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571

RE:【軒轅劍同人連載小說】軒轅劍現代版‧旅之遠‧時代之道

61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2 BP-
同人文作者隨筆雜記:


小說的章節,不知不覺來到第五十章總字數也來到12萬字了呢

從第四十四章開始,一直到第五十章,進行了一連串的劇情推展

從透過卷軸的預言(第四十四章)

在到天女得知真相,並從建木登天不成,進而質疑黃帝的抉擇(第四十五章)

而在黃帝的承諾以及得知有軒轅劍魂的情況下,藉由黃帝的引導決定去採集帝休的果實(第四十六章)

並從帝休的果實,得知黃帝為何來此的用意,除了接續常先的下落,並帶出黃帝的部分過去(第四十七章)

接著是黃帝下廚的劇情,並以帝休的糕點暫時壓抑住體熱,而在後半段與應龍的對話,得知黃帝並沒有要捨棄天女,相反的還想為天女犧牲自己(第四十八章)

然而天女與應龍碰面的橋段,則帶出了過往的恩怨,由於揭開更多天女的過去,使天女開始擔憂,在黃帝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後,力勸應龍將心力放在其他事上,並指派他去追緝常先(第四十九章)

從烈山氏穀神和弟子叔均的對話,帶出黃帝追緝常先的用意,以及其處事風格,而後半段隨著天女和黃帝的到訪,藉由對話回顧到第十七章的劇情,黃帝藉由穀神借到晶元而從建木登天,天女藉由建木下凡遇到穀神,最後在穀神的建議下,兩人前往建木欲取回晶元(第五十章)

透過這一連串的章節,持續都廣之野的旅行,並在旅行的過程,開始進入到各種變化,以及感情的破滅,可以說第五十章是甜蜜的末章,背叛的啟章

雖然很不捨他們會有分離的內容,但小妹會將倒敘的主線劇情,作一個完美的收尾

接著回到小說第十六章的劇情,原先科技界的內容

想到這邊就很期待,就繼續寫下去囉

2
-
LV. 21
GP 583
62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2 BP-
第五十一章

------數千年前------

神州大地‧都廣之野
 
在暖和的日晨當下,從空中鳥瞰著整個都廣之野,碧粼大澤的澤面依舊著亮光,而位於中央處的木身遺跡,那聳立於天際的木樹依舊生長著,並持續穿越雲彩,延伸至天界交界處。
 
伴隨著風聲,那穿著亮橘色鎧甲的威嚴男子,正拍動著背後的龍翼,從都廣之野朝著有熊之都的方向飛行著。
 
日晨的陽光,依舊溫和的灑落,威嚴男子持續專注的飛行,在越過平廣的草原後,抵達了木造建構的都城,並從都城上方來到最高處的宮殿,降落在位於宮殿東側,一座由灰石砌成的殿堂前方。
 
此時的殿堂前方,那穿著粉色衣裳,頭上繫著橘色羽毛的女童,正拿者一把短劍揮舞著,她見到威嚴男子歸來,於是將短劍收起,開心的上前迎接。
 
『爹爹,您回來了。』女童抬頭望著威嚴男子。
 
『剛才千嶽大哥來過,帶這個卷軸來,說要給主人。』
 
女童說完,並從空中召喚出一金紋印刻的卷軸,交給威嚴男子。
 
『又是天帝這老傢伙,哼。』威嚴男子不悅的說,並從女童手上拿起卷軸。
 
『乖女兒,除了這個卷軸,他有沒有交代甚麼。』
 
這時,女童撫著頭想著,突然靈光一現,像是想起了甚麼。
 
『想起來了,爹爹。』她望著威嚴男子,依舊開心。
 
『千嶽大哥說,等他有空會下來陪我,並問主人甚麼回來。』
 
『他問主人甚麼時候回來?』威嚴男子問,眼神有些詫異。
 
『天帝這老傢伙究竟想幹嘛,這幾日一直找主人。』
 
『爹爹,感覺很久沒看到主人。』女童看著威嚴男子。
 
『這幾日一些人族的都在問,主人究竟去哪裡了。』
 
『哼,說到這個。』威嚴男子臉上不悅。
 
『主人為了那個女人,跑到都廣之野去了。』
 
『都廣之野?』女童一臉疑惑,她想了一下,問著威嚴男子。
 
『是有一顆好大的樹嗎?爹爹。』
 
『妳怎麼會知道,都廣之野有好大的樹。』威嚴男子依舊訝異。
 
『因為爹爹帶我下來的時候,我有看到呀。』女童說,並用手比劃著。
 
『千嶽大哥也有說,我們不用那棵樹,就能自由飛來飛去。』
 
『哼,原來是千嶽告訴妳的。』威嚴男子似乎明白。
 
『我們龍族的確不用建木,就能自由往返天界。』
 
『喔喔,原來那顆好大的樹,也有名字喔。』女童說。
 
『乖女兒,它的名字就叫作建木。』威嚴男子說。
 
『如果沒有這棵樹,我也不會認識主人了。』
 
『爹爹是在建木認識主人?』女童問。
 
『算是,認識他的當下,我們還打了一架呢。』威嚴男子說。
 
『那時候的主人,比現在更年輕。』
 
『見到他正在都廣之野,使用晶元召喚建木。』
 
『我想到他身為泥作的人族,竟妄想登天,於是就出手制止。』
 
『打了一架後,發現他跟其他人族有些不同,才知道他是人族首領。』
 
『只是那時,建木木身已呈半毀,要等上好幾年才能重新召喚。』
 
『然而他竟說無妨,還邀請我來到他的根據地,盛情款待。』
 
『為了報答他的人情,我跟著他一同參與各樣戰事,並漸漸以兄弟互稱。』
 
『後來因妳即將降生,我就暫時回返天界,離開神州。』
 
『只是沒想到主人再次登天,竟然會碰到那個女人,哼。』
 
威嚴男子說著,似乎有些憤慨,接著又繼續說。
 
『要是我早點知道,主人登天會碰到那個女人,我就會跟他去了。』
 
『如今主人被那個女人魅惑,整天只跟她在一塊。』
 
『在這樣下去遲早會毀了主人,我必須想些方法,讓主人離開她。』
 
『爹爹,您真的要這麼做。』女童問。
 
『天女大人一直都好溫柔,身上也都是香香的。』
 
『哼,妳不要被她的外表騙了,她可是殺過我們族人的。』
 
『天女大人,殺過我們族人?』女童有些錯愕,驚呼著。
 
『那麼溫柔的天女大人,怎麼會。』
 
『大人的事情,不懂就別問了。』威嚴男子說。
 
『她這般魅惑主人,妳不要再接近她,就待在我和主人身邊。』
 
『是…爹爹。』女童有些難過,還是答應了。
 
她向威嚴男子作揖,接著從灰石砌成的殿堂,向宮殿的方向走去。
 
日晨的陽光依舊照耀著,在前往宮殿的木柱迴廊上,她發現西側的暖閣前方,有一人影正朝著自己走來。是一名穿著藍色裙裝和白色袖衣,頭上帶著白色穗條的人族女孩,她抱著木製古琴,靜默不語。
 
兩人朝著對方的方向行走,最後在木柱迴廊的中央,見到了對方。在相互行禮後,女童看著人族女孩,好奇問著。
 
『妳是人族的,對不對。』
 
『對呀,我為人族,那妳是…?』人族女孩抱著古琴,靜靜的問著。
 
『我是天界應龍族,主人都叫我小劍僮。』女童說。
 
『喔,我知道了,妳就是應龍之女。』人族女孩繼續抱著古琴說。
 
『初次見面,我是天女大人的小樂僮,藍鈴。』
 
『藍鈴?聽起來好像植物。』女童問。
 
『是呀,因為我祖母很喜歡,所以就給我取這個名字。』人族女孩說。
 
『那妳有名字嗎?』
 
『沒有,因為父親還沒決定,要叫我芝茵還是蘭茵。』女童搖著頭說。
 
『那…我叫妳蘭茵吧,這樣比較好記。』人族女孩說。
 
『好呀。』女童有些高興,同意了這個名字。
 
『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籃鈴。』
 
『是呀,很高興認識妳,蘭茵。』人族女孩說。

『我正要去伶倫大人那裡,妳要一起前往嗎?』
 
『…沒辦法呢,我父親已經交代了。』女童有些惋惜。
 
『這樣喔,沒關係。』人族女孩繼續抱著古琴說。
 
『妳是住在東側那座灰石殿堂,對嗎?』
 
『對呀,我和父親都住在那裡。』女童說。
 
『因為先前的每個早晨,主人都會來練劍場。』
 
『只是這幾日主人去了都廣之野,就沒有來了。』
 
『都廣之野?』人族女孩問,似乎想起了甚麼。
 
『我有一個朋友,就住在都廣之野呢。』
 
『他跟我一樣很喜歡彈琴,也很喜歡大自然。』
 
『只是有段時日沒見了,不知道他是否還在都廣之野。』
 
『他是妳很重要的朋友嗎?』女童問。
 
『是呀,他是我很重要的朋友。』人族女孩說。
 
『真想再回到都廣之野,希望他還在那裡。』
 
看著人族女孩的眼中充滿期盼,女童似懂非懂的笑著。
 
『待會見囉,蘭茵。』
 
人族女孩微笑著,繼續抱著古琴,從木造迴廊向前行走,往北側樂殿的方向而去。而女童回頭望著,感覺到那如同伴般的情誼,正在內心溫暖著。

------------------------------------------------------------------------------------------------------------------------------------
2
-
LV. 21
GP 611
63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2 BP-
第五十二章

