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3k

RE:【小說】屍橫遍野2 第十二章:曙光。1081016更新

181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0 BP-
       第十二章:曙光。

        現今。

        羅維忠望著外頭數以萬計的殭屍,面對源源不絕的殭屍大軍憑他們幾個人根本抵擋不了,羅維忠只能先招呼著國軍士兵帶著平民後撤到頂樓。

        只要撐過這十五分鐘就行了。

        「開火。」羅維忠下令。「能擋多久就擋多久。」

        特勤隊隊員一同向著外頭的殭屍開火,被打中頭部的殭屍當場倒地,沒被打中頭部的則是繼續拖著沈重又不協調的步伐朝著醫院走來,羅維忠很快的就打完了一個彈匣,他按下彈匣卡榫卸下彈匣。

        忽然殭屍群中傳來了槍響,緊接著一個龐然大物撞開前方的殭屍朝著醫院走過來羅維忠定睛一看,是之前在牛排館遇到的女殭屍,那傢伙似乎是長高長壯了。

        女殭屍仰天長嘯後掄起背上的兩挺機槍朝著小隊掃射。

        「幹!什麼鬼東西呀!」一個隊員躲在櫃臺後頭罵道。

        「寄生體。」羅維忠送上槍機。「所有人準備撤退。」

        「最後一顆手榴彈。」陳清德打完一個彈匣後扔出他最後一顆手榴彈接著他轉移陣地跑到藥櫃那裡。「你們先走,我拖住它們。」

        「別他媽廢話!滾過來!」羅維忠打完彈匣裡的最後一顆子彈。

        如果不是還有平民還沒完成撤離要不然還真想一口氣就跑到頂樓,現在只能夠邊打邊退了,羅維忠裝填新彈匣後開火。

        陳清德跑離藥櫃後邊開槍朝著羅維忠靠攏,那隻機關槍女殭屍站在原處拿著機槍掃射,一般的殭屍在機槍的掩護下朝著醫院大門走過來。

        那幫殭屍是用走的而不是用跑的,殭屍群逐漸走到大門口,第一線的殭屍才剛踏進大門就立刻被隊員擊斃,羅維忠對著殭屍扔了顆手榴彈,手榴彈又炸倒了不少殭屍,那幫傢伙很多都沒當過兵不知道擠在一起很容易被當成目標。

        儘管小隊不斷的對著殭屍群開火但殭屍仍前仆後繼的湧上來,被殭屍圍攻這種事可習慣不了啊,女殭屍除了對著小隊掃射外也沒有做多大的動作,看來那傢伙目前只打算作壁上觀,殭屍憑藉著數量上的優勢很快的衝破了大門,羅維忠下令小隊撤退。

        就在小隊撤退到樓梯口的時候樓上傳出了槍響,羅維忠有股不祥的預感,羅維忠等人邊打邊跑到二樓,兩名國軍士兵倒在樓梯口,屍體四周血跡四散,裡面則是傳來尖叫聲。

        羅維忠指示A和E小隊守著樓梯口接著領著其他人往裡面跑去,地板上到處都是血跡和四散的彈殼,血跡中還有腳印和手印,羅維忠正想著裡面又傳來了尖叫聲和槍聲,一道黑影撞破玻璃窗跳到走廊上,一隻野獸型殭屍對著羅維忠齜牙咧嘴的吼叫起來。

        這傢伙該不會對男人也有興趣吧。

        陳清德對那傢伙連開數槍將它擊斃,接著又有數十隻野獸型殭屍從外頭爬進來,那幫傢伙手腳並用的朝著小隊攻過來,小隊中的四人邊打邊跑,小隊拐過轉角,只見施孝忠渾身是血靠著牆壁坐在地上,手上T91步槍彈藥已經用盡。

        鄒婷為他測量脈搏,「死了。」

        「看得出來。」羅維忠舉槍擊斃一隻野獸型殭屍。

        裡頭仍然傳出槍響,羅維忠等人繼續前進,五個國軍士兵死守著二樓電梯口,他們將李雨伶、沈佳安、丁思涵和重傷少女安置在故障的電梯裡自己則是在外頭對著來襲的野獸型殭屍射擊,其中一名國軍士兵架起M249班用機槍掃射,強大的火力使得野獸型殭屍暫時無法進攻。

        羅維忠率先擊斃一隻野獸型殭屍,小隊的其他成員也開始射擊,其餘的野獸型殭屍見勢不對開始撤離。

        「快撤!」羅維忠喊道。

        國軍士兵帶著平民向羅維忠會合,一路上兩組人馬向樓梯口撤退,野獸型殭屍重整隊形後又朝著小隊攻過來混亂中又有兩個國軍士兵陣亡,小隊好不容易撤到了樓梯口,樓下不斷的傳來殭屍的嘶吼聲,羅維忠跑在最前面,拿著班用機槍的國軍士兵則是在最後面拖住殭屍進攻的腳步,經過一番折騰小隊好不容易才跑到頂樓,在跑到頂樓後羅維忠聽到了直昇機的聲音,接著遠方一架CH47運輸直昇機朝著頂樓飛過來。

        特勤隊和國軍對著門口掃射,直昇機降落後四個特勤隊從機上跳下來接著提起步槍掃射。

        「快撤!」一名疑似隊長的人喊道。

        「撤!」羅維忠下令。

        平民率先上機,接著特勤隊由E小隊、A小隊和S小隊依序上機,國軍士兵開始後撤,這時候那名拿著機槍的國軍士兵才剛轉身準備後撤時一隻手緊抓著他的腳將他絆倒,接著幾隻殭屍開始在他身上撕咬起來,國軍士兵絕望的大喊,羅維忠舉槍對他連開數槍將他擊斃。

        斷後的小隊見全員都登機後也依序退回直昇機,直昇機緩緩升空撤離這座地獄城。

       
0
-
LV. 34
GP 3k
182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0 BP-
       羅維忠望著頂樓,頂樓的殭屍最初只有十幾隻但在幾分鐘後頂樓變擠滿了殭屍,如果晚個幾分鐘登機的話我們可能就已經加入它們了。

        羅維忠在李雨伶旁邊坐下來,李雨伶伸手握住羅維忠的左手靠在羅維忠的身旁,李雨伶在握住羅維忠的手時突然覺得羅維忠的手有點問題。

        「大哥,你的手?」李雨伶緊握著羅維忠的手。

        「被子彈削的。」羅維忠脫下手套,露出他被打斷小指的左手。

        李雨伶拆下包在羅維忠手上的繃帶,因為剛才事態緊急所以陳漢文也只是做了簡單的包紮,繃帶才剛解下來傷口又開始流血,也許是見慣了流血的場景,李雨伶在包紮的時候一聲也沒吭。

        「你好像很習慣了。」羅維忠說道。

        「每天照顧著那些傷兵想不習慣都難。」李雨伶默默的將傷口包紮好。

        羅維忠將手套戴起,直昇機繼續向前飛行,羅維忠稍微看了李雨伶一眼,這小女孩的眼神似乎多了一些堅強回想三年前她一副像是一隻剛離開媽媽的小動物一樣怯生生的,如今她也終於稍微長大一點了。

        直昇機繼續在城市上空飛行,這時候一發沖天炮從城裡竄上天空,沖天炮在空中爆炸後迸出了亮麗的火花,誰還會有這個閒情逸致在這種時候放鞭炮,羅維忠在心裡開玩笑,才剛想完又一發沖天炮竄出。

