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1k

【攻略】Entanglement 對話翻譯 (完)

樓主 akuya0909
GP43 BP-

在繁榮鎮的調查行動陷入了膠著,想到不久前Canach提到即將出獄的事情,於是抽空回去拜訪一下。



▼守夜者營地監獄

與Canach對話
嘿。大新聞。我要離開這監牢了。我會成為一名光刃底下的僕役。讓你知道一下,我沒啥好抱怨的。我猜他們待遇不會太差。
→應該會給你一些有關其他人們如何工作的見解。
  我猜你提到的是那些守法的人們吧。好吧,我們全都能從那份工作中獲得福利,是吧?
  →我準備要前去西方旅行了。
    那裏有些荒涼的地區。真希望我能跟你一起去。那正好是我喜歡的冒險類型。也許,改天吧。
    X我們會保持聯絡的。  (光刃...!!難道Livia登場說真的有可能上演嗎?)

與Sheriff Siriam對話
你好。你一定是Canach其中一位朋友吧。
→為什麼你會那麼說?
  因為他對你很好。他對其他人很少會這麼好。
  →根據他說的,他不會待在這裡太久了。
    不會待太久了。贖身券交易已經通過。他將要開始替光刃做事。當你仔細想想還真是某種諷刺。一個
    像Canach的罪犯去幫忙像這樣的一個貴族守衛單位。
    X我會稱之為公平公正。



就在探監的時候,Braham突然寄來了一封信。

▼從Braham寄來的信

信件標題:回去繁榮鎮碰面
內容:
乾燥高地出麻煩的消息傳到了我這裡。繁榮鎮不久前遭受了攻擊。我要回去那裏確認Taimi的狀況。讓我們在那裏碰頭然後看看那孩子是否平安。願狼引領你。

--Braham



看過信件後趕忙回到了繁榮鎮,這時鎮上已經到處都是藤蔓,而且不少人被藤蔓絞死。
雖然很想問問看居民發生什麼事,但當務之急是去與Braham會合並確認Taimi的平安。

▼Scarlet的秘密房間 (Scarlet's Secret Room)

Braham:Taimi!Taimi!妳在這裡嗎?
Braham:Taimi?
Taimi:我在這裡。我沒事。Scruffy保護了我。你們都沒事嗎?
Braham:噢,呼咻。是啊,我們也沒事。
Taimi:所有的東西突然搖了起來。我差點來不及進到Scruffy裡面。
Rox:她沒事吧,Braham?
Braham:是啊。她沒事。她躲在她的高崙裡。
Taimi:我沒有躲。我只是在蒐集重要的資料。
Braham:嗯-哼。
Kasmeer:我剛剛聽到你們說Taimi平安無事嗎?
Taimi:我很好嗷嗷。天哪!
Marjory:發生了什麼事?

與Marjory對話:
我感覺好像全世界都在從我們下方陷落。
☆我想我們都是那麼感覺的。我們有了一條新的巨龍要應付。
  沒有東西是會永遠保持一樣的。
  ☆不會有的,沒有事物是永恆的。這是Mordremoth做的好事。而且這還只是開始。

Kasmeer:M-M-M-Mordremoth?(打嗝)  (註:Kasmeer有一緊張就會打嗝的習慣。)
Marjory:它將危險提升到讓另一個水平的恐懼,不是嗎?
Kasmeer:眾神啊,我們需要一個計畫,我們該怎麼做?

與Kasmeer對話
你真的認為這所有的藤蔓都與Mordremoth有關?包含這所有的死亡?
☆我相當肯定。
  Scarlet相信她見過了更大的願景。這是她幻覺中的一部分。我不認為將和風信徒從天上擊落是Scarlet計畫
  中的一部分,但是她跟那個破壞者兩人都--
  ☆提過泰瑞亞的毀滅。我知道。
    Aerin說過泰瑞亞的領袖將會死。這令我想到有了某人-或是某種東西-在幕後操弄他。他最令我感到恐
    懼的就是那件事。
    麻煩的是,我們不知道他指的是誰。
      可能是指任何一個人,對Mordremoth來說最大的威脅可能是Trahearne。我討厭女王Jennah可
      能也身陷危險的
那個想法。
      ☆他也說過好幾個奇怪的事情。
        是啊。像是「它將會感到非常的高興。」還有「我見到了更大的願景。」他聽起來真的十分
        相似Scarlet,這令人感到不安。
        ☆我猜我們仍然能從Scarlet身上獲得情報,儘管是在她往生之後。

與Taimi對話
正式聲明,我同意這是Mordremoth做的好事。這全是Scarlet所引起的。我們需要去了解她。你有見過她的語音記錄器嗎?她的書還有論文?
  ☆我只對你平安無事感到高興。你在這裡知道了些什麼?
  很多事情!像是,Scarlet從蒸氣生物起頭,然後演進到乙太以及發條生物。她釋放出了大量的蒸氣生物到
  野外。噢,還有她殺了Omadd。
    ☆殺了Omadd?
    他曾是她最後的導師。他拿她來測試他的心智解放裝置,那也是她見到永恆煉金的時候,或者她認為
    就是永恆煉金的東西。
      ☆所以她是因為這件事殺了他?
      不,她殺了他是因為一旦他知道了他的裝置成功之後,他開始看待她像是一隻實驗室白老鼠而
      不是一名助手或學生。他打算用她做更多實驗。
        ☆我懂了。但是確定Omadd沒有傷害過她?
        從歷史的角度來說,早幾輩的阿蘇拉--包含Omadd那一輩--將希爾瓦里視為用來研究的不明生
        物。當第一個希爾瓦里到來,許多名曾經…在對神祕知識的興趣下受害。
          ☆你對牆上的畫作有任何新的見解嗎?
          確實,我有。基於Scarlet的畫作以及她在那邊的投影紀錄器,我已經提出了一個理論。
          我認為那就是她所見幻象的重現。
            ☆她所見的幻象?
            她的導師Omadd製造了一個裝置用來解放心智。當她嘗試該裝置時,她看見了幻
            象。在中心的是一個我曾經見過習慣用來代表蒼白母樹的記號。
              ☆所以你認為她在那件事後畫下了那幅畫?
              是的。她宣稱她在該幻象中見到了永恆煉金。在圖像中的對稱元素以及中心的
              蒼白母樹讓我導出了那個結論。
                ☆為什麼是蒼白母樹?
                在她的幻象中,她見到了蒼白母樹被帶刺藤蔓攻擊。她描述這是在對蒼
                白母樹進行可怕的攻擊。
                  ☆聽起來真可怕。這有讓她感到困擾嗎?
                  這取悅了她。她甚至長出了一些帶刺的藤蔓絞死Omadd。這相似於來
                  自她幻象的藤蔓對我不起作用。
                    ☆那關於魔法地脈呢?你有找到任何新情報嗎?
                    這是所有事情中最讓人感興趣的事!Scarlet推論出我們的傳送點
                    分布與最為強力的魔法地脈重合。
                      ☆她是對的?
                      很有可能,但是還沒定論。我需要做更多的調查。我需要更
                      加了解引領她導出那個結論的要素。
                        ☆好極了。

Marjory:所以你們能理解Scarlet之前在這裡做什麼?
Taimi:她曾在這裡研究魔法地脈。但是我不-
(在此時突然產生了一陣強烈的地震。)
Braham:站穩!
Kasmeer:噢!噢!我的天!
(地震旋即停止。)
Kasmeer:發生了什麼事?
Rox:嘿。過來看看這個。有一條通道在這書架後面。
Taimi:什麼?別擋路!讓我看看!
Braham:冷靜下來。讓老大先進去。
Taimi:好吧,但是快點。
Rox:來吧,Frostbite我們走。
Frostbite:(唧唧)

這地下通道似乎是個秘密實驗室,在這裡我們發現了更多了新發現的研究資料。

調查在凳子上面的一本書
「乾燥高地的歷史」著者Nicholas Sanford,1070 A.E.
 (1070 A.E.,該年夏爾進攻阿斯卡隆,歷史上稱為火焰末日/崩壞(The Searing)。
 而該書的作者Nicholas Sanford, 應該是官方誤植,這位就是Nicholas Sandford,
 他是三名可以在崩壞後找到的其中一名倖存者,
 在崩壞後改名為旅者尼可拉斯(Nicholas the Traveler),成為遊走於泰瑞亞、凱珊以及伊洛那的收藏家。
 在他的身邊總是陪伴著一名石犛牛好友,亞金頓教授(Professor Yakkington)。玩家可以與他交換道具。)
☆讀下去。
現在雖是一片荒蕪的景觀,這環狀的盆地可能在好幾千年前存有水源。沙子現在掩埋住一切,一切都隨風而逝並且持續風化--石頭還有居民都是一樣的。
☆讀下去。
不明的知性生物曾經一度在懸崖高處上建立脆弱的山坡家園。有些建築物仍然遺留著但也終將會在飛砂與烈日下成為犧牲者。
☆讀下去。
這區域以適合藏匿吸引了跑路中的不法人士。或著是那些在文明群體間因為一個或多個理由而不受歡迎的人。這使得這地方對像我還有Yakkington這樣的冒險者來說很危險。
☆讀下去。
遷徙中的半人馬族群正朝這裡過來,看起來是。有證據指出他們曾經在這有過避難所。一個巨大的樹幹,在此處非常突兀的,可能曾經是他們其中一顆神木。
☆讀下去。
儘管外觀如此,這缺乏水源的地方完全稱不上是了無生機,而且作為通往梅古瑪叢林的出入口,是個難以控制成長、生命,以及經常死亡的地區。
☆離開。 (半人馬有著神木信仰…?這可能與蒼白母樹有關嗎?)

