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12k

【討論】東方ステーション「東方我楽多叢誌」,例大祭的起源,前主催起創者訪談(6回全)

樓主 楓楓 alaninternet
24 -
轉貼訪談資料,大家可以認識一下相關歷史。
有分幾回章節,這幾天會編輯過來。
簡體版為主體,多少會有些加料詞,有盡量編輯成我們看得懂的語順

如果不知道鈴木龍道是何方神聖的話,可以先看下面網址簡介。


來源:
簡體轉繁體,部分內容修飾。

「(龍道桑)為什麼離開例大祭了?」19歲就已經是活動主催!?大家的“青春”過往東方最初的社群「博麗神社例大祭」
鈴木龍道氏、JYUNYA氏、ビートまりお氏根據「博麗神社例大祭」初期、東方社群黎明期鼎談「第1回」


日本最大的“ONLY類同人誌即賣會”,這殊榮既不屬於Pokemon,也不屬於GUNDAM,更不屬於ONE PIECE。而是東方Project呦。
「博麗神社例大祭」作為規模最大的東方Project二次創作同人誌即賣會的同時,也是日本國內“將同一種類的二次創作聚集在一起的場合” 作為最大的展場活動。
規模曾一度能與「Comic Market」匹敵的活動,到底是怎麼樣開始,又怎麼樣蓬勃進步,而又如何發展至今時今日的?

例大祭發展的過程,充滿著前所未有的「速度」與「氣勢」,正是一種充滿著熱情與瘋狂的狀態,不如說,是一個只能用「狂熱」來形容的潮流。

(來賓資歷介紹)
1.啟蒙創辦博麗神社例大祭活動,博麗神社例大祭的初代代表「鈴木龍道」氏。
2.初回例大祭就已經參展,現在也還在東方領域活躍的社團「AQUASTYLE」的JYUNYA氏。
3.東方社群發展初期就開始活動,參加史上初期東方arrange CD創作的「COOL&CREATE」的ビートまりお氏。

這三人聚在一起暢談例大祭初期,以及東方社群的黎明期種種過去。
請各位先自我介紹一下吧。

龍道:
我是鈴木龍道,就是創辦例大祭的人。直到第八回之後的SP2為止,我都一直是活動代表……

ビートまりお:
為啥不繼續辦例大祭了?

龍道
太早啦,這麼快,這話題太早啦(笑)。

傳說的開幕
JYUNYA:
我是AQUASTYLE的JYUNYA。製作同人遊戲,比如東方的『不可思議的幻想鄉』等同人遊戲。 AQUASTYLE最開始是製作同人映像類的社團,像超級機器人大戰那種感覺的……(笑)。就這樣做著映像,參加了首次例大祭。

ビートまりお:
在下是COOL&CREATE的ビートまりお。我從2003年開始製作東方arrange,為了參加當時第一張東方同人CD【※1】而感到自豪。今天來之前在家裡想找一些當時的珍稀品……沒找到(笑)。不過找到了兩張「未知の花 魅知の旅」【※2】於是就帶了過來(笑)。例大祭的話,我自己在第二回例大祭才開始以社團身份出展,第一回的時候還只是一般參加者,並沒有那麼深度參與認識,但還是可以聊聊相關話題。

【※1】該CD指「Stardust Reverie」。該CD由「PopKorn & Hara-Kara」製作,是現在可考察的記錄中最早頒布的東方同人音樂CD。ビートまりお氏以Tr.3的「鬼燈提燈紅魂」參與了該CD的製作。

【※2】 「未知の花 魅知の旅」。是在因為東日本大地震而延期舉辦的2011年的例大祭上的上海アリス幻樂団發布的音樂CD。該CD的所有收入都捐贈給了東日本大地震的救災之中。在那之後,由於音源沒有再錄,被認為是極難入手的作品之一,但在2018年的「東方同人音樂流通」中,「未知之花魅知之旅」的數位版在網絡上開始販賣,音源的購買入手變得容易許多。

(旁白)ーー第一個問題,在舉辦第一次例大祭的時候,大家還是多少歲?

龍道:
19歲。

(旁白)ーー19歲就是活動的主催了嗎! ?

ビートまりお:
JYUNYA那時幾歲?

JYUNYA:
那時候已經搬到東京了,那大概是二十歲吧。

ビートまりお:
我那時候還住在岩手,是大學生。大概是22,23歲吧。我的大學坐落在岩手。當時就讀於岩手縣立大學的軟件綜合學院。

JYUNYA:
好啊~!那裡文化祭超棒的。

(旁白)ーー大學留級了嗎?

ビートまりお:
別說留級了,我是直接休學然後再也沒上大學的人。當時因為沈迷『仙境傳說』【※】就休學了(笑)。

【※】仙境傳說online。通稱RO。是韓國遊戲公司GRAVITY以漫畫『仙境傳說』為原型製作的一款MMORPG。該遊戲的日服在2002年12月開服,當時由於可愛的像素圖和高質量的BGM而得到較高的評價,在日本非常有人氣。

龍道:
是啊是啊! (笑)我當時也超沉迷這款遊戲。

JYUNYA:
離開人生正軌二人組(笑)

龍道:
現在例大祭辦到多少屆了?

(旁白)ーー現在是例大祭16。

龍道:
已經經過了十六年啊(笑)

JYUNYA:
談到這個有點失落啊……。

(旁白)ーー當時三位分別19,20,23歲。完全是青春的年紀啊!

龍道:
人生永遠都是青春。

JYUNYA:
但是,就算經過這麼久時間,我們也還能繼續戰鬥哦(笑)

ビートまりお:
加油啊~ JYUNYA~。

龍道:
你們兩位不都一直在努力嘛! (笑)

ビートまりお:
當時龍道是在色情遊戲公司工作嗎?是營業部門的吧?

JYUNYA:
不是房地產公司嗎?

龍道:
一開始是在房地產公司工作,再之後才去了色情遊戲公司。 (例大祭第一回的時候)是在不動產公司工作的時候。

(旁白)ーー據說,當時您在房地產公司的時候謀取到了一個可以租借的地方,於是例大祭和Fate的(即賣會)就這樣誕生了……

龍道:
是的。當時在工作的房地產公司,其實只有社長和我自己一個職員,就像剛才所說,有空閒的會場。就是Pio【※】

【※】指東京都大田區產業廣場Pio,第一次例大祭舉辦的場所。

ビートまりお:
社長也在做同人嗎?

龍道:
嗯。社長當過活動STAFF。本來在當天要使用這個場地的活動沒了,社長就說「只要不赤字隨你拿去怎麼用」。那時候『Fate/Stay Night』還沒發售。

ビートまりお:
居然還在之前! ?

龍道:
那時候連體驗版都沒出。

ビートまりお:
體驗版都沒出就已經打算搞ONLY了嗎?

龍道:
那是因為,我一直喜歡在『Fate』之前推出的『月姬』的秋葉【※1】。所以就想要不要搞相關的活動。那個活動的名字是「和魔術師的羈絆」。這個(場刊)的封面是 QP-flapper【※2】畫的。

【※1】遠野秋葉。 「月姬」女主角之一。是主人公遠野志貴的義妹。
【※2】 QP-flapper。是由小原トメ太和さくら小春兩位畫師組成的組合。組合活動之初在畫Leaf系的同人誌。現在是「オンゲキ」「マギアレコード」兩款遊戲的角色設計擔當。

(旁白)一同:
原來是這樣! ?

龍道:
然後,因為(只辦『Fate/stay night』的only)的話會場還有一半是空著的。那時候剛好我接觸到了「妖妖夢」。有一個活動的STAFF合宿,在合宿的時候稍微玩了一下妖妖夢。覺得妖妖夢特別有意思。

(旁白)ーー活動STAFF是說?

龍道:
我當同人活動STAFF已經有17年的歷史了。
在合宿玩遊戲的時候,實在是被其中的音樂感動,尤其是妖妖夢一面蕾蒂的「無何有之鄉~ Deep Mountain」。真的覺得鋼琴實在是太美了,喜歡這個作品喜歡到心坎裡。 「這個可以開個活動啊」「剛好會場還空著一半來辦吧」就是這麼單純的事情。

(旁白)ーー厲害。傳說就是這樣開始的啊。

龍道:
真的,就這樣隨隨便便地開始了(笑)。

(旁白)ーー不不,這種感覺特別好(笑)。然後就開始徵集(例大祭參加者)了吧,活動STAFF的話,是大家都已經當過了有經驗了,所以完全沒問題,這種感覺嗎?

龍道:
我有一個朋友經常當ONLY活動的STAFF,他一直在東京都立產業貿易中心工作。

(旁白)ーー有一些想要問您,ONLY類活動的STAFF之間互相交流,各種活動起初STAFF調度,現在好像沒多少人了解……

龍道:
說實話,東京圈內的活動STAFF基本上都是共通的。在A活動當STAFF的人可能也在B活動,B活動當STAFF的人也可能在A活動。

(旁白)ーー可以這麼說嗎所以活動的STAFF們,都是活動領導學習者嗎?

龍道:
說不上全員吧。有真的非常喜歡當活動STAFF的人一年之中都在四處跑活動,當然也有只去參加大型活動的人。

(旁白)ーー那些因為「龍道那邊好像要辦新活動」所以就想去看一下的活動STAFF們,就這樣成為了例大祭的活動STAFF。

龍道:
因為這樣,有很多能力超強的STAFF過來看了。我就一個一個拜託他們「求求來幫忙求求來幫忙」(笑)。

(旁白)ーー「有僱傭兵啊!」(笑)

龍道:
……所以,最後就弄到了勉強足夠數量的活動STAFF吧。

ビートまりお:
我還記得,當時徵集攤位的時候,Fate徵100攤、東方只徵50攤。當時這信息發表的時候就想「瞧不起人嗎」(笑)。最後徵集到的攤位數分別是100和108,東方攤位比較多。

(旁白)ーー哦,那時候圈內就已經這麼熱鬧了。

ビートまりお:
那時候這樣想的,大概不止我一個。大家可能都覺得「瞧不起人嗎」。我那時候和很多普通宅一樣,那時候的宅既喜歡『月姬』和TYPE-MOON,也喜歡東方。我雖然是兩邊都接觸了解的人,但是作為STG勢【※】就覺得「才50攤?Fate的一半?別因為STG小眾就瞧不起人啊。來多點攤位啊」。

【※】STG玩家的總稱。

JYUNYA:
我當時倒是覺得「得把攤位招滿」。 「要是不把攤位招滿就沒人來」。在那時,我們可完全不知道ZUN也會來參加例大祭。雖然那時候知道,玩東方原作喜歡東方的人有很多,可是如果說「我們來做東方創作吧!」的話會有多少人響應呢?我們那時候心裡完全沒底。

ビートまりお:
我當時經常逛「2ch」。那時候2ch上關於東方的內容非常多,非常熱絡。

龍道:
那是原作熱絡。

ビートまりお:
不,那時候從原作中衍生出來的二次創作的梗也已經有很多了。

JYUNYA:
啊——,那時候確實已經這樣了。

ビートまりお:
那時候像Coolier【※】這樣的東西,已經有不少了。

【※】Coolier。東方project的個人揭示板網站及個人社團的名稱。東方創作團體之一。代表是東方系SS(短篇小說)投稿網站「東方創想話」的管理人marvs。


當時記憶
(旁白)ーーJYUNYA先生是怎樣知道例大祭這個活動的?

JYUNYA:
當時一個和我一起行動的前輩,他有一個社團叫「はちみつくまさん」【※】,當時我和他在搖搖晃晃的電車上聊著天,他忽然說「下次有個東方的例大祭的活動,你要不要一起來出展?」。我問他活動大概什麼時候,「就在2,3個月後吧」(笑)。
 雖然喜歡東方,但是要做一款遊戲不是容易事,往往需要花上數個月甚至數年的時間。我就問他,真的要去參展? 。 「當然,我們要是不出遊戲,誰來讓這個例大祭熱絡起來?」。 「因為例大祭因素,東方原作不是遊戲麻。二次創作的遊戲要是不跟上可怎麼辦。做出遊戲去參展吧」就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真的假的啊……「那,我也來一起把例大祭的氣氛推上高峰吧」。然後,是決定以哪個社團的名義去申請攤位,我已經不記得當時是通過討論來決定還是猜拳來決定了。最後是以「はちくま」的名義去申請攤位的,AQUA STYLE就以合攤的形式參加。結果「はちくま」在例大祭當天,宣布遊戲跳票了(笑)。
【※】同人軟件社團「はちみつくまさん」。活動初期以製作Key系角色會出場的RPG為主,在那之後也製作了「東方サッカー」「東方冥異伝」等作品。會有原作是Key遊戲的角色亂入登場是はちくま製作的RPG的特徵。後來也參與到了「苺坊主」的「東方蒼神縁起」「東方幻想魔録」遊戲製作之中。

(旁白)大家:
 (笑)

JYUNYA:
 雖然話說得很帥氣,結局卻是這樣(笑)。

ーーJYUNYA的作品沒跳票嗎?