        羅維忠往城裡看去,只見幾個人在一棟公寓的頂樓揮手,羅維忠請求機長往公寓飛去,直昇機朝著公寓頂樓飛去,頂樓的平民一看到直昇機朝著他們飛來便興奮的手舞足蹈,羅維忠瞧見周委琳和賴月如也在那夥人裡面,這些人裡面不僅有平民還有幾個軍人。

        竟然會拿沖天炮當求救信號真不知道這夥人該說是聰明還是想像力豐富,直昇機在頂樓緩緩的降落,羅維忠第一個從直昇機跳出來,緊接著小隊長也跟著下來,小隊長一馬當先走向平民,其他的隊員則是在頂樓四周警戒,李雨伶和丁思涵也走下直昇機。

        人群中周委琳和賴月如也看見了兩人,四人一碰到面便抱在一起。

        「還好你們沒事。」李雨伶說道。

        「還好你們也沒事。」賴月如說道。

        「這裡待不下去了,我們得撤離。」小隊長招呼著平民上直昇機。

        羅維忠輕點了一下人數,總共有四十個人,軍人裡面全都是士兵連一個士官都沒有,這些人再加上從醫院生還的軍人以及其他小隊的隊員直昇機恐怕不夠一次載完。

        「隊長,直昇機載不了那麼多人。」機長走下直昇機報告。

        「我留下來。」羅維忠想也沒想就舉手。「這樣應該可以騰出一些空間。」

        「我也留下來。」陳清德也說。

        「既然隊長和副隊長都要留下來,那我怎麼好意思撤離。」陳漢文也說。

        鄒婷一具話也沒說,直接將步槍的保險打開作為表達,羅維忠本以為羅維忠本以為戰爭片裡面演的那樣跟著下來,看來他還是把人性想的太美好,紀蓓安和利俊義互望了一眼接著也走下來,那幾個軍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是在猶豫該不該下來為民眾騰出一些空位。

        「不為難你們。」羅維忠對著他們說道。「看你們要留下還是離開都隨便你們。」

        這時候頂樓的門傳來了敲擊聲,隊員無不將槍口指向門口,緊接著門外傳來了殭屍的嘶吼聲。

        敲擊聲越來越激烈,羅維忠走向小隊長接著將電子地圖取出。

        「你帶著平民撤離後到這個地方接我們。」羅維忠指著一間學校的操場。

        「瞭解了,祝好運。」小隊長走向直昇機。

        就在直昇機準備升空的時候李雨伶突然跳下來跑向羅維忠。

        「你幹什麼?」羅維忠緊抓著李雨伶的肩膀。

        「我要跟你走。」李雨伶哭著說。「我不想再跟你分離了。」

        「你快登機。」羅維忠說道。

        李雨伶搖頭,螺旋翼將她的頭髮吹的凌亂。

        「聽話。」羅維忠拭去李雨伶的眼淚,接著笑了一下。「今年的生日蛋糕我還沒吃呢。」

        「那等你回來吃喔。」李雨伶勉強擠出一點笑容。

        「快上去。」羅維忠輕推了李雨伶一把。

        李雨伶迅速的跑向直昇機,在登機後她對著羅維忠笑了下接著揮了手,羅維忠向李雨伶揮手後直昇機緩緩的升空,鐵門在殭屍的撞擊下逐漸凹陷,羅維忠示意隊員垂降,隊員們從背包裡取出繩索,六人將扣環扣上欄杆接著垂降下去,就在垂降下去的瞬間鐵門終於被撞開,殭屍邊嘶吼著邊往隊員衝過來,所幸隊員已經垂降下去,殭屍群只能在欄杆後乾瞪眼。

        小隊垂降到一樓後將繩索拋棄接著提起槍警戒,羅維忠取出電子地圖設定座標後示意小隊前進,這時候幾棟房屋的牆壁不約而同的被打破,接著數十隻殭屍從破洞中走出,殭屍群中有幾隻手上有拿槍,從T91步槍到AK47步槍不等。

        「啊啊啊啊啊!」拿槍的殭屍一看到小隊便對空嘶吼了幾聲接著掄起手上的武器朝著小隊掃射,小隊只能暫時找掩護。

        「幹太犯規了!」利俊義躲到一輛汽車的後面罵道。

        沒有拿槍的殭屍踏著不協調的步伐朝著小隊走過來,羅維忠舉槍對著一隻拿槍的殭屍的腦袋連開三槍,那三槍中有兩槍命中脖子一槍打中鼻梁,殭屍走了幾步後倒下,其他的隊員則是對著朝著他們接近的殭屍射擊。

        看來那些傢伙不是寄生體,羅維忠又擊斃一隻拿槍的殭屍。

        一隻拿著四五手槍的殭屍舉起手槍對著小隊連續開火,殭屍的手腳相當不協調因此槍法相當的差,就在四五手槍的七顆子彈都打完後羅維忠起身將那傢伙擊斃。

        「數量太多了!」陳漢文喊道。

        「往巷子撤退!」羅維忠左手拿著電子地圖右手拿著槍。

        羅維忠將電子地圖塞入雜物袋裡接著提槍射擊,擊斃了三隻殭屍,六個人在巷子中穿梭著,羅維忠走在最前面,他不時在轉角處撞見幾隻殭屍,就在穿梭了一陣子的巷子和擊斃可觀數量的殭屍後小隊鑽出了巷子。

        羅維忠檢查了一下身上的彈藥,運氣真好三個彈匣,恐怕撐不到撤離點,六個人繼續前進,這時候一個龐然大物從天而降,降落到一輛汽車的車頂上,汽車的車頂當場凹了一大塊。

        「喔喔喔喔喔喔!」龐然大物仰天大吼,接著掄起手上的鐵管朝著隊員打過來,利俊義閃避不及被鐵管打中腹部接著人整個被打飛撞到一面牆才停止。

        「學姐!照顧利俊義,其他人拖住那傢伙。」羅維忠提槍掃射。

        真是狹路相逢竟然在這裡碰到這傢伙。

    
0
-
LV. 34
GP 3k
183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1 BP-

        羅維忠舉槍對著這個久未碰面的老友射擊,那傢伙一棒朝著羅維忠打過來,羅維忠一閃身砲管打到了地面,陳漢文上前對著那傢伙開火,那傢伙將注意力轉到陳漢文身上,陳漢文轉身快跑,那傢伙追了上去。

        陳漢文跑到一輛廂型車的後頭,接著提槍射擊,那傢伙往陳漢文走去接著舉起砲管接著像在打棒球一樣的一棍朝著陳漢文打過來,陳漢文一閃身那一棍當場將廂型車給打翻。

        「媽的幸好閃的快。」陳漢文跑到一排機車的側邊,心有餘悸的摸摸身子確定自己有沒有受傷。

        那傢伙緩緩的走向陳漢文,羅維忠、鄒婷和陳清德分別在那傢伙的右側、左側和後方開槍,那傢伙一棍掃過來三人趕緊臥倒躲過這次的攻擊。

        「退後!拉開距離!」羅維忠喊道。

        這時候那傢伙突然跳起來,接著掄起砲管朝著羅維忠打過來,羅維忠向右閃躲那一棍打中地面,柏油路被那一棍給砸出了一個坑,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這時羅維忠注意到前方繁雜的車陣。

