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778

[自創]金田一37——魔術之夜殺人事件

樓主 金村岡佐 andy96409135
GP4 BP-
一樣先來試個水溫
************************
第一章  魔術秀開幕

在公司裡…
「真是的,內神田課長又要我留下來加班…」金田一說。
這時金田一突然感到臉上一陣溫熱,然後有一個聲音說:「主任,加班很辛苦吧,休息一下,不要太累了。」
金田一轉頭一看,是葉山拿一杯咖啡。
「葉山,不是下班了嗎,妳怎麼還沒走?」金田一問。
「我發現有東西沒拿,所以回來拿,看到你還在加班,就去買了這杯咖啡來給你喝啊!」葉山說。
「謝啦!」金田一說。
「你還要多久?」葉山問。
「差不多快結束了。」金田一說。
「那我等你做好一起走,可以嗎?」葉山問?
「可…可以。」金田一說。
「對了,主任,你下禮拜的連假有沒有空?」葉山問。
「我已經有安排了。」金田一問。
「好可惜哦!」葉山說。
************
連假第一天,金田一到橫濱的大洋旅館門口…
「學長,這裡!」佐木的聲音。
「佐木,你來啦!對了,你怎麼會找我來這裡?」金田一問。
「原本是我爸媽要來,他們有兩張優惠卷,但是他們後來有事不能來,就把優惠卷讓給我,叫我找一個人一起來,因為村上學長要陪家人,所以就找你了,你看。」佐木邊說邊把優惠卷拿給金田一。
「咦,這不是金田一主任嗎?我們還真有緣。」葉山的聲音。
「葉山,你怎麼會來?」金田一問。
「這間旅館是我舅舅開的,我想說利用這次連續假期來找他,本來想找你一起來,可是你說你有安排了,所以我就自己來了。」葉山說。
「原來這間旅館是你舅舅開的。」金田一說。
「那主任,你怎麼會來這裡?」葉山問。
「是我高中的學弟佐木找我來的。」金田一說。
「我們先去check in吧!」佐木說。
金田一等三人到各自房間放好行李後,就到旅館大廳。
「我們等一下要去哪了逛?」佐木問。
「到處看看吧!」葉山說。
要離開旅館的時候,門口有人在發傳單,金田一順手拿了一張,看到上面是“魔術之夜”的廣告,晚上在附近的武英大學有魔術秀。
「魔術秀耶!主任,我們去看看好不好?」葉山問。
「好…好啊!」金田一說。
於是三人就去逛街、吃東西。
到了晚上吃完晚飯後幾分鐘,佐木看了手錶,說:「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武英大學吧!」
************
在武英大學表演廳…
「Ladies and gentlemens,歡迎來到今晚的魔術之夜,我們將為大家帶來精彩的魔術秀,請大家好好欣賞吧!」女團長宣佈完,就開始表演了。
有一個女魔術師拿兩個鐵圈敲幾下,兩個鐵圈就扣在一起了,接著拿一個鐵圈,另一隻手從上面一揮,就變成五個,接著出現飄浮在空中的杯子、茶壺、剪刀、湯勺、鍋子…等,然後用一個環快速套過那些東西。
有一個女魔術師表演傀儡木偶,他讓木偶做了各種動作,最讓人驚訝的是像“魚躍龍門”那樣跳過一個圈圈。
有一個女魔術師從一個帽子裡變出鴿子和花束、然後手上拿一張紙牌,動一下紙牌不見了,再動一下出現兩張紙牌、接著把一條手帕放平在桌上,手帕拿起來桌上就出現一顆排球。
有一個女魔術師全身被繩子綁住進到一個兩公尺高的透明水箱裡,然後裝出溺水的樣子,接著上方垂下一塊大布把水箱整個擋住,之後布又馬上被拉上去,這是原本在水箱裡的魔術師已經掙脫繩子坐在水箱上了。
有一個男魔術師搬來一個大箱子,請第三位女魔術師站進去,然後把門關起來,從兩旁差了幾隻劍進去,然後打開箱子,裡面沒有人,只有插進去的劍,然後把門關起來,把劍都拔出來,在把門打開,人又出現了。
有一個男魔術師請第一位魔術師進到一個大紙箱裡,然後在紙箱上面淋油之後點火,後來紙箱被燒光了,人卻不見了,後來人從舞台的布幕後面走出來。
有一個男魔術師請第一位魔術師穿一件紅色洋裝過來,拿出一個像更衣室的道具,請她站進去,然後把布簾拉上又馬上拉開,紅色洋裝變成藍色洋裝,再一次變成綠色,又再一次變成黑色。
最後一位是女團長,她在舞台上放了三張椅子,每張間隔距離一樣,請第四位魔術師躺上去,接著把三張椅子陸續抽離,人卻像浮在空中一樣不會掉下來,接著魔術師手上下擺動,躺著的人跟著上下浮動,然後又把三張椅子擺好,讓人躺上去。
每個魔術師的表演都讓觀眾看得如痴如醉。
魔術秀表演結束後,觀眾漸漸散去,金田一等三人也離開了。
「剛才的魔術秀真精彩!」葉山說。
「對呀,都不知道是怎麼變的。」佐木說。
「要不要去買個宵夜?」葉山問。
「學長你說呢?」佐木問。
「我都可以。」金田一說。
「好,我要吃壽司。」葉山說。
「那我要吃熱狗,學長你呢?」佐木說。
「我吃燒賣好了。」金田一說。
三人買好宵夜之後就回到旅館了,然後一起到金田一的房間吃。
「你們明天有什麼行程?」葉山問。
「應該是去海邊或哪個景點玩吧!」金田一說。
「那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嗎?」葉山說。
「隨便你。」金田一說。
「太好了!」葉山說。
「你們吃好趕快回房洗澡,早點睡。」金田一說。
「好!」佐木跟葉山說。
4
-
LV. 47
GP 42k
2 樓 珀伽索斯(Ama) pegasusking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葉山遇到阿一的學弟佐木,會讓我感覺這時阿一會有麻煩,
畢竟過去在阿一身邊的人是美雪,就就是看著他們成長,
如果佐木看到阿一身邊有別的女人,依照他雞婆的個性,
鐵定會說「學長,那我要告訴七瀨學姊囉!」,
因此如果葉山與阿一走的太近,就可能被佐木這樣做。

再來看到魔術秀,說真的一開始還真的以為會有高遠遙一登場,
畢竟在金田一的故事裡,與魔術相關的都會與高遠有關,
但是剛剛看這魔術團,似乎沒有高遠的跡象,只不過,
說不定他人早就在裡面了,而且魔術之夜發生的殺人事件,
或許是在大家眾目睽睽的表演下,發生的真實殺人行為。
2
-
LV. 29
GP 779
3 樓 金村岡佐 andy96409135
GP2 BP-
第二章  魔術師登場