------數千年前------

都廣之野‧建木
 
當朝陽的日光,從石壁的深洞向下折射,打在了穀麥堆上,那上方的穀麥都發出金黃色的光芒,且不停閃爍著。
 
此時穀神居的上空,一對男女隨著風速向上爬升,並飛出洞口,接著從巨樹群聚的原野上方,穿越了數個巨大的石壁群,持續往中央處,那木身遺跡的方向前進。
 
伴隨著前方,巨大的木樹逐漸清晰,而穿透雲彩直達天際的建木,已出現在眼前。
 
振著金黃色羽翼、腰間繫著軒轅劍的男子,在空中俯瞰著建木,並在一瞬間降落於木身的枝幹,且回頭伸出手臂,接住那位粉色絲衣、髮上鑲嵌花瓣金飾的少女。
 
『我們回到這裡了。』少女說,那柔弱的手扶著男子的手臂,輕輕降落在木身上。
 
『建木,感覺跟前幾日來時,有點不一樣了。』
 
『哦,為何會這麼說?』男子扶著少女,問著。
 
少女靜靜凝視著,以柔弱的手觸碰著上方的枝葉,似乎在感應著甚麼。
 
此時,在建木的最高處,那交錯的枝枒瞬間晃動了一下,並落下了更多的綠葉,而少女則將手輕輕放下,並回頭望著男子。
 
『原來如此,它已經失去力量。』
 
『失去力量?』男子望著少女問著。
 
『因為這棵樹,必須要透過晶元,才能擁有神力。』少女說,依舊望著男子。
 
『如果沒有晶元,也就只是一顆普通的樹,即使觸及天界也無法到達。』
 
『所以妳的意思,晶元已經不在了,是嗎?』男子問。
 
『是的,因為我感應不到任何的神力,所以晶元應該已經….』少女說,眼神透著擔憂。
 
『被取走了?』男子凝視著少女問。
 
『嗯。』少女點頭,眼神依舊透著擔憂,繼續對著男子說。
 
『沒有晶元的建木,恐怕會有崩解的危險。』
 
『我們還是先離開,回去跟烈山氏說吧。』
 
『好,那我們回去。』男子說,同意了少女的提議。
 
他振起背後的金黃色羽翼,準備領著身旁的少女再度飛起,卻發現她面色痛苦,那粉色絲衣的雙袖,已冒出陣陣熱氣。
 
『軒轅……』少女望著男子呼喚著,那雙袖的熱氣不斷冒出,並將身旁的枝葉燒成焦黑。
 
『我…我感覺身體好燙…』
 
男子見狀,一個箭步上前扶著少女,並握著她發熱的雙手,注視著。
 
『是體熱,開始蔓延了呢。』他的心中默想,並以另一手撫著少女的臉頰。
 
『連面頰都發燙了。』
 
『軒轅……』少女望著男子,語氣帶著些許無助。
 
『怎麼辦,我沒辦法控制了。』
 
『我知道。』男子說,並持續撫著少女的面頰,並與她的眼神對視。
 
『既然如此,我們先別去找烈山氏。』
 
『讓我帶妳回碧粼大澤,抓緊我的衣襟吧。』

『嗯。』少女點頭,她以柔弱的雙手,環抱著男子的頸間。
 
而男子則抱起了少女,並振起背後的金黃色羽翼,從建木向上飛起,往碧粼大澤的方向而去。
 

------同一時間------

天界交界處‧華胥之都
 
那漂浮於半空中的華虛神都,此時也隱隱約約感受到,有些許熱氣正從神州大地而來。
 
此時在殿堂最高處,那名有著淡黃色長髮,兩鬢垂著辯子,額上配戴著頭飾的華胥國主,像是感應到甚麼,迅速的從殿堂走到外頭,望著遙遠的神州大地。
 
『這怎麼會…』
 
她指著神州的方向,並轉頭對著身旁的華胥侍者。
 
『妳下去看看,這強大的熱氣,究竟從何處來。』
 
『是的,國主。』
 
華胥侍者恭敬行禮,並準備默念咒語,然就在這時,那殿堂的上空,卻逐漸出現一身影,是那位穿著青色刻紋的半袖鎧甲,頭上有著龍族犄角的神使。
 
『華胥國主,在下千嶽,奉天帝之命前來。』龍族神使說。
 
『龍族千嶽,為何你會出現。』華胥侍者對著空中的神使,質問著。
 
『華胥國已不受天界管轄,你前來又有何事。』
 
『關於這事,恕我無可奉告。』龍族神使說,眼神冷峻注視著。
 
『華胥國主,天帝要您前往天庭一趟,快跟著我來。』
 
『國主,您不要去。』華胥侍者說,並試圖以雙手阻擋。
 
然而那華胥國主,卻嘴角微微一笑,並溫柔的望著華胥侍者。
 
『不要緊,天帝既然找我,必定是有重要的事。』
 
『妳下去看看,等我回來再跟我秉告。』
 
『國主……』華胥侍者有些不捨,卻已放下雙手不再阻擋。
 
而華胥國主,則輕輕的默念著咒語,頓時她的身軀從地面漂向空中,來到了龍族神使的前方。
 
『替我好好照顧族人,我面見天帝後,就會回來了。』她回頭望著華胥侍者,面帶微笑再三叮嚀。
 
『國主……』華胥侍者抬頭望著,語氣不捨。
 
在一旁的龍族神使,他雙手抱胸,表情依舊冷峻,接著拍動冷光刻紋的羽翼,迅速領著華胥國主飛離,前往天庭。
 

------同一時間------

有熊之都‧灰石殿堂
 
位於木造宮殿的東側,以灰石堆砌而成的殿堂外,那名穿著粉色衣裳,頭上繫著橘色羽毛的女童,正與穿著藍色裙裝和白色袖衣,頭上帶著白色穗條的人族女孩, 坐在門廊前的石階,相互交談著。
 
然而,有一股強大的炙熱,正朝著有熊之都而來。
 
那人族女孩在瞬間感受到熱度,那額上的汗珠已順著臉頰滑下,於是從衣袖拿出手巾,輕輕擦拭著額頭,並抬頭望著天空。
 
『突然,變得好熱。』人族女孩有些不解。
 
『對呀,剛剛感覺還涼涼的,突然變得好熱。』女童說,也和人族女孩一樣,開始擦拭著臉頰上的汗珠。
 
『既然天氣變熱,要不要吃些冰餅?』人族女孩轉頭,問著女童。
 
『冰餅?』女童有些好奇,望著人族女孩。
 
『我們人族都會做些糕餅,也會製作冰餅。』人族女孩說。
 
『如果妳想吃,我們待會就一起去冰窖拿。』
 
『好呀。』女童說,並繼續擦拭著汗珠。
 
人族女孩從石階上起身,帶著女童一起延著木造迴廊,往宮殿南側的方向前進。隨著熱度逐漸明顯,那木造迴廊上的精緻刻紋,已開始發燙起來。
 
『連迴廊也好熱。』女童說,並繼續跟著人族女孩走。
 
『是呀,等我們到了冰窖,就不會這麼熱了。』人族女孩說。
 
她們持續行走,從木造迴廊的盡頭,來到宮殿南側的園林,在徒步穿越兩旁的綠樹後,終於到達了冰窖的入口,是一座雪白石磚堆砌的殿堂。
 
『到了。』人族女孩指著前方,對著女童說。
 
『這就是宮殿的冰窖,我們一起進去吧。』
 
『好呀。』女童說,似乎有些期待。
 
她跟著人族少女,兩人一起打開了門扉,進入到雪白的殿堂裡。

------------------------------------------------------------------------------------------------------------------------------------


2
-
LV. 21
GP 671
64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2 BP-
第五十三章

------數千年前------

天界‧天庭大殿
 
閃耀著金色光芒的雲彩,位於天界的天庭大殿,此刻充滿著薰香煙霧的氣息。
 
在殿外的迴廊,白色的布幔不斷飄盪著,那身上穿著青色刻紋的半袖鎧甲,頭上有著龍族犄角的神使千嶽,正領著那有著淡黃色長髮,兩鬢垂著辯子,額上配戴著頭飾的華胥國主,行走於廊上。
 
穿越那飄盪的白色布幔,他們踏進了晶瑩剔透的地面,進入到由玉石構成的寬敞大殿。
 
此時,那垂降著淡黃色布簾的前方,一名留著中式髮髻的年老男子,他眼神肅穆,並袖擺向後注視著王座。
 
而龍族神使,則振起背後的龍翼,迅速的飛到年老男子身旁,恭敬行禮。   

『天帝大人,在下千嶽奉您之命,已將華胥國主帶來。』龍族神使說。
 
然年老男子依舊袖擺向後,繼續注視著王座。而那名為華胥國主的女子,已步行到殿前,來到他的後方。
 
『妳來了,華胥國主。』年老男子依舊注視著王座,語氣平和。
 
『距離上次召妳,彷彿幾個時辰前。』
 
『對您來說是幾個時辰前,然對華胥國及神州,已經過了數月。』華胥國主默笑著。
 
『您讓千嶽親自前來華胥國,必定是重大的事情。』
 
那年老男子聽著,繼續注視著前方的王座,袖擺依然向後。接著他轉頭望向龍族神使,語氣依舊平和。

『你先退下,我單獨與華胥國主對談。』
 
『是,天帝。』龍族神使恭敬的說,隨即從殿內轉身,往外飛去。
 
此時白色布幔依舊不停擺盪,那薰香的煙霧則繼續飄渺,圍繞於殿內。
 
『華胥國主。』年老男子轉頭,繼續凝視著王座。
 
『既然我召妳來,那麼妳應該知道,是為何事而來。』
 
『是,但在這之前,我想知道原因。』華胥國主依舊默笑,表情釋然。
 
『原因妳已明白,又何須我說。』年老男子依舊望著王座,說著。
 
『這華胥國,我既能讓妳治理,也可收回這地。』
 
『為了那些天人的存活,華胥國主,妳可要好好想清楚。』
 
年老男子說完,繼續袖擺向後,凝視著王座。
 
『天帝,既然如此,我也不妨直說。』華胥國主依舊默笑。
 
『那一直在我身旁的侍者,其實是您指派來監視我的,是吧。』
 
『您曾對我施展誓紋,要我親自監督軒轅氏,有無軀逐魔神。』
 
『既然您對他亦是如此,對我您當然一樣,沒錯吧。』
 
年老男子聽著,依舊望著前方的王座,眼神肅穆且緩緩道來。
 
『畢竟軒轅氏是泥做的人族,與我們神族有別。』
 
『如不是為了我的愛女,才讓他治理神州大地。』
 
『但我終究對他不放心,才派妳去監督,可不是。』
 
華胥國主聽著,依舊默笑著,抬頭注視著年老男子。

『天帝,從開天闢地至今,您對我和其他人,已不像從前了。』
 
『自從青兒誤殺龍族的事件,您將內晶置入他們時,我即有預感。』
 
『您對龍族會這般控制監督,同樣也會轉移到對我,以及軒轅氏。』
 
『如不是您召我前來,我也不打算這般述說。』
 
『妳今日倒是不像平日呢,華胥國主。』年老男子轉頭,望著華胥國主。
 
『既然妳已知我會如此,那麼為了妳的族人,就跟先前一樣,替我監督軒轅氏。』
 
『再度監督軒轅氏,這是為何?』華胥國主問。
 
『他有何處惹您不悅,我能替您提醒他,畢竟他這般年輕。』
 
『哼,年輕是嗎。』年老男子繼續說著。
 
『那好,妳替我轉達,卷軸上提到的那些事情,叫他盡快答覆。』
 
『如果再不答覆,到時可不是只有訓斥,我必定會嚴懲。』
 
『這是最後的機會,妳就原封不動轉達給他。』
 
『是,我知道了。』華胥國主說,並對年老男子作揖。
 
『那麼,我即刻前往神州,通知軒轅氏這事。』
 
『甚好,妳去吧。』年老男子揮揮衣袖,示意她離開。
 
華胥國主依然默笑,並再次作揖,接著合掌默念咒語,從天庭向外飛去,在穿梭於金色光芒的雲彩之間,往神州大地的方向而去。
 
 
------同一時間------

碧粼大澤‧露台

位於大澤旁的木造小屋,在鄰近澤面旁的露台,此時那粉色絲衣、髮上鑲嵌花瓣金飾的少女,正從露台上方的木質地板向下走去,那雪白的雙腳持續踏著地面,卻留下了一道道焦黑的痕跡。
 
