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活動小說】當我按下了艾克大招,現實時間也跟著流轉了。 8/21最終章

樓主 已尻 mp6pimk59420
GP47 BP-
很高興巴哈舉辦了這個活動

這篇大約會有12000字,約8~10章左右。

劇情架構已經大致想好了,如果可以,希望閱完的時候能夠給予我意見。


我常常在後悔著無法回到過去的時間點,挽回錯過的事物,因此腦中突發奇想想到了這個題材。


如果有一天,艾克的大招是能夠回到過去某個時間點,會發生什麼事情?











Ch1.


洄升,是一位剛接觸英雄聯盟的新手,神木高中一年級,是位只玩艾克的玩家。




在英雄聯盟裡,有著積分系統-Rank Game,可以明顯區分出玩家的實力,因此許多玩家將時間投入積分遊戲,只為了取得一個牌位證明自己的實力。




然而雖是剛接觸英雄聯盟的新手,卻是個英雄聯盟的天才。洄升一升到30等,便只用了僅僅37場上了鑽石。全部的場次都使用艾克,其中只有一場戰敗,且那場戰敗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洄升的網咖時間到了,又忘記帶錢,所以只能摸摸鼻子輸掉這場比賽。




這一天,洄升坐在網咖裡,看著螢幕上的遊戲IDEcho』,大師的BO賽已經兩勝,他滿意地看著他近來的積分戰績,滿滿的一排艾克,滿滿的勝利。




躍躍欲試的他,按下了積分對戰,準備進行BO賽的最後一場遊戲,說是最後一場,是因為他對於自己相當有自信心,堅信著自己不可能會輸。




一分鐘…….兩分鐘……. 『登!』,如號角般的聲響,從洄升的耳機傳出,這是搜尋到對手的音效。




十位素不謀面的台服高手,被分成五打五兩隊。




角色b/p完之後,雙方的組合為:



紅方                                                 藍方

TOP:艾克(Echo)                             TOP:雷玟(Eru)

JG:葛雷夫(Hk1 Deenter)                JG:伊莉絲(老三)

MID:逆命(北門內說)                        MID:弗拉迪米爾(Faple)
  
SUP:布朗姆(摳妮基哇)                   SUP:瑟雷西(攔路豬是我)

AD:凱特琳(Iscrem)                          AD:艾希(神手不用R20)
  


洄升看著螢幕上的讀取畫面,發現這場有許多知名的職業選手跟實況主,這件事實令他倍感興奮。




進入了遊戲,洄升起手買了汙濁藥劑,便到野區站岡,防守對面的入侵。




摳妮基哇(布朗姆):艾克,你要小心,對面的雷玟開外掛喔。




洄升看了一下布朗姆的提醒,先是緊蹙了一下眉頭,接著輕蔑地冷笑了一下。




就算是外掛,也不可能打贏我的,他心中如是想著。




在遊戲時間約三分鐘時,洄升的艾克已經被雷玟壓制了10個CS數,情勢相當逆風,但洄升其實內心有些動搖,對面的雷玟已經遠遠超過所謂外掛的程度,強到能夠壓制使用艾克的我。




不論洄升如何朝著雷玟放出自己的【時光樞紐Q雷玟總是能以相當詭異的抖動躲過,還有各種如驟雨般的接技,令洄升在一等便交出了閃現,且血量居於劣勢。




好強…….這雷玟也太逆天了吧?在他這麼想的同時。




突然-




一個聲音響起。




First Blood!! 第一滴血!!




弗拉迪米爾(faple) 擊殺了 逆命(北門內說)   




約莫過了三秒鐘,螢幕又出現了另外一則訊息。




伊莉絲(老三)     擊殺了  葛雷夫(Hk1 Deenter)




北門內說(逆命):JG買分的吧?有夠爛欸。




Hk1 Deenter (葛雷夫):自己不先走位拉掉,在怪JG,垃圾話多。




洄升看著螢幕上隊友的爭吵,只是輕輕地嘆氣,默默打開了英雄資訊。




下路吃兵數: 20:24




下路還算和平的吃兵,偶爾會有小小的換血碰撞,但都不足以構成擊殺的發生。




我的艾克就算在怎麼被壓制,情況在怎麼逆風,只要上了六等,有了【時光流轉R,便可以逆轉一切,洄升自信地想著。




霎時-

洄升眼前的雷玟突然出現了一陣藍光,上到了六級,但是洄升的艾克此時還在五等,雷玟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立刻用了【勇者無懼E】向前,接著舉起大劍【放逐之刃R】,朝著艾克衝了過去。





一連串如狂暴金屬樂,快速狂暴節奏的光速QA打在眼前的艾克身上雷玟在【斷罪之翼Q跟【普功A】的銜接上幾乎沒有任何空白。




挨了一陣爆打,洄升的血量即將見底,他往右邊使用【相位轉移E】躲過了雷玟的【斷罪之翼Q3】的擊飛效果,接著往前將【相位轉移E】打在了對面的遠程小兵身上。




這時艾克的【閃現】還有2秒才會轉好,但是自己的血量已經剩下不多,雷玟隨時都可以在兩秒內取走艾克的性命。




雷玟深知在這個距離【暴風斬R2】有可能會被艾克用走位躲過,因此他沒有朝著艾克的位置只用暴風斬,而是朝著艾克直直走過去,想直接用普功穩穩收掉他。




艾克雷玟朝著自己走了過來,向雷玟的方向丟了【時光樞紐Q】並且在自己的腳下放了【時空攔截W】,接著往草叢的方向走去,然而雷玟以奇特的720度原地轉圈扭動,以些微的距離閃過了艾克的【時光樞紐Q】。




艾克進入了草叢,此時閃現的CD已經好了,這時雷玟進入了草叢,用普功砍了艾克一下,此時艾克剩不到250血,接著使用【符文衝擊W】試圖留住艾克




草叢出現了一道黃光,艾克使用了閃現到了剛剛放的【時空攔截W】的中間,出現了技能加成的護盾,但雷玟這時的技能CD都已經轉好了。




不耐煩的雷玟直接【勇者無懼E】和【斷罪之翼Q】朝著艾克攻擊,正當艾克血量被打到只剩30滴時,艾克擊殺了一隻近戰小兵,此時艾克散發出升等的光芒,上到了六等。




洄升嘴角微微上揚,快速地按下了艾克的大招【時光流轉R




雷玟看見了艾克升上了六等,朝著艾克四秒前的位置使用了【暴風斬R2】,雷玟心想著此時此刻艾克不論有沒有繳出大招,他都一定會死的。




然而,雷玟並沒有擊殺了艾克艾克並沒有出現在四秒前的位置。




洄升的耳機此時傳來了系統提示音




                          『雙方軍隊開始進攻』




-------------------------






第八章<<<< 倒數第二章了喔

47
-
LV. 10
GP 77
2 樓 堅硬的老二⎝இдஇ⎠ b840924
GP0 BP-
一直重來一直重來
眼睛會不會乾了阿
0
-
LV. 20
GP 1k
3 樓 已尻 mp6pimk59420
GP28 BP-
Ch2.




『雙方軍隊開始進攻』




遊戲時間重新回到了1分10秒的時間點,雙方還未發生任何碰撞,任何擊殺,小兵正要出擊的時間點。




洄升揚起了自信的笑容




—這是我的能力,只要我按下艾克大招,就能夠使時間流轉,回溯遊戲的時間。




其實並非一開始我就有這種能力,我甚至不明白這個能力出現的原因。




從新手時期,或許是對艾克這角色情有獨鍾吧,不斷地使用著艾克這隻角色,對於艾克的掌握度越來越高。




然而過去的某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的內容依稀不記得了,只記得我不斷在夢中跑著,這並不重要。自從那天,只要我按下艾克大招的同時,心中想著遊戲的某個時間點,時間便會回到那個時間點。




更令人驚訝的是,回溯的時間並不侷限於同一場遊戲,甚至是可以從這場遊戲跨越到上場遊戲。




只要情勢一不對就回溯到過去的時間點,加上自己的遊戲大局觀相當地出色,幾乎可以達成完全預知,每場遊戲都能將其從逆風扭轉成勝利。




但…….缺點還是有的嘛,缺點顯而易見,就是無法使用艾克原本的大招計時開始R




遊戲時間來到了三分鐘左右,洄升記得伊莉絲在河道吃完河蟹繞過去GANK中路,因此他快速地將兵線推了過去,並打字提醒了葛雷夫和逆命。




Echo(艾克):等等逆命跟葛雷夫一起往上走,河道這裡有蜘蛛。




葛雷夫逆命只覺得奇怪,我方的地圖視野完全沒有伊莉絲的動態,為何艾克能夠如此確定伊莉絲就在河道?




