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353

【小說】那些夏天,我們的電競夢(1/18/2019 近日填坑公告)

樓主 語冰的夏蟲 bincentiii
GP203 BP-




《楔子》
 

  偌大的巨蛋競技場館座無虛席。

  即便觀眾人滿為患,現場嘈雜的聲音卻是不多,他們全都屏息看著座落於場館前方的舞台,期待著即將開始的賽事。

  寬三十餘尺、長三尺的長方形舞台以中央為分界,兩邊各設置了巨大的透明玻璃隔間,裡頭五台電腦各排成一排。

  在舞台的上後方,則是架著巨大的轉播投影屏幕。

  而在這投影屏幕的上方,以鷹架支撐的聚光燈燈具之上,掛著一個巨大的看板,上頭寫著這樣的一排字──

  「20XX˙League ofLegend World Championship.」

  英雄聯盟世界盃錦標賽。

  「終於……」

  看著看板上的字樣,坐在選手待命席的孫敬軍發出一陣感慨。

  在經過漫長的征途,終於走到這裡,英雄聯盟電競比賽的最高殿堂。

  儘管早已知道獲得參賽的資格,實際到了現場胸口還是湧現出難以壓抑的悸動。

  孫敬軍緩緩將視線環場掃過台下,無數臉上寫滿緊張和期盼的觀眾、他們手持的加油棒、加油看板;架在後方用來轉播的投影機、肩上架著攝影機準備報導的電競記者……

  最後,視線回到了舞台上,那兩排電腦。

  ──這次,一定要拿下冠軍。

  ──站上頂峰,實現世界第一的夢想。

  舞台上,聚光燈亮起,司儀的播報聲從耳邊響起。

  「我們走吧。」

  孫敬軍回頭,視線和他的隊友們輕輕一觸,彼此會心一笑,有默契地邁步踏上那通往被聚光燈所照亮的舞台的階梯──



(待續)


=====

連結專區:

  為了方便新來的朋友取閱,可以請新來的朋友選擇勾選右上角「只看該作者的文」,或是點選本區中的章回連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03
-
LV. 26
GP 353
2 樓 語冰的夏蟲 bincentiii
GP48 BP-

01.

 
  ──四年前──

  

  「第二名?為什麼只有第二名?」

  「因、因為……」

  「還有因為?不要找一堆理由!你為什麼不能學學你哥哥呢?你哥哥從來沒有給我這種難堪的名次!要你把哥哥當榜樣學習你為什麼總是聽不進去?非要惹火爸媽你才滿意嗎?」

  耳裡傳來的是母親連珠炮的罵句,孫敬軍低下頭,不甘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憤怨的雙手不自主的握緊,指甲刺破握在手中的成績通知單回條,陷進掌心的肉裡。

  國三第一次的模擬考,孫敬軍拿下了三蘆地區的總排名第二名、大台北地區的第十三名。

  這樣的成績,在一般的家庭都是值得吃大餐慶祝一頓的,但孫敬軍沒有。

  因為在他的父母心目中,值得誇耀的永遠只有第一名。

  第一名以下的名次根本不值一提。

  這當然是太過強人所難的標準──一般來說的話。

  如果孫敬軍想拿這樣的理由反駁父母,只會得到一頓痛罵,也許加上一頓飽打。

  因為在他之前,有人證明了那不是強人所難的標準。

  那個人是和他擁有一樣基因來源的哥哥。

  從小就不知道第二名為何物,課業、體育、人際交際,樣樣精通。

  校排第一名是應該的,地區第一名是正常,全國第一在所常有。

  國中三年中,光國三一年考的六次基測模擬考,就拿下五次全國第一,剩下一次還是感冒沒去應考。

  這樣的哥哥做為榜樣實在太過耀眼,以至於無論弟弟拿到什麼樣的成就,往往都淪為名為哥哥的光所照耀下的影子。

  而這次,也不過是過往無數次被哥哥的光芒照耀下的其中一次陰影罷了。

  儘管孫敬軍已經有過數次這樣難過的經歷,但隔天,在聽到班上這次考試排名並不算靠前的同學,卻能夠得到家長的獎勵時,他心中的委屈還是湧現上來。

  那天,一向乖巧的他,第一次翹了學校的晚自習,揹著書包一個人默默走在黃昏的街道上。

  翹課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叛逆行為,但平常的他,早已習慣這時間仍待在教室念書,一把時間空下來,孫敬軍反而閒得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回家嗎?

  不可能的,不但這時孫敬軍對雙親仍然心懷怨懟,同時也找不到提前回家的藉口。

  那乖乖回學校繼續念書呢?

  孫敬軍想到這裡笑了。

  如果真的因為不知道做什麼而翹課翹一翹,反而自主回去,這大概是破天荒等級的丟臉吧。

  正當孫敬軍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時,一個招牌映入眼簾。

  ──英雄網咖。

  「啊啊──」

  孫敬軍露出自嘲的笑意。

  網咖一直以來,離孫敬軍的生活圈很遠。

  無論是家人也好、師長也罷,對於這種專門提供人們玩電玩消遣的地方,歸類為不務正業、會帶壞小孩子的地方。

  孫敬軍還有印象,在過去寫過的暑假作業裡,要學生勾選不適當的休閒場所時,自己也勾上了網咖。

  ──反正翹課都翹了,一不作二不休,上吧。

  他心裡對自己這麼說,向著招牌的方向走去。


  
  英雄網咖位於孫敬軍就讀的蒼華國中附近,在一間滷味攤的地下一樓營業。

  雖說這時的法規是禁止十八歲以下孩童獨自進入網咖的,但這裡的警察實際上並沒有抓得非常嚴格,也或許是老闆有些特別的關係,這間網咖還是做為附近國中小的學生遊玩的集散地而營業,孫敬軍一進網咖,就能看到許多和自己穿著同樣制服的學生已經坐在電腦前打得不亦樂乎。

  「……老闆,這邊、呃……玩電腦的話怎麼算?」

  由於是第一次,走到台前詢問的孫敬軍顯得有些侷促。

  「一小時二十五,三小時七十。」

  坐在櫃檯裡正在看報紙的鬍子大叔從報紙裡探出頭來瞄了孫敬軍一眼,說一句後又低頭鑽回報紙裡。

  「呃……開三小時好了。」

  孫敬軍瞄了一下手表,從口袋裡掏出皮夾點了點零錢,在心中權衡一下後,掏出七十元放在櫃檯上。

  「……要開哪裡?」

  「咦?」

  「要開哪台電腦?」

  孫敬軍聽了一下才搞懂大叔的意思,隨便在找一個空的座位指了指,大叔瞥一眼後點了幾下操作,便點頭示意孫敬軍過去。

  因為是熱門時段,這時的單人座位早已坐滿,孫敬軍選的是一排五人的電腦座中靠裡邊的一台。

  從他人的電腦後方經過時,孫敬軍發現幾乎整間網咖超過一半的人都在玩同一款遊戲。

  當然,遊戲的名稱他是叫不出來的。只是在心中存疑著:現在有這麼受歡迎的遊戲嗎?

  來到自己的座位上,打開主機電源,等待跑動開機程序。

  然後。

  然後孫敬軍發呆了。

  和翹課後在街上閒逛一樣,即使到了網咖,坐到電腦前,他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幹什麼。

  孫敬軍幾乎都快忘了自己前一次玩電腦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他點開遊戲選單,有一搭沒一搭的拖曳著,看著一排排完全沒看過的遊戲名,重複著點開,關掉,這樣的進程。

  最後他點開的,是一款相當老舊的遊戲──世紀帝國。

  這是他僅有的遊戲經驗。

  那是他和哥哥還在念國小時的事,因為父母各自有事要忙,而被暫時交託給親戚幫忙代為照顧的他倆,在親戚家的電腦玩起的這款遊戲。

  「說起來……搞不好那是唯一一次,我贏過他呢。」

  一邊漫不經心的選著種族和地圖,一邊陷入回憶中的孫敬軍喃喃自語。

  和哥哥在親戚家玩起世紀帝國,對陣了三次,最後以哥哥三戰全敗的戰績輸給了孫敬軍。

  那也是所有和那個光輝燦爛的哥哥比較中,僅僅一次的勝利。

  「但這也不是什麼驕傲的事,不過只是遊戲而已。」

  沒錯,只是消遣。

  只是不務正業的休閒。

  不是什麼值得好炫耀的事情。

  「如果只有在這種事情上有才能的話……難道我註定就是個廢人嗎?」

  孫敬軍發出一陣嘆息。

  正當他百無聊賴地要開始遊戲時,一陣帶著緊張和期盼的歡呼聲在他的耳邊響起。

  「喔喔喔喔喔!開始了!要開始了!」

  聲音是源自坐在他隔壁的同學。

  只見他關上電腦螢幕,興沖沖地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小跑步的順著狹窄的座位走道跑了出去。

