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小說】屍橫遍野2 第十二章第五節。1090216更新

樓主 瑋德林 hk781230
GP3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



        楔子:

        一切的起源在於,人類的自大和驕傲,以及對權力的渴望。

        權力的渴望若是到達了頂點,便是殺戮和戰爭,人類就是這樣度過了好幾個世紀,自相殘殺了好幾個世紀,但一直無法改變他們那好戰的本性,即使意識到了戰爭所帶來的災難,但就在停戰了幾年後人類又重蹈覆轍的發動了戰爭,人類在本質上就是這麼可悲,即使歷經了千年的進化人類仍然無法改變他們的劣根性。

        後來,人類為了更有效的殺人,而研發出了各種大規模的毀滅性武器,原子彈、核彈、氫氣彈,但他們殊不知他們越是研發便越是使自己提早的招致自己的滅亡。

        人類意識到了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所帶來的後果,因此開始制約研發以及使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後來人類轉了方向,開始研發致命病毒,病毒戰、細菌戰等戰法出現,但人類殊不知他們已經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一切的罪惡已經隨著盒子的打開飛向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然而這個潘朵拉的盒子裡,沒有希望。

        2018年12月,台灣,高雄,國軍第201旅駐紮區。

        天空中下著傾盆的大雨,十二月了還下雨實在是有點罕見,而且還是這種傾盆大雨,現在時間晚間十點,國軍駐紮的城鎮地點實施了燈火管制,因此夜裡的城鎮暗的像是一座鬼城。

        「他媽的B勒!這雨下的真大!」一個戴著眼鏡的士兵走進一棟小房子,他將他身上的小飛俠雨衣給脫下掛在牆上,雖然穿著雨衣但身上還是濕漉漉的。

        「你看看你,都成落湯雞了。」上等兵謝均誠吃著麵包,取笑道。

        「小飛俠雙『濕』牌雨衣防不了水又不是一兩天的事。」一等兵盧廣文脫下被雨淋濕的迷彩服,然後從內務櫃裡拿出一件乾的迷彩服。「外面濕,裡面也濕。」

        盧廣文將迷彩服穿上。

        「湯煮好了,喝一碗吧。」下士羅維忠正在煮湯。

        盧廣文搓著雙手,在湯鍋前坐下來,看著裡面的湯,羅維忠這傢伙沒事就喜歡抓野味。

        湯鍋裡煮著兩隻早上羅維忠用自製的十字弓抓的松鼠。

        另一個士兵王仲源正津津有味的喝著湯。

        「部隊伙食那麼差自己煮不過份吧。」羅維忠盛了一碗湯,遞給盧廣文。

        一等兵李正源看著碗中的湯,伙食的配給量越來越少,逼的許多人得偷抓一些小動物來打打牙祭,羅維忠就是抓那些小動物的高手,這傢伙竟然能利用竹筷子、樹枝和木棍以及強力橡皮筋做出一把簡易的十字弓來射斑鳩、麻雀或松鼠,不只可以抓來吃,還可以拿來賣錢。

        盧廣文端起碗喝湯,該加的調味料都有加,鹽、味精、蒜頭,雖然不是什麼五星級的大餐或是什麼絕世料理但是這種天氣這種局勢又有什麼好挑剔的。

        謝均誠望著羅維忠,那傢伙正在用一把藍波刀削竹筷子做箭。

        「班長,你是原住民嗎?」盧廣文將湯喝完後問道。

        羅維忠搖頭。「你沒上過野外求生的課嗎?」

        盧廣文搖頭。

        「訓練課程,教官只會給你一把藍波刀和一個打火機,然後把你丟到山林放你自生自滅。」羅維忠盛了碗湯。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敲門,突如其來的敲門,沒有暗號,沒有答話聲,羅維忠趕緊示意另外的三人就戰鬥位置,盧廣文和謝均誠趕緊提起自己的T91步槍。

        正當眾人懷疑時門外傳來了叫喊聲:「開門!開門!」

        叫喊的是小孩,羅維忠和謝均誠戶看了一眼,羅維忠緩慢的走向前將門打開,一個小女孩以飛快的速度跑進來,羅維忠趕緊將門關上。

        「盧廣文,把瓦斯關掉,把湯鍋蓋起來。」羅維忠輕聲的下令,盧廣文趕緊照做。

        羅維忠又下令:「謝均誠,把窗簾都拉起來。」

        謝均誠趕緊將窗簾拉上,只留了一點縫隙看外面的情形。

        「嘿,怎麼了?」羅維忠盛了碗松鼠湯遞給小女孩。

        那個小女孩也不管湯是不是燙的接過碗後便咕嚕咕嚕的喝起來,當然,羅維忠沒有把松鼠也一併盛給她,羅維忠端詳了小孩一下,那個小孩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小洋裝,模樣十分的討喜。

        「外面有人在追我,好可怕。」小女孩驚魂未定的說道。「好多人,還有……」

        「還有什麼?」羅維忠將碗拿走,又盛了一碗湯,遞給小女孩。

        「我媽媽、爸爸,也在裡面……」小女孩講著講著開始結巴。

        「盧廣文,通知旅部,附近有殭屍。」羅維忠趕緊下令。

        「穹蒼洞洞,這裡是西成洞三,聽到請回答,重複,穹蒼洞洞,這裡是西成洞三,聽到請回答。」盧廣文拿起HR-93型無線電通話機不斷的重複,但旅部那裡一直沒有回應。「該死的,通信斷了嗎?」

        謝均誠小心的望著窗外,忽然一隻手揍破了玻璃抓住了他的脖子,眾人趕緊提起槍瞄準。

        「啊啊!救我!」謝均誠正喊著忽然一個人狠狠的朝著謝均誠的脖子咬下去。「啊啊啊啊!」

        謝均誠的血從脖子的傷口噴出,鮮血染紅了那個人的臉。

        「痾!啊啊啊啊啊!」謝均誠慘叫了幾聲後斷氣。

        「快退!快退!」羅維忠焦急的大喊,忽然間房子的門被狠狠的撞開,三個人從門口衝進來,羅維忠趕緊將小女孩抱起來,他一手抓著槍的握把一手抱著女孩往後跑。

        盧廣文、李正源和王仲源將槍置於腰間,採取弓箭步朝著那群進逼的人開槍,然而很不幸的槍聲將附近的人給引過來,他們開始朝著房屋前進。

        「你們三個快退!快!」羅維忠趕緊招呼著三人撤退,三人趕緊收起槍往後退去,那群人自然不肯放過他們,拖著殘缺的身軀朝著這五個人衝過來。

        「叔叔!我怕!」那個小女孩將頭埋進羅維忠的胸膛,羅維忠不知道該說什麼,這種事對還沒結婚的他來說實在太困難了,不管那女孩的年紀有多大或多小。

        眾人趕緊往樓上跑,那群人追了上來,盧廣文在最後面對著上樓的人開槍,其中一人在中了幾槍後失去平衡摔下樓去,又絆倒了好幾個同夥,盧廣文見機不可失趁機往樓上跑,眾人在一個小房間躲起來,李正源和王仲源趕緊推重物將門堵起來,羅維忠如釋重負般的將小孩放下來。

        羅維忠望著窗外,外面大批跟剛才一樣的人正在街道上徘徊,羅維忠吞了口口水,將窗簾拉上。

        「其他人都死哪去了!」盧廣文大喊,也不管外面聲音會不會把他們引來。

        「狙擊班呢?那些傢伙死哪去了?」羅維忠盡可能的保持著鎮定。

        「西成洞三呼叫天台洞六,聽到請回答,重複,西成洞三呼叫天台洞六,聽到請回答。」王仲源拿起無線電呼叫,但除了雜音外什麼也沒有。「狙擊班沒有回應。」

        一棟公寓的頂樓,幾個身體殘破不堪的人蹲在地板上津津有味的吃著肉,地板上,幾個穿著迷彩服的人躺在那,而那些人就在吃那幾個軍人的肉,地板上還四散著子彈的彈殼,一把M24狙擊槍被折成了兩半,而無線電不時的傳出王仲源發出的信息。

        “嗙!嗙!”忽然間房間的門傳來了敲擊聲,沒多久一隻手揍破了門,那隻手從洞口伸進來四處亂抓似乎在找獵物。

        「幹!快從窗戶撤退!」羅維忠趕緊提起槍對準那隻手連開三槍,王仲源趕緊將小孩抱起來。

        「嗚嗚……噁……」這時小孩突然發出了異樣的聲調,王仲源低下頭,赫然發現小孩的腳踝有道齒痕。

        那個小孩突然朝著王仲源的脖子咬下去。「啊啊啊啊!」

        王仲源向後一仰倒在地上,王仲源用全身的力氣將小孩推開,但因力道過大連同脖子上的一塊肉都被咬下,那個小女孩津津有味的吃著被扯下來的肉。

        「班長!那女孩!」李正源拍了羅維忠的肩膀一下。

        羅維忠轉頭一看,那個小女孩已經把肉吞下,他看了羅維忠一眼,羅維忠提起槍將她射殺,小女孩眉心中了一槍向後一躺,王仲源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羅維忠走上前提起步槍瞄準他的頭。

        “砰!”

