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3k

【閒聊】[鬼網三] 浮沉巨冥灣──你有聽到水聲嗎?

樓主 亞蘭 ms0252918
GP16 BP-
浮沉巨冥灣──你有聽到水聲嗎?
 
滴……………答……………滴……………答……………滴……………答……………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注意過100級副本──巨冥灣裏頭每位Boss的背景故事?比如說1王的時候,如果打完孫楚珊之後,選擇放走她,可以在地上拾取一個香囊,之後可以交給穆玄英回任務,而這時穆玄英看到香囊會想起一些事情,但卻又彷彿莫雨上身一般,說自己頭好痛想不起來,唉……他們果然是對好基友。而伴隨著孫楚珊的錢宗龍,其實早在七秀坊的副本──普通難度的無鹽島中出現過,而根據當時的劇情,草鷲塢的當家錢宗龍和夫人杜姬欣應該早就死於非命,屍體早已該腐朽的他,竟然在巨冥灣中又神奇的冒了出來。而尾王讓大家頭疼的馬戲團機制,其實是胖子與矮子訓練手下奴隸的馴化手段,然而玩家們卻為了挑戰尾王,不斷自願地進行著這個馴化的過程……
 
 
這是一個晴朗的夜晚,亞熱帶燜熱的氣候讓人只想待在室內吹著冷氣。晚上11點出頭,本來打算下線盥洗,準備休息的我,耐不住徒弟的要求,陪著她的花蘿以及幾個親友,加入了一團25人的巨冥灣。RL是誰我就不說了,畢竟出了那件事情之後,再也沒有看過他的ID出現在團招上。除了默哀外,我也不曉得能做什麼。
組人的過程剛開始很順利,畢竟親友們包辦了大部分重要的職缺,包括花奶、喵坦、蒼雲副坦以及下小遊戲的焚影喵。而我照慣例,開著花哥號進本。但雖然剛開始組人很順利,可畢竟時間晚了,因此最後一個缺坑似乎遲遲沒有人申請。這時候大部分的團員都在副本門等著,由於無聊,於是乎大家就開始拿出各種道具出來玩,特殊坐騎、特效掛件、各類煙花等等,一時之間門口好不熱鬧。
「這麼晚了真不好組人啊。」RL在團隊頻道說道。
「說不定是你今天水逆嚴重,所以才會組不到人。」一個似乎是RL親友的少林說道。
就這樣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後,才終於有一個蓬萊成女進組,湊滿25人。在進本前,我無聊看了看團隊面板,發現最後進組的蓬萊成女,已經在本裡了。這手腳也太快了吧。
進本後,不知道是誰引到入口處的小怪群,小怪們朝著人群蜂擁而至,晚進本的團員不知到狀況,有幾個朝著小怪群放了幾個技能,隨後馬上被小怪打趴在地,於是就像排隊槍斃一樣,一小群人進本,被小怪打滅,後進本的一小群人,又再被小怪打滅。結果還沒見到王,我們就先被小怪幾盡團滅了一次。好不容易脫戰後,小怪群已不見蹤影,彷彿從來沒出現過似的。不過由於劍三Bug本來就多,因此大家也見怪不怪。因此在一番修整後,我們便開始對戰巨冥灣的第一組BOSS,孫楚珊和錢宗龍。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RL的指揮沒什麼問題,但奇怪的是,團隊語音中的聲音,總是參雜著一些水聲。就是那種滴答滴答,很緩慢的水滴落下的聲音。聲音不大,但卻非常清晰。我猜想可能是因為他剛洗過頭,頭髮沒吹乾,或者他那邊在下雨之類情況。由於控制中高臺射箭等事情已經有人負責,加上大家似乎都是熟練工,因此我其實並沒有很專心在打,而是在DC和親友們聊天哈啦,聽聽他們最近有獲知那些八卦,或者討論新出的盒子有多香(或多臭)。
「錢宗龍是不是打得有點久?」這時候,我另一個喵姊徒弟問到。
「我不知道耶,沒很認真在算他血條。」我回答她,同時問到:「喵坦大大,這是第幾條血啦?」
親友的喵蘿坦思考了一下,然後回答:「第…三條吧,25%那一條?」
