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0

【傲血戰意】中/惡一級幫【碎星】 我們甚麼都沒有,純新的那種,你敢來嗎?

樓主 ying a12130330
15 -
大家好,經過了許多坎坷(並沒有),我終於...自己創幫了(?


正文開始
【介紹一下幫會規則】
    1.幫主是個懶癌患著,沒救的那種。(很強調)
    2.小事情請找副幫,大事再找幫主。(真得強調)
   3.不要隨便亂放閃,友愛單身狗,謝謝。(炸裂強調)
      4.幫會不拘限大家做甚麼,但是請善待他人(尊重、友愛、包容)。
5.幫會很隨和PVP,PVE,PVX,你想做甚麼你都可以做,玩遊戲嘛,開心就好。

【再介紹一下幹部】
(由衷感謝我們的幫會學藝幫咱倆弄了新照片出來,謝謝!)
第一位選手幫主:陽夜
「我覺得我自己介紹自己好羞恥...。」

第二位選手
副幫:邑塵
「都玩氣純了,還需要甚麼臉。」


然後我們有幫領了!(灑花)(我以為我大概2個月才有幫領)
很感謝這碎星裡面的小夥伴,謝謝你們願意選擇這裡,也謝謝你們進來到現在從來沒有抱怨這裡什麼都沒有,並且還跟我一起努力。我只想說,沒有你們就沒有現在的碎星,好愛你們,這是幫會的第一張照片,後面會有更多的照片跟回憶!

雖然幫會還在一級,雖然只有一個幫會領地,雖然本幫主很懶,但是我希望創造的是讓你們開心的場所,一個可以讓一群人開心聊天的地方,也有一群互相扶持的朋友,不需要走太快,慢慢走邊走邊看路途的風景,然後會有很多的歡笑聲陪伴著我們。

看文的小夥伴想進來我們都很歡迎~不用害羞,沒有你的第一步就沒有我們後面一起走的道路。

最後謝謝大家點開這篇文章。
想入幫會的朋友們,可以點開"K"打上「碎星」點擊申請入幫。
不然也可以找上面的兩位選手,可以直接邀你入幫喔。
15
-
LV. 10
GP 2
2 樓 Frozenwing html702
0 -
新手喵怒推
0
-
LV. 17
GP 174
3 樓 黑色波提獅 yaoming0936
0 -
喵嗚~~推推
幫主人很好喔~~
回鍋新手都快來
0
-
LV. 23
GP 4k
4 樓 臨風慕筆 lcc800113
9 -
       某個不起眼的蒼雲,輕輕的在這兒記上一筆。

       這一筆最終會不會對未來有所變化,說到底自己並不知曉。

       思考著寫下這篇隨筆時,其實有些糾結自己有沒有宣傳幫會的必要。
 
       後來想想,反正宣不宣傳,人來或不來,最終仍是一個「緣」字。
 
       緣分的事,可以在轉眼間倏忽即逝,也能在記憶中悠遠漫長。
 
       有段時間裡一直過著遠離人群,平淡的江湖日子。
 
       關於幫會的事情,自己大多數的時間裡都遲疑著。
 
       有朋友熱心勸誘的、被路邊發傳單似密語匆匆問過的,有嘗試性加入最終又感覺無法適應而淡然離去的。
 
       始終感覺一人獨行也無所謂的自己,為何會在思索良久後加入這個幫會?

       或許便是被幫主簡單的一句話給吸引:
 
       「我們這什麼都沒有。」
 
       這個勸退絕大多數有入幫期望的一句話,毫無疑問反倒成為我更確定想進來瞧瞧的想法。
 
       看到進來的人要不是由於幫主懶散的氛圍,再不就是陽春的招生文,我也不禁莞爾看來大家想的都差不多是同一路的事。
 
       申請進入之後,一級的幫會,幾乎是最低限制的人數,少到捉襟見肘的幫資,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剛創立不久,正如幫主所言「什麼都沒有」的幫會。
 
       但是什麼都沒有,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或許也意味著,還有著接近無限的可能性還能夠去創造。
 
       自己曾有很長的時間沒有幫會,甚至身旁的親友都感到詫異,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這麼邊緣,隨便進有福利的幫會,不必說話、不必互動,蹭個修裝補助和神行冷卻時間也好啊。
 