第二天一早,金田一、佐木、葉山三人去飯店餐廳吃早餐,發現前一天在“魔術之夜”的魔術團也在。
「這不是昨天的魔術師們嗎?」葉山說。
「你們好,我是團長,也是表演飄浮魔術的葉月雅純,你們也自我介紹吧!。」
(葉月雅純,40歲,擅長飄浮魔術)
「我是表演魔術箱的長谷川修一,你們好。」
(長谷川修一,38歲,擅長魔術箱魔術)
「大家好,我是伊藤健,我表演的是火焰魔術。」
(伊藤健,36歲,擅長火焰魔術)
「我是野口伸,我表演的是換衣秀哦!」
(野口伸,33歲,刪擅長換衣魔術)
「你們好,我叫藤枝茜,叫我小茜就可以了,我表演的是穿透環。」
(藤枝茜,35歲,擅長穿透環魔術)
「大家好,我是表演傀儡木偶的藤波理香」
(藤波理香,27歲,擅長傀儡木偶魔術)
「小茜好可愛,理香好漂亮。」金田一心想。
「我叫羽根川景子,我表演的都是一些小魔術,像帽子、紙牌、手帕那些。」
(羽跟川景子,32歲,擅長用帽子、紙牌、手帕等表演魔術)
「大家好,我是表演水箱逃脫的深澤榴美」
(深澤榴美,28歲,擅長水箱逃脫魔術)
「我是金田一一,這兩位是佐木龍二跟葉山海。」金田一說。
「你們昨天表演的都好精彩哦!」佐木說。
「謝謝誇獎!」雅純說。
「你們有沒有喜歡的魔術師?」金田一問。
「我以前有一個喜歡的魔術師,叫近宮玲子。」雅純說。
「是那傢伙的母親啊!」金田一心想。
「接下來誰要說?」雅純問。
「我先說好了,不過他可能不是很有名,他叫片倉獵介。」修一說。
「我喜歡的也不是很有名,他是荒木田陸。」野口說。
「我喜歡的是一個叫櫻庭的魔術師。」伊藤說。
「櫻庭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佐木說。
「該不會是靈媒師櫻庭吧?」金田一問。
「沒錯,就是他。」伊藤說。
「我喜歡的是個默默無名的魔術師。」景子說。
「是誰?」金田一問。
「布施光彥。」景子說。
「哇勒,該不會是二十年前第一次去歌島時跟我們一起的布施學長吧?」金田一心想。
「這誰啊?聽都沒聽過。」修一說。
「我也沒聽過。」伊藤說。
「所以我才說他默默無名啊!」景子說。
「我喜歡的是一個叫殘間里美的魔術師。」榴美說。
「剩下理香跟小茜還沒講,理香,妳有喜歡的魔術師嗎?」雅純問。
「有啊,只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理香說。
「妳不知道他的名字,那妳怎麼知道他的?」野口問?
「我小時候在東京常常看到一個戴面具的魔術師表演傀儡,表演完都會變出薔薇或是糖果給觀看的小朋友,我也拿過。」理香說。
「他表演的傀儡戲是什麼內容?」葉山問。
「都是名偵探跟魔術師的對決,不過每次的內容都不一樣。」理香說。
「學長,她說的該不會是…」佐木說。
「藤波小姐,我想妳說的那個人很可能是高遠遙一。」金田一說。
「高遠遙一?我記得這是二十年前一個殺人通緝犯的名字,金田一,你認識他哦?」雅純問。
「這個…該怎麼說呢…是一種孽緣吧!」金田一說。
「真的假的,這樣她在人家心中的形象就破滅了啦!不過說真的,我從二十年前就沒看過他了。」理香說。
「那是當然的,他之後就入獄了。」金田一心想。
「那小茜喜歡誰?」雅純問。
「我沒有喜歡的,真要說的話是我姊姊,她高中時是魔術社的,在家常常看她練習穿透環魔術,後來她也教我一些,只是她後來…」小茜說。
「後來怎麼了?」金田一問。
「沒什麼啦!」小茜說。
「那你們會魔術嗎?」雅純問。
「不會、不會」佐木和葉山說。
「我是會一招“偷天換日”,我來表演看看。」金田一說。
金田一拿出一張他的名片,叫理香在上面簽名然後放在自己褲子口袋裡,金田一動一下手,名片到他手裡,又動一下手,名片到小茜的衣服胸前口袋裡。
「好厲害!你是跟誰學的?」理香說。
「小時後爺爺教我的。」金田一說。
「你爺爺的是魔術師嗎?」小茜問?
「不是,我爺爺是名偵探金田一耕助。」金田一說。
「原來那個名偵探是你爺爺!」雅純說。
「好棒哦!」小茜說。
「金田一先生,那你有解決過事件嗎?」雅純問。
「是有啦!」金田一說。
「對呀,之前很多警察解不開的案子最後都是他破解的。」佐木說。
「聽起來好厲害,不過佐木先生,你怎麼這麼清楚?」理香說。
「因為我是金田一學長的助手啊!」佐木說。
「我也是」葉山說。
「你叫他學長?」理香問。
「我們高中時期是學長跟學弟。」金田一說。
「那葉山小姐是…?」伊藤問。
「她是我公司的後輩。」金田一說。
2
-
LV. 47
GP 42k
4 樓 珀伽索斯(Ama) pegasusking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二章
當我看到藤枝茜的時候,我就有想過她是誰的妹妹,
果然是在說藤枝椿,只是年齡上有些問題,
那就是他的年紀比金田一一小!?還比高遠遙一小很多!?

高中時的高遠遙一當時15歲,遇到當時16歲的藤枝椿,
以年齡來說,他們只有1歲之差,而高遠在《魔術列車殺人事件》與阿一相遇時,
那時從他自述推算,大約23到24歲,但是阿一是16到17歲,
而在《高遠少年之事件簿》裡也提過,他與明智健悟差了大約4年,
在金田一故事首次登場時的明智為28歲,更證明當時的高遠約是24歲。

金田一37歲的故事裡,高遠的年紀約是44歲,
如果這樣一來,小茜如果是藤枝椿的妹妹,年記可能與高遠相當的44歲,
很難與阿一的37歲還要小的35歲,如果說年紀不能比40歲的魔術團團長葉月雅純來的大,
這樣的年紀雖然難以相信,不過也是有可能相差10歲的姊妹,
這表示當時小茜才6到7歲,阿一才8歲到9歲,也是有可能的。
1
-
LV. 29
GP 780
5 樓 金村岡佐 andy96409135
GP2 BP-
第三章  第一場魔術秀

吃完早餐後,金田一等三人就外出遊玩了,魔術團的成員們也有自己的行程。
************
下午休息時間…
「理香,既然金田一先生是偵探,那那件事要不要跟他商量?」小茜說。
「這樣好嗎?那可能是惡作劇,而且最近都沒發生什麼事。」理香說。
「可是我還是很擔心。」小茜說。
「好吧,那就聽聽看金田一先生怎麼說。」理香說。
************
後來金田一等三人回到旅館了。
「那個…金田一先生…」小茜說。
「叫我金田一就可以了啦!」金田一說。
「金田一,我們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小茜說。
「什麼事?」金田一問。
「大約一個月前,我們魔術團收到一封恐嚇信…」小茜說。
「什麼?恐嚇信?」金田一說。
「內容是什麼?」佐木問。
「『下次的魔術秀結束之後,將會有魔術師陸續下臺—暗夜魔術師』,大概是這樣」理香說。
「暗夜魔術師是誰?有魔術師陸續下臺是什麼意思?」葉山問。
「我們也不知道。」理香說。
「那你們有報警嗎?」佐木問。
「有,可是警察認為是惡作劇,後來就不了了之,所以金田一,我們想拜託你調查看看,可不可以?」小茜問。
「主任,就幫幫他們吧!」葉山說。
「對呀,學長,幫幫他們。」佐木說。
「沒辦法了,好吧,我就幫你們查查看。」金田一說。
「太好了!」理香和小茜說。
「如果需要拍攝,我可以大力相助。」佐木說。
「怎麼會變成這樣,我已經不想再解謎了啊!」金田一心想。
「那就這樣嘍!」小茜說。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要先離開了。」理香說。
「你們有什麼事嗎?」葉山問。
「我們要去準備今晚的魔術秀,一樣在武英大學表演廳。」理香說。
「你們要來看嗎?」小茜問。
「不了,我們已經有安排行程了。」金田一說。
「好可惜哦!」小茜說。
「這樣就沒辦法了。」理香說。
「總之,祝你們成功。」葉山說。
「謝啦!」小茜和理香說。
晚上金田一等三人去吃海鮮,接著到一處海邊看海、吹風,然後沿著海岸線走了一段路,就回旅館了。
「對了學長,你打算怎麼調查?」佐木問。
「我也不知道,再找時間問問魔術團團長或其他團員囉!」金田一說。
晚上九點金田一洗好澡出來的時候手機響了,金田一接起來…
「喂,哪位?」金田一說。
「金田一,我是小茜啦,不好了,暗夜魔術師發訊息來了。」小茜說。
「真的嗎?內容是什麼?」金田一問。
「『新的“魔術之夜”開始了,現在我要為大家上演一場不一樣的魔術秀,請到武英大學的多媒體應用學系辦公室前面吧!—暗夜魔術師』,就是這樣,金田一,怎麼辦?」小茜說。
「總之還是去看看再說。」金田一說。
「學長,怎麼了?」佐木問。
「小茜打電話說暗夜魔術師發訊息給他們了,說什麼要表演魔術,我也去看看。」金田一說完就走了。
「等等,我也要去。」佐木說完也追上去。
金田一和佐木出房門,葉山也出來了。
「你們要去哪裡?」葉山問。
「說是暗夜魔術師發訊息說要表演魔術,我要去看看。」金田一說。
「我也去。」葉山說完跟金田一和佐木走了。
************
在武英大學…
「暗夜魔術師說要表演魔術是怎麼回事啊?」野口說。
「誰知道。」伊藤說
「你們看對面視聽教室門上的的透視玻璃,那是不是藤波小姐?」景子說
「真的耶!」榴美說。
「好像不太對勁。」雅純說。
「他好像被吊起來了!」修一說。
這時候突然有一個穿黑色斗篷、戴面具的人走到門前把教室點燈關閉,金田一見狀就馬上跑過去了,其他人也跟著跑過去了,但是一進視聽教室開燈後卻發現理香消失了。
「人呢?怎麼不見了」伊藤說。
「竟然消失了。」野口說。
「這裡是四樓,也不可能是從窗戶跳出去。」景子說。
「那到哪去了?」榴美說。
「難道是藤波小姐的惡作劇?」小茜說。
「你們這樣一直講也不是辦法,這樣好了,今天已經很晚了,我們先回旅館休息,明天一早再來看看,趕快回去吧!」雅純說。
「也只有這樣了。」修一說。
隔天吃完早餐,金田一手機接到一通電話…
「金田一,不好了,理香她…」小茜說。
「你說什麼?…好,我馬上去。」金田一說。
「學長,怎麼了?」佐木問。
「小茜說在武英大學的視聽教室發現理香的屍體,我要去看看怎麼回事。」金田一說。
「啊,我也要去。」佐木說。
「我也一起來去。」葉山說。
眾人到了視聽教室,發現理香被人用細繩綁住雙手跟雙腳吊在天花板上,但已經沒了氣息。
2
-
LV. 47
GP 42k
6 樓 珀伽索斯(Ama) pegasusking
GP1 BP-
第三章
雖然說通常會叫他人不要說敬語,那比較會常用在叫他名字上,
雖然阿一確實與小茜不是很熟,而且年紀還比他小,
是考慮到因為只有美雪可以叫他阿一,所以才會叫他的姓嗎?