  不止是他,其他的坐在電腦前的人們也走得七七八八。

  「怎、怎麼了?」

  孫敬軍一時之間有些被嚇傻,沒什麼打網咖經驗的他還一度誤以為是警察上來臨檢要準備躲起來,卻見其他的學生臉上沒什麼緊張的表情,才發現是自己的誤解。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孫敬軍也關上了自己的電腦螢幕,順著人群走了出去,來到網咖的另一邊。

  和孫敬軍適才坐著的位置那頭截然不同,這裡沒有擺放供客人使用的電腦,而是清出了一整片的空地,許多客人直接盤腿席地而坐,整片空地上坐滿了黑壓壓的人群。

  他們全都充滿期盼地看著前方,在那裏懸吊著一幕投影屏,這時的屏幕上還沒映出影像。

  「老闆!還沒好嗎?」

  「老闆!動作快一些!再慢的話趕不上比賽開始你可要退我錢啊!」

  「老闆!……」

  嘈雜的人們喧鬧著,而投影幕一側正忙活著的,正是剛剛孫敬軍在櫃台看到的那位鬍子大叔。

  「快好了啦!小兔崽子們急什麼!連BanPick都還沒開始啦!」

  鬍子大叔笑罵了幾句,邊做了幾個操作,但投影幕還是沒有反應。

  「到底是要看什麼……?」

  見到大家期待的表情,孫敬軍難掩心中的疑惑,小聲地碎碎念出口。

  「咦?你不知道嗎?」

  在孫敬軍的背後,一聲清脆的女聲響起。

  「什麼?」

  孫敬軍完全沒料到會有人搭理他,驚愕地回過頭,在那邊的是一名和他同樣穿著蒼華國中校服的短髮女學生。

  「今天是世界大賽阿!英雄聯盟世界盃大賽!聚集無數菁英的職業選手的超精彩比賽哟!這邊一直都有在做比賽的轉播,所以才會這麼熱鬧。」

  見孫敬軍似乎真的不明白,對方和善地笑著替他解說。

  「什麼?」

  孫敬軍愣住。

  世界……大賽?

  打個遊戲也能有職業比賽?

  遊戲不是只是消遣嗎?

  不務正業的東西,也能變成……職業?

  正當孫敬軍還被沖擊著沒有反應過來之際,投影幕一陣晃動,接著便亮起了畫面,一旁也傳來了轉播的聲音。

  「……好了,比賽正式開始,現在進入了兩邊的banpick階段,我們來看看藍方會採取什麼樣的策略……」

  比賽已經開始。
48
-
LV. 10
GP 39
3 樓 你的微笑 jack10310
GP1 BP-
嘿嘿 好像很有趣
來打個招呼
加油XD
1
-
LV. 10
GP 17
4 樓 戳戳樂 s6416good
GP0 BP-
0
-
LV. 9
GP 1
5 樓 RW.米酒 riceminetw
GP0 BP-
有全職的感覺 滿喜歡的 gp發射 順便來卡個
0
-
LV. 18
GP 1k
6 樓 黃金豬 sunwayway77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有意思~特別喜歡這種劇情,加油!

0
-
LV. 26
GP 370
7 樓 語冰的夏蟲 bincentiii
GP31 BP-
02.
 
 
 
  『好的,那麼比賽即將開始,這場比賽將由代表台港澳及東南亞地區的兩支戰隊其中之一的dhq對上外卡戰區代表土耳其的AP,現在BanPick階段已經展開,賽評老師,你怎麼看這場的選Ban重點?』
 
  孫敬軍將視線重新投向投影幕,只見投影幕投出的影像被切成三區,左右兩邊一紅一藍,各有五個黑色的空格,在兩排紅藍空格的上方分別寫著兩組英文字。
 
  紅色那頭上面寫著的是dhq,藍色那頭則是AP。
 
  而中央則是主播台的轉播,兩名穿西裝打領帶的男子正有模有樣地坐在主播台前,正經八百地進行報導。
 
  『是的,在萬眾矚目之下,在台北站展開的英雄聯盟世界盃比賽小組預選已經展開,這場比賽更可以說是地主隊的首戰,但即便對上的是偏弱勢的外卡戰區,依然不可大意輕敵。這個賽季的meta來說,上路的兩大英雄神木、神牛勢必要有ban選策略來做應對……』
 
  在左手邊的男子提出問題後,右手邊被稱為「賽評」的另一名男子接過話題,一邊針對著螢幕上的變動進行講解。
 
  見到兩人正經八百地對著遊戲進行分析,孫敬軍不由得感到好笑。正當他想找人分享這股笑意,往四周的人群一看,卻發現大家臉上都是十分專注認真的模樣──就像好學生認真聽講的那模樣似的。
 
  這讓他記起和爸爸媽媽以及哥哥一起看世界盃足球比賽,聽著球評講解的那時,他們臉上的表情。
  
  孫敬軍再次想起了不久之前,令他震撼的詞語。
 
  ──英雄聯盟世界盃。
 
  『喔喔!才剛說到這,在AP首先BAN掉了老鼠圖奇之後,dhq馬上就BAN下了賽評老師剛剛說的神牛亞歷斯塔。』
 
  『是的,亞歷斯塔除了擁有Q和W的強大控場能力,同時還能夠將對手的刺客角或正在威脅我方ADC的角色給頂出戰局,給予ADC足夠的輸出空間,在保排能力上可以說是十分優秀,除此之外,如果對方的CARRY點位失誤,一個QW連技提供的控場也能夠給予隊友充足的時間收掉,再加上大絕80%的減傷效果,即使沒出坦裝也有極大的坦力,這場dhq在紅方,沒有把握首搶下來的話,BAN掉是十分明智的選擇。』
 
  一連串的術語和資訊如轟炸般湧向孫敬軍的腦中,儘管他已經打起十二萬分的注意力,仍然無法理解主播的講解。這些聞所未聞的詞彙對他而言宛如展露出了完全未知的新世界的一面。
  
  ──Q?W?
 
  ──ADC?輸出?控場?
 
  ──BAN?啊,這是禁止的意思,所以是可以禁止對方使用這個角色嗎?
 
  一邊猜測著,投影幕上的實況仍然持續著。
  
  『好的,在老師解說的同時,兩隊已經完成了接下來的BAN角,AP戰隊BAN掉了逆命、劫,而dhq接著BAN掉了雷茲和極靈。』
 
  『看來AP戰隊也針對dhq下足了功夫,花了兩個角色針對了dhq中路的「王爺」,這真是給出了充分的尊重啊。』
 
  『畢竟是「王爺」東方日話嘛。你看,他坐在選手席上的表情還是一樣從容淡定,看來即使被禁用了他最擅長的角色,還是十分游刃有餘呢。』
 
  隨著主播的播報,中間下方的視窗帶出了現場選手的鏡頭,並對其中的一位男性選手拉近特寫。
 
  就在鏡頭拉近的瞬間,孫敬軍聽到身邊爆起一陣激烈的歡呼聲。
  
  「王爺、王爺!」
 
  「東方、東方!」
 
  「上啊!王爺!告訴他們就算BAN了兩個角色也還是不夠的!」
  
  孫敬軍回顧四周,見到大家都露出激動和自豪的神情,不停為只在螢幕中聽不見這頭的聲音的選手加油、吶喊。
  
  如此歡呼盛況,就像是給予明星、球星那般的喝采一般。
 
  這再次帶給孫敬軍不小的震撼。
 
  台上的比賽轉播仍然繼續著,這時的BAN-PICK階段也告一段落,畫面頓時轉回主播台上。只聽兩人繼續聊著兩隊選擇角色上的問題,卻不再有遊戲的畫面出現,孫敬軍不由得感到奇怪,正當他疑惑著左右張望,卻找不到認識的人可以詢問時,一聲清脆的少女聲從背後響起。
 