       然而,對自己而言即便是倔強也好、無趣的堅持也罷,比起那些相對的便利,自己可能更沒有辦法身處於一個對自己而言可有可無的場所。那種在人群中逐漸迷失自我存在的感覺,甚至遠比獨自一人更為難受。
 
       有的幫會有著熱鬧的人群,有的幫會有著相當豐富的資源和福利。
 
       而這裡什麼都沒有,卻也什麼都無須擔心。
 
       幫主是個懶癌末期的患者,大略是連動都懶得動的那種。
 
       然而,除了慵懶外最常聽到的,則是「玩得開心就好」。
 
       問著幫主對於幫會有著怎麼樣願景、什樣的期望,幫主思索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沒能說出個所以然,最終還是那句「進來能開心就好了」。
 
       他說想換個方向看看風景,想認識新的朋友,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對於幫會的事情,他可能沒能夠思考得那麼多,也還沒有那麼長遠的打算,甚至連招不招得到人可能都不確定。但是比起幫會的發展速度,還有徵不徵得到人的結果,或許他更希望看到的是,至少大家都是開心的。
 
       儘管幫主看起來並不擅長這方面的事情。但或許正因為這樣單純,反而顯得自然而不做作。
 
       比起費盡心思經營一個龐大有為的幫會,幫主更期待能夠營造出來的,無非更接近是一個讓裡頭的人感到輕鬆自在的場所,這是我個人的猜測。
 
 
       有位已十年交情的老友曾說過她心中的「家」:
 
       『不用很多人,但是彼此相熟得以互相照顧;

        不需要很富有,即使生活貧瘠也能安居。

        一個想起了誰、便會揚起笑容的居所。
 
          一個即使爭吵摩擦仍能和好如初的、能帶給人小小溫暖的居所。
 
          一個即使離開了,歸來時會有人喊著「歡迎回來」的居所。

       一個即使在外頭世界受了傷,會有人給予很多關愛很多擁抱的居所。』
 
 
       寫到這裡時,我依舊免不了想起來。
 
       就算永遠都只是名不見經傳的小小幫會也無所謂。
 
       在我們心裡,可能從來記不下那麼多人的名字。
 
       當我們看著這片過於龐大的江湖時,反而時不時會感到迷惘,歸根究柢來說,什麼才是自己追逐期待的終點?對我們而言,那些在時光荏苒中擦身而過的背影,遠比那些刻在自己心頭的笑容還要多得太多太多。
 
       在浮光掠影似的名利面前,我們是不是也會遺忘,其實遊戲本身就是為了放鬆,就是為了讓自己開心。
 
       遊戲人生,千迴百轉,未必得過得轟轟烈烈,未必活得精彩絕倫。
 
       但最起碼的期望,是活得像自己,平心而舒坦。
 
       幫主曾說:「就是感覺,我至少有能力,不讓這個幫會解散。」
 
       這段簡單的一句話裡,可能包含著很多,甚至連他自身都說不清的心緒在裡頭,或許在他已經對江湖的情緒化為平淡慵懶的語氣裡,也曾經見證過一段只屬於他記憶中的興衰。
 
       即便再怎麼輕描淡寫,言語依舊有著與時間相應的重量。
 
       我苦笑著,又何嘗,自己沒有過那樣的前塵舊夢?
 
       看到「碎星」這個名字,再看看幫主所寫:『不覺得晚上的天空需要有更多星星嗎?』。我想在那一瞬間,我的嘴角也曾微微上揚。
 
       可能每顆星星,都有著屬於它自己不同的故事。而隨著一顆顆連綴亮起的星光,則成為了整片夜空,那些我們都熟知,卻有各有不同意義的江湖。
 
 
       寫下這段隨筆,可能終究是一時興起。
 
       隨筆最後,我依舊不打算極力鼓吹招募幫眾,或是煽動誰加入幫會。其一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最終看得仍然是一個緣分;再者是,不該由我來闡述這個幫會,而是由和我們一起慢慢走向未來的人們,決定它會有怎麼樣的樣貌。
 