        「撤!混進車陣裡!」羅維忠喊道。

        陳漢文對著那傢伙扔了顆閃光彈,閃光彈的效果讓那傢伙暫時停止了攻擊,陳清德跟紀蓓安將利俊義扶起來,鄒婷在最前面擊斃任何在車陣中的殭屍,羅維忠和陳漢文在最後面斷後,那隻巨無霸殭屍朝著他們衝過來撞開任何檔在它面前的車輛,眼看距離越來越近羅維忠取出手榴彈對著那傢伙投擲,手榴彈在車陣中爆炸,雖然效果不大但仍讓那傢伙暫時停下了腳步。

        羅維忠指著巷子前進小隊離開車陣又再度鑽進巷子裡,在這種時候只好鑽巷子了,簡直像隻老鼠一樣。

        那隻殭屍撞開檔在前方的車輛朝著巷子跑過來,陳漢文扔出一顆閃光彈,閃光彈爆炸後羅維忠又扔出一顆手榴彈,殭屍在中招後仰天大吼,小隊則趁機從繁雜的巷子中撤離。

        小隊在繁雜的巷子中穿梭著,這時候羅維忠看見一棟房屋的門沒鎖,便指示小隊往房屋撤退。

        鄒婷率先衝進去,三隻殭屍一看到鄒婷便朝著她衝過來,鄒婷眼明手快提起步槍將那三隻殭屍擊斃,緊接著紀蓓安和陳清德扶著利俊義走進來,羅維忠在最後面目送陳漢文進去後自己也跟著進去,在羅維忠進來後陳漢文將鐵門給關上,鄒婷走到最裡面確保房屋是否安全。

        陳清德和紀蓓安兩人將利俊義放在桌上接著開始處理他的傷勢,利俊義伸出他的右手,紀蓓安一把抓住。

        「沒事的沒事的你會沒事的。」紀蓓安安慰著。

        沒多久利俊義的手無力的垂了下來頭歪向一邊。

        「怎麼樣?」羅維忠問道。

        紀蓓安搖搖頭。

        羅維忠把鋼盔摘下放到一旁,整個人靠著牆無力的坐了下來,又死了一個,清理完房屋的鄒婷也從樓上走下來,一看到利俊義的屍體也無力的坐了下來。

        正當小隊還來不及哀悼的時候門口一陣撞擊聲傳來,還活著的人趕緊提起槍對準門口,鐵門在撞擊下逐漸凹陷接著被打破,一隻手從洞口伸進來胡亂甩動。

        這傢伙真是窮追不捨。

        「這棟房子沒後門。」鄒婷說道。

        「往樓上走。」羅維忠下令。

        紀蓓安和陳清德將利俊義身上還能用的裝備卸下來,羅維忠將利俊義的步槍取下並背在背後,陳漢文和鄒婷率先衝上樓,羅維忠對著門口那隻手開火希望藉此拖延一些時間,那隻手在羅維忠開槍後又縮了回去,陳清德和紀蓓安也提起步槍警戒。

        一陣撞擊聲伴隨著門被整個撞飛,被撞飛的門飛到羅維忠旁邊砸毀了一台電視,接著那傢伙從門口走了進來。

        「撤!」羅維忠打完一個彈匣後喊道。

        三人趕緊往樓上衝,陳漢文和鄒婷兩人在三樓招呼著三人,接著五人跑上四樓陽台,忽然幾聲槍響傳來接著陽台的落地窗被打破,所有人趕緊找掩護,羅維忠稍微探出頭,對面的房屋有兩個綠軍拿著步槍對著他們射擊,因為距離太遠羅維忠看不出來是什麼型號的步槍。

        該死的,偏偏這種時候綠軍還跑來湊熱鬧。

        低沈的腳步聲越來越接近,羅維忠起身對著對面開火。

        「我數到三,所有人對著對面開火。」羅維忠下令,接著重新裝填彈匣。

        所有人蓄勢待發準備射擊。

        「三!」羅維忠喊道。

        「媽的!」紀蓓安趕緊提槍跟著小隊射擊。

        兩個綠軍趕緊找掩護,羅維忠示意小隊移動到隔壁的房屋,陳清德一馬當先跳到遮雨棚上,傾斜的遮雨棚差點讓他重心不穩從四樓摔下去,羅維忠提槍瞄準掩護陳清德,一個綠軍探出頭,羅維忠開火,一團血霧濺在後面的牆上。

        陳清德抓著護欄往隔壁房移動,接著爬進隔壁房的陽台上,他在到達目的地後提槍掩護,接著鄒婷、紀蓓安和陳漢文也依序爬過去,就在羅維忠跨過護欄要爬過去的時候一陣嘶吼聲傳來,接著一根鐵棍朝著羅維忠打過來,羅維忠閃身躲過攻擊,這時羅維忠腳一滑人整個滑倒接著從遮雨棚上滾下去。

        「隊長!」

        「小忠!」

        陳漢文和陳清德趕緊對著那傢伙開火,羅維忠手一身抓住遮雨棚的支架,他往下看去,下面剛好是三樓的陽台,羅維忠手一放人掉到了三樓的陽台上。

        「清德,我們外面會合。」羅維忠拿起無線電。

        「瞭解。」
    
1
-
LV. 34
GP 3k
184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1 BP-

       羅維忠拿起步槍檢查有無損壞,所幸步槍上除了些許刮痕外並沒有損壞,羅維忠卸下彈匣,彈匣裡面還有子彈,羅維忠將彈匣重新插入,接著走出陽台走到房間門口,羅維忠一走出房門便在隔壁房間門口看見了兩隻殭屍,兩隻殭屍背對著羅維忠沒注意到他,羅維忠見那兩隻殭屍沒有注意到他便收起槍往樓下走去,羅維忠走到二樓,一隻殭屍剛好看到他,但它還來不及開口就被羅維忠擊斃接著羅維忠調轉槍口又擊斃一隻躲在暗處的殭屍,羅維忠走到一樓,所幸一樓的殭屍數量並不多,羅維忠舉槍將待在一樓的殭屍一隻一隻的擊斃。