        「趕快撤退!」見外面的那些人要進來了羅維忠趕緊掄起槍托砸破玻璃,他目測一下高度後往下跳,外面,那群人正在圍攻房子根本沒有看到他,緊接著盧廣文和李正源也跳了下來,羅維忠比出手勢示意他們跟著他,三個人端著槍往其他地方跑。

        「啊啊啊啊!」這時一個人看到了他們,他邊尖叫邊朝著三人跑來,李正源提起槍對他開了一槍,那個人頭部中彈倒地。

        忽然間又跑來了好幾個人,李正源和盧廣文開槍射擊眾人邊射擊邊撤退,這時羅維忠瞥見路口停了一輛十噸半軍用卡車。

        「撤退到十噸半那邊!快!」羅維忠一手拿著槍一手指著卡車。

        盧廣文和李正源趕緊往卡車那邊跑,盧廣文看了看車子裡。「幹!裡面沒鑰匙!」

        「看我的!」李正源抽出刺刀將鑰匙孔的鐵片撬開,然後抽出電線,「班長!麻煩你掩護我一下!」

        「盧廣文!掩護射擊!」羅維忠和盧廣文在卡車建立防線,那群人朝著卡車衝過來,兩人把步槍調到半自動,盡可能一槍一個,但他們人數眾多,很塊就要衝上來了,這時羅維忠步槍的槍膛擊發部出子彈,羅維忠趕緊按下彈匣卡榫,空彈匣應聲掉落,羅維忠左手從彈匣袋取出彈匣,插入彈匣槽,按下槍機卡榫,槍機「康」的一聲將第一顆5.56公釐子彈往前推,羅維忠提起槍扣下扳機,第一槍打中了一個人的頭,羅維忠槍口一轉,擊發,子彈打中了第二個人的腿,那個人失去平衡倒地。

        這時十噸半開始發動,李正源興奮的大喊:「班長!好了!」

        「快退到車上!快!」羅維忠趕緊下令,然後他趕緊打開副駕駛座鑽進十噸半裡,盧廣文爬上車子進入十噸半的後座,忽然一個人抓住他的腳。

        「你媽的給我滾!」盧廣文腳一踢將那個人踢開。

        這時李正源踩動油門讓十噸半前進,車子開始往前開,那群人追著十噸半,盧廣文在後車廂開槍,打死了一個又一個的人,一直到打光了彈匣裡的子彈。

        「想不到這裡也要淪陷了。」羅維忠點起一根香菸。

                                             
34
-
LV. 20
GP 1k
2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1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一章:救援行動。

      (2016年七月,兩年前,屏東X小學。)

        大批的警察正包圍著X小學,因為一群恐怖份子正挾持著這所小學,警方在接獲線報後包圍了X小學,雙方於中午十二點三十四分爆發了激烈的槍戰,恐怖份子用火箭筒炸毀了兩輛警車,擊斃了二十名警察,擊傷四十五名。

        一個年輕貌美的女記者不顧危險在警察的身後報導新聞。

        「是的,現在警方正包圍著X小學,據所知大約有一百至一百五十名恐怖份子正挾持著小學以及兩千名的人質,這些人質多半都是學校的學生,根據警方所說這批恐怖份子手上拿的都是造價較為廉價的AK系列步槍,令人棘手的是這批恐怖份子完全沒有提出任何要求……哇啊!」正報導著突然記者身後的一輛警車爆炸,就連攝影師都被強大的氣流震倒,記者的臉重新出現在攝影機前,比較不同的是她原先整理好的髮型被爆炸的氣流給吹的亂七八糟。

        「不要靠近!不要靠近!」一個警察趕緊驅趕記者。

        「裡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刻放下武器出來……」一個警察拿著大聲公勸裡面的恐怖份子投降,但他還沒喊完忽然一槍下來那個拿大聲公勸降的警察當場被擊斃。

        「媽的!」另一個手持65K2步槍的警察提起槍對著建築物射擊,另外的幾個警察紛紛提起手上的各式槍械向恐怖份子射擊,但火力單薄的警察的火力對那群恐怖份子而言如同隔靴搔癢般。

        「(阿富汗語)火箭筒!」一個把身體包的密不透風的恐怖份子從一個木箱裡取出一支RPG火箭筒,裝好火箭後瞄準一輛鎮暴車,恐怖份子將扳機扣下,火箭筆直的從火箭筒射出,不偏不倚的擊中了鎮暴車,又波及了四個警察,現場一片混亂,還能動的警察趕緊扶起重傷的警察往救護車跑。

        「目前警方不排除請調特種部隊或是請調國軍。」剛才那個記者整理了一下頭髮後繼續播報新聞。

        「你們怎麼還沒走!想吃子彈是不是!」一個剛報到沒幾天涉世未深的菜鳥警察見那個記者還沒走便開始驅趕他們。

        一架UH-1直昇機在上空盤旋,一個手持M24狙擊槍的霹靂小組望著頂樓的人影。「A3呼叫總部,學校的頂樓有恐怖份子,目前沒有發現人質,等等……迴避!防空飛彈!」

        一枚飛彈筆直的朝向直昇機飛去,直昇機閃避不及飛彈直接命中了直昇機,當場將直昇機打成了碎片。

        「那些恐怖份子的火力好強。」一個警察望著落下的直昇機殘骸罵道。

        另一個角落,八個戴著防毒面具手持M4A1卡賓槍的霹靂小組的成員順著樓梯衝上一棟大樓的頂樓,其中一人用攻門槌將門撞開後衝進頂樓,另一個成員從背後拿下一把拋繩槍,對準一棟校舍窗戶上方的牆壁,「砰」的一聲帶有繩索的鐵釘迅速的射出,鐵釘射中牆壁後其中一人試拉了一下然後滑下去,另外的七個人一個接著一個的滑下去,帶頭的人在滑到校舍時那個人將玻璃踢破滑進校舍然後迅速的拔出手槍擊斃兩個恐怖份子,另外的七人也也跟著滑進了校舍。

        「我超愛這種攻堅方式。」隊員陳清德把手槍收起來,從背後取出他的M4A1卡賓槍。

        「是啊,一個不小心就會摔成肉餅了。」另一個隊員說道,雖然戴著防毒面具但仍可以聽得出是個女性。

        「你們兩個,要打情罵俏回去再打。」霹靂小組的隊長說道,然後比出手勢。「聽我命令。」

        八個人魚貫走出教室,以無聲但是迅速的步伐往前行進,一見到包的密不通風的恐怖份子便用裝有消音器的M4A1卡賓槍擊斃,這時另一棟校舍傳出了爆炸聲,看來另一個小隊也開始行動了,又或者是警察已經開始在攻堅了,但不管怎樣還有任務要執行。

        這批恐怖份子是阿富汗的塔利班恐怖份子,前年美國海豹部隊雖然擊斃了賓拉登,但塔利班的威脅仍然存在,一月時,總統表示將派遣部隊到阿富汗協助美軍,但一直沒有實施,相反的,塔利班得到消息後也不管台灣有沒有出兵開始在台灣進行各種不同的恐怖攻擊,也因此外派部隊的計畫一延再延。

        「A2呼叫A1,我們開始攻堅了,我們將在操場會合。」隊員們的耳機傳來了A2隊長的聲音。

        「收到。」A1隊長回道。

        陳清德帶頭往前移動,兩個恐怖份子從一間教室竄出,一竄出便用手上的AK47步槍射擊,一個霹靂小組閃避不及當場被擊斃,陳清德迅速的提起槍擊斃了一個,另一個躲在轉角伺機而動,女性隊員梁佳佳提起M4A1,瞄準轉角,那個恐怖份子謹慎的探出頭,梁佳佳扣下扳機,那個恐怖份子右眼中彈倒地。