調查在桌上的筆記本
在這本書打開的頁面上,Scarlet勾勒出一條能透過她的隧道自由進出乾燥高地更高處的路線。
☆檢查它。
在Scalet地圖上的標示點能連成一條路線來蜿蜒穿過這片乾燥高地的更高處前往某個未知目的地,在該處她畫下了交叉的閃電。
☆離開。

調查在樓梯後面的紙片
這張紙是從一本書上撕下來的。
☆讀下去。
從高楠軍隊的士兵寄回家的信給了我們一些他們生活的極佳見解。在眾神離去後的十一世紀,他們的領導人
Varesh Ossa激發出了強烈的忠誠心。
 (Varesh Ossa為激戰中登場的人物,是約在1075 A.E.的高楠地區領導人。故事中她受到了亞霸頓透過瑪古奈
 腐化,打算讓
夜蝕(Nightfall)降臨伊洛納並將亞霸頓從苦痛領域(Realm of Torment)中釋放出來。
 
 上圖為苦痛領域地圖,相當近似於Scarlet所描繪她所見的到幻象。)
☆讀下去。
在一場特殊的演講中,Ossa讚揚她的軍隊並激勵他們去使用他們令人折服的才能,藉此從內在層面增進高楠的力量。
☆讀下去。
她說過,「如果能正確地說服人,你能讓整團的次等生物朝向你的目標賣命而不知他們不是在為自己工作。
☆讀下去。
Ossa引用半人馬與高楠工匠間的同盟做為案例。合作,他們產出了更好的護甲與武器,而且他們提供了高楠人們的日常所需。
☆離開。 (在這種地方出現高楠與Varesh Ossa的文獻,這難道與Gixx派遣Kibatu前來有關嗎?)


調查掉落在地上的筆記本
這份筆記本,標題為「研究筆記」,有著複雜的方程組,手繪,以及工程藍圖。
☆離開。
【如果是工程師】
☆從工程師的觀點來檢視。
Scarlet很明顯的在研究如何開發與控制強大的魔法洪流,那甚至比大多數的阿蘇拉裝置線路還要強大。
☆讀下去。
她提到幾名阿蘇拉天才的研究並且利用他們許多認為是作為未來研究魔法導體依據所使用的方程式。
☆讀下去。
看起來她最初的挑戰是大多數被用來製作魔法導體的金屬與木頭無法承受其能量流因而在發揮功效前斷裂。
☆讀下去。
她聲稱她最後成功的使用火炎軍團的火葬薪柴淬鍊掘地者的金屬來建造載體。
☆離開。

檢查完所有的線索後,Taimi看起來似乎對於我是否有所發現而感到興奮。
與Taimi對話
你有找到什麼嗎?你有找到什麼嗎?你有嗎?
→Scarlet留下了一張地圖透露出她前往過西南方的某個地方。
  我打賭這會通往她發現的魔法地脈樞紐。
  X你現在先跟其他人留在這裡。我要去看看這地圖會帶我到哪裡。




在Braham向我通報一場攻擊席捲了乾燥高地的繁榮鎮之後,我趕往那裏確認Taimi的狀況。
我們發現Taimi平安無恙,儘管在繁榮鎮發生了可怕的滅絕慘劇。這起因於藤蔓的地殼變動,出乎意料的,揭發了位在Scarlet書架後面的秘密通道。在她房間底下的隧道裡,我發現了一張地圖描繪出她前往西南方某個不明目的地的路線。



在決定調查Scarlet的神秘地圖前,我決定先回過頭看看繁榮鎮的倖存者。

與癱坐在地上的酒保Martinus對話
死了,全都死了。我毀了。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巨大的藤蔓還有邪惡的植物一類的拆了這裡。它們還殺光了我大多數的常客。
 X我很遺憾這種事情發生在你身上。

與目睹工頭死在面前的礦工Gigor對話
呃呃呃。喔,天啊,看看它對他做了什麼好事。在那裡的有可能會是我!那些到底是什麼東西?
X你最好在你還可以的時候離開這裡。

與待在水井旁邊平安無事的Dabnia對話
保持警戒。這些藤蔓在這地方到處擺動。你可能最後會被其中一根荊棘刺穿而亡。我要待在水井旁邊,我才能在我必須的時候找到掩護。
X好主意。 

與待在水井旁邊平安無事的Anhinga對話
我們有些人跑進了礦坑裡,但是許多人死了。繁榮鎮毀了,就這樣毀了。
X你應該也去找掩護。

與待在礦坑內平安無事的礦工Toska對話
礦坑有點不太對勁,但是我沒辦法找出來。好像不太平靜。
X也許你應該去外面然後看看四周。

與待在礦坑內平安無事的Alana對話
別告訴城鎮裡的任何人我在哪裡。我有理由要躲在這裡。
X好吧。祝好運。

(四處尋找沒看見人類主線有機會遇到的人物Alice或她的屍體,疑似用盜賊使用的密道離開了?)
43
-
LV. 10
GP 0
2 樓 Lanous ahgc437286
GP1 BP-
※ 引述《akuya0909 (眠)》之銘言

> 調查在樓梯後面的紙片
> 這張紙是從一本書上撕下來的。
> ☆讀下去。
> 從高楠軍隊的士兵寄回家的信給了我們一些他們生活的極佳見解。在眾神離去後的十一世紀,他們的領導人
> Varesh Ossa激發出了強烈的忠誠心。

>  (Varesh Ossa為激戰中登場的人物,是約在1075 A.E.的高楠地區領導人。故事中她受到了瑪古奈的腐化並且
>  打算讓夜幕(Nightfall)降臨伊洛納,並將亞巴頓從苦痛領域(Realm of Torment)中釋放出來。
>  在新視窗開啟圖片

>  上圖為苦痛領域地圖。)
> ☆讀下去。
> 在一場特殊的演講中,Ossa讚揚她的軍隊並激勵他們去使用他們令人折服的才能,藉此從內在層面增進高楠的力量。
> ☆讀下去。
> 她說過,「如果能正確地說服人,你能讓整團的次等生物朝向你的目標賣命而不知他們不是在為自己工作。
> ☆讀下去。
> Ossa引用半人馬與高楠工匠間的同盟做為案例。合作,他們產出了更好的護甲與武器,而且他們提供了高楠人們的日常所需。
> ☆離開。 (在這種地方出現高楠與Varesh Ossa的文獻,這難道與Gixx派遣Kibatu前來有關嗎?)

---

果然歷史是會騙人的! :O
當初伊洛納的半人馬被奴役和拘禁的十分慘烈。

雖然這段只是一封高楠士兵的家書,不過當代泰瑞亞人在沒有接觸伊洛納的情況下,可能就只能知道片面之詞了。
可能為了促進人類同盟,而犧牲其他種族;藉由讚賞 Ossa 家族當初抵禦 Palawa Joko 的事蹟來掩蓋住 Verash 崇拜亞霸頓的惡行,藉此再次驅逐 Palawa Joko 。

最可憐的就是伊洛納區的半人馬了,在高楠被奴役,在 Palawa Joko 領土之下只能當坐騎用。

P.S. 說不定再給前往伊洛納埋下伏筆了!
文章最後感謝翻譯~
1
-
LV. 32
GP 1k
3 樓 akuya0909
GP22 BP-
再次繼續研究Scarlet所畫的地圖,走入隧道中卻發現有一隻潛行中的鼠人。

與Kritki對話
你。你會幫忙Kritki。Strikka走失了,在地面搖晃中不見了。Kritki沒有Strikka感到很失落。
→你在這裡做什麼?
  一開始是在找亮晶晶。現在在找Strikka。很多岩石掉落。太重了Kritki搬不動。
  X我們會找到她的

在隧道內四處尋找,最後在Scarlet的工程師秘密筆記旁邊,發現落石底下露出了一隻鼠人的手。


再次與Kritki對話
你。你會幫忙找到Srtikka。Kritki的伴侶當石頭掉落時消失了。拜託。
→我很遺憾。我找到她了。她走了。
  你找到她了?那麼她沒有走!哪裡?Strikka!Strikka!
  →不,我指的是她死了。她被埋在巨石堆底下。
    不。欺負Kritki不好。你會幫忙找到Strikka。Kritki會找到Strikka。
    →我感到非常遺憾,但這是真的。
     你錯了。徹底的錯了。Kritki會繼續找的。你可以走了。再見。Strikka!Strikka!妳在哪裡?
     X我很抱歉。