  「別急,比賽已經開始了,只是在登錄遊戲中有些許的延遲而已。」
 
  孫敬軍聞聲回頭,幫他解惑的正是轉播開始時,熱心替他解說的那名身穿蒼華國中制服的短髮少女。
 
  「你是第一次接觸英雄聯盟對吧?剛剛的BAN-PICK階段還看得懂嗎?」
 
  見孫敬軍回頭,短髮少女露出笑容,親切地問道。
 
  「啊,嗯……一點點。」
 
  「這個遊戲啊,簡單來說分成兩個階段,一個就是剛剛的BAN-PICK的階段,兩隊各選好彼此要用的角色,接著進入下個階段,遊戲才算正式開始。」
 
  「嗯。」
 
  「接著的第二個階段,就是雙方利用選好的角色進行戰鬥,誰能夠拆掉對方的塔,一路推進到拆掉主堡的那隊就算獲得勝利。」
 
  短髮少女熱心解說著的同時,孫敬軍總是忍不住回頭去看投影幕上有沒有變化,什麼時候進入遊戲。
 
  見孫敬軍這樣脖子兩頭轉十分辛苦,短髮少女清開自己身邊的空間,稍微往旁邊坐,拍拍空出的地板示意讓孫敬軍坐過去。
 
  「坐過來吧,不然待會比賽開始,你要聽我解說又要轉頭去看比賽,也太辛苦了。」
 
  「這……這個……」
 
  聽到短髮少女的邀請,孫敬軍顯得有些侷促。他並不擅長和女同學相處,更何況還是初次見面的少女。
 
  「怎麼了?快過來呀。」
 
  見孫敬軍猶豫的模樣,短髮少女不解的歪了歪頭。
 
  「哦、哦……」
 
  短髮少女又拍了一下地板催促著,孫敬軍見對方似乎不甚在意,也就紅著臉坐了過去。
 
  因為空間有限,即使少女已經努力空出位置來,孫敬軍的手臂邊還是不時的會擦到對方的手臂,臉又紅了起來。
 
  不過短髮少女似乎沒有注意到這個狀況,仍是自顧自地解說著。一邊聽著她的初心者座談,孫敬軍漸漸取回平常心,然後了解了英雄聯盟是個什麼樣的遊戲。
 
  ──雙方各自禁用三個英雄,然後輪流選擇五個英雄,使用這五個英雄,在三條路線上想辦法突破對方英雄的守衛,拆掉外圍一層一層的防禦塔,推進到對方的主堡,誰先拆掉對方主堡的就算獲勝。
 
  大概是這樣的遊戲。
 
  「當然,除了拆塔以外,還可以選擇去吃小龍、巴龍,這個遊戲開始再跟你說好了。」
 
  「好的,謝謝。」
 
  「不用謝啦,能有新手可以帶,我也很開心。」
 
  短髮少女微微一笑。
  
  此時,投影幕上的畫面也有了變化。
 
  「比賽開始了。來看吧!」
 
  孫敬軍將視線重新投回投影幕上。
 
  畫面上顯示出一片綠蔥蔥的方形地圖,而兩隊的五個角色分別位於地圖的右上角及左下角。
 
  「Welcome to the summoner’s Rift.(歡迎來到召喚峽谷)」
 
  伴隨著開場的語音提示,遊戲正式開始。
 
  ☆
 
  隨著比賽的進行,專注看著投影幕的孫敬軍,也不停向身旁的少女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而獲取了更多關於「英雄聯盟」這款遊戲的更多情報。
 
  英雄聯盟是一款召喚師之間對決的遊戲,玩家們召喚出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各種英雄、魔物,在被稱為「召喚峽谷」的地圖上進行決鬥。
 
  除了最基本的五人隊五人的推塔遊戲外,這張被稱為「召喚峽谷」的地圖一共切割成三條路線:沿著方框邊緣延伸的上路以及下路,還有對切縱貫整張地圖的中路。
 
  每條路上一共有三座防禦塔,並且會源源不斷的生出一波又一波的小兵來進行助陣,玩家們要利用小兵和自己英雄的能力想辦法擊殺對方的英雄。
 
  其中,每條路線都有他的特色。
 
  比方說必須一人行走且路線漫長的「上路」分配給了自保能力較佳的坦克。
 
  距離最短,最需要爆發傷害才能對對方造成壓制的「中路」則是法師和刺客的天下。
 
  坐擁重要的地圖資源「小龍」的下路,必須分配兩個人來競爭,而兩個人會影響到獲取的經驗,便由英雄等級影響並沒有那麼巨大的「射手」,和只需要基本等級、不用太多金錢就能發揮功用的「輔助」來擔綱。
 
  除此之外,地圖上還擁有其他小型的地圖資源,為了能充分發揮經濟效益,會再派遣一個被稱為「打野」的玩家去享用這些經濟,並且由於他能遊走於各處,還能對各個路線上進行突擊(Gank)。
 
  諸如此類的資訊,源源不斷地進入孫敬軍的腦中。
 
  孫敬軍看得投入、聽得也投入,就像是開啟了在學習課堂上新知識時那樣的模式一般,像海綿一樣不停把渴求著更多的資訊。
 
  儘管這並不是他有意識的行為,只是單純的、對於一個未知的世界所產生的「求知慾」而已,但在學習、了解的過程中,無可否認的,平常只接觸書本的他,對於這個遊戲已經產生了超出一般以上的興趣。
 
  ──為什麼他們都只在小兵剩一點點血的時候才攻擊小兵呢?
 
  ──兵線?不是推塔遊戲嗎?為什麼要控著反而不推呢?
 
  ──小龍、藍BUFF、紅BUFF有什麼用處啊?
 
  孫敬軍一邊發揮著他那能拿下三蘆地區模擬考排行前位的觀察力及學習力,一邊吸收著知識,試圖看懂這遊戲比賽的進展。
 
  說實話,若是換了個普通人坐在他的旁邊,被這提問的頻率所擾,大概三分鐘都受不了吧?但短髮少女反而相當熱衷於和他解釋、分析,回答一個又一個對於已經玩LOL一陣子的玩家來說過於幼稚的提問。
 
  也許這也是某種緣分。
 
  天分這種東西,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能夠觸發的。
 
  如果不是因為聽到朋友即便考不好也能有父母的安慰獎而選擇翹課,來到網咖;
 
  如果不是因為這一天剛好是LOL世界大賽的小組賽;
 
  如果這不是間會轉播LOL比賽的網咖;
 
  如果沒有身旁能夠不停幫他解惑的熱心少女──
 
  少了以上的任何一個,那麼,奇蹟都不會發生。
 
  但是,當條件湊齊的時候──
 
  「……糟糕!」
 
  緊盯著投影幕上的畫面,孫敬軍的聲音一緊,慌張地喊了出聲。
 
  「咦?怎麼了?」
 
  短髮少女不解的問了一句,她並沒有從遊戲的畫面中發現什麼特別之處。
 
  除了短髮少女之外,在場的其他人,也都沒有發現。
 
  附近的人聽到了孫敬軍的聲音,回過頭來疑惑的看著他,孫敬軍有些臉紅的低下頭,悄聲的在短髮少女的身旁說道。
 
  「這樣下去,下一波的會戰……」
 
  話還沒說完,畫面上已有了變化。
 
  四名AP的隊員在小龍出生後的兩秒後來到小龍池邊集結,並且開動吃龍,觀察到這點的dhq隊員做出了反應,雙方在小龍池外爆發一波團戰。
 
  「……dhq會死兩個人然後拉開。」
 
  孫敬軍目不轉睛,彷彿著了魔似地看著畫面上正發生的會戰。
 
  「不,你是說笑的吧?dhq現在經濟領先,這時候上路都有傳送,不會變成多打少,而是人數相平的開局,怎…麼……可………能……咦?!」
 
  在短髮少女講完的時候,會戰已經結束。dhq死掉了兩個人,而AP拿下了小龍。
 
  正如孫敬軍事前所說的結果一般。
 
  「這、這、這怎麼可能……?」
 
  短髮少女驚訝得目瞪口呆。先是不可置信地看著螢幕中的會戰結果,又是轉過頭來用怪異的眼神看向孫敬軍。
 
  「你不是新手嗎?怎麼可能這麼、這麼精準……?」
  
  「剛剛在小龍即將出生的時候,dhq在小龍區域只有一根在小龍池中央的眼位,而AP決定開吃小龍的時間點,dhq的人身上剛好沒有人有偵查守衛,在AP開吃小龍的瞬間,dhq的上路能傳的眼位只有正中間,但是dhq的角色是奈德麗,對方上路卻是茂凱,奈德麗的裝備還不夠多血和防,直接傳中央的眼位會瞬間蒸發,所以估計dhq如果硬打,傳下來的奈德麗一定會死,然後……啊!」
 
  孫敬軍相當投入的把自己的想法如連珠炮一般一連串地說了出來,看見短髮少女詭異的神色,誤以為是對方覺得自己太過激動、大驚小怪,連忙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停了下來。
 
  「啊、對不起,我忍不住有點賣弄了……」
 
  孫敬軍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杓。
 
  「等、等等等,你怎麼能在瞬間之內吸收這麼多的資訊?你不是今天才剛知道LOL的嗎?」
 
  短髮少女錯愕地看著這個她本來當作新手對待的男同學。
 
  「傳送、眼位、奈德麗和茂凱的角色性質,還有其他角色在會戰時的功用妳剛剛不是都告訴我了嗎?這樣的判斷應該很基本吧?我剛剛還一直自顧自地講……抱歉,真的是班門弄斧,讓妳見笑了……」
 
  孫敬軍忍不住低下頭。
 
  「什麼班門弄斧,不會啊!」短髮少女連忙用力地搖頭,那驚愕的眼神轉而變成興奮。「能做出這樣的判斷,你真的是天才!LOL的天才!」
 
  「咦?」
 
  ──LOL的天才,嗎?
 