至於「暗夜魔術師」的表演魔術手法,
怎麼看起來像是《學園七不思譯殺人事件》的「放學後的魔術師」啊!
無論出現與被害者屍體消失又再出現的手法都很像,不會結局是一樣的吧!
如果這樣那前後順序都要搞清楚,才有可能知道這位暗夜魔術師的身分了。
1
-
LV. 29
GP 783
7 樓 金村岡佐 andy96409135
GP2 BP-
第四章  第二場魔術秀

有人報警,幾分鐘後警察來了。
「我是武英署的的深谷哲也警官,這次案件由我負責,你們有誰可以把事情的經過說給我聽?」
後來大家就七嘴八舌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簡單的說,你們收到“暗夜魔術師”傳的訊息,到對面的辦公室看到死者被吊在這裡,然後有一個穿斗篷戴面具的人出現把燈關掉,你們趕過來一開燈,屍體卻消失了,是這樣吧?」哲也說。
「沒錯。」雅純說。
「那個怪人跟屍體是怎麼一起消失的啊?這間教室又沒有窗戶。」榴美說。
「就算有,這裡是六樓,也不可能跳下去。」野口說。
這是一個警察來跟哲也說幾句話。
「預估的死亡時間是昨天晚上八點半到九點之間,死因是勒死。」哲也說。
「那段時間我們都各自在房間裡休息啊!」修一說。
「這麼說你們大家都沒有不在場證明囉。」哲也說。
「可以這麼說。」雅純說。
「怎麼會這樣?難道那封恐嚇信是真的?」景子說。
「什麼恐嚇信?」哲也說。
「就是我們魔術團收到一封恐嚇信,內容是『下次的魔術秀結束之後,將會有魔術師陸續下臺—暗夜魔術師』。」雅純說。
「那你們有報警嗎?」哲也問。
「有啊,可是當時警察認為是惡作劇,那之後一直都沒發生什麼事,就不了了之了。」伊藤說。
「你們認為“暗夜魔術師”有可能是誰?」哲也問。
魔術團的成員都說不知道、不確定、不敢亂說…等。
「那金田一,你們怎麼會來?」哲也問。
「我們是接到小茜的電話才來的。」金田一說。
「對了,之前那封恐嚇信你們認得出是誰的筆跡嗎?」哲也問。
「他的字都是從報紙上剪下來的。」雅純說。
「等一下…」金田一說。
「怎麼了,主任?」葉山問。
「如果我沒猜錯,這次事件恐怕不會就此結束。」金田一說。
「你是說這齣殺人魔術秀還有續集?」榴美說。
「這是怎麼回事?」小茜問。
「“暗夜魔術師”寄的恐嚇信內容有寫到“將會有魔術師陸續下臺”,他用“陸續”就表示他要殺的對象不只一個吧。」金田一說。
「你是說他還打算再犯案嗎?」修一說。
「是有這個可能。」金田一說。
「總之大家要注意安全。」雅純說。
到了下午…
「金田一!」哲也叫了一聲。
「深谷警官,有什麼事嗎?」金田一說。
「剛才跟縣警聯絡,結果有一位茅警視認識你。」哲也說。
「茅警視?」金田一問。
「就是茅杏子警視啊!」哲也說,
「原來是茅小姐啊!」金田一說。
************
「什麼,金田一也在那裡?那你們就盡量配合他、協助他。」茅杏子說。
「可是…」哲也說。
「你知道嗎?金田一其實是名偵探的孫子,而且他的辦案能力要比你們強上許多。」茅杏子說。
************
晚上,在房間裡…
「怎麼又發生這種事了?」金田一說。
「沒辦法,你就是這種體質啊!」佐木說。
「可是我已經不想再解謎了啊!」金田一說。
後來金田一房裡的電話響了,金田一接起來。
「你好啊!」
「你是什麼人?」金田一問。
「我就是暗夜魔術師啊!」
「什麼?暗夜魔術師?你又想做什麼?」金田一問。
「沒有要做什麼,只是沒想到昨天的魔術秀有其他人來觀賞了,怎麼樣?精彩吧!第二場魔術秀要開始了,趕快到武英大學的綜合大樓302教室吧!」
對方交往就把電話掛了,金田一跟佐木、葉山趕緊前往指定地點。
「這裡什麼是都沒有啊!」佐木說。
「你們在這裡幹嘛?」修一的聲音。
「長谷川先生,我們是接到暗夜魔術師的電話…」金田一說。
「什麼,你們也…」修一說。
「這麼說,你也是?」金田一說。
「沒錯。」修一說。
「主任,你看那邊,好像有人。」葉山指著對面大樓的一間教室說。
眾人看過去,看到榴美在一個裝滿水的透明大水箱裡。
「那好像是深澤小姐,她在做什麼?」金田一說。
「是在練習嗎?這時候幹嘛還練習?」修一說。
「樣子有點不對勁,好像溺水了…」金田一說。
「那是假裝的吧!」修一說。
「我還是要去看看。」金田一說完就跑出去,修一、佐木、葉山也跟著跑出去,到門口是碰到伊藤跟野口,跟他們說明之後伊藤跟野口也跟著過去,到了那間教室門口,小茜、景子跟雅純隨後也到了,可是一進教室只看到一個加滿水的大水箱,卻沒看到人。
「人又不見了。」伊藤說。
「這到底怎麼回事?」野口說。
後來大家覺得一直在那邊也不是辦法,就決定先回旅館。
隔天早上,眾人到達前一天去的那間教室,只看到榴美在水箱裡雙手被反綁。
2
-
LV. 47
GP 42k
8 樓 珀伽索斯(Ama) pegasusking
GP1 BP-
第四章
喔喔!這次新來的警官叫深谷哲也,而且還受茅杏子之託處理,
在20年後的故事裡已經變成警視啦!雖然當時確實不知道她的警階是什麼,
雖然會想如果當時她是警部,20年後也該是警視正,
但先這樣確定就好。

