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0

【原創長篇】我那情緣走丟的男神(經)師傅

樓主 莫問歸期 chi1224
GP19 BP-
目前還是個未完結深坑,所以入坑請小心......
對於題材內容不喜歡請右上按X,文明社會你我他,感恩~

貼文前先閒聊兩句
想當初為了想寫個關於劍三題材的故事才玩了劍三
結果現在好了,埋在劍三這個深坑出不去了(喂

希望你們喜歡這個故事

p.s. ID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

楔子

劍三論壇

主題:我那情緣走丟的男神(經)師傅

如題,前一陣子辦了一個小號,是個刀蘿,然後找了一個刀爺師傅教我PVE手法

這個師傅在一開始的時候表現都很正常給錢也給裝,就是下本的操作也一整個666,但當我進了陣營跑商之後發現……

麻蛋我的師傅根本就是個神經病!!!

他居然蹲在路邊妄想劫鏢……

之所以用「妄想」是因為我跟他是同一個陣營啊!!!

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拜了一個腦子被門板夾過的男神經師傅

然後,我在跑商的過程中被男神(經)師傅強迫塞了一嘴狗糧

他說,他跟對方也是在跑商跟劫鏢路上認識的

他說,對方在遇到他之後就沒有一次成功的把東西送完

他說,他們不打不相識

他說,最後他還為了對方轉陣營

男神(經)師傅說了辣麼多,但我沒有一次在師傅身邊看到那個「對方」,所以我就問他說:那然後呢?

師傅說對方是個大路癡,一不小心把自己走丟了,所以他就在這條跑商的路上等對方回來撿他……

 

1樓:這個故事我也曾經在我師傅口中聽過,我們不會是同一個師傅吧!

2樓:我是浩氣的,這個想劫鏢的神經病我也遇到過

3樓:樓主你少說一件:你師傅的「對方」是個很厲害的炮哥颯爽風度翩翩而且超級有禮貌。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因為我們是同一個男神(經)帶出來的

4樓:這個事我聽過,這個刀爺最開始是個喵哥還是那種很厲害的副本RL,他跟那個炮哥的事情兩邊陣營都聽說過啊XDDDDDD

5樓:這個我也知道,聽說炮哥的幫會來了一堆人護鏢也沒躲得過炮哥跑商失敗啊ww

6樓:……

7樓:……

 

一年之後

n樓:感謝大家圍觀,我家走丟的情緣已經回來了

 

故事裡的當事人關掉光腦螢幕後,轉頭看著抱著光腦研究最新副本的戀人,喚道:「小雁。」

對方從副本裡抬頭施捨了一個眼神給他,卻不回話。

他瞬間嘴角垮下像隻耷拉著耳朵的大型犬,「妳為什麼不理我?」

對方手上的動作沒停,聞言只淡淡飄來一句話:「你套路太多,不理你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被說套路太多的人:QAQ
19
-
LV. 1
GP 0
2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7 BP-
序章

[幫會][雁歌行]上線了。


清晨五、六點,是遊戲裡上線人數最少的時間,還在線上的幫眾都看見提示幫會成員上線的光幕在視線一角出現,本來只是一個最最普通不過的提示光幕,卻因為出現的那個ID名稱而一下子驚奇起來。

臥槽!那不是阿拾心心念念的情緣嗎?」拿著雙刀正在砍木樁的明教蘿莉嘴裡冒出小青年的聲音,腳下一個踉蹌整個人撞到木樁上。下一秒,他抽起插在腳掌的長刀、抱著自己的腳在幫會領地的木樁邊亂跳。

「嗷!痛死了!」

然而抱著腳跳歸跳,他還是第一時間打開了幫會頻道往裡面吼了一句,「阿拾呢?把阿拾喊上來啊!他情緣出現了!」

「臥槽!阿寒你喊這麼大聲要死喔!本來想瞇一下的都讓你嚇醒了。」

「人家小年輕,精力好咩!」

幫會頻道裡陸陸續續傳來其他人的聲音。

「妳別太緊張了,小清剛才通知阿拾,她說阿拾等等就上來。」另一個明教蘿莉從聚義堂走過來,看著他腳邊掉落的雙刀和他的動作,立刻就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語畢沒忍住笑了出來。

「喂!沉楓妳……」




『揚州城東的交易行前面,雁歌喜歡蹲那裡。妳幫我攔一下雁歌,我現在就進遊戲。』

耳畔還迴響著剛才友人的聲音,清晏背著琴、用上長歌門的大輕功從揚州城門處起跳,隨後穩穩的在交易行前的信使處落下,就看見一身破擄套裝的唐門成男就站在她身旁,頭頂著她熟悉的ID。

然後,幫頻提示光幕接著又跳出兩行文字。


[幫會]【雁歌行】向幫會捐贈【60000】金!

[幫會][雁歌行]退出了本幫會。


「雁歌!等等!」

連著兩句提示讓她沒空多想其他事情,第一時間衝上去抓住對方的手臂,「妳別走,阿拾馬上就來。」

「晏姐,妳……」面具遮住半張臉的唐門開了口,聲音是系統預設的、最最普通的男中音,但一聽到她的稱呼,清晏就知道對方是拾年等了兩年的人。

「別跑,阿拾等了妳兩年,不管為什麼,至少給阿拾一個回應,好嗎?」

看著拉住自己手臂的那個女孩子,明豔的臉上一雙眼眸閃著期望的光芒,唐門心頭一軟,視線卻越過女子看向不遠處揹著重劍的男人。

「晏姐,妳大師傅……」雁歌行還認得那個跟清晏時有來往的大師傅。

清晏全身一僵,連轉身都不敢身影就逐漸轉淡,最後消失在兩人面前。一時間,完全不曉得發生什麼事情的雁歌行無辜的看著像是被放鳥的某位師傅。

「塵哥。」雁歌行喊了一聲。

「她是清晏?」對方問。嗓音是很有辨認性的、溫柔療癒的聲線。

不曉得兩人之間發生什麼事,但這個問題她還是回答得出來,於是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謝謝。」聞言,男人眼簾半斂沒有過多表示轉身就離開。留下唯一在場的雁歌行滿臉問號,想著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麼很重要的瓜。

正想對天嘆了一口氣,卻在抬頭時見到一道紅痕隨著人影從天而降,雁歌行瞪大雙眼與來人四目相交,或者說,那人的視線從一開始就沒離開過她身上。

這一瞬間,她充分體會到剛才清晏秒慫的心情,同樣全身一僵、在對方伸手拉住她以前就從遊戲裡離開了。




好友[雁歌行]下線了。


「阿拾,你還好嗎?」

交易行旁邊突然多了幾個明教唐門的身影,他們都是知道雁歌行習慣的幫會老人,才會同樣隱身偷偷摸摸到這裡。

「那個……她既然上線就應該是會回來玩了,你再等一等吧!」

「對呀!清清也不是故意沒攔住人的,你看她躲人躲成這樣也是很可憐……」

「我知道,沒關係。」拾年站在原地,望著自己方才抓空的手掌心出神。「你們都去做自己的事情吧!我不要緊。」

被一通電話叫醒上遊戲卻一無所獲的他看著螢幕上那行字,很清楚對方就是看見他才下線。不……其實也不是一無所獲,最少他還看見了她、等到了她。

只是這傢伙每次跟他有衝突之後就搞失蹤。這一次最誇張,沒衝突還一失蹤就是兩年。今天上線了連對他解釋都不願意。

很好很聳,這很雁歌。

有本事就千萬別被他再遇到,不然他就天天開仇殺等她。

7
-
LV. 1
GP 2
3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5 BP-
【Ch 1】

「雁歌謠,先祖建相知山莊,本為摯友李百藥退隱留一清靜地,後歷代以來,門中有隱於山水之間者,亦不乏為家國效命之人。不過若非大治之時,入長歌門中,便須秉修身、齊家之法,解治國、定亂之道。出當為濟世高士,事若不成,隱逸當作人傑。如此,你可願意?」

長歌門的正殿之上,長歌門主楊逸飛雙手負於身後,儒雅面容此刻極為莊重嚴肅。

而他面前的台階底下,一名穿著長歌入門校服的女子單膝跪下,清脆嗓音開口回答道:「我願加入長歌門,與諸位長歌高士攜手並肩,扶正世之風、平奸邪之事。」

「既然如此,從此刻起,雁歌謠你便是我長歌門下正式弟子!望你能堅守今日之言,與賢士共行,伴君子同途。」楊逸飛聞言一哂,伸手虛扶起單膝跪地的女子,說:「既入長歌,須以修身清心為上,無論面臨何等危局,都要始終秉持一顆正直之心,切莫因身處泥濘之中,便失了我等的信念。朝堂上的風氣,終有一日會被我們濯清。」

 

 
「臥槽!極品美男!」一隻有著濃厚色彩刺青的手臂突地從長歌女子身後伸出,緊緊攀住了她的肩頸。「我覺得為了這顏值我可以每天上長歌門報到。」

「別想亂摸,門主身邊有30公分的防護圈,防的就是你們這些鹹豬手。」結束了入門誓詞的雁歌謠壓下那隻比起電腦建模也不遑多讓的美麗手掌,轉了個身將人拉出漱心堂的大殿。

「欸欸欸我手這麼漂亮,怎麼能說是鹹豬手,怎麼看也是纖纖玉手好嗎?」來者一副「社會我丐姐」的模樣,嘴上叼著一根青草自然而然摟上長歌女子的腰,反客為主的將人往外帶。

雁歌謠任由她摟著出了漱心堂,映入眼簾的是滿目湖綠,藍天碧水間清風拂面,水上亭臺掛著的紗簾也隨之飄揚。

「所以妳轉服的原因……」她看著丐姐舉起的修長手指語帶遲疑的開口,道:「就是用了這隻纖纖玉手去摸了惡人指揮三千繁華的玉臀?」

沒想到好友會知道這件事,身材火辣的丐姐在一剎那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嘴裡的草噴掉、拍著自己波濤洶湧的胸部咳起來。

「妳、妳怎麼知道的?妳不是沒玩劍三嗎?」丐姐吃了一驚。就是因為她要轉服,所以才拖著這個平日很宅的好友在新的服重新開始,當然也是因為赤血服比她原本在的伺服器還有更多熱鬧可以看才轉服的。

「本來想看看長歌的帖子,但看到妳的ID出現在其他帖子上。」雁歌謠指了指她頭頂的遊戲ID,「『818那個敢摸老虎屁股的醉夢南柯』、『818大戰時候醉夢一場的那個南柯』,還有其他名稱稀奇古怪的帖子。」

「妳在劍三論壇真的很紅。」她最後再補上一句。

「不、不過就是一時沒忍住啊!」遊戲ID「醉夢南柯」的丐姐對天長嘆了一口氣,「誰讓三千繁華的身材完全就是我的理想型,尤其是那個屁股……」

雁歌謠聞言扶額想:所以就算是被三千繁華的粉絲們嚇到轉服了,這妞兒依然沒有後悔自己那一爪子吧!