  孫敬軍不經意地微微露出苦笑。
 
  而此時,看了重播的主播和賽評,也得出了和孫敬軍事前預測一樣的總結。
 
  這讓旁邊短髮少女興奮的目光更加熱切了。
 
  接下來的比賽,短髮少女不再只是單純的回答和解說,不時會拉著孫敬軍問東問西討論接下來的發展,但再也沒有出現像剛剛那樣宛如奇蹟般的預測了。
 
  ☆
 
  數十分鐘後,伴隨著藍方主堡轟然塌陷的畫面,現場響起了一陣巨大的歡呼聲。
 
  「dhq!dhq!dhq!」
  
  「我王東方萬歲萬歲萬萬歲!」
 
  雖然中間一度陷入逆風,但最終還是靠著會戰,特別是當家選手「東方日話」的精采表現,扳回一城。
 
  但是和眾人的興奮和歡樂相比,短髮少女卻顯得有點不快。
 
  「唔……結果後面都沒有再出現你的神預測阿……」
 
  她嘟著嘴,露出略顯不滿意的神情。
 
  「我也只是個新手,剛剛那次只不過是運氣好而已啦。」
 
  孫敬軍摸摸後腦杓,乾笑兩聲。
 
  「不,新手第一天就能有那樣的預測,絕對有天分的!」
 
  她一邊股著腮幫子用極為肯定的語氣說道,一邊用帶著熱切的目光看著孫敬軍。
 
  「天分什麼的……」
 
  孫敬軍被她看的有些不適,避開了她的眼神,寂寞的笑了笑。
 
  似乎是看出孫敬軍的笑容中有些什麼想說,短髮少女疑惑的看向他,只聽他微嘆一口氣,笑容中帶著苦澀的說道:
 
  「僅僅只是在遊戲上面有天分,又有什麼用。」
 
  「僅僅只是個遊戲?」
 
  聽見孫敬軍的話語,短髮少女的眉毛向上一挑,從地上站了起來,用認真的眼神看著孫敬軍。
 
  「這可是無數玩家們賭上自己寶貴的青春燃燒自己戰鬥的舞台,其中有無數人只能坐在電腦前用羨慕的眼光看著那些能站在聚光燈下的選手。」
 
  短髮少女邊說著,眼中流瀉而出的是對夢想的憧憬。
 
  「那又……如何?能夠賺錢嗎?有未來可言嗎?」
 
  看著熱衷非常的少女,孫敬軍忍不住把他一直以來從雙親、師長那兒繼承而來的價值觀以疑問句的模式說了出口。
 
  「當然!」
 
  短髮少女快速而果斷的回應,讓孫敬軍愣了愣。
 
  「這可是職業喔!怎麼可能沒有薪水?而且就算不算上電子競技俱樂部提供的薪水,還有遊戲實況、廣告收益,除此之外,打比賽也有獎金能拿啊!」
 
  短髮少女說著,一邊指著投影幕。
 
  「光是這個世界大賽,冠軍就可以拿到一百萬美元喔!換算成台幣是三千五百萬呢!」
 
  「可是,能拿到冠軍的,也只有一個人啊!」
 
  「沒有錯,所以我們才以此為目標而努力啊。」
 
  短髮少女的眼神十分熾熱。
 
  孫敬軍只能再次避開她的視線,囁嚅著說著心底最後的一絲掙扎。
 
  「!?…………可是、可是…………該說是有點讓人接受不了呢,還是怎麼說……不就只是個遊戲嗎?不就只是……」
 
  邊說著,孫敬軍慢慢低下頭,答案在心裏慢慢浮現。
 
  ──宛如足球、籃球一般瘋狂支持球星的粉絲。
 
  ──穿西裝打領帶,滿口專業術語的主播、賽評。
 
  ──寬闊巨大且坐滿觀眾的現場舞台,人人還手握著帶有螢光的加油棒和加油看板。
 
  在那不認同遊戲的價值觀中,逐漸泛起了一點又一點的異樣漣漪。
 
  「我反而覺得,覺得玩遊戲不能變成職業的人,才是難以置信呢。」
 
  短髮少女看著低下頭的孫敬軍,露出燦爛的微笑。


(待續)

=====

作者的話:

  抱歉過了超過一個月才更新(掩面)

  在下看比賽看得太過投入,腦中一直妄想著的是角色們打進世界賽後的劇情,有點太興奮了(尷尬)

  再加上一些零星的散事纏身,直到今天才把稿子改完放上,還請各位讀者不吝指教。

  最近會加快更新速度,所以請原本有追的讀者再給在下一個機會吧!(土下座)

31
-
LV. 10
GP 55
8 樓 你的微笑 jack10310
GP1 BP-
好的
還好你有更新 不然我差點就忘了這篇的存在
030
加油 希望下次更新頻率短點
1
-
LV. 9
GP 83
9 樓 A12141XXXX
GP1 BP-
你終於更新了,我都忘了這篇存在了....
1
-
LV. 12
GP 39
10 樓 黑曜 pcnwbdbe
GP0 BP-
終於更新,已經等很久了,對這則小說還滿有興趣的,希望大大您的更新頻率能在高點.
雖說人物的外型還是沒出來就是了....
0
-
LV. 19
GP 1k
11 樓 黃金豬 sunwayway77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拜託更新啊!!!!!這小說真的抓重我的心了!!
0
-
LV. 2
GP 0
12 樓 iilove160
GP0 BP-
卡個
深得我心阿這篇
大大快更新阿~
0
-
LV. 27
GP 376
13 樓 語冰的夏蟲 bincentiii
GP38 BP-
03.
 
 
 
  在那之後,孫敬軍和短髮少女又看了兩場比賽,直到孫敬軍估量時間,已經到了不得不回家否則會令家人生疑的程度,才在短髮少女依依不捨的目送下快步走出英雄網咖。

  「明天見!」

  臨走前,短髮少女用力的朝他揮著手,期待的眼光閃耀的讓孫敬軍不由自主地低下頭避開視線。

  「呃……再看看……」

  「什麼再看看!」短髮少女鼓起嘴插著腰嗔說:「明天還有比賽,你不來看了嗎?」

  「呃……每天都打電動不太好吧……」孫敬軍囁嚅著,但短髮少女才不吃這一套。

  「怎麼又說這種話了?」短髮少女生氣地指著他,「我們不是剛剛才討論過電競才不是不務正業的嗎?」

  「是這樣沒錯啦……」

  「而且,」短髮少女目光一轉,似乎想到什麼,露出狡猾的笑容,「你可是讓我花了一整個晚上為你解說喔!害我沒辦法專心看這麼重要的比賽,你要怎麼補償我呀?」

  於是,孫敬軍屈服了。和短髮少女做出了「明天再來英雄網咖」這樣的約定。

 

  ☆

 

  「我回來了。」

  回到家裡,孫敬軍除去自己的鞋子,換上室內脫,緩步走向自己的房間。

  ──你回來啦!

  像這樣的招呼聲並沒有出現。玄關和客廳是一片漆黑,而孫敬軍熟門熟路的摸黑走了進去,轉開自己房間的門把,然後按下房間燈的開關。

  喀擦!燈亮了。

  孫敬軍疲累地把書包往椅子上一扔,躺倒在床上。

  「果然還沒回來啊……」

  一隻手蓋在臉上,孫敬軍鬆了口氣,喃喃念著。


  
  儘管孫敬軍的雙親對他有著規格以上的要求,但實際上家庭給予他的關照卻比一般家庭還來的少。

  父親是軍人,沉默寡言的那種類型,也不太擅長和兒子互動相處,有記憶以來孫敬軍幾乎沒和爸爸有過深刻的交流,父子就好像在同間屋簷下的陌路人,兒子負責提出能讓父親滿意的成績單,以此做為交換,父親提供環境和生活所必需的金錢,就像是這樣的交易。

  母親則是護士。常常會在醫院加班留守,在醫療人才荒的現在,這已經是大部分護士的常態。和兒子之間的交流大概比沉默的父親還多上幾句,比方說:「這次的考試拿第一名了嗎?」、「即使沒人管你也要懂得自制,不然你要怎麼拿到第一名呢?」之類的。

  孫敬軍其實某種程度上很佩服哥哥。

  這個家庭不像一般對於孩子傾注了愛的家庭那樣,父母花費時間教育孩子,使孩子贏在起跑線上,而是很單純的,盡了一個家庭最基本的本分而已。

  即使如此,哥哥還是能夠簡單的拿下第一。

  這是孫敬軍佩服哥哥的地方。

  但也因此,他討厭哥哥,不,是憎恨哥哥。

  『因為哥哥不用督促就能拿下第一,所以弟弟理所當然也應該能夠做到。』

  雙親這樣的想法像是魔咒一樣,緊緊的拘束著孫敬軍。

  ──我又不是天才,怎麼可能和哥哥一樣!

