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3k

【手殘風短文】回憶的紫色玻璃珠 (小批評,劍靈死忠支持者慎讀)

樓主 臨風慕筆 lcc800113
GP21 BP-
注意:文長3000字,有少量批評請劍靈死忠支持者慎讀

本文下收:


       那顆紫色玻璃珠靜靜躺在裝備欄裡,彷彿映照出曾有的堅持,還有對於我們而言再也回不去的笑語,以及我對於劍靈最後的那份執著。
 
※  ※  ※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們在黑龍教地下牢房裡裡跨年呢。」
 
          朋友小傘回想起一年前的事情,不禁還是有些感嘆。
 
       作為我們團隊裡的金魚腦(喂……)代表,小傘也許並不擅長記住一些事情,但她所傳達出來的那種情緒都是很純粹直白的。
 
       小夥伴們,終究還是沒辦法完全留得住。
 
       即使再怎麼想要守住那些對自己來說重要的事物,我們終究還是難免在時間的推移中不斷失去一些身邊的溫暖,只留下如波紋般在回憶中如漣漪綻開的笑語,記錄著我們曾在劍靈所發生過的種種。
 
       距離上次發文甚至還不及兩個月的時間,卻總覺得,好像很久沒有在劍靈的板上寫文了。
 
       從上一篇寫完之後,我就暫時放下了劍靈這邊的世界,緩慢走進了對邊劍三那片對自己來說極為陌生的江湖中。對於這個決定,我猶豫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畢竟劍靈還是我從公測開始一路走來的遊戲,不管怎麼說,它終究孕育了我三年時光的情感和回憶。
 
       但我知道……自己真的很累了。
 
       不是身體,不是時間,而是不斷追逐頂峰的過程。
 
       從某個時間點後,就感覺到劍靈對自己來說已經再不是一種休閒的遊戲,而是單純追逐著再尋不回的記憶與情懷的執著。
 
       有人問:留下來的原因是什麼;有人又問:退坑的理由是什麼?
 
       對我而言,其實答案都只會是「人」。
 
       為什麼會興起放下劍靈到劍三看風景散心的原因,我自己很清楚,「他們」都在那個地方,那些讓我能夠放下心相處的夥伴們,他們正在那片江湖之中,走出另一段屬於自己的故事。
 
       我在劍三討論板寫下了那段話:
 
       『人生也好、遊戲也好,只要繼續向前走,畢竟還是有得有失。你不會真的永遠失去什麼,也未必能夠一直緊握住什麼事物。很多時候,終究更多的還看緣分,還有對於自己生命的詮釋和選擇。

       在這個遊戲日新月異的年代裡面,為什麼我們有時會守著某一幕畫面、守著那人氣已然退潮、繁華不再的景象,守著和自己同伴們笑聲不斷的場所,還有那份我們明明自己清楚永遠尋不回的回憶?

       我總說,無論再怎麼好玩的網遊,無論再怎麼漂亮的景色,真正能譜寫它故事的、真正玩著的,終究還是人。』

       我覺得那就是這麼多年時間在網遊裡,我對自己心境的一種詮釋。
 
       還是會開劍靈,還是會開自己的人物上來看看。
 
       好友欄裡亮著的依舊還是那些……不知道現在過得如何的……熟悉的名字,有些名字卻是跟著自己一起消失在了他人的好友欄裡。
 
       還是打打無限塔,還是會上上武神塔。
 
       然後呢?其實沒有然後了。
 
 
       打開物品欄,還能夠稱得上有價值的事物寥寥無幾。
 
       就只有紫色玻璃珠,那顆用薪水慢慢攢下來的真滿月魂,曾經我為了能讓整個團隊的副本更輕鬆而橫下心買下的心血。對於一個過去始終小課省吃儉用的玩家而言,這筆開銷始終是有點衝動的。不過我其實並不後悔,因為它的確使我很多方面都推向了一種新的境界,伴隨著我所想要努力守住的那個團隊,還有分擔掉那些他們還不足的地方。
 
       在劍靈過去我始終是坦職,是站在前方拉住仇恨的那個人。
 
       然而現在,我已經不必再站在前方。
 
       有人勸我把真滿月魂給賣了,換個錢至少可以在劍三過上個好日子,趁著劍靈還尚有人氣,趁著幣值還算可以的時候把真滿月魂脫手,起碼也虧不了太多。就像我以前曾提到的那位刺客友人,也是把它便宜賣給了熟識的朋友。
 
       但我拒絕了,拒絕得乾脆。
 
       終究我還是不懂得盤算的人,不懂得什麼是精打細算,沒有想過回收成本的那些事情。我沒有想到錢的事,對我來說劍靈是劍靈、劍三是劍三,我把他們都當作是自己的一場旅程,一場難忘的回憶。
 
       更多的是我自己也在害怕,對我而言把真滿月魂出售,或許就意味著,我也要把屬於我在劍靈裡的那些回憶和堅持全部一齊賣掉。我自己沒有辦法接受那種事,不想真正捨棄掉那些事物,我覺得那就是我對於劍靈最後的執著。
 
       換了錢,又如何?能買得了回憶嗎?
 