----------未完待續
5
-
LV. 1
GP 5
4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6 BP-
其實她並不是像醉夢南柯以為的、從來沒有玩過劍三的萌新玩家,而是比醉夢南柯早接觸這個遊戲,之後A了兩年的老玩家。

惡人RL,三千繁華。那是一個從她進入赤血服時就聲名大噪的攻防戰指揮。

遊戲裡分成三大陣營,浩氣盟、惡人谷、中立。中立陣營不提,浩氣與惡人每周都會打攻防戰,而三千繁華就是那時候惡人谷的攻防指揮,只要那一周是三千繁華擔任總指揮,浩氣這一方只能死死守著關口,有幾次還被攻破城池輸得一蹋糊塗,後來聽說是因為親友的關係轉服、半A了遊戲,屬於三千繁華的時代這才落幕。

三千繁華這人她沒有接觸過,但從某人那裏聽來的消息,三千繁華是個對自己嚴謹、對別人也嚴謹的傢伙,就不知道這樣一個人怎麼會跑來玩網路遊戲。

看著眼前千島湖的美麗景色,她想起手上這個全新帳號一登入就是新創角色的平台,十三個門派四種身形任人挑選,而當時她的目光停留在「明教」這個門派上很久很久。

那個人,還有他們,是不是都還在這裡呢?

這個時候她突然有了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覺,但如果是跟著好友這顆小太陽一起回來,她是不是會有面對的勇氣?就算那個人身旁站著情緣也一樣可以從容面對。

可是這個問題,她想在她沒有看到對方之前都是不會知道答案的。

「對了,妳轉服的事情,妳徒弟知道了嗎?」她想起對方常說的那個很安靜但很黏的大師徒弟。

然後,就見丐姐瞪大眼一副慘了的模樣,雁歌謠立刻知道答案。得,這下子她有幸親眼見識到對方黑著臉的帥徒弟了。

「我、我、我先去寄個信給他。」想起徒弟糟糕的脾氣,醉夢南柯決定趕緊寫信跟對方懺悔。雖然跨服信件很貴,但總比等人追來這裡再給她臭臉看好。如果沒說,那傢伙跟過來之後肯定又是一張板著臉的冷暴力。

醉夢南柯才正要用大輕功飛往長歌門的信使所在地,兩人耳邊卻同時傳來提示聲,那是當現實世界的屋內電話或個人終端有來電時才會出現的提示音。

「封啟騰?不是才放我假他找我做什麼?」身為屋主的醉夢南柯查詢了來電號碼,而後眉頭一皺沒有多說就匆忙下了遊戲。

雁歌謠有點反應不過來,那個友人的青梅竹馬兼頭頂上司怎麼會這個時候打電話來,她記得今天好友拿新帳號給她的時候,還興奮地說她存了兩三年的年假終於一次休可以一個月不上班,若是現在突然被喊回去工作……

這畫面太美她不敢想像。

但是想起之前幾次經驗,雁歌謠還是決定暫時放下遊戲,回到現實去看一下狀況。


----------未完待續
6
-
LV. 1
GP 10
5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4 BP-
「什麼!法國合作廠商有問題要過去處理!大年節的你要給其他員工放假所以就你跟我去!」一道玲瓏有緻的身影站在客廳中央就像活火山一樣原地噴發,手裡抱枕對準面前那個3D投影的冷傲男子頭上砸過去,實體不在現場的男人動也沒動,任由粉色抱枕從他腦袋上穿過去。
 
「封啟騰你這天殺的王八蛋!老娘也要休年假啊!你的安助理人是掛了嗎?你敢說他不去我現在就去他家把人掐死。」
 
「掐死他,妳也一樣要跟我去。」遊戲ID雁歌謠,本名楚雁謠的年輕女子才出房門就聽見男人冷靜的、不帶一絲溫度的聲音說著。
 
下一秒,她很榮幸的聽見好友用所有她會的語言,從中文、日文、英文、法文到德文罵了對方一輪,對方也聽著她把所有的話罵完,最後淡淡來了一句:「罵完了?明天下午四點的飛機,我一點去載妳。」
 
「封啟騰,我這假期是你老爹、咱董事長特別批准的,你覺得你拿什麼叫我一定要跟你去法國。」氣極反笑的美麗女人雙手環胸下顎微抬,深褐色的大波浪長髮披散在身後,氣場同樣極盛。
 
遊戲裡一身青龍刺青的丐姐醉夢南柯,本名林予涵,因姣好身材與亮麗外型在現實與遊戲中都有眾多追求者,但遊戲裡有個黏人的徒弟導致追求者止步在少林大師的金剛棍範圍外;現實中則是因為工作太過忙碌根本沒時間與其他人發展更進一步的關係,對此,林予涵對於這個壓榨她的上司兼竹馬的積怨就頗深。
 
封啟騰看著林予涵沒有絲毫改變想法的模樣,對視半晌目光就轉移到落地陽台外,極輕地嘆口氣說:「卡隨你刷。」
 
「啊?」林予涵覺得自己看到的肯定是個假的封啟騰,同時也莫名覺得眼前這場景有點熟悉,卻說不出來什麼時候見過。
 
「法國那方的負責人私底下向我表示他們老總的女兒對我有興趣,而我對她沒興趣,所以我需要一個女朋友。」男人目光落在遠處,嘴裡卻像是說著無關緊要的事,只是從楚雁謠的角度看過去男人的耳根似乎有點紅。
 
「我假扮你女友,你卡就任我刷?」林予涵秒懂了封啟騰的話語,而男人沒有否認的意思。
 
協議達成之後,男人向楚雁謠頷首當作招呼後挺拔身形隨即化做光點消散在客廳裡。
 
 
 
「謠謠,我這次要去大半個月,不能陪妳了。」當楚雁謠還在思索男人耳根那抹紅的時候,林予涵一臉歉意地說道。
 
「嗯……妳就去玩吧!遊戲我能自己摸索。」回過神的楚雁謠說:「況且過幾天我也要回老家過年,不會孤單的。」她一直都知道好友是怕她太宅太封閉。
 
「那就好。」她給了楚雁謠一個大大的擁抱,說:「想要什麼跟我說,看是要香奈兒的香水、LV的包包,我都刷回來給妳。」
 
呃……聽好友的打算,她覺得她應該先為封啟騰的錢包默哀一下。
 
 
 
☆☆☆
 
 
 
再回到遊戲裡已經是隔天晚上目送好友坐上封啟騰車子之後的事了。
 
 
 
一進入遊戲,才感覺自己雙腳在地上站定,雁歌謠眼角餘光立刻看見一道影子朝著自己腳下摔過來,下意識後退一步卻意外撞進某一個特別溫暖的懷抱,身後人一隻手掌扶住她的肩讓她站穩,另一手將傲霜刀插在地上。她略偏過頭,就見身後人一身紫衣、黑色立領露出可見大半胸膛的領口,還有佔據了大半個右肩的毛絨絨雪白滾邊。
 
「抱……」歉。她的尾音消失在看清摔在地上的明教ID時,熟悉至極的名字讓她整個人僵住。
 
而感覺到掌心下女子僵硬的肌肉,那人挑了挑眉看著倒在地上的傢伙,豈料對方也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他們,或者說,看著他扶住女子肩膀的那隻手。


----------未完待續
4
-
LV. 1
GP 11
6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5 BP-
而感覺到掌心下女子僵硬的肌肉,那人挑了挑眉看著倒在地上的傢伙,豈料對方也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他們,或者說,看著他扶住女子肩膀的那隻手。
 
就在兩人都還沒有動作之前,雁歌謠一瞬間從愣怔中回神,第一時間用起還不是很熟練的大輕功往微山書院的方向飛走,倉皇得有如驚弓之鳥,然而更像一條喪家之犬。
 
一剎那,刻意遺忘的那些事情瞬間都浮上腦海。
 
 
她從大二那年開始玩劍三,全息遊戲中這款遊戲一直都維持在推薦榜的前三名,從來沒有掉下來過,而她早在大一就想玩,只是到了大二才存到足夠的錢買一個最基本的遊戲頭盔。
 
當時劍三中有成男、成女、正太、四種體型,以及十個門派可以選擇。創建角色上可以選擇使用系統容貌、聲音、身形等,也可以選擇掃描自身數值然後平移調整容貌(在經過許多以真實面貌玩遊戲,遭人現實尋仇的事件後,許多遊戲就不允許以真實面容進入遊戲,因此會平調容貌)。
 
那時候的她選擇了唐門的成男,臉跟聲音都是系統內建,因此雖然模樣好看,但走在主城街道上也算是爛大街的模樣,一點都不起眼。
 
大半年時間她就在遊戲裡交了很多朋友,其中讓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個對立陣營、門派明教的拾年。
 