  孫敬軍每次都想這樣大吼出來,但是沒有。

  今天,想起了自己的模擬考成績,他又想要大吼出聲,但是……

  天才?

  ──「你是天才!LOL的天才!」

  短髮少女的話闖入了正陷入低潮中孫敬軍的心中。

  孫敬軍想起了今晚在網咖中的一幕幕,憤怒的嘴角逐漸鬆垮,變成了笑意。

  然後,想著想著,孫敬軍突然「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從床上坐起。

  「不該就這樣答應她的……」

  嗚哇──明天的晚自習該怎麼辦呢?

  想到這裡,孫敬軍不由自主的摀住臉,發出苦惱的嘆息。

  為什麼沒有明確拒絕掉短髮少女的邀請呢?明明知道正常來說不可能連續兩晚都蹺掉晚自習的吧?

  是因為短髮少女的笑容太燦爛嗎?

  難道說,我比自己想像中的還不擅長應對女性嗎?

  不,不是這樣的。

  如果只是拒絕的話,不管幾次,自己都能說出口。

  不和班上的同學去卡拉ok。

  不幫隔壁的女同學上課中傳紙條。

  不答應把作業借給女同學抄。

  只要是自己覺得不正確的事情,孫敬軍沒有妥協過。

  「……難道說,我被影響了嗎?」

  孫敬軍喃喃自語著,一邊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

  腦海中浮現出的,是就在剛才,網咖的投影幕上,出現的一幕又一幕畫面。

  秀出操作在線上華麗的單殺對手。

  出色的默契越塔傳送打出精彩的戰略配合。

  技高一籌的意識做出精彩的資源交換,最後取得勝利。

  每一幕,都是那麼的令人熱血沸騰。

  看到支持的隊伍做出精彩的「play」,觀眾們的歡呼聲總是讓孫敬軍一陣目眩。

  ──我也想那樣。

  ──想成為一個能讓人熱血沸騰、讓人為我歡呼鼓舞的人。

  ──要怎麼做才行?

  孫敬軍捫心自問。

  一直以來,埋頭苦讀,有得到任何人的歡呼嗎?有讓任何人熱血沸騰嗎?

  沒有。

  繼續努力下去的話,能夠得到人的歡呼嗎?

  老實說,難以想像。

  能預見的未來,或許是成為律師站在法庭中為人辯護;或許是成為醫生治療病人;或許是成為科學家鑽研學問。

  但任何一項,都沒辦法讓孫敬軍打從心裡的燃起熱血。

  ──「你是天才!LOL的天才!」

  短髮少女的話語再次縈繞在孫敬軍的耳邊,他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一拍。

  撲通。

  撲通、撲通。

  別太自以為是了,那只是人家的誤會而已。你看,全部的猜測也就命中了那一次而已,只是運氣好,只是賽到,亂矇到的而已。

  但是、

  但是……

  即使不是天才……

  孫敬軍望向窗外,在城市光害下顯得暗淡的夜空,但卻隱約開始看得見指引方向的星星了。

  「……嘛,也許……稍微試看看也無妨吧?」

  

  ☆

  

  隔天晚上,藉口身體不舒服,孫敬軍再次蹺了晚自習,來到英雄網咖。

  而這時的他,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嗚呃……我忘了問她的名字了啊……」

  孫敬軍苦惱的扯著頭髮,一邊待在英雄網咖的出入口東張西望等待著短髮少女的出現,一邊後悔著沒問對方的名字和聯絡方法。

  就在他可疑的打轉原地兜了好幾圈後,旁邊滷味攤的老闆先看不下去了。

  「我說吶,你小子在這邊走來走去的,要等人我是管不著啦,但別擋到我做生意好不?」

  「啊、是、抱、抱歉……」

  孫敬軍連忙鞠躬道歉,最後還是下了決心一個人走進英雄網咖裡面。

  然後……

  「歡迎光臨~啊!你終於來啦!」

  「咦?」

  「『咦』什麼!幹嘛一副看到怪物一樣的吃驚表情啊?」

  「啊、那個……诶?诶诶?」

  「吼!你是在吃驚什麼啦?」

  在網咖的櫃台裡,孫敬軍看見了短髮少女的身影。

  「啊,老爸,我先去開台了,這邊還給你顧喔!」

  短髮少女回頭朝著正在煮顧客點餐的大叔打了聲招呼後,在管控所有電腦的機台上操作了幾下,朝孫敬軍笑了笑,便拉著孫敬軍往一邊雙人座的位子走去。

  「喔!好,不對,妳作業寫了沒啊?」

  「寫了啦寫了啦!」

  「真的嗎?不要騙我啊!」

  「吼!你很煩耶!沒寫明天再去學校補寫就好啦,反正早自習那麼閒!」

  短髮少女頭也不回地不耐煩地的回著大叔的話,一邊示意要孫敬軍在裡面的位子坐下。

  「呃?妳跟他……是什麼關係啊?」

  孫敬軍露出古怪的表情看了看短髮少女,又看了看大叔。

  說起來,大叔看起來有點眼熟。孫敬軍思索了下,想起他就是昨天負責安裝投影幕、轉播比賽給網咖的現場玩家觀看的那一位。

  「蝦?你沒聽到我剛剛喊他爸爸嗎?我們是父女啊!沒跟你說過嗎?」短髮少女皺眉,一邊幫孫敬軍和自己打開主機電源,一邊拉平制服的百褶裙坐了下來。

  「爸、爸爸?」

  「對啊!你很奇怪欸?我不是都說了嗎?」

  「沒、沒有這樣粗魯跟爸爸說話的吧……」

  「蝦?這很正常吧?」

  短髮少女露出不解的表情反過來疑惑的看著他。

  孫敬軍縮縮脖子,雖然和他所知道的父子關係有著很大的差異,但決定放棄追究,換了個話題。

  「啊,對了,我還沒付錢……」

  「不用啦!這次是我邀請你的,哪有人邀請別人到自己家來還要人家付錢的?」

  「咦?自己家?」

  「你怎麼什麼事情都大驚小怪的啊!咦,不對,難道我真的沒跟你說過嗎?」

  孫敬軍點點頭。

  「啊呀~抱歉抱歉,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叫初日芍,這個網咖就是我的家。」

  

  ☆



  經過後來的自我介紹,孫敬軍才知道原來那位大叔,也就是初日芍的爸爸,就是這間網咖的經營者。

  據說他爸爸也是很久很久以前某種遊戲的資深玩家,但那時候電競還不像現在這樣發達,所以日子很難過,後來才轉過來經營網咖店,也因此他們父女對於電競的熱忱也比常人多上許多。

  而另一方面,輪到孫敬軍的自我介紹時,他一開始還擔心對方會意外為什麼一個只埋頭念書的傢伙會跑來打電動而問一大堆問題的,不過初日芍並沒有聽過這個名字,只是「哦」的一聲把名字記了下來而已,這讓孫敬軍鬆了一口氣,卻又有點失落。

  

  「好了,這樣遊戲就裝好了,接著你來這個網站註冊你的帳號,把資料填一填就可以準備登入遊戲了。」

  「哦哦!」

  「好啦,那這邊就交給你囉,我去拿個飲料,你要喝什麼?紅茶?可樂?」

  「啊、不、不用……」

  「吼!你是在客氣什麼,幹嘛這麼拘謹?好啦,快點,紅茶?可樂?哪一個!」

  「紅、紅茶好了……」

  「啊!好像還有仙草,要不然仙草你覺得怎麼樣?」

  「都、都可以……」

  「這樣啊……那就仙草吧!很好吃喲!我去弄一下,你趕快註冊吧!」

  「啊、好……」

  初日芍一邊哼著旋律一邊小碎步的往櫃台方向走去,回到櫃台的時候又和大叔稍微笑罵了幾句,一邊笑著一邊在櫃台裡的廚台擺弄著。

  真是個精力充沛的人啊!孫敬軍不由得想到。

  自己一向不擅長主動應對的,如果不是她這麼積極,大概最後也不會真的來這邊嘗試全新的領域吧?