放下似乎是傷心過度而瘋狂的鼠人,走到了隧道的盡頭時看見了不只是陽光,在灌木叢旁邊有一具蒸氣牛頭怪的身體。

調查蒸氣牛頭怪身體
一具Scarlet所遺棄的蒸氣僕從殘骸,位於它正要離開實驗室卻剛好機能終止的途中。
X離開

再往前走映入眼簾的雖然依然是沙漠般的峽谷景象,但是在卻有著半人馬聚落。並且這裡的半人馬似乎沒有敵意,為了釐清狀況,決定與面前那位看來和善的半人馬攀談。

與Niiri Freemane交談
在我們的身旁,是從天空墜落的葛林特子民。這是我們部族歡迎外來者的方式,我們也歡迎你。你會在前方找到我們的收容所,就在轉彎處附近。
→這是哪裡?
  你位在乾燥高地的山區裡,我的朋友。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人從這條路往來了,而且你正好跟那些墜機而需
  要幫助的人們差不多同時抵達。有些事情起了轉機。
  →我在想--你記不記得曾見過一名奇怪的女人往這裡來,帶著運送她行李的機器製僕人?
    我不記得你在尋找的這個女人,但是我見過一具無頭的機器野獸被遺棄在杳無人煙的荒野中,還思考
    過這是從哪裡來的
    X我會多加留意的。謝謝。
X很有趣。謝謝你。

還沒走到過彎處,從左邊傳來了令人感到熟悉的聲音。轉過頭看,發現是先前遇過的三名修會成員。

與Explorer Amoxtil對話(只節錄新增對話)
指揮官!Gixx總管(Steward Gixx)要求你來帶領我們的考察遠征隊嗎?
→等等--妳們三個是怎麼成功趕在我來之前到達這裡的?
  我正好要問你怎麼來到這裡的。我們用了和風信徒的相位技能爬上峭壁,但是我們的立足點在我們通過後
  就崩落了。
  →妳對這地方了解有多少?
    我跟你一樣都是新來到這地方,但是我很樂於分享任何我們目前所知道的事情。
    →妳見過當地的半人馬了?
      是的,我沒預期會在荒地這裡遇到這麼溫暖、友善的半人馬部落。
      →在妳的旅途中,曾有其他任何一支半人馬部落提到過這一支部落嗎?
        他們跟在東方的半人馬不同。他們的領導告訴我,他的部落抵制戰爭並且遷徙到這個地區來
        重新奉獻他們自己投入這古老、和平的生活方式之中。
        →妳認為他們遵循著凡特里的石碑嗎?像希爾瓦里的社會?
          在我耳裡,那些他們遵循的「古老方式」聽起來像是凡特里教誨的近親。也許這隻部落
          的祖先來自跟凡特里相同的古老部族。
          X感謝資訊。

與Explorer Savio對話(只節錄新增對話)
嘿!你就是那個在獅子拱門擊敗Scarlet的人!在修會的學者們間正在彼此競爭推出有關你的書。我猜我們不是唯一被Gixx總管派來調查乾燥高地的。
→等等--你們三個是怎麼成功趕在我來之前到達這裡的?
  我正好要問你怎麼來到這裡的。我們用了和風信徒的相位技能爬上峭壁,但是我們的立足點在我們通過後
  就崩落了。
  →你對這些和風信徒們認識有多少?
    他們說他們離開迷宮峭壁並且往西方移動,然後當我們抵達這裡時有什麼東西使他們飛船下墜。
    →你認為Aerin在這個所為與Scarlet想做的事情間有關連嗎?
      在短期內同時出現兩名墮落的希爾瓦里成功造成這麼多的悲劇,這絕不可能是個巧合,對吧?
      X那正是我在想的。
  →你用這方法從繁榮小鎮山谷爬上來。你有看見這礦坑小鎮中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花了很多的時間與繁榮鎮其中一位居民相處。我很遺憾地說當她被藤蔓撕成兩半的時候我沒有在身
    邊陪伴她。我永遠忘不了她…。
    X我為你所失去的感到遺憾。

與Explorer Kitabu對話(只節錄新增對話)
啊嗨(Ahai)。你是Gixx總管派來這裡加入我們調查遠征隊的嗎?
→等等--你們三個是怎麼成功趕在我來之前到達這裡的?
  我正好要問你怎麼來到這裡的。我們用了和風信徒的相位技能爬上峭壁,但是我們的立足點在我們通過後
  就崩落了。
  →你對這地方了解有多少?
    這些乾旱的荒野最終能通往梅古瑪叢林,我們希望能在該處觸及我們的任務。隨著對這地區的探索,
    彷彿是曾有過一連串由地震引發的地殼變動。
    →你見過當地的半人馬了?
      是的。我很驚訝發現他們是如此的好客與寬容。曾有段時間,這地區的半人馬曾經也與在柯瑞塔
      肆虐我們的部落一樣充滿敵意。
      →你認為他們遵循著凡特里的石碑嗎?像希爾瓦里的社會?
        這支部落遵循著早先於凡特里、透過一種口頭習俗傳承下來的教條。我猜他們與希爾瓦里所
        崇敬的古老半人馬智者有著相同的祖先。
        X感謝資訊。
  →你探索過那個綠洲了嗎?
    沒有。雖然那些梅古瑪半人馬談到一個附近的「生命之源」。這些荒地曾一度被水圍繞著,在低海拔
    有著綠地,那曾被說過帶有魔法的性質。
    X感謝資訊。

【隨機對話】(節錄新增部分)
Explorer Savio:你們怎麼看待這些半人馬?你們覺得我們能相信他們?
Explorer Kitabu:他們跟我所預期的不同。幾個世紀以前,這地區的半人馬是充滿敵意的。
Explorer Amoxtil:他們的酋長遵循著甚至比凡特里還早的古老傳統。我很樂於跟他們聊天。
Explorer Kitabu:這隻部落是個重大發現。我們可以從他們身上得到足夠的資料來出版一輩子的論文。
Explorer Savio:那麼,我想那可能會更糟。

Explorer Savio:你們兩個怎麼想?我們應該回去,向Gixx提出我們所見到的簡報?
Explorer Amoxtil:總管派我們來探索,而除了這地方還有更多需要探索。
Explorer Kitabu:我們需要盡我們所能去認識這失落之地。誰知道什麼可能才是重要的呢?
Explorer Savio:那麼,我想已經決定了。我們繼續推進,竭盡所能的調查。

Explorer Kitabu:你知道嗎,自從她的城鎮毀滅後你沒提過任何有關她的事。
Explorer Savio:有什麼好說的?我們甚至沒有在一起非常久。
Explorer Kitabu:抱歉。我知道你很在乎她。
Explorer Savio:謝謝。

Explorer Kitabu:我們不該談談那些毀了城鎮的東西嗎,或是那些藤蔓是從哪裡來的?
Explorer Savio:非常明顯的是我們正在著手進行。
Explorer Amoxtil:是的。我在復甦者(Risen)的持續進攻下成長。當我見到我會知道是巨龍的僕從。
Explorer Kitabu:總管有他自己的猜疑。那就是為什麼他送我們來這。討論理論是一回事,但是…
Explorer Savio:泰瑞亞再一次陷入了麻煩。而且我們正朝著那個問題的利牙前進。

Explorer Amoxtil:你們的部落是如何能夠聯合組成一個偉大國度的?
Explorer Kitabu:我們並沒有任何選擇。
Explorer Savio:我們其他的…部落在很早以前就滅亡了,而且柯瑞塔好幾個世代以來都遭受著來自各方的襲
        擊。
Explorer Kitabu:我在與我的部族有著相距好幾世代的鴻溝中成長。

Explorer Kitabu:所以一名瘋狂的希爾瓦里恐嚇了泰瑞亞有半年之久,然後現在另一個瘋狂的希爾瓦里剛剛好把
        和風信徒的船弄沉在她之前的家旁邊。
Explorer Savio:是啊,我想我知道為何Gixx選擇不指派一名希爾瓦里跟隨我們出任務了。
Explorer Kitabu:我想他們的子民會格外的不能被人接受。對我們來說也全都一樣…。
Explorer Amoxtil:你們兩個真該感到羞愧。當我長大的時候,就存在著高尚、善良的希爾瓦里,也有殘忍、扭
         曲的希爾瓦里,就跟泰瑞亞的任何種族一樣。
Explorer Amoxtil:你們的子民也有可能是偉大的善人與奸險的惡人,不是嗎?
Explorer Savio:好啦,好啦。我承認我們對於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還…不夠清楚。好多了吧?
Explorer Amoxtil:我想是。
Explorer Kitabu:還是一樣…。       (這段對話讓我想起了隔壁棚那個弗丁回憶錄)

