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5

【閒聊】【故事】那天,我在隔壁服遇見了師父和他前情緣

樓主 金魚草 yien706
GP64 BP-


大唐天團鎮樓。

不一定是真人真事,我隨便寫寫你們隨便聽聽,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不接受槓,你槓你贏,樓主文筆不好但自信爆棚,不喜勿噴,自行右轉。

認識別拎,要臉。

以下正文。


師父和師娘分手了。

師門一片眾怒,覺得師娘,不,前師娘太無情無義無理取鬧。

前師娘麻利的退了群,刪除一切聯繫方式,跳回了自己之前待的服。

師父傷心欲絕,告訴我們他要暫A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臨走前他叫上幾個徒弟,給我們各自塞了禮物之後慎重地告誡我們。

“小號不要玩萬花。”師父說,“要玩也別玩花蘿。”

我不明就裡,倒是二師姐一臉憤慨,“知道了師父!”

師父走後我不解的問:“師父剛剛啥意思啊?”

二師姐哼哼地答:“那個人是個萬花狂魔,特別愛收萬花徒弟,尤其是花蘿。”

哦。
原來是前師娘的部分。

我和前師娘不熟,準確來說我們全師門除了師父都和她不熟。

也不知道師父從哪兒撿到的,突然有天就炸了煙花,告訴我們他有情緣了。

是個軍娘。

軍娘原本是隔壁服的,來本服創個號玩,遇見了師父。

師父是個犀利蒼爹,有手法有聲音有一票迷妹,但他本人是個傻直男。

唉,我有什麼資格說呢,好歹他也是有過情緣的人。

而我,一個大唐好炮哥,帥裂蒼穹,居然在成都站樁也沒人要我。

三年的江湖只體會過劍俠。

不過沒關係,一定是因為我太帥,小姐姐們才不敢搭訕。

嗯,一定是這樣的。




咳,偏題了。

前師娘在隔壁服玩的貌似是個奶花,因為挨打久了想要嘗試一回坦D的感覺才來玩的天策。

師父是蒼雲三修,PVP、PVE都會玩,甚至他本人還是個固定團指揮。

他第一次帶軍娘來打團的時候我也在。

我只能說,這只天策的打法比較,龍飛鳳舞。她的長槍有自己的想法。



打完之後軍娘似乎很洩氣,默默的退隊了。薪水都沒領。

師父把團扔給會計讓他拍裝分薪水,自己屁顛屁顛的追出去了。

像只三百斤的王八。

不能怪我這麼生氣。
因為我是會計。

十分鐘後,世界頻道閃亮亮地跳過一條煙花公告。

不用我說都知道是誰。

親友秀蘿悄悄密聊我:“握草,胖螺你被綠了?”

我:“?”
秀蘿:“你師父咋跟別人炸了煙花!”
我:“不知道,大概是要有師娘了唄。”
秀蘿:“?????”
秀蘿:“你不是會計嗎!!!”
秀蘿:“世界上的男會計都是男團長的!!!!”

我:“……”
我:“秀兒,你是忘了千秋萬劫的滋味,還是害怕想起來?”
64
-
LV. 14
GP 5
2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28 BP-
飯前更新,今天樓主家吃羊肉爐,歡迎各路純陽添菜。
好冷啊,小可愛們注意保暖。

_

師父跟軍娘情緣了。
並且把她放在心尖尖上寵。

師父打固定的時候,軍娘乖巧的在語音房間裡聽師父指揮,師父掛機的時候,倆人總是在成都一隅抱抱,師父浪攻……沒有,師父已經不是那個盾立一開無所畏懼殺進重圍片甲不留的陣營鬥士了,攻防時間他在陪軍娘摸寵物。

打從心底鄙視你個毒瘤。




那段時間真是把我們甜到牙酸。

為了避嫌與保護單身狗權益,我們變得很少跟師父組隊玩,交流僅限師門群與好友頻。

師娘也進了師門群,照片上是個標緻的高冷御姐。不得不說,挺漂亮的。

難怪師父一見傾心。

師娘甚少在群裡說話,大部分時間是師父拉著她嘮。

那段時間師門的單身狗是痛不欲生,紛紛威脅師父要離群出走。

師父消停了一會,驕傲地說:“那是你們羨慕我。”