他們帶著心中的疑問,乖乖按照Ping燈的指示往河道走去,果然看到了在吃河蟹的伊莉絲,靠著艾克的包夾、逆命的暈眩黃牌和葛雷夫前期的高爆發輸出,縱使伊莉絲繳出了閃現爭取時間,也逃不出死亡的命運,洄升就這樣輕易地改變了原本該發生的事實。




艾克不斷地使用時間回溯的能力,不斷地獲取敵方的動向跟眼睛位置的情報。獲得了這些資訊,不斷指揮著隊友繞過眼位進行包夾,打燈提醒對面的動向,將對面的攻擊行動全都無效化,就這樣將風向慢慢導向自己方。




在高端的場次,在組合差不多的情況下,前期的風向幾乎決定了這場遊戲的輸贏。




然而洄升心中深深知道,這場遊戲的勝率還不到百分之百。




這場遊戲卻還有個不確定因素,那就是雷玟(Eru)雷玟如閃電般的接技,精湛的操作和難以預測的行動,充分詮釋著雷玟的暴力美學,試圖撼動著紅方的不敗之地。




遊戲時間來到了三十五分鐘,雙方人數已經達成17:9,對面的9顆頭全部都由雷玟(Eru)拿下。




雷玟(Eru)9/0/0完美的戰績,讓她在遊戲裡成為了鬼神一般的存在,也是藍方隊伍的唯一希望。




雷玟不斷地進行分推,就把上路的兵營外塔給拆掉了。沒有正常大招的艾克,根本完全無法抵擋住雷玟的分推,如果隊友過去支援艾克,以雷玟的操作能夠輕鬆帶走兩隻,我們至少要有三個人才能抵擋住雷玟的分推。




雷玟不斷以自己的極限操作試圖扭轉頹勢,然而這時發生了一場巴龍池的會戰,直接決定了這場遊戲的勝負,一波結束了這場遊戲。




........
........




『戰敗』




洄升怔怔看著螢幕上面斗大而醒目的兩個字,久久愣在電腦前,心緒相當難以平復。




這大概是他擁有時間流轉能力以來,第一次嘗到戰敗的滋味。




Iscream(凱特琳):艾克整場沒開過大?我還以為你是神手呢,沒想到是麵包仔。




進入了結算畫面,洄升看著隊友嘲弄著自己的失敗,心裡相當複雜。




『登!』




系統的音效響起,右下角卻出現了一則邀請。





洄升只是睜大了瞳孔,怔怔地看著螢幕上的字串。




Eru希望與您成為好友
28
-
LV. 20
GP 1k
4 樓 已尻 mp6pimk59420
GP40 BP-
Ch3.




Eru希望與您成為好友』




洄升不屑地看著右下角的交友邀情。




「開什麼玩笑?剛剛打爆我的人現在又加我好友,是想羞辱我一番嗎?」洄升有些憤怒地自言自語。




雖然表面上相當不情願,但洄升還是按了確認鍵,加了Eru好友。




英雄聯盟是個掌握資訊的比賽,哪邊擁有的資訊越多,哪邊就握有較大的勝算,這是相當簡單又基本的道理。




但是洄升從來沒想過,居然能夠有人僅靠著操作就顛覆了這個道理。




洄升開始回憶起那波被逆轉的巴龍會戰。




時間大約是三十五分鐘的時候,我方,也就是紅方,佔據了巴龍大部分的視野,我們上路的兵營塔已經被雷玟給推掉,兵線相當不占優。




我利用了時間回溯的能力得知了艾希這時會recall補裝備,因此我方在清掉對方巴龍區的眼睛之後,理所當然地開始吃了巴龍。




然而這時對方三人來防守,分別是弗拉迪米爾瑟雷西伊莉絲。但是三個人的力量如同杯水車薪,並無法阻止我方吃巴龍。




在巴龍池的裡面,有個死角並沒有被掃眼偵測到,藏著對面的眼睛,上面閃爍著紅色光芒,這是雷玟TP光芒。




雷玟TP同時出現在我們五個人的視線裡,無疑是找死。凱特琳TP眼位下布置了許多陷阱,而逆命早已捏好黃牌等待雷玟的到來,而我則是算好了時間在雷玟下來的中間放好【時空攔截W,只要雷玟TP下來那個瞬間就會被我暈住。




4….3…2…1….布朗姆使用了【冰河裂隙R嘗試在第一時間擊飛雷玟,然而這道寒冰衝擊波卻落空了,沒有擊中雷玟。




「咦?




正當所有人正在疑惑雷玟為何沒有出現時,一把綠色大劍伴隨著一瞬的閃光出現在我們面前。




高舉著翡翠色大劍的雷玟,出現在我們面前。




「完了。」心中不斷湧上不好的預感。




【勇者無懼E-【放逐之刃R1-【閃現F-【普功A-【狂怒九頭蛇-SPACE-【普功A-【符文衝擊W-【普功A-【暴風斬R2-【普功A-【斷罪之翼Q1-【普功A-【斷罪之翼Q2-【普功A-【斷罪之翼Q3




接技只在一瞬間就完成。




技能與普功之間的銜接完全不留一點曖昧的空白,一連串的接技如暴風雨的雷電般迅速,令人反應不及。




即使布朗姆雷玟使用了虛弱,但在虛弱的特效出現以前就已經被雷玟的水銀給解掉。




僅僅是眨眼的一瞬間,我們的凱特琳葛雷夫已經死於雷玟的大劍底下。




我感覺不妙,這波已經大勢已去,急忙地按下【時光流轉R】,接著開始回想著兩分鐘前的狀態,角色的位置,兵線的位置。




正確地在腦海中重現當時的情景,是時間回溯的必要條件之一。




然而.......




沒有反應?」我訝異地睜大的眼睛盯著螢幕,眼前的畫面並不是我腦海中想像的情景。



               
我立刻回神,看著螢幕上的艾克,呈現著暈眩狀態。
.
.
.
.
是【魔法水晶箭R】。




艾希從家裡隨意射出的【魔法水晶箭R,不知何時在這個節骨眼擊中了我。




「該死。」我咬牙切齒,看著我所操縱的角色在暈眩狀態下,不斷流逝著生命值。




敵方隊伍見我方的戰力已經所剩不多,便將所有技能往我們這裡招呼了過來,而我就這樣在暈眩的時間內下死去。




進入了黑白畫面,我無法使用【時光流轉R】回到過去




之後我只能眼睜睜看著黑白畫面中,雷玟帶著四個人,一點一滴摧毀著我方的主堡。




雷玟如龍捲風般的逆襲,將我們打得措手不及,逆轉了這場遊戲。








「唉,真不走運。」




洄升停止了回憶,思緒回到現實,正當他準備點進Eru的召喚師狀態一窺究竟時。




此時『登!』的一聲,對話框突然從下方蹦了出來。




Eru:你好啊:D要不要一起打?




洄升疑惑地看著好友訊息。




這個人是哪裡有問題?剛剛逆轉對方的人居然跑去問對方說要不要一起打?




哪來這麼白目的人啊…….洄升輕嘆了一口氣,緩緩敲打著鍵盤輸入




Echo:為什麼是找我?剛剛那場我們可是被妳逆轉阿,妳到底有什麼問題?




Eru:……對不起…….我只是覺得……..你跟別人不太一樣,很有觀念,所以想要跟你一起打而已。




洄升仔細咀嚼著她的話,覺得頗有幾分道理。的確,如果是對於遊戲理解敏銳的人,自然能夠發現洄升在遊戲的許多不協調的舉動,那是一種專屬於高手的直覺。




洄升托著下巴繼續思索著


從以前到現在,自己都是不斷單排獲得勝利,但是如果隊友實力不足的話,自己要使用相當多次的時間回溯才能夠逆轉,實在是相當麻煩。如果現在又多了一個強力的雙排夥伴,對我來說是只有好處的。




仔細權衡利弊之後,洄升決定答應了Eru的要求,但洄升看了一下網咖剩餘時間,已經不夠在打一場了。




Echo:恩,好吧,所以什麼時候繼續打?我今天想先休息了。




Eru:明天禮拜日下午一起約出來打吧!




?約出來?洄升相當不解Eru的話。




Echo:約出來?