至於第二場魔術,先是暗夜魔術師給阿一打了電話,
之後再上演一場又馬上消失的魔術,之後隔天再次出現,
這樣他們會不會知道是鏡子,其實犯罪現場是在別的房間進行的,
看之後怎麼演變囉!
1
-
LV. 29
GP 784
9 樓 金村岡佐 andy96409135
GP1 BP-
第五章  第三場魔術秀

「怎麼會這樣?」雅純說。
「這是我想說的。」哲也說。
「是練習時出了什麼狀況才溺死的嗎?」小茜問。
「應該不是,因為鑑識結果死者是被勒死的。」哲也說。
「勒死?不是溺死嗎?」金田一問。
「不是,是勒死的沒錯,而且她的脖子上有繩子的勒痕。」哲也說。
「怎麼回事?」景子說。
「我想大概是深澤小姐想跟你們開玩笑,先在水箱裡假裝溺水讓對面的人看到,預估對面的人離開之後就離開水箱,沒想到卻在某處被真兇殺了。」哲也說。
「可是我記得她不是會開玩笑的人。」伊藤說。
「而且深谷警官,我認為不可能是你推理的這樣。」金田一說。
「這話怎麼說?」哲也問。
「請你們看看這個。」金田一拿佐木的攝影機放出前一天晚上眾人到放水箱的教室時的畫面。
「你們看看這個畫面,有沒有什麼地方怪怪的?」金田一說。
「沒有啊!」修一說。
「我也沒發現。」雅純說。
「啊,地板是乾的。」佐木說。
「沒錯,如果從水箱出來或多或少都會有些水流出來,而且身上也是濕淋淋的,會有水流下來,離開教室時水痕也會跟著延伸到教室外,可是當時地板完全是乾的,所以我才說深谷警官的推理不可能。」金田一說。
「原來是這樣!」哲也說。
「對了,長谷川先生,昨天你是除了我跟葉山、佐木之外最早到的,你是一接到電話就來嗎?」金田一問。
「不是,我是八點半的時候收到暗夜魔術師發的訊息說第二場魔術秀要開始了,叫我到武英大學綜合大樓302教室」修一說。
「八點半?我是四十分收到的。」伊藤說。
「我也是。」野口說。
「我是五十分收到的。」景子說。
「我也是。」小茜說。
「我也一樣。」雅純說。
「都差十分鐘,這是怎麼回事?」哲也問。
「還不知道。」金田一說。
「對了,金田一,你說你昨天晚上接到“暗夜魔術師”的電話,那你聽得出是誰的聲音嗎?」哲也問。
「我聽不出來,她似乎用了變聲器。」金田一說。
************
回旅館的路上…
「剛才金田一的推理好厲害哦!」小茜說。
「對呀,他之前破了幾件案子。」葉山說。
「其實他高中時破的更多。」佐木說。
「對了,小茜,之前你說到妳你姊姊的時候欲言又止的,是怎麼了?」葉山問。
「這…」小茜說。
「啊,如果不想說就不要說了。」葉山說。
「沒關係,都過去很久了,其實我姊姊在高二那年被殺了。」
「被殺了?這是怎麼回事?」金田一問。
「我也不知道,一開始只發現頭顱,後來身體部分在燒毀的營火架中發現,當時還有一具不知名的無頭男屍被發現,但是一直都沒抓到兇手…」小茜說。
「好可怕!」佐木說。
「對不起,讓你想起不愉快的事。」葉山說。
「沒關係,不要緊的!」小茜說。
「感覺小茜好堅強。」金田一說。
「對啊!」佐木說。
「我也這麼覺得。」葉山說。
************
晚上九點,金田一房裡電話又響了,金田一接起來…
「你好啊…」
「又是你,暗夜魔術師,你又想做什麼?」金田一問。
「先別急著說,我是要告訴你,這是最後一場魔術秀了,趕快到武英大學綜合大樓403教室來吧!」
於是金田一、佐木、葉山又到了指定地方,依然什麼都沒有。
「金田一…」小茜的聲音。
「小茜,你是收到訊息嗎?」金田一問。
「對,九點收到的。」小茜說。
「學長,你看對面。」佐木說。
大家一看,看到對面教室裡,景子被固定在魔術箱裡,胸口被一把短劍刺穿。
「不好!」金田一喊了一聲後跑過去,大家也跟著跑過去,跑到一樓的時候修一正好進來,也一起到那間教室門口,隨後雅純、伊藤跟野口也來了,大家進教室一看,魔術箱裡空無一物。
「怎麼是空的?」野口問。
「又消失了。」伊藤說。
「現在已經快十點了,真的很晚了,我們還是先回旅館,明天再說,好了,快點回去。」雅純說。
回到旅館之後,大家陸續進房間了,但小茜站在自己房門口東翻西找,然後又往門口的方向跑去。
「小姐,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裡?」櫃台人員問
「我有東西掉了,我想出去找找看」小茜說。
「現在這麼暗不太好找吧,要不要明天天亮再去找?」櫃台人員問。
「是滿重要的東西,我想現在找回來,明天再找怕會被撿走。」小茜說。
「那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哦!」櫃台人員說。
「我會的。」小茜說。
小茜先到武英大學綜合大樓403教室,然後到有魔術箱的教室,在門口撿起一個東西。
「找到了」小茜說完,看到魔術箱,好奇的走了過去,然後伸手往魔術箱裡面一摸。
「這是…」小茜說著,這是小茜後面突然出現一個人影。
隔天早上,眾人到達前一天去的那間教室,看到景子被固定在魔術箱裡面的垂直面上,胸口被插了一把短劍。
1
-
LV. 47
GP 42k
10 樓 珀伽索斯(Ama) pegasusking
GP1 BP-
第五章
說真的居然會以為是練習時出了意外,之後就死了,這警察還真的以為是受害者自己所為,
記得自己被勒死與別人殺死好像有區別,只是如果那麼剛好,真的會以為是自殺。

至於小茜知道她姊姊過去的事情,很難說初當時殺死她姊姊的是霧島純平,
霧島之後又被高遠殺死,而她姊姊與霧島的身體又被高遠放火燒掉,
如果說出來,或許阿一會更憎恨高遠也說不定。

雖然暗夜魔術師說是最後一場魔術秀,
但是小茜到最後卻遇到一個人從被後出現的人影而不得而知,
這讓人好奇她會不會也受害了!?
1
-
LV. 29
GP 785
11 樓 金村岡佐 andy96409135
GP2 BP-
第六章  失蹤的魔術師