第一次見面是在巴陵縣浩氣盟跑商的道路上,她跑商、他劫鏢。被隱身的明教突然攻擊,反應不及的她被一套傷害打下來躺在地上,噴掉一部分貨物因而跑商算是失敗。但技不如人也無話可說,她只好默默回營復活從水路重跑一次商。
 
可是從此之後她跑商就沒有一次順利,對方似乎是跟準了她,只要她一出現在路上就衝上來對她窮追猛打,每次都要她倒地對方才心滿意足的離開,時間一久連她跑水路都會看見一隻喵哥在後面追她,就算親友來護鏢也一樣沒效。
 
到最後她實在被這隻喵哥追殺得沒有脾氣了,索性就挑在一大清早人少的時候跑商,這樣總算是安生了一段日子。
 
然後某一日,她剛離開幫會領地進入成都,就見到一個頭頂著「拾年」之名的喵哥出現在她面前,不用跑商的她這一次用起唐門的大輕功二話不說就飛了起來,只是唐門的輕功雖然好使,卻躲不過號稱「無限輕功」的明教,她被對方堵在往五毒唐門的傳送點前面。
 
「你怎麼不跑商了?」拾年雙手空空,對上手拿千機匣抵著他胸口的她一點都不緊張,一張同樣系統出品的臉還笑得出來。
 
誰要被你這神經病一直追著殺。她那時候想著。
 
「交個朋友,我看你PVP也不錯,有空一起玩。」他繼續說。
 
她頭頂著「雁歌行」的唐門沒理他,一個閃身進入了往唐門的傳送點。只是這個有點像神經病的喵哥沒那麼容易甩掉,硬是跟著她直到她加了他好友才肯罷休。
 
「加了我好友以後跑商就不追殺你了,放心跑商吧!」
 
結果呢?當然是沒有啊!她改回晚上跑商時那個喵哥依然跟在她後頭追殺她啊!
 
大騙子!


----------未完待續
5
-
LV. 1
GP 13
7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4 BP-
但平心而論,除了做陣營日常會被拾年跟在身後追殺以外,其餘時間對方倒是跟她相處得很不錯,做PVE的日常任務下副本只要缺人喊他一聲多半都是有空閒的,甚至還會陪她下機制簡單的五小副本帶她當時幫會裡的新人。日子久了,她也習慣了身旁有個不請自來又打死不走的傢伙。
 
某次,在她跟前任幫主以及其他幹部起了爭執憤而離幫後,他居然乾脆的從惡人谷轉到浩氣盟來,還拉上了幾個好友跟他一起轉陣營,怕前幫會找她麻煩,他創了一個幫會拉她進來,而且他還很懶得就把她的名字直接當成幫會名。
 
這件事在當時赤血服鬧得很大,許多人都知道惡人攻防的指揮拾年為了一個唐門跑到浩氣那邊去了,怎麼看也太兩肋插刀了一點,根本就是妥妥愛美人不愛江山的戲碼。只是相處了這麼久,楚雁謠也知道拾年並不是喜歡她,而是他對朋友都這麼好,是個暖男,還是中央空調的那種暖。
 
即使知道這點,她卻依然貪戀著這點溫暖甚至是喜歡上了對方,喜歡上這個第一次見面就給她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喜歡他在面對前幫會質問時將她護在身後的模樣、喜歡他下副本坦王坦到抓狂的模樣、喜歡他在沒睡醒時慵懶輕笑的模樣。只是這份感情她並沒有說出口,看著自己浮腫肥胖的體型,她握緊了肉肉的拳頭。因為她知道對方不可能喜歡她,所以她將喜歡放在心裡不曾宣之於口。
 
那段時間,兩人的相處模式不是情緣也勝似情緣。
 
 
 
直到大四某天,她的光腦響起對方的來電,她一如往常以語音方式接起就聽見對面傳來一道尖銳女音說:『我警告妳別再來騷擾阿拾!他是我的男朋友,當人家小三很光榮嗎?最討厭你們這種發騷賣嗲勾引別人男人的賤人了!』
 
那時候的她根本記得通話是什麼時候掛掉的,腦子裡只迴盪著對方尖銳辱罵的言論。
 
所以對方是拾年的女朋友嗎?她在不知道的情況下介入了別人感情,成為自己最討厭的第三者了嗎?前一天晚上拾年還以慵懶嗓音對她說今天約成都的天空城,他有話要跟她說;今天卻接到對方女友的電話,她的心整個涼了下來。
 
因為心神不寧,她在當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沒注意到對向一輛蛇行的轎車越過雙黃線朝她撞過來,車禍發生的當下她只記得眼前一片黑,等她清醒人已經在醫院裡面,手上的光腦在車禍中摔碎了,想起那通來電,她也不想再救光腦裡的資料,重新辦了一個光腦,而新的光腦通訊方式她沒有跟遊戲裡任何一人說過,或者應該說,她從接到那通電話後就再也沒有上過遊戲。
 
然後,她就這麼突然的告別了玩了三年多的劍三直到現在。
 
現在,在她以全新姿態回歸劍三的第一天,居然遇見了他。逃避了兩年的感情、回憶就這麼毫無預警的出現在她眼前。
 
 
 
用著不熟練的大輕功狼狽落地的雁歌謠單手扶住迴廊欄杆,走沒幾步路她就感覺眼眶裡有液體流了出來。沒忍住,她在微山書院某個不起眼的迴廊處蹲下來,低低的嗚咽出聲。
 
 
 
 
 
 
看著長歌女子幾乎是急不擇路的逃離現場,倒在地上的明教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盤腿坐直一臉茫然,「那小姑娘這是……被嚇跑了?我有這麼恐怖?」
 
「當正常人見到天上掉下一隻豬砸在眼前,會有這樣反應很正常。」另一人看著女子堪稱是跌跌撞撞遠離的背影淡淡說著,手中的傲霜刀化為光點凝聚到手腕內側變成一個有著刀的藍色火紋圖示,就這樣收起武器不打算繼續切磋。
 
「我說望啊!你說話能不能不毒舌!」
 
「不能。」他果斷的回答道。「東西有空再還我,我有事先走。」
 
「喂!」明教看著藍痕劃過空中的軌跡知道自己大概是得不到回應了。他撿起掉落在地的兩把雙刀,想起剛才兩人抱在一起的瞬間,不得不說霸刀的燕雲校服跟長歌入門校服其實看起來還滿配一臉的。


----------未完待續

4
-
LV. 1
GP 21
8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3 BP-
說她害怕也好、膽小也罷,那一天她在廊下哭完,又是兩三天不敢上線,最後還是架不住遠在法國的林予涵三天兩頭問她練等狀況如何,她才選擇在一個玩家相對較少的清晨時間回到遊戲裡。

為了讓長歌往後不會因為缺錢和裝備影響到升等速度,她可以說是冒著被抓包的風險開了兩年多沒有使用的帳號,角色平台上戴著半臉面具、身穿破虜套裝的唐門男子拿著90等的大橙武靜靜地站在那裡,楚雁謠看著他好一陣子,最後嘆了一口氣朝他伸出手,在一陣炫目光芒中與他合為一體。
 

頭頂著「雁歌行」ID的唐門成男一進入遊戲就站在熟悉的、揚州交易行外的信使前面,面對有些變化的揚州城,她先是打開地圖研究了一會兒,隨後捨棄了距離最近的幫會領地接引人,飛到現在人潮比較少的倉庫區把以前做好的梨絨落絹包以及飛魚丸、銀絲卷等等一些小藥小吃的製作單收進自己包包內,然後轉頭回到了交易行外,留下一部分的金子後,她把其他東西全部寄到長歌的帳號上。

剩餘的六萬金,她看著自己腰帶上掛著的幫會木牌,木牌一面刻著幫會名稱,另一面則是拾年當時設計的幫會圖示,手指搓摩著木牌上那隻抱著魚的貓,她突然想起當時怎麼就沒有問他怎麼設計了這個圖案呢?

往後應該再沒有機會問出口了吧!她想。
 

[幫會]【雁歌行】向幫會捐贈【60000】金!

[幫會][雁歌行]退出了本幫會。

 
隨著頻道光幕上跳出的最後一行字出現,她手上的木牌也隨之化成粉末從她手裡散落、消逝,而她只能輕輕地嘆一口氣。

「雁歌!等等!」許久沒有被人喊過的名字讓一聲清脆的女音叫出來,她瞬間一愣,然後手臂被對方抓住。

「妳別走,阿拾馬上就來。」

聽到這句話,她幾乎是僵硬著身體緩緩的轉過頭看著穿著長歌套裝的明豔女子,「晏姐,妳……」是專程來抓我的嗎?她的話沒說完就被對方匆匆打斷。

「別跑,阿拾等了妳兩年,不管為什麼,至少給阿拾一個回應,好嗎?」清晏好像是怕她跑了,改抓為抱摟緊了她的左手臂。

而看著清晏一雙眼眸閃著期望的光芒,她心頭一軟,才要開口卻看見他們身後一身明黃衣袍、揹著重劍的男人。那個人看著清晏抱著她手臂,往日帶笑的溫柔眼眸充滿複雜難解的情緒。

她眉頭微皺,說:「晏姐,妳大師傅……」她還認得那個跟清晏時有來往的大師傅。

聞言,抱著自己手臂的女子全身一僵,連轉身都不敢身影就逐漸轉淡,最後消失在兩人面前。

一時間,完全不曉得發生什麼事情的雁歌行無辜的看著像是被放鳥的某位師傅。

「塵哥。」雁歌行喊了一聲。

「她是清晏?」對方問。嗓音是很有辨認性的、溫柔療癒的聲線。

不曉得兩人之間發生什麼事,但這個問題她還是回答得出來,於是點了點頭。雖然只有短短相處幾秒鐘,但她還是能確定清晏是本人上線,不是有其他人頂著清晏的ID出現。

「我知道了,謝謝。」聞言,男人眼簾半斂沒有過多表示轉身就離開。留下唯一在場的雁歌行滿臉問號,想著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麼很重要的瓜。

看來在她錯過的這兩年裡,江湖中的變化真的很大啊!