她持續往大澤走去,當雙腳觸及水面時,那水面立即冒起陣陣白煙,使她立即將腳縮回,不願再靠近 。而那波光粼粼的澤面依舊平靜,少女凝視著好一會兒,終於下定了決心。
 
『我可以的。』
 
她的內心想著,深知自己對水的恐懼,然還是伸出雪白的腳掌,再次踏入澤面。
 
而白煙再次冒起,此刻她不已再害怕,並逐漸朝著澤面前進,隨著深度已逐漸從腳掌處向上蔓延,淹沒了她的粉色絲衣,並來到她的胸口處。
 
那白煙不斷冒出,平靜的澤面開始滾燙起來,此時她感受到身上的體熱,已漸漸分散出去,不在像先前那般痛苦。
 
她持續往大澤的中央前進,那水面已逐漸蔓延到她的頸間,漆黑的長髮在水中散開,與水面的波紋一起擺盪著。 最後水面淹沒了她的頭飾,只留下紫色披肩,漂浮於澤面上。

那少女已完全沒入水中,滾燙的水面和白煙則漸漸消失,最後又恢復了平靜。
 
而在大澤的木樹後方,一名有著綠瞳棕髮的綠衣少年,已目睹這一切,他的臉上雖然震定,內心卻有些震驚,在恢復平靜後,慢慢的從木樹旁現身。
 
『你都看到了?』
 
少年轉過頭去,只見一留著白色短鬚的綠衣老者,拍著他的肩頭說。
 
『青榆,方才你所見的,切莫洩漏。』
 
『澤神,為何我不能洩漏?那個不就是….』少年欲打算說,然卻被老者打斷。
 
『噓,這事你知道就好,切莫洩漏。』
 
『為何?澤神。』少年依舊不解,回頭望著綠衣老者。
 
『事關重大,黃帝已特別囑託,這事不可對外張揚。』綠衣老者說,並繼續拍著少年的肩頭。
 
『順便問一句,那建木晶元是否在你身上,青榆。』
 
『確實在我身上,怎了?』少年有些疑惑,回答綠衣老者。
 
『這本就是我的東西,就在我的體內。』
 
『了解,我只是替黃帝問問,畢竟他方才來找我,也在找尋建木晶元呢。』綠衣老者似乎明白,接著繼續說。
 
『你這孩子,要不要跟我去見黃帝,並告知他晶元的事。』
 
『我想不用了。』少年說,並搖著手腕。
 
『既然您已知道在我這裡,那您就跟他說一聲,反正都一樣。』
 
『你這孩子…好吧,就不勉強你了。』綠衣老者搖著頭,已理解少年的想法。
 
『去別處看看吧,但別洩漏你的身分。』
 
『我當然知道,澤神。』少年有些高興,那緊握的手腕,已瞬間放開。
 
『就先告辭了,我還會再回來。』
 
少年說完,洋溢著愉悅的神情,繞過了澤旁的小徑,往幽謐森林奔去。
 
『你這孩子,可要當心呢。』綠衣老者想著,並轉身離開了大澤。
 
此時澤面依舊平靜,那沉入水底的少女,已在展開結界中,陷入沉睡。

------------------------------------------------------------------------------------------------------------------------------------



2
-
LV. 21
GP 707
65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1 BP-
第五十四章

------數千年前------

有熊之都‧木造宮殿
 
位於神州大地的有熊之都,木造都城依舊聳立於平廣的草原上,那振著金黃色羽翼、腰間繫著軒轅劍的男子,飛行於草原的上方,並來到木造建構的都城,進入最高處的宮殿。

沿著木造迴廊,男子朝著主殿的方向飛行,並降落在殿前的門扉。

只見殿內的薰香持續焚燒著,從樑柱垂降的淡黃色布簾,那上頭的雲紋在陽光的照射中,依舊閃爍著。

男子從門扉進入,穿過那不停飛舞的布簾,走到那雕刻著雲紋的屏風,來到了木製高台處。他的眼神專注,凝視著高台的王座,表情肅穆。接著轉過頭去,看到前方的桌案,已堆滿了卷軸。
 
『沒想到離開數日,就這麼多了。』

他沉思著,接著轉身坐於王座,並拿起案上的卷軸,發現上方是天界的金紋印刻,於是攤平閱覽著。
 
『…汝既已為帝,終日不在朝,吾先遣千嶽,應龍代汝回。』
『…王者既為王,事必天下先,速答覆吾命,遣送卷軸歸。』
 
卷軸上頭的天界文字,閃爍著淡淡的墨色,而男子則繼續沉思,注視著卷軸未發一語。

垂降的淡黃色布簾,依舊持續飄盪著,然殿前卻逐漸出現一身影,那穿著亮橘色鎧甲的威嚴男子,已悄然到來。
 
『主人。』威嚴男子開口,呼喚著王座上的男子,此時他回過神來,並將那捂著頭的手,慢慢放於案上。
 
『是你,應龍。』男子的語氣欣慰,他的表情從沉思轉為平和,望著威嚴男子。
 
『我不在的這幾日,千嶽有來過這裡,對吧。』
 
『是呀,主人。』威嚴男子說,並雙手抱胸。
 
『我奉您的命令,去都廣之野鄰近的群山和大澤,找那個常先。』
 
『但他似乎已離開,所以我就返回這裡,繼續幫您處理卷軸。』
 
『多謝你,我的好兄弟。』男子的語氣帶著感激,露出微笑。
 
『去都廣之野後,很多事情我已想妥,也將會前往天庭。』
 
『在我去之前,能否請你答應我一件事。』
 
『何事,主人。』威嚴男子問。
 
『關於天女,我已找到地方安置,不讓她的體熱繼續擴散。』男子說,眼神凝視著前方。
 
『然這非長久之計,在那地方尚未乾涸前,我必須找出永久的解決辦法。』
 
『在這之前,別洩漏給人族,不要造成他們的恐慌。』
 
『主人,我明白。』威嚴男子說。
 
『不過要永久的解決辦法,也不是沒有。』
 
『哦,是甚麼辦法,你說看看。』男子問。
 
『主人,您是否還記得,在九黎之谷放逐魔神種族的事。』威嚴男子說。

『既然您已用東皇鐘創造那世界,那麼就將她丟入那裡,不就永久解決了。』
 
『應龍你……』男子的語氣有些震驚。
 
『天女她為我付出一切,變成這般體質。』
 
『你竟然要我放逐她,去那山海界。』
 
『主人,既然您不能告知天帝那老傢伙,也只有這個辦法,才能永久解決。』 威嚴男子說。
 
『既然她會成為旱魃,那您遲早要面對這個問題,不是嗎?』
 
『那在尚未危害神州前,把她丟到那裡,不就解決了。』
 
『應龍,這絕對不行。』男子否絕,對著威嚴男子說。
 
『你明知道,她既是天帝愛女,更是我摯愛的人。』
 
『我怎麼下得了手,將她放逐到那裡。』
 
『主人,為了那個女人,你究竟要退讓到何時。』威嚴男子有些激動。
 
『我跟著您擊敗炎帝,並看著您成為共主,得到神州大地。』
 
『然您竟想為了她,不惜捨棄您的子民,上天界跟天帝那老傢伙請罪。』
 
『既然她一再影響主人,就別怪我應龍了。』威嚴男子說著,望著王座上的男子,依舊雙手抱胸。
 
『她繼續待在這裡,只會給您帶來困擾。』
 
『主人想要永久的解決辦法,那就是放逐她。』
 
『只要她去了那世界,問題不就解決了。』
 
『應龍,你當真這麼想。』男子的語氣,已轉為平靜。
 
『站在王者的立場,我會考慮這做法,然念及和她的情份,我無法這般待她。』
 
『你的建言並非無理,容我好好想想,我自會作出選擇。』
 
『主人,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威嚴男子說。
 
『無論主人選擇如何,我都會追隨您,永不改變。』
 
『多謝你,應龍。』男子露出欣慰的神情。
 
『關於天女的事情,就說到這裡。』

『我想獨自閱覽卷軸,你先下去吧。』
 
『是,主人。』威嚴男子作揖,對著男子行禮。
 
他振起了背後的龍翼,欲轉身朝殿外飛去,此時在門扉前方出現一身影,那有著淡黃色長髮,兩鬢垂著辯子,額上配戴著頭飾的華胥國主,正從空中降落。
 
『華胥國主。』威嚴男子有些訝異,望著女子從門扉走入。
 
那名為華胥國主的女子,從威嚴男子身旁經過,徒步來到高台處前方,向王座上的男子行禮。
 
『您來了,華胥國主。』男子扶著桌案,凝視著女子。
 
『數月未見,今日怎會前來?』
 
『我替天帝帶來召令,需傳達給您。』華胥國主說,注視著上方的男子。
 
『關於卷軸提及之事,請您盡速回覆,不可再拖延。』
 
『多謝您提醒,關於卷軸之事,我會親自上天界跟他說明。』男子說。
 
『既然您親自前來,我有個不請之請,需勞煩國主。』
 
『何事?』華胥國主問。
 
『天女她現正在碧粼大澤,能否請您前往一趟,替我將這物交給她。』男子說。
 
他從王座上方起身,並延著案旁走下,接著來到華胥國主前方,並從袖口拿出一物件,是一雕刻著雲紋的白玉,正隱隱散發著螢光。
 
『這白玉,是從我華胥國來,亦是您成為共主的賀禮。』華胥國主說。
 
『配戴此物並施展咒語,即能穩定呈現漂浮狀態,亦不受任何影響。』
 
『究竟發生了何事,為何要將此物交與青兒。』
 
『國主,此事我無法對您詳說。』男子說,並將白玉遞給華胥國主。
 
『到了碧粼大澤,您即會明白為何。』
 
『既然如此,我就替您去。』華胥國主說,並從男子手中取走白玉。
 
『那麼,在此別過了。』
 
她向男子作揖,轉身走向殿外,當走到威嚴男子身旁時,表情靜默點了頭,隨即踏出門扉,朝著天際飛去。
 
而威嚴男子望著華胥國主離去,則轉頭望著前方的男子,問著。
 
『主人你…』
 
『應龍,你也下去吧。』男子揮揮衣袖,轉身注視著高台的王座。
 
『明早帶小劍僮一起前往練劍場,我有任務要交給她。』
 
『是,主人。』威嚴男子作揖,答應了男子。
 
他再度振起龍翼,從門扉往灰石殿堂的方向飛去。而殿內獨留男子一人,他回到了案前,再度拿起天界的金紋卷軸,並在沉思一會後,又放回案上。

------------------------------------------------------------------------------------------------------------------------------------
1
-
LV. 21
GP 713
66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1 BP-
第五十五章