雖然師門群裡聊得歡脫,我們卻很少在遊戲裡和師娘玩。

因為師父想過二人世界。

我們一致吐槽:沒人性的東西。

師娘樂呵呵地笑。

過了小半年,我們漸漸習慣師父這種有媳婦沒徒弟的生活。
28
-
LV. 14
GP 5
3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14 BP-
樓主剛剔牙把牙剔崩了,現在特別傷心。
難道是我今晚吃羊肉爐的報應嗎。
今天不想更了。
想撞牆。



14
-
LV. 14
GP 40
4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29 BP-
今天好像沒那麼冷,但也阻止不了樓主裹棉被出門的決心。
留言都有看過,感謝大家的喜歡,就不一一回覆了,那個要排隊喝羊肉爐的小伙伴我們一起去太極廣場起灶吧。

_

師門和軍娘總是親近不起來,有些妹子也對她冷言冷語,師父十分頭疼。

他說軍娘性子淡,要我們多和她相處。
軍娘待人客客氣氣,甚至能說是生疏,基本上是問一句答一句,不太主動說話。
她只對師父有別的情緒起伏。

而師父也寵得她沒邊。

師父為了她,在隔壁服也建了小號。

軍娘喜歡花羊,師父特意建的道長,為她穿上馳冥,給她下鎮山插氣場。

道長和花姐,多麼讓人動心的組合。

師父越來越少上本服,語音也經常兩人掛在小房間。

固定團有好幾個妹子喜歡師父,打本的時候看見軍娘還掛在房間裡,總是時不時酸溜溜地說話。

“團長,怎麼我們打本還有其他不相干的人在呢。”
“就是,看著就煩。”

師父脾氣好,只是笑著抱歉道:“她不會影響你們的。”

軍娘沉默了一會,獨自跳回小房間。

妹子們得意的哼了聲,像打了勝仗。

師父一臉尷尬。

為了不影響大團,師父硬著頭皮進本指揮了。

我聞到風雨欲來的味道。

那天的王打得特別慢,我甚至能感受到屏幕外師父的焦躁。

一個王糾結了七、八把,下一把剛才噴軍娘的妹子沒操作好,失誤了。

滅團。

“妳幹什麼吃的呢!?”師父怒吼。

他一吼全團都愣了,妹子愣了,師父自己也愣了。

師父開團一向和氣,就算帶新人也不曾發過這麼大的脾氣,是服裡公認的溫柔團長。

而妹子也不是吃素的,當即開麥噴了回來。

“你吼我????你也不看你今天帶的什麼鬼樣子????”
“機制喊得丟三落四,糾結是糾結在誰身上你說看看?”
“老娘真是眼瞎喜歡你這麼久,你跟你情緣玩去吧帶什麼本,嘰嘰歪歪浪費大家時間。”

妹子說完就退了團,留下呆滯的師父。

明眼人都知道妹子是故意找的麻煩,但師父這次的指揮,唉。

我都沒臉說他。

團裡打工仔弱弱舉手:“團長,還打不打啊?”

師父深吸一口氣:“散了吧。明天繼續。”

“會計把工資結了。我要去補救愛情。”

我:“哦。”
我:“草,怎麼又是我。”



29
-
LV. 14
GP 40
5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29 BP-
雙更了快誇我。
短小什麼的不存在,心情好了晚上還有一更。

_

狗逼師父去補救愛情了,他和軍娘掛在小房間裡整晚上沒出來。

剛剛退團的妹子跳進頻道看見他倆掛在小房間裡,又默默跳出去。

我覺得她大概是想道歉,悄悄地密聊她。

我:“其實妳剛剛罵得不錯,就是讓我師父知道妳喜歡他,有點不划算。”

妹子:“?”

我:“這個時候妳就別退團了,留在本裡發揚運動家精神貫徹始終,我們一起同心協力,不畏風雨把本打完好嗎?”