她正想對天嘆一口氣,卻在抬頭時見到一道紅痕隨著人影從天而降,她瞪大雙眼與來人四目相交,或者說,那人的視線從一開始就沒離開過她身上。

這一瞬間,她充分體會到剛才清晏秒慫的心情,同樣全身一僵、在對方伸手拉住她以前就從遊戲裡逃跑了。
 

 

房間裡,拿下遊戲頭盔的楚雁謠抱著頭盔坐在床的一角出神,心情如同落地窗外還未清朗的天色一樣晦暗不明。

今天的拾年不像那天巧遇的那般笑鬧態度,而是專注、執著的模樣,即使只有一眼,她也能確定對方對她相當在意,似乎是非常急迫在她這裡得到一個答案。

『別跑,阿拾等了妳兩年,不管為什麼,至少給阿拾一個回應,好嗎?』

清晏所說還猶言在耳,雖然只是一句話卻在她心裡投下巨大迴響。拾年等了她兩年?怎麼可能呢?她記得清晏與拾年是現實裡的朋友,清晏也一向對她很照顧,如果清晏知道拾年現實有女友不可能還對她說這種話。

所以……所以當初的事情是不是不同於她以為的那樣,而是有什麼誤會?

楚雁謠這樣想著,就浮起了回遊戲裡問清楚的念頭,可下一刻又想到拾年曾經有一次氣炸了的模樣,這念頭立刻就縮了回去。

不得不承認,也許是當初明教劫商的陰影太深,她面對拾年的時候通常都是很慫的,尤其當對方心情不太美妙的時候。

【Ch.1】完
3
-
LV. 1
GP 21
9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2 BP-
【Ch.2】

「怎麼了?連吃早餐都在發呆?」
 
楚雁謠被對面溫和的嗓音喚回思緒,手中叉子撥弄著培根的舉動停止,抬頭就見時奕然稍淺的琥珀色眼眸帶著擔憂看著她。
 
暖木色調的明亮空間裡,眼前這麼個溫柔清俊的帥哥坐在她前面她居然還可以思緒飄移,這對帥哥來說大概是件很傷自尊的事情吧!她突然想到時奕凱跟她說過,看著溫和的奕然哥真的狂起來也是沒誰了。
 
「啊……奕然哥抱歉。」她頓了一頓後,又說:「我只是在想一點事情。」
 
「要想事情也要把早餐先吃完,晚一點回老家路上有三、四個鐘頭讓妳慢慢思考。」時奕然看著她前面幾乎沒有動過的早點說:「妳這樣我都要懷疑是我廚藝退步,煮出來的東西難吃得讓妳食不下嚥。」
 
聞言,楚雁謠立刻低下頭,乖巧的將鄰家哥哥煮的愛心早餐吃得一點不剩。對她這種廚房殺手來說,會下廚的都是她需要抱大腿的大佬,例如她家母上大人、例如鄰居家的大哥哥兼救命恩人。
 
大四那場車禍發生的當下,時家這位哥哥剛好經過路口,第一時間幫她止血跟簡單的包紮,這才讓她沒有因為失血過多而提早見閻王。兩家住對門這麼多年,但她還是那次車禍之後才與他有了交集,不過多半時候都是他對她管東管西,跟個老媽子一樣。
 
巧的是,無論是老家還是現在在S市住林予涵這裡,時奕然都跟她是鄰居關係,所以每當林予涵忙起來沒時間理她的時候,在時奕然住處蹭吃蹭喝的機會也就高上了不少。
 
只不過一般情況她都是晚餐時間坐在這裡,今天能蹭上早餐算是一場意外。
 
當她抱著遊戲頭盔坐在床上發呆時,光腦跳出訊息提示聲,打開就看見時奕然問她這兩天什麼時候能走,他順路載她一起回家。在她回訊息之後就是一個早餐的邀約,所以她現在才會坐在這裡。
 
「蜂蜜牛奶,趁熱喝。」見她吃得差不多,時奕然起身到電磁爐旁倒了一杯溫牛奶給她。
 
「又是蜂蜜嗎?」她聞著空氣中熟悉的甜味,輕嘆口氣,「我嗓子真的沒關係的,喝了兩年也沒見好轉啊!」
 
她的喉嚨在那場車禍中受了傷,連帶影響到聲帶受損,現在說話帶著一點點沙啞,不復從前清亮。
 
「雖然沒好轉,但也應該好好保養。」一向溫和的鄰家哥哥看著她,微微瞇起的雙眼帶著一點迫人意味,身為食物鏈最底層的小蝦米只好聽話,喝下兩年多來再熟悉不過的味道。
 
明明都已經不在遊戲裡了,怎麼她還是這麼慫呢?邊喝著蜂蜜牛奶的同時楚雁謠邊想著。
 
 
 
11點多回到老家,陪著自家的母上大人與隔壁家的時姨和時奕然一起吃完午餐後,楚雁謠回到自己房間裡撲向軟綿的床鋪。
 
「還是家裡最好了啊!」她埋進有陽光味道的棉被裡。
 
「哼哼哼……妳這ㄚ頭別想給我留在家裡,奕然開工上班的時候妳也一樣讓他載走。」經過房門的母上大人聽見趴平在床上的女兒所言,立刻回頭冷笑說道,「住外面去多交一點朋友,別成天宅在住處,妳現在都不胖了還怕人家不跟妳玩嗎?」
 
客廳裡還沒走的時家母子沒忍住笑了出來。
 
「媽!妳別說了啊!」楚雁謠簡直要沒臉見人了。
 
「好好好,我不說。」葉夏秋嘴上這樣講,但時奕然還是聽見她碎念道:「阿就不胖了還怕人家說。」
 
時奕然唇角一勾想起兩年前楚雁謠的樣子,是稍微圓了一點沒錯,但也沒到難看的地步,只是小女生還是比較喜歡瘦一點的模樣,如今也算是減重有成了。

----------未完待續
2
-
LV. 1
GP 21
10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2 BP-
晚間回到遊戲裡她可以說是卯盡了全力在練功,林予涵可是說了,在她回來之前讓她練到滿等,然後陪她去浪遍江湖。短短一個晚上,她就從10幾等練到50大關,地圖也從揚州、金水鎮、洛道轉往巴陵縣。比起洛道的昏黃天空、遍地腐屍毒物而言,巴陵縣的青山綠水、十里桃源可以說是人間天堂。

抱著一顆逃出黃泉的快樂心情,雁歌謠揹著琴出了傳送點,然而才走沒兩步她就見到視線一角的光幕跳出了系統提示,提醒她附近有一紅名存在。

現在是中立陣營的她,只有在對方吃了開紅名、可仇殺的藥之後才可能看見對方頭上血紅的ID。她一愣,想不到會有人這麼無聊,吃下這種近乎不分陣營、可以隨意殺人的藥。打個比方,若是浩氣盟的玩家吃了這顆「炙血蠱」,就能對惡人以及中立的玩家開啟仇殺,需要吞下另一種「飲血蟲」才能解除開啟仇殺的狀態。

才跟傳送點外面的七秀弟子接完任務,雁歌謠只聽見身後一道刀嘯聲過視野突然變成黑白兩色,這是遊戲中重傷倒地不起的表現。

沉默兩秒,她選擇回到復活點重生,雖然遇的不多,但無法否認每款遊戲都有這麼無聊隨便開紅的玩家,現在的她打不過,那躲總行了吧!畢竟她也不想因為這種事與人爭執……

瑪德製杖!這傢伙是有病嗎?

她第三次趴倒在復活點外,聽見一旁傳來悠閒的腳步聲,接著看見眼前插了一把傲霜刀,然後一段紫色衣袍掉落到她的視線裡,明顯是那人蹲下來正在打量她的屍體。

「喲!殺三次了,真的有點不好意思呢!」

兇手賤兮兮的說話方式讓雁歌謠點下回營復活的下一秒,就拿著她懷裡的琴往對方頭上砸。劍三遊戲中普通時候的痛覺感應只有10%,但開了仇殺的狀態下痛覺會提高到70%,這一下砸實了雖然傷了血量不多,但絕對會讓對方有腦震盪的感覺。

「欸欸欸妳這小姑娘怎麼一下子這麼兇,我剛才還真以為妳被打不還手的。」

那人相當靈巧的躲過古琴的攻擊,帥氣張揚的臉上滿是笑容,看得攻擊落空的雁歌謠更是不爽,摸了一下腰間的儲物囊,一盆新鮮的、庖丁好的食材就往對方頭上潑。

「殺我殺得開心嗎?」她笑問。

「……」

頂著滿頭的腸子、碎肉和鮮血,望回在按下一鍵清理後依然覺得油膩的感覺遍佈全身,拔起地上的傲霜刀衝到巴陵河畔洗臉去了。說實在,這樣一桶內臟雜碎潑頭,受到的精神傷害遠遠大於實際傷害。

等到望回再出現時,頭上的ID已經恢復成正常的綠色,武器揹在身後,模樣悠哉的坐在路邊岩石上看著雁歌謠東奔西跑採集任務道具。

「我說小短腿,妳怎麼會想到拿內臟潑人,這很恐怖的啊?」

「小短腿,妳是不是萌新啊?」

「小短腿,妳有沒有師傅啊?」

「小短腿,妳……」望回突然一個躡雲小輕功衝到雁歌謠面前,說:「妳再不理我我就開紅啦。」

這一次,他被琴砸得紮紮實實。

----------未完待續
2
-
LV. 1
GP 22
11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2 BP-
「陪朋友玩,沒師傅。」最後還是捱不過他跟在身邊騷擾,雁歌謠抱著琴回答了他兩個問題,「還有,別叫我小短腿。」

聞言,望回雙眼蹭一下亮起來,一道收徒請求立刻就朝雁歌謠拋去,「相逢即是有緣,在下望回,PVE、PVP雙修,喜好收徒會顧會養,還可以陪徒弟聊天打本,保證隨傳隨到。」

一雙眼睛微微瞇起,被收徒的當事人不著痕跡的後退一步,看著這個已經被她貼上「神經病」標籤的刀爺。先殺了人好幾次再來跟人家說收徒,這妥妥是腦子有問題吧!

