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4k

【手殘風短文】手殘風的緣起十年 (純回憶向)

樓主 臨風慕筆 lcc800113
GP8 BP-
※回憶向文章,除了回憶啥都沒有,感謝和我劍靈有所關聯的所有人。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十年。



       如果回憶過往的十年時間,會回想起什麼呢?
 
       那天夜裡,伴隨著窗外傳來不知何處野狗的吠叫聲,難以入眠,整個人彷彿掉進了深沉的回憶之海中,腦中湧入了過多的片段。
 
       安靜的鍵盤,沒有進任何聊天室的Discord,滑鼠偶爾慵懶地抬起手點掉擾人的Youtube廣告。有幾個夜,也會悄悄懷念一會兒那些副本下到變得手軟,卻又一去不返的日子。
 
       離開劍靈又是一段時日,偶爾回來看看討論區的內容,卻已經漸漸變得模糊。可能是老了,可能是自己早已跟不上時代的變化。
 
       在隔壁養老的劍俠情緣参迎來了遊戲的十週年紀念,然而在那些令那些走過漫長歲月玩家們有著不同感嘆的情緒之中,自己的心底甚至掀不起一絲波瀾。而更多想起的,卻都是劍靈的事情。
 
       距劍靈公測至今,算來也不過四、五年時光,但自己和劍靈的相遇,卻遠比那段時間更為漫長。
 
※  ※  ※
 
       在將近要十年前,某間學生宿舍的一隅,某位青年點開了Youtube的其中一個遊戲影片,影片中有著遠超過自己所玩的線上遊戲的畫質和令人屏息的操作性。畢竟在那網路遊戲大多用還是用快捷鍵滾鍵盤,原地站A那種木樁式操作的年代裡,這樣靈活的身板大概只存在單機的大作遊戲裡。
 
       當時連語音聯繫都還不普及,線上聊天基本多靠打字的年代,對話框裡跳出了一行鮮豔的字:到時候公測時,大家要一起去玩嗎?
 
       不只遊戲中的頻道,青年身邊的朋友也這麼問。
 
       當時青年的腦中所填滿的,卻只是這種程度的畫面,得換上多好的電腦才玩得動?或是不知道這樣的遊戲自己手指應付不應付得來?這樣實際得有些煞風景的思緒。
 
       他對自己那時的遊戲並沒有什麼不滿,那依然是自己熟悉而又充滿回憶的舒適圈,就算畫面簡陋了些,至少歡笑聲依然填滿著他的遊戲。
 
       那時候的他,並沒有想得那麼多。
    
       他依然會對那遊戲畫面的表現感到驚嘆,會期待真正有機會投身在那遊戲裡操作遊玩的日子,他也悄悄地希望,就像那段話裡所說的,總有一天大家能一起去玩。是的,大家一起去……
 
       終究是不可能的。

       即便對網路浩瀚之海接觸尚淺,但對人世間的聚散離合,並沒有天真到那種程度。
 
       短暫激起的話題重新回歸了平靜,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慢慢被拖曳地已然看不見痕跡。也許所有人都已經忘記了當時的提議,也許他們也在逐漸邁入現實的腳步中,悄然放下了那些屬於遊戲的回憶。
 
       回憶是珍貴的事物,然而即便捨去回憶,人仍舊還是能夠往未來邁進。
 
       從記憶中離開的人越來越多,青年距離社會的腳步也越來越近。
 
       直到就連青年自己都快忘記這款遊戲的存在時。
 
       那遊戲的公測,那熟悉的畫面,重新讓他勾起了心中的那句話:
 
       『要一起去玩嗎?』
 
       人始終是健忘的動物,卻也同樣容易因為某些微小的契機不斷串連出許多的過往。即便他自己也知道,這樣的說詞不可能喚回記憶中的那些人們,但他依舊想看看,那些曾經牽動他們的事物,是不是和當年所憧憬的相同。
 
       他是個愚蠢的人,也同樣是個念舊的人。
 
       於是,他下載了遊戲。
 
       於是,他創了一隻盡族劍士,開始自己新的輪迴。
 
       於是,他寫下屬於自己的故事,一個手殘的故事,和一群手殘們的故事
 
※  ※  ※
 
        之後那段記憶,就一直持續至今。
 
       關於臨風這位劍士的故事可能並不出彩,但卻是一個玩家從公測開始,直到後續因各種遊戲與生活交雜的緣故退出劍靈遊戲間,最為真實的回憶。
 
       關於回憶的事,其實可以放在其他討論區用另一種情緒去書寫,但想了許久,最終依然決定把這些事放在了這裡。不為什麼,就因為劍靈對我的遊戲回憶來說,已然是太重要,無可替代的事物。
 