妹子:“說人話。”

我:“妳退團我要另外找人進來打,很累。”

你們懂身兼會計與人事的辛苦嗎。
29
-
LV. 14
GP 40
6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7 BP-
今天晚餐依舊是羊肉爐。
我害怕我會崩碎第二顆牙。
這篇稍短了點,等會還有一篇。
也是短的。(逃逸
_

後來師父和軍娘沒吵架,妹子也沒退團。
真是可喜可賀。

師父打本時軍娘不再一起掛語音,她開始到處挖寶摸奇遇解成就。

師父一打完本就馬上飛撲去找軍娘,歡快得像只三百斤的王八。

你們不要問我為什麼一直罵他,等你認識他你會想打他。

畢竟我只是一個同時擔任他團裡會計和人事的帥氣炮哥。
7
-
LV. 14
GP 40
7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16 BP-
來了來了,今天最後一篇。
樓主要去洗澡了,明天再更。

_

下午軍娘不在,我約師父去JJC。

師父:“等等小靜靜要出來逛街了。”
師父:“我得去摸一下。”

我覺得師父被軍娘愈帶愈歪。
他一個鐵錚錚的漢子平時沒事不是和我們去礦車打群架,就是在副本裡玩圍毆。

現在他說,他要,去摸,小靜靜。

還一臉開心得像只三百斤的……算了。

他是真的很喜歡軍娘。
16
-
LV. 14
GP 106
8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23 BP-
我尋思著標題偷偷加兩個字應該不會被發現。
下一篇開始這些碎碎念會移到篇尾,希望這樣閱讀能夠比較順暢。
樓主修稿去了,今天一樣雙更。


_

師父變得越來越不像師父。

都說戀愛中的人都是詩人和瘋子,師父大概是瘋了的詩人吧,還帶喝酒的那種。

師父喜歡說土味情話。

有次打完本,師父組上軍娘去萬花看風景。

“寶寶妳知道嗎,萬花谷的花海不及妳在我心中那片汪洋,摘星樓上的星子不如妳眸中星河浩瀚,三星望月的月光亦不如妳皎潔明亮。”

我:“萬花哪來的星星月亮。”

系統:你已離開組隊。

師父悄悄的說:“你瓦數太高才看不到星星月亮。”

得,我滾。



23
-
LV. 14
GP 106
9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19 BP-
軍娘突然跟師父死了情緣。
理由是師父不願意奔現。

軍娘的照片大喇喇掛在空間,師父除了傻雕表情包頭像外一無所有。



軍娘和師父要過照片,師父支支吾吾的沒給。

軍娘說,不以奔現為前提的網戀都是耍流氓。

她退了群,刪了好友,跳回隔壁服,不拖泥帶水,一氣呵成。

師父依然會在他們以前一起待的地方掛機,只是身邊空落落的。

我嘗試著安慰他:“師父你別難過了,不然我陪你去看風景散心?”

他的人物一動不動,沉默得像只三百斤的王八。

半晌,他語音答道:“為師想在這靜靜緬懷過去。”

聲音帶著繾綣的憂傷,和飽受風霜的沙啞。

我:“……”
我:“那不然我們去打本吧,師父你不是最喜歡打本了?”

師父嘆了口氣,聲音很輕:“為師想在這靜靜思考人生。”

我:“不然我陪你去摸……寵……別別別我我錯了你別哭……!!!”

我想抽自己兩個巴掌。
在我摸字剛落的瞬間耳機裡就傳來師父暴雨梨花一樣的鬼哭狼嚎。

“嗚嗚嗚她說要帶我摸完全劍三的寵物嗚嗚嗚她給我摸的靜靜還在包裡沒捨得放嗚嗚嗚你說她嗚嗚嗚怎麼這麼狠心這麼絕情嗚嗚嗚徒弟--”

對不起,我錯了,我為我觸動少男的傷心處深深地懺悔。

師父散了固定團,專心當個掛機黨,那時候他課業逐漸忙起來,上線次數越來越少,順便想要換個心情,就這麼A了。

我不喜歡軍娘。
可又覺得她其實沒錯。

我好像應該開心,終於不用身兼人事會計辛苦得要命。

心裡卻悶得慌,堵著一口莫名的壅塞。
19
-
LV. 14
GP 106
10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10 BP-
在更與不更的邊緣試探。