JYUNYA:
 沒跳票。趁著年輕勁通宵三晚總算把作品做出來了。 (笑)。在那一周前社團還有個新作的正式版要推出。把那個弄完之後就開始通宵作業,在例大祭當天總算把作品弄出來了。

(旁白)ーー當時做出了什麼作品?

JYUNYA:
 是映像。剛好那時候剛好社團也有新成員加入,就和新人一起來做這個映像。那可是真的連續三天和時間賽跑。因為「はちくま」那邊遊戲跳票了,「至少這個要做出來!」,所以也讓はちくま那邊的人來幫忙燒錄映像。

ビートまりお:
 原來不是以AQUASTYLE的名義去申請攤位的啊。

JYUNYA:
 對對。那時候,我們腦裡面都沒有合攤這種概念。到底是看情況決定,還是猜拳決定讓はちくま申請攤位我已經忘了,不過確實是由はちくま申請攤位,但はちくま卻沒拿出遊戲來(笑)。

龍道:
 悲傷的故事! (笑)

ビートまりお:
 剛好也是那時候吧? マリグナ事件【※】發生之後。

【※】AQUASTYLE製作的以某機器人對戰模擬RPG為原型的模仿映像作品,在CM頒布之前被版權方聯絡,叫停販賣的事情。

JYUNYA:
 不不不,完全在那之前。雖然經常被搞錯,但在那事件兩年前我就開始做東方了

ビートまりお:
 「不做マリグナ,來做東方了?」之類的……

JYUNYA:
 對對就這種! (笑)在那之前就已經做東方了。

ビートまりお:
 就連我也是這樣覺得的(笑)。

龍道:
 過分啊! 你不是做了那個音樂嗎(笑)。

JYUNYA:
 對,所以就例大祭當天,因為拜託他做了音樂所以當天見下面吧。まりお就說「那我現在住在蒲田,那天去例大祭的話,大概11點入場,去完上海アリス幻樂団的攤位之後,大概12點就去到AQ的攤位,我們那時候見面吧」 。
 但是,まりお沒有準時到。遲到了一個小時之後才來。問他「發生什麼事了?」他就說「啊……外面有其他活動於是去玩了一會兒」(笑)。不不不這聽起來也太假了,絕對是因為遲到而扯謊了吧! (笑)。不過總之還是和まりお見上面了,聊了很多非常開心。
 後來上COOL&CREATE的官網看了一下「哇啊!真的拍了很多其他活動的照片」(笑)。
ビートまりお:
有很認真取材寫blog呦(笑)。

JYUNYA:
……昨天又在Web archive上重新看了一下這個blog,再次認清了這傢伙混球的現實(笑)。 ……當時ビートまりお的blog充滿著下流不過有趣的內容。在report裡面這傢伙一點例大祭的事情都沒提到。

ビートまりお:
因為我到的時候活動都完了,就放棄寫report了。

龍道:
10點到的會場嗎?

ビートまりお:
那天早上睡到很晚。有個大學的朋友一個人住在東京,想著很久沒見了就一起玩一下吧,結果第二天完全起不來(笑)。 「總之還是去例大祭吧,搞不好還是有什麼能看的」。

龍道:
那天我確實記得,有3300人來會場了。

(旁白)ーー來了這麼多人! ? 據記錄裡面寫著的話,當天來了2,500人左右。

龍道:
可能3300人裡面把社團的人也算上了,不過,肯定不止2500人。

JYUNYA:
記得會場裡面超級擁擠。

龍道:
我記得設計裡面通道很寬廣的,因為設計裡面社團和社團沒有緊緊排列在一起。總之,遊客的數量非常多。

JYUNYA:
去廁所了就回不來了。

ビートまりお:
當時覺得「真的需要什麼Cosplay區嗎」。

龍道:
因為上海アリス幻樂団也在,所以Cosplay區顯得擁擠。

ビートまりお:
 我到的時候,只有上海アリス幻樂団的攤位還在排隊。一般社團的攤位上的東西全都沒了,一點東西都不剩下。因為大家買東西都從這一端的攤位買到那一端的攤位。全部都賣光了。

龍道:
因為就連COPY本也都被賣光了。

JYUNYA:
我也是拿著很多貨去到了會場,最後兩手空空回家了。

ビートまりお:
上海アリス也在排隊,當下不習慣排這麼長。

(旁白)ーー參展社團,基本上都把東西賣光了。很厲害啊,108個社團的東西居然都賣完了。

ビートまりお:
真的,大家都很飢渴。

(旁白)ーーまりお說的「50攤才不夠」完全說中了。

ビートまりお
肯定不夠的。

(第2回 續)

24
-
LV. 46
GP 12k
2 樓 楓楓 alaninternet
6 -
一開始的活動名是「夢幻創世紀」! ? ZUN賜名「博麗神社例大祭」,原作者也要來參加ONLY活動
鈴木龍道氏、JYUNYA氏、ビートまりお氏根據「博麗神社例大祭」初期、東方社群黎明期鼎談「第2回」
來源:
簡體轉繁體,部分內容修飾。

社團數量是煩惱的數量(偶然

ビートまりお:
我記得很清楚,第一回的社團數是108,這可是煩惱的數量。

龍道:
真的很厲害耶,真的招到108個社團。

ビートまりお:
我一直都覺得「50個攤位怎麼可能夠啊!」。說了好幾次這句話了。

(旁白)ーー普通徵集50攤左右,一下子就滿了。是這樣的意思嗎?

龍道:
就是這樣。

ビートまりお:
那時候經常聽到人說,例大祭的攤位配置的負責人非常努力排攤。

龍道:
當時排攤排得都快哭出來了。傳單也是,頭一次的展會就做了四種傳單。最後因為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注意到傳單,把傳單的設計全部重新做了一次。

JYUNYA:
我覺得雨水【※】畫的那張傳單印象最深刻,畢竟他很有人氣。畫了超多張畫,像印刷機一樣。

【※】 雨水。社團「みょふ~会」。負責「東方サッカー」(東方足球)的插畫繪製和必殺技的動畫製作。近年來製作了原創作品「四季の狂剣」。最新的東方二次創作遊戲是「日陰サバイバン」

(旁白)ーー這不是經常被人提起是最開始畫東方二次創作的人之一嘛。

ビートまりお:
是這樣的嗎!?

JYUNYA:
當時他幹勁十足,畫了很多東方相關的東西。所以看到這個人後來畫出了東方サッカー之類的作品,覺得真的是太厲害了。

龍道:
就是這傳單,背面也有。

JYUNYA:
好可愛~

「夢幻創世紀」這名字到底誰想出來的?

ビートまりお:
這個說起來還是個挺有名的話題,活動的名字不是改過嗎,是在什麼時候改的? 在我的記憶裡,「夢幻創世紀」之後我記得還接著個“東方鮮心街”的名字。

龍道:
確實存在過。不過這個名字應該沒在傳單上出現過。
應該沒有吧。

ビートまりお:
這就是那個被ZUN吐槽「好土啊這啥玩意」的名字。

龍道:
被ZUN這樣說之後,我們就回覆「非常抱歉我們立刻改名字」。

(旁白)關於例大祭的命名,ZUN的採訪裡有相關內容

ビートまりお:
然後ZUN肯定就說「這樣就行了吧?」。因為最後名字是讓ZUN來決定的吧?

龍道:
「博麗神社例大祭」這個名字確實是ZUN起的,當時我也確實有拜託ZUN「能不能給這個活動起一個名字」。

ビートまりお:
電子郵件之類的。

龍道:
對對。然後ZUN說「那麼,就請用這個名字吧」。一開始,我因為知識淺薄完全不明白「例大祭」到底是啥意思。谷歌了例大祭之後就想「取這個名字真的好嗎……?」「就這樣取名行嗎?」(笑)

JYUNYA:
我懂! (笑)

龍道:
「是博麗神社的例大祭啊!?」

ビートまりお:
確實,是分量非常重的名字啊。

JYUNYA:
現在搜索例大祭的話,除了博麗神社例大祭其他神社的都搜索不出來了(笑)

ビートまりお:
完全把搜索結果給污染了。我們在Google發展的初期就把搜索結果給徹底污染掉了。

JYUNYA:
因為ZUN是日本最有名的神主啊。

龍道:
對對(笑)

ビートまりお:
「夢幻創世紀」這個名字又是誰想出來的?

龍道:
啊,那個是我想出來的(笑)

ビートまりお:
到底是想到了什麼才取了這個名字?這個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的。

龍道:
就是單純來自我自己玩東方時候的印象,覺得東方充滿著夢啊,幻想啊這樣的東西。希望能成為有很多這種同人誌的活動就起了這個名字。

JYUNYA:
創世紀啊。我個人覺得是一個好名字。

龍道:
不過最後被說「這名字看起來像哆啦A夢的劇場版動畫標題吧?」所以被否決了(笑)

大家:
對對對~!

龍道:
被這樣說之後就也覺得「這名字肯定不行吧」……

(旁白)ーー在同人ONLY活動中,能邀請到創作這個作品的人,也就是一次創作者出場活動是很少見的。這其中到底經歷了什麼,才變成現在這樣ZUN也會參加例大祭的情況?

龍道:
對不起,關於這方面的記憶我已經很模糊了,只能記起一部分,當時應該是,想著要召開例大祭,為了得到許可發了什麼郵件過去。然後,中途大概又聊了些什麼,最後ZUN說了「如果可以的話能讓我也參展嗎?」大概這種意思的話

(旁白)ーー然後就直接去和ZUN見面商談了嗎。

龍道:
不,全部都是郵件聯絡。然後為了當天的活動,ZUN好像是拿了一些妖妖夢相關的東西過來。

JYUNYA:
妖妖夢的特別版!就是那個,分數挑戰版。而且為了活動,特地做了一些調整。雖然這麼說有點不好,當時和現在不一樣,體驗版有一些體驗版獨有的東西、還會為了活動推出特別調整版的遊戲。所以說,雖然現在體驗版和正式版的內容沒什麼大區別,但以前體驗版是比較特殊的。

(旁白)ーー也有只有分數挑戰版裡面才有的曲子,比如「妖々跋扈 ~ Speed Fox!」

JYUNYA:
對對。還有一些人物的表情不一樣。我跑去玩的時候實在是人太多了。結果完全玩不上,只能在一邊看著。

龍道:
那個特別版,最後我也沒玩上。

JYUNYA:
現在想起來,只感覺到萬分遺憾啊(笑)

龍道:
我為什麼沒有偷偷把data保存下來啊!

ビートまりお:
會這樣想啊~(笑)

龍道:
我把特別版的數據給好好刪除了。和ZUN做了「會刪除掉的」的約定,複製了特別版的數據。然後當天就刪除了。現在想來好浪費啊……

ビートまりお:
跟他說「請把特別版的數據再給我一次吧」就會給你的。

龍道:
不,是我個人想要啊。

(旁白)ーー如果現在還留著特別版的數據的話,那可是相當糟糕的情況啊(笑)

龍道:
那個的數據的話,大概現在躺在ZUN的硬盤的什麼角落裡吧。

JYUNYA:
稍微岔開一下話題,之前在數遊博上展出了「彈幕天邪鬼 Gold Rush」【※】,我看到那個之後想起「哇,以前例大祭也在幹這種事情啊」。推出遊戲的活動專用版之類的事情太讓人心潮澎湃了。

【※】「彈幕天邪鬼 Gold Rush」。是上海愛麗絲幻樂團在2014年的同人獨立遊戲展示頒布活動「數碼遊戲博覽會」中展出的打分專用特別版遊戲。非賣品。裝備了只要揮動就可以把敵彈變成小判金幣的「小槌(本體)」,通過回收小判金幣來獲取分數。神主說「做非賣品的神經病遊戲很有意思」

龍道:
很開心吧,節日祭典這種東西,太棒了。

ビートまりお的「契機」

(旁白)ーー將話題退回之前一點,ビートまりお是如何知道例大祭的?或者更進一步,您是為什麼開始做東方的,是什麼契機讓你產生了「就這樣下去可不行」的想法,這其中又有什麼經歷呢?