Eru:是的,你是不是在神木高中的附近網咖?




洄升暗自心驚,甚至心虛地回頭看了一下,但是理所當然背後並沒有站人。




Echo:你怎麼知道?




Eru:因為我們是同校的,所以在學校聽說過你。




原來如此,原來是跟我同校的,沒想到在這種高端場次能夠遇到同校的人,這世界上巧合真多,洄升如是想著。




Echo:原來如此,好的,那就明天下午四點見吧。




Eru:好的,明天見,掰掰:D




隔天下午四點零五分,洄升推開了玻璃大門,走向了網咖內。




他一邊著急地走著,一邊轉頭尋找著Eru的下落。




洄升開始想像著Eru的模樣


─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他是一個胖胖的宅男,是一個普通的學生,還是可愛的女生?




走著走著,洄升瞥見左邊有個肥宅正在操縱著雷玟大殺四方,他感到有些訝異,走近看了一下,確認上面的遊戲名稱不是Eru才鬆了一口氣。




此時有個人點了洄升的肩膀,洄升轉頭一看,卻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是一位漂亮的女生。




洄升看著眼前的女生。


眼前這位女生就是Eru?




從以前我一直不會將「清純」、「清新」拿來形容一位女生,但現在發現這些詞彙完全可以用來形容眼前這一位女生。




她黑髮披肩,秀麗的直髮飄出淡香,身高目測大概也有165左右,擁有著白皙可透的肌膚、小巧而標緻的鼻子和鮮紅欲滴的唇瓣,散發出古典美人的氣質,要用拿個東西來比喻的話,如同日本的大和撫子那樣清新古典的氣質。




但與那古典氣質大大相反,是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反而給人一種活潑的感覺。




洄升微微張了嘴,用著不可置信的表情地看著眼前的漂亮女生,但那位女生並沒有注意到洄升驚訝的表情,反而對洄升露出溫暖的微笑,開始開口自我介紹。




「你好,洄生同學,我是Eru,是跟你同年級,在你隔壁班的艾琉,」




洄升凝視著著艾琉深邃的雙眸,感覺彷彿整個人都將被吸進她的瞳孔。




呆愣了一會兒,感到一股燥熱浮上臉頰,他害燥地別過頭,佯裝平靜地說




「阿……好的。我們先…….…….找位置開台吧。」




「恩,好的。」艾琉展開一抹笑靨。




她,他,這天在網咖遇見了彼此,開始了裡相識的初章。




但那時洄升並不知道,遇見了這位名叫艾琉的女孩,是一切的開端。




-----------------------------------

只求回覆,不求GP。

給點意見~~


40
-
LV. 5
GP 10
5 樓 aa48284828 aa48284828
GP2 BP-
我很不喜歡看這種小說尤其是這種表面上遊戲實際上只是在把妹的 (並不代表不好看只是我不太喜歡)


2
-
LV. 8
GP 31
6 樓 下巴皇后 hyorin0106
GP1 BP-
整體而言我覺得挺好看的,劇情感覺很有趣。
但是一出現女生玩家,就馬上有一種想法……
啊果然又有一個很強的女玩家……

因為板上很多文章幾乎都是遇到很強的女玩家或是很可愛的女玩家,之後追她交往之類的。
所以我跟樓上一樣有點不太喜歡XD

但不可否認劇情十分創新,但是我有點討厭樓主筆下的主角呃呃呃呃XD
這是作弊吧XD我原本還猜測那個雷玟可能有跟主角類似的能力,結果好像不是欸XDDDD
1
-
LV. 11
GP 223
8 樓 wish20835
GP1 BP-
這些機會...

為什麼每個小說主角遇到的妹子都很正啊啊啊啊啊@@

還滿期待後續,作者加油唷。

話說可以請問是什麼活動嗎@@
1
-
LV. 7
GP 13
9 樓 苦苦的茶葉 yo821428yo
GP1 BP-
女主好漂漂
然後我很喜歡艾克
恩很喜歡
非常喜歡
1
-
LV. 20
GP 1k
10 樓 已尻 mp6pimk59420
GP22 BP-

Ch4



冬日午後,殘留的冷冽空氣氤氳著整間學校。



在放學過後,艾琉眼角和嘴角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逕自走進洄升的教室,然後到他的座位身旁。



突然有個氣質出眾的漂亮女生走到洄升的座位旁,教室裡的同學紛紛對著洄升投以意味深長的眼光。



「那個女生好可愛啊,好想跳起來……..」



「那個洄升雖然長的頗俊美,但整個人好陰暗,跟他交往還不如跟蛞蝓交往。」



「人帥真好,悶騷也有妹追著跑。」



教室裡的人再偷偷竊竊私語著,但艾琉並沒有聽見,她輕輕叫喚著洄升,但他卻毫無反應。



洄升正用手托著臉頰,看著窗外,整個人呈現放空狀態。



叫了幾次依舊沒有反應,艾琉有點不耐煩地稍微揚起了音量。



「洄升同學!!」



「啊?」



此時洄升終於回過神,驚慌地坐直了身體,他望向艾琉的臉。



「妳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嗎?現在不是還沒放學嗎?」



「吼唷,真是的,早就已經放學了,你是發呆發迷糊了吧,洄升同學。」



洄升心底湧起一股異樣感,他並沒有感覺到時間的流逝,上一秒彷彿還在上課中。




奇怪,是自己記錯了嗎?




也許真的是發呆迷糊了吧,洄升如是想著,索性忽略心中的異樣感。




「但剛剛我上廁所經過你的教室,沒有看到你在座位上阿。」




洄升露出不解的表情,心想著大概是艾琉看錯了。




艾琉露出一貫的溫暖微笑,又繼續說道:




「等一下放學一起去吧。」





不用明言,洄升已經明白,等一下要去的地方就是網咖。




---------------------------------------------------------------------------------
『 勝利。』



遊戲的聲色音效此起彼落。



洄升看著螢幕上的結算畫面,依舊保持著熟悉的勝利。



「終於贏了…….這真是太折磨我了。」洄升伸了個大懶腰。



艾琉聽見了洄升的話,轉頭疑惑地睜圓了眼睛,望向洄升。



「可是……我們不是超級大順風嗎?」她頓了頓,又繼續說道:



「雖然你總是指揮著我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行為,但是這些行為好像都意外的有效呢。」



洄升並不理會艾琉熱烈好奇的眼神,他只是輕聲嘆氣,心想道。



「唉,這場表面是大順風,還不是妳一直不受控制,幫對面帶風向,讓我輪迴了好幾次,才拿下這場遊戲。」



雖然對遊戲裡的其他人,這場遊戲可能只是數十分鐘罷了,而洄升卻是經歷了好幾倍的時間才拿下這場遊戲。



隨著牌位的提高,對手的水平漸漸上升,洄升在一場遊戲所經歷的時間越來越長,所耗費的精神也越來越多。



今天只不過才打了兩場,洄升已經感到相當的疲憊,於是他向艾琉說道



「今天先這樣吧,我有點累了。」



一如往常地,他們在歷經激烈的廝殺—雖然是在遊戲中,離開了網咖,一同步行回家。




洄升和艾琉並肩走路時,洄升開始回憶起一個月前的某天,確切日期他並不記得了,但那天的戰敗的畫面依舊歷歷在目。



—自從那天遇見這個名叫Eru,英文發音念起來跟她本名一模一樣的女生艾琉,從此我的原本單純的單排生活開始有了不同。



從那天起,日復一日,我們幾乎每天都會在放學後一起去網咖打英雄聯盟,打完之後便一起回家,我們的回家路途剛好是順路的,會在一個櫻花樹下的岔路分道揚鑣。



她平時給人一種如同冬日溫煦的太陽的感覺,舉止落落大方,講話也非常有禮貌,總而言之就是一個氣質出眾的女生,然而這樣氣質的女生卻有著天然呆,她常常在很多事情的思考邏輯上都慢別人一拍,然而這樣的她,在英雄聯盟裡卻是個猶如Bug的存在。



在英雄聯盟裡,她極速的反應力、狂暴的操作,帶給敵人無與倫比的壓迫感,與她現實本人的印象判若兩人。



雖然在觀念的部分還是跟她本人一樣,呆呆的,鳥鳥的,大概頂多只有銀牌等級,因此能夠不靠觀念僅靠過人的操作爬到跟我一樣的層次,老實說我打從心底是相當佩服的。



不過最重要的是,她是我達成台服第一這個目標,強而有力的幫手,擁有她的操作在加上我時間回溯的能力,讓我們幾乎戰無不勝,現在我們兩個已經菁英四百多分了,離台服第一還有一大段距離需要努力。



至於為何要追求著台服第一嘛?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有人可能會想問我,既然都菁英四百多分了,還跟台服第一很遠嗎?