10
-
LV. 14
GP 106
11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13 BP-
師父走了,我回到以往有些單機的日子。

本就平淡的日子似乎變了,也似乎沒什麼變。

我沒找過新的固定團,偶爾看見野團才去打發時間。

PVE裝備的升級一下子慢了下來。

我開始專注在PVP上,除了日常之外大多都泡在JJC裡。

二師姐偶爾會約我吃雞,她總說師父走了之後我變得跟個悶葫蘆似的。

“唉唉,以前師父在的時候還會逗小炮呢。”二師姐似乎很惋惜,“逗到臉紅那種,嘻嘻。”

我摸摸臉,有些不自在。

說得我好像GAY里GAY氣的。
我才沒有。

_

明天開始大量回憶殺,今天先這樣。
羊肉爐湯邁入第三天,我……唉。

話說樓主老爸剛才在聽戀愛循環,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沒笑。
13
-
LV. 14
GP 164
12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29 BP-
你們說我好像閒著沒事天天打遊戲?
唉,學霸的生活你們凡人是不會理解的。

那時候會入這個江湖,好像也是閒得發慌吧。

說來慚愧,考完試確定有大學念,就開始放飛自我了。

意外坑了劍三,意外踏上蜀中唐門這條不歸路。

期間雖然有無數小號的誕生,卻撼動不了唐家堡在我心中正宮的地位。

最初獨自一人進了遊戲,默默地練等默默地摔死,沒有親友沒有幫會,沒有人告訴我該怎麼生存。

不知道什麼是日常,什麼是陣營,上線也只會發呆瞎逛。

劍三很大,大得可以全地圖瘋跑也沒人知道。
劍三很小,小到能讓你遇見命裡該相遇的人。

那天,我在仙跡岩遇見了師父。

仙跡岩很美,石橋下是石塊錯落,淙淙流水上襯著片片青荷。

仗著附近沒人,我一會在橋上故作沉思,一會在石塊和水中跳上跳下,玩得不亦樂乎。

新手時期的快樂,總是這麼簡單。

這份單純的美好,一直持續到我蹦噠時,不小心卡在石塊與水與石塊之間的縫裡。

大概長這個樣子。


那時候的我才明白,在空氣牆這部分,西山居從不做任何退讓。

我不知道自絕經脈,以為就要這樣卡到天荒地老,急得空白鍵都要敲壞了。

這時屏幕突然跳出一行字。
“是否接受蒼爹的擁抱?”

?什麼鬼。

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石塊上站了一個黑乎乎的身影。

我下意識點了拒絕。

“是否接受蒼爹的擁抱?”

這人有啥毛病。
拒絕。

蒼爹動了動,頭頂飄起一行白字:“你是不是被卡住了?我剛剛在旁邊看了很久……”

我一噎,沒好氣的說:“沒有,天氣熱我泡水玩。”

“哦哦。”

氣氛有點尷尬。
我努力的想從夾縫中蹭出來。
然而石塊並不打算給我面子。

那人還沒走。
我乾脆定居在這吧。丟人。

你們能想像那個畫面嗎。

湖光瀲灩,花鳥相鳴,一片大好風光的約會聖地。
一只黑不拉嘰的蒼爹。
正在看著他腳下。
有只卡在石塊間的的炮哥。
露出顆頭,一突一突地往上跳。

人生好難。
放棄掙扎。

那個狗逼還在旁邊來了一句:“水裡是不是挺涼快。”

我涼你大爺。

不過大爺還沒涼,狗逼先涼了。
他不知道哪來的腦子,慢動作的,從石塊上,殉道一樣,輕輕的,跳了下來。

然後倆傻子一塊卡在西山居絕不退讓的空氣牆內。

蒼爹:“草,真卡住了。我還以為你騙我。”
我:“涼快不。”

別問我們怎麼出來的,問就是自絕經脈。

後來他得知我是小白,很高興地說要收我為徒。
我說不要。
他對著我嚶嚶嚶了一下午。
煩。

29
-
LV. 14
GP 164
13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30 BP-
他成了我的師父。