        就在一樓的殭屍都被擊斃後羅維忠走到了門口,在確認門口沒有殭屍後走了出去,一出去就遇到了陳清德等人。

        「繼續前進。」羅維忠下令。

        一陣嘶吼聲傳來,眾人抬頭一看,只見那傢伙正站在四樓陽台上齜牙咧嘴的看著眾人。

        眾人趕緊往撤離點撤退,後頭又傳來了嘶吼聲,羅維忠回頭一看,那傢伙竟然跳過護欄從四樓跳了下來,那傢伙一落地後便對著小隊大吼,接著朝著小隊衝過來,小隊拔腿就跑。

        「隊長,不能讓它跟到撤離點。」陳漢文邊跑邊說。

        「那個混球恐怕連坦克都解決不了你要我們這些拿輕武器的解決它?」紀蓓安說完回身開了幾槍,接著又轉身跑向小隊。

        這混蛋的確連坦克都解決不了……羅維忠想起三年前那輛被分屍的坦克。

        不管了,先撤退再說,羅維忠領著小隊往撤離點撤退。

        「漢文!閃光彈!」羅維忠下令。

        「這是最後一顆閃光彈了。」陳漢文將閃光彈扔出去。

        閃光彈拖慢了巨型殭屍的速度,小隊趁著這個時候逃離。

        再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得想個辦法幹掉它。

        小隊跑到了迎春門,正確來說是迎春門的遺址,現場除了有被擊斃的國軍和叛軍的屍體外還有幾輛九四式裝甲車和武裝發財車,甚至還有一台被摧毀的小雲豹。

        跑了那麼久竟然只來到迎春門,連一半的路程都沒到。

        「搜索附近,可能還有沒帶走的武器。」羅維忠下令。「鄒婷,找個制高點警戒。」

        小隊散開來尋找是否有遺留下來的武器和裝備,但很令人失望的除了幾把國軍的中正式步槍和一挺受損的五零機槍外沒有發現什麼有效的武器,小隊又散開繼續搜索。

        「可惡,連點像樣的武器都沒有。」陳漢文踢開路邊的小石子抱怨。

        羅維忠撿起一把中正式步槍,他拉開拉柄將槍機稍微向後拉,裡面還有子彈,羅維忠將槍機推回去,接著瞄準遠方。

        狀況還不錯,羅維忠將步槍背在背後。

        幾分鐘後羅維忠呼叫小隊集合。

        「有沒有什麼發現?」羅維忠問道。

        「什麼都沒有。」陳清德回答,接著說道:「小忠,乾脆直接到撤離點吧,直昇機那邊總會有些重武器吧。」

        「隊長,有車子接近。」一直在至高點警戒的鄒婷回報。

        羅維忠比出散開的手勢,小隊連忙散開在斷垣殘壁中找掩護,沒多久一輛武裝發財車開了過來,羅維忠躲在被炸垮的迎春門的房頂上,他拿出望遠鏡觀看,車上共有五人,一個駕駛,副駕駛座也有一人,車上裝有一挺五零機槍,一個綠軍操作著機槍,還有一個坐在機槍的旁邊抽煙,一個女子坐在抽煙綠軍的旁邊,女子雙手在背後估計是被反綁,而抽煙的綠軍不時的對著女子的大腿伸出鹹豬手,女子不敢吭聲也不敢有任何動作,她所能做的最大抵抗就是流淚。

        羅維忠將望遠鏡收起接著拿起無線電,「等我開槍把駕駛幹掉就把車上的其他綠軍幹掉,我要車子完好無損。」

        羅維忠不等其他隊員回應便提起偵搜步槍瞄準,他調整了一下位子接著對著駕駛扣下扳機,子彈打穿車窗的擋風玻璃打中了駕駛的太陽穴,駕駛頭向前一再直接撞向方向盤並觸及到了喇叭,而車子也在這一瞬間停了下來,但喇叭聲恐怕已經傳的無屍不知無人不曉了。

        「喔喔喔喔喔喔!」

        「小忠,這好像不在計畫內。」陳清德說道。

        副駕駛抓起步槍打開車門下車準備迎敵,機槍手操作機槍對著羅維忠的所在位置掃射,羅維忠趕緊從房頂滑下,滑下來的時候由於不時的滑到碎石使得羅維忠的屁股發痛,第一次滑到讓人屁股痛的溜滑梯。

        伸鹹豬手的綠軍意識到被偷襲他趕緊跳下來打開車門但他才剛打開車門就被一槍命中頭部,在副駕駛座的綠軍以打開的車門作為掩體,但才開了幾槍就被擊斃,機槍手仍對著迎春門的殘骸掃射,羅維忠對準他的胸口扣下扳機,那傢伙悶哼了一聲接著倒下小隊趕緊跑到發財車。

        這時候四面八方傳來了殭屍的嘶吼聲,沒多久數十隻殭屍朝著小隊衝過來,紀蓓安爬上發財車接著抄起五零機槍掃射,當場打爛了好幾隻殭屍。

        「鄒婷歸隊,漢文準備開車。」羅維忠扔出手榴彈接著跑到車子的側邊。

        「你媽沒教過你開車要繫安全帶嗎?」陳漢文將駕駛的屍體拉出來接著坐上去。

        四周響起了槍聲並揚起了塵土,幾個綠軍正朝著小隊進發,羅維忠在車子的側邊射擊,紀蓓安拉動拉柄接著轉調槍口對著綠軍掃射,陳清德也爬上車,這時他瞧見車上有一把連發縱火槍,陳清德拿起縱火槍對著綠軍開了一槍,那個被挾持的女子開始尖叫。

        「叫她閉嘴或拿個東西塞住她的嘴。」羅維忠擊斃一個綠軍喊道。

        陳清德在慌忙之中從手榴彈袋裡取出手榴彈接著一把將手榴彈塞進女子的嘴裡。「等要用的時候再取出來就好了。」

        鄒婷也從房屋中跑出來,她一跑出來便對著迎面而來的殭屍掃射,在打光一個彈匣後坐上副駕駛座,羅維忠在人都到齊後爬上發財車,這時他的小腿和左手都中了一槍,陳清德趕緊拉住他使得他免于從車上摔下去,一輛九四式輕裝甲車開了過來,裝甲車開始用車上的機槍掃射。

        「漢文開車!」陳清德喊道。

        陳漢文趕緊採下油門,發財車開始前進,紀蓓安仍對著綠軍和殭屍掃射,殭屍在發財車開遠後轉身跑去攻擊綠軍。

        「抱歉。」陳清德將手榴彈拔出來,他將手榴彈上面的口水甩掉後放回手榴彈袋裡。

        女子沒說話也許是被嚇怕了。

        「你這傢伙……」羅維忠強忍著劇痛冷笑著。

        羅維忠用僅存的右手從攜行袋裡取出繃帶,他用牙齒咬開包裝。

        「小忠。」陳清德接過繃帶趕緊幫他包紮。

        要命的一槍,那一槍打中了羅維忠的手掌,食指、中指和無名指都被轟掉了,加上之前被打掉的小指四根手指全沒了。

        「不知道部隊會不會免費幫你裝機電義肢?」處理完手掌的傷後陳清德開始幫羅維忠處理小腿。

        「隊長,有狀況。」陳漢文呼叫。

        「什麼狀況?」羅維忠問道。

        忽然一聲砲響接著前方的紅綠燈被炸倒,羅維忠往聲響來源看去,一輛T55坦克正朝著他們開過來,坦克開砲,擊毀了發財車旁的一輛廂型車。

        「漢文!直接開到撤離點!」羅維忠下令。

        前方又傳來了引擎聲,一輛九四式輕裝甲車從巷口開出來,裝甲車轉動砲塔對著發財車掃射,紀蓓安將槍口對著裝甲車開火,破壞力驚人的12.7公釐口徑彈當場將裝甲車給打成廢鐵。

        忽然天空傳來了引擎聲,羅維忠抬頭一看,一架CH47運輸直昇機正朝著他們開過來。

        「S小隊S小隊,這裡是直昇機,撤離點淪陷了所以我們必須在這裡把你們接走,待會直昇機降落後直昇會打開後門板你們必須直接開進直昇機,機會只有一次。」機長透過無線電呼叫。

        「隊長,我有沒有聽錯啊!」陳漢文開著車喊道。

        「你沒聽錯,要是失敗了我們都會被撞成肉餅。」羅維忠說道。

        「媽的賭了!」陳漢文將油門踩到底。

        直昇機載前方的十字路口降落,直昇機一降落便打後門板,另外還有一架黑鷹直昇機載空中護航,黑鷹直昇機的機槍手不斷的用機上的機槍掃射來犯的敵軍,陳漢文開著車調整著方向,只要稍有偏差就會拖著整個小隊一同陪葬,所以絕對不能失敗。