------數千年前------

碧粼大澤‧結界
 
在波光粼粼的水面底下,那粉色絲衣、髮上鑲嵌花瓣金飾的少女,已在展開結界中,陷入沉睡。
 
那漆黑的長髮在水中飄逸著,而粉色絲衣也跟水流擺盪,在水中結界,那繽紛的氣泡,不斷的從裡頭往水面而去,並在水面上形成一個個泡沫。
 
少女則持續沉睡,寬大的衣袖在結界裡飄盪,柔弱的手已全然放鬆。
 
就在此時,澤面上隱隱約約出現一身影,對著水中的少女呼喚著。
 
『青兒。』
 
那溫柔的女聲呼喚著,而少女依然沉睡,沒有聽到聲響。
 
『青兒。』
 
女聲持續呼喚著,這時少女已緩緩睜開雙眼,注視著水中。
 
『青兒。』
 
女聲仍舊呼喚著,那少女聽到了聲響,立即抬頭望著上方的水面。
 
『這聲音…難道是…』
 
她的內心有些訝異,隨即伸出柔弱的雙手,從結界朝水面飛去。
 
『唰────』
 
頓時碧粼大澤激起一大片水花,掀起不小的漣漪,少女浮出了水面,那頭長髮則因浸濕而滴落了些許水珠,落在澤面上。

她環顧了四周,並抬頭望著上空,找到了溫柔的女聲,是那有著淡黃色長髮,兩鬢垂著辯子,額上配戴著頭飾的華胥國主,正呼喚著她。
 
『青兒,終於喚醒妳了。』華胥國主說,並從空中降至澤面。
 
『軒轅氏說妳在碧粼大澤,沒想到是沉在水裡。』
 
『國主……』少女望著華胥國主,表情有些不安。
 
『這是怎麼回事,為何妳會在水裡。』華胥國主問著,伸手欲將少女從水面浮起。
 
卻在這時候,她像是觸及到甚麼似的,立刻往後退。
 
那體熱不斷從少女的袖口冒出,將水面形成一陣陣白煙,而那雙柔弱的手開始顫抖,些許靈力不斷從掌中併發。
 
『國主……』少女望著華胥國主,並將雙手藏於水中。
 
『為何妳…會有這般強大的熱氣。』華胥國主持續問著,並再次靠近澤面。
 
『因為我…為了軒轅氏,耗盡了力量。』少女說,並注視著華胥國主。
 
『妳為了軒轅氏,耗盡了力量?』華胥國主重覆著少女的話,有些震驚。
 
『青兒,妳能否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國主……』少女望著華胥國主,一臉默然。
 
『我已成這樣,就別問了。』
 
『妳還是離開吧,我要留在這裡,等待他回來。』
 
『等待?妳是說軒轅氏。』華胥國主持續問著,似乎明白了甚麼。
 
她袖中拿出那雕刻著雲紋的白玉,遞到少女的前頭。  
 
『妳聽我說。』華胥國主望著少女,語氣直白。

『軒轅氏要我將這白玉交給妳,妳可明白他的意思?』
 
『…甚麼意思?』少女有些困惑。
 
『這白玉是從我華胥國來,配戴此物並施展咒語,即能穩定呈現漂浮狀態。』
 
『他的意思,是要妳一直待在大澤裡,不能離開。』
 
『…那他還會回來嗎?』少女說著,語氣充滿不安。
 
『國主,如果他不回來,我豈不就一直沉在水裡。』
 
『青兒,妳別多想,先將這白玉收好。』華胥國主說,並將白玉放於水面。
 
那散發著螢光的白玉則逐漸下沉,在水中落入少女的手裡。
 
而少女望著那塊白玉,陷入了沉默。
 
此時澤面又開始冒起陣陣白煙,那滾沸的水面不斷冒著蒸氣,逐漸提高了水溫,並開始蒸發起來。
 
『為甚麼…為甚麼是我。』少女說,握著那白玉的手顫抖著。
 
『我為他付出了一切,為甚麼是我要承受這些。』
 
少女的語氣帶著些許悲憤,並緊握著白玉。
 
在此時,她的身軀產生大量的熱氣,使得原本滾沸的大澤,急速的乾涸。伴隨著蒸氣向上冒出,水面已逐漸消失,並露出大澤的底部。
 
『青兒……』華胥國主見狀,立即退到高空處。
 
少女站立在乾涸的土壤,並對著白玉施展著咒語。
 
只見一道白光從玉中迸發,使少女的身軀發出微弱的瑩光,接著她的身軀開始向上飄起,逐漸飄離碧粼大澤。
 
隨著高度提升,來到了大澤的上方,鳥瞰著整個都廣之野。
 
目睹這一切的華胥國主,見到少女已從地面飄至高空,隨即醞釀著靈力,想將少女帶回。
 
『沒用的,國主。』少女轉頭,將手朝著華胥國主一指,那炙熱之氣立即從袖口冒出,往她的方向而去。
 
炙熱之氣如同流彈般,在觸及到她的衣服時,瞬間燃燒起來。而她則合掌念咒,頓時冰霜之氣從掌中蔓延,熄滅了燃燒的火苗。
 
在一旁觀看的少女,依舊緊握著白玉,並持續念著咒語。
 
一道從白玉中迸發的光芒,正朝著華胥國主而去,就在這瞬間,那閃著金黃色光芒的軒轅劍,立即從空中出現,抵擋著白光的攻擊。
 
那穿著雲紋黃冕、頭帶冕冠的男子,正持著軒轅劍擋在前頭。
 
『軒轅……』少女見到男子出現,露出驚喜的神情。
 
『你終於來找我了。』
 
『青兒。』男子的表情肅穆。
 
『我不是要妳待在碧粼大澤,怎麼擅自離開了。』
 
『我…』少女欲言又止,繼續將白玉緊握,解釋著。
 
『國主把這玉交給我,說你要我繼續待在大澤。』
 
『要是你不回來,我豈不是要一直待在那裡。』
 
『即使如此,妳也不應該擅自離開。』男子持劍,對著少女說。
 
『妳的體熱只有碧粼大澤的結界,能稍為壓制住。』
 
『一旦妳離開了那裡,神州大地皆會感受到妳的體熱。』
 
『妳怎麼沒明白嚴重性,竟擅自違背我們的約定。』
 
『約定?』少女依舊緊握著白玉,對著男子說
 
『這樣想想,我不想在被困於大澤。』
 
『你請父親大人來接我,讓我回天界吧。』
 
『妳….』男子說,語氣有些憤慨。
 
他將軒轅劍放下,並振起背後的羽翼,來到少女的身旁。
 
『妳是在怪我,讓妳沉於大澤,失去自由嗎?』男子扶著少女的白玉,質問著。
 
『我失去自由,但更在意你不回來。』少女緊握著白玉,悲憤的說。
 
『這塊白玉,不就是你要我一直沉於大澤。』
 
『難道你不是這麼想,我有說錯嗎?』
 
『我已在替妳想辦法,為何妳不能給我點時間。』男子說,語氣依舊憤慨。
 
『既然妳不願待在大澤,那我可以告訴妳,還有其他地方也可去。』
 
『應龍已跟我建議,要永久解決妳的體熱,除了放逐妳別無他法。』
 
『….你說甚麼。』少女錯愕的望著男子。
 
『你是唬我的,對不對。』
 
『我不要去那個地方,我不要。』
 
男子望著少女驚恐的神情,上前將她手中的白玉取下,並緊拉著她的手。
 
『你要帶我去哪裡?』少女欲掙脫男子的抓握,他卻轉頭望著少女。
 
『妳就這麼害怕,是嗎?』男子的眼神專注凝視著少女,質問著。
 
『對,我不要去那裡。』少女說,並以眼神反抗著。
 
『我會變成這樣,難道是我自己願意,還不是因為…』
 
『夠了。』男子說,並打斷少女的話。
 
『妳無須再說,可以嗎?』
 
『姬軒轅你……』少女的眼神充滿無辜,極力掙脫男子的抓握。
 
男子見狀,隨即放開少女的手,並背對著少女。
 
『妳走吧。』他輕聲的說。
 
『在我還沒下定決心前,妳走吧。』

 
『哼。』少女撫著被抓疼的手,對著男子賭氣。
 
『我走,你也別想找到我。』
 
她說完,頭也不回的朝著都廣之野的外圍飛去,並消失在天際裡。而在旁目睹一切的華胥國主,則在少女離去後,對著男子表示歉意。
 
『真是對不住了,共主。』華胥國主作揖。
 
『這句話,應該由我來說。』男子背對著華胥國主,表情漠然。
 
『您先回返華胥國,國主。』
 
『是,就先告辭了。』華胥國主說,並朝著天際的方向而去。
 
此刻,男子的手裡握著那雲紋的白玉,一陣悲痛襲上了心頭。他強忍著保持鎮定,並抬頭望著上方的天界,飛往了天庭。

------------------------------------------------------------------------------------------------------------------------------------
1
-
LV. 21
GP 723
67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1 BP-
第五十六章

------數千年前------

神州大地‧巫山
 
那穿著粉色絲衣、髮上鑲嵌花瓣金飾的少女,從都廣之野的外圍,穿越過幽謐森林及碧粼大澤的上空,持續向東飛行。
 
她不斷穿梭在山巒交疊的雲霧間,接著在上方見到一座細流從巫山崖頂淌下,那青翠挺拔的蒼松佇立在旁,伴隨著雲霧繚繞,更顯得夢幻飄渺。
 
望著眼前的景色,少女順著頂峰處飛下,在越過白玉亭台後,來到了白玉宮殿的遺跡處,那以松木搭建而成的木造殿堂。
 
她緩緩降落在殿堂前方,卻發現前方的平台中央處,長著一株兩丈高的綠色植物,其在頂端處開了鮮豔的紅花,並散發著芬芳的花香。
 
『瑤…姬…』
 
少女的內心被觸動著,輕輕的從口裡說出。接著她來到平台中央,凝視著眼前的紅花,呼喚著。
 
『妳…是甚麼時候,幻化成花的。』
 
她的語氣十分溫柔,並伸出手來想輕撫著紅花,卻發現自己的手,正不由自主的顫抖著,那靈力已不受控制在併散。
 
少女扶著手腕,想控制住這併散的靈力,而那紅花則在她面前輕輕晃動。
 
一個熟悉的女聲,從空中而來。
 
『青…兒…』
 
聽到這聲音,少女抬頭望向天空,彷彿在找尋著甚麼,並繼續溫柔的呼喚。
 
『瑤姬…』
 
『是妳…真的是妳…』
 
此時少女的眼眶泛紅,望著空中不停的呼喚,而女聲則又出現,回應著她。
 
『青兒…』
 
『妳怎麼…變成了…這副模樣…』
 
那女聲迴盪在空中,而少女則望著空中,眼眶的淚已悄然落下。
 
『別問了…瑤姬…』
 
『事已至此…我也回不去了…』
 
少女說著,將雙手撫著面頰啜泣,而那女聲則繼續在空中迴盪。
 
『怎麼了…青兒…』
 
『為何妳…這般傷心…』
 
女聲詢問著,然而那少女依舊撫面啜泣,並未回答。
 
『難道妳…是為了他…』
 
那女聲嘎然而止,而少女則持續啜泣,並輕輕的點頭。
 
『沒想到…妳為了他…變成這樣…』
 
『就回去天界…找妳父親吧…』
 
那女聲提議著,然而少女依舊撫著面頰,啜泣著回答。
 
『我回不去了….瑤姬…』
 
『這身體…無法到達那裡…也無法待在這裡…』
 
『而且姬軒轅…他竟然…竟然…』
 
少女語帶哽咽,接著又啜泣起來,那淚珠不停的從指縫中滾下。
 
『軒轅氏…怎麼了…』
 
那女聲再度響起,重覆著少女的話。
 
『妳能否告訴我…究竟怎麼了…』
 
聽著女聲的詢問,少女漸漸停止了啜泣,並將手放下來,面無表情的說。
 
『姬軒轅…他要我走…』
 
『我為了他…付出了一切…』
 
『沒想到…竟是這樣待我…』
 
那悲憤的情緒,正觸動著少女的心思,而淚珠已從她眼裡滴落,掉在木造的平台上。
 
『青兒…』
 
女聲再度響起,語氣和緩的回應著。
 
『見妳這麼悲傷…』
 
『我想…不妨將這個…還給妳…』
 
那話音剛落,只見紅花的花瓣,已紛紛飄到少女的面前,並凝聚成一股力量。而少女輕輕的伸出手,望著那股力量,逐漸變成了一個小樂盒,落在她的掌心。
 
『這是…我當初送妳的…』
 
少女說,凝視著手中的小樂盒,像是回想起了甚麼。
 
『是的…是妳最愛的四樂器…』

女聲回應著,語氣依舊和緩。
 
『也請妳原諒…那次的事情…好嗎?』
 
聽著女聲的懇求,少女依舊凝視著小樂盒,表情釋然。
 
『別這麼說…瑤姬…』
 
『妳死於灰燼…又幻化成花…』
 
『我怎麼還會…記恨妳呢…』
 
少女說著,用著另一手輕撫著樂盒,並將它放在平台的地面上。
 
『就讓它們…繼續陪伴妳吧…』
 
那頂端處的紅花,又再度掉下些許花瓣,落在了小樂盒的上方。而她靜靜的凝視,那紛紛掉落的花瓣,輕聲說著。
 
『我走了…瑤姬…』
 
『不然這裡…也會因我體質…焚燒殆盡…』
 
少女說完,接著轉身離開了木造平台,並向上飛去,穿梭在巫山的雲霧間。
 
然此刻,那地上的小樂盒,裡頭正透著些許螢光,像是回應著離去的老主人,又慢慢的消失。

------------------------------------------------------------------------------------------------------------------------------------


1
-
LV. 21
GP 757
68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2 BP-
第五十七章

