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2k

【攻略】康乙己(koichi)

樓主 Aquila.華彥 Aquila
GP69 BP-
  我從十二歲起,便在東尼歐的餐廳當員工,東尼歐說,炸得太碎,怕對付不了吉良吉影,就在外面撿客人掉的零錢罷。外面的替身使者,雖然比較智障,但能把『收成者』幹掉的也很不少。他們往往要親眼看着鈔票從皮夾裏拿出,看過皮夾裡少了錢沒有,又親看皮夾收回口袋,然後放心:在這嚴重監督下,幹錢也很爲難。所以過了幾天,東尼歐又說我幹不了這事。幸虧仗助的情面大,辭退不得,便改爲專蒐集票卷的一種無聊職務了。
  我從此便整天的站在餐廳裏,專管我的職務。雖然沒有什麼失職,但總覺得有些單調,有些無聊。東尼歐是一副壞人臉,客人也沒有好聲氣,教人活潑不得;只有康乙己到店,纔可以笑幾聲,所以至今還記得。
  康乙己是擁有替身而不會JOJO立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矮小;青白臉色,臉上時常夾些傷痕;一頭時常改變的愚蠢髮型。穿的雖然是制服,可是又髒又破,似乎十多年沒有補,也沒有洗。他對人說話,總是滿口S.H.I.T,教人半懂不懂的。因爲他叫康一,別人便從課本上的「孔乙己」這部神作裡,替他取下一個綽號,叫作康乙己。康乙己一到店,所有吃麵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康乙己,你臉上又添上新傷疤了!」他不回答,對東尼歐說,「溫兩盤妓女風義大利麵,要一碟回音豆。」便排出九塊日幣。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你一定又雷隊友了!」康乙己睜大眼睛說,「你怎麼這樣憑空汚人清白……」「什麼清白?我前天親眼見你雷仗助跟承太郎,吊著雷。」康乙己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熱血不能算雷……熱血!……罵別人冷血的事,能算雷麼?」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我的Echoes死掉了啦」,什麼「承太郎先生啊啊啊啊」之類,引得衆人都鬨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聽人家背地裏談論,康乙己原來也當過主角,但終於沒有風頭,又百足蟲鞋店不會連打;於是愈打愈廢,弄到將要打醬油了。幸而個性討人喜歡,便幫露伴找靈感,換一碗飯喫。可惜他又有一樣壞脾氣,便是喜歡鬼吼鬼叫。坐不到幾天,便連人和鋼筆,一齊尖叫逃跑。如是幾次,露伴也火了。康乙己沒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被包養的事。但他在我們店裏,品行卻比別人都好,就是從不拖欠;雖然間或沒有現錢,暫時記在黑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還清,從黑板上拭去了康乙己的名字。
  康乙己吃過半盤麵,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旁人便又問道,「康乙己,你當眞有替身麼?」康乙己看着問他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他們便接着說道,「你怎的連半個承太郎的身高也不到呢?」康乙己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嘴裏說些話;這回可是全是SHIT之類,一些不懂了。在這時候,衆人也都鬨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在這些時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東尼歐是決不責備的。而且東尼歐見了孔乙己,也每每這樣問他,引人發笑。康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們談天,便只好向孩子說話。有一回對我說道,「你有替身麼?」我略略點一點頭。他說,「有替身,……我便考你一考。回音的樣子,是長怎樣的?」我想,龍套一樣的人,也配考我麼?便回過臉去,不再理會。康乙己等了許久,很懇切的說道,「不知道罷?……我教給你,記着!這些知識應該記着。將來做漫畫家的時候,劇情要用。」我暗想我和露伴的等級還很遠呢,而且我們露伴也只需要Heaven’s door;又好笑,又不耐煩,嬾嬾的答他道,「誰要你教,不就是有長手跟尾巴的穿心攻擊麼?」康乙己顯出極高興的樣子,將兩個指頭的長指甲敲着櫃臺,點頭說,「對呀對呀!……回音有三種模式,你知道麼?」我愈不耐煩了,努着嘴走遠。康乙己剛用指甲蘸了醬汁,想在桌子上寫字,見我毫不熱心,便又歎一口氣,顯出極惋惜的樣子。
  有幾回,鄰舍孩子聽得笑聲,也趕熱鬧,圍住了康乙己。他便賞他們回音,一人一拳。孩子挨完揍,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替身。康乙己着了慌,伸開五指將回音收回,彎腰下去說道,「不多了,我已經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回音,自己搖頭說,「我他媽在供三小,SHIT。」於是這一羣孩子都在笑聲裏走散了。
  康乙己是這樣的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麼過。
  有一天,大約是中秋前的兩三天,東尼歐正在慢慢的結賬,取下粉板,忽然說,「康乙己長久沒有來了。還欠十九日圓呢!」我纔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來了。一個吃麵的人說道,「他怎麼會來?……他被穿洞了。」東尼歐說,「哦!」「他總仍舊是雷。這一回,是自己發昏,竟雷到蜈蚣鞋店去了。吉良的地盤,雷得的麼?」「後來怎麼樣?」「怎麼樣?先被炸,後來是踩,踩了大半夜,再花京院式穿孔。」「後來呢?」「後來倒了。」「倒了怎樣呢?」「怎樣?……誰曉得?許是死了。」東尼歐也不再問,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賬。
  中秋之後,秋風是一天涼比一天,看看將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須穿上棉襖了。一天的下半天,沒有一個顧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間聽得一個聲音,「一盤妓女風義大利麵。幹,我又忘記不能點菜了。」這聲音雖然極低,卻很耳熟。看時又全沒有人。站起來向外一望,那康乙己便在座位下對了門檻坐着。他臉上黑而且瘦,已經不成樣子;穿一件破制服,盤着兩腿,胸口的血不斷湧出;見了我,又說道,「上菜啦幹。」東尼歐也伸出頭去,一面說,「康乙己麼?你還欠十九日圓呢!」康乙己很頹唐的仰面答道,「這……下回還清罷。這一回是現錢,菜要好。」東尼歐仍然同平常一樣,笑着對他說,「康乙己,你又雷人了!」但他這回卻不十分分辯,單說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雷,怎麼會穿孔?」康乙己低聲說道,「DIO,DI,D……」他的眼色,很像懇求東尼歐,假裝自己是花京院。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人,便和東尼歐都笑了。我煮了麵,端出去,放在門檻上。他從破口袋裏摸出四日圓,放在我手裏,見他滿手是血,原來他便用這手堵胸口的。不一會,他吃完麵,便又在旁人的說笑聲中,用這手遮胸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後,又長久沒有看見康乙己。到了年關,東尼歐取下黑板說,「康乙己還欠十九日圓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說「康乙己還欠十九日圓呢!」到中秋可是沒有說,再到年關也沒有看見他。
  我到現在終於沒有見——大約康乙己的確死了。

69
-
LV. 34
GP 2k
2 樓 asd6767
GP6 BP-
誰說康乙己沒有JOJO立
6
-
LV. 11
GP 115
3 樓 超高中級的霧切 kevin741rr
GP1 BP-
半個承太郎的身高也不到

笑死
1
-
LV. 50
GP 14k
4 樓 雪之王女‧F‧巧可奈 KANNA2010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雖然這是同人創作,但還是覺得文中對於康一的描述,和動漫畫中的形象有很大落差,

甚至在大致看了一遍原PO的創作之後,一度懷疑這真的是自己所認識的康一嗎(笑),

是說文中有些梗實在有看沒有懂,例如那個「康乙己還欠十九日圓呢」,挺好奇是在暗喻......?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5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