他逢人就說:“哎你猜我在哪撿到的徒弟。”
別人說不知道,他就在那回:“他從石頭裡蹦出來的哈哈哈哈哈哈還不快快拜見孫大聖。”

他還撺掇我玩少林。


抱緊手中的弩寧死不屈。

我是後知後覺才發現他很厲害。

他教我唐門的手法,教我茶館,教我大戰,教我跑商,教我攻防,教我學著欣賞大唐風光。

他拉著我進了幫會,加入浩氣,帶我打本,約我競技場,還認識了很多很有趣的人。

我聽不懂手法,他開著語音一遍一遍的講解。
我嫌棄茶館和攻防前置任務太多,他耐著性子和我嘮嗑,陪我做完。
我裝分小,他陪我跑商,給我護鏢,開本讓我拿裝。

其實比起打架我更害怕打本,因為一個失誤可能就害了大家。
他會慢慢的和我講解副本機制,指正我的錯誤,也毫不吝嗇誇獎我值得鼓勵的地方。

他的聲音和一開始給我的憨傻印象不同,低沉溫潤,如沐春風。輕輕笑起來的時候聽得人心口一顫一顫。

30
-
LV. 14
GP 164
14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20 BP-
幾個月後新版本準備開了,師父早早就組好團準備打一線本拓荒。

他問我要不要加入。

我害怕自己拖累他們的進度,拒絕了。
其實我很想打。



和二師姐聊天的時候不小心被她套出心思,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你這個就叫傲嬌。”

什麼傲嬌。
瞎說什麼……大實話。

二師姐看不下去,偷偷的叫師父讓我入團。











耶。
20
-
LV. 14
GP 164
15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25 BP-
我有空就在成都抱木樁。
新本資料出來之後我研究得比上課還認真。

師父看到之後總說徒弟長大了不需要他了,一邊在那戲精一樣的擦淚,然後沒心沒肺地大笑。

傻逼。



新版本開了,拓荒團準備出發。

“今天就試著打看看,機制大家都認真點啊,奔著五甲去的,誰坑我成就我跟誰急。”

團裡都是老熟人,很多已經跟著師父打了好幾賽季的本,師父態度比較輕鬆,半開玩笑地說。

我卻有點緊張,不停默念背誦著機制。

日月凌空版,一線本是鍛刀千雷,我們先拓的十人。

大家操作熟練,到了老一面前基本上沒什麼傷亡,師父開始講解王的特性和該迴避的技能,內外功換著揍王倒是沒有什麼難度。

我不由自主地坐正,目光死死盯著屏幕。

“對了。”師父突然開口,“你們記著一件事。”

大家以為他還有什麼機制漏講,結果這二貨哈哈笑著來了一句:“都給我保護好我徒弟啊。”

我不太記得那天的王是怎麼過的了。
腦子裡全被那句“保護好我徒弟”塞得滿滿當當。




_

樓主明天忙,不一定更。(冷漠
今天先偷跑一點進度,明天有時間修後面的稿才繼續。
25
-
LV. 14
GP 252
16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8 BP-
拓荒的進度很快,不過是隔壁團先拿的五甲。

師父大方的表示恭喜,我們這邊晚了幾分鐘,也終於過了。

之後還有挑戰和25,師父讓我做好準備。

挑鍛實在沒什麼好說的,過程也就那樣吧,黑鬼師父依舊沒搶到五甲。




馬上要打25鍛了。
結果有個傻逼熬夜研究攻略看到重感冒。
開本的時候聲音啞得不行。

團裡有個好心毒姐看他咳咳咳咳咳到要吐,主動請纓幫忙會計。

師父焦點著毒姐,兩人看起來正在密聊。

毒姐上了麥,師父去喝水。

我心念一動,悄悄密聊二師姐。

我:“師姐。”
我:“妳會會計嗎?”
我:“能不能教我。”
8
-
LV. 14
GP 252
17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25 BP-
二師姐請秀蘿親友來教我,我們仨語音鎖在小房間裡,遊戲上偷摸摸的去打本。

秀蘿:“我們為啥這麼像在幹壞事。”
我:“你想多了。”