  嘛,總之,先動手做吧。

  一邊看著剛打開的視窗,孫敬軍開始填寫自己的資料,沒過多久,帳號密碼設定好了以後,帳號便註冊完成。

  孫敬軍瞄了一下在櫃檯的初日芍,感覺離她把仙草弄好還有一段時間,於是決定先來試試看開通遊戲內帳號的流程。

  「點這個……然後選這個……噢!可以登入了。登入,然後…………呃……這個是……輸入召喚師名稱?」

  孫敬軍想了想,啪啪啪的鍵入幾個字,按下Enter之後,初日芍端了仙草回到位子上。

  「咦?好快,你已經弄好了嗎?」

  「嗯啊。」

  「那召喚師名字已經取了吧?我看看……孫……敬……軍……呃……噗哧!啊哈哈哈!」

  初日芍看到孫敬軍取的召喚師名字,忍不住捧腹笑了出聲。

  「幹、幹嘛啦,笑成這樣……喂!」

  孫敬軍也察覺到被訕笑了,臉紅起來,少有的大聲叫住了初日芍。

  「抱歉、啊哈哈、抱歉,但、哈哈哈、哪有人、哈、哪有人、直接拿本名當ID的啦!」

  「啊,這個遊戲不是要我們當作召喚師召喚英雄進行作戰嗎?那召喚師不就指的是我們嗎?不取本名要取什麼啦!」

  「不、不是這樣啦、啊哈哈……」

  初日芍一邊忍著笑,一邊把遊戲ID的意義告訴了孫敬軍,孫敬軍明白過來,臉也羞紅得冒出煙了。

  「……所以,要怎麼改名?」孫敬軍囁嚅地問。

  「算啦,不用了,就用這個,以後再改掉吧。先來試試新手教學。」

  「哦、哦……」

  孫敬軍低下頭,然後正打算照著初日芍的話去做時,目光一轉,看見遠遠正在架設轉播投影幕的大叔,想起了另一件事。

  「那、那個,那今天的比賽……呢?不看了嗎?」

  「啊啊,不看了,難得有機會,先讓你試玩一下遊戲,實際操作之後,搞不好之後比賽的分析會更精闢呢!嘿嘿。」

  初日芍邊說著,邊用像是看獵物的眼光熾熱的看向孫敬軍。

  「可、可是比賽錯過的話,不會很可惜嗎?不是很重要的比賽嗎?」

  「不會啦,比賽什麼的之後再看重播就好。而且今天也沒有台灣隊伍的比賽。」初日芍說著,看見孫敬軍的『妳昨天才不是這麼說的!』的表情,忍不住又哈哈笑出聲,「唉呀,昨天只是為了把一臉不情願的你給拐過來才那麼說的啦。咕嘿嘿!」

  「惡、惡魔女……」

  「你說什麼啊?」

  「沒什麼……」

  「很好,那快點來過新手關卡吧!」

  「喔、哦……」

 

  ☆

 

  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不遠處投影幕的地方已經轉播完今天的第一場賽事,初日芍雖然沒有去跟大家湊熱鬧一起看轉播,卻也透過自己的電腦看實況頻道觀賽。

  第一場比賽毫無懸念的由韓國的強隊『白月』拿下了勝利,實力相差太大,比賽一面倒的輾壓,也沒有什麼特別出彩之處。

  白月根本就是這次比賽的冠軍候補,說實在的台灣隊就算小組賽出線,晉級八強,要打贏白月還可能真有些強人所難。

  唉,真希望能看到台灣隊再一次拿下世界冠軍啊……

  今年可能沒希望了,明年、不,後年的話……除了那個「超新星」可以到參賽年紀,還有「媽寶」……再加上身邊這一個超有希望的新手,搞不好真的可行!

  初日芍伸了個懶腰,終於記起剛才被她叫去過新手關卡的那位孫同學。

  姆,都已經過去這麼久的時間了,應該早就已經過完任務,搞不好現在再試著打初級電腦了吧?

  一邊想著,初日芍把頭探向孫敬軍的電腦螢幕,然後……

  「你怎麼還在新手關卡啊!?而且這還是一副要輸的樣子是怎麼回事?」

  「呃……」

  看見孫敬軍一臉苦笑,初日芍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沒好氣的一手插著腰,一手指著螢幕向孫敬軍要求解釋。

  「就……不知道為什麼,再上路死了一次,想著上路打不贏了,就跑去中路,又死一次,就又跑去下路,又死了一次……然後這樣反覆,就輸了一次,這是第二次了……」

  孫敬軍一臉無辜,初日芍只能脫力的扶額。

  天啊!這可是新手教學!所有的英雄電腦都有弱化過,還有什麼時候該做什麼的提示,怎麼會連輸兩場啊?

  「算了,這場先跳掉,重新再開一次,我看你的操作。」

  「哦、哦……」

  孫敬軍唯唯諾諾的點點頭,重新開了一局新手教學,然後……

  十分鐘過去了,初日芍得出了結論。

  「孫敬軍同學,我認真問你一個問題。」

  「呃……請。」

  「請問你是手殘嗎?」

  初日芍感覺自己的頭髮都快被氣得飄了起來,像惡魔那樣了,特別是在聽到對方的回答之後。

  「呃……我想應該不是,我還沒領殘障手冊。」

  聽到孫敬軍一本正經地回答,初日芍被氣笑了。

  「那孫同學,我請教你,為什麼你可以每一下都尾不到兵?」

  「呃……」

  「這就算了,教學模式給玩家的跳錢比較輕鬆,沒尾兵還是能輕鬆得過關的,可是可以跟我講為什麼你每次要打到敵人的時候都會抖一下,結果技能沒出去,反而自己被打嗎?」

  「呃……」

  「再來,為什麼會呆呆地衝進去對方兩個英雄中間,被挨一頓揍以後又默默地走回來?」

  「呃……」

  「你知道上面這些都是不對的吧?」

  「是……」

  「然後她範圍都告訴你了你還能呆呆地走進防禦塔攻擊範圍被打……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呃……」

  初日芍唸著唸著,最後也沒力氣了,癱倒回自己的椅背上。

  這傢伙,根本是個手殘嘛!

  他的手指完全不靈活,感覺就連操縱滑鼠也無法得心應手。

  我怎麼會把這傢伙當成是天才呢?

  虧我剛剛還想著如果他是天才的話的事情呢,呸呸呸!

  搞不好那次神預測真的只是他矇到的也說不定。

  唉,算了,就當他是個普通的新手,帶帶他好了,不過如果他手殘成這樣,大概自己玩不了多久,就會放棄了吧。

  初日芍嘆了口氣,想了想,站起來,拉著孫敬軍又回到投影幕轉播的小廣場地上坐下。

  「怎麼又跑回來看比賽了……?」

  「哼,你手殘成那樣,短時間也救不了吧?那還不如先看看比賽,之後再來練習吧。」

  初日芍嘟起嘴,生著悶氣。

  她知道自己沒理由生氣的。

  一開始也只是心血來潮看到新手看比賽有問題,就想說好心解惑,沒想到居然對方有天才一樣的神預測,於是對他有了過高的期望,才會有現在的失落和反差。

  說到底是自己傻的錯才對。

  初日芍不由自主地嘆了一口氣。

  「唉……」

  「……你看!」

  卻沒想到,氣才剛嘆出口,一旁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心情低落的孫敬軍一臉興奮的喊了出聲,手指用力的指向投影幕。

  投影幕上,新的比賽已經播放到一半,而這時再五秒,小龍就要刷新了。

  「看什麼啊?」

  初日芍的聲音有點不耐。

  「我看見了喔!十五秒後的未來!」

  孫敬軍的瞳孔中充滿神采,閃閃發亮地散發出懾人的光芒。

  「咦?什麼?」

  「等一下『霍華德(HowardGaming)』的上路會傳送這跟眼,然後硬開這條小龍,『月藍』的上路換傳送這個眼位,但是……」

  孫敬軍信誓旦旦的說著,初日芍聽得半信半疑。

  真的假的?

  不會只是胡謅的吧?