       這充斥著懶癌末期患者的幫會,或許無法真正帶給積極想要開拓自己江湖夢的人一個優渥的環境空間。
 
       或許它同樣仍會散發著慵懶的氣息。
 
       或許它依舊還是那幾個連二位數不到的上線人數。
 
       但或許是個簡單的、令人輕笑的,溫暖的場所。
 
       這裡目前什麼都沒有。
 
       可能就算有,也是很久以後。
 
       不過,作為一個安歇的場所,也許並不壞。
 
       星星依舊稀疏,最後會綴出怎樣的夜空,沒有人說得準。
 
       而故事,才正要開始。


9
-
LV. 23
GP 4k
5 樓 臨風慕筆 lcc800113
3 -
碎星隨筆小記:第一次的十人周常


       十月最後一天為幫會第一次的出團日,與前不久我們所預想的,可能還要好一段時間才能組成的團隊,著實快了許多。
 
       目前仍為一級的幫會裡,在幫主所期望「只要開心就好」的理念下,雖然大多數時間的互動依舊為簡單的寒暄,但幫會裡的氣息並非死寂而冷漠,而是一種恬淡輕鬆的氛圍。
 
       「那麼,我們這禮拜要不要打十人周常,順便幫大家湊裝?」
 
       這樣的提議,竟得到了大部分贊同的聲音。
 
       不論是回鍋的玩家還是對門派不熟悉的萌新,大家並不掩藏自己的想法,有能力援助的也同樣不吝於盡量配合。雖然仍然還是小小的,簡單的幫會,但或許這樣的暖意,對於大部分處於懶癌末期鹹魚的我們正好合適。
 
       除了……
 
       「你得當坦,所以你是一定得來的。」
 
       ……
       ……
 
       對於這樣的指名,我並沒有回應,甚至有點想婉拒。一句簡單的話,卻讓我心中浮現出很多情緒,也陷入很漫長的思考。大戰坦,我當過;單刷小副本,我常做,可自來到劍三這些時日,我曾幾何時擔任過十人團隊以上的坦職?
 
       從未。
 
       儘管只是鍛刀千雷兩個已然陳舊的副本,自己也不能算說完全毫無經驗。但在我的心底,或許從來都沒有真正嚮往過PVE的世界。在劍三的時日,PVE並沒有給我什麼憧憬,而其實自己始終也只求一個「堪用」的裝分。
 
       記憶中的自己,始終是拒絕的。
 
       一方面是自知反應力已大不如前,二是曾經受過職業傷害的手指對於鍵盤的觸感已然顯得越來越稀薄。自己已然不會尋求精彩燦爛的劍三生活,也並沒有想加入大前方梯隊的想法。
 
       或許有點難以啟齒,但自己對於PVE的生態,確實有些敬謝不敏。對於「只要能過就可以」,抱持著「遊戲輕鬆自然就好」心裡的自己,或許在心態上,也無法真正融入那樣的世界。
 
       並不打算打本,更遑論團隊本的坦。
 
       然而,在自己的心中,或許仍然有著一絲執念。
 
       那分執念為何?就像被漫天雲幕遮蔽的星塵般,自己也說不上來。但是當看著整個幫會裡裝分尚未完備的成員,想起幫主的指名,那份心中浮躁感,卻漸漸地變得明朗。
 
       盼得究竟是什麼?
 
       還有……自己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
 
       不算缺錢、也沒有再增加俠義值打算的自己,為何而坦?
 
       ……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大概只是因為清楚,這裡需要自己。而且自己的存在,並不是可有可無的。
 
       只是如此而已。
 
 
       在地圖上看著攻略不斷放下數字標記的幫主,隨著點位像是跟著幼兒園長一同走的幫眾,還有站在副本Boss前的自己。隨著倒數的一聲令下,闖過那些看似熟悉,卻又陌生的關卡。
 
       含講解的時間,鍛刀和千雷加起來花費時間接近兩個半小時。過程中,有不慎倒地的隊員、有機制未熟悉的滅團重來,有因為延遲而難以挽救的失誤。
 
       早已不再是困難的副本,對我們的團隊而言,也並不算簡單。自稱鹹魚的我們離強者的境界甚遠,一場副本裡,我們所犯下的失誤或許雙手雙腳都數不盡。
 
       然而,在那些過程中,有著大家輕鬆的玩笑,還有鼓勵通關的信心。
 
       「哪天說不定我們就可以朝向幫會25人本邁進了?」
 
       「「「有夢最美」」」提起這事時,大家仍會很有默契的吐槽。
 
       但這樣的夢,誰又說得準沒有實現的一天呢?
 