「妳不拜我為師,我今晚就搶妳怪不讓妳做任務,而且還有明天啊後天啊大後天……」

「好了,你閉嘴。」面對眼前的收徒請求,雁歌謠忍無可忍點下同意的選項,說:「我不求你養,只求你安分點行嗎?」

望回勾了勾唇角,沒做回答,又朝她丟了一個組隊請求,大半個晚上的時間就在陪她練等中度過。

「青霄飛起來丟影子到屋頂再吃影子啊愛徒!『青霄飛羽』是長歌的滯空技,妳被怪追著跑的時候青霄起來,然後使用『疏影橫斜』把影子丟到旁邊的屋頂上,然後再利用吃影子把妳自己移動到屋頂上然後跑路。」望回看著只會用五音攻擊小怪的她一臉無奈,「不然就是開氣場『笑傲光陰』為自己減傷40%。妳這樣只會徵徵徵是不行的。」

「我說小雁歌,妳到底有沒有搞懂長歌的技能啊?」

雁歌謠看著技能欄裡的「宮」「商」「角」「徵」「羽」和不同的氣場圈表示一臉懵逼,倒是沒注意望回稍微正經一回的稱呼。

「我有爬帖子看了一下長歌的奇穴,主要就洗『爭簇』配合『徵』。」她偏頭問,「不對嗎?」

劍三的十三個門派大多都是雙心法,而每個心法又有12個奇穴,每一個奇穴有4個選項可以選擇,搭配PVE或PVP的遊戲方式選擇適合的奇穴,在攻擊或治療輸出上可以獲得最大效益。而現階段長歌就是以「爭簇」、「無盡藏」奇穴為主流搭配其他的奇穴配置。

捂額沉默了一下子,望回突然就運起霸刀的大輕功,然而最重要的是他在使用大輕功前選擇了雁歌謠當目標,所以望回這一飛起是連帶著雁歌謠來了一次雙人輕功。

只是兩年前她離開遊戲的時候還沒有雙人大輕功的遊戲設定,所以當他們降落在落英繽紛的桃林時,非自願離地的失重感讓她整個人嚇得軟腳跪坐在地上,眼角擒著還沒有掉下來的眼淚,手抖得連琴都抱不住。

「欸……妳、妳別哭,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為妳習慣輕功不會怕被雙輕。」見她這樣饒是嘴賤如望回也慌了,蹲在她面前拿自己的袖子幫她擦眼淚。

「你幹什麼話說到一半突然雙輕人啊!」用力拍開他的手,雁歌謠站起來抱著琴怒氣值爆表往桃源深處走去。現在的她只想找個地方坐下來放鬆一下,順帶吃點東西安慰自己受到驚嚇的心情。

----------未完待續
2
-
LV. 1
GP 22
12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6 BP-
望回跟上她腳步的時候,就看到她拿著琴正在痛毆桃丘NPC的屋子旁邊的小怪,那被琴敲頭的模樣怎麼看都很痛。只是小怪的血條下降得很慢,一直處在暈眩狀態。

「妳這樣應該算是虐待小怪吧!」

又一次把琴慣到小怪頭上,雁歌謠聽見旁邊傳來某人聲音,冷哼了一聲後挪開腳步,讓對方一刀了結小怪。

「至少這樣很舒壓。」她說,然後轉身過橋往NPC的房子走去。

「我只是想找個地方跟妳聊聊妳的技能。」望回說,同時跳到橋上擋住她去路嘴上道歉的很俐落,「沒想到妳不適應雙人輕功是我不對,我道歉。」

見他從吊兒鋃鐺一下子變得正經嚴肅,她抿了抿嘴角偏過頭,視線落在不遠處開著荷花的水面上,「你這樣子倒顯得我很無理取鬧似的。」

「怎麼會,只要是小雁歌做的都是對的,絕對不是無理取鬧。」看著她乖巧的模樣,望回沒忍住伸手揉了她的頭髮一把,讓她髮型一瞬間全亂了。然後在她拿琴打他前,他先一步跳開躲到橋邊的桃樹後面朝她招手。「來吧徒弟,聽為師講解妳的技能。」

聽望回講解她的長歌技能時,她隱約有一種不協調的怪異感,而在他全部講完之後她偏著頭問了一句:「為什麼我覺得你……其實不太熟長歌?」這解說的像是在臨時抱佛腳的學生講出來的。

就見霸刀男子臉上流露出訕訕的笑,輕咳了一下,說:「之後會熟的,畢竟我還要教妳。」

瞬間,雁歌謠覺得這個神經病的師傅一點兒都不靠譜。

縱然如此,她還是很感謝望回有這份心思。在劍三這款遊戲中有很多人會收徒,但不是所有收徒弟的師傅都會認真教導還是新人的徒弟,大多數的人都是放養為主。望回這樣惡補長歌技能來教她的做法,不得不說確實是讓她認可了他師傅的身份。她在回鍋劍三遇到的第一個人,雖然是這麼神經逗比又中二,但卻意外地給她一份暖心的感覺。

兩人坐在橋邊的桃樹下氣氛靜謐,清風拂過,片片粉紅從他們頭頂翩躚落下,此情此景說是世外桃源也不為過。

「那……繼續解任務?」雁歌謠問。

就看望回突然頓了一頓,然後說:「抱歉,稍等一下。」接著他嘴裡說了些話,但卻只看到嘴唇在動沒有聽見聲音,雁歌謠曉得這是遊戲中的密語頻道,而望回正在回應找他的那個人。

閒著也是閒著,她索性打開世界頻道看熱鬧,在劍三的世界頻道上不只有各式各樣的副本團隊招募,還有各種購買或販賣商城限時商品的叫賣,以及某些複製某樓層話語的複製黨和遊戲裡發生的八卦事件,後者江湖簡稱吃瓜。

而現在,吃瓜黨與複製黨正在沸騰。

 

[世界][一曲清歌]:[團隊招募‧英雄風雷刀谷˙鍛刀廳]24=1 滿世界等一個[望回]

[世界][風過水無恆]:[團隊招募‧英雄風雷刀谷˙鍛刀廳]24=1 滿世界等一個[望回]

[世界][隨時]:[團隊招募‧英雄風雷刀谷˙鍛刀廳]24=1 [望回]你隊友叫你回山莊吃泡麵了

[世界][別叫我阿爸]:[團隊招募‧英雄風雷刀谷˙鍛刀廳]24=1 [望回]你隊友叫你回山莊吃泡麵了

[世界][我都可以]:[團隊招募‧英雄風雷刀谷˙鍛刀廳]24=1 滿世界等一個[望回]

[世界][曲離殤]:[團隊招募‧英雄風雷刀谷˙鍛刀廳]24=1 滿世界等一個[望回]

[世界][風行無雙]:我剛才巴陵跑商看到望回在亂殺一個妹子,結果被妹子潑了一臉血。是真的一臉血#q大笑

[世界][唐笑]:#西瓜

[世界][竹繁笙蕭]:#西瓜

[世界][偷摸情緣屁股]:#西瓜

[世界][沐海歌]:#西瓜

 

雁歌謠秒轉頭看像正在跟人密語的當事者。她也喜歡吃瓜,但比較喜歡安安靜靜吃瓜,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成為被大眾吃瓜的那個人。


----------未完待續
6
-
LV. 1
GP 27
13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4 BP-
另一邊,還在跟密語頻道跟朋友說話的望回並沒有注意到世界頻道上的熱鬧,只是微微皺起眉頭看似交談的不太順利。
 
「我說先生欸,你該不是忘記今天晚上有鍛刀要打吧!」密語頻道傳來好友莫冬月的聲音,「都組滿24人就等你一個,你好意思嗎?」
 
望回沉默了一會兒。他今天晚上還真打算不去打本了。
 
「臥槽!你這次開紅還真去殺小號了!」突然,不曉得受了什麼刺激,莫冬月的聲調提得更高了,「還被人家妹子潑你一臉血!」
 
「你怎麼知道?」聽到這件事,望回一下子懵了。
 
「呵呵!感謝萬能的世界頻。」對方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望回:……
 
「我帶徒弟呢!今晚不打本行嗎?」他說。
 
「不行,歲辰要我跟你說:『現在馬上立刻滾回來。』」莫冬月的聲音聽起來特別幸災樂禍,「我們都在一王前了,而且你再不過來我們這裡可能也有好戲看。」
 
「什麼好戲?」
 
「我們今天缺2個外功,結果團招來了一個黃雞一個丐幫,那黃雞就是清清的前師傅,丐幫呢!看著對清清非常有意思,兩個男人現在看著都要打起來囉!」
 
望回沉默了一瞬間。這兩男一女的場面聽起來就是妥妥的修羅場。
 
 
 
「望回,你隊友喊你去鍛刀廳了。」看他還沒有要離開的模樣,雁歌謠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你再不走可能會有無聊的人跑來巴陵地毯式搜索你。」
 