        「清除!」梁佳佳說道,所有人繼續向前進。

        「總部呼叫A1,根據無人偵察機偵察到的情形,人質都被集中在操場和禮堂,目測那裡有五十名恐怖份子守著人質。」指揮中心的值勤人員向隊長報告。

        「收到!」隊長得到消息後對著其他隊員說道:「好了各位,現在要無聲的執行任務是不可能的,我們將要攻堅操場和禮堂。」

        隊長望了下殉職隊員的遺體,「任務完成後再收回他的遺體。」

        一個恐怖份子從樓梯的轉角殺出,但他還沒開槍就立刻被一個隊員擊斃。

        「RPG!」另一個隊員大喊,一枚火箭筆直的朝著隊員飛來,在飛過來的同時火箭還夾帶著如同吹口哨般的「噓」聲,火箭直接命中了走廊的護欄,當場將護欄炸開形成了一個大洞,緊接著幾個小隊的恐怖份子朝著眾人襲擊而來。

        「有沒有人受傷!」隊長大喊道。

        「沒有!」梁佳佳喊完提起卡賓槍對著襲擊恐怖份子射擊。

        陳清德按著頭盔,提起卡賓槍,火箭爆炸的聲波震的他的耳朵嗡嗡直響,他勉強的從防彈衣取下閃光彈。

        「閃光彈!臥倒!」陳清德扔出閃光彈,閃光彈在恐怖份子陣形爆炸。

        「啊啊啊啊!」幾個恐怖份子摀著眼睛,痛苦的尖叫,眾人衝上前開槍將他們擊斃。

        兵不在多,在於兵法,隊長比出手勢示意隊員前進,經過轉角時眾人看到了……

        一個女性恐怖份子在身上綁了手榴彈,抱著兩個小學生,她的雙手各自握著一顆手榴彈,而小學生的身上還綁著塑膠炸彈,小學生驚恐的望著霹靂小組。

        「放下手榴彈!快!」隊長怒喝。「舉手投降!」

        那個恐怖份子放開手榴彈,突然手榴彈的壓鈑應聲彈開。

        「退—」陳清德大喊,然後轉身退去。

        “碰!”一陣轟天巨響,爆炸的震波震飛了隊長和兩個隊員,其他的隊員也被強大的震波震倒。

        陳清德勉強的站起來,他望著隊長以及其他的兩個隊員,一個隊員抱著被炸斷的左腿殘肢哀嚎,而隊長和另一個隊員靜靜的躺在碎石瓦礫堆上。

        「隊長!阿力!別開玩笑啊!」陳清德搖著他們。

        「陳清德!他們死了!你盡力了!」梁佳佳搖著陳清德。

    「A1呼叫總部!隊長方正德、隊員李力、隊員陸志皓KIA,隊員鄭士則重傷,我們要繼續前進。」其中一個隊員按下耳機麥克風的按鈕呼叫。

    「收到,小心點。」

        那個隊員將重傷的隊員拖進教室裡,叮嚀道:「小強,我現在把你留在這裡,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阿正,別丟下我。」那個叫小強的隊員說道。

        「那邊還有一票人質等我們去救,我們不能丟下他們。」阿正對著小強說道。

        剩餘的四人離開教室繼續前進,緩緩的走下樓,一個恐怖份子在樓梯口開槍,在開了幾槍後被梁佳佳擊斃,三人來到了一樓,忽然間廁所裡衝出兩個恐怖份子,第一個在衝出的一瞬間被阿正擊斃,另一個正想逃回廁所,陳清德直接來個手起槍落將他徹底的了結引領他去見阿拉。

        「A2呼叫A1,很遺憾你們損失了四個人。」耳機傳來了A2小隊長的聲音。

        「沒什麼好遺憾的,他們在加入霹靂小組的時候就應該知道其中的風險。」阿正按下麥克風的按鈕。

        「我們正在操場後的校舍,大約五十個恐怖份子,人質都在操場上和禮堂裡……等等……那是……」

        「怎麼了?」阿正疑問道。

        「幹!恐怖份子對人質丟毒氣彈!」A2小隊長才剛喊完,嘈雜的叫喊聲從操場傳到了在校舍走廊的隊員。

        「我們趕快過去!」阿正喊道,陳清德和梁佳佳以及另外一個隊員趕緊往操場跑。

        正當眾人往跑到操場時,五十幾個恐怖份子夾雜著上千名的人質使得現場一片混亂,恐怖份子正用毒氣彈攻擊人質,人質一旦逃離恐怖份子就會開槍將人質擊斃,陳清德、梁佳佳等人趕緊向他們看到的恐怖份子開槍,A2方面也在開槍支援他們,中了毒氣的人質掐著自己的脖子,嘴角流著不知名的白色泡沫,雙腳不斷的亂踢,全身抽蓄,然後痛苦的死去。

        而禮堂的門縫也不斷的竄出綠色的有毒氣體,A2小隊趕緊往禮堂跑去,其中一人踹了門一腳,但很失望的門沒有被他踹開,禮堂內不斷的傳來人質絕望的叫喊。

    「幹!幹!幹!」那個人不斷的踹著禮堂的鐵門,但鐵門還是沒有被他踹開。

        「攻門槌!」A2隊長下令,另一個隊員趕緊用攻門槌企圖把門砸開,但不知為何不管他怎麼砸就是砸不開。

        「一定有人用鐵塊把門焊死了!」那個隊員不放棄的繼續砸,但還是不見效果,砸了幾分鐘後那個隊員終於放棄,他放下攻門槌。

        叫喊聲越來越稀疏,最後沈寂,而太陽也緩緩的西斜。

        毒氣散去後,陳清德望著操場,操場上躺滿著小學生和教職人員的屍體,各個臉形扭曲,彷彿受到了極大的痛苦。

        「這些該死的傢伙!」陳清德拔出手槍朝著一個恐怖份子的屍體射擊。「你他媽的!」

        陳清德又開了一槍。「你看看他們!」

        「只會攻擊手無寸鐵的平民!」只要每說一句陳清德就對著屍體開一槍。「有種來跟我單挑啊!」

        「陳清德冷靜點!」梁佳佳推了陳清德一把。

        一個小時後警察趕來善後,警察來到現場見到這種屍橫遍野的情形不由得趕到震驚,就連較為資深的警察也是。

        「總統應該認真考慮出兵阿富汗的事而不是隨口說說。」一個警察對著陳清德說道。「要嘛就出兵,要嘛就不要出兵,是在猶豫不決個什麼東西。」

        「為了在國際上露點光而輕易的犧牲掉我們。」陳清德感嘆道。「我們還真有價值啊。」

        正聊著,一架UH-1直昇機飛到操場,直昇機緩緩的降落,陳清德、阿正和梁佳佳等人以及A2的隊員搭上直昇機,直昇機緩緩的升空,陳清德望著下面的屍體。

        「任務失敗,人質無一倖存。」A2小隊長報告。

        就在霹靂小組撤離後沒多久,被恐怖份子毒死的屍體,每一具被毒死的屍體的手正在微微的抖動。
  
14
-
LV. 21
GP 1k
3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1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就在X小學攻擊事件半年後,太陽緩緩的從東邊升起,陽光開始驅散著黑暗,在一個毫不起眼的的小房間裡,擺在床頭的鬧鐘「叮鈴叮鈴」的響起,一隻手將鬧鐘給按下。

        陳清德緩緩的起身,搓揉了他的兩眼一下後坐在床邊,赤裸著上半身,如果說他連內褲也沒穿的話那他就是一絲不掛的了,沒穿衣服的他露出了令不少人為之羨慕的八塊肌,然而,肌肉上的一些彈孔卻破壞了原本應該要有的美感,一個女子躺在床上,原本睡的很沈的她不由得被陳清德起床的舉動給吵醒。

        然而女子只是悶哼了一聲,然後把頭背對著陳清德,繼續睡去。

        陳清德隨手提起一個七公斤重的掗鈴,隨手做了舉掗鈴的動作幾下後將掗鈴放下,陳清德走進廁所,解決了自然現象後開始刷牙,然後洗臉,而聲音大到也令躺在床上的女子也終於完完全全的醒了過來。