       沉澱在心裡,始終不願觸及的,也許只是一種很單純的事物。
 
       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周常,就只是兩個普通的十人本,可能對那些長年習慣於PVE世界的玩家而言,只是一種平淡無奇的流程。
 
       但那是碎星首次聚集在一起完成的周常,這樣的事實同樣不會改變。
 
       如同一百個人有著一百個世界、一百種記憶,一百樣不同的江湖。
 
       也許總有一日,那些曾經的萌新們終將朝向不同目標邁進。
 
       可能在不斷前進的過程中,我們會隨著累積交錯的足跡,而逐漸對於那些過去曾經發生的事物感到模糊。可是就像那些夜空裡隨著朝陽升起而逐漸消失的星光,即便看不見,它存在那兒的事實並不會因此改變。
 
       多年後,我們可能不會記得自己打過的副本,可能就連和自己在同一個團隊的ID都無法細數,但或許我們依然會想起,就連這樣小小的、慵懶的幫會,也曾湊出了一個十人團,而那一晚的副本,即便多有波折起伏,依然同樣迎來了愉快圓滿的收尾,在名為「碎星」的幫會裡。
 
 
       在「我們什麼都沒有」劃上兩橫刪除線,或許改為「雖然並不是什麼都有」更合適。
 
       雖然並不是什麼都有,但我們依舊多了不少笑聲溫暖。
 
       雖然並不成熟,但我們依舊仍會學習成長。
 
       雖然不知未來的路有多長,但至少我們在這裡是開心自在的。
 
       擁有著共同的回憶,而且,現在......

       我們都在這裡。


3
-
LV. 23
GP 4k
6 樓 臨風慕筆 lcc800113
2 -
碎星隨筆小記:屬於我們的幫領
 

       「你最近還好唄?」
 
       老友的一句話,讓我陷入一陣思考。因為這個問句能夠延伸的答案時在太廣泛,讓我一時間不太明白她的話中是不是別有深意。
 
       「蠻久沒有聽你說工作了。」
 
       「不算挺好,但也不至於太糟。」
 
       平淡的回應,說著自己的身體狀況並不太好,但也還在預想之中。
 
       「那遊戲呢?總覺得你輕描淡寫的帶過了。」
 
       ……
       ……
 
       『我過得很好。』
 
       明明是毫無疑問的事實,但我卻終究無法對老友說出口。
 
       因為在時間輪迴中那些曾經的影像依舊太過清晰,那太過相似的畫面最終還是讓我閉上了嘴。很久以前,我也曾經看過那樣的畫面,也有那些在我身邊的人們。而那些在記憶裡殘存的溫度,卻反而時不時讓我感到畏懼。
 
        ──沒想到你也會有想進幫會的一天。
 
        也許對更熟悉我的人,會發出這樣的疑惑吧?
 
※  ※  ※
 
       11/13,即便幫主不斷提醒大家不要亂捐錢,但由於幫眾對於副本的積極,仍然比起原先預期的時間還要更早達到了購買幫領的幫資數。逐漸熟悉彼此的幫眾們,也開始跟著幫主的腳步,開始適應輕鬆的副本生活。
 
       雖然因為現實工作的緣故,實在挪不太出完整的時間能一同參與。不過看到幫會裡一個個努力提升自己的新進幫眾,還是會有種:「啊,這種氛圍真好。」的那種心情。
 
       有時候,比起參與者,更樂意作為一個見證者。
 
       這並不是逞強的話語,對於其實並不喜歡和人群相處的自己而言,長時間待在某個地方,肯定是那樣的場所對自己已經產生了某種「意義」。
 
       從來不抗拒「邊緣」這個字彙,對於早已習慣一個人的自己,其實早已放棄了絕大多數追逐熱鬧群體的情感,還有那些追求歡聲笑語的期待。對自己來說,那些事物早該成為了屬於過去的執念……
 