看著世界頻道的發言,她覺得還是早一點把這個神經師父送走,不然她真的要被無聊人士肉搜了。
 
同樣看到世界頻道,望回密語了莫冬月一句「馬上過去。」後,一臉委屈巴巴的看向雁歌謠,說:「妳就這麼不想看到我?」
 
雁歌謠面無表情地看著他說:「對。」
 
「我、我好難過,我純潔的玻璃心碎了一地,要小雁歌抱抱親親才能好起來。」望回做出西子捧心的動作,然後身體往左一歪倒在雁歌謠肩上。
 
「別鬧了。」她一個忍俊不禁,對於這個剛拜師的活寶師傅真的是哭笑不得。
 
「那我去打完鍛刀再回來帶妳練等。」挺直了身,望回看著她說,「巴陵的任務解完可以去龍門荒漠或是寇島,然後是南屏山或崑崙,這段時間有問題都可以私訊我。」
 
「好。」她點點頭。
 
「等我回來啊徒弟。」伸手又揉了揉她的頭,望回退出隊伍,一個「神行千里」消失在她眼前。


----------未完待續
4
-
LV. 1
GP 30
14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7 BP-
而當她解完巴陵縣的所有任務,打算使用神行千里到達龍門荒漠時,卻發現她神行的讀條結束人卻還留在原地,沉默了三秒之後她才想到,使用「神行千里」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必須先到達過那個地圖、開啟驛站才能在下一次直接飛過去,而這個長歌號是新手號,怎麼可能直接飛龍門荒漠。
 
然而,神行千里的冷卻時間有30分鐘,她這次就算沒有飛過去卻也算是使用了神行千里,技能面板上出現了30分鐘的CD時間,因此她只好飛回巴陵縣的世界車夫點搭馬車前往長安,新手主城之一的長安地圖接壤的正是龍門荒漠,想開龍門荒漠的傳送點從長安過去算是最快速的。
 
與巴陵縣的青山綠水不同,剛踏出龍門荒漠的傳送點,她就覺得空氣極為乾燥炎熱,迎面而來的風挾帶著黃沙刮過臉龐,隱約還可以聽到遠處大漠中有駝鈴聲響。
 
找了一個背風處休息,她從腰間的儲物囊摸出幾塊細布,用生活技藝中的縫紉技巧將細布縫成長條狀,學沙漠的百姓將臉包得只剩下一雙眼睛,又從儲物囊翻出很久之前在雜貨商買的斗篷穿上之後她才走到大路上開始接任務。
 
只能說全息遊戲做得太過真實,在沙漠中打個怪不做好準備就會吃得滿嘴風沙,若不是寇島的倭寇小怪長得太醜非常傷眼睛,她也不會這麼千里迢迢跑到關外地圖來練等。
 
練等就是一個不停解任務─換地方─解任務的循環,而當雁歌謠解完一個區域的任務坐在城牆背面的陰涼處喘氣休息的時候,一個足以劃破天際的尖叫聲伴隨著3字髒話響起,然後不遠處有一個抱著琴的蘿莉跟一個拿著長劍的純陽正太向玉門關方向跑過來,後面拖了一大串的紅名小怪。
 
萌新啊!雁歌謠這樣想著。因為老玩家是不會把怪拖到這裡來的,畢竟她前方這一塊也是站著一票小怪。才這樣想著,就聽到琴蘿抱著琴又尖叫了一聲,想來是看見前面也有不少的紅名。
 
秉持著關懷新手萌新的態度,她抱起自己的琴運起大輕功三兩下越過她前方的怪群飛到兩人與那群紅名之間,然後一招「清絕影歌」將自身本體留在原處,影子分化出來持劍攻擊,「劍˙宮」的招式下她整個人跟小怪收割機沒兩樣,搭配著琴蘿與咩太兩人同時使用群體攻擊的招式,那群追著人跑的小怪一下子就全倒在地上。
 
「謝謝、謝謝、真是太感謝妳了。」頭頂著「魚兒飄啊飄」ID的長歌蘿莉一臉劫後餘生的慶幸,倒是旁邊的咩太「猥瑣大師」模樣還鎮定一點。
 
「隨手幫忙,不用謝。」雁歌謠看著兩人頭頂搖搖欲墜的血條,又說:「你們先原地打坐一下,血滿了再去解任吧!」
 
「飄飄、小怕,怎麼我才恍神一下妳們就不見了?」一道紅痕從天而降,模樣可愛的明教蘿莉帶著一點點不解神情朝他們走來。
 
「妳剛才睡著了,我們想說不要打擾妳就自己練等,結果不小心拖了太多怪。」猥瑣大師一聳肩,「還好遇到好心人士救了我們。」
 
ID「沉楓」的喵蘿這才注意到身體包得很紮實,只露出一雙漂亮眼睛的雁歌謠,然而讓她在意的不只是ID,還有她的身分是個沒有幫會的玩家。
 
「妳還沒有幫會啊!要不要進我們幫啊?我們是六級幫會,神行CD可以縮短到15分鐘喔!」她指了指自己頭頂顯示的幫會名稱,又說:「而且妳看我們幫會的名字,是不是跟妳的ID很像,很有緣份啊!」
 
雁歌謠看著沉楓頭上頂著的、代表幫會名稱的第二行「雁歌行」,沉默了三秒,回答:「謝謝,但我現在還沒有進幫的打算。還有事,先走了。」
 
用神行千里回到巴陵縣的桃丘傳送點,等級接近70級的她可以換地圖到南屏山去。這樣短時間應該不會再遇到小楓了吧!她想。
 
沉楓雖然年紀不大,但也是玩劍三多年的老玩家,也是當初跟著拾年一起轉陣營、建幫會的夥伴,平時興趣就是喜歡在野外撿沒有幫會的萌新回來養,幫裡兩百多人她每一個都熟悉,而且ID跟暱稱都記得一清二楚,可以說是另一方面的過目不忘了。
 
脫下面罩跟斗篷,看著河裡自己頭上只有ID名稱,不同於其他玩家第二行的幫會名稱、第三行的稱號名稱,看著倒是有點孤單的感覺。
 
好吧!沒有幫會的她看起來也真的是挺孤單的,但是讓她回雁歌行她也不敢啊!至少一想到拾年的黑臉她就沒有這個膽子。
 
 
 
 
 
 
一個人埋頭練等是一件很枯燥無味的事情,但如果把全部心神投入進去卻很容易忘記時間。當她收到望回的組隊通知時,人正在千島湖的南方跑給小怪追,而一入組的望回就看見自家徒弟的血條從滿血變殘血,最後重傷。
 
「小雁歌,召請為師吧!」望回笑著在團隊頻道說,「妳這練等速度也太快了,不過才三四個小時就86等啦!」
 
千島湖上,被小怪追著殺掉好幾次的雁歌謠坐在復活點,打開了師徒欄對著欄上唯一的那個名字按下「召請」。
 
「召請」是劍三中屬於師徒的召喚方式,對同一對象每天可以召請三次,每次消耗20體力,只要對方同意就可以召喚師傅或是徒弟出現在自己身邊。只有幫會領地和副本內不能進行召請。
 
「這裡的怪刷新得太快,我來不及找任務NPC交任務。」坐在兵營旁的小山丘上,雁歌謠有氣無力地向望回指了指那一堆紅名中唯一的綠名。
 
「可以,小事一樁。」傲霜刀插土裡,望回倚著刀懶懶地笑了,「我們霸刀隨手就可以建出兩室一廳,擋刀擋槍遮風避雨還附帶地毯,妳知道這叫什麼嗎?」
 
雁歌謠一挑眉梢,疑惑地反問:「嫁妝?」


【Ch.2】完
7
-
LV. 1
GP 33
15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8 BP-
【Ch.3】

嫁妝?
 
望回重心一偏,撐著的傲霜刀歪掉,整個人差一點撲街吃土,站穩後的耳根隱隱有點發紅,「什、什麼嫁妝!不是嫁妝好嗎。」
 
「兩室一廳、遮風避雨還附帶地毯,這不是婚房嗎?」雁歌謠扳著手指數,難得惡趣味來一遭,追問道:「那不是嫁妝的話就是聘禮了?」
 
一向嘴皮子厲害的望回頭一次發現自己也有啞口無言的時候,安靜了一下子,他才低聲地說:「聘禮還是嫁妝都可以,妳喜歡就好。」
 
雁歌謠被他這麼反差的形象逗笑了,這樣害羞靦腆的模樣完全看不出來稍早前他還開著紅名殺了她三次。但是說到這個她不免就想問,為什麼對方要接連著殺她這麼多次。一次的話可以說是巧合,但連殺了三次,那時候不是沒有其他未滿級的在練等,怎麼就挑她一直殺呢?
 
「因為這樣妳才會對我印象深刻。」一提到這個望回立刻就不羞澀了,笑得露出八顆白牙,眼角眉梢盡是張揚得意。
 
這套路真深。聽了這話,雁歌謠默默的把右手挪到腰間的儲物囊上,而這動作對望回而言顯然相當有陰影,就見他什麼也沒說拔起地上的武器,一刀劈進小怪群中開路了。
 
開玩笑,再不走又要被潑一臉血了啊!
 