        梁佳佳用手將身體撐起來,她用棉被將重要部位遮起來,望著廁所門口。

        「要不要我幫你做早餐?」梁佳佳歪著頭,笑問道。

        「不用。」陳清德走出廁所,穿起一件運動褲。「你還不走嗎?」

        然後又穿起一件黑色內衣。

        「我還想再多留一會。」梁佳佳穿起貼身衣物,然後又將衣服穿上。

        「請便。」說完,陳清德拿起鑰匙塞進運動褲的口袋,轉開門把往外走,進行他每天的例行公事,跑步。

        陳清德在街上慢跑,路上冷清清的一個人也沒有,就連他平常經過的早餐店都沒開張,這個時候一個人追上他,梁佳佳在他旁邊跑步。

        「怎樣?」陳清德問道。

        「不怎樣。」梁佳佳答道。

        陳清德笑了笑,繼續跑。

        上午九點三十分,三輛箱型車在街道上行駛,車內,各個都是手持AK47步槍,頭套透氣防破片面罩的蒙面人,這些人將自己包的密不透風的以防被人認出來,第一輛車停下來後裡面的人立刻從車上跳下,在跳下來後他們將手上的AK47步槍上膛,這時第二輛、第三輛車也停了下來,車上的人在跳下來後做了第一輛車的人剛才做的事。

        總共有二十人。

        「快快快!」帶頭的人大喊,雖說的是中文但是他的口語夾雜了點中東腔。

        一群人一衝進銀行其中一人舉起槍對著天花板掃射,另一個人對著行員和客人大喊:「通通不許動!」

        眾人先是愣住,然後是驚恐,最後轉變為尖叫,眾人嚇得趴在地上,他們用膝蓋想也知道這些人是來搶銀行的,這時一個保全拿起GLOCK19手槍對著最前頭的劫匪射擊,當場打中了那個劫匪的頭將他擊斃,說時遲那時快另一個劫匪槍口一轉將那個保全打的全身都是洞,那個保全身子一軟倒了下來。

        一個顧客蹲在地上,由於是從特戰傘兵退伍,再加上有跆拳道底子的他離一個劫匪最近而且劫匪又是背對著他,自認有機會撂倒他,他猛然起身一腳重踢劫匪的右腳膝蓋關節部位,那個劫匪腿一軟單膝跪了下來,那個退伍軍人趁機搶過AK47然後槍托一砸劫匪的頭蓋骨當場發出了喀啦一聲,宣告了砸碎頭蓋骨的事實,正當他要調動槍口對準其他劫匪時其他劫匪早已用槍對準他並且同時扣下扳機,那個退伍軍人走向了跟保全一樣的命運。

        「不要再做傻事!」帶頭的人右手握著AK47步槍的握把舉著槍,槍口直指著天花板,「只要各位乖乖配合絕對保證各位的生命安全。」

        一個行員悄悄的按下銀行的無聲警報。

        九點四十分,一輛輛的警車開到了銀行的門口,車上的警察趕緊跳下警車找掩蔽,這時銀行內傳來了槍聲,緊接著數十道火光從銀行的每扇窗口傳出,兩個警察反應不及當場被擊斃,劫匪正在向外頭的警察反擊。

        警察們躲在車後提起65K2步槍還擊,但劫匪的火力更強,沒多久集中的火力打爆了一輛警車,同時波及了三個警察,警車在爆炸後上升了五公尺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

        「那些劫匪的火力太強了!」一個警察罵道,那個警察就是X小學裡阻止記者攝影的警察。

        上午九點五十分,一輛鎮暴車在街上高速行駛,嘈雜的警笛聲傳遍了街道上的每一個角落,後頭,兩輛鎮暴車緊跟在後,數輛車目標一致的朝著目的地跑。

        「這些恐怖份子是吃飽撐著沒事幹是不是?」隊員郭天正手握著M4A1卡賓槍的握把,不悅的罵道。「上次挾持學校這次搶銀行。」

        「聽說這班恐怖份子跟上次那些不是同一掛的。」梁佳佳調整裝在M4A1卡賓槍的瞄準鏡說道。

        「夠了安靜點,你們是嫌這裡不夠吵嗎?」隊長陳國正制止道。

        陳清德將兩手交叉於胸前,被靠著牆兩眼緊閉著一語不發,半年過去了,然而X小學攻擊事件在他記憶中依然記憶猶新。

        上午九點三十分,大約二十名武裝劫匪搶劫一間銀行時被接到線報的警察包圍,根據線報,那群劫匪極有可能是上次X小學裡逃走的恐怖份子,他們的火力相當強大,據現場所說,那群劫匪已經擊毀了一輛警車,擊斃了五個警察。

        鎮暴車停了下來,門一開所有的霹靂小組俐落的跳下車,銀行的門口被轟的七零八落,彷彿發生了戰爭似的,警方已經在附近圍起了封鎖線,不少的民眾在封鎖線外圍觀,幾個警察正在驅趕著民眾,一輛輛的採訪車在封鎖線外,這時一個高階警員走向陳國正。

        「那群劫匪的火力相當的強悍,而且……」正說著,一枚火箭彈直接命中了一輛警車,劫匪強大的火力逼的警察被迫後退。

        「A2、A3、A4你們支援警察!A1跟我,我們從下水道攻堅。」陳國正下達命令後霹靂小組各自散開找掩蔽,陳國正則是帶著陳清德等人準備攻堅。


11
-
LV. 21
GP 1k
4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8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二章:初次接觸。
 
        銀行外,警匪雙方激烈的交火,被擊毀的警車冒著陣陣的硝煙,霹靂小組A2、A3和A4小隊各自散開並且舉起手上的M4A1卡賓槍對著門窗的搶匪掃射,不多久,一個搶匪中彈倒地,但銀行內仍有為數眾多的搶匪以及驚人的火力,這時,一個搶匪提起一支RPG-7火箭彈,瞄準外面的一輛警車。
 
        “咻—”一枚火箭筆直的朝著警車飛來,不偏不倚的命中了警車,一個輪胎被強大的爆炸力給炸飛,就如同決命終結站一般,輪胎當場將一個警察的頭就像破西瓜一樣的給打破。
 
        「幹!」看著學長的無頭屍體頹然倒下,菜鳥警察陳漢文忍不住大罵,但他仍拿起手上的65K2步槍射擊。
 
        銀行內,劫匪們團結一致的將各種能當掩體的物體推到門窗,準備以銀行為陣地與警察做殊死戰。
 
        人質的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死於非命,可能是被搶匪給擊斃,又有可能是被警察的流彈所傷,又更有可能是在警匪交火時受到牽連。
 
        「首領,現在怎麼辦?」一個搶匪問著帶頭的搶匪。
 
        「我們手上有人質,那些警察暫時不敢對我們怎樣。」首領篤定的答道。
 
        這時,一個穿著OL套裝的女子開始劇烈嘔吐……
 
        而銀行內的人質因為過於驚恐而完全沒有發現那位OL異常的舉動,劫匪正忙著應付外面的警察想當然也沒有注意到。
 
         就在這時候另一個穿著西裝男子也開始嘔吐,如同會傳染的一般許多人質開始嘔吐……
 
        銀行外的一條隱密的巷道,以陳國正為隊長的A1四人小隊緩緩的溜到巷道間,郭天正將一個人孔蓋撬開,撬開後,一股下水道特有的刺鼻味直撲而來,雖然帶著防毒面具,但是所有人彷彿可以聞到那股惡臭。
 
        「馬的!這下水道是多久沒清理了?」郭天正忍不住抱怨。
 
        「別管了,下去就是了。」陳國正說道。
 
        郭天正率先順著梯子滑下去,緊接著,陳清德、陳國正和梁佳佳也滑了下去,四人打開夜視鏡,綠色的世界映入了眼簾,四人互相為對方掩護緩緩的在下水道潛行。
 
        下水道,老鼠「唧唧」的聲音,不知名的滴水聲不禁令人毛骨悚然,陳清德不由得感覺到他全身上下的雞皮疙瘩都站起來了,這種場景宛如是在拍恐怖片一般,挑戰著人對恐懼的極限。
    
        陳國正比出停止的手勢,小隊馬上停下來蹲在地上警戒,接著陳國正指向一個梯子,郭天正率先爬上梯子,緊接著陳清德和梁佳佳也爬了上去,郭天正推開人孔蓋,他來到了銀行的地下室,郭天正爬上來,然後將陳清德拉上來,兩人合力將梁佳佳拉上,梁佳佳一上來便往門口移動實施警戒。

        待所有人上來後梁佳佳悄悄的將門打開,一個手持AK47步槍的劫匪正背對著她,那個劫匪挾著槍,吹著口哨,梁佳佳悄悄的取出戰鬥刀,她迅速又安靜的撲上劫匪,左手摀助他的嘴右手直接在他的脖子劃上一刀將他斃命。
 