ビートまりお:
我還在岩手讀大學,研究室一年級的時候,四年級的前輩跟我說「你喜歡STG的話我給推薦你一個遊戲」,把「秋霜玉」推薦給了我。我玩了之後因為「啊~,這遊戲曲子超酷,超有意思」沉迷其中,因此就知道了ZUN。後來又知道了ZUN推出了紅魔鄉的體驗版,就這樣一步又一步走向了追隨ZUN的路上吧。在我的認知中,ZUN就是那種一直都在『作超棒的曲子,製作超有意思的STG的人』。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一直在追隨ZUN,大概就是這麼個心路歷程吧。

(旁白)ーー然後,第一屆例大祭舉辦的時候您不是還住在岩手嗎。是什麼讓你產生了「去參加活動吧」「這活動非去不可」的想法?

ビートまりお:
其實例大祭我甚至想以社團身份出展。在2003年的CM上COOL&CREATE推出的CD『STG×STG』【※1】裡面就已經有東方的arrange了。在那之後更是出了『東方ストライク』【※2】
【※1】「STG×STG」。 COOL&CREATE製作的STG音樂ArrangeCD。在CM65(2003/12/30)上首發。 CD收錄了兩首東方Arrange曲「弾・幕・結・界」和「東方紅茶館「STG-FOP」
【※2】「東方ストライク」。 COOL&CREATE製作的東方Arrange CD。在CM67(2004/12/30)上首發。收錄了「疾走あんさんぶる」、「最終鬼畜妹フランドール・S」、純樂器版的「Help me, ERINNNNNN!!」等東方曲。

龍道:
厲害,你真把這些舊CD拿過來了。

JYUNYA:
這時候的COOL&CREATE,我最喜歡了。

(旁白)大家:
(爆笑)

ビートまりお:
我懂我懂(笑)

龍道:
你們倆別打了! 我只能感受到滿滿的殺意啊(笑)

JYUNYA:
我那時候,每當預感到「曲子快做完了」的時候,就會在Skype給まりお發消息「能不能偷偷給我一份製作中版本的BGM」

ビートまりお:
那時候好像是說「聽著BGM製作進度會推進得更快」

JYUNYA:
COOL&CREATE的BGM令人振奮!那時候製作映像的時候一直這樣想。 ……(遲疑)不,現在也是這麼想的!

龍道:
follow太遲了

ビートまりお:
喜歡那時候的COOL&CREATE的人,就會說「為啥ビートまりお開始唱歌了啊」

龍道:
真的!?

ビートまりお:
嗯。 「明明一開始是不唱歌的,就這樣一直做帥氣的純音曲!」

JYUNYA:
我一開始也有點這麼想。但是後來又開始覺得まりお唱歌好棒,是那時候聽到COOL&CREATE出的仙境傳說的CD時候的CD附贈曲中ビートまりお唱的歌,「這傢伙唱歌還挺好聽啊」(笑)

(旁白)ーー那個好像是在隱藏音軌裡吧?

ビートまりお:
說是隱藏音軌那確實是隱藏音軌。尤其是在仙境傳說Online還火熱的那時候。

JYUNYA:
想著這傢伙唱歌挺好聽,然後まりお是在那之後的「東方ストライク」中的「レザマリでもつらくないっ!」這首曲子裡?或者啥其他曲子裡第一次正式唱了歌。

ビートまりお:
對對,那是第一次唱歌。那時候還是Vocal曲非常少的時代。不如說,那時候在同人音樂里面錄入Vocal曲本身就是一個高難度的事情。

【專欄】東方Vocal的難處
JYUNYA:
 這個話題,還可以再深入一點。當時「東方Vocal」這個種類的曲子可謂是同人的空白區。

ビートまりお:
 是這樣的?

JYUNYA:
 是這樣的,我在例大祭幾年之後才注意到了這個現象。

ビートまりお:
 但我完全沒有這樣的印象。

龍道:
 當事者完全不記得發生了什麼(笑)

JYUNYA:
當時,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意義上的為了擴張原作,以樂器編曲和搖滾編曲為中心的東方Arrange佔據了主流,Vocal Arrange作為當時異於主流的存在,可能大家都不知道該如何看待接納它比較好。不如說即使在其他種類的二次創作中,改編原作的曲子並加入Vocal這樣的二次創作也幾乎是沒有的。比起說是東方,不如說整個同人文化都不知道該如何看待Vocal曲這樣一種二次創作。不過在幾年之後,NicoNico動畫誕生,「歌ってみた(試著唱了)」這樣一類的視頻開始流行,形成了東方=Vocal曲這樣一種潮流。

ビートまりお:
 確實,有一個滲透的過程。

COOL&CREATE是人生勝利祖
(旁白)ーー例大祭第一次參加者的男女比例大概是多少?

龍道:
我記得八成都是男性。

ビートまりお:
Cosplay幾乎都是偽娘。

(旁白)ーー社團裡也沒有女性嗎?

龍道:
我不太清楚……應該是有的。

JYUNYA:
我沒有啥看到女性社團成員的記憶。

龍道:
大概還是有一成是女性的吧。

ビートまりお:
印象裡社團這邊還是能看到不少女性的。

JYUNYA:
首先遊戲區這邊肯定沒有……

龍道:
(笑)

ビートまりお:
看下第一次例大祭的場刊吧。
第一回博麗神社例大祭的場刊,背面是一起舉辦的TYPE-MOON ONLY「魔術師の絆」的場刊封面。

(旁白)ーー畫師,或者說漫畫家中有一些女性,所以大概有一成女性吧。

龍道:
嗯。

ビートまりお:
這樣看來,現在多了很多女性啊。

(旁白)ーー這個男女比例是到第五次例大祭也沒有變嗎? 參加者的男女比例的話,也是一直都是兩成女性嗎?

龍道:
一開始應該只有一成……女性參加者的增多,應該是在場地移到了東京國際展示場之後。
因為「東方Cosplay就只有偽娘」,大概吧。

JYUNYA:
一直到第四次例大祭的時候,Cosplay都還全是偽娘

龍道:
厲害!

(旁白)ーー最近有一個活動叫東方古文書會。這個活動之前曾經有第一次例大祭的Cosplayer來參加,帶來了一張當年只有六張的第一次例大祭的Cosplayer證。

ビートまりお:
只有六個Cosplayer嗎?

(旁白)ーー只有六個人,本人是這麼說的。

JYUNYA:
但是證上面寫著「08」

(旁白)ーーTwitter上還出現了拿著「03」證的人。這樣說得好像龍珠一樣(笑)

JYUNYA:
這樣說有點想收集的慾望。

龍道:
收集齊所有人的證搞不好真能召喚出神龍。

(旁白)ーー那個人說,第一次例大祭的時候Cosplayer只有男性,在例大祭之前的CM時他第一次女裝Cos了東方。還說,在那個時候,除了他們偽娘以外應該就沒有其他的東方Cos了。

龍道:
我想也是。

ビートまりお:
畢竟那時候Cosplayer真的只有偽娘。

(旁白)ーー這樣說的話,有あまね在的COOL&CREATE豈不是贏家!?

ビートまりお:
搞不好還真是。帕秋莉的Cosplay。這樣一說的話,確實。

(旁白)ーー就算不這樣說你不也是人生贏家嗎(笑)

(第3回 續)

6
-
LV. 46
GP 12k
3 樓 楓楓 alaninternet
6 -
比第一回三倍以上的攤位數,不斷增加的參加者,不斷變大的會場ーー東方從一開始便是「泡沫」
鈴木龍道氏、JYUNYA氏、ビートまりお氏根據「博麗神社例大祭」初期、東方社群黎明期鼎談「第3回」
來源:
簡體轉繁體,部分內容修飾。

凌駕於普通ONLY活動的規模

(旁白)ーー在第一屆例大祭,特別辛苦的時候,您有沒有產生過「啊已經不行了…」或者其他類似的想法? 比如說在第一回例大祭之後規模會進一步增大,之後就難以為繼之類的。

龍道:
和我一起幹活的那個房地產公司的社長就跟我說「我可能做不下去了,這之後就交給龍道你了,隨你的想法去做吧」。

(旁白)ーー這是在第幾屆例大祭時候說的?

龍道:
第一屆的時候就這樣說了。

(旁白)ーー第二屆的時候就剩你一個了。

龍道:
但是例大祭來了這麼多遊客,申請的社團也有很多,為了這麼好的活動能繼續辦,我必須得努力下去。

(旁白)ーーJYUNYA參加第一屆例大祭的時候是以社團身份出展的。您是在參加第一屆例大祭的時候覺得這活動很「厲害」,覺得「這種規模的活動以後也要多多參加」嗎?

JYUNYA:
當時單是為了趕工做遊戲就已經拼盡全力了,而且接下來就是夏CM,所以重心都放在那邊。當時只是覺得「例大祭也挺有趣的」。畢竟在參加例大祭之前同人活動我只去過CM,第一次參加ONLY活動就是例大祭。雖然後來也去了Sunrise Creation這樣的綜合展,但像這種重心放在同一種類的作品上,也就是像ONLY一樣的展會我只參加過例大祭。雖然我也不知道該不該稱呼例大祭是ONLY。

(旁白)ーー在那時例大祭也還只能算是一個ONLY的規模。

龍道:
現在也是ONLY啦! (笑)

JYUNYA:
總之,參加例大祭後覺得「ONLY類活動也挺有趣的啊」。當時就是想以Comic Market為中心進行同人活動,推出大製作,東方的話就做東方的例大祭的東西也挺好。還沒有產生什麼「這活動規模好大」之類的想法。

(旁白)ーー從您的描述中,我們確實感受到例大祭初期所引起的衝擊是很大的。

JYUNYA:
這衝擊的餘波一直持續到第二回在都產貿【※】舉辦的例大祭之前。就是實行了參加者輪流入場製的那一次。

【※】東京都立產業貿易中心。例大祭2在其中的浜松町館舉辦。浜松町館現在正在改建裝修,預計在2020年9月完成。https://www.sanbo.metro.tokyo.jp/

龍道:
那一次的參加者有5000人吧。

JYUNYA:
新作和既刊都一個接一個賣完了,當時覺得好厲害啊。

(旁白)ーー我聽當時去過都產貿的人說,那次活動真的很厲害。

龍道:
那次活動的記錄現在也沒有其他活動能打破。

(旁白)ーー記錄是指,在那個場館裡的活動的參加人數嗎! ?

龍道:
是記錄啊。直到那個場館因為要裝修而封閉為止也沒有其他活動能打破這個記錄。

ビートまりお:
因為當天是輪流入場製,主辦方跟我們說請把場販物品分成兩等份或者三等份。當時我非常迷惑該怎麼把帶過來的東西分成三等份。

龍道:
其實在活動前一天之前我們也沒有準備要輪流入場制,就打算直接這樣舉辦活動。直到活動前一天,當過很多活動的工作人員的老相識,現在也是例大祭工作人員的U桑跟我們說,就這樣直接辦活動「肯定不行」,並強烈要求實施輪流入場制,於是在當天這麼做了,活動才順利平安舉辦。如果當時沒有實施輪流入場制的話,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

JYUNYA:
我也覺得直接普通入場肯定不行,我帶了CM級的那麼多貨物來,最後居然完售了。還有一個挺有趣的現象,三波入場的人買東西是完全不一樣的。第一波入場的人不都是「沒時間了要被趕出去了!」的死忠愛好者嘛。因為時限到了就要被趕出去,所以「總而言之全買了!」。然後就咻地一下買下了很多東西。

(旁白)ーー把看到的東西全都買了。

JYUNYA:
對對。所以就賣出去了很多。想著那就只能減少一點第二輪的貨物了,結果第二波入場的時間內意外地沒賣出去多少(笑)。然後到第三輪入場的時間的時候,發現有一些第一次入場的人又回來了(笑)。 「我又回來啦!」。然後貨物又咻地一下全部賣出去了,哇,當時就覺得超厲害。一開始我還以為我給第二輪入場分配的貨物的量太多覺得「是不是失敗了」,結果第三輪時的免費入場才是最終決戰。

ビートまりお:
我那次也印了相當多數量的限定CD,當時總之就把貨物給三等分了,活動正式開始之後,第一部分的貨物就好像被秒殺一樣一瞬間就全沒了。帶來的CD數量完全不夠啊!

JYUNYA:
完全沒想像到第二回例大祭上,竟然能在都產貿賣出CM級的銷量,我覺得那次活動真的很厲害。

龍道:
那次社團的東西是這樣賣出去的啊……

JYUNYA:
所以像スポーン!銷售額就這樣竄上去了。

(旁白)ーー雖然「有非常多的人來參加活動」這一信息作為情報流傳了下來,不過當時的活動參加者們,是否有抱著「以後也要一直來參加這個活動」的想法?