        「漢文冷靜點。」鄒婷提著槍對著外頭的敵軍射擊。

        坦克對著發財車開砲,那一砲命中路面揚起相當大的風沙,陳漢文不管三七二十一踩著油門一路向前開。

        「把座椅收起來空間不夠。」機長趕緊命機組人員將座椅收起,這招聽說連美軍都沒玩過媽的一定要成功啊。

        陳漢文在發財車和直昇機的距離拉近後猛然放開油門,發財車順勢滑進了直昇機內,但因角度沒抓好滑進來的時候撞掉了發財車右側的後照鏡以及在右側門刮出了相當長的刮痕還差點撞上機長。

        「升空。」機長心有餘悸的下令。

        直昇機趕緊升空離開這裡。

        陳漢文如釋重負般的放開方向盤接著將引擎熄火然後拉起手煞車,媽的我絕對不會再玩第二次。

     
1
-
LV. 35
GP 3k
185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0 BP-
        天空逐漸露出了魚肚白,羅維忠從車上跳下來,左手的傷仍在隱隱作痛,回想自己十八歲時便入伍服役值到今年已經二十五歲,大大小小的傷幾乎都受過,如今又失去了四根手指。

        但願那所謂的機電義肢真的能把他的手給修好,吳雅婷是有裝但她是整隻手都斷了他還沒聽過只有手指和部分手掌的機電義肢。

        算了,回到基地再說吧。

        ◆                                          ◆

        民國一百零八年(西元二零一九年)十一月。

        一百年來,不管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這些腐敗的政黨和官僚為中國的人民帶來了無盡的苦難,我們自由軍成立的目的就是掃除那些腐敗的官僚和政黨,為中國人民帶來百年的和平和繁榮,所有在台灣和中國的軍隊以及政府必須在七十二小時之內向自由軍投降,否則將會付出代價。

        陳永仁。

        疫區偵搜大隊第三大隊總基地。

        十一月了,天氣漸漸變涼了,羅維忠動了動新裝上的手指。

        「你似乎很習慣新的手指了。」醫官在旁邊問道。

        將近一個月了,羅維忠在從疫區回來後便裝上了義肢,裝上義肢後羅維忠這一個月幾乎都在復健,義肢一點感覺也沒有而且還得隨時換電池這兩點讓羅維忠相當不習慣。

        「我聯絡廠商看看能不能改成充電的好了。」醫官調整了一下義肢後說道。

        這時候醫務室的門被打開,一名少校軍官走了進來,羅維忠和醫官趕緊起立敬禮。

        「免禮。」

        兩人將手給放下。

        「復健的怎樣?」軍官問道。

        「報告,目前義肢還在調整的狀態。」醫官答道。

        「好好養傷,之後可能還有任務。」軍官說完便轉身離去。

        醫官在調整完畢後羅維忠戴上手套起身離去,他在把門關上後往寢室走去,這時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樓梯間。

        李雨伶靠著牆望著羅維忠,在羅維忠走進後李雨伶起身向羅維忠走近。

        「還好吧?」李雨伶看著羅維忠的左手。

        「沒事,小傷而已。」羅維忠將左手藏在背後。

        李雨伶硬是把抓出羅維忠的左手,然後流下眼淚,「這樣怎麼可能沒事?你四根手指都沒了。」

        羅維忠一句話也沒說,李雨伶將手伸至她的臉旁接著像貓一樣的磨蹭著,這一舉動也許是出自心疼,也許只是想擦去她流下的眼淚。

        這時候外頭傳來了說話的聲音,而且從聲音來看是在吵架,羅維忠和李雨伶循著聲音往外頭走去,只見幾個人正在互相叫罵,羅維忠認出其中一人就是五年前四一二民主運動的發起人林霏廷。

        「外來政權滾出台灣!」林霏廷對著其他人叫囂著。

        「叛國者才該滾出台灣!」一名青年指著林霏廷大罵。

        「國民黨和共產黨的走狗!」林霏廷說完舉起拳頭往那個青年的臉上打了一拳。

        只見雙方爆發了衝突羅維忠趕緊過去阻止他們,另外又有幾個憲兵跑過去阻止雙方人馬爆發衝突。

        「幹什麼幹什麼!」羅維忠和憲兵將兩方人馬給隔開以免衝突擴大。

        「黨衛軍滾邊去!」林霏廷對著羅維忠叫囂著。「這裡沒有你說話的餘地!」

        羅維忠左手握緊拳頭,這時李雨伶跑過來伸手抓住羅維忠握拳的左手,羅維忠才稍微放下了點戾氣。

        「講話口氣注意點。」羅維忠指著林霏廷警告著。「講話就講話沒必要罵人。」

        羅維忠對這類人始終沒有抱持著好感,這類人整天打著民主自由的口號卻一直幹著跟民主扯不上邊的事情,整天嚷著自由民主卻一直批鬥不同立場的人這點倒是跟共產黨蠻像的。

        「跟黨衛軍沒什麼好說的。」林霏廷推了羅維忠一把,接著語帶嘲諷的說道:「本來還以為國軍是黨衛軍,但是我錯了,你們這幫穿黑衣的才是名符其實的黨衛軍。」

        「講話就講話不必動手動腳。」羅維忠說道,如果不是李雨伶在這裡羅維忠可能已經一拳揮過去了,羅維忠望向在大樓邊的李雨伶。

        「就推你怎樣。」林霏廷又推了羅維忠一把繼續挑釁,這一推讓羅維忠退了兩步。「說你們黨衛軍你們還不承認,阻礙民主自由的絆腳石,殺人魔的走狗。」

        這時候李雨伶也開始發話。

        「你們有必要這樣嗎?」李雨伶說道,接著將羅維忠左手的手套取下來,露出那四根手指,「他為了保護你們沒了四根手指你們憑什麼罵他?」

        李雨伶的動作令羅維忠有些驚訝,看來這個小女孩並沒有羅維忠所想得那麼脆弱。

        這時候林霏廷大手一推將李雨伶推倒在地,「就憑我們守護的是民主自由而他守護的是專制獨裁!」

        見李雨伶被推倒羅維忠終於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掄起拳頭直接朝著林霏廷的鼻子打了一拳,那一拳直接讓林霏廷失去平衡而跌倒在地。

        「王八蛋。」羅維忠罵了一聲。

        一個憲兵趕緊擋在兩人中間。

        「口口聲聲嚷著自由民主卻幹著跟自由民主毫不相干的事,你這種行為連叛軍都不如。」羅維忠說道,接著轉身將李雨伶扶起。

        「幹什麼幹什麼!」又有幾個憲兵趕過來支援,這次的憲兵跟那幾個只配警棍的不同,來支援的憲兵每個人的手上都有一把手槍,為首的憲兵排長手上拿著手槍,她一趕到便對著空中鳴槍。

