冰棍給了特朗德。

特朗德回家後用「凍骨者」將族長變成冰屑,宣稱自己是巨魔之王,並與麗珊卓結盟。盲這樣麗珊卓多了一股巨魔勢力。
(不要看他這樣子,其實他是頭腦派的,至少在巨魔層面上是……)
冬之爪和艾伐洛森的大戰,半神回歸,守望者再臨、再加上與其他國家衝突,可以說弗雷爾卓德是目前為止最混亂的國家。究竟之後她趨向和平,還是會更為混亂?欲知後事如何請看官方更新。

有空會再更新一下。


67
-
LV. 10
GP 5
2 樓 anderson anderson4ab
GP5 BP-
上一篇忘記留言了。上一篇關於弗雷爾卓德第一條河流的出現其實有兩種說法:一是樓主講的,弗力背爾跟另一個半神廝殺後的血變成的。二是弗力貝爾的……尿(詳情請聽顎爾笑話)
    關於弗雷爾卓德的故事我最喜歡的就是顎爾現身那篇了,因為它敘述了顎爾比弗力背爾被更少人所知的原因,更敘述了在故事中,祂是少數可以完全跟弗力貝爾抗衡還可以順便滅了一大批巨熊族的存在,而且在故事裡看來,顎爾是個少數人還不錯的半神
5
-
LV. 35
GP 4k
3 樓 克勞爾萊斯特 batman623362
GP4 BP-
感謝樓主的整理。老實說在艾希的漫畫剛出時真的為泰達米爾捏了一把冷汗。這裡想先說一下瑪洛肯這個角色,他身為艾希的青梅竹馬,背地裡卻是麗珊卓的冰霜祭司,但又對艾希動了真情(在冬之爪的冰霜祭司曾對艾希說過,冰霜祭司的意識偶爾會進行交流,而他感受得到瑪洛肯很喜歡艾希。不難看出艾希也對瑪洛肯抱有好感,基本上若沒意外的話他就是艾希血誓盟侶的人選了。

雖然瑪洛肯說服麗珊卓,自己會阻止艾希與她母親找到艾伐洛森的王座,但最終瑪洛肯仍無法阻擋葛蕾娜的固執。而他對麗珊卓的忠誠已經大於對艾希的感情,因此打算殺死艾希。

就算瑪洛肯盡力在不違抗麗珊卓的指令下保護艾希的安危,最後還是不敵官方要把蠻王跟艾希湊在一起的命運。畢竟這對是從很久以前就設定好的官配,要是讓艾希跟別人在一起我肯定也無法接受。

不過我不太能理解蠻王的短篇小說中,艾希出征討伐盜匪,把蠻王留在部落的行為。按理說若真的要留一個人在部落,也是身為戰爭之女的艾希留在安全的地方,然後讓血誓盟侶出去戰鬥才對吧?不管怎麼說,這次兩人的傳記改動我是真的非常滿意,從之前正義期刊中記載蠻王跟艾希因為政治聯姻而在一起,他們兩個之間究竟有沒有感情卻遲遲沒有說法。而現在總算明確讓兩人有了愛情的設定。

在蠻王的短篇小說跟LOR的語音也透露出目前的泰達米爾基本上已經是被艾希收服的狀態。現在的他是個稱職的血誓盟侶。就不知道之後他在將來會怎麼處理和厄薩斯的恩怨?而泰達米爾的力量也還是個謎團,可以確定是厄薩斯是激發他體內力量的契機,但他的力量不是厄薩斯給予的,而是本來就存在於他的身體裡。截至目前為止,弗雷爾卓德並沒有角色或種族擁有像泰達米爾那樣的怒火,不知這股力量會否又帶出一些新的玩意兒?

相比艾希,泰達米爾在弗雷爾卓德的戲份仍是偏少一些,希望蠻王能參與到後來的事件,又或者有更多與艾希的互動。最後吐槽一下,蠻王在遊戲中的語音真的是少的可憐,就連在LOR蠻王的語音也比在LOL還要多,拜託Riot趕緊替蠻王更新語音啊!看看瑞空跟剎雅、路西恩跟珊娜,差不多也該讓這對LOL最早的夫妻在遊戲放閃了吧?

4
-
LV. 20
GP 97
4 樓 路.過 nertune
GP2 BP-
對烏迪爾不離不棄的是史瓦妮的媽媽,身邊戰母的她還為了烏迪爾拋棄了年幼的史瓦妮和整個部族(趕快生個女兒扔給外婆當作完成責任後就跑去找烏迪爾了),結果當烏迪爾遇到李星後就跟他跑了……等烏迪爾回來後發現史媽已經死了,就決定留下來像父親一樣輔助史瓦妮。

這環境下長大的史瓦妮就很羨慕艾希有個愛她的媽媽(還會安排十個爸爸去保護她,不過十個最後都死光了),處處也以艾希媽為榜樣(包括有很多個老公)。

不過想想也沒辦法,畢竟人家生出來的女兒是冰原上唯一的AD,而史媽生的是冰原一籮筐的打野,還是個坦克打野(攤手)
2
-
LV. 49
GP 6k
5 樓 無間 chrisgoderom
GP3 BP-
艾希
蠻王  冰鳥  布朗母(中立)

史瓦妮
熊熊  賽勒斯  歐拉夫  烏迪爾         
仇敵  顎爾

麗珊卓
特朗德      
仇敵  努努


這個戰力差距。。。





昨天玩艾希遇到敵對布朗母
語音馬上跑出來:  
好像是是驚訝他怎麼在對面
懷疑他喝酒醉了要他趕快回來





話說我怎麼一直看成冬之瓜
3
-
LV. 20
GP 637
6 樓 空座位 fungtony1423
GP3 BP-
弗雷爾卓德還有一個傳說
我個人也是比較感興趣
有玩過LoR都應該知道的虛厄韌獸和虛厄遊



他們代表不詳,身軀上佈滿人的四肢
不過目前相關的資料還很少
可以確定的是這些生物很古老
冰鳥知道是什麼,可能是和這些神差不到時期
而且冰鳥有句彩蛋
在遇到時會說"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可以猜測這些生物是連神都感到威脅的存在

不過我總是覺得這些東西是被官方吃書前的守望者
如今被當成守望者以外的東西放出,看官方怎樣圓了

3
-
LV. 33
GP 5k
7 樓 骨岸花 void123
GP2 BP-
冰鳥也太邊緣,兩個哥哥打的天翻地覆結果她在掛機
不過努努媽看起來是冰鳥的使者之類的?
甚至覺得她搞不好就是冰鳥本鳥...

話說不太懂,上篇只有提到22因為族人離去決定隱居
那熊又為什麼沈睡?把z3卓弄瞎後就突然沒下文了
冰鳥更是...完全搞不懂她哪時候掉線的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15 筆精華,10/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