       當我看著自己的人物,看著屬於自己的過往發呆時,我總會想起那些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有些我逐段寫成了文,有些則深埋在我自己的心裡。
 
       沒有真正的退坑,但……停滯的鍵盤,已經再也寫不出更多回憶。
 
       屬於我們的劍靈故事,可能沒有辦法再繼續下去。
 
       我沒有真正後悔過,即便現在也是。
 
       三年時光,並不總是那麼順利,但我其實很滿足。
 
       有一些支持我的友人,有一些始終關注我文章的讀者,遇見一個我所喜歡著,願意去等待的女孩。對一個很平凡的手殘而言,這樣子的劍靈人生已經算得上是值得感到知足的了。
 
       有人因為我而入坑劍靈,有人被我的文章所觸動。
 
       在劍靈裡我始終不是一個探求者,不是個冒險者,而是一名紀錄者。
 
       阿風走過了劍靈從開始至今的每一步,看過它從開始至今種種的是是非非。不是從局外人的角度,而是把自己寫作是這個故事的一部分。因為它而感受到喜怒悲歡,因為它走過許多各種人情冷暖。
 
       覺得足夠了,覺得對得起屬於自己的遊戲。
 
       我始終覺得劍靈是個好遊戲,尤其戰鬥操作手感,大概是我目前以來用得最舒服的一款遊戲。但是在故事之後,副本之外,我發現自己能夠去放鬆,去感受屬於它真正遊戲的部分,隨身邊的人越來越少,漸漸變得不是那麼執著了。
 
       我從來沒有覺得劍靈哪裡不好,只是自己對於那些只能寄於副本裡的那些堅持,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強烈。只是想做一些輕鬆的事情,只是想要找一個除了副本以外也可以自己選擇自己遊戲方式的地方,只是想要用自己的方式詮釋屬於自己的遊戲,只是想輕鬆自在的玩遊戲。
 
       又或許……只是想再做一回什麼都不懂的新手,跟隨著那些熟悉的笑聲,還有那些隨時間快要消失的回憶足跡。
 
       劍靈,可能還是和我所認識的同樣沒什麼變。

       當然,每個人所執著的劍靈,都是不同的。

       只是現在的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單純把它當作是「遊戲」。
 
       在心情上,還有在經濟和時間上都是。
 
   ※  ※
 
       那天朋友就這麼直接地向我說:
 
       「啊?劍靈那麼無趣的遊戲你還在玩啊?」
 
       我沒有生氣,沒有反駁,因為其實我並不是完全不能理解這句話的意涵,並不是完全不理解這段話裡包含的情緒。
 
       更直白的說,屬於我們在劍靈中那段與人相連結那份執念和繼續往前的動力,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清晰明確了。
 
       他們離開,是因為已經沒有留在此處的理由。
 
       而我還會留著,比起遊戲,有更多的僅僅只是殘存的情懷。
 
       對於劍靈那一成不變的遊戲輪迴,和裝備升級的無盡材料地獄,我其實並不想說得太多,我並不想去那麼明白的去評論屬於劍靈的一切,因為它確實存在著我所走過的足跡,還有那些真正快樂的時光。
 
       為什麼我並不對朋友所說的話有任何反對情緒,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無論它最終呈現出什麼模樣,它在我心中有著什麼樣的意義,最終還是只有我自己能夠真正理解。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遊戲,有屬於自己的江湖。
 
       當自知走得毫無怨悔的時候,不會反駁、不會辯解,只會露出釋然的微笑。你知道那就是你的選擇,是屬於你自己寫下的故事。
 
       如紫色玻璃珠般的真滿月魂依舊在我的裝備欄裡,有人看它是大量台幣堆疊出的奢侈品、有人看是已經屬於過去的輝煌榮光,有人看作是官方把人荷包榨乾的升級裝備……
 
       對我來說,則是飽含責任重量和執念的回憶。
 
       我們沒辦法留住所有會隨時間逝去的事物,無法全部守住那些對我們而言重要的過往,但我們總會希望留下一些痕跡,那些在遙遠未來依舊會在我們心中魂牽夢縈的時光和緣分。
 
       那是手殘的足跡,是手殘風短文,是屬於我的故事。
 
       『阿風,來打本了。』
 
       『阿風,當坦吧。』
 
       『阿風,手殘的足跡,還會繼續存在嗎……?』
 
        ……那當然。
 
       無論多久,無論在什麼地方,無論問幾次都是。
 
       手殘的足跡,仍然是手殘的足跡。
 
       而手殘風,依舊仍然還是手殘風。
 
※  ※  ※
 
       紫色的玻璃珠,在夕陽餘暉中沉澱著數不盡的回憶晶瑩色彩,就像是在回味那些已經快要隨時間慢慢淡去的景色般。
 
       緩慢地滾動著……






文後:

今天是阿風生日,向看著我作品的諸多讀者和一直支持我的小夥伴們道聲感謝。

阿風的文章足足陪伴了劍靈兩年的時光喔(因為第一年還沒開始寫)

你可以覺得我在矯情,你可以覺得我無病呻吟。

但就像我說的,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故事,有屬於每個人的遊戲。

而阿風終究只是一個紀錄者。

用自己的文字,用自己的足跡。

寫下屬於自己的劍靈。


21
-
LV. 25
GP 706
2 樓 淡淡的哀傷狠狠的悲痛 monsterbb100
GP0 BP-
※ 引述《lcc800113 (臨風慕筆)》之銘言
風大大你不是走了的嗎?在懷念你以往的文筆時,卻突然出現手殘的回憶~ 真有點突然~

先來句生日快樂~ 風哥又老一歲了~ 跟小弟這孤獨老人又拉近了一年距離~ XDD

小弟故事的延續~ 來到了全門派連分身都拿著崑崙的強大門派~ 有幸所有新出副本除12人寺院安息及將會出的泰什麼鬼副本外,都是被帶進去輾過~ 不管是躺著過~ 還是被小弟害至滅團的趴著,門派朋友都很照顧小弟這個手法新嫩卻真實年齡卻老得能當外公的人~ 從以前責任上的執著~ 緊緊握著長劍捱著王的攻擊死守著王的注意力到現在退守王的攻擊外圍,爽爽的拿著槍放放冷槍~ 雖然裝備上有努力推進~ 卻只能起手爆發時的好看而已~ 瞬間回到三甲不入更甚是趴著來過等待復活~ 更可悲的是自己一人拖累5人陪葬~ 門派各朋友卻從沒出現過抱怨~ 反而是更細心的指出錯誤~

讓小弟從頂著全團的生死的重擔一下子輕鬆放下~ 不知是習慣了,還是原來小弟一直玩的都是疲累~ 反而現在這種環境反而令小弟舒坦很多~ 還有空得和門派隊友有時搶輸出搶仇恨來~ 當然面對門派御用第一神坦,多努力還是搶不過他~ 但從朋友間RC傳來的觀笑聲~ 讓小弟不再是擔任重要位置的看顧~ 反而令小弟更有留戀心~

可惜小弟是那種安於現狀,不想改變的守舊固執老人,泰天的快開,令門派有了小動盪,門派本來是開兩團破天,寺院安息是和別人的門派合團,門派長在泰天快出前有個想法~ 就是寺院安息不再和別人合團~ 反正門派自己根本足夠人數可以開兩團寺院安息,再加上門派95%的人也已破寺院安息的經驗,及門派自己的所有重要位置都全都有人可以勝任~ 所以便有自家開團的想法~ 並把小弟的小乾坤,小弟三個活躍角色中裝備最差的一個角色,也早早預約在內~

本來是件興奮的事~ 令小弟這個時間不合到沒可能跟團的邊緣老人也有機會接觸寺院安息~ 可惜門派長這樣一個決定,卻令原有的寺院安息團一個大震撼~ 因為所有遠坦近坦和擔任重要位置的人都是小弟門派的人~ 這樣拆團卻令別人門派的寺院安息支離破碎~ 有見及此,別人門派的總指揮為了留人,卻把開團時間和我們門派的寺院安息相撞,而且還汰弱留強的把所有強者都留在一團,而又粉飾得很好的說留一些有經驗的人去二團帶萌新~ 卻留的都不是重要位置如遠近坦或重火力的人過去~ 而且他們本來就是分了二團,現在看似重組給新血加入,實則是原有班底強弱分支而已~ 並留著全部最強的人去開一團拓荒泰天~

這樣看來,原本有幸能在破天跟門派朋友輾過的破天,因別人的安排而被迫取消,亦因小弟與別人門派的寺院安息有個小過節~(詳細查回小弟的文章可能找到) 這樣看來小弟又沒辦法加入了~ 雖然門派長極力安慰說不會讓小弟落空~ 可惜因不想得罪總指揮令門派和別人門派有衝突~ 小弟的擔心相信不是沒有的~ 唉~ 算了~ 將來的事將來了~ 不想玩個遊戲像打卡一樣~ 順其自然吧~
0
-
板務人員:

1528 筆精華,01/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