------數千年前------

神州大地‧有熊之都
 
伴隨著烈日高照,那平廣的草原已不見綠意,四處草木枯褐,地面皆是龜裂的痕跡。
 
在那都城外,一位穿著棕色短衣的人族男子,他的手上正握著枯萎的穀粒,眉頭緊皺未發一語。

此時,他的身邊出現了一名幼童,虛弱的蹲下了身軀,並拉扯著他的袖擺,眼神無助的向他乞求。
 
『叔均大人….』那幼童虛弱的聲音,呼喚著。
 
『我好餓…好餓…』
 
那人族男子見狀,看著幼童向前倒下,便立即扶住了他,並搖晃著他幼小的身軀。
 
『孩子,你醒醒…』
 
『我這就拿食物給你…醒醒…』
 
那人族男子,不斷的搖晃著幼童的身軀,並從懷裡掏出一小塊餅食,遞到了他的面前。
 
那幼童睜開了雙眼,見到眼前的食物,伸出那虛弱的小手,握住了那塊餅食,並像是餓極似的一口就吞入胃裡。
 
見到幼童這般吃法,那人族男子輕聲的嘆了口氣,輕輕撫著幼童的短髮。
 
『孩子,你從哪裡來…』他注視著幼童。
 
『我看你的穿著,並不像都城的人族…』

『而且你又怎知道,我即是掌管田畝的叔均。』
 
人族男子詢問著,此時幼童抬頭望著他,以稚嫩的童聲回答著。
 
『穀神大人說,只要見到穿著棕色短衣的人,就是叔均大人。』
 
『孩子…你是從都廣之野來的?』那人族男子有些訝異。
 
『穀神是我的師傅,如今可安好。』
 
那幼童望著人族男子,雙手作揖行了禮。
 
『穀神大人那裡也在乾旱,好多穀麥都枯萎了。』幼童說。
 
『我來到這裡的路上,已經好久沒吃東西,也看到好多人餓死。』
 
『為甚麼共主不軀逐那個妖物,拯救我們呢?』
 
那幼童的眼神,無助的望著人族男子,而男子則蹲下身,握著幼童虛弱的手腕,安慰著。
 
『孩子…你放心,我一定會力勸共主,軀逐那個妖物的。』
 
『大人…謝謝你…』幼童高興的說,並上前抱住了人族男子。
 
那名人族男子將幼童抱在懷裡,然而在下一刻,卻發現幼童的氣息已逐漸消失,虛弱的小手已從他懷裡垂下,不在有任何動靜。
 
『孩子…』
 
抱著幼童瘦弱的身軀,人族男子的表情充滿哀戚,他扶握著幼童的頸項,讓他倚靠在自己的肩頭,就像在熟睡般。
 
此時烈日正照射在龜裂的地面,人族男子抬頭望著上方的烈陽,像是下定決心似的,抱著幼童返回了都城。
 
 
------二個時辰後------

有熊之都‧神器殿
 
位於都城最高處的木造宮殿,此時在後方的神器殿,那名穿著雲紋黃冕、腰間繫著軒轅劍的男子,正坐於高台的王座,聽著身旁的人族男子秉告著。
 
『這件事,你不用再提了。』男子說,並注視著人族男子。
 
『身為神州共主,我定會親自處置旱魃,你無須再提。』
 
『是。』人族男子說,並指著高台前方的木几,那攤開的神州全境古地圖。
 
『如今從都廣之野,一路延伸至阪泉、涿鹿等地,皆出現嚴重旱象。』
 
『臣懇請共主,為了天下的子民,早日將旱魃逐去。』
 
人族男子說完,並對著他行禮作揖,而身旁的人族部屬也紛紛效同,向他懇求著。
 
『你們……』男子說,他扶著高台的王座起身,指著前方。
 
『神州的子民亦是我的子民,我豈會坐視不理。』
 
『是,臣當然知道。』人族男子說。
 
『那臣斗膽問,為何您遲遲不處置。』
 
『叔均,是誰允許你,可以這般揣測我的心思。』男子的表情不悅,質問著。
 
『方才說過,我定會親自處置旱魃,你無須再問。』
 
『共主。』人族男子將手放下,眼神注視著男子。
 
『請恕臣直言,聽您這樣說,表示您還在思慮。』
 
『臣不明白,區區一個旱魃,為何能讓您如此。』
 
『叔均。』男子的表情更加不悅,指著人族男子說。
 
『你這般勸諫,是要我即刻發出詔令嗎。』
 
『共主。』人族男子再次作揖。
 
『既然您任命臣為田官,為了天下子民,請您即刻處置旱魃。』
 
『臣亦認同叔均大人所言,共主。』在人族男子身旁的部屬,跟著附和著。
 
『臣亦是。』
 
『臣亦是。』
 
那人族男子身旁的部屬們,陸續向男子表達支持之意,而男子則轉身面對王座,袖擺向後陷入沉默。
 
『共主,您不可在猶豫,天下的子民正等著呢。』人族男子再次作揖,對著男子說。
 
男子依舊沉默,那袖擺向後的雙手已握緊,持續注視著高台的王座。
 
殿內的薰香依舊飄渺,裊裊上升的煙霧已瀰漫在殿內,此時人族部屬們皆注視著男子,等待著他下達詔令。
 
過了片刻,那男子緊握的雙手,頓時鬆了開來,並將袖擺放下,繼續凝視著前方的王座,開口說著。
 
『去將盤古斧取來。』
 
『共主,您說甚麼。』人族男子問著。
 
『去替我,將盤古斧取來。』男子再次說到,並以手撫著王座上的雲紋刻紋,彷彿下定了決心。
 
『是,共主。』人族男子說,並對身旁的人族侍者示意。
 
『你去,到後方木閣的架上,將左側的機關木匣取來。』

『是的,大人。』那人族侍者說,接著迅速退下,往木閣的方向而去。
 
那男子依舊撫著王座的雲紋,接著轉頭對著人族男子說。
 
『叔均,你即刻帶著餅食,前往都廣之野,以及阪泉、涿鹿等地。』
 
『務必安撫好那些子民,去吧。』
 
『是,臣立刻前去。』那人族男子說,並在作揖之後,隨即朝外頭走去。
 
而在離去之時,他瞧見那人族侍者,雙手已呈著一機關木匣,正往殿內走返。此刻他望著侍者的背影,臉上露出欣慰的神情,並快步離去。

------------------------------------------------------------------------------------------------------------------------------------


2
-
LV. 21
GP 761
69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2 BP-
第五十八章

------數千年前------

神州大地‧雪山
 
那烈日的高溫,持續照射在雪白的地面,逐漸使白雪消融,化為了冰泉。
 
而振著龍翼的天界應龍族,正盤旋於高空,並跟隨那穿著亮橘色鎧甲的威嚴男子,進入了雪山境內。
 
他們沿著雪地飛行,終於來到雪山下方,那一處結著冰晶的洞穴。
 
『找到入口了。』威嚴男子說,並指著前方。
 
『就是這裡,你們跟我來。』
 
『是,族長。』龍族族人回應著,並拍動著龍翼,與威嚴男子一同進去。
 
他們從洞穴進入,而地面上的冰晶正閃爍著冷光,並冒著陣陣寒氣。在不斷分叉的冰窟中,一個個找尋著,並在深處的冰晶後方,找到了前往冰池的通道。
 
他們持續飛行,從冰窟進入到一處潔白的雪地,並見到天池上方,飄浮著一座冰晶堆砌的宮殿,並散發著冷冽的寒氣。
 
威嚴男子帶領著龍族族人,在飛越過結凍的天池,並向上爬升,而在瞬間抵達了宮殿。
 
他們闖入殿內,並延著殿內的冰柱往返穿梭,像是在搜尋著甚麼。
 
此時,在殿內剔透的冰面上,逐漸浮出一身影,那名有著白色斜瀏海、穿著貼身衣飾、坐在冰晶花瓣上的藍衣女子,出現在眾人面前。
 
『天界應龍族….』藍衣女子說,並伸出手指向前方。
 
『此乃我雪山女神的聖域,你們怎能擅自闖入。』

『哼,是妳。』威嚴男子說,並迅速飛到殿內上方,雙手交叉置於胸前。
 
『那個女人呢,她在何處?』
 
『應龍族長,你是指青兒。』藍衣女子說,她的表情冷峻。
 
『我豈會背叛姐妹,告訴你她的去處。』
 
『哼,不說是嗎。』威嚴男子說,並對著身旁的族人看了一眼。
 
龍族族人立即上前,將藍衣女子團團包圍,並開始施展咒語。
 
『你們要做甚麼。』藍衣女子說,並開始戒備。
 
而這時,隨著咒語的施展,那冰晶花瓣已開始石化,並向上蔓延著。
 
藍衣女子見狀,隨即從花瓣中起身,然而石化速度之快,已觸及到女子的貼身衣飾,並持續蔓延著。
 
她舉起雙手,只見手腕已被石化固封,並沿著手臂來到肩頸,擴及整身。
 
那威嚴男子,在上方注視著一切,繼續雙手交叉置於胸前。
 
而這時,那被完全固封的藍衣女子,她的手腕劇烈的晃動,想要掙脫石化的束縛。
 
『轟───』
 
一道金黃色的光芒,擊中了藍衣女子的身軀。
 
那上方的石化開始剝落,碎石不斷從女子身上掉落,逐漸化為粉塵。
 
龍族族人見狀,並停止施咒,並望著殿內後方。
 
此時殿內後方,那穿著粉色絲衣、髮上鑲嵌花瓣金飾的少女,手上正燃燒著炙熱之力,望著前方。
 
『青兒。』藍衣女子望著少女,語帶焦急喊著。

『妳為甚麼要救我,為甚麼。』
 
那少女依舊舉著雙手,並在一瞬間飛到龍族族人旁,開始攻擊。
 
只見她速度之快,那炙熱之力半隨著烈焰,擊中了龍族族人的鎧甲,並在瞬間燃燒起來。
 
『青兒。』藍衣女子依舊望著少女,無法理解。
 
而少女則持續攻擊著,一口氣連續發出數道烈焰的團狀物,逼退著龍族向後,並使他們振起龍翼,紛紛回到威嚴男子旁。
 
注視著這一切的威嚴男子,見到下方的少女,露出了竊笑。
 
『終於出現了,天女。』
 
『我奉主人之令捉拿妳,別想逃。』
 
威嚴男子說完,並在瞬間向前俯衝,逼近少女。
 
『憑你,也想捉拿我。』少女說,並將雙手朝著前方,發出炙熱之力。
 
在金色光芒的照射下,威嚴男子在一瞬間停下,並以手抵擋著。
 
而少女則持續向前方發出炙熱之力,然卻聽到慘叫聲,從她的身邊而來。
 
『啊───』
 
藍衣女子慘叫,並在一瞬間倒臥在冰晶花瓣上。
 
『雪姬───』那少女立即停止施展,轉頭回望著。
 
就在這刻,那身穿雲紋黃冕的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少女的後方,並朝她的後頸,伸出手掌猛力一擊。
 
『碰───』
 
少女突被襲擊,即刻感覺到一陣暈眩,並在瞬間倒下。
 
男子見到她昏迷,於是上前伸出雙袖,慢慢將她抱起。
 
而此刻,那威嚴男子則來到他的身旁,並看著他們的身影。
 
『做得很好,應龍。』男子說,並轉頭望著。
 
『天女被我這一擊,暫時不會醒了。』
 
『主人。』威嚴男子說,並指著少女。
 
『這個女人,您要帶往何處。』
 
那男子抱著少女,眼神堅定的望著威嚴男子,輕聲的說。
 
『鐘山。』
 
『主人,您是說鐘山?』威嚴男子再次問到,並注視著男子。
 
『是的,正是鐘山。』男子說,並低頭望著少女。
 
『我必須趁她昏睡之際,把她丟入那裡。』
 
『主人,既然如此。』威嚴男子說。
 
『我和族人就前往鍾山,為您守護那劈開的裂口。』
 
『好,你們去吧,我隨後就到。』男子說,並以眼神示意著他離開。
 
那威嚴男子向他作揖,接著振起背後的龍翼,對著龍族族人說。
 
『主人有令,你們與我一同前往鐘山,守護裂口。』
 
『是,族長。』龍族族人說,並紛紛向上飛升,來到威嚴男子身旁。
 
只見威嚴男子領著他們,迅速沿著剔透的冰面,從殿內朝著外頭飛去,並往宮殿上方不斷飛旋,陸續撞破冰壁,來到雪山外頭。

而此刻,在宮殿裡頭,那男子抱著少女,持續凝視著昏睡的她,哽咽著。
 
『青兒……請原諒我…...』
 
『為了我的子民…我只能如此…』
 
『無論在神州…還是那世界…』
 
『妳永遠是…我摯愛的人…』
 
那穿著雲紋黃冕的男子,頓時從堅定的眼裡,掉下了數顆淚珠,並落在少女的臉頰上。而少女的表情依舊柔和,絲毫感受不到男子的悲慟。
 
在靜謐的氛圍下,男子的思緒漸漸恢復平靜,眼神也從哀傷轉為漠然。接著他振起身後的羽翼,抱著少女向上飛升,離開了雪山境內,往鐘山的方向而去。

------------------------------------------------------------------------------------------------------------------------------------

