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841

【同人小說】 逐日 第八話

樓主 爺只是路過的 bless00
GP4 BP-
       感謝 wr1995提醒我更新。
       發生在巴勒德爾的一切,也差不多該告一段落了。

       逐日 第八話

  日上三竿,烈日懸空。明明已是肅殺之秋,絲綢之門上的太陽卻如時值酷暑般的毒辣。
  
  "絲綢之門"指的是這座洛斯里克城的東門。其通路以西貫連西城門,直連教廷諸國最為東南的城邦"伯尼斯"──據說這是騎士王的後繼者"伯尼斯"原有的城池,在伯尼斯繼承了騎士王的頭銜之後,他以自己的名字為故鄉冠名,並作為與父神友好的證明而將此地奉還給教廷。

  此門以東則是連通首都巴勒德爾城的馳道,寬闊平坦的細沙子路使馬匹跑起來格外輕鬆。據說過去騎士王尚未現世,山岳諸國仍未統一為巴勒德爾王國之時,洛斯里克的君主們便是透過與這些山岳之民的商隊往來,取得來自遙遠東方的絲綢與香料。利用身處關隘的地利之便,洛斯里克成功壟斷了大平原與東方之間的陸路貿易,成為踏上這條"香料與絲綢之路"必經的起點站。而展開這壯闊東行路途的洛斯里克東門,便因而得名"絲綢之門"。這般榮景在洛斯里克被伯尼斯大王征服,成為巴勒德爾的一部份之後,非但沒有消退,反而因為王國整體的後援而使市集規模空前性地擴大。

  曾經被貂皮與絲綢鋪滿的街道,如今只看得到釘實於地面的尖木樁;車水馬龍的人流,變成一個個扛著重物忙碌奔跑的伍卒;香料的刺鼻氣味已不復存,只剩民兵在烈日下蒸騰的汗氣。

  "怎麼了?"
  
  堅硬的物體──應該是帶著鎧甲的手掌吧,搭上了我的肩膀。

  "長官您好。"
  
  回頭起身,我把頭盔抱在腰間,立正敬禮。

  這位老人正是我在城牆上被自責與迷惘所困擾時,同意讓我加入洛斯里克守軍的城鎮駐軍總管。他叫做蓋爾流斯……說來也真是個巧合,沒想到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連續認識了兩名叫做蓋爾的老人。

  "發配的工作都處理好了嗎?"

  "是的──與民兵團一起清潔垛孔、油鍋、弩砲、城門開關;設置路障;刷洗城牆……"
  
  "這些全部都好了?"

  "是。"

  "三個小時?"

  "是的。"

  "恩……還不錯嘛。"

  雖然說著稱讚的話,但蓋爾流斯面有難色。

  "長官,請問我是否疏忽了甚麼?"

  "關於這個,你知道現在畢竟是非常時期,大家都忙得很。"

  蓋爾流斯往後一瞥──清晨時在城門上驅趕群眾,對我大呼小叫的士兵,正在對側一邊刷洗城牆上的石磚,一邊瞪著我。不只是他,一些民兵們也同樣看著這裡。

  "所以說,就算你的部隊提早完成了工作,最好也不要閒著,隨便找點甚麼去做吧。"

  "我明白了。謝謝您,長官。"

  "恩,加把勁啊,索拉爾。"

  蓋爾流斯沿著階梯走下城牆。

  仔細想想,幾分鐘前刷洗完負責區域的石磚之後,我確實已經坐在這牆上,望著底下熙熙攘攘的忙碌人群,發呆了好一陣子。也難怪其他還沒做完工作的士兵會不悅了──在這樣酷熱的正中午,自己還滿頭大汗的工作著,這時卻有一個新來的傢伙在旁邊看風景發呆──任誰遇到這種狀況,難免都會感到不平吧。

  可是,還是忍不住地出神……並非因為疲勞,也不是為了甚麼附庸風雅的詩情畫意,單純只是覺得這一切,毫無真實感。

  前幾天都還看起來如此和平的城鎮,突然間進入備戰狀態;初來乍到的自己,竟然一瞬間變成指揮民兵的臨時隊長……像是教典中記載的傳奇故事、吟遊詩人所唱的史詩一般離奇的情節,正突然間發生在自己身上。

  "哈哈……自我意識過剩了吧,我真是的……"

  最好還是不要再繼續神遊了──能感覺到視線不斷往我這邊投來──仔細想想,我的穿著這麼奇怪、醒目,惹眼也是理所當然的。

  總之,先吃個午飯吧。


  "你看他,穿的超「特別」,是不是?"

  "噓,他在看你。"

  "又沒差,不過就是個外地人。"

  "不過就是個外地人?他是我們的長官耶。"

  "你們這群白目趕緊閉嘴,長官來了!"

  端著一碗濃湯和幾塊白麵包,索拉爾來到民兵圍繞的桌旁,在擁擠的桌邊勉強找到個空位坐下。

  "咕嚕"
  
  嚥下口水的聲音震天價響。

  本來吞口水不會有甚麼大動靜,但是數十個市民聞到肉香,不約而同嚥了一口口水,便成為一聲無法讓人忽略的"咕嚕"。

  索拉爾脫下頭盔,無意間與眾人熱切的眼神對上。

  "如果不嫌棄的話,你們儘管拿去吃吧。"

  "真……真的嗎?!"

  只見一名青年受寵若驚的詢問索拉爾。

  然而其他年輕人們甚至等都不等就直接撈起濃湯中的熏肉塊往嘴中送。

  "喂,你們這群……!"