        雙方人馬見憲兵開槍了便停止了動作,持槍憲兵將槍口指向鬧事的人,配警棍的憲兵班長向憲兵排長敬禮。

        「你們是幹什麼吃的!」憲兵排長罵道。「警棍是裝飾是不是!」

        「報告我……」

        「還有理由!」憲兵排長又罵。「管理不了難民又讓他們鬧事,失職!連難民鬧事都處理不了怎麼對付敵人!比特勤隊還不如!」

        憲兵排長走向鬧事群眾這裡,鬧事群眾已被制伏,兩方人馬被隔開來以防再次鬧事,不過憲兵有槍他們應該也不敢造次。

        「把他們都逮捕關進禁閉室裡。」憲兵排長下令。

        「走!」持槍憲兵指著他們,鬧事群眾低著頭在憲兵的指使下前進。

        「還有你。」憲兵排長指著羅維忠,「可能得請你走一趟了。」

        兩個憲兵走到羅維忠兩側,「中士,請跟我們來。」

        李雨伶抓住羅維忠的手。

        羅維忠移開李雨伶的手安撫道。「沒事的,我去一趟而已。」

        「別放閃了,走吧。」憲兵排長說道。

        「等一下。」突然的說話聲令所有人停止了動作,一個特勤隊少校朝著眾人走了過來,羅維忠和憲兵們趕緊舉手敬禮。

        雖然很不甘願但憲兵排長還是乖乖的舉手敬禮,少校回禮後所有人將手放下。

        「于排長。」少校說道:「總隊長下令召集偵搜大隊的隊員所以羅中士不能跟你們走。」

        「王少校意思是想袒護他?」于排長問道。

        「不對,如果羅維忠有做出什麼違法亂紀的事那大隊方面絕對不會寬容,降級、拔階或槍斃,絕對會依法執行,因為剛好大隊方面有重要任務需要實戰經驗豐富的隊員所以羅維忠不能跟你們走。」王少校說道。

        「所以少校的意思?」

        「只是先暫時擱著,等任務完成後再行處置。」王少校說道。

        「既然長官這麼說了那就沒辦法了。」于排長聳肩,接著瞪了羅維忠一眼,然後指示憲兵將鬧事群眾帶走。

        羅維忠看了李雨伶一眼,李雨伶依然掛著擔憂的眼神。

        「沒事的,我去去就回。」羅維忠輕撫李雨伶的頭說道。

        真不曉得是什麼重要任務要勞駕校級軍官出面干預,羅維忠跟著軍官走,幾分鐘後兩人走到了戰情室,門一開陳清德、陳漢文和鄒婷已經在裡面待命,第三疫區偵搜大隊所有隊員幾乎都到了。

        除了幾個見過幾次面的隊員外還有兩個從沒見過面的隊員,一男一女,男的身高大約一九零,女的大約一六零左右,目測比李雨伶略矮。

        「全體起立。」少校下達口令。

        所有隊員趕緊起立,謝振達走進戰情室裡。

        「坐下。」謝振達下令。

        所有隊員一致坐下。

        「在任務開始前我先放段影片,看完這部影片就知道這個任務是多麼重要了。」謝振達說完指示播放影片。

        投影幕上播放著一段影片,片中一名白髮蒼蒼又消瘦的老人坐在正中間,老人開始說話:「一百年來,不管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這些腐敗的政黨和官僚為中國的人民帶來了無盡的苦難,我們自由軍成立的目的就是掃除那些腐敗的官僚和政黨,為中國人民帶來百年的和平和繁榮,所有在台灣和中國的軍隊以及政府必須在七十二小時之內向自由軍投降,否則將會付出代價。」

        影片結束後謝振達開始解說這次任務:「影片中的人是自由軍領袖陳永仁,這是他起事以來第一次錄影,這則影片是中共在兩小時前傳過來的,兩天前自由軍功佔了中共的一座核彈發射基地,自由軍發出最後通牒要求中共政府和我國政府在三天之內向自由軍投降否則核彈將會摧毀中共的重大城市。」

        鄒婷舉手,「那關我們什麼事?」

        謝振達說道:「因為中共發送信息,台灣的台北、台中和高雄都在核彈的攻擊範圍裡這就關我們的事了。」

        「所以我們的任務是?」羅維忠問道。

        「這次的任務我們疫區偵搜大隊將空降到大陸,和解放軍特種部隊聯合作戰,由於我軍和解放軍的武器口徑都不同,因此到大陸後會由解放軍提供武器。」謝振達說道。

        「這破事我們只要讓解放軍去幹就好了幹嘛要我們過去?」陳清德表示疑惑。

        「你覺得解放軍會替我們解除核彈嗎?」謝振達反問,接著又說:「這次任務除了跟解放軍聯合作戰外同時也要監視解放軍的動靜,如果解放軍沒有替我們解除核彈的話就得我們動手,就是這樣。」

        「接著我要介紹兩個新進隊員。」

        兩個新進隊員站起來。

        謝振達指著男性隊員,「中士魏光遠,原海軍陸戰隊六六旅,他將成為E小隊新任隊長。」

        接著謝振達指著女性隊員,「上等兵王蕙琳,原陸軍二零三旅,她將成為A小隊隊員。

        「沒有問題的話兩小時後行動,解散。」謝振達下達命令。

        解散以後所有人議論紛紛,有些覺得荒謬,有些則是坦然接受。

        「小忠,你有什麼看法?」陳清德拍拍羅維忠的肩膀。

        「沒有看法。」羅維忠說道。「我們跟中共鬧了將近一百年沒想到這次竟然要相逢一笑泯恩怨,造化弄人啊。」

        如果哪一天自由軍被消滅了那麼我們跟中共又會不會再次打起來?台灣的自由軍除了一些仍在跟國軍打游擊戰外基本上已經被弭平了,現在比較擔心綠軍的威脅越來越大,要是連台灣都保不住的話這次可沒有地方再讓我們撤退了。

        「我去跟小伶道別。」羅維忠起身。

        羅維忠走出戰情室,那個憲兵排長站在走道靠著牆,羅維忠看到排長胸前的識別證:于家雯。

        「開完會啦?」于家雯問道。

        「是啊。」羅維忠冷冷的說,得保持距離才行。

        「剛才的事還沒完,等你回來以後可得說清楚。」于家雯轉身準備離去。「別以為你逃的了。」

        「于排長!」羅維忠大喊:「你存心跟我過不去是不是?」

        「是又怎樣!」于家雯轉身指著羅維忠,「我就這麼一個弟弟,就這麼死在你手裡,那年他才十八歲,而你毀了他的前程。」

        于家雯說完轉身離去。

0
-
LV. 35
GP 3k
186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1 BP-
       殭屍襲人事件兩年後,高雄前線。

        羅維忠等人跑到了大部隊這裡,連隊的殘餘士兵各自就作戰位置等待綠軍的進攻。

        「黃潔呢?」謝忠雄一看到羅維忠便開口發問。

        羅維忠沒有說話只是搖頭。

        「你把她丟在那邊了?」謝忠雄指著羅維忠原本駐守的地方吼道。

        羅維忠沒有回答。

        「說話啊!」謝忠雄朝著羅維忠的肚子狠踹了一腳。

        「黃潔……她說她要掩護我們撤退……」羅維忠揉著肚子站了起來。

        謝忠雄還想給他兩拳但被其他士兵給攔下,忽然間不遠處的一棟房子中了一發砲彈,所有人下意識的臥倒。

        「敵軍來襲!」一名正在警戒的士兵喊道。

        接著又一發砲彈打中了地面,一名操作五零機槍的士兵將機槍上膛後開槍掃射,數十名綠軍從遠方衝過來,羅維忠躲到一輛汽車的側邊接著開始射擊,這時天空又傳來了水燒開的聲音。

        「找掩護!」謝忠雄大喊。

        羅維忠在臥倒的一瞬間他身旁的地面發生了爆炸,羅維忠爬起來稍微拍拍身上的塵土。

        遠方,一輛裝有無後做力砲的武裝發財車正對著國軍的陣地開火,綠軍裝填手將一枚砲彈塞入砲膛後砲手開砲,砲彈摧毀了一輛停在路邊的汽車,又有一輛裝有五零機槍的武裝發財車朝著國軍開火。