       從一個默默無名的劍士,用他的經歷寫成的默默無名的故事。
 
       當有讀者輕輕道出被文章的情緒,被文字的內容所感動,或者是想著「啊,是阿風的文章,真好,感覺暖暖的。」諸如此類的想法。我的心中同樣也會縈繞著一種淡淡的幸福感。
 
       可能這對於一個已經沒有在劍靈持續遊戲的人而言,這麼說顯得太過怪異,但仔細想想我又並不是真的很在意那些事物。因為說句實在話,我認為沒有哪個吃飽撐著的人會花那麼多的時間,或是消耗那麼多的精力對一款已經退坑的遊戲去述說自己的熱愛和情懷。
 
       從一個被眾夥伴們推坑進入的普通玩家,最後將自己的心完全沉浸在這樣的遊戲裡。在他前進的時間裡,仍然不斷重複著相遇和離別。從最開始公測……不,或許早在接近十年前,當看到關於劍靈的開發宣傳影片,在我和那些曾經的回憶一起說著:「要不要一起玩」的時候,那個關於劍士臨風的,手殘們的故事,其實就已經悄然地種下了某種因果。
 
 
       我喜歡著屬於網遊間的那些緣分。
 
       儘管那些緣分最終未必都通向好的結果,我依舊沉醉其中。
 
       生在一個相對保守的家庭,雖然近幾年已經放寬了許多,但遊戲這檔事還是被視為不成熟和浪費光陰的象徵。虛擬世界內潛藏太多的不安定因素和風險,也總被家人所鄙夷不是什麼真實的事物。
 
       但確實經歷過遊戲內人情冷暖後,回到源頭思考,那些真的是虛假的嗎?
 
       多年時間自己和家人無數次的討論過這個問題,自己從來不反對關於遊戲中潛藏的危機和虛偽,卻也希望家人能夠理解,所謂那些遊戲虛擬的背後,同樣有著屬於人們的真實情緒。
 
       可能就是因為那些和人與人之間在網遊中緩慢建立起的緣分,即使經過了這麼漫長的時間後,依然使我沉醉其中。更直白地說,如果沒有那些在那些世界中透過網路交織而成的邂逅,可能我也並不會浸淫於其中十餘年的歲月。
 
       曾有朋友邀我到日本的伺服器試玩某款網遊,結果我玩了沒幾天就卸載了遊戲。操作系統和文字解說倒不是太大的問題,歸咎其原因是我真的看不懂日本那兒的世界頻道的網路用語,那種人與人即刻間交流間的隔閡,使我自己本身對於國外伺服器始終是敬謝不敏。
 
       無論遊戲的品質再好,操作再有趣,對我來說都不是絕對必要的事物。
 
       可能可以輕描淡寫地捨棄一款遊戲,卻沒辦法輕易拋下和伙伴們曾經的點點回憶。甚至是可能在遙遠的未來,當遊戲本質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而不復存在之後,我可能都還會記得,那個誰在哪個副本忘了修武器結果打到耐久變為0;誰為了突破武器極限打武器箱打到崩潰;誰被副本裡的陷阱和火牆掃到尾巴結果壯烈成仁……種種的趣事。
 
       劍靈對我來說很重要,重要的不是它的遊戲性抑或是自己在其中投入了多少時間精力和金錢,而是當我打開自己心底的那道閘門,開始從我寫下的第一篇短文讀起到最後一篇短文的時候,他們都在那兒。那些曾經和我一起歡笑、一起捶胸頓足,一起度過每個夜晚的睡前時光,甚至是因為理念不合而漸行漸遠的人們,他們從來都沒有從我的回憶中真正消失過。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但在曲終人散之後,那些歸於平靜的悵然,卻同樣是一種寶貴的情緒,隨著時間沉澱得越是濃郁。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那天夜裡,我想了起來,或許那便是最符合我心境的句子。古詩往往如此,用簡單的幾個畫面,不說情、不說思,卻把那種情緒具象得觸動人心。
 