看來大家都打得很不專心呢。我苦笑著,收起注意力,開始努力打王。同時,我看了一眼DPS列表的時間軸,發現錢宗龍我們竟然已經打了快5分鐘了,卻還在25%的階段,看來這DPS不太行啊。但不對啊,DPS列表中好幾個人打出了超過10萬以上的恐怖傷害,怎麼王還停留在25%的階段?這時候RL也注意到了男王打得時間有點久,因此喊到要大家多出點力用力打。但沒想到當25%的血打完之後,王竟然又回到了25%。一時之間團員們全都傻了眼,RL也有點不知所措,只能指揮團員繼續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但我總覺得從RL那邊傳出來的水聲,頻率更快了。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由於連續跳了兩次25%,這似乎讓團員們稍微有點嚇到。因此這一次很快就把錢宗龍壓到最後的10%階段。眼瞅著就要打掉男王,準備轉火女王了,但這時候,原本入口處消失的小怪,竟然從我們背後的山壁上穿牆而出,直接打死好幾個猝不及防的遠程與補師。
「乾,搞什麼?趕快群掉。」RL緊張得大叫。還好隊伍裡剩下的活人夠機智,馬上反應過來,開爆發打掉了這群小怪。所幸這波憑空冒出的小怪並沒有打死太多的輸出和補,總計下來只倒了2補5D而已。
我們憑著剩下的人打完男女王後,接著來到巨冥灣比較有趣的關卡──虎翼突襲。這關的機制是讓玩家兩兩一組,乘著滑翔翼找出隱藏在小船與木板上的弓箭手,並將之擊殺。照理來說,由於兩兩一組,因此到最後25人應該會剩下一個單飛的。但當RL分配完之後,卻發現並沒有人落單。
「奇怪,怎麼會這樣?」RL也是一頭霧水。「你們開飛機的把自己的乘客貼出來吧。」
團員們依言照做,但是RL又數了一遍,卻還是沒有發現落單的人。
「可能有越南仔沒照做吧。」團員中一個霸刀說。「就直接飛吧,反正誰落單還是要自己想辦法過去船上。」
RL同意了,隨後我載著徒弟的喵姊一起飛到關卡處。開偵察機的那幾組動作很快,很快就將大部分的弓箭手找了出來,讓戰鬥機組的開火擊殺。但最後偏偏就剩下一隻弓箭手,偵查組的卻遲遲找不到。由於沒有找出弓箭手,因此我和徒弟倆也只能在空中不斷盤旋,等著偵查組搜索。
無聊之際,我看見水上蕩來一艘小船,那艘船是商城的奇趣坐騎「蘭芷風煙」,整體而言我對這艘船並不反感,但船坊上那張著漆黑大眼的詭異娃娃,卻總讓人毛骨悚然。彷彿只差一滴血淚,就能讓整艘船變成擺渡於三途川的載具。我本來以為是哪個落水的人開船過來,結果卻赫然發現,那艘船上並沒有人。但船卻彷彿有人操控般,自動游到關卡的另一艘空小船旁。
這時候,一台偵察機正好丟了照明彈到那艘「蘭芷風煙」上。
「對不起,射歪了。」偵查的副駕駛說到。
但沒想到的是,弓箭手竟然出現了。而這時我再一找,哪還有「蘭芷風煙」的蹤影呢?水底下只是多出一句弓箭手的屍體,而剛才的船,卻彷彿從沒存在過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你們有看到剛才的船嗎?」我在DC和團隊頻道各問了一次。
但除了剛才射錯的偵察機副駕外,其他人並沒有注意到剛才水面上的那艘「蘭芷風煙」,也沒有人承認船是他開出來的。本來我還想追問,但由於剛才一王拖了點時間,因此RL似乎想抓緊時間,打快打完。所以當弓箭手死掉後,馬上就下令開王。
虎翼的關卡小王並沒有什麼難度,因此我們也很順利的打掉了。隨後的三王邢不僵,一開始也還順利進行,但當第一次砲火點名時,蓬萊突然飛上天,導致一發砲火直接炸進近戰堆中,瞬間死了好幾個人。本以為這樣就算了,沒想到當第二次砲火點名時,蓬萊又恰好飛了起來,砲火又紮紮實實直接轟進人群中。
「那個傘娘不要再飛了。」RL有氣無力的說到。
由於一連死了好幾個DPS,因此打王的速度陡然降下許多。而且突如其來的變數,也導致船的平衡機制出現問題,眼看著就要沉船時,隊伍裡一個大澄武劍純趕忙插了一把大旗。最終,我們在船失衡98%的時候,有驚無險地把王打掉。