        「繼續砲擊。」一名綠軍站在車上下令。

        M1坦克對著裝有機槍的發財車開火,當場將那輛發財車給打成廢鐵,坦克本想把那輛裝有無後做力砲的發財車敲掉但無奈發財車躲在攻擊的死角裡無法攻擊,羅維忠對著謝均誠和盧廣文比了個手勢,三人悄悄的往發財車移動。

        操砲的綠軍仍對著國軍陣地開火,絲毫沒有察覺有三個人悄悄的摸到他們後面,羅維忠算了一下,除了車子側邊一個正在開槍的綠軍外車上還有三個,駕駛兵坐在駕駛座待命。

        「等他們開砲的時候開槍。」羅維忠下令。

        三人各自瞄準車上的綠軍,綠軍開砲後三人同時開槍將車上的綠軍擊斃,正在進行火力壓制的綠軍在車上的同伴被擊斃後趕緊回身,但他才剛轉身就被羅維忠擊斃,三人爬上車後將砲口轉向一輛T55坦克。

        「開砲。」羅維忠下令。

        那一砲擊中了坦克的履帶將坦克給打癱,坦克轉動砲塔將砲口對準他們,在車上的駕駛發覺到不對勁轉頭,透過後方的窗口看到羅維忠三人。

        「撤!」羅維忠喊道。

        三人趕緊跳下車撤離,駕駛打開車門跳下車拿起手上的步槍對準三人,但他還沒開槍被炸斷履帶的坦克開砲將發財車炸翻,其他的綠軍看到三人便招呼著同伴開火,一時之間槍彈林立,最後三人在友軍的掩護下回到了陣地。

        羅維忠躲到一面矮牆的後面,他從彈匣袋裡取出彈匣並且換上,這時又有幾個綠軍朝著陣地衝過來,三人迅速的提槍射擊,打死了四個綠軍,傷了兩個,一輛坦克撞破土牆開上路面,羅維忠認出是一輛M41A3坦克。

        「坦克!」一名士兵大喊。

        幾名步兵跟在坦克的後頭,坦克一邊前進一邊開砲,步兵則是在坦克的後方或兩側射擊,一名國軍士兵扛起紅隼火箭筒,他在瞄準好後發射火箭摧毀了那輛坦克。

        「三班,上樓。」羅維忠指著一棟房屋下令。

        三班的四大天王和一個班兵跟著羅維忠上樓,狙擊手胡文嘉和那個機槍兵也跟了過來。

        「我上頂樓。」胡文嘉端起狙擊步槍衝上頂樓。

        機槍兵在窗邊架好機槍,接著開始對來犯的綠軍掃射。

        羅維忠對著一個士兵下令,「守住樓梯口。」

        命令下完後羅維忠領著其他人上樓,胡文嘉一跑到頂樓後便架起狙擊步槍對準迎面而來的叛軍。

        一輛架有T74排用機槍的武裝發財車在一個十字路口處停了下來,發財車一停下車上的機槍兵便開始使用機槍掃射,樓下的國軍士兵仍在拼死抵抗,連隊的傷亡也逐漸增加,胡文嘉對準機槍兵扣下扳機,子彈打穿了機槍兵的胸口,機槍兵向後一仰落下車去。

        胡文嘉拉開槍機退出彈殼接著重推槍機上膛,接著對準一個扛著RPG-7型火箭筒的綠軍射擊,當場將那傢伙的腦袋給開了個洞。

        這時候他身旁揚起了塵土,看來他暴露了,這時候他瞧見了一輛雲豹裝甲車正朝著陣地開過來,裝甲車上的機砲正對著國軍士兵開火,國軍開始後撤。

        「報告報告!發現裝甲車正朝著我們過來。」胡文嘉回報後趕緊收起槍撤退與羅維忠會合。

        「我暴露了得另外找位子。」胡文嘉說完便往樓下跑。

        羅維忠繼續射擊,他的腳邊已經掉了兩個空彈匣,一輛雲豹裝甲車朝著陣地開過來,裝甲車邊行進邊用車上的機砲開火,其中有幾發打到了這裡,機砲子彈打穿了水泥牆打死了那個班兵,打傷了機槍兵,羅維忠慌忙的壓低著身子遠離窗口,接著從醫藥包裡取出繃帶,羅維忠打開繃帶正要為他止血時發現機槍兵的腹部被機砲給開了隧道,鮮血就像急流般的流出。

        「叫醫務兵!」羅維忠大喊。

        「媽的……我還沒打夠呢……」機槍兵說完身子一攤沒了氣息。

        羅維忠起身靠著一面牆。

        「那幫傢伙從哪搶來的雲豹!」謝均誠趴在地上罵道。

        「你忘了上個月五零九旅叛變,這車八成是他們提供的。」羅維忠點起香菸,試圖讓自己冷靜一點。

        羅維忠悄悄的移動到窗邊,他緩緩的抬起頭觀望,雲豹裝甲車的砲口正對著其他士兵,這時候一輛武裝發財車朝著國軍陣地開過來羅維忠靈機一動他撿起機槍兵的M249班用機槍,接著對著發財車掃射,發財車的輪胎當場被機槍子彈給打爆,發財車失控開到裝甲車前方,裝甲車閃避不及直接將發財車給碾上去。

        一名國軍士兵對著裝甲車發射火箭將裝甲車給打殘,這時候裝甲車又中了一砲,接著熟悉的引擎聲傳遍了每個國軍士兵的耳朵。

        「弟兄們,坦克修好了。」M1坦克的車長呼叫。
 
1
-
LV. 35
GP 3k
187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0 BP-
        M1坦克在修好後開上了路面,先是一砲擊毀了一輛T55坦克,接著又敲掉了一輛武裝發財車,國軍步兵開始跟著坦克反攻,一輛綠軍的T55坦克向M1坦克反擊,但他才開一砲就立刻被M1坦克給敲掉,除了一些仍在頑抗的綠軍外其他的綠軍開始落荒而逃,國軍部隊開始乘勝追擊,之前被打斷履帶的T55坦克對著M1坦克開砲,但才開了一砲就立刻被M1坦克給打成廢鐵。

        羅維忠在坦克的側邊行進,撤退的綠軍佔據各個房屋繼續頑抗,一發火箭彈直接命中坦克的砲塔,但這發火箭彈只在砲塔上留下一道漆黑的刮痕,坦克轉動砲塔朝著一棟房屋開砲,兩個綠軍被砲彈給轟了出來,一名綠軍在一棟房屋架設一挺機槍,在一切就緒後他開始掃射放倒了好幾個國軍,由於機槍在坦克的死角因此坦克無法將他轟掉,羅維忠先是對著樓房開了幾槍接著跑到大門前。

        兩名綠軍各自扛著一支六六火箭筒,他們同時對著坦克發射火箭,第一發火箭擊中了坦克的砲塔,第二發火箭沒有擊中坦克而是炸翻了一個垃圾箱,羅維忠對著綠軍開火打死了其中一個綠軍,另外一個將火箭筒丟棄後撤離。

        羅維忠對著那個逃跑的開槍,那個逃跑的背部中彈倒地,接著羅維忠舉槍打壞門鎖踹開大門走進樓房,一個綠軍提槍對著羅維忠射擊,羅維忠壓低身子開槍反擊,綠軍身中數彈倒地,羅維忠卸下彈匣換上新彈匣,盧廣文和王仲源也趕來助戰。