       在那盞孤燈下,在那回憶裡輕輕盪起的劍鋒,那伴著讓人懷想的歡聲笑語,十年裡,在心上,從未斷過,卻只是懷想。
 
       現實中陪伴我在劍靈裡遊戲得最多的朋友──翠影,後來因為工作和生活的關係,逐漸離開了網遊圈,偶爾才有聯絡。
 
       已經有十年異性交情的老朋友──阿凰,因為暫時對遊戲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事物感到疲憊,所以輾轉到不同遊戲只為求得一分清淨。
 
       ……
       ……
 
       太多太多,每位曾經和我們在這個世界一同相處過的諸多人們。那些我們能肆無忌憚像個孩子般全力去暢遊一個遊戲的餘力,如今都已經不復存在。
 
       或工作也好,生活也好,抑或是感情也罷。他們都開始邁向了屬於自己生命中不同的階段,或許在他們身邊,也同樣多了更多的,無可取代的緣分。
 
       十年能讓人記住多少事物?或者這樣問:人的一生中,有多少個十年?
 
       這十年間貫串了太多屬於我自己的情感,甚至連翻閱起記憶時,都不禁會感到有些哆嗦。
 
       我有個朋友,他非常害怕去回憶過往的事物,因為他無法接受那些曾經的快樂在眼前逐步消逝的那種失落感。甚至演變到最後,他對於身邊的一切都變得冷漠,想著既然總有一天會消失,不如從一開始就不抱持任何期待。
 
       然而我不那麼想,相反因為那些期待,成就了屬於我獨一無二的回憶。
 
       從以前遊戲裡的那些同伴們,到遊戲中的那些小夥伴,直到那些接觸過我文章,和我生命產生各種不同聯繫的人們。那些人事物,在十年這段時間中已然不再是各自獨立的事件,而轉變成為一幅完整連續的畫面。
 
       所以,我會期待,就算沒有期待,剩下的也只是感謝。
 
       我們依然會說著那些「想當年」。
 
       我們依然會在生活的壓力前面笑著想起那些搬磚屯材料的日子。
 
       我們依然會想起,那些不斷倒下,又不斷站起重新超越極限挑戰的自己。
 
       為是什麼?因為所費不貲的金錢?因為太過喜歡而不願放手?為了能夠有一款消磨時間的遊戲?
 
       也許那都是我們最初的理由。
 
       但在最後,當我搜索枯腸想了無數個不同的理由時,最後留下來的答案卻逐漸變得單純──因為「他們」在這裡。不管是過去、當時,還是在已經邁入回憶的未來中,他們其實一直都在。
 
       劍靈並不是所有人的十年,但我確信終有一天,它會變成所有人的十年。即便踏足社會、即便遊戲不再,歲月和回憶依舊會把這些遺留下來的斷片拼湊書寫成每個人獨有的十年。
    
       故事可能並不好看,結局可能並不精采。
 
       但好不好看,精不精采那種事……對我們而言,真的重要嗎?
 
 
       十年前,青年磨礪自己的長劍,等待著那段重新開始的江湖與緣分;十年後,他已然放下了自己的長劍,擦拭著那些斑駁的歲月。
 
       屬於臨風這位老么,這位大俠的故事,雖然平淡毫不起眼,卻同樣承載著屬於他的回憶與他的江湖一夢。
 
       有太多想要感謝的人,即便他們未必在劍靈之中。
 
       有太多令人感懷的事,即便都已隨風而逝。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江湖,都有自己的路。
 
       從綠林村開始的故事,未必會在何處結束。
 
       而總有一天,過了好久好久以後,望著隨時間遞嬗的景色,當再度聚在一起時,會不會我們仍會像是說漏了嘴般輕輕道出那些曾經的往事,然後略顯驚訝的發現,那些畫面又從記憶中的某處再度蹦出來,依舊還是那樣鮮明,那樣地令我們懷念。

       我們會從火炮蘭一直說到雪獄宮;從雪人洞一直到破天閣。
 
       朦朧間看到一路走來跌跌撞撞的自己,看到跌跌撞撞自己身邊的他們。
 
       他們的時間可能停歇,他們的印象或許已模糊。
 
       可我知道,他們始終都沒有消失。
 
       在那浮光掠影似的一瞬,可能同樣會有一種情緒湧上。在發酸的鼻尖上、在被溫熱觸感浸潤的眼眶中,在欲言又止的喉頭裡輕輕說道:
 
       感謝你們陪我走過的那些路。
 
       也感謝你們一直都在。
 
       ……
 
       在這十年的斷續回憶中。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2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617 筆精華,10/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