龍道:
當時連想這些的時間也沒有,全心投入在工作上了。已經不是在思考「會來」「不會來」,而是在以「會來」為前提在做事。不然的話,後果就太可怕了。雖然第二回例大祭在都產貿舉辦了,最後也來了5000多人,入場也變成了輪流入場制。已經到了「就算負債也好,總之得找個大場地」的地步。然後活動推進著推進著,就到了「地不夠大,地不夠大,地不夠大」的情況。最後就「算了不管了!」(笑)

(旁白)ーー畢竟在日本,已經沒有比東京國際展示場還要大的活動會場了。

龍道:
確實沒有(笑)

(旁白)ーー第一回例大祭就是傳說級別的活動,讓大家認識到東方也可以舉辦ONLY活動。然後到了第二回,借來的會場只給東方ONLY舉辦活動用,也實行了輪流入場制,但即使如此也還遠遠不夠。

JYUNYA:
第三回是在Sunshine【※】舉辦?

【※】池袋Sunshine City。作為同人誌即賣會的活動場地,因1998年開始在此地舉辦的「Sunshine Creation」聞名。

龍道:
第三次和第四次例大祭都是在Sunshine。每一次都是這樣,即使活動場館總比上次大,也還是完全不夠用……(笑)。東方的規模增長得也太快了。

(旁白)ーー不如說,108攤之後就是350攤,攤位數量增長得如此之快的ONLY活動鮮有耳聞。就算準備上次活動的四倍大的場館,也不夠大。

龍道:
當時CRevo【※】也在Sunshine City的D展廳舉辦,那麼差不多大的場館就可以了吧!結果完全不夠大。

【※】Comic Revolution(コミックレヴォリューション)。在1987~2005年之間舉辦的綜合性同人誌即賣會。一年中在春季和秋季各舉辦一次,活動會場在池袋Sunshine City。

(旁白)ーー畢竟規模上已經和綜合展差不多了。

龍道:
CRevo當時是日本第三大嗎?把例大祭當做這種綜合展來辦,結果還是不行(笑)

「東方泡沫」之狂氣
(旁白)ーー2006年的第三次例大祭的傳單總共有33種。龍道先生將這些傳單都拿過來了。

ビートまりお:
有好多啊。

龍道:
為了一個活動弄出了33種傳單。全國各地的虎穴和蜜瓜發的傳單都是不一樣的。

(旁白)ーー秋葉原有特供的還算普通,但聽說好像連大宮都有特別的傳單。

JYUNYA:
這張是分配到哪邊?

龍道:
我不知道。

ビートまりお:
居然不知道(笑)。

JYUNYA:
當時還是通過紙本文件申請攤位。

龍道:
全部都是紙本文件申請的。網絡申請是後來的事情了。

(旁白)ーー東方早期的發展過程,聽說非常狂氣。這個攤位數字的增加速度就很狂氣。

龍道:
畢竟一般ONLY活動肯定不是像東方這樣。在東方之後也沒有其他作品的ONLY活動能達到這個級別。

ビートまりお:
那時候,直到第七次第八次例大祭攤位數字一直都在增加。能乘上如爆炸般飛速發展的時代潮流,我真的很開心。雖然我沒有親身經歷過日本的泡沫經濟時代,不過泡沫時期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就像地價的上漲永無止境。

龍道:
我懂,不管幹什麼都能成功。

ビートまりお:
實際上,那時候真的被人稱為「東方泡沫」。不管做什麼辦什麼都能吸引一堆人來,大家讓整個圈子的氣氛都高漲了起來。

(旁白)ーー我個人記憶中“東方泡沫”大概是從2008年開始的,原來那時候就已經開始“東方泡沫”了。

龍道:
一直以來都是泡沫。

ビートまりお:
那種規模擴大速度肯定是泡沫啊。不如說可能比泡沫還要上一層,已經到了「嘩!」地一下衝出來的地步了。

JYUNYA:
總之例大祭1和2之後,我家社團從虎穴和蜜瓜那裡賣出去的貨的數量非常多。

龍道:
很厲害吧。

JYUNYA:
所以說當時,2004年、2005年前後建立的秋葉原Blog【※】更新的第二天,AQUASTYLE的商品就在虎穴和蜜瓜,啪~地一下舖開了。現在應該還能看到那時候的記錄。那時候賣出去了非常恐怖的數字,不管給的是啥都會受理,總之虎穴和蜜瓜那邊下了很多單。

【※】秋葉原Blog(アキバBlog)。自稱「秋葉原某個店的原店長」的,ID是geek的人所管理的個人新聞網站。以管理人在秋葉原的見聞為主題,介紹各個店裡面的商品和同人誌。該網站從2004年建立以來一直更新至今。未成年人禁止閱覽。

龍道:
對對對。

【專欄】很多很多的合同CD
JYUNYA:
 那時候有很多合同志,合同音樂CD。

龍道:
 合同志!令人懷念啊。

ビートまりお:
 合同音樂CD我也還有些印象。

ーービートまりお當時經常被各種CD合同企劃邀請參加嗎?

ビートまりお:
 我可沒被邀請過。

龍道:
 騙人!

ビートまりお:
 我當時想參加『cradle』【※】那個合同CD,就是那個ZUN也參加了的合同音樂CD。

【※】「cradle-東方幻樂祀典-」。社團「sound sepher」發起企劃的東方合同音樂CD。在CM66(2004/08/15)上發布。因原作者ZUN也參加了這一合同音樂CD而聞名、ZUN以「シンデレラケージ」「妖々跋扈 ~ Speed Fox!」兩首曲子參加了這一合同企劃。

JYUNYA:
 誒,你原來沒在這個合同里啊!

ビートまりお:
 沒參加。

ーー記得ビートまりお那時只參加了『@~Charisma~』【※1】和『花詠束 -hanataba-』【※2】這倆合同吧。

【※1】「@~Charisma~」。社團「蒼天の雪」發起企劃的東方合同音樂CD。在CM67(2004/12/30)上發布。ビートまりお以「冥土革命サクヤ -MILLION KNIFE」這曲參加了這個合同。
【※2】「花詠束 -hanataba-」。合同企劃社團「Unionest.net」企劃的,總參加者39人的總4枚的東方合同音樂CD。在博麗神社例大祭4(2007/5/20)上發布。ビートまりお以「ナイト・オブ・ナイツ」參加了這一合同。

ビートまりお:
 好像是吧,又好像沒參加那麼多。

JYUNYA:
 是這樣? 我印象裡還覺得「COOL&CREATE無處不在」。

ビートまりお:
 沒有什麼都參加,只是偶爾參加一下而已。

JYUNYA:
 但你好像永遠沒能按時交曲。

ビートまりお:
 好像是。

一起:
 (笑)

龍道:
 是這樣啊!

ーー雖然嘴上說著「在做了,在做了」,但是還是沒能按時交曲。

ビートまりお:
 可能是這樣! ……這也是一種說法(笑)。


然後『Flowering Night』就開始了
(旁白)ーーまりおさん是從哪裡來東京的?

ビートまりお:
第二次例大祭的時候好像就已經在東京住下了。住在蒲田。一開始是住在矢口渡那個地方。不過那裡也算蒲田周邊。之後就一直住在蒲田了。

(旁白)ーー離開大學之後就直奔東京,是早就決定好了嗎?

ビートまりお:
做了「東方ストライク」之後就決定以後要去東京了。做這個CD的時候我還住在岩手,CD做好之後銷量很好。也有很多人委託我給他們做曲子,「以後可能靠音樂吃飯!去東京吧!」。因為當時,東方的同人創作不是很少嘛,所以大家會什麼都買。那張CD也變成了大家固定都會提到的CD。 「要買東方的二次創作就買這個吧」。

(旁白)ーー印象裡東方ストライク」的曲子有很多人都聽過。

ビートまりお:
每次再販都一瞬間就賣完了。覺得「這次應該就是最後一次了吧」再開一次再販之後,又一瞬間就賣光了。 「有完沒完啊這」(笑)。就覺得「這啥情況」。

(旁白)ーー我入東方已經是2007、08年的事情了,那時候『東方ストライク』也依然一直有貨。甚至就直接放在店裡的貨架上。其他CD經常很快就沒貨了結果沒能買到。

ビートまりお:
說是「作為固定商品一樣放在那裡」

JYUNYA:
真好啊。

ビートまりお:
你那邊人氣不也挺高的嗎!

龍道:
『Flowering Night』【※】是幾時的活動?

【※】Flowering Night。在2006年到2012年舉辦的東方Live活動。 2009年在幕張活動展廳舉辦,2012年在ZeppDiversity舉辦,是最大規模的東方Live活動。前不久剛剛宣布「Flowering Night 2020」活動復活。

ビートまりお:
2006年。

JYUNYA:
『Flowering Night』的時候,因為還沒多少唱歌的人所以感覺上很辛苦。

ビートまりお:
對對。連我也沒有可以唱的歌,『Help me, ERINNNNNN!!』就是在那時候強行加上歌詞唱出來,才成為那樣的歌曲的。

JYUNYA:
果然『Flowering Night』開始舉辦的時候也還是在黎明期。這之後大家開始覺得「這樣好啊!」,才開始熱絡起來。

ビートまりお:
在那時候,我家社團的人聲曲就只有『レザマリでもつらくないっ! 』『drizzly rain』兩首,於是我就問主辦方「兩首該怎麼撐起Live啊?どぶ桑?」,他就回我「那就給ERIN也加上歌詞啊」。

龍道:
(笑)

ビートまりお:
和他說了「但是我可沒有樂隊幫忙演出什麼的」之後,「那我就把石鹸屋【※】介紹給你吧」於是我就和石鹸屋搭上了線。

【※】社團「石鹸屋」。 2005年開始活動活動、東方同人音樂發展早期非常少見的現場樂器演奏社團。代表曲有「東方妖々夢 ~the maximum moving about~」「ってゐ!~えいえんてゐVer~」

(旁白)ーー說到2006年,那麼也就是說到了第三屆例大祭了。

ビートまりお:
對,第三屆。

龍道:
主催どぶウサギ【※】偶爾會和其他音樂社團一起在酒吧里喝酒。我也和他們一起喝,當時有點醉的我和どぶ說「東方,音樂這麼好,想弄個現場樂器演奏Live活動啊!」,どぶ桑就回我「好啊,那我們一起弄這個活動吧」 「好!」,於是就開始辦了。

(旁白)ーー興致好高啊(笑)

JYUNYA:
Flowering Night是龍道和どぶ桑兩人弄出來的?

龍道:
是啊。

JYUNYA:
どぶ桑那時候做的純音樂,超級熱門的!

龍道:
很棒,真的非常棒。我那時候直接買了那張4枚組的CD。

JYUNYA:
買了買了!不對,那時候就沒有沒買那個CD的人吧(笑)。 dBu music的CD大家都買了。

(旁白)ーー那個CD系列好像一開始,就一口氣推出了一張4枚組的大CD。

JYUNYA:
對。那個碟不管在哪個店的銷售排行榜都是名列前茅的。

(旁白)ーー『Flowering Night』作為系列活動,第一次活動是在哪裡舉辦的?

龍道:
新宿的ロフト。

ビートまりお:
在柱子挺礙事的地方舉辦的。

JYUNYA:
柱子就啪~!地立在那裡(笑)

ビートまりお:
在「Flowering Night」之前,還有個「東方嘉年華」的Club系Live活動,我也出演過那個活動。也想有與那個相對的現場演奏的Live活動,所以就這樣開始籌辦了吧。

龍道:
對。不過現在想來,我當時真的沒什麼舉辦Live活動的知識,都是靠著どぶ桑和各個出演者的知識經驗活動才能辦下來。

ビートまりお:
還有當時,hellnian【※】真的很努力。又控制會場秩序,又負責器材的分發擺放,還當了了活動全程所有環節的鼓手。

【※】譯註:社團「石鹸屋」的主催。

(旁白)ーー據我聽說,當時hellnian就像長了三頭六臂一般活躍在活動會場,選擇了ロフト這個場地的也是hellnian嗎?

ビートまりお:
大概是吧。

(旁白)ーー那個時候,主打人聲的曲子還非常少見,能接受的人也只有一半的情況下,竟然真的毅然而然決定舉辦現場樂器演奏活動。

ビートまりお:
對對。すし~【※】也開口唱歌了。

【※】すし~。在個人網站「あぷえぬすたーと!」上從2002年開始一直做廣播節目「あぷらじっ!」至今。該廣播節目會在CM,M3,例大祭等同人活動舉辦的同時開始直播,介紹各種同人音樂社團和新CD。 「風神青年」是社團「ACID CLUB」和「あぷえぬすたーと!」共同製作的以「風神少女」為原曲的同人曲。

JYUNYA:
真的假的! ?