拜訪過這三名探險者後前去了半人馬口中的避難所,這裡可以看到許多受到保護與照顧的和風信徒。

與半人馬酋長Ehrgen Cragstrider交談
我很樂意為您效勞,朋友。
→在我的經驗中,你的部落是非常親切且慷慨的。
  我為你所言事實感到抱歉。我們已經努力讓我們遠離我們子民的殘暴歷史。
  →你能告訴我關於你們部落的歷史?
    我們子民的祖先曾經在梅古瑪叢林流浪。我們是從被稱為哈拉希(Harathi)部落分離出來並追隨著
    落日挽回我們先驅的和平古老方式。
    →你的子民們是凡特里的追隨者?他曾是一名與希爾瓦里分享他的信條的和平梅古瑪半人馬。
      我不認識這個凡特里,雖然他的言詞與我們的古老方式有著共鳴點。也許我們有著共同的梅古瑪
      先驅祖先。
→我在想--你記不記得曾見過一名奇怪的女人往這裡來,帶著運送她行李的機器製僕人?
  我的斥侯在有段時日前提過這女人,還有那些機器…僕人帶著她的行李。我相信她們是被看到在往返橫越
  沙丘往西南方前去。
→為什麼你們要幫助這些和風信徒?
  照料並保護其他與我們所擁有無異的生命是我們的責任。同情那些我們有緣相遇的人也是我們其中一
  條最古老的教條。
X感謝你的殷勤好客。
【如果是希爾瓦里】
你在這山區是難得一件的景象。原諒我這一個問題,但是你是個自然之靈嗎?
→我不是個自然靈。我們人民稱呼我們自己為希爾瓦里。我們是蒼白子樹的子女,來自東方的大森林。我同樣
  對你的子民們感到好奇。
  我很榮幸能回答你的問題,我的希爾瓦里朋友。  (以下回到正常選項。)
(這是否在暗示,Malyck並沒有來過這地方?)

離開了避難所,繼續沿著地圖的方向前進,並在許多熱情的半人馬的協助下,穿越了迅猛龍獵食區、以及人馬們賴以為生的綠洲。據在綠洲的Azarr Softhoof所言,此處綠洲是由他們的薩滿在驅除「塵蟎」來維持住的,而那奇特的植物除了有醫療功效外,還能威嚇敵人(在敵人身旁放下會造成定身效果)、建造橋樑,如同綠洲南邊那裏一樣。
綠洲這裡還有一隻遠離了他們最閃耀的女王Chrii'kkt四世(Queen Chrii'kkt IV)的鼠人,Nippkit,在這裡與半人馬共同生存並協助灌溉工作。而我們在這片荒野中可以找到的失落硬幣就是由這名鼠人偷來並四處掩埋的。
繼續往前走,在綠洲的南邊有著一個動力水晶。

調查動力水晶。
某個人在此處遺落了像是阿蘇拉製動力水晶的東西。
X離開。

經過Azarr Softhoof所提到的植物大橋後繼續向前行,會發現一個奇怪的立方體。

調查奇怪的立方體
躺在沙地中的看起來像是某個阿蘇拉製的大型儀器零件。
X離開。

經過立方體後所見到的另一片荒野,據說此處有著會隨沙塵暴出現的傳說巨人。接著再繼續往前走可以看到另一具已經損毀的蒸氣牛頭怪。

調查損會的蒸氣牛頭怪
其中一具Scarlet的蒸氣僕從已經解體並被拋棄在此處的沙丘中。她可能就是從這弄到放在工作臺上的那顆頭。
X離開。

而再往前走,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巨大的洞窟。裡面有著一些功能不明的機器設備與審判團。看來就是這裡了,必須要聯絡夥伴前來再進行探索。



尋獲Scarlet的研究重大突破(Discovering Scarlet's Breakthrough)

Kasmeer:這地方真是驚人。
Marjory:而且到處都是壞傢伙。審判團們在這裡。
Rox:我們知道如何處理審判團。讓我們把這裡清空吧。
Taimi:等等,Rox。我們聰明點。Scarlet一定有在恰當的地方留下保全裝置。他們現在沒有連線,但是我能重
    新啟動它們,我們可以用它們來獲得優勢。
Braham:噢唔,我們不能用復古的好方法來除掉他們嗎?
Taimi:你可以,但是他們會在你知道前回來。Scarlet的保全裝置可以保護這裡免於將來的進攻。幫我清出前往
    第一個控制器的路來。

(擊敗一些審判團刺客後。)
Taimi:開通主要權限。可以手動操作…哇嗚,電能噴射武器。好極了。
Taimi:好了。都是你的了。用那控制器來料理一些審判團吧。
Braham:這不會轟在我們臉上,對吧?
Taimi:別傻了。那機率低到可以無視。大約是…喔,53個百分點。我已經將我們標示為非敵對目標了。
Braham:好極了,就讓我們電爆那些審判團吧。

(經過玩家操作,對審判團進行一陣掃射後,大致上是清空了這一區。)
Taimi:你把他們都解決了!好吧,最少是那些我們剛才能看到的。那邊前面還有一個控制器。我們也是必須要
    啟動它。走吧。
Marjory:妳非常樂在其中,不是嗎,Taimi?
Taimi:用Scarlet的尖端設備--儘管只是她最早期的發明--來消滅審判團?我怎麼可能不開心呢?

在移動過程中與Kasmeer對話
我準備好在你需要的時候用幻影引開他們了。這些審判團像是穿西裝的老鼠們。他們從來不會一次只來一兩個。他們總是成群結隊攻擊。
X做好準備。

在移動過程中與Marjory對話
這地方由魔法能量交織而成。你能感覺到嗎?它有著一種胃部翻騰般的深沉感。這相當古老。
X我感覺到了。

在移動過程中與Braham對話
每次我跟審判團打,我總會想到會我被他們關進籠子拿來做實驗告終。這是我最糟的夢魘。我寧可去死。
→審判團都像那樣的。   (Braham的口味居然這麼重…)
  Taimi告訴我過審判團當希爾瓦里第一次到來時就拿他們做可怕的實驗。他們對待他們就像動物一樣。
  →審判團並不是唯一這麼做的。
    當他們第一次到來時我還沒出生,所以他們就好像是一直都存在我的身邊。我無法想像這對熟知希爾
    瓦里到來之前歲月的人們會感到有多奇怪。
    X我知道你想表達什麼。

在移動過程中與Rox對話
我不喜歡去想審判團在這地方會做什麼。這集團並不像蒼芎之刃,但是如果他們有管道取得Scarlet的裝置就只會是種危險。
X我們會保證他們得不到的。

在移動過程中與Taimi對話
不要被他們的交叉砲火捕捉到。審判團的武器是很陰險的。
→我想這個地方曾經是被封死的?
  曾經是。但是如果說審判團擅長什麼,就是找到隱藏的實驗室然後搜刮它們。
  X我懂了。
X我會小心的。

(抵達第二個操作裝置後,有一些審判團刺客埋伏,擊退他們後,Taimi打算再次去操作控制器。)
Taimi:哼嗯,這一個有點複雜多了。雖然,沒什麼我處理不了的。
Taimi:今天我生日嗎?這個介面連接著她其中一句蒸氣生物。
Taimi:嘟滴嘟然後噹噹!現在你有完全的掌控權。如果嚴重受損了,它會將你彈射出來。
Taimi:但是它的自我修復機能應該會在毀損後立即再次充飽能量。
Kasmeer:我想要試試看。
Taimi:不是你。這是只給老大的。

(以蒸汽生物擊倒審判團後。)
Taimi:你真有天分。但是,據我所知,前面高處那裏還有多一個控制裝置。帶我去那裏,然後我們就能畫下完
    美句點了。
Rox:我必須說,那看起來真適合你。
Taimi:沒時間可以浪費了。審判團不會輕易放棄的。他們一定會發動反攻,而且我們必須要先準備好。

(同樣處理掉一批審判團刺客後。)
Taimi:最後一個也完成了!這會啟動Scarlet的全息投影防衛。一但它們開火,它們會殺光這裡的所有東西。
Marjory:你真的明白我們被歸類在「所有東西」的分類底下,對吧?
Taimi:別擔心。我有自信能夠更改系統設定將我們的輪廓識別為友軍。雖然,這可能會花一點時間。
Rox:我們沒有很多時間。審判團來了!很多的審判團。
Kasmeer:Taimi,盡妳所能快點。我們會幫妳爭取一些時間。

(面對審判團的襲擊,努力爭取到一段時間後。)
Taimi:撐住。正在啟動防衛機制。
Marjory:妳完全確定這不會殺了我們?
Taimi:完全確定。我會說這有著嚴謹的53%機率。
Marjory:麻煩請妳再說一次?也許妳不該…