「今天這本真的諸事不順呀!」打完王進劇情時,親友的蒼蘿坦在DC說到。
「同意。」喵姊徒弟贊同地說。「問題超多。」
「嗚嗚,師傅對不起。」花蘿徒弟無奈地道歉。「我沒想到這團這麼雷。」
「我也不知道該說是團員雷,還是今天農民曆有寫說不宜打本。」我苦笑著回答。
我又看了看DPS列表,這團有不少人的DPS都打到快10萬,但整體而言卻是狀況多多,彷彿所有副本機制都刻意針對著團員似的。
「那個黃雞怎麼還不起來?」這時候,RL在團隊語音問到。
我把注意力拉回副本,看見一隻藏劍依然處於重傷,而團隊頻已經有補師拉人的喊話。
「不會掛網了吧?」一隻驚羽唐門說到。
「我看他沉在水底,不會卡BUG了吧?」一隻毒經問。
「不管他了,先過去下一隻王吧。」RL想了一下,然後吩咐到。
當我準備游過去時,一個同乘邀請發了過來。我發現最後進組那個成女蓬萊正坐在「蘭芷風煙」上。而她一襲白衣,配上白帽白傘,讓我瞬間有種披麻帶孝的陰冷感。加上那艘「蘭芷風煙」的詭異娃娃,更增添一絲不祥。求生意志讓我果斷拒絕了她的同乘請求。
被我拒絕後,那名傘娘又轉而邀請另一個軍爺。而那位軍爺則沒有什麼猶豫,就上了她的船。這時我意識到,那名軍爺就是剛才虎翼突襲時,偵查射錯的副駕駛。
從虎翼往四王鬼首的路上,我們又要經過一個劇情,劇情內容是玩家間戲稱的串燒蓬萊,由BOSS鬼首刺穿幾個蓬萊做為劇情的高潮。當我們過完劇情後,我發現剛才被載的天策竟然重傷了。
「怎麼,有人被水鬼打死了嗎?」RL詢問到。
「不知道,他就這麼死掉了呢#欣喜。」成女蓬萊回答。此時,她的目標正對著我。同時,她又向我私訊傳來一個蠟燭的貼圖。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這時候,RL那邊傳來的滴答聲似乎更大聲了,頻率也變得讓人有點煩躁。
「RL你那邊是不是下雨呀?」一個秀姊問到。「怎麼會有水聲?」
「沒有啊,我這邊大晴天呢。」RL詫異地回答。
「你們也有聽到水滴聲嗎?」我在DC詢問親友。
「有。」他們回答。「而且很明顯。」
「好,看來我可以排除我這邊冷氣漏水還是水龍頭漏水什麼的了。」我說。
「我剛也以為是我水龍頭漏水。」喵蘿親友說到。
大家在鬼首那等了一會,結果死掉的黃雞沒復活,死掉的天策同樣也沒反應。
「有人是他們親友嗎?」RL無奈地問。結果不意外的,無人作答。
「我們繼續打吧,看後面他們會不會回來。DPS應該夠,我剛看有人打到快10萬,沒問題的。」RL試圖給大家打氣。但現場的氣氛不難看出,一連串的波折,讓團員們略顯沮喪。而且不一會,死掉的兩人就顯示離線狀態,灰色的名字更讓人渾身不自在。
開王後,餘下的人機制處理都很不錯,沒有人被鬼首的面向推下水,也沒有人被大小圈擊飛起來。然而,下水後問題就來了。本來按照機制,玩家下水後,除了用魚槍射擊鬼首外,還要用魚槍射擊冒出來的水鬼,拯救隊友。而水鬼則會企圖將人拉下水底溺死玩家。然而水鬼只需要玩家射一槍,就能夠直接擊殺。但現在大家卻發現,水鬼們無法被一槍射死,而且拉人的速度比往常還要快。在反應過來之前,水鬼已經快速地將數人拉下水底。
「趕快心鼓弦拉人起來。」RL指揮到。
然而,心鼓弦戰復之後,被拉的人卻沒有一點反應。只是靜靜地躺在水底。
「操,這是在抓交替嗎?」RL怒吼。
也許,他說的是實話。我暗自想著,同時看著那位蓬萊成女。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正凝視著你。」如今我深刻體會這句話。當我看向蓬萊成女時,她也幾乎同時將目標點到我身上,接著又傳了一個蠟燭的符號給我。
我撇撇嘴,打算密回去時,突然聽見窗外傳來一陣聲響。我抬起頭,瞥見一個黑色的人影站在窗外晃動。夜色裡看不清楚人影的五官,但強烈的直覺讓我明白這絕對不是什麼善類。
「對不起,我先下了。」這時後,隊伍裡一個歌奶簡短地回答這麼一句,隨後馬上下線。這時後可還在戰鬥中呢!