龍道:
他好像唱了文花貼的歌。

(旁白)ーー是「風神青年」吧。

龍道:
對對,大家一起唱了那個。

JYUNYA:
像學園文化祭一樣,挺開心

龍道:
我家有那次活動的DVD哦。

JYUNYA:
真的! ? 想看。

ビートまりお:
NICONICO動畫上就有哦。 2006年的『Help me, ERINNNNNN!!』,在Loft裡唱的視頻也被上傳了。那時候大家都還很年輕,也還都很瘦。

<大家一起看NICONICO上的活動映像>

ビートまりお:
喂喂! 這不還穿著同一件衣服嗎(笑)

龍道:
不要再看了! !啥都沒變所以不要再看了! !

JYUNYA:
稍微高了一點點的龍道。

ビートまりお:
龍道好像活動全程都在當MC吧。

龍道:
淚要流下來了!

JYUNYA:
雖然很辛苦,但有親身參加的感覺也挺好。

ビートまりお:
啊,hellnian在打鼓了,全程都是他在敲(笑)。比較稀有知道東方的鼓手啊。

JYUNYA:
小骨桑【※】也在麻。

【※】鯛の小骨。社團「Azure&Sands」。代表作有「東方JAZZ2006」「八雲紫の多世界解釈」「十六夜咲夜の時間旅行」。現在以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的Mastering Engineer的身份活躍。

ビートまりお:
小骨桑在喔。

JYUNYA:
大家看起來都很年輕啊。

龍道:
實際上就是很年輕。

(旁白)ーー大家當時,都還在20歲上下吧。

ビートまりお:
大家當時都還是大學生,都還有很多空閒啊。

JYUNYA:
(聽著正在放的曲子)這個是純樂器曲吧。

ビートまりお:
第一幕的「闇鍋」全部都是純音曲麻。

(旁白)ーー除了ビートまりお,還有其他開口唱歌的人嗎?

ビートまりお:
還有あまね呢,當時春夏アキト【※】也開口唱了。

【※】春夏アキト。社團「Happy Flame Time」。在同名的網站上發表二次創作漫畫,插圖還有flash。代表作是「今日も元気にやくもDE☆PON!!」。

龍道:
至少活動全程都是現場樂器演奏的。

ビートまりお:
ささら(篠螺悠那)【※】也出演了。他在Vocaloid界挺活躍的。戀色マジックオーケストラ。狐夢想和秀三還有hellnian。 Hellnian怎麼好像一直都在。

【※】篠螺悠那(ささらゆうな)。社團「ササラヤ」。在Vocaloid界以「ゆうゆP」的名義活動。以篠螺悠那的名義在東方Arrange CD領域活動,除此以外還以BMS作家的身份活動。東方Arrange的代表作有「Imperishable Night 2006」其他領域則有「深海少女」「INDETERMINATEUNIVERSE(《煙草》ED)」等代表作。

JYUNYA:
在用帽子糊弄過去(笑)

(旁白)ーーhellnian真的好厲害啊。

ビートまりお:
這一天好像hellnian感冒很嚴重。喝了很多ユンケル。

(旁白)ーービートまりお您這時候是第一次登台演出嗎?

ビートまりお:
幾乎可以說是第一次吧。樂隊演奏還是第一次。之前有在Club系的Live活動中出演過。好懷念啊。 ……這時候就已經在唱(『Help me, ERINNNNNN!!』)了。什麼都沒變啊。

(旁白)ーー在這時候完成了(笑)。因為本來是沒有歌詞的曲子,大家都還不知道這個歌詞吧。但大家也能跟著打CALL和回應,真是厲害。

龍道:
為什麼大家都能跟著呢。

JYUNYA:
大概是伴著一種歸屬感而知道怎麼跟了?可能是Live感? ……話說Blog上沒把歌詞發上去嗎?

ビートまりお:
我記得在Live之後我才把歌詞發到Blog上。

JYUNYA:
畫面上正播著一個好男人啊!

ビートまりお:
我還挺帥的吧? 
這裡我跳下台的時候,因為大家都還不熟悉Live,所以我快要掉下去了(笑)

龍道:
危險! (笑)

ビートまりお:
大家都還不熟悉Live。我也不熟悉,更不用說來看Live的一般參加者了。

(旁白)ーー從舞台上跳下去的人居然也不熟悉(笑)。

《動画語音》「大家,沒事吧?沒有受傷的人吧?」

(旁白)一起:
 (笑)

龍道:
真溫柔!あまね桑呢?

ビートまりお:
還在前面一點的地方吧。好可愛!

龍道:
好年輕!

ビートまりお:
最前排的人興致真高啊。

(旁白)ーー當年這樣的あまね桑,現在也當了母親啊。

ビートまりお:
是啊。在NICONICO上傳的這一段動画被人說「魔理沙フルボッコ」,這一段あまね桑確實一直在狠狠地打(手上拿著的娃娃)魔理沙。

(旁白)ーー除了あまね桑,當時還有其他女性歌手嗎?

ビートまりお:
應該沒幾個。

龍道:
當時有歌手就已經很厲害了。

ビートまりお:
2004年那時候在東方Arrange裡幾乎沒有歌手的身影。

(旁白)ーー在葉鍵時期也是完全沒有歌手嗎?

ビートまりお:
很少。雖然那時候有茶太【※1】和片霧烈火【※2】等,一些現在也還很活躍廣為人知的歌姬,但其他很少。

【※1】茶太。主要在動畫音樂和同人音樂活躍的女性歌手。 2003年首次發表第一張自主製作CD「-+誓い+-」,在2007年正式音樂界出道。
【※2】片霧烈火。歌手及歌曲創作者。以音樂系同人及 PC遊戲的主題曲的創作為中心,音樂活動方面涉及歌手,作詞・作曲、網絡聲優,原創CD的企劃和製作等。 2004年以專輯『みんのうた。 』出道。同人社團「CLOSED/UNDERGROUND」主催。

(第4回 續)
6
-
LV. 46
GP 12k
4 樓 楓楓 alaninternet
2 -
第一次在東京國際展示場舉辦,最糟糕的天氣,在場外待機的1萬人…跨越地獄般的第五回,仍在繼續擴大的例大祭
鈴木龍道氏、JYUNYA氏、ビートまりお氏根據「博麗神社例大祭」初期、東方社群黎明期鼎談「第4回」
來源:
簡體轉繁體,部分內容修飾。

「地獄」的西展廳,第5回

JYUNYA:
下了很大雨的那次是第幾次例大祭。那次是最糟糕的。各種意義上都太糟糕了。

龍道:
那次說起來可就話長了……

ビートまりお:
我對下了大雨的那次沒什麼記憶。

龍道:
真的沒啥記憶! ?

ビートまりお:
不知道為啥,沒啥記憶。

JYUNYA:
我其實也沒啥記憶了,只記得環境異常糟糕。很糟糕是包括那次人也非常多嗎。

龍道:
實際上,有1、2萬人在。

(旁白)ーー哇。

龍道:
不過,說到沒場刊的人,東京國際展示場正面不是有個很大的樓梯嗎。我們就在那裡喊:「手上還沒拿著場刊的人就不能再往前了」。當時排隊的地方下著雨,周邊的人也跟我抱怨「快點往裡面放人吧!」
但裡面就已經擠成一團放不進人了,排隊的人就一直在那裡鬧。

JYUNYA:
我也還記得發生了不小的衝突。遊客們確實都很生氣。

龍道:
以前活動參加者的意見不多,基本上都只有一兩件事情,倒還能認真對應妥善處理。
但第五回例大祭的實在無法處理。

ビートまりお:
啊,第五回那次嗎,第一次轉到東京國際展示場舉辦還下雨。

JYUNYA:
那次情況真的很糟糕。甚至有沒有辦法入場的人。

(旁白)ーー當時說是有3萬多人要入場,也有沒能入場的人……

龍道:
當時確實直到14點、15點的時候才能免費入場,那時也得到活動參加者們的協助。免費入場的話,不就能進去了嗎?雖然這樣說,但他們還是在雨中排了一隊,可能最後也沒法入場的隊伍,那裡排了3-400人,還是在雨中排的隊。最後他們還是成功入場了。那時候場內在搞猜拳大會,按照原本預定的話,這時候已經開始後展會活動了。

(旁白)ーー我當時也參加了第五回例大祭。最後後展會活動是沒有辦成吧。當時在會場中縈繞著一種到底是辦還是不辦的氣氛。

龍道:
最後因為實在是沒法確保安全舉辦,所以放棄了。

ビートまりお:
要是有3萬人來參加後展會活動那太恐怖了。

龍道:
那時候差不多有一萬人還留在會場裡。

(旁白)ーー還有足足三分之一的人沒回去真的很糟糕!

龍道:
完全沒辦法讓他們回去。當時大家都留在會場留到最後一刻。

(旁白)ーー想必當時的工作人員必然是氣喘呼呼,叫苦不堪。

龍道:
都累得氣喘呼呼,場館裡已經裡外擠得人滿為患。
正常來講絕對不會做,排好隊伍讓人出去的事情。
即使那樣都不夠,出入口都要被擠爆了。

(旁白)ーー這是還在西4展廳的時候。當時每屆分別有多少工作人員?

龍道:
第1回例大祭的時候,算上Fate那邊大概有30~40人。然後到第二回時大概有50~60人。在Sunshine辦的時候有80人左右,第四回例大祭應該數字上差不多。到第五回的時候Staff就超過了100人了,順帶一提,全盛期時候的第七回例大祭Staff有400人左右。

ビートまりお:
厲害啊。

JYUNYA:
忽然就多了這麼多人。

(旁白)ーー400人! ?

JYUNYA:
我懷疑可能是因為第五回的時候,發現「不妙啊不妙啊」,才多出了那麼多Staff。

龍道:
就是這樣。

JYUNYA:
第五回例大祭前後,是公認的東方全盛期。 2009年、2010年也多了很多製作東方同人遊戲的人。

(旁白)ーー通過NICONICO入東方的人也開始加入同人創作了。

JYUNYA:
那時離NICONICO建站開始才兩年左右吧。真是可怕。

龍道:
活動會場變為東京國際展示場之後,一下子多出了很多以前的會場不需要做的事。比如說會場方的要求必須要雇用警備員了。除此之外,還多出了非常多必須提交的文件,雖然工作人員們一直支持幫助我,總之這些都非常麻煩……

JYUNYA:
以前不需要消防安全之類的文件嗎?

龍道:
是比之前要交的文件,多太多、太多了。單純的書寫量也增多了許多。

ビートまりお:
這個也是以前參加過,東京國際展示場舉辦活動的工作人員教你的?

龍道:
是啊。是ONLY活動的STAFF們。請教過那些在這方面做過的人。再後來就只有一些單純的恐懼的記憶了。花錢的速度簡直如流水一樣。 「要是人沒來那麼多,失敗了怎麼辦,我可是個體戶啊」。不過最後還是「算了,管他的」心情。

(旁白)ーー在我看來,心情是「害怕以後還能不能辦這活動」,現在想來也是這樣的吧。這數據增長得太奇怪了(笑)。

仍在持續加速的「狂

ビートまりお:
現在的例大祭是有四個活動展廳,總共2000多個攤位。

龍道:
攤位的話還是有3000多吧?

(旁白)ーー第六回例大祭的時候攤位,就已經有3000左右了吧。

龍道:
是吧,我記得應該是。 NICONICO大百科的例大祭數據應該是最準確的。那個頁面可能是全世界做得最好的(笑)。

博麗神社例大祭

JYUNYA:
厲害,原來還有5000攤的時候。

(旁白)ーー第五回和第六回的數字差距很大啊,是發生了什麼嗎?

龍道:
場地換到了東館,我就以為可以「來,都能來!」了,結果「還是不夠大啊……」

(旁白)ーー空間擴大了之後,有多大空間也就來了多少人。

龍道:
在這意味上,算是安全的選擇。

(旁白)ーー我記得確實,4・5・6廳是各個社團攤位以及活動舞台的地方,3廳是什麼都沒有吧。

ビートまりお:
是給遊客排隊的地方?

龍道:
對。

JYUNYA:
Pixiv是不是在例大祭上展示過一些東西嗎。

龍道:
曾經有過。

JYUNYA:
是之後的事情了吧。不少企業在例大祭上租了攤位展示各種東西。

龍道:
我在辦例大祭的時候沒怎麼和企業接觸過。

JYUNYA:
辦那種東西的時候是在秋天吧。

龍道:
但秋天的我也只辦了兩次。

(旁白)ーー是說例大祭SP※吧。

龍道:
第八回例大祭是最大的,有4,780攤。

JYUNYA:
出現啦。這個簡直不正常。

ビートまりお:
是最大的嗎?

(旁白)ーー攤位數上來說確實是最大的。個人來看

ビートまりお:
在2011年的例大祭!