(Taimi不理會Marjory的抗議,啟動了屠殺裝置。)
Kasmeer:這真是…美極了。
Marjory:而且我們還活著。那是個加分點。
Taimi:我們當然還活著。我只是拿53%來開玩笑。這更精確來說是78%。
Rox:棒極了。看來我們有好一段時間會是這裡唯一還能走動的人。
Braham:妳做的很好,Taimi。
Taimi:我知道。
Kasmeer:這是什麼地方?
Taimi:這是個洞~穴~。
Kasmeer:妳知道我想說什麼。
Taimi:好吧。所有跡象指出這是一個魔法地脈樞紐。而且,在妳提問以前,這是數條地脈的交叉點。Scarlet認
   為這重要到可以在這設立一個實驗室。
Marjory:那個植物龍的腐化已經找到自己的途徑了。
Taimi:是的。這很麻煩,但是這告訴我們龍如何吞噬魔法是有道理的。它們無疑的是被魔法地脈吸引,就像蜘
    蛛被它們的網子捕捉住的蒼蠅所吸引一樣。
Marjory:那對傳送點來說不是個好兆頭。
Taimi:不是個好兆頭,我擔心真的不是。
Rox:一定有些事情是我們能做的。
Taimi:我正在著手一項解決方案。我已經取得權限深入阿蘇拉傳送點網路去探視哪個傳送點受到干擾。這遠比
   我所想像的還要遍布廣泛。
Rox:如何的廣泛?
Taimi:好吧,舉例來說,位在康可迪亞要塞(Fort Concordia)和莎爾瑪要塞(Fort Salma)的的傳送點表現的很不
   正常。如果這是巨龍的觸手--我推測這就是--那就是相當的遙遠。
Taimi:也有其他傳送點受到干擾,但是那兩個是最為慘烈的。有趣的是這兩個都是要塞。
Marjory:我會說這需要一些親眼探勘。我想用我自己的雙眼來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Braham:為何我們不分開行動?我跟Rox去康可迪亞。妳們兩個前往莎爾瑪還有幫我們跟妳姊打聲招呼。
Kasmeer:這是個好主意。我很樂意多花點時間跟Belinda相處。可以更加了解她。
Taimi:就算你們求我我也不會理的。我不會去其他地方。我必須待在這裡繼續我的研究。沒有任何事能改變我
   的想法。
Rox:沒人求妳。來吧,Braham。我們走。




在繁榮鎮上Scarlet的舊房間中找到的祕密通道只是一個探索Scarlet深入乾燥高地真相為何的新研究開端。我按圖索驥穿越了山區來到一個被梅古瑪半人馬稱作明光洞窟(Cavern of Shinning Lights)的地方並沿著那條路我找到了她的奧術機工零件與少許她已經報廢的蒸氣僕從。
22
-
LV. 32
GP 1k
4 樓 akuya0909
GP16 BP-
康可迪亞災變 (The Concordia Incident)

照著同伴們的意思分開行動,先與Rox與Braham前往康可迪亞要塞,當我抵達那裏時,發現眼前的要塞已經被巨大的藤蔓所襲擊。

Braham:以狼之名,這裡發生什麼事了?那些藤蔓…那孩子又說對了。
Rox:(咕噥)她有時也會犯錯。
Braham:妳剛剛說什麼?
Rox:我說我們應該出發了,我們現在全都到了。從這外觀來看,他們需要幫忙。
Braham:我會打頭陣。
Rox:噢不,你不能!不能帶著那隻傷腿打頭陣!你還在休養中,待在Frostbite後面。他搖著有力的尾巴
Frostbite:(唧唧)
Braham:聯合起來針對我一點都不公平。我很好。來吧,讓我們解決這一團亂。

(接近敵人時)
Braham:讓我們動手吧!

當我們清除掉第一批怪物後,Tactician Art大喊著敵人來襲的警報。
Tactician Art:所有人,注意!我們有更多敵人從北方來了。
Rox:進攻!

當我們將所有所能見到的藤蔓怪物處理掉後。
Tactician Art:留意傷患好讓我們所有人都進去裡面。
Tactician Art:大家都在裡面了。關閉大門!
Rox:回來裡面。

隨著Rox的提醒,趕忙回到要塞中確認所有人是否平安無事以及擬定對策。
Tactician Art:感謝你們大老遠趕來幫忙。那陣進攻讓我們猝不及防。
Rox:沒有任何前兆?
Tactician Art:嗯,有一些微小的的藤蔓在一支修道會車隊到達後冒了出來。但我們沒去留意那些藤蔓,呃,直
       到它們長大。
Braham:修道會的車隊?上面有載藤蔓?種子?
Tactician Art:哼嗯…他們沒有提過。他們確實帶了些非常古老的工藝品在身上。
Rox:我想去和負責車隊的學者談談。
Tactician Art:他們和Lindsay往西北邊去尋找其他車隊的成員。有些是從這裡之後分開的。
Braham:你的計畫是什麼?
Tactician Art:我打算帶這支車隊和所有人從康可迪亞出發前往這裡東北方的阿蘇拉實驗室,以策安全。
Rox:我們可以一起走並提供額外的守備。
Braham:我想去找這位修道會學者並看看這些藤蔓是從哪裡來的。我們何不分工行動呢?那樣的話我們完成更
    多事情。
Rox:我不知道。讓我們再多討論一下吧。

與Rox對話
我知道Braham說他的腳很好,但是前往乾燥高地的旅程對他來說太艱困了。最好讓他跟在Tactician Art的車隊旁邊。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尋找生存者。
→我不確定。我知道他真的很想要去。
  Braham想要扮演英雄,當然,但那是對他是最好的嗎?讓他去那裏就好像以卵擊石…
  X妳說的對。我們應該選擇小心一點那方。我會讓Tactician Art知道的。
  X我感覺他會跟我說他不會沒準備好參與行動。我會讓Tactician Art知道我的決定。
  X讓我想一想,我會讓Tactician Art知道我決定妳們哪一個該跟我走。
X讓我想一想,我會讓Tactician Art知道我決定妳們哪一個該跟我走。
【若選擇過多考慮一下或是在與Braham交談中表明要Braham留下】
你讓Tactician Art知道你的決定了嗎?我認為讓Braham留在車隊旁邊是最好的,但是他不會承認那件事的。
→在多考慮一些後,我也許會改變心意。
  選擇最終是屬於你的,但是我認為護送Tactician Art會比較好。
  X好吧,我會維持我的決定。我會讓Tactician Art知道的。
  X我感覺他會跟我說些如果他沒準備好出動的話。我會讓Tactician Art知道我的決定。
X還沒有,但是我會的。
【若這裡表明過想要讓Rox留下或是在Braham對話處表明要帶Braham走】
我很擔心這個決定。萬一Braham的腿變得更糟呢?
X你說的對。我們應該選擇小心一點的方法。我會讓Tactician Art知道的。
X我感覺他會跟我說些如果他沒準備好出動的話。我會讓Tactician Art知道我的決定。

與Braham對話
Rox擔心得太多了。我的跛腳已經完全消失了!我應該跟你去找Lindsay。你怎麼說?
→我不知道。你的腿可能會突然復發。也許最好你能跟Tactician Art還有這個車隊待在一起。
  它很好;我保證。我想要回去參與行動。Rox可以留下來幫忙Tactician Art。
  X在我讓Tactician Art知道決定前我會考慮的。
  X我不確定我們是否該承擔風險。我會想一想然後跟Art說的。
X我會考慮讓你們誰去然後當我決定我會讓Tactician Art知道的。
【若選擇過多考慮一下或是在Rox交談中表明要Rox留下】
你已經讓Tactician Art知道我們要出發去拯救生還者了嗎?我準備好可以開始了!
→我要多想一下。你真的確定你要跟來嗎?
  我當然想要跟去。Rox擔心得太多了。
  X好吧,如果你確定的。我會讓Tactician Art知道的。
  X我不確定。我想對你最好來說是待在車隊裡。
X我會讓他知道的。
【若這裡表明想要讓Braham留下或是在Rox對話處表明要帶Rox走】
我不想要跟車隊留在一起。我應該出去那裏戰鬥!
X也許你是對的。我會告訴Tactician Art你會跟我走。Rox可以留下並保護車隊。
X我知道你想幫忙,但是我們需要你康復。我會去告訴Tactician Art你會跟他的車隊待在一起。

與Tactician Art對話
我希望你已經做好了決定。我們必須要出發了。你想要怎麼做?
☆Rox跟我會找到Lindsay,而Braham會跟你們去金芒聖地研究所(Goldenlight Hallow lab)。
☆Braham和我會去尋找Lindsay,然後到金芒聖地研究室和你們會合。
X我還沒決定。

【如果選擇Rox同行】
Tactician Art:我知道了。那麼,我想我們會在金芒聖地與你和Rox會合。
Tactician Art:讓我們出發吧,可以嗎?升起北邊的大門!
Braham:別做任何我不會做的事情。
Tactician Art:好了,集合--車隊待在中間。
Tactician Art:我們可以清出主要道路。去吧!盡可能去找攻擊下的生還者。
Rox:我會如影隨形跟著。走吧。
Tactician Art:替突襲下的受害者們開出一條小路然後遇到的居民然後在金芒聖地和我們會合。

【如果選擇Braham同行】
Tactician Art:太好了。我們會在金芒聖地與你還有Braham會合。
Tactician Art:讓我們出發吧,可以嗎?升起北邊的大門!
Braham:到另一邊再碰面了,Rox。
Rox:去那裏小心點,Braham。
Tactician Art:好了,集合--車隊待在中間。
Tactician Art:我們可以清出主要道路。去吧!盡可能去找攻擊下的生還者。
Braham:嘿!過來這裡!
Tactician Art:替突襲下的受害者們開出一條小路然後遇到的居民然後在金芒聖地和我們會合。