        陳國正比出手勢,示意陳清德前進,陳清德迅速移動到階梯邊,槍口指向上方,緊接著郭天正超過陳清德移動到樓梯間,梁佳佳和陳國正上樓,移動到樓梯口,在最後面的陳清德走上樓,迅速的移動到一樓的門口,陳清德首先轉了一下門把,鎖上了,陳清德取出塑膠炸彈,裝在門板上。
 
        陳國正將一個美國進口的室內偵測器伸進門縫,觀察銀行大廳的動向。「把炸彈設定三十秒,門一炸開就準備攻堅,人質都被集中在角落,而劫匪都在窗邊和外面的弟兄拼命,現在攻堅,攻擊窗邊的劫匪,頂多一兩個人質受傷。」
 
        忽然間,銀行大廳傳來了叫喊聲,緊接著不間斷的槍聲從大廳內傳來。
 
        「他們在幹什麼!」郭天正小聲的問道。
 
        「啊啊啊啊!不要!」大廳內,不斷的有慘叫聲傳出。「救命啊!」
 
        “砰!砰!砰!”槍聲大作。
 
        「幹!直接炸了它!」陳國正下令,陳清德趕緊示意對退後,在自己和隊員都退後後陳清德按下遙控器的按鈕,門「嗙」的一聲被炸開,四個人趕緊衝進大廳,同時大喊著「霹靂小組!放下武器!」小隊看到的景象,人質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竟然奮勇攻擊劫匪,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正在用雙拳猛力搥打一個劫匪,打的劫匪直喊救命,另一個人質正在用牙齒撕咬劫匪的脖子,他猛然的咬下了一塊肉,另外還有一些人質面色蒼白的倒在地上。
 
        「哇靠!這啥情形!」郭天正不由得感到不知所措。
 
        這種情形霹靂小組還真的從來沒遇過,過去的確有遇過人質匪徒反擊的情景,但是卻沒有像今天這樣的激烈,看到這種情形使得陳國正在想,到底要救人質還是要救匪徒?
 
        最後陳國正選擇了後者。
 
        「霹靂小組!不要動!」陳國正用卡賓槍指向那個西裝革履,猛打劫匪的人質。「停下來!你快把人打死了!」
 
        這時那個人質站了起來,望著陳國正,這一望差點將陳國正給嚇出尿來,人質面頰發白,雙眼通紅,而且對著陳國正發出了如同野獸般的嘶吼聲。
 
        「隊長!這些人質怪怪的!」陳清德話音剛落一個劫匪按著脖子從休息室衝出,而他的手上正不斷的滲出血來,劫匪按著脖子試圖不讓血從脖子流出,忽然一個穿著OL套裝的人質撲向劫匪。
 
        劫匪看到霹靂小組也故不得會不會吃上免錢的飯或者是到天堂旅行而大聲的向霹靂小組求救:「我投降!救我!」
 
        「小姐!站起來!」梁佳佳大喊。「要不然我開槍了!」
 
        然而那個OL沒有理她,梁佳佳對著她的腿開了一槍,但那個OL宛如沒有感覺到痛似的繼續攻擊劫匪。
 
        梁佳佳上前將OL踢開,那個OL轉了幾圈後撞上了服務台,那個OL站起身。
 
        「趴在地上!」梁佳佳大喊:「不然我開槍了!」
 
        這時OL撲向梁佳佳,梁佳佳下意識的扣下扳機,5.56公釐子彈打中了OL的頭,那個OL頹然倒下。
 
        梁佳佳喘著氣,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剛才殺得不是匪徒而是人質,正想著剛才那個被攻擊的匪徒猛然的站起身,當場將梁佳佳給撲倒,梁佳佳想要舉槍反擊,但是匪徒壓著槍使得梁佳佳沒辦法舉槍,那個匪徒張大著嘴打算咬她。
 
        忽然那個匪徒身子一軟躺下,一隻手將梁佳佳拉起來,陳清德左手拿著卡賓槍的護木右手拉著梁佳佳的衣領。
 
        「那些人質怪怪的。」陳清德說道。
 
        正說著躺在地上的人質突然一個一個的站起來,就連被攻擊的劫匪也緩緩的站起來。
 
        「A1呼叫各單位,我們需要支援。」陳國正拿著按下耳機麥克風的按鈕請求支援。
 
8
-
LV. 21
GP 1k
5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1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趴在地上!不准動!」郭天正對著人質和劫匪大吼。

        忽然間一個穿著白色短襯衫的人質朝著郭天正撲過去,梁佳佳機警的朝著那個人質開了四槍,那個人質向後一倒栽倒在一張玻璃桌面的桌子上,身體的重量當場將玻璃桌子給砸破,但人質卻若無其事的站起來。

        這時一個劫匪朝著梁佳佳撲上來,劫匪脖子上被咬傷的傷口還在流血,陳清德開了一槍子彈擊中了頭部,劫匪向前哉倒。

        「打頭!」陳清德喊道。

        梁佳佳提起槍對準剛才那位穿著白色短襯衫的人質的頭並且扣下扳機,人質頭部中彈倒地,但這次他沒有再爬起來,這時候人質和劫匪彷彿相逢一笑泯恩怨般的拋棄了「意識型態」,竟然一同朝著四個霹靂小組衝將過來,四人趕緊舉起槍扣下扳機。

        「這種行為模式……」梁佳佳語帶驚恐的說道:「根本就是殭屍嘛。」

        「我管他殭屍還薑絲!」郭天正開槍打死一個劫匪吼道:「都給我滾去見上帝!」

        四人邊打邊退,這時一顆子彈不偏不倚的打中了一個斷右手的劫匪的太陽穴,那個劫匪頹然倒下,緊接著一輛V150裝甲車撞破了牆壁開進了銀行同時碾過了好幾人,幾十個穿著黑色戰鬥服的特種部隊從被撞破的大洞衝進來看到那些人就是一陣射擊,裝甲車的後門也打開,四個穿著跟那群特種部隊一樣的特種部隊從裝甲車跳下,他們手上的槍械不是國軍或者是特種部隊所使用的槍械,有點像XM8型步槍但又有點不像。

        緊接著霹靂小組的成員也進入銀行支援,又有十幾個「人」從銀行裡面衝過來,那些人彷彿非洲大草原裡看到羚羊的獵豹一般的衝向特種部隊,陳國正等四人也加入了射擊行列,只要看到人就是射擊,估計銀行內的人都死了,不管是人質還是劫匪。

        陳國正帶著A1小隊進入銀行內部,一個劫匪從轉角衝出來,接著被陳國正給打死,一個穿著西裝的人從陳清德旁邊的房間衝出,因為經過拉扯和撕咬西裝早已破敗,陳清德一槍托直接命中那個人的鼻梁,郭天正補一槍將那個人擊斃。

        陳國正撞開一扇門,同時對著裡面的人大喊:「霹靂小組!不准動!」

        裡面的人馬上舉起手來作投降狀。

        「別開槍!我們是人質!」一個男子大喊。

        一個女子驚恐的抱著懷理的小孩,小孩在女子的懷中啼哭,陳國正放鬆了戒備,他緩緩的將握著槍的手垂下,忽然間男子迅速的從後腰拔出一把沙漠之鷹手槍對著陳國正的頭打了一槍,那一槍命中了陳國正防毒面具的鏡片打進了腦門,而男子也因為後作力太大而使得手骨骨折。

        「隊長!」陳清德上前踢開男子的手槍並將他制伏在地。

        「隊長!」郭天正將陳國正的防毒面具取下,只見陳國正的頭多了一個彈孔,而他人早已沒了氣息。「你不能死啊!隊長!」

        緊接著A2小隊也趕到,他們將那名男子用束帶綁縛起來,然後將他帶離,A1的三人緩緩的走出銀行,大批的警察和救護人員也趕到的銀行,他們開始忙碌起來。

        「如果可以重選。」梁佳佳對著陳清德說道:「你要選擇當霹靂小組還是當個小警察就好?」

        陳清德沒有說話。

        「這幾天會很不平靜。」郭天正望著遠方,儘管遠方的風景被建築物所阻擋。

    

10
-
LV. 21
GP 1k
6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9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三章:爆發。

        (當天凌晨,高雄某營區)