「你們有看到嗎?」我在DC悄聲問。
DC先是一遍沉寂,隨後,才有人小小聲地回答:「嗯……」
看來不只是我有看到,估計副本裡所有人都看到或者感覺到了。所以那個歌奶才會在戰鬥中慌忙逃離。但我不認為逃離可以解決問題,特別是這種靈異事件。
「我們……繼續打嗎?」RL的聲音壓得很低,這也讓他那邊的水滴聲更明顯清楚了。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除了滴水的聲音更明顯之外,聲音也起了變化。從原本只是單純滴落於物體上的聲音,變成了滴落在水中的聲音,彷彿先前低落的水已經開始蓄積起來般。
「繼續吧,我不認為現在我們離開就能逃出生天。」我在團隊頻說到。
「嗯……」RL沉吟一會,便試圖重新掌握狀況,指揮大家繼續攻略鬼首。
雖然我們減員了不少人,但最終仍順利打掉了鬼首。這也多虧了大澄武純陽提供的另一把大旗協助。然而那些死去的人,在死掉後不久,就紛紛陷入離線狀態。
大家意志消沉地解決完鬼首後,繼續朝著下一隻王前進。我本來以為那名成女蓬萊會試圖再次邀請我上船。但這次她並沒有搭理我,而是邀請了另一個奶媽上船。當我意識到那名奶媽是除我徒弟之外最後一名奶媽之時,那位奶媽已經死在水底了。
「又怎麼了!?蓬萊,那個七秀她怎麼死的?」RL聽起來快急瘋了。
「不知道耶,她人怎麼就這樣死了呢?」成女蓬萊慢條斯理的回應。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出傘娘有問題,但至少我想RL沒看出來。
RL那邊傳來一陣槌擊和謾罵聲,似乎正在發洩情緒。但又隨即壓低下來。似乎又瞥見什麼黑影,讓求生意志再度壓倒其他情緒。
「師傅,現在怎麼辦?」花蘿徒弟徬徨地問。對於一個新手花奶來講,要獨自一人面對這種情況,對她來說壓力真的太大了。眼看其他兩個奶媽都倒在水底,而一個歌奶下線之後估計也凶多吉少。現在這情況我也一籌莫展,而那惱人的水滴聲更是瘋狂擾亂人的專注力。
等等,水……遲疑間,我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長歌你杯水看看那個秀奶好嗎?」我說到。
隊伍裡僅存的長歌杯水了倒在水底的秀奶,而這時,秀奶竟然順利爬了起來。
「五毒趕快綁鳳凰給她。」RL見狀,興奮地說到。
果然,和水有關。我暗自想著,在水底死掉的人就不能再起來,而剛才1王的時後死掉那麼多人,大家卻都沒事。可見水底一定有什麼東西潛伏著,也許就像RL剛才說的,是在抓交替。也因此,長歌的杯水留影,可以反過來透過水將人拉起來。雖然我不敢保證被拉起來的人,內容物還是不是原裝,但現在也只能賭一把了。
我把自己的發現告訴大團,告訴大家不要死在水底,同時也盯著那個蓬萊成女的反應。大家聽完之後連連贊同,但是那傘娘卻沒有其他反應,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目標對準我。
「冥界的小船說來就來,你們知道嗎?」
「冥界的小船說來就來,你們知道嗎?」
「冥界的小船說來就來,你們知道嗎?」
「冥界的小船說來就來,你們知道嗎?」
「冥界的小船說來就來,你們知道嗎?」
這時後,團隊頻突然刷起了這句:「冥界的小船說來就來,你們知道嗎?」而發訊者竟然是剛才死掉後離線的天策軍爺!