「怎麼會這樣?連景子都…」野口說
「看來是被人用繩子勒死之後再用刀刺入胸口。對了,你們昨天是什麼時後收到訊息?」哲也問。
「晚上九點十分。」修一說。
「我是九點而二十分收到的。」伊藤說。
「我也是。」野口說。
「我也一樣。」雅純說。
「又是隔十分鐘,兇手為什麼要把大家的時間錯開?」金田一心想。
「那藤枝小姐呢,藤枝小姐…咦,不在?」哲也問。
「真的耶,你不說我還沒發現。」伊藤說。
「該不會還在睡吧?」野口問。
「不可能,她平常不會這麼晚起來。」雅純說。
「那我們回旅館看看好了。」金田一說。
************
回到旅館後…
「我去看看好了。」葉山說。
「那麻煩妳了,其他人就在大廳等。」哲也說。
五分鐘後,葉山回來了。
「她不在房裡。」葉山說。
「是出去了嗎?」修一說。
「請問…你們說的藤枝小姐是不是一個短頭髮,長得很可愛的女生?」櫃台人員問。
「沒錯,就是她。」伊藤說。
「請問你是…?」哲也問。
「我是昨天晚上在櫃檯值班的坂倉隆。」櫃台人員說。
「你見過她嗎?」金田一問。
「昨天晚上大概十點半的時候,我看到她一個人外出。」坂倉說。
「那她有說要去哪裡嗎?」金田一問。
「她說有東西掉了要去找,我問她要不要白天再去找,比較好找,她說是很重要的東西,想馬上找回來,然後就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裡。」坂倉說。
「那她什麼時後回來的?」哲也問。
「我記得到十二點我要下班的時候她還沒回來,所以我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後回來的,可能要問接下來值班的松本美菜。」坂倉說。
「坂倉先生,你現在怎麼會在這裡?」佐木問。
「我聽說有警察來這裡,所以想說來看看怎麼回事。」坂倉說。
三十分鐘後…
「搞什麼鬼啊,我下班還不到三個小時又把我叫來。」美菜說。
「不好意思,我是武英署的深谷警官,我們是想請問妳,妳半夜值班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一個短髮的女生從外面進來?」哲也問。
「沒有,半夜都沒有人進出,不信的話可以調監視器畫面出來看。」美菜說。
「好,感謝妳的配合,妳可以離開了。」哲也說。
「那我要回去睡回籠覺了。」美菜說完就離開了。
後來哲也請人把監視器畫面調出來,可是發現小茜在晚上十點半離開之後,就沒有再回來。
「怎麼會出去就沒回來?到底去哪裡了?」雅純說。
「對了,這裡除了大門,還有其他的出入口嗎?」金田一問。
「我記得有逃生梯。」修一說。
「那邊有監視器嗎?」哲也問。
「應該有。」修一說。
「好,把畫面調出來看看。」哲也說。
畫面調出來以後,開始看沒多久,畫面上就出現一個穿黑色斗篷、戴面具的人。
「這是…“暗夜魔術師”?」雅純說。
「他怎麼會在逃生梯?」佐木問。
「時間呢?是什麼時後?」哲也問。
「是昨天晚上十點34分只有四。」伊藤說。
「那就是小茜剛出去沒多久的時候。」修一說
「難不成小茜已經被…」雅純說。
「大家先不要驚慌,事情還不一定,我們警方會持續追查下去的。」哲也說。
************
哲也離開之後…
「我覺得我們還是出去找找看,怎麼樣?」伊藤問。
「也好。」雅純說。
「那我去海邊找。」修一說。
「我在旅館附近以及旅館到武英大學的路上找找。」雅純說。
「我去市區找。」伊藤說。
「那我…到處找一找。」野口說。
魔術團的人說完就都離開了。
「佐木,我們也去找吧!」金田一說。
「好。」佐木說。
「葉山,麻煩妳留在這裡看看小茜有沒有回來。」金田一說。
「沒問題!」葉山說。
金田一跟佐木也離開了。
一個小時後,大家都回來了。
「不行,都找不到。」修一說。
「我也找不到。」雅純說。
「我這裡也是。」伊藤說。
「我也到處都找不到。」野口說。
「我們也都找不到。」佐木說。
「葉山,她有沒有回來?」金田一問。
「沒有。」葉山說。
「奇怪,到底是會跑到哪裡去了?」雅純說。
「希望她不要出事。」伊藤說。
2
-
LV. 47
GP 42k
12 樓 珀伽索斯(Ama) pegasusking
GP2 BP-
第六章
看來大家也在第三位魔術團團員羽根川景子被殺後發現藤枝茜不見了,
那個時候她確實是出去了,然後大家並不知道碰到一個人,
而那個人是不是兇手,還是那個人有沒有可能就是高遠遙一!?

大家出去找過又回來,卻依然沒有藤枝茜的消息,
這讓人在想她會不會真的遇害了,真的希望她不會出事才好,
姊姊藤枝椿死了,她也死了會真的很悲慘。
2
-
LV. 29
GP 794
13 樓 金村岡佐 andy96409135
GP1 BP-
第七章  加碼的魔術秀

「現在到底怎麼回事啊?」伊藤說。
「對啊,已經有三個人被殺,現在小茜又失蹤了。」野口說。
「對了,團長呢?」伊藤問。
「葉月團長她先回房了。」修一說
「我們魔術團是怎麼了啊?」野口問。
「之前發生過透司自殺的事,現在又發生連續殺人案。」伊藤說。
「請問,透司是誰?他為什麼自殺?可以告訴我嗎?」金田一問。
「你問這個要做什麼?」修一問。
「我想那件事或許跟這次的事件有關聯,所以我想了解一下,或許對解決這是事件有幫助。」金田一說。
「請你們配合金田一學長好嗎?你們也知道他是名偵探的孫子,也有多次協助警方破案的經驗,這次的案件他一定也能破解,所以請大家幫忙,好嗎?」佐木說。
「我也拜託大家幫幫金田一主任。」葉山說。
「好吧,我就把透司自殺那件事告訴你吧!」修一說。
「謝謝!」金田一說。
「透司全名叫岸本透司,他原本也是我們魔術團的一員,擅長的事盒子魔術。」修一說。
「盒子魔術?」葉山問。
「對啊,他會把一個看起來很普通、沒有任何機關的透明密封塑膠盒打開,然後放東西進去在合起來恢復原來的樣子,一會兒又打開把東西拿出來,再合起來。」伊藤說。
「那他為什麼會自殺?」金田一問。
「那是差不多一年前的事了,透司原本有一個女朋友,兩人感情很好,也論及婚嫁了,可是有一天不知道為什麼,他就突然自殺了,原因我們也不清楚。」野口說。
「那你們還知道什麼?」金田一問。
「真要說的話,就是他女朋友涉及跟詐騙和毒品有關的案件被逮捕,在那之後沒多久,他就自殺了。」修一說。
「詐騙跟毒品…」金田一心想。
************
「學長,你覺得那個叫岸本透司的自殺,還有他女朋友涉及詐騙跟毒品案件,跟這次事件有關聯嗎?」佐木說。
「我想多少有些關聯,我已經請劍持大叔幫我調查了。」金田一說。
「劍持大叔我記得他已經退休了吧!。」佐木說。
「對啊,但是他說過他雖然已經退休了,但是刑警魂還在,他會透過之前在警視廳的同事幫我調查。」金田一說。
「不過那個岸邊透司的女朋友真的是詐騙跟毒品的犯人嗎?」葉山問。
「目前還無法肯定,只能等待調查結果了。」金田一說。
「主任,你要開始解謎了嗎?」葉山問。
「我說過我不想解謎了。」金田一說。
「那你調查岸本透司他女朋友的事做什麼?」葉山問。
「我看那個深谷警官好像不太行,所以我想調查好再告訴深谷警官,讓他繼續查下去。」金田一說。
************
「事情麻煩了,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被那個叫金田一的發現,現在到底該怎麼辦?」黑影人說。
「真是傷腦筋,都已經要結束了,沒想到你居然捅出這麼大的簍子,不過這樣或許也滿有趣的,好吧,依照一開始說的,我不會出手幫你,但是獻計給你倒是可以,你就照我說的去做,不要再搞砸嘍,good luck。」神秘人物說。
************
晚上,金田一房間電話又響了,金田一接起來…
「這幾天的魔術秀是不是很精彩啊?」
「暗夜魔術師,你還想做什麼?」
「原本魔術秀昨天就結束了,但似乎有人意猶未盡,我就再加碼一場吧,請到武英大學綜合大樓504教室前吧!」
「難道說…可惡!」金田一跑出去,佐木和葉山也跟著跑出去,同一時間魔術團成員也跑出去了。
在綜合大樓504教室前…
「可惡,那個暗夜魔術師竟然還加碼魔術秀。」雅純說。
「這次會是誰…」野口說。
「你們看那邊!」伊藤指著教室裡面說。
眾人一看,看到一個像小茜的女生朝外低著頭坐在椅子上。
「那是小茜嗎?沒開燈看不清楚。」修一說。
「藤枝,是你嗎?是的話回答一聲。」雅純喊。
「門鎖起來了。」伊藤轉動門把說。
「小茜,快開燈開門啊!」野口喊。
大家不斷敲門並呼叫小茜,可是小茜都沒有反應,突然教室牆邊發出“碰”一聲,接著一條火帶燒到小茜坐著的椅子那,然後變成一團大火球。
「小茜燒起來了!」葉山大叫。
「不好,要快點滅火!」金田一大喊。
「那邊有兩個滅火器,我去拿!」修一指著不遠處的牆壁邊跑邊說。
「我也去!」伊藤邊跑邊說。
「可是們鎖著,怎麼進去?」野口問。
「看來只能把窗戶打破了。」金田一說。
這時修一跟伊藤把滅火器拿來了。
「給我!」雅純拿過伊藤手上的滅火器,然後用滅火器的底部被窗戶敲破,把窗戶打開然後爬進去滅火,修一也跟著爬進去滅火。
在一陣手忙腳亂之下終於把火滅了,可是小茜卻不見了。
「又消失了…」伊藤說。
「難道…已經化成灰了?」野口問。
「不要亂講。」雅純說。
眾人想不出個所以然,於是懷著疑惑的心情回到旅館。
隔天一早,眾人趕緊到武英大學綜合大樓504教室,看到的卻是坐在椅子上的被燒得焦黑的小茜的屍體。
「怎麼會…連小茜都…」葉山說。
這時突然發出敲擊聲,眾人一看,是金田一一拳打在門上。
「學長…」佐木說。
「主任…」葉山說。
「不可原諒…開什麼玩笑,竟然把人命當成魔術表演的道具,雖然已經不想解謎了,但是我絕對饒不了…暗夜魔術師,我絕對不會放過他,我一定要把他揪出來,賭上爺爺的名聲。」金田一握緊拳頭憤怒的說。
1
-
LV. 47
GP 42k
14 樓 珀伽索斯(Ama) pegasusking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七章
三個人死,藤枝茜失蹤,大家都已經知道了,
過去團員中有個死掉的人叫岸本透司,看一下他是姓岸本,第二次提全名不小心打成岸邊囉!
神秘人說「Good Luck」,可以知道這個人是高遠遙一,
再來加碼的魔術秀,小茜被看到拿來表演又消失,之後發現她燒焦的屍體,
繼姊姊藤枝椿,看來她也難逃被火燒的結局。
1
-
LV. 29
GP 795
15 樓 金村岡佐 andy96409135
GP1 BP-
第八章  破解魔術