        半夜三點,下士張聖傑、一等兵魏自發和中士沈志中三人站著夜班哨,站著正副哨的張聖傑和魏自發站在崗亭前兩眼對望著,而哨長沈志中則是監視著兩人有沒有睡著,魏自發挾著槍打著呵欠,還有一個小時才下哨。

        「學長,站哨好無聊。」張聖傑說道。

        「無聊,無聊把衛哨守則背一背就不無聊了。」沈志中望著大門外說道。

        大門外,除了一片漆黑外還是一片漆黑,沈志中伸了伸懶腰,他不經意的往外面一望,忽然間大門外面有個人影搖搖晃晃的朝著這裡走過來,沈志中揉了一下眼睛,沒有看錯,真的有個人走過來。

        「營外有人接近。」副哨張聖傑低聲的說道。

        難不成是逾假的人員,沈志中看著越來越接近的人影。

        正想著,忽然間一股不祥的預感席捲而來,沈志中趕緊示意正副哨將步槍上膛,兩人按下槍機卡榫將子彈送入藥室,因為那個人的身後跟來了一群人,而且全部一致的朝著營區大門走過來。

        「魏自發,打軍線給戰情,說營外有可疑人士。」沈志中下達命令。

        魏自發趕緊拿起軍線,撥了號碼後耐心的等待戰情的回音。

        「長官您好,這裡是戰情。」另一頭傳來了戰情室值班人員的聲音。

        「長官您好這裡是大門衛哨,營外出現可疑民眾,人數大約二十人。」正說著,那群人似乎捕捉到了魏自發的聲音,他們突然加快腳步朝著大門衝過來,若不停止他們將會撞上大門。「長官!他們衝過來了!」

        那群人以飛快的速度撞上了鐵門,這一撞幾乎要把鐵門給撞倒,在探照燈的照射下,他們蒼白的臉色更加的令人顯得恐怖。

        「開槍!」沈志中大喊。

        兩個哨兵將保險扳下,對著天空開了一槍,第一顆空包彈擊發出去,三人希望先利用空包彈鎮攝他們,好讓他們離去,但營外的暴民仍不為所動,他們推拉著鐵門,正副的兩員哨兵只好對他們開槍,一個暴民倒地,魏自發趕緊按下警鈴,一時之間鈴聲大作,營區內的人紛紛被嘈雜的警鈴聲吵醒,而就在這個時候,魏自發看到了門外有更多的暴民往營區湧來。

        「幹你娘的!是發生什麼事了?」二等兵林家祥從床上跳起來,畢竟睡個正香的時候突然被吵醒,不管是誰心裡都會很幹。

        這時連上的士官長走進寢室大喊。「注意!這不是演習!營外有民眾暴動!所有人換著全副武裝至軍械室取槍。」

        眾人趕緊穿上迷彩服,戴上鋼盔紮上S腰帶。

        「所有人動作加快!」上等兵羅維忠已經換著了全副武裝,他連鋼盔和S腰帶都戴上和紮上了。

        「你們都聽到學長的話了吧!」一等兵李雨強扣上扣子後喊道。

        眾人趕緊往軍械室移動,只見軍械士已經帶著軍械班將T91步槍搬出,每個人在拿到一把步槍和兩個彈匣以及三個裝彈藥的紙盒子便往自己的責任區域跑。

        「大門狀況如何!」戰情室的值班人員焦急的用軍線聯絡大門。

        「他們仍再撞門!他們……他們衝進來了!」軍線的另一頭沈寂。

        「快快快!」奉命支援的士兵趕緊在大門後建立防線一個士兵架好一挺M249輕機槍,他瞄準前方準備射擊,班兵們所看到的景象完全不能用詞語來表達,那群暴民正在生吃那三員哨兵的肉,而T91步槍仍握在哨兵的手裡。

        中士班長陳士傑端著T91步槍對著大門的暴民大喊。「大門的民眾請注意!你們的行為已經觸犯了擅闖軍事基地、殺人等罪刑,立刻舉手投降否則格殺勿論!」

        正喊著那群暴民突然朝著班兵們衝來。

        「開槍!」陳士傑大喊,班兵們在同一時間射擊,拿M249的士兵左手壓著機槍的機匣蓋右手扣引著扳機,最前面的暴民當場被打倒,但是暴民仍然沒有後退的跡象。

        媽的,太奇怪了,陳士傑倒抽了一口涼氣。

        (高雄市,上午七點)

        熙來攘往的街道上,人們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李雨伶背著書包走在街上要去上學,她準備去早餐店買份早餐然後去上課,她走到了早餐店門口,一個中年大叔正在看報紙,老闆娘蔡大嬸正在煎蘿蔔糕,李雨伶的眼皮一直在跳,感覺好像會發生什麼不詳的事情。

        「小伶你怎麼了?」這時有人拍了李雨伶的肩膀一下,李雨伶轉頭一看,原來是好友沈佳安。

        「沒什麼?」李雨伶說道。

        「蔡嬸,張叔呢?」沈佳安問道。

        「他不舒服在休息啦。」蔡大嬸將蘿蔔糕放在一個塑膠盤子上,然後端給那位在看報紙的大叔。

        蔡大嬸走回煎台,拿了塊抹布走向客桌,開始擦起桌子來。

        「唉唷!這麼嚴重!」中年大叔邊看著報紙邊喃喃自語道。「『金價係』!台灣沒救了!」

        大叔將報紙放下,開始吃起蘿蔔糕來,他一邊吃一邊看報紙,他搖搖頭後連蘿蔔糕也不吃了,付了錢後離開早餐店,而蔡大嬸則說著開早餐店二十年來始終不變的詞。「歡迎下次再來。」

        李雨伶好奇的將報紙拿起來看,只見斗大的標題佔據了報紙的頭版,「暴民攻擊營區,五名軍人喪生。」十個字斗大的標題侵襲了李雨伶的中樞神經,因為報紙內容所寫的營區是哥哥服役的單位。

        「小伶,怎麼了?」沈佳安湊過來看,看到了報導。

        「你哥不會有事的,放心。」沈佳安拍了拍李雨伶的肩膀說道。

        「不行!」李雨伶趕緊拿出手機,撥了哥哥的號碼後將手機貼在耳邊。

        然而,手機裡除了嘟嘟聲外什麼也沒有,李雨伶握著拳頭不自覺的將拳頭伸向嘴邊。

        「小伶……」沈佳安試圖安慰她,但李雨伶一句話也聽不進去。

        這時一個微胖的中年男子從早餐店的後面走來。

        「老公,你怎麼不去休息?」蔡大嬸問道,看來那位中年男子是蔡大嬸的丈夫張叔。

        忽然間張叔張開大嘴大喊一聲然後朝著蔡大嬸撲過去將她撲倒。

        「老公!你在幹什麼!」蔡大嬸驚慌的大喊,忽然間張叔牙一咬直接朝著蔡大嬸的脖子咬下去,蔡大嬸還沒喊叫人就已經斷氣。

        「啊啊啊啊!怎麼回事呀!」李雨伶和沈佳安驚慌的大喊,李雨伶驚慌的連手上的手機都掉了下來,「啪噠」一聲,手機機體當場和電池蓋和電池分了家。

        張叔似乎聽到了叫聲,他抬起頭來,看到了李雨伶和沈佳安,張叔如同野獸般的嘶吼了一聲然後朝著兩人衝來,沈佳安當機立斷的推倒桌椅將張叔絆倒,然後拉著驚慌失措的李雨伶跑,這時張叔站了起來往兩人衝去,兩人完全沒想到上了年紀的張叔竟然可以跑得那麼快,然而原本熙來攘往的街道卻在一夕之間空無一人,兩人趕緊衝過紅綠燈,正當張叔要追來的時候突然一輛計程車直接對著張叔攔腰撞上。

        「幹!我撞到人了!」計程車司機趕緊將車子停下來然後下車跑向張叔倒下的位置。

        「大叔!不要靠近!」對街的沈佳安對著司機喊道。

        「幹你娘你有沒有同情心呀!」司機對著沈佳安罵道然後蹲下來察看,這時張叔突然張開眼睛右手直接抓著司機的脖子然後手一拉將司機的臉拉向他的嘴邊然後牙一咬當場撕裂了司機的臉頰。「啊啊啊啊啊!」