       ……本該是如此的。
 
       並不適合成為眾人視線的焦點,卻也不甘淪為可有可無的存在。自始至終,都在尋找著一個能夠容納自身存在的居所。
 
      「風哥我找好你的房間了!我覺得你會喜歡。」
 
       我不知道其他幫會裡到底會不會在幫會領地裡劃分這是誰的房間,這是誰的田地之類的區分,又或許那些話裡,更多的只是一種打趣的意味。
 
       幫主的那句話,我分不出究竟是刻意還是無意。但至少我知道了,在這個地方,有著屬於我存在的位置;在這片浩瀚星河的其中,還有著屬於我的故事。
 
       就像是在一間教室裡,確實知道擁有著屬於自己座位的那種心安。
 
       而我們,在這裡。現在這就是屬於我們共同的場所。
 
       共同的場所嗎……
 
       那是對我而言捨去已久,甚至已經開始慢慢遺忘的事物。
 
       並不是現在,在一路走來的那些輪迴中,我看過無數的畫面。即便知道每次它將會迎來如何的結果,或許在我的心中,從來沒有真正停止嚮往。
 
       然而,就算心中沒有停止嚮往,現實依然有它殘酷的一面。
 
       『啊啊……如果自己能夠再年輕個五歲的話,那該多好?』
 
       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是一種貪婪的奢求。
 
       這樣的自嘲,有著一絲苦澀、有著一絲寂寞,還有不得不放下的釋懷。
 
       自己還能夠做到多少?還有多少時間?
 
       如果只是自己一個人的話,就不會去思考這些。
 
       當褪去那些毫不在乎的假面,喚起還想為這個確實擁有一席之地的所在的難得之地做些什麼的想法時,卻發現自己的身心早已經不再允許。
 
       在那條不斷延伸的道路上,當回顧曾經的自己時,也曾經那樣拚盡全力的付出自己的時間、心血沉浸其中。可是如今的自己,卻沒有辦法再和過去那樣,義無反顧地為幫會的事務奔波。
 
       所以──
 
       很抱歉。
 
       很喜歡這個地方,這裡也確實給了自己一場夢想的溫暖,但……
 
       有些事情,只有自己清楚。
 
       這裡很好,唯一的遺憾,便是沒有餘力為這裡做得更多。
 
       只是看著大家努力的模樣,這樣和諧的景象,還有朝向副本前進的身影,我卻沒有太多的不安。或許那更近似於一種像是直覺般的事物,又或者,只是我單純的希望這群和我有共同回憶的人們,他們的未來也都能是順遂的。
 
       幫主說:大家能玩得開心就好了
 
       是的,如果他們在這個地方都能夠感到開心,那就太好了。
 
       不論過去的自己看過如何的景象、看過怎麼樣的結局,能夠掌握的仍然只有現在和可以繼續努力的未來。
 
       到底畏懼著什麼?答案其實就在問題的反面。
 
       因為感覺重要,才會產生害怕失去的心情。

       因為還想做些什麼,所以才怨懟力不從心的自己。
 
※  ※  ※
 
       11/17,眾人在幫會領地前拍了團體合照。
 
       什麼成人體型的站後排,正太和蘿莉體型的站前面這種像在拍畢業團體照的安排方法,聽來雖然有點老套,卻意外的靠譜。
 
       單純論我個人的想法,自己還是喜歡這種簡單的風格的。
 
       想起幫主說不要亂捐幫資,然後看著隨著入幫七日返還慢慢堆積起來的幫會資金,我突然意識到,幫主的用意可能是想讓幫領這樣一個象徵性的存在,成為每個人共同努力的結果。這不是因為誰而產生的幫領,而是因為大家都努力在其中,所以才攢到了屬於我們的幫領。
 
       當費盡周折想要留下那些心中回憶的時候,卻每每發現到,真正留存在我們心裡長久的,往往都不是那些刻意營造出的風景,而是一個個堆砌而成最樸實無華,令人會心一笑的瞬間。
 
       我們沒有人知道自己還能在這片江湖待多久的時間。
 
       也沒有人知道,那些緣分最終會在何時走入終點。
 
       但至少我會希望不管在多遠的未來以後,都會想起,在他們頭上頂著「碎星」字樣時,總有幾個熟悉的名字,總有幾些帶著開心的情緒,縈繞在他們的記憶裡。
 
       我們在這裡。
 
       我們過得很好。
 
       而且,我們仍在不斷前進。


(感謝幫內學藝兼攝影,帥歌奶 伊琳兒 的傾力贊助)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366 筆精華,10/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