二師姐笑而不語。

進本之後秀蘿告訴我插件的用法,打出掉落便親自操作給我看。

我趕緊記上小本本。

秀蘿示範了幾次後讓我上麥試試,然後把分配者扔給我。

我很少開麥,說話總有些生澀,念裝備屬性的時候偶爾還會結巴。

秀蘿搖搖頭,她說如果要當25一線本的會計,我這樣的速度和念法太拖延時間。

她安慰我多練習就會了,我們又出本刷了CD,繼續重來。

二師姐有事先離開,我和秀蘿一直練習到深夜。

那段日子除了打本和日常的時間,我幾乎都拜託秀蘿有空就盯著我練會計。

和秀蘿熟稔之後我發現她有個隱藏屬性。
尼瑪這貨居然是個腐女,老是腐眼看人基。

和我熟悉之後她也開始放飛自我,據說她起的每個親友綽號都是胖字頭。

她喊我胖螺,我反駁。
她說那你自己練習唄。

妳好,自我介紹,我是胖螺。



秀蘿是個純PVE,也長期是一線拓荒固定隊員,而且她不只打自己的號,還打別人的號,通俗一點說就是代練。

秀蘿的老闆很多,她幾乎每天都泡本裡,只有半夜有時間來看我練習。

有次秀蘿團裡的會計請假,她問我要不要進團試試,我覺得這是個練習的好機會,便跟著進本了。

平時的練習和真正實戰畢竟有一定的差異,我偶爾還是卡殼,秀蘿倒是很開心地說她的一片苦心有了成果。

“胖螺你再多練習一下,我都想把你挖來我們團了呢~”秀蘿揶揄。



25
-
LV. 14
GP 295
18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34 BP-
師父以為我和秀蘿情緣了,悄咪咪的來找我。

“徒弟。”
“嗯。”
“徒弟……”
“嗯。”
“徒弟……QAQ”
“……幹嘛。”

他躊躇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問:“你有情緣啦?”

不等我回答,他又兀自道:“嗯嗯嗯我沒啥別的意思就是關心一下徒弟順便看看是哪個妹子不長眼啊哈哈不是我是說運氣這麼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
我:“沒有。”

師父:“……啊?”
師父:“那就是還沒追上……?”
師父:“哎徒弟我跟你說我特別會追妹子,你有不懂都可以問我。”

我:“……”

我:“上次那個毒姐跟你求情緣,你誇她的蛇牛逼。”
師父:“??”

我:“上上次有個喵蘿說你是她喜歡的類型,你問她能不能轉坦。”
師父:“????”

我:“上上上次惡人的奶秀說願意為你轉浩氣,你看了她的段位嫌她菜,跟她說先不用。”
師父:“????????”

我:“教我追妹子,嗯?”
師父:“……咳咳,徒弟,我不要面子的嗎。”




師父又囁嚅了半晌,磨磨蹭蹭的小聲問道:“那徒弟……你,你是要去秀蘿的團打工嗎?”

我臉一黑,“沒有,你想啥呢。”

“那你倆天天半夜掛語音那麼晚幹啥,還不讓我知道!”他直起腰板控訴。

“我……”
“你看,說不出來了吧!”
“我在和她學會計。”

師父倒吸一口氣,“……你還說不是要去她的團!!!”他捂住心口,一臉受傷:“枉費我帶了你這麼久,你就是這麼對我的!!!我傷心了,哄我。”

“……傻逼。”
“你罵我!!”
“就罵你。”
“憑什麼!!”

我心情很好的笑了。

“師父。”
“幹嘛!!”

“我想應徵我們團的會計,收嗎?”
34
-
LV. 14
GP 335
20 樓 金魚草 yien706
GP17 BP-
那傻逼樂半天了。
在那到處炫耀。
我都不好意思說他。

打了大半個賽季的團,我越來越得心應手,基本上很少出錯。

團裡的人事小姐姐因為現實問題要A,臨走前找不到人來頂,那時候我正巧開始放假,閒著也是閒著就接下了。

師父表示很欣慰。

“徒弟,我可能是上輩子燒了好香才收到你。”
“知道就好,還不快謝主隆恩。”
1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9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31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