        「小伶!我們快跑!」沈佳安趕緊拉著李雨伶跑。

        「我們該跑向哪裡?」李雨伶驚慌的問。

        「哪裡都好,就是不要在外面。」沈佳安故作鎮定的說道,其實她心裡也怕的要命。

        忽然一個男子將李雨伶撲倒,李雨伶驚慌的叫出聲來,那個男子張大著嘴想要咬下去,李雨伶嚇的用雙手抵著男子的胸口不讓他咬下去,沈佳安趕緊拉著那個男子想把男子拉開,但是男子仍不為所動。

        「讓開!」忽然一道聲音傳來,沈佳安趕緊讓開,一個拿著鋁製球棒的男子二話不說直接朝著那個向李雨伶施暴的男子的頭敲下去,那個男子的頭當場被打凹了一塊,男子向旁邊一躺。

        沈佳安定睛一看,是學校棒球社的強棒李慶祥,李慶祥喘著氣,望著兩人,這時又一個人跑過來,李慶祥上前對著那人的頭頂就是一棒,當場讓那人的頭部從中間凹陷下去,活像一個「凹」字。

        「王八蛋。」李慶祥吐了口痰,憤恨的罵道。

        「謝謝。」李雨伶說了聲謝謝,然後拉著沈佳安轉身離開。

        「如果你們是要去學校的話,勸你們不用去了。」李慶祥用被他擊倒的男子的衣服擦了下沾染血跡的球棒。「我就是從學校逃出來的。」

        李慶祥將球棒往肩膀一放,活像士兵在托槍似的。

        「那現在怎麼辦?」沈佳安問道。

        「我要去附近的警察局,你們要跟嗎?」李慶祥問道。

9
-
LV. 21
GP 1k
7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1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砰砰砰砰!”在一處十字路口,六個霹靂小組在十字路口的正中央拼命的開槍掃射,他們正在對抗一群人,然而奇怪的是,這群人似乎完全不怕子彈似的前仆後繼的朝著霹靂小組衝過來。

        「裝彈!掩護!」霹靂小組成員魏仲奇將MP5衝鋒槍的空彈匣拔下。

        「幹!那些傢伙都不怕子彈的!」郭天正大喊道。

        上午六點三十分,各地的軍警消單位接二連三的接到民眾暴動的消息,全國的軍警消等單位進入了一級戒備,然而,暴動正持續的擴大中。

        這時一輛V150裝甲車開到了十字路口,後面跟了十幾個拿著65K2步槍的士兵,看來暴動嚴重到連國軍後備部隊的鄉城守備隊都出動了,士兵們各自找掩蔽對著迎面而來的暴徒射擊。

        「狀況!」一個中尉軍官喊道。

        「很糟!霹靂小組三人陣亡一人負傷兩人失蹤!」郭天正回喊,這時一個暴徒嘶吼著朝著郭天正衝來,郭天正提起M4A1卡賓槍對著暴徒開槍,暴徒頭部中彈倒地。

        「排A!他們人太多了!」一個士兵喊道。

        裝甲車上,五零機槍的機槍手拼命的對著暴徒射擊,12.7釐米口徑彈當場打碎了好幾個暴徒,但是暴徒仍在前進。

        忽然間一個暴徒撲倒一個士兵,緊接著其他的暴徒也撲了上來,暴徒開始在他身上撕咬,一個暴徒甚至將他的腸子活生生的扯出來。

        「救命啊!」那個士兵痛苦的大喊。

        「幹!」另一個士兵對著暴徒開槍,但是子彈打在暴徒身上暴徒卻一點事也沒有。

        「聯絡到陳清德和梁佳佳了嗎!」郭天正問道。

        「隊長!他們的通訊斷了!完全沒有回應!」一個霹靂小組的成員說道。

        郭天正握緊拳頭,想了一會,說道:「通知總部,我們還需要更多人力。」

        「好冷……我好冷……」一個霹靂小組成員躺在地上一直發抖,而他的手臂有道被咬過的痕跡。

        「小明,你不會有事的,再撐一下。」另一個霹靂小組握著他的手,支持著他。

        「我撐不住了……我好像要死了……」小明顫抖著。

        只不過是被咬傷而以為什麼才不到一小時人就趴了?小組成員周力文不禁在心裡暗罵,那些傢伙根本就是殭屍嘛。

        「阿文,告訴我媽媽,我愛她。」小明用盡最後的力氣交代了遺言,然後頭一歪,斷了氣。

        「隊長!小明死了!」周力文大喊。

        「周力文!小心!」郭天正喊道。

        周力文轉身對著一個撲向他的暴徒開了一槍,那顆子彈準確無誤的打中暴徒兩眼之間,周力文往小明那一瞥,小明突然張開了眼睛,他抬起上半身朝著周力文的大腿咬下去,當場咬下了一塊肉。

        「幹!」周力文抓著小明的頭,想把他拉開。

        “砰!”一槍,子彈貫穿了小的太陽穴,小明向右一躺,中尉的手槍槍口正冒著白煙。

        「還好吧?」郭天正問道。

        「幹!痛死了!」周力文按著大腿的傷口罵道。

        ◆                                                        ◆

        一輛救護車停在一根倒下的電線桿前,正確來說是剛才撞上了電線桿而停了下來,坐在副駕駛座的護士周委琳緩緩的張開眼睛,駕駛的臉貼在方向盤上,兩隻眼睛瞪的像兩顆乒乓球般的大,周委琳摸了摸額頭,頭還有點暈,可是意識還是很清醒,周委琳打開車門下車,結果一個重心不穩不小心從車上跌下來。

        「好痛……」周委琳摸摸額頭。

        這時有個人朝著她走過來,周委琳站起身準備要離去。

        「不准動。」那人提起一把T91步槍,瞄準周委琳。

        周委琳嚇得靠著救護車。

        只見那人穿著軍服,旁邊還跟著一個拿著烏茲衝鋒槍的警察,那個軍人緩緩的靠近。

        「叫什麼名字?」軍人問道。

        「周委琳。」

        「你聽過殭屍講話嗎?」軍人問旁邊的警察。

        「沒有。」

        士兵緩緩的將槍放下來。「我叫李雨強,那位警察叫陳漢文。」

        李雨強又問:「你怎麼撞車了?」

        「說來話長。」周委琳只短短的回答了四個字,接著她問道:「你們是來救人的嗎?」

        李雨強搖頭:「我們是來鎮壓暴動的,後來才發現那些暴民根本是殭屍,我的部隊被打散了,後來遇到了陳漢文。」

        「有計畫嗎?」周委琳問道。

        「我打算到會合點跟部隊會合。」李雨強說道。

        「可以帶我去嗎?」周委琳問,畢竟身邊有人還可以互相照應。

        「隨便。」李雨強提起槍前進,而陳漢文也跟了上來。

        周委琳跟在兩人的身後,只見兩人提高著警覺,一個小時前不少人因為全身發冷、意識模糊、嚴重嘔吐等症狀被送到了醫院,誰知道那些病人竟然在急診室一同暴斃,然後又爬起來攻擊醫護人員和其他病人,周委琳在慌亂中跟一個救護車司機逃進一輛救護車裡並且開車逃走,但才開了一段路救護車司機為了閃避一個小孩而不慎撞上電線桿。

        三人提高警覺緩緩的走,馬路上停滿了汽車,看起來就像一個大型的停車場,因為爆發了這種大型暴動大家所想的就是趕快離開,誰知道一上街就遇到了擠的水洩不通的車陣,突然間好幾槍發下來打在三人身旁的馬路,三人趕緊找掩蔽。

        「陳漢文,你見過殭屍開槍嗎?」李雨強問道。

        陳漢文搖頭。

        「不管你們是誰給我滾出來!」前方傳來了喊叫聲。

        「嘿!我們不是殭屍!」李雨強對著前方大喊,不管來者是何人。

        「出來!」前方仍然傳出叫喊。

        李雨強將步槍放下,舉起手緩緩的走出去,一個拿著伯耐利M4半自動散彈槍的霹靂小組成員從一輛汽車的旁邊緩緩的走出,他的背後還背著一把裝有消音器的M4A1卡賓槍,那個霹靂小組的後面還有一個拿著裝有瞄準鏡的M4A1卡賓槍的霹靂小組。

        「軍人。」陳清德看了李雨強一眼,然後比手勢示意後面的梁佳佳出來,梁佳佳拿著她的M4A1卡賓槍緩緩的走出,她的卡賓槍裝有夜視瞄準鏡、紅外線瞄準器,她的背後背著一把裝有T85榴彈發射器的T91步槍。