答案是肯定的,很遠的原因絕對不是單純因為分數的差距,而是現今的台服前五名,異常的強大,從第六名以後,跟他們完全是不同次元的層級。




詭異的是,他們的ID都是 —大家都稱他們為空白。那五個空白只會以五排的形式登場,他們只有在菁英第六到第十名五排時,才會出現。



從以前到現在,已經有不少的菁英第六到第十組隊去挑戰,即便五名都是職業選手,仍然慘敗在他們底下,各大論壇也有不少有關空白的謠言。



聽說那五個空白其實是官方設定的AlphaGo,所以人類打不贏好像是正常的?



那五個空白聽說是英雄聯盟角色裡的自我意識吧。



外掛集團吧,佛心公司根本不抓外掛。





當然這些謠言無從證實,但或許總有一個是正確的。




「洄升同學。」





一聲輕柔的叫喚將洄升從思考的洪流中拉回現實。



「啊?」





「洄升同學,你在思考什麼啊?」艾琉睜大了她水汪汪的眼睛,露出好奇的眼神。





「沒事。」洄升別開艾琉熱切的視線,淡淡地回應。




冬天的來臨將天色染上一層昏黑。在櫻花樹底下的岔路,沒有櫻花紛飛的場景,只有凜冽的空氣凝結著昏黃閃爍的街燈。





「謝謝你,洄升同學,今天陪了我打英雄聯盟。」艾琉總是微笑地鞠躬。





「摁,掰掰。」洄升總是毫無表情地,揮手道別。





隨著時間的推進,他們之間也成為彼此生活中的一小部分。





--------------------------------------------------------

只求回覆,不求gp。


另外我想問大家的意見,因為活動小說的限制是一萬字,其實一萬字很難寫出什麼劇情。

我想問大家,我該按照現在的節奏進行下去,但可能一萬字只會到一個段落下去,還是加快節奏,把劇情全部塞到一萬字內。

這些由讀者來看或許會比較準,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現在這節奏是好是壞。


另外巴哈發文真他媽難用,排版一直跑,快瘋了。


有誰可以救我,為何字型會長的不太一樣.......


我全都用新細明體阿

22
-
LV. 20
GP 1k
11 樓 已尻 mp6pimk59420
GP32 BP-

ch5







進入了十二月以後,年末的空氣緩緩充盈著日常的氣氛,感覺連時間的流逝似乎變快了。



今天是聖誕節,今年殘留的時間只剩下幾天而已,而這天洄升和艾琉依舊在放學後,繼續著他們的爬分之旅。



『 勝利。』


艾琉看著眼前的勝利結算畫面興奮地說。


        
「洄升同學,我們已經菁英第六跟第七了,已經可以挑戰空白了。」



洄升從艾琉的話語便感受到她的欣喜之情,同樣地,他也對這件事感到雀躍不已。



「摁,對啊。」洄升強壓內心的雀躍,平靜地回答。



洄升凝視著艾琉的瞳孔,只覺得她瞳孔的顏色,好像比剛見面時淡了一些。



可能是錯覺吧,他在心中如是想著



此時,艾琉轉頭望向洄升,她將心中埋藏已久的疑問給說出口。



「對了,洄升同學,有件事情我在意很久了。」



「說吧。」



「為什麼……我從來沒看過你的艾克用過大招?」艾琉歪著頭疑惑地問道。



洄升聽見了艾琉的疑問,抿緊了雙唇,腦中頓時閃出了千萬條訊號,他思考著要如何回答艾琉的
話語。



—我該不該把時間流轉的能力告訴艾琉?

該? 不該?會不會把能力說出來,這個能力就會失效?





艾琉看見洄升坐立難安的樣子,認為他或許有些難言之隱,她帶著溫暖的微笑,貼心地說



「如果不想說出來,就算了吧。」



洄升聽見艾琉沒有打算要繼續追問的意思,鬆了一口氣,此時他瞥見螢幕上的日期,赫然發現今天是聖誕節。



「今天是聖誕節呢。」洄升隨口說道。



「是的,既然今天已經打到這樣了,我們一起去哪裡逛逛吧~」艾琉提議著。



洄升對艾琉的邀約感到訝異,這大概是有生之年,第一次有女生主動對他提出邀約吧。



他吞了一口口水,用力擠著乾澀的喉嚨,緩緩說出幾個字。



「好…..吧…..」










今年的冬天,因為反聖嬰現象,意外在聖誕節這天,下著這地區從來沒下過的雪。



神木市的街道上,雪花颺颺地飄落,充斥著烘托氣氛的閃爍燈,在寒冷的氣氛中,注入一股節慶的感覺。



洄升和艾琉並肩步行在充滿聖誕氣息的街道上,時不時瞄到路邊恩愛的情侶依偎著。



他們最後走到了穿越神木市河川的街橋上,就此停駐,眺望著神木市的街景。



「吶。」



艾琉率先打破尷尬的沉默,慢慢說道。



「洄升同學,你是為了什麼,才決定打積分的啊?」艾琉的視線依舊眺望著遠方,嘴裡緩緩吐出飄薄的白霧。



洄升聽見艾琉的話,並沒有回答,只是保持沉默。



約莫過了尷尬的一分鐘,洄升才抬起頭,用低沉的語氣,緩緩訴說著他以前的事情。



—其實嚴格說起來,我並不是完全的LOL新手。



在我七年前,就有短暫地碰過LOL,是我的從小到大一起生活的鄰居–阿傑介紹跟我一起玩的。
阿傑是個活潑開朗的男孩,對比我這個陰沉個性的人,有著很大的不同,即使如此,我們的感情相當好,他算是我唯一稱的上「好友」的人,從小我們就在一起玩耍。



我們幾乎是在同樣的時期一起玩英雄聯盟的,他在LOL的天賦上相當的驚人,僅僅一個月,我還沒三十等,他就已經在天梯上跟許多職業選手交過手。



他像是能夠悉知對方的心靈一般,能夠不斷精準地預知對面的行動。



他是這樣用爽朗的笑容跟我說的:



「只要用心感受對方的心理,便可預知對方所有的行動,我要打上台服第一,讓大家知道我的存在。」


言猶在耳,這樣爽朗的他,在那時即將打上台服第一。



有一天,他邀了我去網咖見證他打上菁英第一的時刻,但那天我婉轉拒絕了,原因想起來很可笑,是因為那時候我有點嫉妒他過人的天賦。


但從那一天以後,他就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雖然不合邏輯,但是我心理的直覺一直告訴我,阿傑的失蹤或許跟英雄聯盟有關係。



最終連阿傑的屍體也沒找到,警察最終只能以失蹤來結案。



失去了我唯一的朋友,我試著獨自去調查他的下落,卻始終一無所獲。



每當我打開英雄聯盟,好友清單上唯一的好友–阿傑,從此沒在上線過。



之後我有一段時間不玩英雄聯盟,或許是因為阿傑不在了吧,每次開啟英雄聯盟,看著空蕩蕩的好友清單,離線的阿傑,心中總有難以名狀的情緒不斷湧出。



在法律上失蹤一段時間便會宣判死亡,在幾個月之後,阿傑便會宣告死亡。



我開始想著,在阿傑在意義上死去以前,我能為他做點什麼?