沿著山壁與巨龍僕從出現的方縣搜索,在洞穴內發現了走失的車隊正被敵人包圍。
將敵人全都擊倒後,與Lindsay對話。

與Lindsay對話
感謝女神你找到我們了,我很害怕會一直被困在這裡。你怎麼知道要來找我們的?
☆我們聽說康可迪亞有麻煩然後就馬上趕了過來。
  那邊狀況有多遭?要塞內的東西已經都毀了嗎?
  ☆我恐怕是這樣。守夜者已經撤退到金芒聖地研究室了。
    我們現在要去哪?我們車隊大老遠帶著魔法工藝品過來想妥善保管。柯瑞塔皇家墜飾也在它們之中。
    ☆柯瑞塔皇家墜飾?
      那是個魔法墜飾。傳說它會在內部顯現當今的皇位繼承人。這也十分漂亮。
      ☆聽起來很強大。
        非常強大。且被多方覬覦。我們不定期的將它在各個要塞間移動。我或許不應該告訴你這件
        事,但是…你就是你。
        ☆我嘴唇已經封住了。

【如果同伴是Rox】
Rox:好了。是時候回報Tactician Art了。
【如果同伴是Braham】
(無對話)

在找到迷路的車隊後,沿途將見到的生還者們救出,最後前往金芒聖所實驗室與其他人會合。但是到了那邊的時候,藤蔓怪物們已經早我們一步先到了。

Krewe Leader Seesa:終於,不是個非常藤蔓的東西!馬上來幫助我們!
Krewe Leader Krattz:你!把自己想成是名光榮的實驗室助手。現在,保護我們的實驗室!

在擊退藤蔓怪物,確保實驗室與人們的安全後。
Tactician Art:我們盡可能的把人都帶來這了,雖然我沒自信說我們已經安全了。
Braham:在這山裡有許多傷患。這是個糟糕的情況。
Frostbite:(唧唧)
Rox:我們應該前往莎歐瑪要塞。我們要在那裏和朋友碰頭。你能讓這在你的控制之中嗎?
Tactician Art:我們很好。感謝你們的幫祝。祝旅途平安。

與Braham對話
我不認為我們應該離開了。這些人仍然在驚恐中並且沒有妥善組織起來。
X說得好。讓我跟Rox談談然後看她怎麼想。我們會想出方法的。

與Tactician Art對話
如果有跟我一樣有能力的人留在這會是件好事。
→康可迪亞已經是廢墟了,你們接下來怎麼打算?
  比我還要重要的人會決定這件事。我希望我們重建,但是這會是筆昂貴的工程。這不是我們第一次安然度
  過風雨,但這無疑是最慘烈的一次。
  X好吧,祝好運。
X這是我至少能做到的事。

與Magister Lindsay對話
謝謝你們所有人的幫助。修道會將會花上一段長時間來從這次攻擊之中復原。
→我可以問關於這隻車隊詳細一點嗎?
  當然。我們是從Caer Evermore旅行到康可迪亞運送由德馬修會所保管的書卷以及魔法物品。
  →為什麼它們不繼續由修道會自己留著?
    我們那裏保存了相當多的文物,但是對我們來說將所有東西集中在一個地方保管並不是聰明的舉動。
    我們在泰瑞亞各地的要塞中有著魔法保護的房間。
    →那些魔法物品你們正好帶著對吧?
      有些是,但是有些顯示出魔法已經從它們身上消散了。就好像它們現在成了普通的日常用品。沒
      有力量。
      →那麼柯瑞塔皇家墜飾呢?
        它的魔法特徵已經弱化,但還沒有被完全摧毀掉。我們的運送會將它歸還到修道會。我很確
        定我們的學者會想要研究他們。
        X祝妳最大的好運。

與Rox對話
你認為Tactician Art接下來沒問題嗎?這次的攻擊重重打擊了這裡所有人…
☆你們兩個應該留下來繼續尋找生存者。我會前往莎爾瑪要塞。
  很好。我們已經將狀況控制住了。我們在我們處理好事情後在乾燥高地會合如何?我知道Braham在擔心
  Taimi。我們一直忘記她只是個孩子。
  ☆一個說對了康可迪亞狀況並且警告我們莎歐瑪要塞的孩子。
X讓我思考片刻。

Rox講完後再次與Braham對話
我不認為我們應該離開了。這些人仍然在驚恐中並且沒有妥善組織起來。
→你說的對。我會前往莎爾瑪要塞。你們兩個留在這裡。
  好計畫。一旦這地方穩定下來我們可以在乾燥高地碰面。我在擔心Taimi。
  X好了。那麼晚點見。

Rox講完後再次與Tactician Art對話
如果有跟我一樣有能力的人留在這會是件好事。
→我已經決定要讓Rox和Braham留下陪伴你們藉以提供後續的防衛。我要往莎爾瑪要塞推進。
  很高興聽到你說的。知道他們會和我們在一起讓我感到安全多了。我們有太多人要保護了。祝在莎爾瑪
  塞好運。
  X再會。

再次與Rox對話
你認為Tactician Art接下來沒問題嗎?這次的攻擊重重打擊了這裡所有人…
→我很高興妳和Braham要留在這。我在莎爾瑪要塞會有Kas和Jory陪著。
  小心點。我們會在結束後回去乾燥高地碰面來確認Taimi的狀況。我們一直忘記她只是個孩子。
  X聽起來很棒。我要出發了。




當Taimi在魔法地脈樞紐繼續她的研究,Rox、Braham和我去調查在康可迪亞的傳送點異變。我們發現要塞被叢林觸手以及其他生物蹂躪。我帶領搜救隊伍在抵達金芒聖所實驗室抵擋剩餘的進攻者之前解救了Lindsay以及她一些同事。Tactician Art提到藤蔓是在一批魔法物品貨運抵達後不久開始從地面萌芽。我不確定那是否有關聯存在。

Rox對Taimi下了不友善的評論。我想那孩子觸碰到她的敏感神經。
16
-
LV. 32
GP 1k
5 樓 akuya0909
GP15 BP-
▼在莎爾瑪要塞的麻煩(Trouble at Fort Salma)

在Braham與Rox留在康可迪亞的同時,我隻身前往莎爾瑪要塞。但是到那裏時,莎爾瑪要塞的狀況果然不比康可迪雅好到哪裡去。到處都是巨大藤蔓與植物怪,但可以看見熾天使們勉強讓要塞還沒徹底陷落。當務之急應該是與Marjory與Kasmeer會合,了解這裡的狀況。
但是,在旁邊有著很熟悉的一對夸梗戀人身影,不久前他們還在阿斯卡隆移民區跟我提過要往西方旅行,沒想到意外的被捲入了這場麻煩中。

與Peneloopee對話
你在這裡做什麼?這裡很危險!Bloomanoo!夸梗們的朋友在這裡!
☆我來這裡幫忙的。
  噢,這狀況真是可怕。你應該帶你的部隊跟你來的。你可以跟夸梗們躲在一起,如果你想要的話。
  ☆不,但是謝謝你。你們兩個應該逃離這裡。
    夸梗們知道。夸梗想要遠離肯瑟克斯丘陵並且永遠不要再回來了。但是…夸梗們必須等待機會並希望
    有條道路能被淨空。
    →你們真的歷經了一場長途跋涉才來到這裡。
      是的。夸梗們下定決心想要去找一個溫暖、富涵水源的地方來築巢。夸梗們受夠了這些牛事!一
      定有某個地方是安全的,不然泰瑞亞到處都是註嗚嗚嗚定會毀滅的。
      →你們要去哪裡?
        現在,夸梗們只想活著離開肯瑟克斯丘陵。
        →發生什麼事了?
          夸梗們不確定,但是植物不斷在成長為怪物。在要塞裡面有很多人死了。
          X勇敢點,我們朋友。所有事情都會好轉的。
X堅持下去。
(補充說明一下,Quaggan這種族第一人稱的「我」是使用Quaggan,「我們」是使用Quaggans。)

【隨機對話】
Peneloopee:Bloomanoo!小心點!
Peneloopee:它們還在那裡嗎??
Bloomanoo:噢,是的。四面八方都是。夸梗們沒辦法逃跑。
Peneloopee:(啜泣)

Peneloopee:安全了嗎?
Bloomanoo:還沒。
Peneloopee:夸梗們應該要躲回裡面!
Bloomanoo:我會在你身後,摯愛。
Peneloopee:夸梗們是出生於--也會死於--愚蠢的肯瑟克斯丘陵。
Bloomanoo:噓咻咻噓。不要發出聲音。

Peneloopee:噢,Bloomanoo。夸梗討厭肯瑟克斯丘陵。
Bloomanoo:也許夸梗們可以跑去大門然後門會打開。
Peneloopee:夸梗沒有見到裡面那巨大藤蔓嗎?
Peneloopee:夸梗沒-沒-聽到那陣哀號嗎?
Bloomanoo:噢噢噢噢。

Peneloopee:夸梗覺得這裡不安全。
Bloomanoo:到處都是怪物!