 
 
 
 
 
「臥槽!我的望啊!你居然真的在帶妹子!」一個萬花的正太從天而降,不偏不倚落在他們身旁小怪最多的位置,只來得及喊了一句後抽出腰間的筆一道「快雪時晴」就甩了出去,對面前一群小怪造成巨大傷害。「怎麼我當初拜你為師,你連帶都不帶我,壓根兒放養。」
 
聞言,望回頭也沒回的說:「因為當初是你死纏爛打拜我為師,而今天是我死纏爛打收她當徒弟。」
 
莫冬月:這種師傅還有沒有愛了QWQ
 
「這麼趕著帶你的徒弟,連檢討會都不去了,這樣對嗎,嗯?」一道自帶楓葉飄落BGM的大輕功落地,來的人低沉聲音中聽出怒火和不滿,分外凌厲的眼眉朝望回身旁的長歌女子看了過去,在看到她的ID時愣了一愣卻很快恢復本來不爽的模樣。
 
「有什麼好檢討的?難道都是我的錯?」望回將雁歌謠護在身畔,看著她交完任務、等級升到90等的提示音跳出來,隨即抱住她一個大輕功飛走。
 
「別這樣看我,我很乖的。」莫冬月看著來人故作乖巧貌,「他們去引仙水榭的領路NPC前面了,你過去嗎?」
 
歲辰冷哼了一聲,朝好友欄裡欠揍的某個人發起入隊申請,在入組後對著眼前「乖巧」的某人一把抓過來,立刻雙人輕功飛上晴朗的天空。
 
「啊──啊────要死啦!夏景辰你拉我領子飛是要勒死我嗎!」
 
然後落地前,莫冬月被歲辰在空中放開手扔進水裡去了。
 
感謝千島多水的地形。莫冬月漂在水上cos浮屍的時候默默想著。


----------未完待續
8
-
LV. 1
GP 46
16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6 BP-
「你蹺了副本檢討?」青魚港上,雁歌謠抱著琴站在木棧道上問。被望回抓著雙輕兩三次之後,她也習慣了這種突如其來的失重感。

「我就是個幫忙的打手,沒犯錯要檢討也檢討不到我身上。」望回說。隨後兩人就聽見一聲長槍破空,隨著軍爺站穩的同時,身後的碼頭外響起重物落水的聲音。

「沒犯錯?笑過蒼穹不是你徒弟?」歲辰差點沒提槍上來揍他一頓,「他R本有問題、鍛刀四王震擊跳不好、瘋狂倒坦你沒一點責任?打到一半還耍脾氣退組,要不是小楓來救場你打算怎麼收拾?」

「我會跟友頻的人說,別讓他再有下次機會打著我的名號開團招。」望回在碼頭邊坐下來,看著不遠處不想起來的「浮屍」語帶嘲諷說:「要是我知道今天RL是阿蒼,我就不會進組。他前一陣子黑我黑到都上論壇了,你們不知道嗎?」

「怎麼回事?」歲辰眉頭一皺,走過去在望回旁邊坐下。

「沒聽過?」望回哼了一聲,「他情緣想把腳跨到我這條船上,我沒理她,她就去阿蒼面前哭哭啼啼扭曲事實,笑過蒼穹那沒腦的就當真了,之前估計對我不帶他打本也有不爽。新仇舊恨加一起就上論壇黑我這師傅:收徒不帶、徒弟有問題也不教,還搶徒弟情緣。也不看看他情緣那模樣,我怎麼會喜歡那種蛇精。」

「望回有喜歡的人啦!這當他徒弟的有誰會不曉得,噢!新入門的小師妹可能還不知道。」莫冬月濕淋淋的游過來,半身趴在木棧上,「但說實在的,還不是笑過蒼穹自己想多了。而且就那張臭嘴,我也不想跟他一起打本啊!」

「不過我覺得今天的新手真的有點太多,至少先去10人鍛刀把機制搞熟了再來打英雄鍛刀啊!」莫冬月繼續說:「我今天真的奶出新境界了好嗎?尤其三王冰火池那邊,一隊人一半以上不消層數,debuff疊到六層我拿什麼奶他們?母愛嗎?」

「新的副本?」雁歌謠聽著他們的對話,大概知道了現在的一線副本應該是不太好打。

「嗯,現在的新本是風雷刀谷的鍛刀廳和千雷殿。」望回拍了拍另一邊的空位示意她坐下來,「等妳滿等我先帶妳去打鍛刀十人本,玩個兩次後下星期六就打英雄本。」

「小雁歌,妳想練莫問還是相知?」

「莫問」、「相知」是長歌輸出和補師的心法名稱。

「我想練輸出,不奶。」

「嗯,可以,我到時候再教妳長歌怎麼玩輸出。」他本來想揉她的頭,但伸手前看到旁邊還有兩個人立刻就打消主意。

「不!望回師傅,你這態度真的差太多了啊!你知不知道正太是大唐的瑰寶,為什麼當初沒有這樣疼惜我?」爬上岸的莫冬月還不忘給自己加戲,雙手捧心說到:「我脆弱的玻璃心碎了滿地,要小師妹親親抱抱才會好起來。」

看不慣莫冬月對雁歌謠撒嬌,刀爺一個掃堂腿,花太又臉朝下回到水裡泡著。

想到不久之前望回也說過同樣的話,雁歌謠就覺得他們真不愧是師徒,連說的話都一模一樣,唇角的弧度忍不住上揚。

----------未完待續
6
-
LV. 1
GP 52
17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6 BP-
「妳不是要過劍姬陣?正巧現在有D有奶,引仙打完把千島的任務結束我們去五臺山,那裡的任務符合妳現在的等級。」

「要打引仙水榭?90等的普通本?」莫冬月二度從水裡爬起來問,又說:「也好,正好熟悉一下五小的引仙機制。」

雁歌謠愣了一愣,看著有點冷清的港口,輕聲說:「五小……」現在的五小是哪些副本呢?

「喔!今天的大戰是陰山聖泉,所以這裡沒人是正常的啦!」莫冬月說。

「陰山草原的陰山聖泉、五臺山梵空禪院、太原天泣林、長歌門微山書院和千島湖的引仙水榭,這五個95的英雄副本是現在日常的大戰本。」像是看出她的疑惑,望回扳著手指將五小副本從北到南數給她聽。

而現在她的任務需要打的是引仙水榭的90普通本,雖然是普通副本,但副本的機制與英雄本並沒有差很多,所以她可以先熟悉一下引仙水榭的副本機制。

引仙水榭是以江南山水樓閣為景的湖泊地圖,三個王分別在不同的湖畔院落,每隻王所在的地方有木橋相連。雁歌謠一進入引仙水榭,第一個看到的是長歌門隱賢居的聲望商,不遠處一條木橋往湖泊的另一端走去,而橋上有守衛來來去去地巡邏,整張地圖帶著幾分煙雨朦朧的氣氛。

「吶!不走那邊,我們先打劍姬陣。」望回指了指與入口處遙遙相對的另一邊高地,但這邊和那邊並沒有任何橋可以行走通過。

「小師妹,會游泳嗎?」莫冬月笑瞇瞇地問。

雁歌謠沉默了一下。如果她現在玩的是男角,那下水游泳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女角下水的話衣服濕了會特別貼身,她不覺得自己在外人面前可以放得這麼開。

「別理他,他沒人載才要自己游。」欄杆下方的水上,望回正撐著篙、踩著竹筏等她,旁邊的歲辰也已經靜靜地坐在「百年蒼鬱」這隻大烏龜背上。看著望回和歲辰兩人的奇趣坐騎,她覺得她應該也要去商城買一個水上的坐騎以免之後大戰引仙水榭的時候搞得一身濕。

「不!辰辰你就這樣拋棄我了嗎?」

在望回的竹筏上站穩坐下,她在望回將竹筏划離岸邊一段距離後看見莫冬月一聲大喊後,隨即躡雲步往歲辰撲過去……看著雙雙落水後歲辰鐵青的臉色,她覺得莫冬月充分詮釋了「不作不死」的精髓。

----------未完待續
6
-
LV. 2
GP 57
18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7 BP-
因為還需要奶媽的關係,莫冬月沒有立即被歲辰幹掉,而是被判了緩刑延後處理。

迎仙閣前,莫冬月乖巧地跟鵪鶉一樣蹲在歲辰腳邊一動不動,據望回密語她的消息看來,若是莫冬月玩得太過份,非常可能讓歲辰找他現實真人切磋,且兩人的武力值明顯不在同一水平上,大概是意識到這一點,莫冬月現在特別的聽話。

引仙水榭的第一個關卡是由五個小王組成的「劍姬陣」,分別有「攻」「壁」「鏡」「界」「寧」五位劍姬,而第一次打這個副本的雁歌謠抱著琴、看著望回,等著對方解說。

「攻會加攻擊的buff給其他四個,一般我們會先打他;壁加外防的buff,外功打DPS降低;界加內防buff,內功打DPS降低;鏡會反彈外功傷害,寧內功打會回血。所以內功不打寧、外功不打鏡。」望回說:「一般看隊伍組成的職業是外功多還是內功多,有不同的打怪順序。」

「外D強勢的話,打攻、界、寧、壁、鏡,內D強勢的話,打攻、壁、鏡、界、寧。」望回指了指自己跟歲辰,說:「我是霸刀、他是天策,所以我們這一隊外D比較多,打攻界寧壁鏡,打寧的時候妳要停手。這樣懂嗎?」

雁歌謠點頭,經過望回解說之後她對一王的機制沒有其他問題,而這個90等的普通副本對於已經滿等的其他三人簡單輕鬆,莫冬月站在旁邊偶爾丟個「彼針」群加技抬血,三兩下就把五隻小BOSS解決。

「開出一個根骨職業的暗器囊,剛好適合雁歌妳用。」伸手去撈劍姬陣寶箱的望回拿起一件裝備遞給雁歌謠。

通過劍姬陣後,望回與歲辰跳下迎仙閣的廣場舞台再一次召喚出水上坐騎,一王到二王一樣走湖中間避開橋上巡邏的小怪。

「二王平花秀夜,這隻王比較敏感,站得離他太近就會自動進入劇情狀態開王。要注意的是他怒氣值達到100%時會出『花落無痕劍』,這時候長歌可以下『雲生結海』這一個氣場讓小隊裡的人為一仇平攤傷害。」到達二王所在的歸院,望回站在入口處的桃樹下說,「不過不是每個隊伍都會有長歌下雲生,所以一仇的人要不就是奶媽要奶好,要不就是自己開減傷,當然,自己開減傷會比等奶媽奶你安全。」