我思考了很久,才漸漸在心中得出結論。



那就是—那就是打上台服第一,找出阿傑失蹤的結論,即使只有百萬分之一的機率能夠找出線索,我也覺得值得了。



如果時間能夠重來,我希望至少那天,他能夠在陪我最後一次。



洄升對著艾琉訴說著上面的故事。



艾琉聽完洄升的從前的回憶,她只是感到悲傷而低頭不語,她並不知此時此刻該用什麼樣的話語安慰洄升。



此時洄升揚起頭看著天空,雪花紛紛飄落在他的臉上。



他的視線漸漸模糊,只有皎潔月亮映著不斷飄落的雪花。                                                                                                                                              



—自己總是孤單一人,從來沒有人能夠理解自己,自己從來也沒有想過要理解他人,這或許也是應當的結果。
即便我能夠在遊戲中不斷重來,也無法挽回重視的人。



淚漸漸滑過洄升的臉龐,滴落在孤寂的雪中。



好冷啊……,洄升如是想著。




此時他卻突然感受背後漸漸出現一股溫暖的氣息環繞著他。



艾琉從背後緊緊抱住了洄升。



「洄升同學……有你在我很開心,跟你一起打英雄聯盟很開心,這段時間裡,跟你一起玩,真的非常開心。」艾琉說著說著,或許是氣氛使然,眼角不自覺流下了幾滴淚水。



「艾琉。」這是洄升第一次叫了艾琉的名字,他用微微顫抖的語氣繼續說道:



「謝謝妳……」



洄升此時才漸漸明白,他,此時並不寂寞。











紛飛的雪花在空蕩蕩的街道依舊飄落著,時間已經快要凌晨,洄升兩人邊走邊聊天著。



「話說,到底妳的操作為什麼這麼厲害?」洄升問道



「恩……我想想…….該怎麼形容呢?」艾琉用手指抵著下巴思考著,過了幾秒,又繼續回答道:



「就是,好像時間的流逝會變緩慢,有點像是動態視力吧?」



艾琉說著,兩人走到了熟悉的岔路口,即將道別。



「洄升同學,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雪呢。」艾琉望著天空說著。



洄升望著艾琉的側臉,瀰漫天際的雪花,不斷颺颺地飄落著,昏黃的街燈映著艾流標緻的五官,形成一幅美如詩的畫面。



好美……他忽然憶起剛剛被艾琉擁抱的場景,背上還殘留著淡淡的餘溫,臉頰立刻泛起一抹紅暈。



艾琉轉身面向洄升,臉上浮起一抹溫暖的笑靨。



「謝謝你,洄升同學,今天陪了我很久。」



洄升強壓著內心的心動,佯裝平靜地說。



「我……才要謝謝妳吧。」洄升別過視線,不願讓別人發現他臉上的紅暈。



洄升此時視線偷瞄了一下艾琉,覺得艾琉的神情有些怪怪的,於是他轉過頭看向艾琉。



「妳怎麼都不說……阿?」


話才說到一半,洄升看到了不斷顫慄著身體的艾琉,立刻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艾琉原本神采奕奕的瞳孔只剩下無底的空洞,臉孔驚慌地猙獰著,將不斷顫慄的雙手擺置她的眼前,驚恐地說道。



「為什麼街燈突然沒電了?」



洄升看著街燈依舊散發著光芒,心底卻漸漸浮現出異樣的恐懼。




「為什麼我什麼都看不見了?」





淒厲的話語迴盪著空蕩蕩的街道,即使是在這紛飛的雪中,仍是字字句句清晰可簡。





---------------------------------------------------------------------------------


8/9更新,差不多在兩三回就要完結了。

只求回覆,不求GP。
32
-
LV. 7
GP 14
12 樓 苦苦的茶葉 yo821428yo
GP1 BP-
等等,你跟我說這樣就要完結了? 會不會太快...
1
-
LV. 20
GP 1k
13 樓 已尻 mp6pimk59420
GP18 BP-

ch6





明天就是元旦,就意義上來說,可以是時間的起始,也可以是時間的結束。
 
 
 
在放學後,蠢蠢欲動的學生們各自聚在一起,討論著接下來的新年行程。
 
 
 
唯獨洄升,只是默默地背起書包,走出了教室。
 
 
 
在教室的學生見著洄升獨自離去的背影,紛紛竊竊私語著。
 
 
 
「欸?他要去網咖過年嗎?」
 
 
 
「最近幾天那個可愛的女生都沒來找他,是不是吵架了?」
 
 
 
「我聽隔壁班的說,那個女生最近好像都沒來學校耶。」
 
 
 
洄升似乎是有聽見他們在背後偷偷談論著他跟艾琉的事情,但他並沒有對此做出反應,直直往校門邁去。
 
 
 
走出了校門,他並沒有什麼目標。他只是漫無目的,在大街上踽踽獨行著。
 
 
 
—不知為何,自從聖誕節那天,已經沒有什麼動力在接觸英雄聯盟,也沒有再去網咖了。
 
 
他走到了熟悉的岔路口底下,憶起了聖誕節那天,令人顫慄的場景。
 
 
—那天雪花紛飛,在接近凌晨時,僅僅一瞬間,艾琉的眼睛就完全失明了。



原因完全不明,為何上一秒視力正常的人,下一秒就突然失去了視力,我完全不明白。



我看著她的眼睛,卻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原本相當深邃的瞳孔顏色,不知何時已經黯淡成灰色。



說起來,自己好像也曾注意過她瞳孔的顏色有變淡,但那時認為只是錯覺罷了。



之後她便無力地癱坐在地上哭泣著,我卻什麼忙幫不上,連手機都沒有的我,只能將她安置在
一旁,獨自尋求他人的協助。



救護車響徹著靜謐的聖誕夜,那如同哀號般的警鈴聲成了我最不願回想的回憶之一。



我就這樣,看著艾琉搭上了救護車離去,什麼忙也幫不上。


 
之後,艾琉並沒有出現在學校了,且洄升除了英雄聯盟外,並沒有任何可以聯絡她的方式。
 
 
 
之後的放學時間,少了艾琉的陪伴,洄升心理總有有難以名狀的失落感。
 
 
 
心中有種難以言喻的悵然若失,令洄升不斷思考著,究竟她的陪伴,是一種習慣,還是自己從未發現的感情?
 
 
 
時間依舊行進著,然而當洄升回過神來,天色早已經是漆黑一片,徒留著街燈底下微弱的昏光。
 
 
 
「……」洄升看了一下手錶的時間,卻驚訝得無言了。
 
 
—現在……..九點十分?



剛剛怎麼說頂多才五點多,為何恍過神,現在已經十一點多了?
 
 
 
莫名的違和感充斥在空氣中,洄升全身不斷顫抖著,完全並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啜了一口氣,緩和了一下心情,環顧四周,並沒有與平常相異的地方。
 
 
 
洄升懷著忐忑的心情,慢慢步行回了家裡。
 
 
 
他打開了電腦,開啟了英雄聯盟,看見了一則離線訊息。
 
 
 
『Eru : 洄升同學,我是艾琉,明天就是元旦呢,真好呢。


醫生說眼睛失明的原因,現今的醫學技術並無法解決,老實說到現在我還是相當不能接受這件事情。


很抱歉,沒辦法再跟你一起去網咖打英雄聯盟了,很想見證我們一起擊敗空白的那個瞬間,但失去眼睛的我,現在這些大概只能成為妄想吧。


很高興在這段時間有你的陪伴,雖然你總是很冷淡,但你還是將你心裡的祕密告訴了我。


那天,我也情不自禁的抱了你,這是我第一次擁抱男生,有點柔軟,有點溫暖。


其實,我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你—洄升,當我在那場遇見那個艾克時,我就在猜想這個人是你吧。


Echo,回聲,洄升。


最後我想說,對不起,我知道我必須要堅強,但是沒辦法看見東西的我,已經沒有生活的意
義,失去救贖的我,只能選擇離開了這個世界。


當你看見這封信時,我應該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如果時間能夠重來,更早遇見你,那就好了呢。


對不起。』
 
 
洄升怔怔地看著螢幕上的每字每句,淚珠緩緩從眼角流出。
 
 
 
他想用拳頭用力敲打牆壁,直到他全身筋疲力盡為止。
 
 
 
對於艾琉的遭遇,他完全不明白命運的造化弄人。
 

 
「 阿.......阿阿........」


洄升撕心裂腸在這孤單的空間吼著,但是無論在怎麼大聲吼著,卻依舊無法宣洩他心中的對命運的不滿。
 
 
                                                                                                                                               
洄升這時才明白對艾琉的情感為何物。
 
 
 
 
他用盡全身的力氣敲打著鍵盤,對著離線的Eru輸入訊息。
 
 
『Echo:艾琉,我喜歡妳。

我真的很喜歡妳。

我喜歡著妳的大眼睛,喜歡妳說話的聲音,喜歡妳神采奕奕的樣子。

拜託,能不能在給我一次機會,不要走?』
 
每字每句都是洄升最真切的心意,卻始終無法傳達給艾琉。
 
 
 
他怔怔看著離線的艾琉,忽然想起了什麼。
 
 
 
—如果能夠用時間流轉的能力,回到與艾琉相遇的那一場,或許能夠拯救艾琉吧?
 