龍道:
4,780,就算有這麼多攤位也有社團落選。

(旁白)ーー是什麼時候開始要抽選社團的?

龍道:
第一回應該沒有抽選……應該吧,還是說有抽選? 第二回到第八回都是要抽選的。

(旁白)ーー還記得那時候大概有多少社團落選嗎?

龍道:
大概三成?

(旁白)ーー那麼多! ?

JYUNYA:
龍道時代是到第八回例大祭結束吧?

龍道:
第八回之後,直到第八回當年的SP2※。所以總共辦了十次例大祭吧。

【※】博麗神社例大祭SP。 2010年9月19日在東京東京國際展示場舉辦。第二年,2011年舉辦了博麗神社例大祭SP2,總共舉辦過2次。
上海愛麗絲幻樂團不參加,將主要精力投入到即賣會以外的舞台活動等企劃的活動,與現在秋季例大祭的地位關聯很深。

ビートまりお:
剛好是各種事情最多最混亂的時期。

龍道:
太難懂了。那時候的事情真的太難懂了。

ビートまりお:
我所知也不多,各種各樣的人追逐自己的利益的時期。

龍道:
那些事情我完全沒想到。

JYUNYA:
事事出乎預料。

ビートまりお:
我也不是很懂,只知道那時候發生了很多事情。

(旁白)ーー一問三不知三人組……


【專欄】“那個”NICONICO的時代
ビートまりお:
 田代まさし【※】參加的是哪一屆?

【※】譯註:田代まさし,日本歌手,喜劇演員,電影監督,作詞家等;曾因吸食毒品多次入獄。

龍道:
 有那種人來參加嗎!

ビートまりお:
 不知道嗎? 我覺得那是世界最強電波曲。

JYUNYA:
我因為害怕電波曲所以從來沒聽過。

ーー是那首『ウルトラ☆テング』吧。 。

龍道:
 啊,好懷念啊!

ビートまりお:
 『ウルトラ☆テング』是好曲子啊。作品本身是沒有罪的,所以還是可以聽一下『ウルトラ☆テング』的。我個人覺得那個視頻的質量也非常高。

<在NICONICO動畫上看這首曲子的MV>

ビートまりお:
 這視頻裡面不是還有ピクピクン【※】出演了嗎。這個視頻從視頻到彈幕我都很喜歡。

【※】譯註:ピクピクン,日本成人漫畫畫家

JYUNYA:
 我還是第一次看這個。

ビートまりお:
是極其繁榮的時代啊。是這種好作品能如泉湧一般出現的時代。

<大家在NICONICO上檢索「東方」tag,看NICONICO上播放量最高的東方視頻>

ーー『Help me, ERINNNNNN!!』有400萬播放量啊,這視頻還不是馬里奧自己上傳的。
ビートまりお:
 對。我其實沒往NICONICO上傳過東方曲。 『ナイト・オブ・ナイツ』也是其他人擅自上傳的。 『林檎華憐歌』才是我第一個自己上傳的曲子。
ーー那首曲子播放量沒有這麼高吧。

JYUNYA:
 雖然通過廣告收了30000 Point。

ビートまりお:
 跟我沒關係哦。


「NICONICO動畫」的潮流

JYUNYA:
在例大祭熱絡的同時,那一代沒有去過例大祭的人,通過NICONICO入坑東方。然後去例大祭的人也多了起來。

(旁白)ーー有共同的電波吧。

JYUNYA:
對啊對阿,真的。

ビートまりお:
被轉載就會吸引人,也就有人入坑了。當時我和どぶ桑討論過,最後得出「被轉載也沒辦法」的結論。 DVD內容「被轉載怎麼辦?去消除嗎?」,「去消除也很麻煩,乾脆放著不管吧」。既然已經發布賣出去了,也不允許別人擅自上傳,也只能當默認了。

龍道:
這些就成為宣傳材料,鼓勵別人來買下一張CD。

ビートまりお:
對對。當時不少人是通過Winny【※】下載的。

【※】Winny。原東京大學院情報理工學系研究科助手金子勇(已故)製作的P2P網絡共享文件軟體。使用了適用於當前Blockchain技術的先進技術,因為使用者的電腦被病毒感染,導致重要情報洩露、盜版資源下載等問題,開發者曾被逮捕(最後判決無罪)。

JYUNYA:
懷念啊,以前還有那樣的軟體!

ビートまりお:
當時還有一些人說「是透過Winny看到的」之類的信息。

JYUNYA:
各種意味上來說,這就是時代啊。

ビートまりお:
我的話「這樣啊,那下次一定要來買啊!」。就也沒放太多心思在這個方面,畢竟也沒辦法嘛。能認識我,總會有下次緣分。

(旁白)ーー第一回開始以來,東方的熱度一直居高不下。沒有衰退的感覺吧!?

龍道:
嗯。

(旁白)ーー在東方熱絡之時,NICONICO動畫的出現,不是讓更多的人入坑東方嘛。大家是怎麼看待的?會因為有更多年輕人的加入而覺得「討厭」嗎。

ビートまりお:
完全不討厭。

龍道:
快來快來想要更多。

ビートまりお:
也沒空去思考這些。當時製作音樂就已經佔據了我的所有時間了。

JYUNYA:
對啊。就是這樣。製作的時候,都感覺不到時間竟然過了如此之久。

ビートまりお:
如果是現在的話,會說因為喜歡這個圈子,當時沒什麼特別想法。

JYUNYA:
製作、參展、被買東西,被表揚,下一個製作。

(旁白)ーー厲害,形成了個漂亮的循環。

JYUNYA:
就是這樣。

ビートまりお:
因為這樣真的非常開心啊。

JYUNYA:
所以在這意味上,當年的各種小細節我只記得開頭的事情。就像剛剛我不記得,下雨的是第幾回例大祭,因為那是一個盡心盡力投入製作,從中收獲得快樂的時期。

(第5回 續)

2
-
LV. 46
GP 12k
5 樓 楓楓 alaninternet
2 -
從線上到線下,又從線下到線上。東方社群與internet之間的關係
鈴木龍道氏、JYUNYA氏、ビートまりお氏根據「博麗神社例大祭」初期、東方社群黎明期鼎談「第5回」
來源:
簡體轉繁體,部分內容修飾。


線上和線下,各自的聚集
(旁白)ーー說到和internet的關聯,NICONICO動畫建站是在2006年。在那之前正是Blog和網站主頁的時代吧?

ビートまりお:
2ch。雖然談過好幾次了,我是2ch人網民呦。2ch上的串真的很熱絡。

JYUNYA:
從我們遊戲製作者的角度看的話,有一些遊戲系的知名網站,比如同人ど~らく【※】。這些網站的影響力很強,當時也很關注能否被這些網站關注到自己的作品。

(旁白)ーー是那些情報收集網站。

【※】同人ど~らく。同人遊戲系情報網站中最為知名的網站,2003~2009間曾積極地介紹傳播各種同人遊戲情報。 2012年曾再開過,現在網站活動停止中。
在2000年代曾有很多被稱為「情報收集網站(アンテナサイト)」的一類網站,如介紹網絡上的各種梗,個人運營的鏈接集的新聞網站。

JYUNYA:
對對,就指望能不能登上那種網站了。還有朝目【※】之類的。就在關注自己的作品能不能登上這些網站。

【※】朝目新聞。新聞網站兼繪畫投稿網站。管理人是機器貓氏。畫像揭示板的投稿作品中還包括Parody illustrate的「アサメグラフ」,這些也是當時網絡畫師社群的一部分。

ビートまりお:
沒法登上なりた【※】的Blog嗎?
【※】なりたのぶや。社團「フランスパン(舊:渡辺製作所)」,製作人(主犯)。在渡辺製作所時代,會在博客的雜記上介紹同人遊戲,「東方紅魔郷 ~ the Embodiment of Scarlet Devil.」就曾被這個網站介紹過,東方也因此漸漸得到了更廣泛的關注。

JYUNYA:
那個已經只有ZUN能登上了,只有官方能上。

(旁白)ーー網絡社群的話,總的來說,有2ch,NICONICO動畫,然後還有mixi【※】吧。 mixi的社群是怎麼樣的?
【※】mixi。株式會社ミクシィ運營的Social·Networking·Service (SNS)。剛開始運營的時候,以沒有老用戶的邀請就不能加入的「完全邀請制」為特徵。

龍道:
我當時做過東方社區的管理人。不過我也不記得地址,看不了那時候的記錄了。

ビートまりお:
mixi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JYUNYA:
2003~2004年左右吧。

(旁白)ーー就這樣,社群漸漸發展起來,首先是2ch等BBS存在感很強的時代。然後NICONICO動畫出現了。這真的可以說是internet史了。

JYUNYA:
我因為沒人邀請我所以沒上過mixi。

ビートまりお:
沒上過嗎! ?

JYUNYA:
我身邊沒人用這個,令人悲傷的青春時代。

(旁白)ーー說到東方的線下交流會,也就是說有線下的交流。這些交流基本上只在例大祭和CM上有吧,某種意味上是不是也會有為了線下交流而成立的社團?大家是否覺得只有在活動的時候才能見面嗎?

龍道:
すし~桑,曾經在公民館舉辦過線下交流會。
推文翻譯:找到東方公民館線下交流會-長岡東方友人會的照片。已經是12年前了啊(・∀・)

JYUNYA:
沒去過東方的線下交流會啊。倒是有去過遊戲製作者們的聚會,是一個以黄昏フロンティア為中心的聚會。而且ZUN也會來,經常在秋葉原周邊舉辦,每個遊戲社團都會來幾個人。

(旁白)ーービートまりお那邊呢?

ビートまりお:
我的話是以どぶ桑為中心活動。還有個東方Arrange人的地下聚會。雖然我沒參加,不過在那個聚會裡有どぶ桑還有石鹸屋等一幫人。就是以這些人為中心,辦成了第一次Flowering Night。

(旁白)ーーどぶ桑住在千葉的時候,大家就在千葉那聚集起來。

ビートまりお:
對對。

龍道:
是どぶHouse。

ビートまりお:
當時意外地能見到很多當地人。

JYUNYA:
遊戲製作人這邊根本沒有什麼,最多也就飲酒會。

(旁白)ーー「聚在一起的主題」也是個小難題。

JYUNYA:
而且遊戲製作者沒有外出的時間,因為都在做遊戲(笑)

(旁白)ーー你們三人以前有聚在一起喝過酒嗎?

JYUNYA:
沒沒沒。

(旁白)ーー誒,一次也沒! ?

ビートまりお:
應該沒有。

(旁白)ーーJYUNYA和ビートまりお不是有工作上的合作關係嗎?

JYUNYA:
有是有,活動上也經常能見到面。

ビートまりお:
你曾經請過客吧,我們一起去吃涮涮鍋了。第一次去吃肉の万世的時候,JYUNYA還說我「你再吃一塊肉吧」。

JYUNYA:
一起去這家店吃過嗎! ?我只記得我們一起去吃鰻魚了。

ビートまりお:
我反而完全沒有吃鰻魚的記憶(笑)。

龍道:
大丈夫?是不是另一個人?(笑)

(旁白)ーー龍道沒有和他們倆一起去吃過嗎?

龍道:
沒有沒有。

ビートまりお:
首先我是一個很少出門的人。蹲家。

龍道:
大家都這樣吧(笑)。畢竟基本上沒有「與活動主催一起去喝酒吧」這樣的酒鬼吧。不如說,就算一起喝酒又能說啥?