  然後。

  預測成真了。

  會戰完全照著孫敬軍的描述進行,宛如孫敬軍真的看見了如他所言的「十五秒的未來」。

  而且不止這一次。

  這一天,後來他們一共看了三場的賽事,一共八次的預測,八次全中。

  只要是跟上路傳送使用有關的預測,他沒有看錯過半次。

  「你這傢伙……到底是手殘的廢物、還是天才啊……?」

  初日芍無法抑制住自己全身上下冒起的雞皮疙瘩,小聲地將疑問問出口。

  「呃……我想,我只是個很會矇的國中生而已……吧?」

  

 
(待續)



=====



作者的話:

  呃,大家好,好久不見!
  這此比上次還要快更新了吧!(是上次太久了啦!(遭毆
  希望還有讀者記得這篇的存在(乾笑
  
  先很感謝大大們的回應,看到好多人的期待,我就產生了更多的衝勁,即使下周就是期中周我還是硬飆了六千二衝上來喔,快摸摸我的頭說我很努力了吧(誰要啊!

  然後是,這邊在下小小的期望!除了回應以外,也希望能有gp...(貪得無厭臉XD

  大概就先這樣,下回更新或下下回更新過後應該會有小活動喔!

  最後就是,各位讀者對於劇情有什麼想法還請不吝回應討論,我很歡迎各位討論(ㄅㄧㄠˇ)作者的!

  以上!
38
-
LV. 11
GP 59
14 樓 你的微笑 jack10310
GP1 BP-
哈哈 你幾歲啊 還要人家摸頭XD
等好久哦 你終於又更新啦
這篇是你真人真事嘛還是虛構的
有點忘記了
1
-
LV. 3
GP 17
15 樓 歐兔✿Cody(´ ▽` banana113
GP0 BP-
我們走吧

那句話我好喜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0
-
LV. 4
GP 3
16 樓 鐵雲 trollgod
GP0 BP-
好看卡個
話說女主的名字有點難唸啊
0
-
LV. 19
GP 1k
17 樓 黃金豬 sunwayway77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GP?回復?你要的我都給你啦!!!!求你快點更新!!!!
0
-
LV. 14
GP 7
18 樓 ☆ 小 布 ☆ ciao2005
GP1 BP-
有種看到萌青春的感覺...好入戲哦

有小孩後已經四年沒碰LOL..

剛回坑沒多久,就都卡關在小說區了=0=
1
-
LV. 27
GP 393
19 樓 語冰的夏蟲 bincentiii
GP24 BP-
04.
 
 
 
  接下來的兩週,孫敬軍都被初日芍硬拉著來到網咖一起觀看比賽,並且孫敬軍又一次一次的成功預測了數次的會戰走向,初日芍也從一開始的狐疑逐漸轉為確信,在每次的成功預測後,總是抓著孫敬軍興奮地大吼大叫。

  「你的反應也太誇張了吧。」在一次初日芍的激動反應過後,孫敬軍摸摸被初日芍用力抓得發紅的手臂說道。

  「才不會呢!你看,剛剛那次的會戰,主播賽評都要看完重播還想半天才能講出其中的道理,你卻能夠一眼就看出來,真的是超級天才啊!」

  「呃……可是常常一場裡面我也只能矇出一次啊……」

  「吼!又說是矇了!你再這麼說我可要生氣了喔!哪有人能夠矇中這麼多次的啦!」初日芍雙手環胸,佯怒的鼓起雙頰,「而且,你知道嗎?一場比賽往往因為一次大型會戰就會決定勝負喔!只要能夠看出那次的走向,就超有機會能夠贏下那次比賽耶!」

  「呃……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你這個能力根本超級犯規、作弊、無恥!」

  「啊哈哈……」

  「唉……可是為什麼這個能力不是給我而是給你呢……」初日芍嘟起嘴,略帶不滿的小聲說道:「真好啊……這種能力,如果我有的話搞不好就能去打職業比賽了,結果居然是給一個手殘……」

  「呃……我聽到了喔!」

  「聽到就聽到咩!哼!可惡,令人羨慕的手殘!」

  「唉哟!別踢我!」

  初日芍癟癟嘴,用力地朝孫敬軍的小腿蹬了一腳,把他蹬的抱著小腿唉唉大叫後才稍微舒心了些。

  「我去拿飲料啦,你要喝什麼?」

  「呃……還有仙草嗎?」

  「嗚哇,珍藏的仙草都快被你一個人吃光了啦!你怎麼不客氣一點啦?」

  「呃……」

  「哼!」

  雖然嘴上是這麼說,初日芍最後還是端了仙草過來,還加了孫敬軍喜歡吃的一些芋圓。

  

  ☆

  

  世界大賽的小組賽舉辦時間為期兩週,賽程安排是週四到週五的晚間,外加週六週日的下午和晚上。

  孫敬軍剛好是第一週的第一天和LOL這款遊戲邂逅的,而後也被初日芍硬拉著看了兩週的比賽。

  期間,除了有比賽的日子以外,他也被初日芍拖著來到網咖,被迫訓練手速和手感。

  「有你這樣的才能,卻是個手殘也太浪費了!」

  初日芍這麼說。

  於是孫敬軍就被拉著和初日芍打了一場又一場的遊戲。

  最一開始狀況還是奇慘無比,但總算還是成功把新手任務過掉了。

  接著就和初日芍一同排玩家VS初級電腦,結果被他一個人差點拖垮全隊。

  這當然又惹得初日芍暴怒一陣。

  ──為什麼你要站到敵人的小兵群裡面打對方的英雄?這會拉仇恨值的!

  ──你說你是補兵?哪有人補一補補到對方英雄臉上的啦?

  ──啊不要啊啊啊啊!不要又點進對方的塔裡面啊啊啊啊啊!

  諸如此類的。

  孫敬軍也挺佩服初日芍在被自己折騰半天過後還願意來帶自己。

  而且在某次機緣下,他才發現原來在這邊辛苦帶新手的初日芍其實實力並不差,在菁英、鑽石、白金、黃金、白銀、青銅的六等級下,擁有平均值以上的「白金」階級。

  這讓孫敬軍有點小小的愧疚感,而更加勤奮的練習起來。



  ☆



  兩週過後,隨著世界大賽小組賽賽程的結束,孫敬軍也總算是達到了「對戰初級電腦不會被擊殺」的程度。

  當然的,隨著賽程的終了,結果也出爐了。

  2014年的英雄聯盟世界大賽,代表台灣出戰的兩支隊伍都無緣晉級八強,紛紛在小組戰惜敗。

  「真是可惜,dhq跟HWG(HowardGaming)的加賽沒有打贏,不然就是dhq出線了……」

  初日芍情緒低落的抱著小腿縮坐在地上。

  比賽結束的這天,投影幕前的觀眾都散光之後,只有初日芍還坐在地上,孫敬軍默默的在旁
邊陪她。

  「IW(IceWolf)也是,好幾場比賽都沒有發揮原本的實力,根本不該輸的……」

  從初日芍難過的側臉,孫敬軍能看出她對電競的熱愛,和支持的隊伍輸的時候的那種不甘心。

  「你倒是說些什麼來安慰我啊!」

  見孫敬軍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初日芍倒是發了脾氣起來。

  「呃……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其實我對隊伍也都還不太了解……」

  慘了,掃到颱風尾了!孫敬軍尷尬地摸摸鼻子解釋著。

  「你就不會說『沒關係!等我成長起來明年的世界大賽把冠軍打回來給妳看!』之類的嗎?噗、噗哧……」

  說著說著,初日芍也被自己的話給逗笑了。

  「……妳看,這話連妳自己說了都會笑的,妳也知道我只是個手殘……」

  孫敬軍聳聳肩無奈的搖頭。

  「嘛!算了,你這沒有夢想的傢伙。」初日芍拍拍裙子,從地板上站了起來,伸伸懶腰,拉直身子。「我啊,可是超想成為比賽選手的呢,『嘩』地站上舞台,『啪鏘!』的秀操作把敵人打翻,再『砰』的把比賽一口氣給結束,一邊享受觀眾的歡呼。那感覺光想想就讓我好嚮往啊!」

  她一邊用誇張的手勢搭配著聲音比出動作,一邊露出陶醉的神情,沉浸在自己的想像當中。

  「可是職業選手輸比賽的感覺也不好受吧?」

  「哼!你果然是個沒夢想的傢伙。」初日芍瞪了孫敬軍一眼。

  孫敬軍再次聳聳肩:「我也只是說實話而已,剛剛賽評跟主播都說台灣賽區相對大陸、韓國、歐美,都是偏弱勢的賽區,要像妳想的那樣贏下比賽不容易吧?」

  「你不要聽賽評跟主播他們亂說!」初日芍嘟起嘴,「現在雖然輸了,但明年、後年台灣一定會贏!台灣賽區的未來展望性是很高的!」

  「嗯?」

  「你知道嗎,打職業比賽是有年齡門檻的。」

  「诶?」

  「要十七歲以上才可以登錄成為職業選手,而台灣最才華洋溢的幾個選手現在都還未滿十七歲。」

  「哦?真的假的?」

  「比方說『Cake』,現在才16歲而已,在有年齡規範前曾經打過一小段時間的職業賽事,位置是『中路』,那時候就連現役的職業選手和他對線都要特別小心,他特別和打野配合來滾動線上的優勢,有時候還會用對手的心理來引誘對方,或誤使對方以為自己家的打野在中路附近做出誘導,也因此被戲稱為『媽寶』。」