 
 
 
想到此,他以最快的速度,打開了英雄聯盟,開啟了自訂遊戲,選擇了艾克。
 
 
 
他費盡全力地推線,仔細地尾刀著小兵,只求能夠在快一點點。
 
 
 
終於上到了六等,迫不及待按下了【時光流轉R】
 
 
 
他開始回想著,與艾琉相遇的那場遊戲。
 
 
 
唯有那一幕,他始終在腦海揮之不去。
 
 
 
即將被摧毀的主堡,上路不斷湧進的超級小兵,雷玟,艾希,弗拉迪米爾……等等
 
 
 
這是洄升第一次嘗試如此長時間的時光回溯,會對他造成什麼影響,他已經無從選擇了,洄升的心中,只有拯救艾琉這個執念。
 
 
 
眼前的畫面扭曲著,忽然進入了一個空間,他所經歷過的畫面不斷在眼前飛送著。
 
 
 
回過神來,眼前的螢幕有著被摧毀的主堡,顯示著『戰敗』,看了一下四周,此起彼落的遊戲聲光效果,這裡的確是網咖。
 
 
 
洄升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雙手。
 

—原來,這麼長的時間回溯也辦的到?
 
 

有人說,時間並無法像撥轉鐘錶般地倒流,但此時此刻,憑著洄升的意志,時間卻流轉到了那一天。
 
 
 
那一天,洄升和艾琉第一次在遊戲中相遇。


 
洄升早已下定決心,接下來無論發生什麼,一定要扭轉這個命運。
 
18
-
LV. 20
GP 1k
14 樓 已尻 mp6pimk59420
GP23 BP-

#7



「不可能…….到底是為什麼……?」

 
絕望的咆哮聲響徹著寒冷的夜空。

 
「無論我重來多少次,都無法拯救妳……..」
 

今天是聖誕節,因為反聖嬰現象的關係,下起了這個地區相當罕見的雪。
 
  
瞳孔顏色再度黯淡,成了無底的空洞。艾琉又再次失去了光明。

 

眼前悲傷的場景,洄升已經數不清,他究竟經歷過了幾遍這樣的畫面。
 
 
 
第一次輪迴,洄升提議繼續留在網咖裡,然而同樣的時間點,艾琉突然失去了視力。
 
 
 
第二次輪迴,他們在這天並沒有爬到菁英前十,然而同樣的時間點,艾琉突然失去了視力。
 
 
 
第三次輪迴…….第四次輪迴…….直到現在已經數不清多少次了。
 
 
 
 
 
 
不論他怎麼重來,無論在任何地點,中間發生過什麼事情,洄升總是無法扭轉這個命運,陷入了死胡同。
 
 
經歷了太多一樣的時間,看過了太多同樣悲慘的結局,他與艾琉的話語不在相連,距離漸行漸遠。
  
 
曾經的回憶越來越遠,只有裂痕悄悄蔓延,洄升對於艾琉的感情也漸漸扭曲。
 
 
 
他已經無法向以前那樣保持那樣的心情和艾琉打著英雄聯盟,對於艾琉的痛苦,他也漸漸麻木了,不在像當初那樣激起內心的波瀾了。
 
 

 
但洄升還是始終不斷地利用時間流轉的能力收集相關線索,卻依舊對艾琉的失明毫無頭緒。
 
 
而他也漸漸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有了變化。



不知何時開始,自己開始出現了「游離」。
 
 
 
 
 
「游離」,如字面上所指,就是自己的存在突然游離在這個世界上,在某段時間內,洄升的存在會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而在這段時間裡其他人對於洄升的記憶將會被抹煞。
 
 
 
洄升但本人並無法感知自己的游離狀態,上一秒還在九點,下一秒卻來到了十二點,洄升只能透過這種不協調感來得知自己發生了「游離」。
 
 
 
更令人不解的是,唯獨只有艾琉,在這段時間內還存有對洄升的記憶,之所以開始意識到所謂的「游離現象」也是因為在某次輪迴中,洄升突然像蒸發一般地在艾琉面前消失,但其他人卻完全不記得有洄升這個人的存在。


原先屬於洄升的座位,洄升的物品,全都消失了,他的同學也不記得洄升這個人的存在,如同他的存在被世界給抹煞了。



他發現自己出現「游離」的頻率越來越長。



總而言之,「游離現象」是時間流轉的代價之一。

 
 


 
在孤寂的雪下,洄升看著夜空,輕輕嘆了一口氣,他明白自己能夠時間流轉的次數大概不多了。
 
 
 
但即便如此,洄升還是再度奔回家裡,開啟電腦,打開了自訂遊戲,選擇艾克使用了時間流轉,回到了艾琉與他相遇的那場遊戲。

 
『戰敗』兩個字鮮明地顯現在螢幕上,成了洄升最有印象的畫面。

 
摁,接下來只要回到結算畫面,右下角就會有Eru的好友邀請,洄升心中如是想著。

 
然而,這次的好友邀請,並不只有一則。
 
 
『   想與你成為好友。』



「空白 ?」洄升不可置信地看著螢幕,暗自驚呼道。

 
這是經歷過無數次輪迴,從未發生過的事件,也就是說,這有可能是逆轉結局的契機。

 
他愣了一下,按下了確認鍵,左下角的聊天視窗立刻蹦了出來。
 
 
 
『   :我第一次見到像你這麼特別的能力。』
 
 
洄升驚訝地看著訊息,心想道
 
 
「他究竟是什麼來頭? 他所指的能力是指【時間流轉R】?」
 

想到這,洄升不自覺地哆嗦了一下,接著正要回話時,又有新訊息跑出來。
 
 
 
『   :Echo,或者應該叫你洄升,好久不見阿,老朋友。』



心中不斷湧出異樣的不安,胸口填滿了恐懼,僅僅是這句話,卻讓洄升心理發寒。



—他是誰? 為何知道我的名字?


 
洄升一邊想著,一邊用著顫抖的手勉強輸入了幾個字
 
 
 
『Echo:你究竟是誰?』
 


『   :哈哈,我不是說過了,我是你的老朋友。』




『   :你應該還記得我吧。』
.
.
.
.
.
.

 


 
『   :我是阿傑呀,不記得我嗎?』
 
23
-
LV. 20
GP 1k
15 樓 已尻 mp6pimk59420
GP12 BP-
#8


『  :我是阿傑呀,不記得我了嗎?』
 
 
洄升驚訝地睜大眼睛,看見熟悉的名字,身體緊繃的無法動彈。
 
 
 
「騙人的吧。」洄升不可置信地張開嘴巴。
 
 
 
阿傑是個充滿天賦的英雄聯盟玩家,更是洄升從小生活到大,唯一的朋友,然而阿傑在七年前,在即將打上菁英第一時,卻突然失蹤了。
 
 
 
從那天起,阿傑的音信杳無,甚至最近因為失蹤過久已經要被法院判定死亡。
 
 
 
洄升對阿傑的失蹤耿耿於懷,甚至認為如果自己那天答應阿傑跟他一起去網咖,他是不是就不會失蹤了?
 
 
 
但現在阿傑居然以這種形式來到洄升面前,對於洄升來說,簡直是難以想像,更從沒想過空白的真面目就是阿傑。
 
 
『Echo:阿傑…..你這幾年到底都跑到哪了? 為什麼知道我是洄升?』
『  :這中間的故事實在是太長,還聽我娓娓道來,雖然難以相信,不過我想你一定會相信我的話的。』

 
接著空白開始娓娓道來所有的事情與謎團。
 
 

 
—你知道我以前打英雄聯盟很厲害吧? 我應該有跟你提過,要如何知曉對方的心理,對吧?


但其實那是騙人的,我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發現自己擁有一種特殊能力,這種特殊能力貌似不只我擁有,你也擁有。



俗話說,我思故我在,但如果自己開始想像成為他人,那會如何?