        「你們有沒有打算去哪裡?」陳清德問道。

        李雨強望著遠方,然後把視線轉向陳清德,「我要回到會合點。」

        「勸你不用去了。」梁佳佳歪著頭說道:「我們剛剛從那裡逃出來。」

        「該死。」李雨強咬緊上唇,緊握拳頭。

        「乾脆找地方躲起來算了。」陳漢文建議。

        陳清德提起槍說道:「我家就在附近,要來的自己跟來。」

        說完,陳清德轉身就走,梁佳佳跟上去,臨走前,梁佳佳對著三人說道:「我們本來有十六人。」

        李雨強聽到會合點淪陷的消息,一時之間也想不出還有哪些地方能去,只好領著陳漢文和周委琳跟上。

15
-
LV. 1
GP 31
8 樓 潮潮一死亡先鋒隊模式 gogobox456
GP0 BP-
很好看阿 只是不知道為甚沒人回
話說你之前也有好幾篇 還沒寫完 就砍了...
這次應該不會吧?
0
-
LV. 21
GP 1k
9 樓 瑋德林 hk781230
GP18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三節:

        陳清德提起散彈槍往前走,梁佳佳緊跟在後,陳漢文走在最後面,周委琳髓手撿起一根鐵撬,寶貝的將它抱在胸前,五個人在車陣中行進,原因很簡單,在車陣中比較不容易被看到,而且這也給了五人先發制人的攻擊時機。

        「啊啊啊啊啊!」忽然間,前方的車陣傳出了尖叫聲,四人將周委琳護在中間,然後圍成一個圓圈,緊接著,前方出現了一海票的人,不對,正確來說是殭屍,他們如同行軍蟻吞吃著眼前的一切活物般的朝著五人衝來。

        陳清德等人提起槍開始轟殺朝著他們迎面而來的殭屍,由於散彈槍的射程不遠因此陳清德只能等殭屍離他五米之內他才有把握擊斃,一隻殭屍跳上一輛汽車,陳清德扣動扳機當場轟掉了殭屍的左腿,那隻殭屍失去平衡從車上滾下來,陳清德對著殭屍的腦袋補一槍當場將殭屍的腦袋給整個轟掉。

        「前進!快!」陳清德跳到一輛賓士轎車的車頂然後掄起散彈槍轟掉一隻殭屍的腦袋。

        「去死吧!」陳漢文提起烏茲衝鋒槍對著一隻殭屍的軀體掃射,那隻殭屍退了幾步後倒地,然後又爬起來。

        李雨強對著那隻殭屍的頭補一槍大喊:「打頭啊!」

        眾人艱難的向前移動,然而殭屍仍排山倒海的朝著五人湧進,陳漢文打光了衝鋒槍的彈匣,他摸摸身上大喊:「我沒子彈了!」

        「好好幹!」陳清德將他背後的M4A1卡賓槍丟給他喊道,然後他指著人行道喊道:「走上人行道!快!」

        眾人趕緊往人行道移動,李雨強在最前頭,他眼明手快的幹掉一隻殭屍,這時另一隻殭屍從他旁邊衝來。

        「滾!」陳清德當場用散彈槍轟掉殭屍的腦袋。「裝彈!掩護!」

        陳清德趕緊將十二號口徑散彈一顆一顆的填入彈倉裡面,然後手指一拉拉動了槍機上膛,這時有兩隻殭屍從一條小巷竄出,陳清德眼明手快的舉槍將那兩隻殭屍給解決掉。「我家就在前面了!快!」

        又有幾隻殭屍從車陣中竄出,梁佳佳提起M4A1卡賓槍瞄準並且扣動扳機,一槍就是一隻。

        「裝彈!」梁佳佳喊道,忽然間,一隻殭屍撲上來打掉了梁佳佳手上的槍,梁佳佳對著殭屍的頭踢了一腳迴旋踢,那隻殭屍當場滾了幾公尺遠,這時梁佳佳見其他人正在抵擋其他的殭屍而沒顧到他,只見周委琳抱著鐵撬站在陣行中不知所措,眼看那隻殭屍就要爬起來了,梁佳佳對著周委琳喊道:「殺了他!」

        周委琳站在原地,抱著鐵撬直搖頭。

        「殺了他!」梁佳佳趕緊撿起M4A1卡賓槍,她焦急的將新的彈匣裝上,那隻殭屍已經要爬起來了。「快殺了他!」

        周委琳拿起鐵撬衝上前就像打棒球一樣對著殭屍的頭揮了一棍,鐵撬L型的部位當場刺中殭屍的右眼,那隻殭屍失去平衡倒地,周委琳又將鐵撬拔起來然後用L型的部位對著殭屍的頭猛力的刺下去,一直到殭屍的腦袋變成了蜜蜂的家。

        周委琳坐在地上喘氣,護士的制服從原本的白色而被殭屍的血給染成了紅色,一隻殭屍撲上來,但他的手才剛碰到周委琳的肩膀就立刻被梁佳佳解決掉。

        「想要生存就得堅強。」梁佳佳將她的防毒面具取下。

        周委琳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位霹靂小組竟然是女兒身,因為戴著防毒面具再加上揚聲器的關係使得周委琳很難相信她是女人。

        「繼續前進!快!」陳清德大喊道,眾人趕緊向前移動,梁佳佳將周委琳扶起,兩人趕緊跟上去。

        陳清德指著前方一個T型路口的一棟有著紅色鐵門的公寓,「我家就在那!突圍過去!」

        陳清德第一個衝出去,而梁佳佳跟了上去,周委琳第三,緊接著李雨強和陳漢文也跟了上去,忽然間四面八方傳出了殭屍的呼吼聲,陳清德直接撞上了鐵門,他趕緊從口袋裡取出鑰匙將門鎖打開,門一開陳清德一馬當先的衝進屋子裡,這時有兩隻殭屍從樓梯跑下來,陳清德舉槍將那兩隻殭屍給轟的稀爛。

        「想搞我嘛!蛤!」陳漢文抓著M4A1射擊,直到所有人都進屋後他才進屋,陳漢文進屋後梁佳佳趕緊將門給關上。

        門外傳來了殭屍敲擊鐵門的聲響,眾人趕緊將樓下的腳踏車和摩托車給堆疊在門口,一時之間殭屍也進不來。

        「你家住幾樓?」陳漢文問道。

        「六樓。」陳清德說道,而他的手正在裝填子彈。

        周委琳吐了吐舌頭,五個人緩緩的走上樓,樓梯間空蕩蕩的沒有殭屍,但是眾人仍不敢掉以輕心,就這樣所有人戰戰兢兢的走到了六樓,陳清德取出鑰匙轉開門鎖,進了屋子後眾人才鬆了口氣。

        明明只有一條街的路程卻走的向過了十條街似的,就連五百障礙也沒那麼累,李雨強將步槍彈匣取下,子彈沒了,李雨強從腰帶前的彈匣袋取出新的彈匣。

        「你這裡有沒有槍啊?」陳漢文問道。

        「我這裡看起來像有槍嗎?」陳清德白了陳漢文一眼。

        「有計畫嗎?」李雨強問道。

        「先躲起來等待救援。」陳清德說道。「或者是直接下樓殺出一條路。」

    
18
-
LV. 1
GP 31
10 樓 麻煩給我蘿莉 gogobox456
GP0 BP-
超好看的
想要生存就得堅強 這句真是經典
有計畫嗎?就算有計畫 計畫也趕不上變化
期待下一篇 讚!
0
-
LV. 1
GP 0
14 樓 御風乂神 yenly12340
GP0 BP-
剛剛把大大你前面寫那幾篇都看完了,
裡面有幾句話真的超經典的~
期待下一篇~
0
-
LV. 3
GP 0
15 樓 被A車的 歪砲 an94542
GP0 BP-
大大妳寫的小說還是一樣好看
最近想找你的101的小說卻都找不到
0
-
LV. 1
GP 0
17 樓 ODST150 lego753159
GP1 BP-
大大你終於發了
希望你可以在寫下去GP奉上
1
-
LV. 1
GP 0
18 樓 御風乂神 yenly12340
GP0 BP-
才一回家就先上巴哈看大大你有沒有發新文,
果然是有,跟我想的一樣,哈~
這篇也很讚喔,期待下一篇。
GP已奉上~
0
-
LV. 1
GP 0
20 樓 御風乂神 yenly12340
GP0 BP-
嘿嘿 頭香~
看了還想再看,不知道後來那四個人會怎麼樣說。
一樣老話一句,期待下一篇~
GP奉上~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18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3632 筆精華,02/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