然而開打之後,雁歌謠並沒有機會下雲生結海,就連莫冬月都收筆在站在旁邊觀看,因為望回和歲辰都屬於暴力DPS那一掛,90等普通副本的王根本擋不住他們倆個聯手攻擊,就見二王不到15秒就掛掉,怒氣值連40%都沒到。

「看看他們倆這變態的DPS,我也好希望我可以燕雲裝畢業。」莫冬月感慨著。

「你單修奶還是奶D雙修?」雁歌謠問。她剛才看他在龍圖堡打怪很順,而且剛才D裝跟現在奶裝的裝備分數差不多,才有他雙修的猜測。

「我是PVP、PVE的奶D四修啊小師妹!」莫冬月哀號道:「都是他們兩個沒人性的傢伙騙我玩奶職,說什麼妹子都喜歡有奶媽保護的安全感,明明我一開始就想玩輸出啊!結果呢!呵呵!我只能跟他們兩個組隊打JJC。」

那邊,望回從二王的寶箱摸了一雙鞋子出來,同樣拿給雁歌謠,「妳的裝。」隨後轉頭看著莫冬月說:「你找不到妹子是你自己的問題,跟是不是奶媽沒有關係。」

「阿望你!喂……別拉我領子!」話來不及說,花太就被軍爺抓住後領拖走了。

「你也打JJC?」將新的裝備換上,雁歌謠問著身旁男子。

JJC,又稱「名劍大會」,是劍三的競技賽制。

「嗯,無聊的時候會去打幾場。」望回頓了一下後有點哀怨的說:「但一般的情況下莫冬是阿歲的綁定奶,我反而常常被他忽略甚至棄奶。」

雁歌謠一笑,就聽到望回問:「妳要不要當我的綁定奶?」

「啊?」她一愣,隨即回神答道:「抱歉,我不行。我是跟朋友一起來玩的,我不確定她需不需要奶媽。」

那一刻雖然望回沒有說話,但她覺得他整個人瞬間站在陰影之中,看起來特別可憐。其實莫冬月會這麼戲精,跟拜了這個師傅也有關係吧!她想。

----------未完待續
7
-
LV. 2
GP 61
19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9 BP-
李園裡,望回指了指分庭抗禮的兩位NPC李複、李倓,說:「開場之後他們兩人會打起來,而我們的場景會變成黑白色。三王與其說是李複跟李倓,不如說是等一下會出現的小怪『白子』、『黑子』跟星斗劍氣,DD只要群掉這三種怪就好。」

「引仙水榭打三王最關鍵的點就在奶媽身上,等一下李複跟李倓打起來,打到一定時間李複會往後一跳,這時他會施放龍捲風攻擊李倓,奶媽的作用就是站在中間幫李倓擋風,然後奶好自己不要死,擋三次之後李複跟李倓都沒掛這個王就打完了。」

「我最討厭打這個王了,龍捲風吹過來的時候髮型都亂了啊!」莫冬月邊皺眉邊往李複李倓中間走去。

「不是你太小隻會被風吹走嗎?」歲辰挑眉看著他說,伸手在花太頭上揉了一把。

「滾!是誰當初說正太看起來很可愛讓我玩這角色的!」他拍開軍爺的手說:「結果是方便你把我當麻布袋扛吧!」

歲辰聞言低低輕笑出聲。

 

開場之後就如望回剛才所說,周圍場景包含自己跟隊友全都褪了顏色,世界只剩下黑白灰階的色系。有霸刀的項王擊鼎跟天策的戰八方的群招攻擊,三不五時就從一旁刷出小怪與星斗劍氣根本不足為懼,然後就見李複一個後跳,五道龍捲風從虛空現出,挾帶著強大的風壓朝李倓的方向而去,就見花太一個人孤伶伶的擋在龍捲風前,怎麼看怎麼可憐。

「我有一種在虐待兒童的感覺。」雁歌謠說。

「嗯……現在看起來是有點像。」望回一招「項王擊鼎」的範圍技小風車轉完站到她身邊。

而當龍捲風來襲時,一道穿著鎧甲的身影代替花太擋住了巨大的風壓與傷害,軍爺頭頂血條頓時下降了三分之一。

「嚶嚶嚶……辰辰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莫冬月一邊幫歲辰補血一邊說,只差沒撲到對方身上來個愛的抱抱。

歲辰倒是握著長槍,用槍桿把人推到一旁去,「吵死了,安靜點。」

在有歲辰擋風、莫冬月補血的情況下,三次龍捲風安安全全的度過,李複和李倓都活著,10人普通的引仙水榭便通關了。

「根骨的墜飾。」像是變魔術一樣,望回再一次從寶箱摸出了適合長歌門派的裝備。

「臥槽!歐皇!」莫冬月震驚了,「你是不是想著要給小師妹拿裝啊!不然怎麼都出根骨裝。」

「是啊!我想著給小雁歌拿裝,所以都出根骨裝。」歐˙望回˙皇這樣說,「下禮拜的英雄鍛刀我也打算踩個本拿一套長歌的燕雲牌子給她。」

「歐皇師傅,請你下星期開英雄鍛刀的時候順便賞徒弟我一套萬花燕雲牌吧!」聞言,莫冬月衝過來抱住望回大腿。

「要不要順便再開一顆大鐵給你啊?」望回看著毫無形象抱緊自己大腿的徒弟,使了個眼神讓歲辰過來將人帶走。

「真的嗎?」花太紫色的眼睛閃閃發亮,不過三秒之後又是一臉失落的說:「不行,就算開出大鐵我也沒錢拍……沒錢,窮啊阿望!」

一顆一百多磚的大鐵,如果不氪金就算賣了他也買不到。

----------未完待續
9
-
LV. 2
GP 68
20 樓 莫問歸期 chi1224
GP8 BP-
劍三中的「大鐵」,指的是可以打造稀世神兵──大橙武的必備物品之一的「玄晶」。95等的大橙武需要一塊「醉月玄晶」與200顆的「小鐵」星雷隕鐵組合換取。

「星雷隕鐵」在95等10人或25人的副本都可以輕易見到,但「醉月玄晶」只會在95等的25人英雄副本中出現,而且開出的機率不大,運氣不好的人可能過完整個95年代都看不到一顆大鐵。然而,就算開出來了也不一定買得起。

然而對於望回來說,大鐵似乎就不是一般玩家口中難得一見的東西,因為他手中的「新亭侯」和歲辰拿著的「紫龍寂地」以及清晏的「青玉流」與另一個朋友的藏劍大橙武,都是他帶的95的副本──英雄上陽宮所開出來的大鐵打造而成。

曾有熟識的親友開玩笑說望回若是每周都帶英雄副本,那大鐵出現的機率可能就是每月一次,只可惜望回很少這麼做。不過望回很歐這件事,整個赤血服應該都曉得,畢竟他也就帶了九次的英雄上陽宮就出了四次大鐵,這機率簡直太不科學了。

 
☆☆☆
 

「噢!有美女來接我回家真是太好了!」機場大廳裡拖著行李箱的帥氣男人一看到楚雁謠立刻鬆開握著行李箱的手,上前給了楚雁謠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今年怎麼這麼晚?明天都除夕了才趕回來。」楚雁謠看著時奕凱眼下隱約的青影,一向很注重外表的人會讓自己生出黑眼圈一定是有不可抗拒的因素,但前兩年也沒見他這麼忙啊!

「我們老闆把喜歡的女人騙出國跟他一起去旅遊,留下我幫他做牛做馬,早知道就應該跟他多要三個月的年終,這回真是虧大了啊!」時奕凱放開抱著楚雁謠的手,看向一旁安靜的哥哥,說:「老哥,這麼久沒見,不給你親愛的寶貝弟弟一個溫暖的擁抱嗎?」

時奕然溫和優雅的對天翻了一個白眼,說:「我們五天前才見面。」然後給了幼稚的兄弟一個愛的抱抱。

 

上了車,表示自己要躺下補眠的時奕凱獨佔了後座的長排,時奕然開車、楚雁謠就繼續坐在駕駛座,然而說要補眠的某人一點都沒有要睡著的意思,攀在駕駛座的椅背上賴著開車的兄長,說:「所以你的助理找到沒啊?」

「找助理?」楚雁謠轉頭看著開車的當事人,「Luke不做了?」

時奕然跟幾個朋友合開一間珠寶設計的工作室,工作除了珠寶設計外,還有工作室的廣告公關部分,也因此個人助理的存在就更顯重要。

「嗯,他要去法國進修,年後就離職了。」熟練的打著方向燈切換車道,時奕然開上高速公路語調平淡的回答。

「臥槽!哥你一點都不急嗎?」時奕凱眉頭皺得可以夾死蚊子,「我聽到那女人打算把她自己打包給你當助理。」

時奕然輕笑了一聲,說:「她要來我就非收不可嗎?我這裡可不是什麼垃圾焚化廠。」

一聽這話,楚雁謠雙眼微微瞪大,難以置信這樣嘲諷的話語會從看著溫文爾雅的時奕然嘴裡吐出來。他他他居然罵人了!而且還是罵一個女孩子是垃圾。

「哎!早跟妳說我哥很狂的,別被他裝模作樣的外表騙了啊小謠!」時奕凱看見她驚訝的表情大笑道。

「雁謠別怕,我一般不罵人。」時奕然說,「至於她要怎麼搞是她的事,但若是她再一次踩到我的底線,就算華海讓再多利潤我也會和他們解除合作。這些話我上一次就跟華海的張總說了。」

「好,咱要過年就不提那晦氣的瘋女人,不過說到助理……」時奕凱賊兮兮的笑了,「小謠謠,我哥之前不是救了妳一命嗎?該妳以身相許的時候到了。」

剎那,楚雁謠被自己的口水嗆到,而時奕然手上的方向盤差一點歪了。

【Ch.3】完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4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2431 筆精華,02/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