2
-
LV. 21
GP 768
70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2 BP-
第五十九章

------數千年前------

神州大地‧鐘山
 
在陡峭的山巔處,那穿著雲紋黃冕的男子,正抱著穿著粉色絲衣、髮上鑲嵌花瓣金飾的少女,注視著上方劈開的裂口。
 
而龍族族人持續飛行著,不斷來回穿梭在鐘山上空,像是守護似的盤旋在裂口的周圍。
 
此時,穿著亮橘色鎧甲的威嚴男子,正從山巔後方的岩崖現身,並飛向男子身旁。
 
『主人。』威嚴男子說。
 
『我已讓族人,守護著您所劈開的裂口。』
 
『那裂口只能維持一段時間,請您快把她,丟入那裡吧。』
 
威嚴男子催促著,而男子回頭,依舊抱緊懷裡的少女。
 
『應龍。』男子說,語氣嚴肅。
 
『在前往這裡的路途,我想到這方式,似乎不妥。』
 
『要是被天帝得知,那我人族不就…』
 
『主人。』威嚴男子立即蹲下身軀,並雙手扶胸。
 
『事到如今,您竟又猶豫了。』
 
『您只要把她丟入,就能立刻解除旱象。』
 
『為何您又猶豫,應龍不能理解。』
 
此時一陣強風,正朝著岩崖而來,使得男子的雲紋袖擺,不斷擺動著。而男子持續抱緊少女,注視著威嚴男子。
 
『我既知你與天女的過往恩怨,這樣放逐,不就順了你的心思。』
 
『主人,您怎可這樣說。』威嚴男子說。
 
『自從立誓效忠於您,我應龍豈會假借主人之手,行報仇之事。』
 
『是嗎,應龍。』那男子的語氣冷漠,回答著。
 
『那我就告訴你,天女她會落得如此,也有你的緣故。』
 
『是誰去神州各地,假藉我共主之名,大肆渲染旱魃之事。』
 
『你以為,我甚麼都不知道嗎?』
 
那男子大聲喝斥,並抱緊少女,注視著威嚴男子。而他從地面起身,舉起手來指著少女,表情憤然。
 
『要是沒有這個女人,您決不會這樣喝斥我。』
 
『既然她這般魅惑,我應龍就必須把她,徹底從您身邊軀離。』
 
『應龍,我豈會受她魅惑。』男子的表情一沉,對著威嚴男子。
 
『我姬軒轅既以天下為重,即便是心愛的女人,該捨亦是得捨。』
 
『如不能這般,豈能擔當神州共主。』
 
那男子持續說著,然在下一刻,眼神專注的望著威嚴男子。
 
『然我一直存疑,神州子民怎會知道旱魃,又怎會在數日內造成饑荒。』
 
『想必不全是天女的因素,在這其中你究竟做了甚麼,說!』
 
男子的眼神依舊專注,繼續望著威嚴男子。
 
伴隨著強風迎面襲來,男子的雲紋袖擺,仍然不斷飛舞著。而懷裡的少女已逐漸清醒,卻不動聲色的倚在他懷裡。
 
『主人,應龍所做的一切,皆是為了您。』
 
『只要她去了那異世界,就能讓神州恢復原樣。』
 
『您不是提過,神州的安樂是您畢生的心願。』
 
『那應龍這般,也不全然為了私仇,更是為了您的天下。』
 
那威嚴男子語氣激動,並再次蹲下向男子懇求。
 
『主人,您斷不可再放她走。』
 
『即便沒我這般,數月之後,神州也會因她化為荒漠。』
 
『為了神州和您的子民,放逐她吧。』
 
那威嚴男子的話語剛落,此時男子懷裡的少女,卻突然以手腕推向他的胸膛,並從他懷裡掙脫。
 
她望著男子,眼裡充滿著悲傷,而男子也望向她,不知如何開口。
 
『主人,您不可放她走。』威嚴男子說,並上前欲捉住少女,然少女卻巧妙閃躲,逐漸退到山巔後方的岩崖。
 
『快,把她圍住。』
 
威嚴男子向著上空的龍族喊著,只見龍族族人迅速向下俯衝,欲將少女圍住。
 
然就在這時刻,少女突然一陣冷笑。
 
『轟───』
 
一陣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少女醞釀著手中的炙熱之力,瞬間擊退了龍族族人。
 
在這時,那上方的裂口正逐漸縮小,並在片刻後完全消失。而少女抬頭望著天際,頓時已明白一切。
 
『青兒…..』男子輕聲的說,並往岩崖的方向走去。  
 
『你不要,再喚我的名字了。』少女回頭,冷漠的望著男子。
 
『既然你這般對待,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青兒…..妳聽我說。』男子持續喚著,已來到少女身旁。
 
『那不是我的本意,我是不得已的。』
 
『哼。』少女說,眼神依舊冷漠。
 
『不用解釋了,軒轅。』
 
『事已至此,我不會再睬你了。』
 
少女說完,隨即從岩崖處飄至空中,欲打算飛離。而男子見到少女飛升,隨即振起背後的羽翼,在後方跟隨著她。
 
『哼。』少女漠然,並繼續飛升,往神州大地的東側而去。
 
此時她已離開鐘山境內,沿著群山往東飛行,並在越過泰山後,見到一片寧靜的濱海之地,來到東海的上空。

------------------------------------------------------------------------------------------------------------------------------------

2
-
LV. 22
GP 804
71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2 BP-
第六十章

------數千年前------

神州大地‧東海
 
那一片淡藍色海浪,不斷拍打著岸邊的沙灘,接著又慢慢退回到海裡。
 
而位於神州大地的東海,炎熱的日光正照射著,並使得海面上波光閃爍。
 
在片刻後,那穿著粉色絲衣、髮上鑲嵌花瓣金飾的少女,已從陸地飛來,現身於東海的上方。接著她停止飛行,並望著下方的海域,那海浪不斷往岸邊拍打,又漸漸退回了海裡。
 
然這時候,那穿著雲紋黃冕的男子,已振著背後的金黃色羽翼,來到了東海的上空。而少女轉頭望去,見到男子注視著她,便立即醞釀手中的炙熱之力,朝著他擊去。
 
『碰───』
 
男子閃身躲過了少女的攻擊,只見炙熱之力快速墜落,掉入了海中,頓時激起了一大片波浪,朝著上方而來。
 
而男子則振著背後的羽翼,往少女的前方飛去,然那少女卻不斷施展炙熱之力,朝著男子擊去。
 
『碰碰碰───』
 
那炙熱之力再度被男子閃過,並紛紛墜落於海裡,使得海面再度掀起波濤大浪,並濺到他們各自的衣飾上。
 
少女見狀,欲打算繼續攻擊,然男子卻一個上前,以手腕之力握住她柔弱的雙手,制止著。
 
『放開我,放開我。』少女怒視著男子,雙手不斷的掙扎。
 
『青兒。』男子繼續握著,眼裡沒有一絲猶豫。
 
『為了神州和我的子民,不能在放任妳了。』
 
『讓我親自放逐妳,去山海界吧。』
 
男子說完,已從眼角的餘光,見到那穿著亮橘色鎧甲的威嚴男子,正拍動著背後的龍翼前來。
 
他對著威嚴男子,漠然的使了個眼色,而威嚴男子似乎領會了甚麼,隨即露出高興的神情,並伸掌向前呼喚著。
 
此時,一把雕刻著上古紋路的盤古斧,正逐漸出現在掌中。
 
『你……』少女回頭,並繼續掙扎著。
 
『應龍,你直接劈開。』男子說,語氣漠然。
 
『是,主人。』威嚴男子握緊斧身,並迅速的朝著他們的前方,猛力一揮。
 
『轟───』
 
一陣巨響後,只見斧身劃破了東海上方的天際,並在瞬間出現了一道裂縫,進而打開了通往那世界的連結。
 
然在裂縫處,那入口卻不斷吸引著,並呈現旋渦狀。而少女看著裂縫,並回頭望著男子,眼裡已充滿絕望。
 
『對不起,青兒。』
 
男子的語氣漠然,接著以手腕之力提起少女的雙手,將她帶到裂縫上方。而少女依舊掙扎著,從絕望的眼神,流露出極度的悲傷。
 
當男子的手一鬆開,她立即在他面前墜下,掉入到裂縫之中。


------同一時間------

天界‧天庭大殿
 
在天庭殿內,那垂降著淡黃色布簾的後方,正在批閱著卷軸的年老男子,不知為何那握著的金紋刻刀,卻突然從手中掉落。
 
『鏘───』
 
那金紋刻刀瞬間撞擊到玉石地面,發出了清脆的金屬聲響。此時年老男子望著自己的手掌,表情已顯露出訝異。
 
『天帝大人。』
 
那穿著青色刻紋的半袖鎧甲,頭上有著龍族犄角的神使,已上前將刻刀拾起,並轉身交予年老男子。
 
『在下初次見到您這般,是否該休憩一下。』龍族神使詢問著。
 
『不了,千嶽。』年老男子說,並繼續握著那把金紋刻刀。
 
『應是先前施展結界之力,耗費我太多氣力。』
 
『你去傳喚我愛女,讓她來殿內見我。』
 
『是,天帝。』龍族神使說,並轉身從殿內離開,往殿後花園飛去。
 
此時花園內的粉白色花朵,正不斷飄落著,而那些衣飾華麗的神族女侍,望著滿地的花瓣,依舊彈奏著樂器。
 
此時龍族神使已飛過花園,並在她們面前停下,眼神凜然。
 
『在下奉天帝之命,傳喚天女前往殿內。』龍族神使對著女侍說。
 
『天女大人,已離開一段時間了。』神族女侍放下樂器,回答著。
 
『她帶著玉梧桐琴,還有玉笛玉笙,以及玉磬,要我們裝在小樂盒,就去找瑤姬大人了。』
 
『妳指的是炎帝的女兒,瑤姬。』龍族神使詢問著。
 
『是的,千嶽。』神使女侍回應,並輕撫著樂器。
 
『如不是天帝派您前來,我們都不敢提呢。』
 
『妳們既知主人下凡,竟還有閒情彈奏。』龍族神使眼神凜然,喝斥著。
 
『既然天女私自前往,妳們都跟我一同前往殿內,去向天帝解釋。』
 
『千嶽,並非我們沒阻止,是主人她決心要去的。』神族女侍回應,將那樂器擱置一旁,並轉頭望著龍族神使。
 
『您不妨前往神州,找到瑤姬大人,不就能得知主人下落。』
 
『是呀,千嶽。』另一個神族女侍也跟著回應。
 
『那瑤姬居住在神州的巫山,只要前往巫山,就能找到主人。』
 
『那好,我就先放過妳們。』龍族神使說,而眼神依舊凜然。
 
『如不在巫山,妳們可要當心,天帝必定會震怒。』
 
『到時候,我又要前去有熊,召軒轅氏上天。』
 
『是呀,千嶽。』神族女侍說,並望著神使。
 
『所以我們也祈盼著,主人能早日歸來呢。』
 
『希望如此,那就告辭了。』龍族神使的語氣漠然。
 
他帶著冷冽的眼神,轉身拍動著刻紋龍翼,從殿後花園飛到天門前方的雲彩處,往神州而去。

------------------------------------------------------------------------------------------------------------------------------------