  「聽起來很帥氣,可是最後那個綽號是怎麼回事?」孫敬軍忍不住笑了出來。

  「對手總是會覺得如果一打一的話不會輸給Cake,可是偏偏每次抓到機會想收掉他的時候,他旁邊都會多一個打野照顧他,然後情勢反轉,這種心情就好像對方總是靠媽媽幫忙一樣才會有這種戲稱吧?」

  初日芍也笑了起來。

  「其他還有很多,像是『Lightening』、『Umi』之類的,也都很強勢。」

  「他們都還不到年紀可以打職業,妳又是怎麼知道他們的?」孫敬軍惑道。「不是每個人都在年齡規範前有打過職業比賽吧?」

  「當然不是啊!」初日芍一邊說著,一邊拉著孫敬軍回到電腦前,在鍵盤上輸入一些關鍵字後,進入一個網頁。「就是這個,你看。」

  「『英雄聯盟台灣地區校際盃大賽』?還有這種東西啊?」

  「當然有啊!你看,這些是去年舉辦的賽事,然後剛剛那些人都有在這些比賽中打出非常精彩的表現!所以才說明年值得期待的!」初日芍興沖沖的說著,然後一邊把剛剛講過的選手名單拉出來給孫敬軍看。

  「可是,這個比賽也不過是國內的吧?國外搞不好也有這麼強的選手阿?」孫敬軍忍不住又把自己的疑惑講出口,換來的是初日芍的白眼。

  「欸,我說啊手殘,你怎麼每次都先滅自己威風長敵人志氣啊?總是先想著失敗的話怎麼可能會成功呢?」

  初日芍說著,然後一邊操作網頁瀏覽,跳出一個全新的頁面出來。

  「『台中韓三區校園友誼賽』?咦?台灣拿下亞軍?」

  「沒錯哟,這個友誼賽是把三個地區的校園賽事冠軍隊伍聚集在一起在做對戰,其中台灣隊伍的名額有一名、中國兩名、韓國三名。去年的賽事最後的結果是第一名是韓國隊伍、第二名就是我們,然後三四名一韓一中。」

  「嗚哇!真的好厲害的感覺!」

  「對吧對吧?『Umi』就是代表台灣出戰的隊伍的打野選手,國外給她的評價可不差喔!」

  「真的……」孫敬軍一邊瀏覽著外媒對於Umi的評論一邊發出讚嘆聲。

  ──雖然是少見的女性選手,但她的兇殘卻可能還在男性選手之上。

  ──擅長於資源控制,所過之處如龍捲風過境一般什麼都不剩下。

  ──雖然不讓給中路藍buff但本身的carry能力卻完全能彌補這個問題。

  「然後啊!」初日芍一邊翻著,「還有這個!超新星『Zif』!」

  「我看我看……」孫敬軍接過視線,開始閱讀起資料。

  ──少見的女性上路選手。

  ──對線稍嫌弱氣,但卻給人一種優雅柔韌的感覺,就算動員了三個人也不一定能夠成功擊殺她。

  ──擁有強大的地圖觀,善於利用自己的傳送扳回劣勢。

  ──抗壓能力高,在經濟落差龐大的情況下,也能打出和對方上路相仿的團戰效果。

  ──本次台中韓戰的MVP選手。

  「超強的對吧、對吧?」

  初日芍一邊興奮的說,眼睛發亮的噗閃噗閃的。

  「我也好想成為這樣的選手啊……『Umi』和『Zif』和我們都一樣只有十五歲,都只是國中生而已呢!而且都是女生,嗚哇!我也好想跟她們一樣~!」

  「有這麼喜歡她們嗎?」

  「當然!你知道現在能跟男選手正面對壘的女選手非常少嗎?她們可以說是走在時代的尖端喔!而且、『Umi』跟我一樣都是打野,我超喜歡她那種『你的是我的、我的也是我的』的那種氣概,她在和中國打準決賽的時候,非常霸氣的閃現過牆只為了硬搶一個藍buff,真的太帥了啦,還有還有……」

  孫敬軍笑著看著興奮地持續談著自己憧憬選手的初日芍,目光不由自主的多看了『Zif』的媒體評價中的某一行──

  善於利用自己的傳送扳回劣勢。

  在經濟落差龐大的情況下,也能打出和對方上路相仿的團戰效果。

  孫敬軍直覺的聯想到自己打電腦的狀況。

  ──總是輸線。

  ──但是傳送、跑線支援的時候反而打得比對線還要順。

  雖然只是打電腦,但說不定……說不定……

  「抱歉、我想看一下他們的比賽。」

  想到這裡,孫敬軍少見的打斷了初日芍興致高昂的談話。

  初日芍一開始被打斷有些不悅,但看見孫敬軍用非常認真的態度轉過頭去搜尋比賽紀錄,開始認真地觀看時,她隨即鬆開皺緊的眉頭,露出微笑。

  「加油吧!手殘的天才。」

  她用孫敬軍聽不見的音量輕聲說著,然後輕快地跑回櫃檯,又端了兩碗仙草回來。


  
  ──果然是這樣。

  看完比賽的紀錄,孫敬軍神色嚴肅。

  ──她、Zif,跟我一樣、不,看的見比我還要更多的「五秒後的未來」。

  三場比賽的回放紀錄中,一共發生了十三次的大型會戰,而其中,孫敬軍能夠預測出的只有六次,而這六次,Zif的傳送點都跟自己想的地方一模一樣,而且其中兩次還打出了比孫敬軍預測中還要好的結果。

  而其他七次,孫敬軍完全沒辦法看出走向,甚至無法判斷出傳送點的好壞、是不是應該放棄傳送,Zif卻能準確判斷,並且引導會戰往對己軍優勢的方向發展。

  果然這是職業跟業餘新手、不,手殘菜鳥的差別嗎?

  看著如同神技一般發揮的Zif,孫敬軍握住滑鼠的手忍不住顫抖起來。

  ──我能做到像她那樣的意識嗎?

  ──雖然她總是沒有贏線,但也不會和對手差距拉開,那可是職業的水平,我有辦法做到那樣嗎?

  孫敬軍一度以為自己顫抖的手指是在害怕。

  是想要放棄LOL。

  但他卻鬆不開握住滑鼠的手。

  視線也無法從精采的比賽影片中移開。

  於是他發現了。

  那是,為了自己找到了努力的目標而感到興奮的,顫抖。

  想到這裡,他低下頭,這才注意到初日芍給他準備的仙草,上頭還附了個便條紙。

  『我得先出去幫忙跑腿了,加油吧!手殘的天才!』

  ──手殘的天才,嗎?

  孫敬軍微微一笑,把碗端起來,一邊舀起芋圓和仙草,一口一口地吃了起來,一邊關掉了比賽的影片,打開遊戲,進入對戰排列。

  --至少,得先把手殘給練起來吧!

  朝著LOL電競之路,孫敬軍邁出了新的一步。



(待續)


=====

作者的話:

  好的,以下開放各位讀者開婊~
  首先是賽制,那個友誼賽是架空的真的很抱歉(鞠躬)
  再來是選手,我想那個捏他應該很明顯(X)然後性轉了大概會被揍死(欸)可是年齡不對所以其實跟現實中的選手一點關係耶沒有喔!(o)什麼閃現偷藍我不知道啊啊啊!

  然後彙報一下狀況。
  在下週要考試的情況下,在下周三的時候體育課摔傷了,嚴重扭傷,至今撐著枴杖仍然行走不便(死目)
  也因此才有這麼快的04.出來。
  但也請讀者不要詛咒在下繼續受傷......
  以上。
  拜託幫在下集氣讓在下能平安度過期中週吧!

(以下持續徵求回應和GP~~)
24
-
LV. 7
GP 22
20 樓 老爺 J900510
GP1 BP-
祝你腳傷快好~~~ 就有鬼了XD
腳受傷你才不會隨便亂跑
能好好坐下來寫小說(只在意小說 不理作者

話說...

『在下周三的時候體育課摔傷了』

嗯。。。 似乎是你詛咒自己的結果XD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1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5300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