「屍體被燒過了,所以死亡時間沒辦法判斷,不過可以確定兇手是先殺死藤枝小姐之後才用火燒。」哲也說。
「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野口說。
「這已經是第四個了,之前利羽根川小姐那件案子“暗夜魔術師”的訊息不是說是“最後的魔術秀”了嗎,怎麼又發生案子了?」哲也問。
「不知道,說是加碼的魔術秀。」修一說。
「我想,不是兇手想讓我們心情鬆懈下來,不然就是發生兇手意想不到的事,兇手才殺了小茜。」金田一說。
「兇手意想不到的事?」雅純說。
「或許是小茜發現了什麼對兇手不利的事物。」金田一說。
「這四件命案也太奇怪了吧!屍體都突然消失,隔天又出現。」哲也說。
************
下午,金田一在房裡,他的手機響了,金田一接起手機…
「喂,金田一!」劍持說。
「大叔,怎麼了?」金田一問。
「你叫我查的岸本透司他女友涉及的詐騙跟毒品案,我已經查到了。」劍持說。
「真的嗎?是怎樣?」金田一問。
「岸本透司的女朋友叫早瀨香織,大約兩年前她想找工作,後來在網路上看到一間公司招募送貨員的廣告,工作內容就是送貨給客戶並收錢,再把錢交給公司,而且薪水滿高的,就去應徵,面試後當場就被錄用,他們要她提供一本空白存摺,說是匯薪水用的,後來就開始工作了。但是她不知道她被利用了,那間“公司”其實是個犯罪集團,她幫忙運送的“貨”其實是毒品,她的存摺被當成人頭帳戶,他們讓被詐騙的被害人把錢都匯過去,半年後她就被逮捕了,在大約一年前被判刑確定,可是她入監服刑沒多久,有一天就突然勒自己脖子自殺了,或許是心有不甘吧!」劍持說。
「她不知道她送的是毒品嗎?」金田一問。
「他們跟她說是食品原料,而且都是經過層層包裝,所以不知道。」劍持說。
「有這種事?那那個犯罪集團呢?」金田一問。
「除了三個人,其他的都被逮捕了,也都被判刑了。」劍持說。
「三個人?」金田一問。
「對,一個是打電話詐騙的,一個是叫人運送毒品的,另外一個是管錢的,那三個人逃走了,所以沒被抓到,現在警方還在追查中。」劍持說。
「還有查到什麼嗎?」金田一問。
「還有,有人一年前也詢問過這件案子,就是…」劍持說。
「真的嗎,大叔?」金田一問。
「真的。」劍持說。
「大叔,謝啦!」金田一說。
「學長,劍持大叔怎麼說?」佐木問。
於是金田一把劍持跟他說的說一遍。
「那個犯罪集團太可惡了!」葉山說。
「不過這四件命案都是魔術般的手法,不知道是怎樣。」佐木說。
「是啊,第一個是消失的懸吊屍體、第二個是從水箱消失、第三個是從魔術箱消失的被刺穿的屍體、第四個是被火燒過就消失。」葉山說。
金田一把佐木這幾天拍的快速看過一遍。
這時房裡的液晶電視突然開了。
「誰開電視啊?」葉山問。
「啊,我不小心壓到遙控器了。」佐木說。
「佐木你真是的…等一下,螢幕…我知道藤波小姐命案的手法了。」金田一說。
這時陽光突然從落地窗照射進房間。
「好刺眼哦,我去把窗簾拉上。」葉山說完就去拉窗簾。
金田一看到陽光照射在窗簾上,說:「原來是這樣,難怪屍體從水箱消失地板卻是乾的。」
「學長,怎麼了?」佐木問。
「我知道深澤小姐命案的手法了,但是另外兩件的還不知道。」金田一說。
「那要不要出去走走,吃點東西?說不定這樣就會想到了。」葉山問。
「也好。」金田一說完,三人就出發了。
走在路上的時候突然陸續有幾台消防車開過。
「不知道是哪裡又發生火災了,希望不要有傷亡。」佐木說。
「可是東西都燒光了,也損失很大。」葉山說。
「燒光了…對了,我要去一下武英大學。」金田一說完就走了,佐木和葉山也跟著走了。
在綜合大樓504教室前…
「火是從那面牆下面那邊開始燒的吧!」金田一指著教室裡的牆說。
「那裡好像有一個插座。」佐木說。
「插座…難道說…」金田一跑到教室旁邊的樓梯間,看到牆上有一個電源開關箱。
「原來如此,我知道小茜命案的手法了。」金田一說。
「主任我想上廁所。」葉山說。
「那我們在廁所外面等妳。」金田一說。
葉山上完廁所出來,跟金田一說:「主任,我覺得廁所的兩面鏡子好像有被動過,而且垃圾桶裡有奇怪的東西,你來看一下。」
金田一進去一看,眼睛一亮,問:「葉山,你有沒有碰過這兩面鏡子?」
「沒有。」葉山說。
金田一又拿出一雙手套戴上,翻了翻了垃圾桶,然後打了一通電話給哲也:「喂,深谷警官,我有一件事想請你調查,也有一件事想請你去問,就是…」
「學長,怎麼了?」佐木問。
「我知道羽根川小姐命案的手法了。」金田一說。
「那麼…」佐木說。
「不過我還不知道兇手是誰,佐木,你這幾天拍的可以再借我看嗎?」金田一問。
「當然好啊!」佐木把攝影機交給金田一。
金田一看了看,突然像發現什麼似的,說:「我知道兇手是誰了。」
「那你有證據嗎?」佐木問。
「我有,而且是讓兇手百口莫辯的鐵證。」金田一說。
「這麼說…」葉山說。
「沒錯,雖然已經不想解謎了,但是現在,所有謎團都不幸解開了。」金田一說。
1
-
LV. 47
GP 42k
16 樓 珀伽索斯(Ama) pegasusking
GP1 BP-
第八章
會殺了藤枝茜可能是發現的 兇手的真面目,所以才會想要殺了她,
而兇手可能是與岸本透司還有她自殺的女朋友相關的人物,
女生廁所的鏡子被動過?這表示兇手可能是女性,
至於是誰我就先不猜了,不過可以讓我知道的是,
你寫的這個同人還真的很有金田一的故事風格,若能夠與天樹老師合作,
或許可以給他們創造更多故事,來讓我們看。
1
-
LV. 29
GP 796
17 樓 金村岡佐 andy96409135
GP1 BP-
第九章  魔術秀的真相