2
-
LV. 22
GP 807
72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1 BP-
同人文作者隨筆雜記:


昨日更新完第六十章,關於天女的個人劇情,也暫時告一段落了

第五十一章至第六十章,主要是描述整個背叛的過程,並非黃帝想放逐,而是來自群體的壓力

加上各種方式,皆無法徹底解決天女體質的問題,而天女自身也不願繼續沉於碧粼大澤(第五十五章),於是從大澤而出,並在黃帝的默示下,輾轉流浪於神州各地,並帶來乾旱與饑荒(第五十七章)

黃帝在不能秉告天界的情況下,只能捨個人而保全體,這邊描寫的放逐並非初次就成功,是因為想多加描述應龍為黃帝的名譽聲望,不惜藉共主之名散播旱魃之事,以徹底醜化天女(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的東海放逐,藉由應龍親自劈開裂縫,黃帝親手放逐,天女從神州進入到山海界,背叛的章結也於天女的消失而結束

後續倒敘的主線劇情,將會以兩個視角來進行描寫,一個是以軒轅黃帝的視角,另一個則是天女的父親大人,天帝的視角

在這些章節後續出現的人物,像是青榆、藍鈴、澤神,也會跟著原先出場的人物,像是華胥國主、應龍蘭茵、瑤姬、雪山女神、穀神、千嶽等人,繼續神州和天界的劇情,並持續到黃帝被關押在神凜幻域,被天女擊破門扉為止(第十六章提及的事件)

期待能將後續的內容,作一個完美的收尾,並回到科技界原先的劇情(尋找暮雲)

覺得還蠻有挑戰的繼續寫下去囉

1
-
LV. 22
GP 834
73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1 BP-
第六十一章

------數千年前------

神州大地‧東海
 
 
『對不起,青兒。』
 
那穿著雲紋黃冕的男子,注視著眼前掙扎的少女。只見她望著自己,眼裡充滿著絕望,並流露著悲傷。
 
然在下一刻,那緊握著少女的手腕,卻突然鬆開。伴隨著極速的墜落,少女的裙擺在空中飄飛,並同時伸出柔弱的手,向上抓握著。

她悲傷的注視這一切,接著身軀消失於裂縫處,已不見蹤跡。而旋渦狀的引力,也在此刻慢慢縮小,並於東海的上空逐漸消失。
 
男子漠然注視著,並放下雙手,轉身望著身旁,那穿著亮橘色鎧甲的威嚴男子。
 
『天女,她去了。』男子說,眼神依舊漠然。
 
『這樣你滿意了,應龍。』
 
『主人。』威嚴男子愣著,並收起盤古斧,朝著男子蹲下。
 
『您這樣說,應龍承受不起。』
 
『是嗎。』男子繼續漠然,並提起雙手注視著。
 
『她已去山海界,你龍族也該放下仇恨。』
 
『主人。』威嚴男子說,並雙手扶胸起身。
 
『那傢伙已去,我龍族會繼續守護神州,不讓她回返。』
 
『好,此事就交付予你。』男子輕聲的說,並放下雙手,轉身望著。
 
『天界那邊,遲早會得知這事,到時就由我一人獨扛。』
 
『主人您……』威嚴男子震驚,似乎不能接受。
 
『明明是我和您一同放逐,為何您還要獨扛全責。』
 
『應龍。』男子繼續輕聲的說。
 
『事關你龍族全體的性命,不要讓他們再獲死罪。』
 
『我已無法為你們求情,此事就這麼定了。』
 
『你即刻回返有熊,告知那幫人族,我已將旱魃禁錮。』
 
『是,主人。』威嚴男子作揖,並拍動著背後的龍翼。
 
『我這就回去有熊,傳達召令。』
 
『好,你去吧。』男子說,並揮動著雲紋的袖擺,示意他離去。
 
而威嚴男子則再次作揖,接著迅速拍動著龍翼,從東海的上空往陸地飛去,前往有熊之都。
 
 
------當日夜晚------

神州大地‧橋山
 
此刻月色朦朧,於牌坊前方的高台處,那男子獨自一人,用著酒勺斟滿酒爵。接著他拿起酒爵,凝視著裡頭的芳醇,並一飲而下。
 
然在盛酒器旁,卻靜靜擺放著另一只酒爵,並在月色下透著青銅色澤。

那男子放下酒爵,見到這般情景,又觸動著他的思緒。
 
『青兒……』
 
男子輕聲喚著,並斟滿酒爵,繼續啜飲。直到盛酒器內的芳醇盡空,男子已呈現醉意,並對著朦朧的月色,低聲哼唱。

那天界古老旋律,頓時從男子低沉的嗓音,緩緩而出。
 
此時橋山正處於寂靜的時刻,唯有男子的音聲,獨自迴盪在高台,然於後方拉高的尾音,卻是以顫抖的音聲,哽咽唱著。
 
而月色依舊朦朧,靜靜的灑落於高台處。在哼唱完畢後,男子將酒爵放置一起,並默默凝視著。
 
『青兒……』
 
『我不會忘記…我們曾在此處…舉爵共飲….』
 
『如今妳不在….唯獨剩我….在此獨飲….』
 
男子輕聲的說,並輕撫著酒爵上的青銅刻紋,繼續思念。
 
然在這時候,從高台處下方,那名穿著粉色衣裳,頭上繫著橘色羽毛的女童,正捧著那把刻著饕餮紋的軒轅劍,慢慢從台階走來。
 
『是妳,我的小劍僮。』男子感覺到身後有動靜,轉頭望著。
 
『來,把軒轅劍遞給我。』
 
『是的,主人。』女童來到男子身旁,提手將軒轅劍遞給男子。
 
而男子拿起了軒轅劍,撫著上方的饕餮紋,似乎在思慮著甚麼。
 
就在此時,他從袖裡掏出了雲紋刻刀,並朝著軒轅劍身刻下。
 
『主人。』女童驚呼,不敢置信的摀著嘴。

『我的小劍僮,妳先退下吧。』男子回頭望著,示意著女童離去。
 
那女童則滿臉疑惑的望著,並在輕輕作揖後,隨即從高台處走下。
 
然在牌坊前方,那威嚴男子正雙手抱胸,等待著女童歸返。
 
『爹爹。』女童輕聲的呼喚著,並跑到他的面前。
 
『乖女兒,妳將軒轅劍,交給主人了?』威嚴男子撫著女童的短髮,眼裡充滿著慈愛。
 
『是的,爹爹。』女童點點頭,並望著威嚴男子。
 
『可是主人好悲傷,就叫我離開了。』
 
『哼,是為了那個女人。』威嚴男子語氣憤然,依舊雙手抱胸。
 
『人都放逐了,悲傷又有何用,也不會再回來。』
 
『爹爹,您在說甚麼。』女童有些納悶,露出困惑的神情。
 
『沒甚麼,讓主人獨處,我們先回去。』威嚴男子說,接著一手抱起了女童。
 
而女童則輕輕的倚在他的肩頭,緩緩閉上了雙眼,開始陷入沉睡。
 
此刻橋山的月光依舊朦朧,那威嚴男子拍動著背後的龍翼,朝向上方飛升,並在瞬間到達了天界的雲彩之處,往龍族聖域的方向而去。

------------------------------------------------------------------------------------------------------------------------------------

1
-
LV. 22
GP 848
74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1 BP-
第六十二章