Bloomanoo:還沒有。仍然不安全。
Bloomanoo:噓咻咻噓。不要發出聲音。

離開這兩名驚恐的夸梗,現在只能盡快解決這裡的危機。
對正在試圖壓制大門的怪物展開掃蕩過後。
Belinda:嘿!很高興能有個幫手。我部隊中有一部份人員被困在山腳下了。
Belinda:如果你們去帶他們回來,我會開門讓你們一口氣進來裡面。
Belinda:我們能從城牆上給予你掩護。快點,他們撐不了太久。

迅速的遵從Belinda的指示,將分散的部隊成員帶回門口。
Belinda:嘿!我妹跟Kasmeer在防守中庭。如果你想加入她們就過去吧!

在大門開啟後,可以看到熟悉的兩人就在旁邊那裏站著。
Kasmeer:Jory!援軍來了!
Marjory:而且時間剛好。Belinda和熾天使們在防守城牆,暫時是。這些襲擊看起來是永無止盡。
Kasmeer:我們應該帶那些失散的人穿越過熾天使。怪物在持續到來--同時從城牆上方和城牆下方。
Marjory:好想法。我下定決心要撐到它們停止進攻。
Kasmeer:我也是。一位熾天使告訴我說他們取得了環蛇方尖碑碎片)的來源就是這裡--惡夢之塔。它們太過貴
     重而不能交到落入錯誤的人手中。
Marjory:準備好,各位。另一波攻勢朝這裡來了。
Belinda:妹妹!東邊大門正受到強烈襲擊。你們能過去哪裡然增援嗎?
Marjory:沒問題。我們可以從北牆到達那邊。看起來比試圖從正中間穿越安全多了。
Belinda:當你們到達那裡,帶上工程兵器的補給。你們會需要它們的火力來維持住城門淨空。
Marjory:帶頭吧。我們會跟著的。

從北邊的牆過去。在這裡Kasmeer再次展現出了驚人的實力,幾乎是想開就能開出時間壓縮來讓行動加速。到達東門附近,在上面有一台箭車擺著。
Kasmeer:呃嗯…我不知道如何運作箭車。
Marjory:你不知道?
Kasmeer:我一定是翹掉了那天我們在我的禮儀與舞蹈課之間所涵蓋的攻城戰爭課了。

原來Kasmeer常常翹課嗎?好吧,總之在她們兩人的掩護下,成功的用箭車將城門的怪物給清除了。
Kasmeer:成功了。中庭暫時是安全了。
Marjory:(嘆氣)看來我們的好運還沒完。
Kasmeer:等等,你們有聽到那個嗎?那是什…

此時從遠方冒出了巨大的藤蔓怪花。
Marjory:哼。當然它們不會就這樣讓我們休息的。那聽起來很大。
Kasmeer:哦,親愛的!它好巨大!我們的策略是什麼?
Marjory:它們越大,摔的愈疼。我猜如果我們拿下巨型怪物王,那些雜兵就會放棄。

以下為戰鬥中會隨機出現的對話。
Marjory:可惡。我們無法在它受到防護時傷害它。讓我的僕從前去那裏。
Marjory:聽著。那東西受到了保護。我們必須要配合我們力量來擊敗它。
Marjory:我能操縱我的僕從去接觸後引爆。那陣衝擊會使它的護盾潰爛,並且會給你一個機會進攻。
Marjory:讓我的僕從存活,然後它會去拆除那個…那東西的護盾。
Marjory:另一個僕從要來了。確保它的安全。
Kasmeer:那些胞子很致命。我可以掩護你。當那些東西開始狂暴的時候待在我的護罩裡。
Kasmeer:維持那些護罩會逼迫我的極限。請小心一點。我會試著產生多一些的。
Kasmeer:我抓到你了。在我的護罩裡可以獲得安全。

成功擊敗這巨大的藤蔓怪花後,要塞內部也靜了下來,怪物的蹤影也退去了,看來擊敗這隻怪物確實是值得的。於是我們回到要塞內與Belinda會合。
然而,回到要塞的時候,等待的我們的卻是Belinda冰冷的遺體,她被巨大的藤蔓纏繞致死。
Kasmeer:我們在這,Jory。
Marjory:我知道。
Kasmeer:告訴我們妳需要什麼。
Marjory:我沒事。我只是需要一些時間。我很抱歉。
Kasmeer:我完全理解妳的感受。
Marjory:我不能在這裡失去控制。如果妳對我太溫柔,我會崩潰。
Kasmeer:好吧。好吧,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做。
Marjory:沒錯。我必須讓她準備好--帶她回家。我必須告訴…告訴媽媽。
Kasmeer:我們會一起處理的。
Marjory:我…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最好的辦法。我認為我們需要談談。
Marjory:Kas。甜心。我想要妳和他們一起走。
Kasmeer:什麼?不,我不能。我該在妳身旁。萬一妳需要我呢?
Marjory:我會沒事的。我們的朋友們更需要妳。妳必須確保他們的安全。我會和家人在一起。當我可以的時候
    我會跟上的。
Kasmeer:不,Jory。這樣感覺不對。這悲慘的…妳的姊姊…我應該和妳在一起。
Marjory:我喜歡妳那點。但是,不。妳應該要和他們在一起。我們正在講到的是一頭龍--而那頭龍殺了…
    Belinda。
Kasmeer:我不…喜歡這樣。
Marjory:我聽到了妳說的,摯愛。但這件事必須要這樣。我們有更重大的責任。妳怎麼想的?
Kasmeer:我走。但不是今晚。今晚,我會和妳在一起。我明天會在妳走的時候離開。
Marjory:這是最好的辦法。妳會懂的。
Kasmeer:我希望妳是對的。




我殺開血路深入莎爾瑪要塞並在Marjory與Kasmeer的伴隨下擊退了一個龐大的Mordrem thrasher,只是發現我們遲了一步無法拯救Belinda。Marjory會回到家裡埋葬她死去的姊姊,而Kasmeer和我會回到乾燥高地與我們的朋友們重聚。

我可以感覺到Kasmeer對於Marjory要處理她姊姊的喪禮籌備而拋下她感到不滿。無情的戰爭與突然的喪親正在撕裂她們的關係。
15
-
LV. 32
GP 1k
6 樓 akuya0909
GP22 BP-
機器(The Machine)

抱著複雜的心情回到了先前發現的秘密實驗室裡,值得慶幸的是Taimi這裡並沒有遭遇到什麼危險。

Braham:你們來了。我們已經開始感到擔心了。Marjory去哪了?妳們倆平常都是焦不離的。
Rox:閉嘴,Braham。Kasmeer?Marjory沒事嗎?發生什麼事了嗎?
Kasmeer:她的姊姊…Belinda…被殺了…在莎爾瑪要塞。Marjory回去家裡與她的家人在一起還有服喪。
Braham:噢不。那太可怕了。但是,等一下。為什麼妳在這?妳不應該要陪著她嗎?
Kasmeer:我想和她一起走,但是她要求我來幫忙這任務渡過。她很安全,至少,在家人身旁。
Rox:她現在還好嗎?
Kasmeer:噢,妳知道的。她擺出一張撲克臉,但是我能夠看穿它。我能看到她正在傷心且她在責備自己。
Kasmeer:她保證過當她會盡快的加入我們。
Taimi:可憐的Marjory。
Rox:我很抱歉,Kasmeer。
Braham:抱歉,我的朋友。

在一陣沉默後,大家都覺得不能維持這樣的氣氛,才剛動了一步,Taimi就開始說話了。
Taimi:讓我來告訴你們我目前發現到的情報。

與Taimi對話
這過去是Scarlet的第一個地脈。這有個多條網絡匯流的樞紐,但是對比在獅子拱門仍然小上許多。
☆我聽過一些事情的經過。
  礦工們在這採礦然後挖到了這個空洞。我想是那條魔法地脈癱瘓了他們所有的儀器,所以他們廢棄了這個
  礦坑。但是某些人一定講出去過,然後Scarlet聽到了。
  ☆所以這裡就是一切的開端?
    這無疑是Scarlet開始熱衷研究魔法地脈的地方,沒錯。這些機器讓我們能見到平常無法看見的魔力。
    ☆她所有的研究總共加起來有多少?
      你該明白如果Scarlet沒有喪失她的心智,她可能已經被提名為本世紀最偉大的祕法研究者之一。
      這是一個史無前例的發現--所有阿蘇拉都夢寐以求的。
      ☆我對她的過去比不上對我們的未來感興趣。
        有點不耐煩?天啊。好吧。我已經查明在這些魔法地脈中有個干擾物,並且就是它影響了特
        定的傳送點。
        ☆影響傳送點?
          很不幸地Scarlet是對的。當我們阿蘇拉設置傳送點時,有些運作的比其他好,所以我們
          除去了那些沒有在運作的並且留下了正常運作的。
          ☆他們設置在魔法地脈上頭運作得比較好。
            正解。在我們不知道我們做了什麼時,我們運用了魔法地脈的力量。而且這不再只
            是理論。我現在能夠證明。
            ☆所以傳送點是如何被影響的?
              我有98.5%確定能正確作答。就是這些藤蔓。它們被傳送點的魔法共鳴所吸引。
              ☆藤蔓?所以,你指的是Mordremoth的腐化物?
                不夠精確。我的看法是這些我們見到的藤蔓是直接來自於巨龍身上,從地
                底下廣泛分布於泰瑞亞。
                ☆還有在地面上可以自由移動的也是?
                  我目前能說的,它們是被腐化的。而且在擴散感染。但是我們第一目
                  標是傳送點的狀況。如果那變糟了,我們可能會面臨嚴重的麻煩。
                  X我們該做點什麼。