「金田一,你叫我調查的真的跟你說的一樣,還有你叫我問的我也我到了,就是…」哲也說。
「謝啦,深谷警官,麻煩你把跟這幾件案子有關的人都集合起來。」金田一說。
************
在旅館大廳…
「怎麼了?把我們都集合起來有什麼事?」雅純問.
「當然是為了揭穿這四件命案的真相以及兇手的身份啊!」金田一說。
「知道嗎?你知道兇手是誰了?」修一問。
「沒錯,而且那個兇手就在你們這四個人之中。」金田一說。
「什麼?兇手在我們裡面?」伊藤問。
「到底是誰?」野口問。
「在說出兇手之前,我先來解開這四件命案的手法,首先是第一件藤波理香命案,我們在遠處透過教室門上的透視玻璃看到藤波小姐被吊在裡面,然後“暗夜魔術師”叫把燈關掉,其實我們那時候看到的不是教室內的景象,而是平板電腦的螢幕。」金田一說。
「平板電腦?」伊藤問。
「沒錯,那時侯藤波小姐的屍體根本就不在教室裡,兇手把平板電腦固定在教室門的透視玻璃內側,然後放出他事先錄好的影像,讓我們誤以為藤波小姐真的被吊死在教室裡面,兇手選擇視聽教室也是因為視聽教室沒有窗戶,只能透過門上的透視玻璃看到教室內,我們回旅館之後趁深夜去取回平板電腦,然後把屍體吊起來。」金田一說。
「那深澤小姐死在水箱裡是怎麼回事?」野口問。
「其實那天晚上水箱裡根本什麼都沒有,我們看到的是投影在布幕上的影像。」金田一說。
「這要怎麼說?」修一問。
「兇手把一塊白色的布幕垂掛在水箱前遮住水箱,然後用投影機放出事先錄好的深澤小姐之前練習的情形,然後趁我們往教室跑的時候迅速把布幕跟投影機收好,再趁機混到人群中,裝作剛到的樣子,之後同樣趁深夜去把深澤小姐的屍體放入水箱中。」金田一說。
「那羽根川小姐死在魔術箱裡呢?」雅純問。
「那次不一樣,其實屍體一直都在魔術箱裡。」金田一說。
「可是我們當時趕到的時候屍體不在啊,這是怎麼回事?」雅純問
「兇手用了某種方法把屍體隱藏了。」金田一說。
「什麼方法?」修一問。
「兇手把兩面鏡子放在魔術箱裡排成一個V字型,鏡子照到魔術箱裡左右兩邊的垂直面,我們看起來才覺得魔術箱裡面是空間的,但卻發生一件兇手意想不到的事。」金田一說。
「什麼事?」雅純問。
「就是小茜來找掉了的東西的時候發現了兇手的手法,她發現魔術箱裡面有鏡子,正好被兇手看到,於是兇手在情急之下就殺了小茜,兇手只好先把小茜的屍體藏起來,再去把鏡子移走。」金田一說。
「所以才會說是“加碼的魔術秀”啊!」哲也說。
「那藤枝屍體被火燒了之後就消失是怎麼回事?」佐木問。
「是化成灰了嗎?」伊藤問。
「沒錯,化成灰了。」金田一說。
「這是什麼意思?」野口問。
「其實我們那時看到的不是小茜,只是一具布做的人偶罷了。」金田一說。
「人偶?」伊藤問。
「沒錯,兇手把人偶弄成小茜的樣子,讓她坐在椅子上,兇手把門鎖起來就是為了不讓我們靠近,把燈關掉是因為兇手從旁邊樓梯間的電源開關箱把電源關了,所以打不開,也是為了讓我們分不清是真人還是人偶。」金田一說。
「那兇手又是怎麼點火的?」修一問。
「兇手在人偶身上灑滿汽油,然後把汽油從人偶坐的椅子滴到牆邊的插座下,然後在一條銅線兩端綁了一點錫線,然後把錫線插入插座,趁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小茜人偶上的時候把電源打開,瞬間產生的熱就把汽油引燃了,錫的燃點很低,預熱就融化了,銅線也就掉下來了,火滅了之後兇手再趁亂把銅線撿起來,最後一樣趁深夜現在某處燒了小茜的屍體,在移到起火那間教室的椅子上。」金田一說。
「兇手到底是誰?」哲也問。
「這個連續殺了四個人的兇手“暗夜魔術師”就是妳,葉月雅純!」金田一指著雅純說。
「什麼?團長是兇手?」野口說。
「金田一,為什麼是我?」雅純問。
金田一拿佐木的攝影機,放出第一天晚上大夥進去看到理香被吊起的教室的畫面,說:「妳當時一直站在門前,就是怕門後的平板電腦被發現吧,而且妳第一天跟第三天都急著要大家快點回旅館,就是怕我們留下來可能會發現手法,只是沒想到第三天小茜會回去找東西而發現鏡子。」金田一說。
「你說的都是你的想像,你有證據嗎?」雅純問。
「我有。」金田一接著放出第二天跟第三天大家陸續到學校的畫面,問:「大家有沒有發現什麼?」
「啊,葉月小姐都是最後一批到的。」葉山說。
「沒錯,這兩天其他人的順序都有些不同,只有妳都是最後到的,這是為什麼呢?因為我們趕過去的時候妳還有把布幕跟投影機收起來,以及把鏡子放到魔術箱裡,所以妳這兩天才讓大家分批到,這樣混到最後一批裡面才不會被發現。」金田一說。
「這算是什麼證據?」雅純說。
「當然,這只是個狀況證據,但是接下來的就是讓妳百口莫辯的物證。」金田一說。
「物證?」雅純問。
「就是樓梯間旁邊女廁裡牆上的鏡子,那就是妳放在魔術箱裡的鏡子。」金田一說。
「廁所裡的鏡子就是兇手放在魔術箱裡的鏡子?她把鏡子拆下來嗎?」伊藤問。
「不是,我請深谷警官問過了,其實那間廁所到今天都還在整修,工人預計今天早上裝鏡子,妳把妳用的鏡子跟工人預先準備的鏡子調包了,不知情的工人就把鏡子裝上去了,妳是想說沒人會把證據放在顯眼的地方吧!但是我請深谷警官驗過了,鏡子上除了有工人的指紋,邊邊還有些許羽根川小姐的血跡以及幾枚你的指紋,其中一面還有幾枚小茜的指紋,你可以解釋這是怎麼回事嗎?」雅純震驚一下,金田一繼續說:「因為那鏡子很光滑,戴手套不好拿,所以只好徒手拿,你又為了要趕快去處理小茜的屍體,才沒留意到血跡跟指紋吧!」
「這…」雅純說。
「還有,我想妳有把魔術箱裡面底部的血擦掉,這樣鏡子手法才不會被發現,妳之後就把當時戴的橡膠手套跟用的抹布用一個不透明的小塑膠袋裝著綁起來就丟在廁所的垃圾桶了,你是想等要離開橫濱前再來拿走吧,不過已經被我發現了,我也請深谷警官驗過了,抹布上的血是羽根川小姐的,橡膠手套外側妳雖然洗過了,但還是有血液反應,而內側有你的指紋,好了,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嗎?」金田一說。
1
-
LV. 47
GP 42k
18 樓 珀伽索斯(Ama) pegasusking
GP1 BP-
第九章
看到這些魔術破解的手法,第一個使用平板電腦、第二個使用螢幕投射,
但三個使用鏡子的魔術箱,第四個使用人偶以假亂真等等這部分,
真的描述得很好,尤其是第三個事件居然還掉包了女生廁所在維修時的鏡子,
有了讓兇手無法狡辯的證據,這地方做的真的不錯,很喜歡這個讓人感到訝異的部分。