  青年見狀,趕忙加入燻肉的爭奪戰。

  "天啊,這群傢伙怎麼像農奴一樣……,對不起啊,大人,我們鎮上的年輕人竟然這麼沒教養,這下子您的午餐該如何是好……"

  一名看上去年過半百的禿頭中年男性連忙向索拉爾賠不是。

  "別在意,發給軍官的食物還有很多,我待會再去裝些新的就好。"

  "哎呀,大人!這真是太……喂!一群沒教養的小毛頭,還不快向索拉爾大人道謝!"

  "謝謝。" "大人謝謝。" "謝……(吞)"

  年輕人們短暫的抬起頭來,隨即又埋首於湯盤邊。本來比一個臉還大的湯盤如今已被無數支湯匙撈的見底,甚至連一旁靜靜躺著的白麵包也無一倖免。

  "城裏頭的大家難道不常吃肉嗎?"

  "自從十年多前就不怎麼吃了,大部分都是吃菜湯配黑麵包,收穫跟新年時才吃肉。"

  "我以為城裡的大家過得更好呢。"

  在尤里斯的家嘗到的餐點,無論是肉碎還是肉塊,都有葷食。當時,我還想著這邊的生活狀況跟故鄉差不多。現在一想,原來尤里斯為了我,真的費了不少苦心款待。

  ──索拉爾在心中如此暗付,感謝著老鐵匠。

  "十多年前的話……米海爾……二世是嗎?"

  "是的,十三年前,我們尊敬的王,米海爾陛下走了。在那之後上來的王不是嬰兒就是篡位者,市集也從那時開始變得冷清許多。我們的新王,君士坦丁陛下,本來在即位後短短兩年為人民做了許多,甚至還帶領我們跨越不死的恐慌,但是卻……"

  說著說著,老者的淚水撲簌簌地從眼眶滾落。

  "怎麼會……王怎麼會這麼的不幸呢?難道我們已經罪大惡極到,連世間至善的人都應當替我們受盡罪刑嗎?"

  "君士坦丁……啊,您說的是康斯坦丁十一世陛下,沒錯吧?"

  索拉爾試著從土語與自身母語的發音差距來辨認人名。

  "我記得,指揮失控的王都在徹底淪陷前將四方城門緊閉、向教廷求援,並與活屍奮鬥到最後一刻的王,就是這一位「最後的巴勒德爾國王」……"

  沉思到一半,索拉爾才注意到氣氛完全不對──不僅僅是身旁的老伯,甚至連坐滿桌邊的青年們,全都不約而同的抽泣起來。

  索拉爾低著頭,悄悄地離開桌旁,去領一份新的餐點。



  "長官。"

  "喔?啊,原來是你。"

  蓋爾流斯往回一望,抱著頭盔的索拉爾正拿著一塊夾著熏肉與蔬菜的麵包,走上城牆。

  "長官,吃過了嗎?"

  "吃過了。你呢?"

  "正在吃。"
  
  索拉爾從蓋爾流斯身旁走過,將腿懸在城牆邊,在垛孔上坐下。

  "小心別掉下去喔。"

  "是的。"

  "頭盔給我拿著吧,掉到牆下可就不妙了。"

  "那就麻煩您了。"

  落日餘暉與刺骨的山風一起颼颼的颳過牆邊,吹得索拉爾頭盔上的羽毛顫動不止。

  "長官不坐嗎?"

  "那裏嗎?我就不了。已經一大把年紀,一不平衡就會掉下去。人總歸是要服老的。"

  索拉爾點點頭,看著夕陽,啃著麵包。

  "會打起來嗎?"

  "嗯?"

  一時沒反應過來的索拉爾,疑惑的轉過頭,湛藍的眼珠子骨碌碌轉著,金色的馬尾被夕陽染成橙色。

  "吶,我正在問你呢,索拉爾。你說,會不會打起來呢,這場仗。"

  遠方是一座座的營帳,炊煙從帳幕之間裊裊升起,在餘暉中變化──光耀如金、鮮豔若橙、熾然如紅、沉輝若紫,然後,無影無蹤。

  "每一道炊煙,都是一份對家鄉的思念。"

  遠眺著,蓋爾流斯長嘆。

  "難道不是這樣嗎,索拉爾?"
  
  "既然如此,那為甚麼共同分享著營火溫暖的眾人……"

  腦中閃過的,是巴勒德爾城的最後一刻

  "卻要掄起刀劍,相互廝殺呢。"

  夕陽與風,颼颼的吹著。

  "雖然至今為止,對方未曾正式宣戰。但打從那一天起,這座城市與聯軍之間的戰端便早已開啟了。"

  "哪一天?"

  "巴勒德爾在真正意義上消失的那一天。"

  那個燥熱的一天。

  那個疲憊的一天。

  那個冗長的一天。

  那個不義的一天。

  第一次以人類作為對手的那一天;第一次,質疑父神的教誨的那一天;像地獄一般,至今依然將自己淹沒在血池之中的那一天。

  永遠無法洗刷掉的,永遠無法交代的那一天。

  必須用一生,去贖清罪惡的那一天。

  "況且我們身為軍人,本來就不該對於「打不打」這種事情,抱持任何猶豫的態度。"

  "甚麼「打不打」的。你是傭兵,不是軍人。別急著去死啊,小夥子。"

  蓋爾流斯莞爾。

  "傭兵,而非軍人嗎……"

  索拉爾看著手中的麵包。

  "自那天以來便不斷欺騙著。這真是何等的,罪大惡極啊……"

  然後,大口咬下。

  而石磚牆的縫隙中,一枝飛箭,平直地、靜悄悄地、完全沒有人注意到地,插在上頭。




-待續-

4
-
LV. 20
GP 938
2 樓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wr1995
GP1 BP-
加油~~~~(不放棄敲碗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106 筆精華,11/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