Taimi:我剛才正在處理那件事。我能夠建造會讓傳送點更高效化的裝置。它們會以更高的頻率共鳴,如此一來
    就會對減少對Mordremoth較不具有吸引力。
Kasmeer:妳需要我們做什麼嗎?
Taimi:在這時間點,沒有。我已經讓這件事完全獲得妥善處理。但是那裏還有某種東西存在。嘻嘻!很驚人的
    某種東西!想看嗎?跟我來。

跟隨著Taimi的腳步來到了巨大的儀器旁。
Taimi:你瞧、瞧、瞧!你們能相信你們的眼睛嗎?
Rox:呃呃呃啊。這是什麼?
Taimi:這是Omadd的機器,你這呆子。
Braham:嘿。尊重點。
Taimi:抱歉。但是這正是將永恆煉金展示給Scarlet看的裝置。它仍然能運轉!
Braham:我能砸了它嗎?這東西一定會很危險。
Taimi:絕對不行!想想我們能學到什麼。除此之外,我的心靈遠比妖婆的還要強韌得多了。
Kasmeer:呃嗯,我不認為妳應該接觸它。我傾向同意Braham。你怎麼想?

與Kasmeer對話
你認為我們該怎麼做?如果這就是Scarlet從Omadd的實驗室傳送過來的裝置,那麼這一定會很危險。
☆這看起來是Scarlet加裝過的。有些零件看起來不一樣,比較新。
  這甚至讓我感到更加緊張。這東西有插電了嗎?
  ☆我想是。你記得有關這裝置的事情嗎?
    Taimi說過這是設計用來說影響心智,使其開放新的感應力。我聽說當Scarlet進去之後,她宣稱看到了
    被阿蘇拉稱為永恆煉金的東西。
    ☆還有其他的嗎?
      它破壞了妖婆的心智。在她使用過後,她再也不是同一個人了。就彷彿打開了精神失常的大門。
      ☆她再也不是同一個人了。
        她在使用過後犯下了第一起謀殺並且在那之後迅速的擴大規模。
        ☆是的。這機器讓她開始步上非常黑暗的道路。
          所以我們要怎麼作?我們不能讓Taimi靠近它。
          ☆為了她自己好,我同意。

就在我們討論的同時,Taimi擅自走進了機器中。
Kasmeer:噢不!我們必須要--(倒抽一口氣)
Rox:別碰任何東西。我們不知道會…Taimi!
Taimi:(慘叫)
Braham:無法靠更近了。那東西放出太過大量的電擊了。
Kasmeer:我會保護你。帶她離開那裡!

透過Kasmeer的魔法護盾,得以進入機器內部將Taimi拉開,但是換成玩家受到機器作用而見到了…。
Avatar of the Pale Tree:蒼白母樹看見了一切。
Ceara:我看見了。
Avatar of the Pale Tree:不要質疑夢境。我們必須扮演好我們的角色。

就好像漂浮在銀河之中,我們見到了彷彿是蒼白母樹的符號,還有某種星體運轉般的景象…也許見到的就是Scarlet所見到的景象?就在還在思索的時候,在同伴的呼喊中才意識到自己原來已經失去了意識。
Braham:嘿!嘿!你還好嗎?我認為他死了。
Kasmeer:什麼?不。他還活著。
Taimi:告訴我們所有事情!你看到了些什麼?
Rox:你沒事嗎?當它對你運作後,我們只能害怕地把你拖出來。
Kasmeer:然後,你開始慘叫…而且我們毫無選擇。
Rox:你感覺如何?當你準備好要說,我們也會準備好去聽。

與Rox對話
老大?你還好嗎?深呼吸。
☆這真是難以置信。
  什麼難以置信?你在說什麼?
  ☆我看到了一個幻象。我看到了。永恆煉金。
    你什麼?你需要好好解釋。我無法理解。
    ☆我會試試看。我看見了泰瑞亞是如何被編織而成,還有…我牽涉在其中,在未知的原因下。
      好吧,我想你需要休息一下。你有哪裡受傷嗎?
      ☆聽著,巨大的能量流過並環繞泰瑞亞,然後我看到一隻龍,它…嗯…
        它怎麼了?你看到什麼?
        ☆它曾是世界運行的一部分。它朝我衝了過來。
          聽起來像是個恐怖的夢魘。
          ☆我還看到了蒼白母樹在巨大移動式拼圖的中心,和Scarlet見過的一樣。
            蒼白母樹?你認為這代表什麼?
            ☆這代表我們需要與她談談。
              她能做什麼?她是一棵樹。
              ☆她在政治上具有影響力。她很重要--也許比我們所知道的還重要。
              【如果是希爾瓦里】
              ☆她是蒼白母樹。她遠比想像還帶有魔力。她可以進入夢境。

Taimi:我希望我也能看到它。
Braham:我很高興你沒事,但是你有魔力流出從你的耳朵流了出來。(大笑)
Kasmeer:這不是那麼糟。
Rox:他的頭髮站直了!
Braham:(大笑)
Kasmeer:(大笑)沒錯!
Kasmeer:好了,大家,這很嚴肅。我們需要討論我們再來要怎麼做。計畫是什麼?

與Kasmeer對話
你能再多解釋點你所看到的嗎?你認為它代表了什麼?
☆這很難描述。蒼白母樹出現在我的幻象中,透過由我們在Scarlet房間看到的那幅畫上面的符號所象徵著。我
 們必須去跟她談談。
  在小樹林嗎?你覺得她可以幫助理解你的幻象?
  ☆她也許是我們最強大的盟友。該是時候讓世界查覺到Mordremoth了。
    好,我知道了。我們應該和她談談。你認為我們該如何讓世界查覺到?那聽起來像是個大工程。
    ☆我們需要讓領導者們知道。如果我們很幸運,他們會聽進去的。
      所以你不只是想要告知他們。你想要讓他們一起去對抗Mordremoth?
      ☆我無法想像有比Mordremoth更龐大或是急迫的威脅。
        對。在陷入危機的傳送點,被腐化的Mordrem怪物,還有在地底下散佈遠至席娃山脈的藤蔓
        正朝著我們所儲藏的沒魔法物品間,我看不到他們如何能拒絕。
        ☆我們找到辦法的。但是首先,我們需要要先和蒼白母樹談談。
          你要去摘下繁星(比喻要去嘗試達成困難的目標)。我們怎能扯你後腿?你是備受推崇
          的,但那樣足夠嗎?
          ☆我們會一次一小步來進行。而這旅程將於蒼白母樹開始。
            好吧。你知道我們會追隨你去任何地方。我會寄一封謁見請求信到小樹林去。(嘆氣)
            但是在我去那邊與你碰面前,我想停留在神佑之城看一下Jory。
            ☆我們會在蒼白母樹同意後與妳在小樹林碰面。妳還好嗎,Kas?
              我?是的,我還好。看著你愛的某人走過像那樣的喪親之痛並不容易。Jory試著
              表現堅強,但是我看見的全是她的絕望。
              ☆那一定讓妳心如刀割。
                她是個軍人,所以她全都壓抑在內心裡。我只是想在身旁當她潰堤的時候
                處理善後。
                ☆她是個軍人。她會在葬禮--以及她的責任--都結束後才悲傷。
                  我希望會這樣。在那時來臨以前,她必須在母親及姊妹面前表現堅
                  強。如果我仍有家產,我可能帶她遠離這一切。保障她的安全。給她
                  所有應得的。
                  ☆她是個戰士。妳認為她會甘於被…眷養嗎?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為她做點什麼。我只是希望她能安全。
                    ☆只要龍還在活動週期裡我們沒有人是安全的。

Kasmeer:當我準備好去會見蒼白母樹時我會寄信給你。再見了,大家。




在Scarlet從前位於乾燥高地底下的魔法地脈樞紐中的實驗室裡,Taimi開始發展一種裝置能重新校準傳送點以避免吸引Mordrem怪物。她也發現了Omadd的機器,那是Scarlet曾用來看見永恆煉金的裝置。我不經意的進入了裝置中並起體驗了我自己所擁有的宇宙幻象--一個包含了蒼白母樹以及一些象徵著遠古巨龍的神秘寶珠。我需要與蒼白母樹談談來了解更多事情。

2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821 筆精華,07/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