團員們面面相覷,沒人敢說話。面對這種靈異事件,誰有無法拿主意來面對。只得看著頻道不斷刷著:
「冥界的小船說來就來,你們知道嗎?」
「冥界的小船說來就來,你們知道嗎?」
「冥界的小船說來就來,你們知道嗎?」
「過河之後,又何必回頭?」我回應到:「望鄉臺下非故鄉,死人就不該再留戀。」
頻道霎時安靜下來,沉寂過後,只聽見RL試圖清了清嗓音,讓大家趕快往5王無面鬼的位置過去。
「估計不會有王。」我在DC喃喃的說。「只有死在水底的人才會被抓走,無面鬼的位置離水太遠了,1王如果說有天策不小心按錯技能衝出去,還有可能碰到水,但無面鬼的位置無論如何都離水太遠,不符合需求。」
「別說了……」蒼蘿哭喪著嗓音,要我住嘴。
果不其然,無面鬼那並沒有王出現,而為了怕大家摔死在水底,因此RL決定讓大家走正常的方式,那就是開劇情後騎鳥飛到船上。對此大家並沒有任何反對,在這生死存亡之際,誰也不想冒險,也不敢托大。
當大家在船上集合後,RL開始分配小遊戲的入場及順序。雖然前面損失不少人,但仍有足夠的人手,讓不包含RL在內的人下去小遊戲。
當我們準備要開王時,突然傳來咚一聲巨響,同時DC內傳來尖叫。估計是同時,我窗外的人影猛地撞擊到窗前,一張泡爛浮腫的臉貼在窗戶外盯著我瞧。浸濕的白色衣服與滲著水的黑色長髮,在窗戶布滿水痕。濁白的而無瞳的雙眼直愣愣地朝著我的方向,浸爛的雙唇留下一道青黃色的屍水。
就在這一分神之際,副本內的王猛然對團隊發動攻擊。許多人沒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而且此時DC內的尖叫聲依然沒停止。看來對方是抓準我們開王的時機,趁這個機會擾亂我們。
「煩死啦!」我怒吼,隨後將打開喇叭,將音量轉大,開始播放薩頂頂的:「陀羅尼」,從在秦皇陵的經驗,如果拿布袋戲的往生咒都能有效壓制這些鬼玩意兒,那薩頂頂這首肯定也成。而最近聽了薩頂頂在《長安十二時辰》中唱的《短歌行》後,這一陣子我都在聽她的歌,自然也找到現在試圖拿來壓制窗外那醜臉的「陀羅尼」。
自古以來,梵唄頌唱就是驅邪的手段之一,因此當薩老師的歌聲一出現,窗外那玩意兒就自動消失了。這招見效後,我趕忙在DC裡讓親友們開喇叭,聽我這邊的歌聲。
好不容易將注意力拉回復本中,由於剛才的騷動,團員們士氣大亂,除了RL無意義的嘶吼外,大夥們早已亂成一團。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雖然我窗外的東西不見了,但是透過團隊語音,RL那邊傳來的水聲,在我聽來更急促也更大聲了。
「趕快壓掉,等等胖子滾動注意,不要死在胖子的滾動。」這時後,團隊裡RL的親友少林開口了。然後少林又飛快的捨身一直遲遲沒動作的秀奶,與此同時,那個大澄武劍純又插下一把大旗。
其他人聽到少林的指揮,也慢慢回到狀況。好不容易我們打完第一階段,來道第二個階段。而幸運的是,我們竟然沒有人在剛才的混亂中死掉,而且我的花奶徒弟在回神後,也很快進入狀快並且把坦的血穩穩地奶住了。
「以後妳可以跟人說妳奶得起靈異版的巨冥灣了。」我喃喃地說。
進入第二階段後,下去的小遊戲組很快熟練地完成了獨木橋,正當我們似乎看見一線生機時,下一個小遊戲直接將我們的希望踩個粉碎。
刀刀奪命。
這是一個要用飛刀射擊對面隊友身上鎖鏈的關卡,而被射擊的隊友無論鎖鏈有沒有被射掉,都會掉血,因此如果連續射擊,將會直接射死隊友。
本來已經安排好下去刀刀奪命的玩家,但這時後,團隊語音卻傳來RL的驚叫。
「靠,怎麼會拉我?」