(旁白)ーー早期的社群沒有那麼大吧,所以覺得大家應該關係都挺親密的。

ビートまりお:
絵師圈的人關係都挺緊密的。說到這個,所沢圈的絵師關係真的相當親密。

龍道:
啊!好懷念!所沢圈子。

JYUNYA:
還有這種東西啊。

ビートまりお:
我和他們那邊沒怎麼交流過,不過hellnian和御影獏【※】和他們的關係特別好。

【※】御影獏。社團「夢見ごこち」。
曾畫過R18東方同人誌。現在正連載「天華百剣」的漫畫「天華百剣 -戯-」。

龍道:
那裡是以ほた。桑【※】為中心囉。

【※】ほた。社團「いよかん。」。
代表作有「宴に至る」「かぜなきし(與ACID CLUB的nagare的共同創作)」「うつつのゆめ(社團四面楚歌發布的作品,負責插畫)」。現在負責小說「為了女兒,我說不定連魔王都能幹掉。」的插畫。

ビートまりお:
金沢有東方活動的時候,大家曾一起做過一個金沢合同『大宴会 酒・肴』的同人誌&CD的合同企劃作品。我有一個故事,但由於某種原因,我對旅行一無所知。
有人談到「誒,まりおさん你沒有被myu邀請嗎?」。
我完全沒有被邀請,他什麼都沒告訴我(笑)。大家都在車上開開心心旅遊……。一直到現在我還在跟他碎碎念,「去金沢旅遊很開心吧」。 「我明明也努力拿出曲子參加了,為啥就沒能一起去旅遊呢……」。

JYUNYA:
果然他們是以絵師為中心吧。

ビートまりお:
對對。絵師的社群力量很強大。

JYUNYA:
我們沒有那樣的社群,相對的user就是user。同好會群聚。

(旁白)ーー除了mixi和線下交流會以外,還有卡拉OK會什麼的吧。我聽說在石鹸屋的Live活動之前,就有石鹸屋卡拉OK線下活動。

對於ZUN的想法如何?
(旁白)ーー請問ZUN在例大祭上是如何?第一回例大祭的時候,ZUN被很多人圍起來的状態……

JYUNYA:
我稍微有點記憶。

龍道:
有大家都來參拜ZUN的印象。

JYUNYA:
但沒有像現在一樣上去握手和「寒暄」這樣,大家都與ZUN保持著一步以上的距離。雖然大家都在觀望ZUN桑,但是沒人上去搭話。那是令人尊敬的存在。那時候原作者說話比較保守的時代,大家也不是那種「想和作者聊聊」的外向開朗類型的人。當時有個筑摩的人拿到ZUN的簽名。我聽說之後想「虧你能去拿簽名啊」。雖然不太好,卻很尊貴。現在看還好。

ビートまりお:
沒錯。

(旁白)ーー從第一回例大祭開始,ZUN就以社團身份出展了,那時候就在賣原作嗎?

JYUNYA:
雖然有在賣,但是根本沒有人敢上去要簽名。

ビートまりお:
ZUN桑以前經常發那種感覺的推特吧。

JYUNYA:
比現在有活力真不錯。(笑)

<大家開始看ZUN以前的推特>

(旁白)ーー我剛好就是ZUN開始發推特以後入圈的。

JYUNYA:
啊~、這牢騷看上去不錯! 有那種真的在發推特的感覺。

ビートまりお:
真不敢相信推特,還有沒點讚功能的時候。

JYUNYA:
邊做遊戲邊發推特的感覺真好。能感受到ZUN確實在做什麼。

龍道:
是遊戲開發者的推特啊……。 「還有調整Lunatic的時間嗎」。

ZUN:還有不到一星期了。能有時間調整Lunatic嗎

JYUNYA:
2009年是在做什麼遊戲的調整?

(旁白)ーー星蓮船吧,那時候例大祭還是在3月舉辦。

JYUNYA:
看著這些發言,真有同人或者獨立遊戲製作者的感覺。經常要表示「我現在正在努力做遊戲」。
不這樣做的話,遊戲製作者就快要死了。

ビートまりお:
為啥轉發和點讚這麼少?

(旁白)ーー那肯定是這樣吧(笑)。那時曝光度不高。

JYUNYA:
現在也是,如果不轉推的話就沒人看……

(旁白)ーー現在轉推的數量真多(笑)。不過那時候Twitter影響力還不怎麼高吧,2009年。

JYUNYA:
完全認同。

(旁白)ーー大家都是什麼時候開始用推特的?

JYUNYA:
大家基本上都是2010年開始使用推特吧,創作者將推特作為自己作品宣傳場合使用。社會層面的話,大部分都是在東日本大地震前後開始用推特,作為訊息傳播 。

ビートまりお:
Twitter一開始成為話題,好像是因為有人在ヨドバシ上廁所的時候,發了「沒有紙巾」的推特,結果很快就拿到了紙巾【※】

【※】在2010年的時候、有人發了「【緊急需求】需要紙巾在秋葉原ヨドバシ3F男廁所個室」的推特,推特的用戶對此作出反應,該男子在20分鐘後就安全拿到了紙巾的這一事件。
與其他網絡社群不同,推特實時性的特徵成為了人們熱議的話題,參考:

(旁白)ーー記得挺清楚麻。まりお桑真的是網絡重度用戶。網絡上的大事件都記得一清二楚。

ビートまりお: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才能和ZUN對上話?

JYUNYA:
我的話,作為遊戲製作者的一員非常尊敬ZUN,所以不敢和他交談。而且當時我又年輕,年齡又和他差距不小,又不能喝酒。我能厚起臉皮和ZUN正常交談,要到Play!Doujin這個企劃開始之後了。雖然在這之前在活動和同人遊戲製作者的飲酒會上和ZUN打過招呼,但我想ZUN要見各種人,就別說太久麻煩他了。就只是打個招呼這種程度的說上話。

ビートまりお:
有被吐槽過嗎?
我在2007年的FLOWERING NIGHT慶功宴上才和ZUN說上話,那次太可怕了。有帶刺感,比如「把別人的曲子Arrange一遍很開心嗎?」的言語。

龍道:
好可怕~! (笑)

(旁白)ーー帶刺感的原作者。

ビートまりお:
我說了我熱衷於某個STG之後,他還說「那遊戲我挺討厭的」……

(旁白)ーー完全沒得到好的回應……!

ビートまりお:
現在的話,不管說什麼他都會溫柔地接受;過往的話,要parry!一下彈反回來的那種感覺。那時很劍鋒的感覺。

(旁白)ーーZUN在社群信仰値很高,有這種感覺嗎?

龍道:
現在和過去都很高吧。

JYUNYA:
就算將ZUN圍起來,退遠一步的距離看ZUN,也沒有「哇~,是ZUN~!能給我簽名嗎!」這樣的想法。我個人來說「哇~令人尊敬……」「就是他,就是他創造出了靈夢。太厲害了……」這樣的尊敬的感情。不敢靠近,只能退一步。所以看到拿到了簽名的傢伙就覺得「你太驚人了!」

ビートまりお:
當時我們都不清楚ZUN的為人,本人也沒有表現出自己是怎麼樣的人。現在倒是有刻意塑造自己的角色形象,但是當時不會這樣塑造自己的。

JYUNYA:
當時只覺得「好可怕」

ビートまりお:
實際上就是很可怕。

龍道:
超會飲酒呦~

(旁白)ーー龍道桑曾經有和ZUN一同在喝酒的經歷嗎?

龍道:
實話實說,我現在也無法跟ZUN寒暄。

(旁白)ーー活動主催和Creator的立場些許有些不一樣吧。

龍道:
在這意味上,從過去到現在我對ZUN的印像都沒有變吧。

JYUNYA:
確實,要是認識寒暄,還一起做事的話,不是會有被罵或被強烈針對的階段嗎? 我現在可能就在這個階段(笑)。
「你在玩什麼好玩的主機遊戲嗎?」經常被這樣問,告訴他之後他就回覆「早就玩膩了,完全看不出有什麼好玩的」。

ビートまりお:
我覺得這也是一種期待的想法。

JYUNYA:
想這樣想。我找他商量「我想做點新的東西」的時候,就會回我「這麼無聊的東西……我才不管哦?」。雖然這樣說,實際上還是會照顧我的(笑)

ビートまりお:
就是這樣。

JYUNYA:
「你真的要選擇做這個嗎?選擇了就退不回到以前的環境了」「不過,既然是你自己決定的話,那隨便吧」。
我什麼都沒說,他就把話說完了(笑)。
所以說,他對Creator真的很嚴格。
雖然很嚴格,但我覺得他如果懶得理我的話,大概也不會這樣說話。他就是這樣的人。

(第6回 續)




2
-
LV. 46
GP 12k
6 樓 楓楓 alaninternet
4 -
「既然參加者們如此瘋狂,我們也不得不瘋狂確保活動的順利進行啊!」“只有東方”帶來名為狂的壓力。從過去到現在都在守望著例大祭的三人,對博麗神社例大祭的相關想法
鈴木龍道氏、JYUNYA氏、ビートまりお氏根據「博麗神社例大祭」初期、東方社群黎明期鼎談「第6回(完)」
來源:
簡體轉繁體,部分內容修飾。


選項中只有東方的人很多
(旁白)ーー以過來人的視角看來,現在的東方圈,包括創作者與愛好者,是怎樣的一種感覺?

JYUNYA:
沒怎麼變吧?我覺得是沒怎麼變的。

ビートまりお:
Twitter吧,大家感覺沉澱了不少。

龍道:
嗯,感覺沉澱下來了。覺得初期的時候,大家可以說到了半暴力的程度,狂熱的暴力之中。

(旁白)ーー冷靜不下來,在的漩渦之中。

龍道:
嗯。冷靜不下來。現在是「我喜歡這個,所以我也要創作這個」,當時真的就只是一味地出拳而已。

(旁白)ーー果然是因為例大祭的人數的增長速度而瘋狂了吧,活動參加人數這麼增長,活動舉辦者也陷入了瘋狂的境地。我覺得龍道當時肯定也瘋狂了。

龍道:
(笑)因為參加者們都瘋狂了,我們也不得不瘋狂起來確保活動的順利進行啊!

(旁白)ーー大家就像著了魔一般瘋狂。

龍道:
第八回例大祭應該有5萬遊客,45000-50000人左右。

(旁白)ーー這是ONLY活動吧? (笑)

JYUNYA:
這時候包括我自己,有非常多的選項中就只有東方的人。一整年下來都在東方。 CM是東方,例大祭也是東方,買周邊的時候買的也全都是東方,這樣的人很多。我為什麼說「沒有變」,是因為現在雖然有很多選擇,但其中依然有東方。
雖然不是一直都在,但如果發生了什麼要做什麼的話就會回來,平時買東西的話也還是會買東方。在這種意義上,創作者這邊是沒怎麼變的。不過,縱觀整個圈子的話,東方從絕對的、唯一的要素變成了眾多選項中的一個,在好的意義上完成了收束。

(旁白)ーー例大祭的話,有什麼與其他活動不同的特色嗎? 比如ビートまりお作為一個愛好者,也去過其他的ONLY活動,其他作品的ONLY活動也去過。和這些活動比起來,東方的例大祭有什麼特別的嗎?

ビートまりお:
例大祭初期的時候,不管是社團的人還是活動參加者的人,大家基本上都是20幾歲,年齡都一樣大。我為什麼那時候作為『ビートまりお』人氣熱絡,是因為「和我們差不多大的宅在舞台上唱歌啊!」「和我們一樣都是東方宅的人,在アニサマ上唱歌啊!!」,被同世代的人們,被同世代的宅們一起抬了起來。那個時代的傳播速度,就像大家都瘋狂了一樣。
 現在圈內活動的世代過了一個輪迴,也有新的年輕人進來了。不過那時候推動人上台的路還留著,某種意味上也算是在穩步前進。

(旁白)ーー大家看到ビートまりお在那麼大的舞台上,大家也相當開心吧。

ビートまりお:
自己就算想停下來也會被其他人推上去,其他人也有被推上去的經歷。大家都在那種異常的世界裡,被狂熱的浪潮席捲而上。想要再體驗一次,已經不太可能了。那是相當寶貴的經歷。

(旁白)ーー發展的速度也是相當不尋常特別的。

ビートまりお:
是阿。

JYUNYA:
遊戲界最近也有這種感覺,包括主機玩家和手遊玩家,他們也在推動遊戲製作者們登上舞台,現在正是這種浪潮的高峰。遊戲圈可能再過一段時間,也要過一個輪迴了。

(旁白)ーー像這樣爆炸式增長的活動,在其他作品的活動中都沒有吧。

ビートまりお:
應該沒有吧?

龍道:
我也不知道其他的。

(旁白)ーー就連Comic Market也沒有以這種恐怖的速度擴張起來。

JYUNYA:
應該沒其他。

ビートまりお:
當時東方在CM上拿到分類代碼【※】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東方經過一個又一個階段,終於在CM上得到分類代碼了。雖然現在有很多人氣作品,經常下一次就在CM中就能拿到分類代碼了。但那時候大家親眼看著東方一步步地成長起來。

【※】分類代碼(ジャンルコード)。 CM的社團配置攤位位置的時候,會根據分類代碼配置。有「創作(少年)」「歷史·創作」「同人遊戲」等大分類,在這之中還有單獨區分出來的「東方Project」「TYPE-MOON」「進擊的巨人」等單獨分類。一般而言,給一個作品單獨的分類代碼,意味著社團數量的增多,為了更效率的處理社團而給予了分類代碼,通過看分類代碼的變遷,就能知道「高人氣作品」潮流的變化。

龍道:
大家一起看著,攜手讓東方成長。

ビートまりお:
當時就是這種感覺。

從初代主催的角度,看現在的例大祭
(旁白)ーー龍道桑是怎麼看待現在的例大祭的?