        一個綠軍在廁所裡面開了幾槍後將門闔上,羅維忠提槍對著半開的廁所門射擊,子彈打穿了門在門上留下好幾個彈孔,羅維忠走向前將門踹開,該名綠軍身中數彈倒在浴缸裡,羅維忠把門關上繼續搜索。

        外頭依然打得十分激烈,坦克引擎的運轉聲、國軍弟兄的呼喊聲,各式步槍開火時所發出的槍聲此起彼落,羅維忠跑上樓擊斃一個正要跑下樓的綠軍,接著他衝到房間直接對著機槍兵開火。

        羅維忠看到那挺M249班用機槍突然靈機一動,他抄起那挺機槍將槍口對外接著扣下扳機,正在抵抗的綠軍一個接著一個的被打死或打傷,其中一個反應較快的將槍口對準羅維忠但他還沒扣下扳機就死在羅維忠的槍下,羅維忠一直掃射直到子彈打完後將機槍丟下接著領著盧廣文和王仲源下樓。

        羅維忠走出大門與部隊會合,綠軍在國軍優勢兵力的追擊下節節敗退,本以為能夠突圍成功的時候M1坦克的車尾中了一砲,坦克前進了幾公分後停了下來,接著引擎開始冒起了黑煙,一個國軍士兵轉頭一看,一輛坦克在遠方實施砲擊,坦克又開了一砲,轟飛了兩個國軍士兵。

        胡文嘉提起狙擊步槍觀看,竟然是一輛九九式坦克。

        「九九式坦克!」胡文嘉大喊。

        「他們哪來的九九?」一名國軍士兵喊道。

        胡文嘉重新瞄準並扣下扳機,子彈打穿了一個綠軍的腦袋,九九式坦克開始前進,M1坦克轉動砲塔,幾個在坦克四周的士兵開始對著九九式坦克射擊,甚至還有一個抄起紅隼反坦克火箭。

        就在M1坦克砲管轉到定位準備開砲時九九式坦克開砲,當場擊中M1坦克的車尾,同時炸倒了車尾附近的國軍士兵,M1坦克的車組人員紛紛爬出坦克從車上跳下來。

        「撤!」眼見坦克被癱瘓謝忠雄喊道,同時舉起步槍槍射擊。

        國軍士兵邊打邊撤,綠軍乘勝追擊,一瞬間雙方立場互相對換了起來,國軍部隊躲進各個家屋中組織反擊,羅維忠躲到一棟家屋的窗邊,同行的還有謝均誠和盧廣文,他緊握著步槍等待著即將到來的敵人。

        「這幫傢伙竟然有九九。」謝均誠在另一個窗邊嚴陣以待。

        「八成是從自由軍那裡得來的。」羅維忠說道。

        所有人嚴陣以待著,準備迎接著越來越接近的敵人,大部隊被打散後胡文嘉躲在一棟半垮的公寓中,後撤的國軍將他給孤立在那裡,他瞄準著接近M1坦克的綠軍,九九式坦克駛過被癱瘓的M1坦克,幾個綠軍跟在坦克的後頭,另外有幾個綠軍爬上被癱瘓的M1坦克,他們在坦克的砲塔上興奮的手舞足蹈的,一個沒爬上坦克的綠軍拿出手機把這個場景給拍下來。

        「這幫雜碎竟然開始玩起直播。」守在樓梯口的盧廣文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出手機,手機播放的正是綠軍在坦克上開舞會的現場直播。

        「專心點。」羅維忠斥責道。

        一間家屋的國軍士兵開始開火,緊接著其他地方的國軍也跟著開槍,一時之間槍聲林立,羅維忠和謝均誠也開始射擊,一定要想辦法突破重圍,這時候羅維忠發現一批綠軍跟之前遇到綠軍不一樣,他們穿著國軍的制服,手臂上還繡著旅徽手上拿著國軍的制式武器,如果不是他們的左手臂有綁綠色臂章羅維忠還真以為他們是國軍,幾顆子彈打中羅維忠身旁的土牆,羅維忠趕緊伏下。

        看來是之前叛變的五零九旅。

        「這批國軍是不是打錯人了!」謝均誠罵道,看來他沒有發覺到綠色臂章。

    「是之前叛變的五零九旅。」羅維忠說道,接著起身開火。「把那些叛徒解決掉。」

        羅維忠和謝均誠同時開火,一個國軍士兵架起M249班用機槍接著開始掃射,放倒了好幾個綠軍。

        被孤立在公寓樓層的胡文嘉瞄準其中一個綠軍,他在閉氣後扣下扳機,一槍命中綠軍的腦袋,胡文嘉拉開槍機退彈,接著重新上膛,他埋伏在一間房裡,利用被炸破的牆壁當射擊孔,由於洞口不算大因此不仔細也看不出來他就蹲在那。

        「老爸、老媽、文輝,我會多幹掉一些雜碎來替你們報仇。」胡文嘉喃喃自語道,又擊斃了一個。

        一想到綠軍攻進他的家鄉,將他的父母槍斃,還用刺刀將他還在讀幼稚園的弟弟捅死。

        那時候他就發誓只要他還活著就一定要親手將那幫雜碎送進地獄,但是這場戰役可能是他打的最後一場仗了,所以他無論如何都要多解決幾個綠軍。

        「二十一。」胡文嘉卸下彈匣,他摸摸身上的彈袋,最後一個彈匣了。

        「樓上有狙擊手!」

        「把他揪出來!」

        該死曝光了,胡文嘉趕緊起身撤離,他一離開房間正要下樓時不幸跟幾個綠軍碰頭。

        「抓住他!」為首的綠軍喊道。

        胡文嘉在慌亂中開火,打中了一個綠軍的肩膀,他在開火後跑上樓,綠軍追了上去,他將步槍背在背後接著拔出手槍,他跑到一個樓層後回身開了兩槍,打死了一個綠軍,其他綠軍跨過屍體追了上來,在跑到頂樓後他取出手榴彈往樓下扔下去,手榴彈爆炸後他打開門接著又扔了一顆手榴彈,也不管手榴彈有沒有炸死人他拼命的跑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雙腳一瞪直接跳到隔壁公寓的頂樓,他一把抓住頂樓護欄,接著用盡吃奶的力氣爬過護欄。

        幸好台灣房子密度高屋子和屋子間的距離不算遠要不然他鐵定摔死,追到頂樓的綠軍朝著他開火,他趕緊壓低身子並且抓住時機回擊,接著打壞頂樓的門鎖鑽進公寓裡。

        在確認安全後胡文嘉坐了下來,稍事歇息後他起身往公寓樓下走去,樓下又傳來了說話聲。

        「再確認一下,裡面說不定有政府軍。」

        「瞭解。」

        胡文嘉只能往樓上跑,這時一個從五零九旅叛變的綠軍追了上來,胡文嘉回身扣下扳機,就在這個節骨眼他的手槍突然卡彈,那個綠軍將槍口指向他。

        「有沒有人!」樓下傳來叫喚聲。

        「沒有!」那個綠軍出乎意料的回應。

        「繼續戰鬥!」

        待樓下綠軍腳步聲漸行漸遠後那個綠軍把槍放下。

        「為什麼要幫我?」胡文嘉問道。

        「如果不是旅長叛變我也不會跟著那幫雜碎瞎攪和。」那個綠軍說道。「就幫你到這裡了自己找機會跑吧。」

        綠軍說完提起步槍下樓。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88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646 筆精華,03/3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