同樣下去小遊戲的我定眼一看,發現不只RL被拉下來,連剛才分配小遊戲時一聲不吭的傘娘,也在船艙裡。看到那傘娘的那一瞬間我以為自己完了,那傘娘肯定打算在刀刀奪命時把我擊斃。但結果我發現,傘娘竟不是在我對面,而是在RL的對面。這時,我注意道傘娘的服裝,從原本的白色,不知什麼時候換成了鮮紅色。但沒等我理解情況,卻只見那傘娘流暢的丟出飛刀,將RL射死。
「她她她她她她在在在我我背……」只聽見RL那邊傳來一陣語無倫次的喊叫,隨後一陣寂靜。
「靠,XXXX你給我出聲啊!」RL的少林親友在小遊戲外怒吼著。
但除了沉寂之外,什麼也沒有,連那惱人的滴答聲也停止了。
這一輪的刀刀奪命,由於RL開場陣亡,最終導致層數不夠,只得以失敗告終。但眼看著船上胖子的狂暴時間就要到了,而三個小遊戲中只剩下最後一個死亡率最高的跳火圈,如果這次火圈沒過,會發生什麼事情我連想都不敢想。
RL的少林親友在小遊戲外悲憤著喊著等等要熟練工下火圈,但剛從刀刀奪命被傳出來的小遊戲組,連移動的時間都沒有,矮子王卻馬上又隨機拉了5個人下火圈。
不對,是6個人。
當我們被拉下火圈的5人站定後,傘娘已經在火圈對面等著。
「一直關注我,真是辛苦你了。」她私訊我。
我還沒來得及想要怎麼回應她,突然就感到呼吸困難。這時候我耳裡處了嘩啦啦的水聲之外,什麼也聽不見。
「怎……」我一張口,就感到似乎有什麼東西湧進嘴裡。彷彿我四周的空氣通通變成了我看不見的水,我慌張地抬高頭,想尋得一絲空氣。此時,我瞥見我在小遊戲中的角色,並沒有被火圈關卡的機制灼燒,反而如同我現在的情況一般,人物的氣息條逐漸降低。
頓時我明白了,只要干擾了我,那火圈除非剩下4個人全都吃滿層數,否則這個關卡肯定不會過。絕望的情緒淹沒了我,缺少了賴以維生的空氣,任憑怎麼掙扎都是徒勞。在空氣中被活活溺死,這是我完全沒想過的死法。
我站起身,拼命想從上頭探得一絲空氣,但那什麼也沒有。除了吸入某種液體的痛苦感之外,我什麼也做不到。甚至到後面,連那痛苦也慢慢模糊,疲憊逐漸淹沒了我……
「嚇!」猛然地,我跌坐在地上,空氣重新回到我的肺中。我貪婪地大口呼吸著空氣。
「發生什麼……」我疲憊又茫然地張望,卻又找不出讓我得救的原因。我吃力地爬回電腦前,發現尾王已經被攻克,但我的腦袋卻依然茫然,一時之間仍無法反應。
我喘息地打著冷顫,試圖尋找那名傘娘的蹤影。此時的她撐著白傘,乘著那艘「蘭芷風煙」,獨自在海上朝遠方飄去。
「太可惜了,下次如果有機會,我再來載你吧。」臨走前,她又密了我一句。隨後就離線了。
事後聽一同被拉下去的喵姊徒弟說,當她們看到我的角色沒反應後,餘下4個人各自想辦法吃滿了5層,有的人跳過頭之後甚至還跳回去重吃。而在那之後,同團的人在通關後各自秒退隊,事後在去打聽,還活著的人不是不願提起,就是裝作沒發生過。而即使是親友們,也是對此事三緘其口。而那些在副本中死去後沒復活的,在此之後則完全沒在聽過他們的消息,彷彿活生生的人,就這樣石沉大海。
滴……………答……………滴……………答……………滴……………答……………
我不知道其他團員在這之後,有沒有再聽見過水聲。那微弱,但清晰的水滴聲,滴滴答答,在耳邊迴盪。
你呢?打完巨冥灣之後,有聽見滴滴答答的水聲嗎?

16
-
LV. 14
GP 0
2 樓 浮雲很飄渺 VTR0947
GP0 BP-
這個是秦皇陵那個文章同一篇作者嗎?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3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43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