------數千年前------

天界‧天女閣
 
位於天庭大殿後花園的西側,建構著一幢粉色玉石砌成的樓閣,其圍繞著金色的結界,並在不斷飄飛的粉色花朵下,閃耀著玉石的瑩光。
 
一名神族女侍正從殿後花園,輕捧著粉色花朵,沿著小徑走返樓閣。在她即將踏入樓閣的玉階,卻聽見裡頭傳來了玉石的碎裂聲。
 
『喀───』
 
那碎裂的玉石從閣內彈飛,落到了前方的玉階。而神族女侍蹲低了身軀,輕輕拾起那片玉石。然從閣內,又傳出一道宏亮的怒聲。
 
『說───!』
 
『她去哪裡了───!』
 
那留著中式髮髻的年老男子,指著伏地的神族女侍們,並上前抓握著其中一人的衣領,眼神憤然。
 
『妳說───!』
 
『天……帝……』那被抓握著衣領的神族女侍,面色痛苦。
 
『天帝,請您住手───』站在閣外的神族女侍,向著閣內喊著,並捧著花朵衝進來。
 
『妳───』那年老男子轉身,望著那神族女侍,眼神依舊憤然。
 
『天女大人,她去神州了….』神族女侍隨即跪下,扶地回答。
 
『───甚麼!』年老男子提高聲量。

『妳們….妳們好大膽子,竟然敢瞞著我!』
 
年老男子憤然,並將抓握著的神族女侍,一把丟向了後方的玉柱。只見她一頭撞上柱身,立即淌流著鮮血倒地。
 
而扶地的神族女侍,抬頭驚恐的望著,害怕的不敢出聲。
 
『千嶽呢,千嶽在哪。』年老男子憤怒的喚著。
 
『天帝…千嶽已下去神州…去找尋主人了…』跪著的神族女侍,顫抖著回答。
 
『哼!』年老男子表情嚴厲,指著前方跪著的神族女侍。
 
『都給我退下,退下!』
 
『是……天帝……』那伏地的神族女侍們,紛紛起身跪拜,並伏起倒地的同伴,往閣外飛去。
 
閣內的地面滿是碎裂的玉石,僅剩下年老男子,獨自走到後方的屏風。
 
在那屏風後方,一幅長型繪卷正掛立於樓閣的牆上,而繪卷上畫著的,是那穿著粉色絲衣、髮上鑲嵌花瓣金飾的少女,只見她眼神柔和的望著遠方,嘴角微微一 笑。
 
『青魅,我的愛女……』
 
年老男子緩緩走上前去,凝視著眼前的繪卷,並從寬袖中伸出手掌,輕輕撫著她的臉頰。
 
『為何妳,要背著為父,去那神州…….』
 
他依舊撫著繪卷,那憤怒的眼神已漸漸轉為哀傷,並持續凝視著。然在這時,他像是想到甚麼,並望著那繪卷,眼神從哀傷轉為震驚。
 
『難道,不可能,這不可能……』
 
年老男子的表情依舊震驚,隨即從樓閣向外飛去,並迅速回返到大殿,來到位於中央處的劍架。
 
此時的劍架,已空無一物。
 
『妳竟敢,偷拿為父的劍。』
 
年老男子望著劍架,心中的疑惑已在瞬間證實,露出了不悅的神情。
 
『哼,是為了軒轅氏嗎。』此時他表情忿然。
 
『好!我這就召他上來,問個清楚。』
 
 
------數個時辰後------

神州大地‧碧粼大澤
 
那乾涸的碧粼大澤,澤底已漸漸長出些許穀物,並開著淺黃色的花穗。此時在其上方處,那留著白色短鬚的綠衣老者,正拄著手杖,望著大澤遺跡。
 
然在此時,他的後方逐漸走來,那穿著雲紋黃冕、腰間繫著軒轅劍的男子。
 
『黃帝,您來了。』綠衣老者轉身望著。
 
『有禮了,澤神。』男子作揖,並將袖擺放下。
 
『數月未見,碧粼這裡的情況,恢復的如何。』
 
『多謝您,黃帝。』綠衣老者說,語氣充滿欣慰。
 
『從您將旱魃禁錮,碧粼雖尚在乾涸,卻已逐漸恢復。』
 
『只是事情演變成這樣,確實令人遺憾呢。』
 
『是我負了她,澤神。』男子的語氣漠然。
 
『但為了神州,和我的子民,也只能如此。』
 
『黃帝。』綠衣老者說,眼神略帶著擔憂。
 
『你親自將天女禁錮,可想到後果如何。』
 
『這我知道。』男子說,語氣依舊漠然。
 
『天帝必定收回神州,賜我死也在常理。』
 
『錯了。』綠衣老者搖頭,並望著遠方。
 
『以我對天帝的認識,他必定不會收回神州,更不會賜你死。』
 
『哦,此話怎說。』男子有些訝異。
 
『如今您威望又在,光一個愛女就賜你死,不像他的作風。』綠衣老者說。
 
『他必定會用殘忍的方法,讓您更痛苦。』
 
『是嗎。』男子的語氣,又恢復到漠然。
 
『如不是立誓守護神州,我這黃帝之位,豈有天女重要。』
 
『黃帝,聽你言下之意,可曾起過放棄天下的念頭?』綠衣老者問。
 
然男子卻陷入沉默,並未回答老者的提問。
 
『看你這般,想必有也無法承認,就不提了。』綠衣老者說。
 
『我已詢問到晶元下落,就在那建木化形之人身上。』
 
『然他如今是我的徒兒,我給他起名為青榆。』
 
『是嗎。』男子的語氣,似乎已了解。
 
『既然晶元在他身上,那麼烈山氏那裡,就不歸返了。』
 
『黃帝,我會替你跟烈山氏說。』綠衣老者說。
 
此時天色漸暗,綠衣老者再次向男子作揖,並走進澤底。而男子轉身往澤旁的木屋走去,卻像是想起甚麼,從雲紋的袖裡拿出一白玉,凝視著。
 
而在此時,於都廣之野的上空,一隻大鴻正於上方盤旋,並快速的往碧粼大澤的飛去。牠穿過了幽謐森林,來到了大澤,並出現於木造小屋的露台上。
 
那男子在凝視著白玉的同時,發現了大鴻的存在,隨即將白玉收起,並從木屋上到露台,將牠腳上的皮卷解下,攤開閱覽。
 
『罪臣常先,亦有一事,有求於汝….』
 
『常先……』男子看到上方的字跡,瞬間露出訝異神情,繼續閱覽。   

『我命已矣,然鑄此刃,欲獻於汝…』
 
『然不知其精隨,還望汝能參透,代為名矣…』
 
『是嗎。』那男子望著皮卷上方繪製的刀刃,嘴角上揚。
 
『既是你的遺願,我必定為其命名。』
 
他的心中默想,並將皮卷放入袖中,而露台上鑲嵌的白玉,此時已散發出冷光。
 
『看樣子,把這刀刃藏於此地,也算合適。』
 
『我該取個怎樣的名字,才得以配上此刃。』
 
那男子望著皮卷,專注思考著。此刻於露台的大鴻,已悄然展著羽翼,並在瞬間飛離大澤,消失於夜色中。

------------------------------------------------------------------------------------------------------------------------------------

1
-
LV. 22
GP 868
75 樓 JOJO♥ designofykvs
GP1 BP-
第六十三章

------數千年前------

神州大地‧碧粼大澤
 
清晨時刻,伴隨著冷冽的空氣,此時碧粼大澤旁的木造小屋,那穿著雲紋黃冕的男子,正凝視著高台的台面上方,那擺放著軒轅劍,以及軒轅菜刀。
 
只見軒轅劍身上,鑄刻著以天界文字寫下的詞句,男子持續凝視著,並以手掌輕觸著劍身的刻文,眼神透著些許落寞。
 
隨即他的眼光從軒轅劍身上,轉移至軒轅菜刀,那閃耀著金黃色光芒的長刀,此刻正與軒轅劍相互呼應著。
 
他感受到刀身散發的天界陽氣,想起那在橋山共飲的夜晚,眼神依舊落寞。
 
望著眼前的刀劍,他刻意轉身不再凝視,彷彿不願想起那甜蜜的過往,如今只剩下椎心刺痛,以及悵然神傷。
 
他走到高台外,從雲紋的寬袖中,拿出一幅圖卷,而上頭正繪著一把刀刃。接著他又想起,在經過那徹夜未眠的苦思,使他參透出刀刃的精隨,並不在堅刃的鋒芒,而是如肝膽般的情誼。
 
『常先,我將它命名為照膽刃。』
 
『你如今在幽冥之地,應該會高興的。』
 
他注視著圖卷,想起人族男子跟隨著自己,歷經過的大小戰事,那鑄造的刀劍彷彿還握在自己手中,只是身為鑄劍者的他,卻已然長逝。
 
那照映在心中的赤膽,伴隨著鑄劍者的意志,此刻已化為刀刃,陪伴著自己。
 
『黃帝。』
 
在男子的前方傳來聲音,那留著白色短鬚的綠衣老者,正拄著手杖前來。

『您來了,澤神。』男子抬頭望著,並從高台上方的木質地板走下。
 
『正好我有件物品要托付予您,不知您能否收下。』
 
『何物?』綠衣老者問。
 
男子表情釋然,並走到老者面前,將手中的圖卷遞到他手裡。
 
『這是我部屬常先的遺物,裡頭有著它往昔的鑄劍工法,以及我親自命名的照膽刃。』
 
『黃帝,您說這圖卷,裡頭有著甚麼?』綠衣老者不敢置信,並再次確認。
 
『這裡頭,有我親自命名的照膽刃。』男子語氣平靜,回答著老者。
 
『它雖然出自人族,但絲毫不遜於軒轅劍,以及軒轅菜刀。』
 
『我就將它托付予您,請您將它藏於碧粼大澤。』
 
『黃帝。』綠衣老者捧著圖卷,問著男子。
 
『我多嘴問一句,您想將它藏於我這,可有用意。』
 
『我的用意,即是這裡為都廣之野,最為隱僻之處。』男子說。
 
『如後世有賢者出現,您就將它轉贈給他。』
 
『好的。』綠衣老者點頭,並將圖卷藏於袖中。
 
『既然是贈與賢者,那我就替您收下了。』
 
『多謝您,澤神。』男子作揖,並露出高興的神情。
 
然在此刻,伴隨著耀眼的金色光芒,一條九呎長的黃龍從天界至高處飛下,並穿梭於雲朵間,越過了上方的袞龍紋天門,來到了神州大地。
 
牠尋著神力之氣息,感應到男子正於都廣之野,並在一瞬間抵達至碧粼大澤的上空,俯視著下方。
 
『軒轅氏。』
 
那宏亮的聲響,立即劃過寂靜的清晨,而男子抬頭看著,頓時心中已猜測到。
 
『正是在下。』
 
他再次作揖,眼神平靜的望著黃龍,凜然一笑。
 
『想必是天界派遣你來,黃龍。』
 
『是,奉天帝之命,前來接您。』黃龍回答,並從高空飛下。
 
『就隨我一同上天,面見天帝。』
 
『好,我隨你上去。』男子的眼神依舊平靜,並走上前迎接著。
 
然在此時,站在一旁注視著的綠衣老者,卻叫住了男子。
 
『黃帝。』
 
男子回頭,見到老者面帶擔憂,依舊凜然一笑。
 
『澤神,那件事就交付您了。』
 
那有如訣別般的口吻,卻說的如此輕鬆,而老者的表情依舊面帶憂愁,卻仍然揮手向男子道別。
 
那黃龍立即向上奔馳,領著那雲紋黃冕的男子,朝天界而去。
 
 
------一刻鐘後 ------

天界‧天庭大殿
 
此時的天庭大殿,在玉石地面上已聚集了所有神族,只留下中央處的空間,通往著前方的王座。

而年老男子,正來回踱步於王座旁,面容上盡是焦躁的神情。
 
伴隨著黃龍的出現,那雲紋黃冕的男子,已從大殿前方降落,並推開門扉。
 
『碰───』
 
在門扉被推開的瞬間,男子站在外頭,注視著殿內的情景。
 
年老男子聽到聲響,立即轉頭注視著殿外,並收起焦躁的神情,又恢復到平時的威嚴肅穆。
 
他與男子的眼神交會,看著男子的表情很是平靜,立即露出不悅的神情。

而男子則以穩健的步伐,踩著玉石地面,向著殿內前方走去。
 
站立在兩側的神族都秉氣而望,並竊竊私語,眼神帶著訝異。
 
年老男子持續望著,見到他已到達王座前方,立即走向台階,來到男子的前方。

他的面容充滿的怒氣,並伸手指向男子。
 
『軒轅氏。』
 
『是,天帝。』男子恭敬的作揖,向他行禮。
 
『在下已知道,您派遣黃龍前來的用意。』
 
『好。』年老男子的語調提高,依舊指著男子。
 
『既然你已知道,那她人呢?』
 
『您是說,天女。』男子冷靜的回答,依舊恭敬的作揖。
 
『她已去遙遠的地方,並不在神州。』
 
『甚麼遙遠的地方,究竟在何處。』年老男子的語氣已不耐煩。
 
『我愛女究竟去何處,你給我說清楚!』
 
『我無可奉告,天帝。』男子的語氣依舊冷靜,並將雙手放下。
 
『在她失去神族之力,無法回天後,我就讓她去那裡了。』
 
『軒轅氏。』年老男子的語氣充滿憤怒。
 
『你要是再不說出她的下落,我就殺光所有人族。』
 
『說!我愛女究竟去哪了!』
 
他憤恨的望著前方,那眼裡滿是血絲,手腕不停的顫抖著。
 
而男子則低頭不語,最後輕輕的從口裡,透露出了少女的下落。
 
『天女她……去了東皇鐘所造的世界。』
 
男子的話一出,此時殿內一片寂靜,只剩下布幔依舊飄盪著。
 
『───你說甚麼!』年老男子一愣,伸手指向男子。
 
『沒錯,天帝。』男子再次回答,眼神凜然。
 
『事實就是如此,是我親手放逐她,去那個世界的。』
 
『軒轅氏───』年老男子氣憤的全身顫抖,並在手中醞釀著天界陽氣。
 
『你以為這樣做,還能活著走出這殿嗎。』
 
那男子抬頭看著天界陽氣,嘴角卻露出了微笑。
 
『你笑甚麼,軒轅氏。』年老男子質問著。
 
『要是這般取我性命,也未必是壞事。』男子依舊笑著。
 
『如能以我性命,保全人族和子民,這樣拿去也好。』
 
『哼!』年老男子忿然,手中的天界陽氣頓時消失。
 
『你這口才,還是跟那時候一樣。』
 
『難道你就是這般,拐走我愛女嗎。』
 
『這我不敢,天帝。』男子收起笑容,表情轉為肅穆。
 
『天女是自願下來,與我一同待在神州。』
 
『而她帶來的天界至高之劍,我後來才得知,那是您的配劍。』
 
『如今那劍已是我和她的孩子,請恕我無法歸還。』
 
『你們……竟敢把我的配劍…..』年老男子轉為震驚,並緊握雙手。
 
『好啊,既然如此,我也不會讓你好活。』
 
『立即將軒轅氏拿下,我要親自處置他。』
 
『是,天帝。』那兩旁的神族,隨即合掌施展著咒語,將男子圍住。
 
而男子望著殿內前方,表情依舊微笑著,並在咒語圍繞下,逐漸失去了意識。

------------------------------------------------------------------------------------------------------------------------------------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1311 筆精華,10/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