沒錯,我開始能夠變成他人的意識,能夠知曉對方的心理,擁有這樣的能力,讓我在英雄聯盟上戰無不勝,在最後即將問鼎菁英第一時,我發現我開始出現了異狀。



如果說,意識是種類似電子瑪的資訊,不斷穿梭於他人的意識,將會使自己的意識越來越薄弱,沒錯,這種特殊能力是要付出代價的,濫用這個能力,最終只會導致不幸。



最後我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意識格式化,只能以『』–空白形式活在英雄聯盟裡,五個空白都是我的化身,也因為如此,至今並沒有人能夠打敗我。



在英雄聯盟的世界裡,我幾乎是全知全能的神,那種感覺雖然不賴,但似乎好像缺少了什麼,大概是少了做為真正的人的感覺吧。



雖然我還是無法知道為何這能力會出現的原因,但目前可以確定的是,有少數人擁有這個能力,但不斷使用這個能力,最終的結果也是必然悲慘。



後來,我發現了你,Echo,洄升,也查覺到你不斷使用時空回溯的能力來贏得遊戲,後來更發現你不斷重回某場遊戲,是為了Eru這位玩家吧。


 
Eru這位玩家,其實也是個能力者,跟你跟我都一樣,她的能力,簡單來說,就是超級的動態視力吧?所有東西在她眼裡,像是被放慢速度一樣,所以她在遊戲中幾乎不會被指向技給打到。



倒是你,不斷進行時間回溯,在各個世界線來回穿梭,會讓你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逐漸游離,最終失去在這個世界的存在。







『Echo:阿傑…..所以Eru的失明跟能力有關? 我該如何拯救她?



『  :沒錯,是有關的。能力的出現必定要有一個契機,然而她能力出現的契機—是你。只要你想辦法阻止她能力的出現,便可避免能力代價的產生。』


 
『Echo:契機是我?



『  :這個我也並不清楚,但只要你能在最初遇見她的時候,在她能力覺醒時打敗她,就讓她的能力消失。』


『Echo:摁,還謝謝你了,真是幫了我大忙。』



『  :趕快爬上來打敗我吧。』




經過了和阿傑久違的談話,洄升心中重新燃起了拯救艾琉的希望之火,現在終於有個線索依循,去改變這個悲慘的命運。
 



—但是,要如何做,才能夠讓艾琉放棄打英雄聯盟,剛剛阿傑說了,能力的出現必定伴隨一個契機,雖然我也並不明白我能力出現的契機以及艾琉能力出現的契機。


況且依我目前的情況,大概已經沒剩多少次時間流轉了。

 
 
 
洄升輕輕點了滑鼠右鍵,接受了Eru的好友邀請,但此時Eru已經下線了。


 
 
沒辦法,看來只能找本人談了。如果可以,真想讓時間繼續走下去。洄升心中如此想著。
洄升意識到這段無止境的時間旅程快要結束,不自禁輕輕嘆了長息。
 
 
 
 
 
隔日的放學,洄升單獨和艾琉約在了校舍後方。
 
 

 
「那個……是稱呼洄升同學吧?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艾琉歪著頭,睜圓了眼睛。
 

 
 
「艾琉,我們之前有遇見過嗎?」
 
 
 
艾琉聽了洄升的話,愣了一下,接著臉色一沉,低頭開始緩緩問道

 
 
 
「為什麼…….?你要問這個?」
 
 

 
接著洄升將所有的事情,從他們最初的相遇,到他不斷輪迴之後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都告訴了艾琉。
 
 

 
艾琉聽完後,深深啜了一口氣。
 
 

 
「這樣啊。」艾琉聽完,驚訝地睜大瞳孔,然後又繼續說道。
 

 
 
「你是我的救贖。」
 

 
 
「救贖?」
 
 
 

艾琉抬頭看起暮靄的天空,霞紅的雲彩散落在橘色的天空,宛如一幅風景畫。
 


  
「你果然不記得我了。」艾琉轉頭望向洄升苦笑道。
 
 

 
聽見艾琉的話,洄升托著下巴陷入了回憶的長流,思索著他和艾琉在哪裡曾經遇見。
 

 
 
「抱歉,還是想不起來。」洄升一臉歉意的說。
 

 
 
「摁,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艾琉說到一半,像是有所顧忌的頓了幾秒,然後又繼續說道。
 
 

 
「這雙眼睛原本並不是我的。」


 
—其實我以前因為天生眼角膜病變的關係,眼睛幾乎是失明的,幾乎只能看的到物體的輪廓。


我沒辦法隨心所欲看見這美麗的世界,但是有天,醫生跟我說,他們找到了一雙跟我合適的眼睛,於是我動了眼角膜移植的手術,開始可以看見這世界美麗的樣貌。


我一直很想找機會向給了我光明的人道謝,是她讓我能夠擁有現在的青春,於是我不斷打聽消
息,最後得知那個人已經過世了。


在擁有一雙新眼睛之後,生活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但是大約在三個月前,我第一次在英雄聯盟,遇到了你—Echo,我的身體開始出現了不一樣的變化。


我開始擁有了那雙眼睛的所看過的人事物,一部份的記憶。大概是因為這原本並不是屬於我的
身體一部份吧?


在那些記憶裡,不斷出現著你—洄升同學的影子,對於那個人來說,你是很重要的人吧?


 
洄升聽完,身體不斷在原地顫抖著。

 
 
 
之後他用力握緊拳頭,強壓內心的激動,佯裝平靜的別過視線,淡淡地說道。
 
 
 
「姐姐她在死前,一直很堅持她死後要將她的器官捐贈出去,所以…….」他擠著乾澀的喉嚨繼續說道。
 
 
 
「我一定要拯救妳 ,不能讓姊姊的心意白費掉。」洄升的眼神帶著堅定的光芒。
 
 
 
艾琉聽了洄升的話,楞在原地,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雖然如此,她卻感受到一股暖流從心中緩緩湧上。
 
 
 
「謝謝你。」她露出了溫暖的微笑,眼淚潸潸地從臉頰滑過。
 


 
 
午後的微風輕輕吹拂著他們,夕陽西下,將整個城市的景致染成昏黃一片。
 
 
 
 
 
之後洄升回到家中,開啟了英雄聯盟,他心裡明白,這是他最後一次能夠使用時間回溯了。
 
 
 
他開始努力回想起,三個月前,遇見Eru的情景,但一直都無法在腦海中重現當時的情景。



—阿傑說,回到那一場,打敗她?


意思是,那場我是輸掉的,但是從打英雄聯盟以來,我幾乎沒有輸過的記憶。
輸過? 五打五?
 

 

突然腦中竄過一股電流,洄升赫然想起,他,曾經有輸過一場遊戲。

 
 
但是,那場並不是一般對戰,也不是積分對戰,而是自訂遊戲。
 
 
 
那天似乎是不小心進錯了一個自訂遊戲的房間,然後莫名其妙的跟一個雷玟單挑。
 


單挑規則:一百兵、一塔、一個人頭,達成一樣條件就算贏。
 
 
 
洄升還記得,那時他前面幾乎是完虐這個雷玟,之後雷玟像是換了一個操縱者一樣,逆轉了遊戲。
 
 
 
他想起了那場遊戲的場景,做好了心中的覺悟,於是他按下了艾克大招,現實時間跟著流轉,回到三個月前的那一場遊戲。
 
 
 
只要洄升贏了這場遊戲,就能扭轉艾琉悲慘的結局。


12
-
LV. 20
GP 1k
16 樓 已尻 mp6pimk59420
GP25 BP-

#9 時間箭頭注定我們無法回到從前





召喚峽谷,中路單挑,艾克,雷玟,Echo,Eru。
 
 
單挑規則:一百兵、一塔、一個人頭,達成一樣條件就算贏。
 
 
遊戲時間:一分五十秒,兩邊都還在一等。
 
 
洄升看著上面的大招圖示,已經變回原本艾克的大招【開始計時R】。
 
 
 
洄升會心聚神地專心操縱著螢幕上的艾克。
 
 
 
艾克帶了【閃現】、【傳送】,雷玟則是帶了【閃現】【點燃。】
 
 
 
艾克帶的拱心石天賦是【不死之握】,雷玟則是【雷神律令】。
 
 
 
就天賦和角色而言,艾克前期的換血是能夠順利取到優勢的,但因為雷玟的高傷害機體加上雷神還有點燃,在打一波時若艾克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帶走。
 
 
 
三等前,兩邊的換血動作互有往來,基本上是持平的,但是一過三等,雷玟的操作突然猛升好幾個檔次,洄升的指向技開始打不中艾琉的雷玟。
 
 
 
「是從這時候能力開始覺醒的嗎?」洄升心想道。
 
 
 
雷玟從三等以後,不斷利用本身機體高機動以及高傷害的特性,再加上能力覺醒,擁有著超級動態視力的艾琉,很快的將洄升壓制下來。
 
 
 
艾克開始改變策略,決定不用【時光樞紐Q】去消耗雷玟,而是開始用這招作為尾兵的手段,但即使如此,艾克的吃兵數漸漸被雷玟海放。
 
 
 