龍道:
我就不拐彎抹角了。我只是純粹地佩服,現在的工作人員能好好運營這麼大規模的活動。活動總歸,如果繼續做下去的話,STAFF們的新鮮感就會下降。這樣的話就很難保持STAFF們的工作熱情,活動的容量也會因此下降,這個是哪個活動都無法避免的。但是為了好好保持這樣的規模,吸引了不少企業參展,還開展了面向小孩們的企劃,真的很努力。活動能一直辦下去真的很難。

(旁白)ーー例大祭SP本來就是要做這些東西的嗎?

龍道:
SP本來是因為例大祭已經做得太大了,所以為了回報大家才做的活動。所以第一次活動還免費發放了大量「法披」。盡可能地回報各位。

(旁白)ーー已經大到了只能再開一個活動的地步了。

龍道:
沒錯,從活動中受到的恩惠就要在活動中還回去。

ビートまりお:
現在活動太多了很辛苦的,春天有活動、夏天有活動、秋天有活動、冬天還有活動,尤其是秋天的活動特別辛苦,這都是因為SP才秋天也有活動的(笑)

龍道:
不好意思。

JYUNYA:
以前的話,首先新年之後先悠閒一段時間之後,才快到夏CM時間準備做事,夏CM之後又悠閒一段時間,然後快到冬CM了才又開始做事。然後一年結束以後,又到了新年一直悠閒到五月,「糟糕,快到夏CM了」……以前生活基本上就是這樣的一個循環。但當時例大祭在3月舉辦,新年之後剛準備「啊~」地休閒一會兒就突然想起,「啊!完蛋,馬上就是例大祭了!」(笑)
人生就像被例大祭裝上了引擎,黃金周想休息一會兒,就又到了夏CM的時間。本來還能休息四個月的,結果例大祭SP又來了。真的是一點休閒和頹廢的時間都沒有。

(旁白)ーー持續步調很辛苦吧。

JYUNYA:
是啊,畢竟什麼活動都參加。這樣就會開始想,「什麼時候才能休息啊」。所以現在例大祭改成五月舉辦,才多多少少多出了休息的時間。

【專欄】2011年的例大祭
ーー2008年例大祭還是在5月舉辦的,2009年就變成了3月,其中有什麼原因嗎?

龍道:
 好像是因為沒拿到5月的東京國際展示場? 。第八回本來是預定在2011/3/13舉辦的,但是在活動兩天前的3/11發生了東日本大地震。我在家裡戴上了頭盔穿上了登山靴,在Skype上召集了15名工作人員商量「該怎麼辦」。最後活動還是不得不中止了。然後就開始寫中止的通知聲明,還向當天搞錯了還是來了東京國際展示場的人說「對不起」。

JYUNYA:
 誒,還有人來嗎?

龍道:
 還有挺多人來的。還有一件很開心的事情,雖然活動沒了,但是慶功會的會場沒有白出錢。當時是活動的全盛期,STAFF有400人左右,活動會場旁剛好有個中華料理店能容納下400多人。花了70多萬,在活動開始一個多月前就預定好了。因為活動辦不成了,就立刻給那邊打了電話「對不起,因為活動中止了慶功會也辦不成了,但是錢我們還是會付的」,然後那邊回我「沒事沒事。我們現在還在做飯賑濟災民呢,你不來反而幫大忙了。下次辦活動再來做客就行」。他們人真的很好。不過那家店現在也不在了。


如果再辦一次例大祭的話?
(旁白)ーー在那之後例大祭就一直是在五月辦了,不過下一次是在三月在靜岡辦。

ビートまりお:
龍道,為什麼例大祭去靜岡辦了?

龍道:
我才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一無所知啊!

ビートまりお:
這樣一想,例大祭又回到3月辦了。

(旁白)ーー有悄悄去過例大祭,偷窺現在例大祭的情況嗎?

龍道:
每次都會去啊,去熟悉的社團那一塊玩。

(旁白)ーー這樣去例大祭的話,不會被問「為什麼不經營例大祭了」?

ビートまりお:
為什麼不經營了?(笑)

龍道:
啊~到底為什麼呢?(笑)

ビートまりお:
那麼如果回到2004年,龍道再辦一次例大祭的話,有什麼「如果這樣做就好了」的想法嗎?

龍道:
活動的名字吧,首先向ZUN請教一下……

JYUNYA:
說不定二週目的ZUN就會起名「夢幻創世紀」了……

(旁白)一起:(笑)

ビートまりお:
ZUN可是那種性格啊,要是一上來就說「例大祭」的話,他肯定會說「這可不行!會給正常神社的例大祭帶來麻煩的!」。他就是這種人。

(旁白)ーー搞不好眼前傳單上的活動名稱,就全變成「夢幻創世紀」了。

JYUNYA:
然後就會開始聊,「當時夢幻創世紀原本的名字是例大祭。」「好土!」(笑)

龍道:
也就只能做這些吧。其他的不管做什麼都是沒用的。潮流的力量太強了,不管改變什麼都是沒用的。

JYUNYA:
不管做什麼都改變不了,在意味上很深奧。

龍道:
但這也正是厲害的點。

(旁白)ーー在那攤位一直狂熱增長的時候,大家都被狂熱吞噬了。

ビートまりお:
龍道有什麼自滿的嗎? 「要是沒有我,東方就不是像今天這樣了」之類的感受。

龍道:
有存活下來的自滿。簡單來講,就是自滿於把活動做得這麼大還能順利舉辦。不過,就算沒有我,也會有誰來舉辦東方活動吧。

(旁白)ーー被潮流推上了風口浪尖,而努力不沉下去。

ビートまりお:
所以有點神來運轉的時機。

JYUNYA:
都還很年輕。

ビートまりお:
周圍都是身經百戰的勇者,也就是STAFF們。所以說是剛好神來運轉的時機。

龍道:
對於絕不會輕易倒下我是有自信,其他真的是受到STAFF們的幫助才做成的。

(旁白)ーー在這八年間,在東方急速成長一路到最火熱的八年間,您一直都是這個活動的主催。

龍道:
這股發展的浪潮不斷變大的活動,會死的。很怕,真的很可怕啊!

JYUNYA:
好像只要弄錯一步天花板就會裂開,「哇,漏水了!」

(旁白)ー一般人的話,可能就直接死在各種各樣問題的第五回了。

龍道:
會場擴大之後,問題也急劇增加了……

(旁白)ーー我如果是活動舉辦者的話,可能我在這時候就在思考和企業合作了…。

(旁白)一起:
 啊~。

(旁白)ーー活動規模做得這麼大的話,現在的話一般都會邀請企業進來一起辦活動了。
現在很多都是活動主催帶頭,企業是辦活動的主體的形式。

JYUNYA:
如果例大祭是2006年開始辦的話,我覺得還挺有可能很快就和一些企業合作了。

ビートまりお:
但是原作不也是同人嘛。同人這一點可能不管發展到什麼程度,都是不會拋棄的守則吧。
商業公司應該還是不會成為主體的。

JYUNYA:
有這種可能性的話,大概ZUN就不參加例大祭了。現在原作者會以例大祭為目標,推出新作這件事情我覺得是很厲害的。
普通來講,不管是哪一個原作者,想法都會漸漸和活動產生分歧吧?但是ZUN卻參加了十幾次例大祭,也沒有出現「那麼你們就自己加油吧」的情況,而是一直都在參加春例大祭。

ビートまりお:
自己給這個活動起了名字,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吧?

龍道:
有可能。

JYUNYA:
其他的話,我覺得能維持現在這樣一種體制,是件很厲害的事情。

龍道:
正是因為ZUN也來參加例大祭,所以大家也會放心地選擇例大祭出展吧。能讓大家安心選擇例大祭這個活動上,這點上真的很感謝ZUN。不過能拿到ZUN畫的サークルカット的話,是我最開心的事。

ビートまりお:
第一回的時候有嗎?

龍道:
第一回的時候通融。但有好幾次是我們用差不多的字體,寫著上海愛麗絲幻樂團就放上去了。
都聽說ZUN要申請活動,就沒有相關後續了,這感覺不太好。

JYUNYA:
這不就是擺明不送件嗎(笑)

JYUNYA:
有時候ZUN參加例大祭的時候,會在推特上發「不知道為什麼就有攤位了」(笑)

ビートまりお:
現在也是這樣,「忽然就有攤位了」

JYUNYA:
說得更直白一點的,就是「根本沒申請」吧。

ビートまりお:
CM的話,他還是會正常申請的吧?

JYUNYA:
那還是會正常申請的吧。有一個未解之謎就是,他到底是申請的「同人遊戲」還是「東方Project」。我問過他一次,他說「嗯~,我應該是申請的同人遊戲吧」

ビートまりお:
我一直都在CM的申請攤位紙上的「期待的作家」那一欄寫ZUN。

JYUNYA:
我也是。

(旁白)ーー太棒了!不出預料大家都很期待吧(笑)

只是希望這圈子能一直生存下去,僅此而已
(旁白)ーー這次採訪,得到了很多黎明期的不曾傳出的情報,真是一次非常珍重的訪談。

ビートまりお:
畢竟,大部分都沒有在其他地方說過吧?龍道退出的經過什麼的。

JYUNYA:
十年後再說吧。

龍道:
不管我說什麼都會傷害到這個圈子,所以不想談。為了盡可能不讓圈子衰退,我一直在努力淡出大眾視野。

JYUNYA:
這太偉大了。真的。

(旁白)ーー我2007年入東方的時候,網絡上有異常多關於龍道的不好的傳聞。我也曾有一段時間相信那些就是事實。那些傳聞,龍道在離開的時候全部自己一個人承受了吧。我和不少人談起龍道的時候,才明白「龍道真的承受了很多人的感情並一人前進」。

JYUNYA:
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ビートまりお:
以前有那麼多惡評啊。

(旁白)ーー因為外人看來是不知道龍道是做什麼的,結果惹人非議。還有就是聽說龍道和Flowering Night也有關聯,就給他人留下了「什麼都做」的印象,惡名就進一步傳開了。

JYUNYA:
只是舉辦例大祭SP而已,就有人說「龍道是因為沒錢才辦SP的吧……」

龍道:
還有人這樣說! ? (笑)

JYUNYA:
不管說什麼都會被人說壞話,不管做什麼也會被人說壞話。可能就算龍道呼吸,也會被說「那傢伙居然在呼吸啊!」這種狀況。所以最後龍道能這樣淡出視野,這點我覺得很厲害。

(旁白)ー一般來講,主催沒了活動也會直接消失吧。

JYUNYA:
基本上都會落到這種結局的。

(旁白)ーー最後以「有發生過什麼嗎!?」完成使命,真的很厲害。

JYUNYA:
在這一系列事件中,起承轉結推進的時候,到了轉這一步,又出現了新的轉機。
一般來講,就直接「起承轉結,好結束了。第二世代,暴死,沒了」。

ビートまりお:
能不斷代而繼續運營實在厲害。

JYUNYA:
對。外人的話是不會懂這些的。

龍道:
作為舉辦ONLY活動的人來講,最大的願望就是這個IP,能生生不息一直活下去了。
現在能看到例大祭還一直在辦真的很開心。

(旁白)ーー今天真的聊了很多。

龍道:
聊得很開心。

JYUNYA:
我啊..記憶現在已經很模糊了,果然當時忘我地投入工作,記憶都很曖昧。

龍道:
這個是第一個申請例大祭社團的申請書。

(旁白)ーー一切的開始。

ビートまりお:
和我同年啊!所以果然是這個世代的。

說到初期的東方圈,那毫無疑問是「狂熱」的。更說是狂乱也不為過。

那時候網路上的宅們,接觸到「ZUN」這位不世出的天才創作者,從他的作品中感覺到「樂趣」,並且設法把這種趣味,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出來。
這些想法化作成,東方Arrange CD、二次創作遊戲、同人誌、小說、Cosplay………,更形成第一個東方Project的ONLY即賣會,即是博麗神社例大祭。

從那之後開始的增長,可以說用狂氣來形容,能迅速成長到這個地步的「同人圈」再也沒有第二個。對於年輕的他們而言,這完全脫離常規的現狀,正是一場最快樂的祭典。「太開心了,所以沒辦法啊」的中心成長到了現在這個地步。

即使變成現在有3000個以上的攤位,遊客有50000人以上的活動的現在,例大祭的本質依然沒有改變。不管經歷過什麼,他們都喜歡「東方Project」,因為例大祭而聚集在一起。
遇見了東方、享受東方、憧憬東方、被東方拯救,所以一同在這裡。

自例大祭開始舉辦以來,例大祭就將喜歡東方的「同類」「人們」聚集在一起,作為同人即賣會,仍將繼續舉辦下去。

(完)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7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494 筆精華,11/2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