葉月雅純」,若以日語來唸是「はづき ますみ」,
在原本金田一少年版的故事裡,「葉月」都做為名字用,這裡做為姓氏,
而「ますみ」查一下雖然無法正常打出,但確實可用在「雅純」,
只是這樣會不會把《佛蘭西銀幣殺人事件》的「高森ますみ」譯成「高森雅純」了?
1
-
LV. 29
GP 797
19 樓 金村岡佐 andy96409135
GP1 BP-
第十章  魔術師的過去

「金田一,我認輸了,看來是當時看到藤枝發現魔術箱裡有鏡子,情急之下殺了她而埋下敗筆,把無辜的她牽扯進來,的確很對不起她。」雅純說。
「團長,真的是妳,妳為什麼要殺了另外那三個人?」修一問。
「如果我猜的沒錯,動機因該跟之前那位叫岸本透司的團員自殺有關,我請一位曾經是警視廳警部的朋友調查過,發現你在一年前曾經調查過岸本女友涉及的案件以及她自殺的事。」金田一說。
「什麼?岸本的女朋友也是自殺的?」野口問。
「團長,你跟岸本到底是什麼關係?」伊藤問。
「我是和小透血脈相連的親姊姊。」雅純說。
「什麼?妳是岸本透司的姊姊?」佐木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哲也問。
「我們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我跟小透還有爸媽,我們一家四口住在一起,可是就在我七歲、小透五歲那年暑假,我們的家在一場水災中滅頂,我們的爸媽也在那場水災中罹難了,當時我跟小透在爺爺家,所以逃過一劫。但是爸媽死後,奶奶太傷心,沒多久就一病不起,奶奶病逝後不久爺爺也跟著撒手人寰,當時我們沒有其他親戚了,爺爺家隔壁的鄰居很同情我們的遭遇,但是他們也養不起我們,就幫我們找領養家庭,於是我們就被不同的父母帶走了。我被帶到葉月家,養父母對我很好,他們把我當自己親生女兒般對待,可是我卻不知道小透過的好不好,後來我就整整三十年沒見到小透。」雅純說。
「那你是怎麼接觸魔術團的?之後又發生什麼事?」哲也問。
「我開始接觸魔術是大學的時候有一次同學帶我去看魔術社表演,後來我就喜歡上魔術,畢業後我也沒有放棄魔術,幾年後就加入現在這個魔術團,當時除了團長,團員就只有我跟長谷川、伊藤、野口四個人,我們常常到各地表演,後來又過了幾年,當時的團長因為家庭因素沒辦法繼續擔任,所以就讓我接手,後來三年前有一天…」
************
「團長,有人想入團。」修一說。
「哦,帶他過來。」雅純說。
“後來我看到長谷川帶來的那個人很驚訝,因為他的五官很想小透,但是我不確定是不是,畢竟很久沒見了,後來我看他的盒子魔術很厲害,決定讓他入團,就拿了一張資料表給他填,他填好之後交給我,我看到名字是岸本透司,就確定他是小透,後來發現資料表下面還有一張紙…”
「咦,這是什麼?」雅純說。
“我看了一下,紙上面寫:雅純姐,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妳就是我失散多念的姊姊吧!小時候跟你分開後我被帶到岸本家,養父母對我如親生兒子般,他們讓我衣食不缺,我過的很好,但其實這幾年來我一直都很想妳。有一次我偶然認識一位會魔術的朋友,盒子魔術就是他交我的,有一次他帶我去看你們表演,我看到妳的五官跟小時候很像,又聽到名字叫“雅純”,就想說應該是你,所以就決定加入這個魔術團。對了,我現在有一個女朋友,改天介紹給妳認識。——小透。“
「原來…小透一直都沒有忘記我…」雅純哭著說。
後來雅純私下去找透司。
「小透,我是你姊姊沒錯,其實我也是好想好想你哦!」雅純說。
「真的啊!太好了!」透司說。
「對了,以後私底下叫我姊姊,跟魔術團的人一起就叫我團長,我不想人家認為我跟你有關係就特別照顧你。」雅純說。
「沒問題。」透司說。
************
「跟小透再度重逢,我真的好高興,他也介紹她女朋友香織給我認識,我們常常一起出去遊玩、吃飯、逛街、看電影…,但沒想到我們相處只有短短的兩年…」雅純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後來怎麼樣了?」葉山問。
「原本小透跟香織已經決定要結婚了,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們說要把婚期延後,也一直沒見到香織,之後有一天他就突然自殺了,後來我發現他的一封遺書…」
************
“遺書上寫著:姊姊,請原諒我的自私,但我必須要走。一年前香織很高興的說她找到一份送貨的工作,我也很替她高興,但當時根本沒想到她是被犯罪集團利用了,直到半年後她被逮捕我才知道,又過了半年,她被判刑確定,開始入監服刑,有一天我去探視,才知道她已經自殺了。香織會這樣,我也有責任,如果我一開始就察覺到那是一個犯罪集團,香織就不會發生這種是了,所以我要去找香織,我要去陪她,姊姊,對不起了。——小透
「小透,你怎麼就這樣走了,這樣我以後要怎麼辦…」雅純哭著說。
************
「之後有一陣子我像行屍走肉般,後來我告訴自己不能這樣下去,但我也想知道香織涉案是怎麼回事,就去找警察詢問,才知道事情是怎麼回事,也知道那個犯罪集團除了三個逃走的,其他的都被警察抓了。六個月前藤波、羽根川還有深澤加入魔術團,沒想到三個月前有一次表演前無意間聽到他們在休息室的對話…」雅純說。
************
「你們有聽說嗎?之前有一個叫岸本的,他是早瀨的男朋友。」景子說。
「早瀨是之前我叫她“送貨”那個嗎?」理香說。
「我是叫她提供存摺來匯款。」榴美說。
「聽說警察還在查,我們會被發現嗎?」理香問。
「放心,你是大眾臉,而且你也把頭髮留長了,不會那麼容易被發現,我跟榴美還跑去整形呢!」景子說。
「幸好我們都會一點魔術,才能混進這個魔術團。」榴美說。
「那我們這樣還要多久?」理香問。
「再堅持四個月就行了,到時候會去歐洲公演,我們就可以遠走高飛,這段期間只要我們都不說,就一定不會有人發現。」景子說。
雅純氣的握緊雙拳。
“我當時聽了她們的對話,就下定決心要殺了那三個人,他們做了那種事,卻還想要逃走,我要親手葬送她們。”
************
「小透他就是這麼傻,什麼事都往自己肚裡吞,都不跟我講,我是他姊姊耶…」雅純哭著說。
「妳說他傻,那妳就不傻嗎?妳連無辜的藤枝也殺了。妳既然知道那三個人的事,就應該告訴警方,這樣她們三個就一定會被判重刑,你也不用殺人了啊!我相信岸本也不希望看到妳這樣吧!」哲也說。
「深谷警官說的沒錯,就算那三個人再怎麼差勁,也不該是妳來制裁她們,相信這點妳不會不明白吧!」金田一說。
「我…小透…」雅純哭得泣不成聲。
「好了,還有什麼話到局裡再說吧!」哲也說完就把雅純帶走了。
於是,這場殺人魔術秀隨著呼嘯而去的警車落下了帷幕。
1
-
LV. 47
GP 42k
20 樓 珀伽索斯(Ama) pegasusking
GP1 BP-
第十章
原來葉月雅純岸本透司的親姊姊,他們兩個是親姊弟啊!
因為理香瑠美景子,害死透司的女朋友,也害死她弟弟,
所以團長才會對她們復仇,但是,她殺無辜的藤枝茜,這該怎麼解釋?
就警車帶走結束嗎?難道她看到手法就該死嗎?
我覺得這裡該解釋一下。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197 筆精華,08/0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