到了遊戲時間8分鐘,因應雷玟的高傷害,艾克買了巴米灰燼和布甲抗衡著高傷害,並且買了根紅眼,雷玟身上則是有殘暴之力和兩把多蘭劍和兩把長劍。
 
 
吃兵數,雷玟:艾克73:58。
 
 
 
雖然表面上,艾克不斷被雷玟壓制著,但雷玟並沒有所謂的『兵線』概念,即使取得了優勢,也無法利用控線的技巧將優勢擴大,讓艾克能夠穩穩的吃到塔下兵。
 
 
 
但即使如此,雷玟仍是取得了領先,若艾克在不想辦法打一波,就會因為兵數而輸掉。
 
 
 
「怎麼辦?」洄升從未在打英雄聯盟時遭遇到如此無比的壓迫感,他冷汗不斷冒出,戰戰競競地操作著艾克。
 
 
 
我一定要拯救艾琉,洄升心中只有一個如此堅定的執念,這是他至今獨自戰鬥到現在的理由。

在他腦中,迅速轉過許多念頭,與模擬出來的可能性,都只有一個結果,戰敗。
 
 


「我絕對不能輸。」洄升沉聲道
 
 


「我一定要贏妳 !」


此時原本平穩的遊戲局面,開始有了戰鬥的發生。
 
 
雷玟逮到一個走位失誤,她開啟大招,舉起了翡翠色的放逐之刃,快速地用E技衝上前,剽悍地用W技,釋放劍氣暈眩住了艾克,一陣雷霆萬鈞般的光速QA打在艾克身上。

 
艾克利用Q技回擊,但直接被雷玟一個不自然的抽動給躲過,但艾克有著物防裝,他利用E技能躲過雷玟的Q3擊飛效果,接著靠著不死之握和巴米灰燼的燃燒效果,跟雷玟進行換血。
 
 
但是開了大招的雷玟再加上暴風斬的斬殺,傷害實在太過誇張,加上艾琉的操作,技能與普功之間完全沒有空隙,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出了逆天的爆發傷害。
 
 
 
艾克承受了雷玟大量的傷害,血量只剩下了三格,而雷玟還有六格左右,於是他在觸發了被動之後,開始向右跑入草叢,雷玟見狀,便追擊著,但是無奈觸發了艾克的被動,雷玟完全追不上艾克。
 
 
 
雷玟鐵了心不斷追著艾克,並等待技能冷卻好時。
 
 
 
艾克跑入了小龍池,接著用閃現穿過了牆,經過了兩秒,雷玟也跟著利用Q3翻過了牆。
 
 
 
「奇怪?」



此時雷玟納悶著失去艾克的視野,但是突然看到藍色的艾克從眼前經過,暴露了艾克的位置。
 
 
 
雷玟跟著那個藍色的艾克,也就是艾克四秒前的位置,衝了進去。
 
 
 
但是靠著雷玟的小招,已經能輕鬆帶走艾克。
 
 
 
光芒閃爍,雷玟的劍高高舉起,閃現進草叢,準備帶走艾克的人頭時,異變突生。
 
 
 
 
—『蹦』的一聲。
 
 
 
螢幕上顯示著一則訊息。
 

 
『艾克(Echo)擊敗了雷玟(Eru)』
 
 
 
 
艾琉不可置信地張大眼睛,看著上面的黑白螢幕,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輸掉的。
 
 
 
之後過了幾秒,艾琉看了艾克的裝備才恍然大悟,自己是怎麼輸掉這場遊戲的。
 
 
 
 
艾克進入了草叢,使用了【傳送】傳回插在溫泉裡的紅眼,接著以難以置信的手速將身上所有裝備賣掉,換成了AP裝備,在家裡先使用【相位轉移E】,然後使用大招【計時開始R】,如命中註定般地命中了雷玟。



接著幾乎是零時差地往雷玟身上打出了第二段的【相位轉移E】,在近距離使用【時光樞紐Q】,觸發了被動,直接一波乾淨俐落帶走了雷玟。
 
 
 
「原來如此,輸的我心服口服了。」艾琉微笑著,眼眶卻慢慢模糊了起來,她並不清楚這股想哭的情緒從何而來,只覺得在心中有股熟悉的暖流漸漸湧現。






「結束了嗎?」



洄升在確認自己的勝利以後,整個人氣力放盡地癱坐在椅子上,他意識到自己的意識逐漸遠去。



「果然......開始游離了嗎?」



洄升的視線漸漸模糊,呆滯的目光依稀停留在孤然的螢幕上,眼皮不自覺地慢慢闔上。




「洄升同學.......」,艾琉甜美而熟悉的聲音言猶在耳,但之後似乎是在沒有機會能夠聽到這令人懷念的聲音。




在意識漸漸遠去的同時,他似乎看見了熟悉的岔路口,櫻花盛開,艾琉美麗的身影,融入了櫻花紛飛的景色之中。




好美.......洄升懷著一個美夢,身體逐漸游離在空氣之中。
 


 
 
 
春天悄悄降臨在這座城市,驅逐了寒冬的冷意。
 
 
在放學午後,艾琉一如往常走到了回家路上必經的櫻花樹下,在這棵樹下,是個岔路口。
 
 
每次經過這裡,艾琉總有一種難以名狀的熟悉感。
 
 
不知何時,這棵櫻花樹盛開,颺颺飛灑的櫻花如粉雪般,不斷在天空中飄落著。
 
 
「好美 !」 艾琉看著這幅如畫詩意般的景色,被這副美景吸引的出神忘我。
 
 
忽然有陣風吹過,將灑落在地上的櫻花瓣捲起,櫻花隨著風飛舞著,在半夢半醒之間,艾琉似乎看見一個熟悉面孔的男孩,忽然出現在櫻花樹旁。


25
-
LV. 20
GP 1k
17 樓 已尻 mp6pimk59420
GP26 BP-
8/21補 作者的話


這篇小說從8/01 到今天8/21 終於做了個完結。



其實這篇算是我睡前的隨筆,但是寫著寫著,洄升跟艾琉的故事也成長了不少。




這並不是個開外掛打遊戲的小說,而是洄升自己的成長之旅,看著洄升從封閉自己的感情,之後不斷成長,
到現在能夠為了艾琉付出,我自己也是樂在其中。



但我自己其實心裡還是明白,這篇小說的缺點很多,例如節奏需要加強,劇情的張力也不太夠,甚至連基本的詞藻用量都不太夠,這些缺點都是我在成為小說家以前必須去改進的。



如果把九章都看完的朋友,我真的很謝謝你,因為這篇作品老實說我自己只能打60分而已,能夠看完我真的很感激你們。


至於結尾的部分,很多人可能看不太懂,我還是解釋一下。



洄升其實在第一篇的時間點,三個月前,是有跟艾琉單挑過的,那場單挑也是讓艾琉動態視力覺醒的契機之一,如果要拯救艾琉,必須在那場單挑賽中打敗她,也就得以讓她的能力消失。


因此,洄升在最後,使用了最後一次的時間流轉,回到那場單挑賽,並且以令人意外的操作打贏了艾琉,之後便游離在這個世界中。


因為在最後一次輪迴中,艾琉並沒有跟洄升遇見過,所以她對於洄升只有模糊的既視感。


並且失去能力的她,無法趕知到洄升「游離」的這件事實。


所以她在每次回家的路上,走過那棵櫻花樹,在無數個世界線裡,她和洄升總是會在這棵櫻花底下的岔路口道別,所以她對這裡會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最後出現的那個男孩,是洄升本人沒錯,至於之後的事情,就留給各位想像的空間。


而最後一章我特別給他取了個標題:時間箭頭注定我們無法回到從前



其中的意思,就請各位自己去發掘吧~



總而言之,非常感謝有看過我小說,按過GP,留過言的朋友。


你們的支持,會是創作者的動力來源之一。

26
-
LV. 14
GP 12
18 樓 夜芷棠 bill500415
GP1 BP-
拜託大神XDD要補齊阿
這寫的心好癢
雖然你場外好像逛太多....
1
-
LV. 2
GP 1
19 樓 戰魂 j0931547600
GP1 BP-
也許在某個平行時間軸,我們是平凡且相愛的吧…
1
-
LV. 11
GP 296
20 樓 EKKO✮zゝω・ sylvia786165
GP1 BP-
看完了  蠻喜歡這類型的故事!  GP接著   我也很喜歡 艾克(EKKO)  完美詮釋S/L的真髓

結語我想說  : 有些事物值得以不斷的戰鬥來守護,即使要一次次地重複也在所不惜。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08 筆精華,0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