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12

【小說】幻想鄉的占卜師 2020 2.23更新 第五章 渣文筆慎入

樓主 流光水月 a353566641
GP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一章 初入


  "【四象-玄武】。"

  "【四象-朱雀】。"

  "【四象-青龙】。"

  "【四象-白虎】。"

  站在破旧的神社前,青年身后冒出四色花纹,逐渐凝聚起一股强大气势。

  "合!立【中央-黄龙】。"

  若隐若现的龙的身影,贯穿浮云的中心,让它多了个大洞。

  忽然,一道绑着蝴蝶结的缝隙出现在他身后。

  "小哥,能否先停下呢。"

  缝隙渐渐打开,慢慢地从中走出位曼妙女子,穿着紫色和白色相间的中式道袍,手拿着一把古朴的摺扇,及腰
的金丝秀髮,更为她添了几份撩人姿色。

  "果然,来了吗。"

  凝聚起的气势缓缓下降,龙的虚影也渐渐消逝,青年转过身来面对眼前的佳人。

  "小生正寻找一处能躲避俗世的地方,此地众神眷恋,人与妖相处和谐,在适合小生不过了。"

  青年缓缓道出所行的目的。

  "我如果不同意呢?"

  摺扇遮住脸庞,没让人看出神情,神秘女子试探着青年。

  "境界之妖-八云紫,小生能选择的方法有很多,但不费力,自然是最好。"

  青年眼中透露着坚决,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话语中听得出浓浓威胁的意味。

  "嘛,其实也不是不行"

  收起了摺扇,她慢慢地走向青年。

  "就稍微答应我几个条件,可以吧。"

  八云紫示好地微笑,毕竟青年能使用的力量,已经接近于法则,万一真的打起来,只会两败俱伤。

  "善"

  青年微微点头,同意了条件。

  ---------------------------------

  幻想乡的某一处天空。

  一道人影从天空落下,掉到一片太阳花之中,并在地表留下疤痕,扬起大量尘沙。

  "这是对小生的报復吗。"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青年回忆起被吞到缝隙前,八云紫那一抹计画通式的微笑。

  刹那间,大脑的危机意识,不断地提醒他赶紧离开原地,

  "!"青年立马往右方做出滚身。

  "咻"

  几乎是瞬间,白色光柱摧毁青年刚刚待的地方,地面可以看见高温烧灼后的痕迹。

  "还真是热情的打招呼阿。"

  流着冷汗,青年的表情逐渐凝重起,多年来累积的战斗经验告诉他,若要离开此地,则必将有场恶战。

  "竟然没死?那就把你做成花肥吧。"

  远处走来一名绿色短髮的优雅女子,身穿红色与暗红色格子交错的裙子,撑着一把阳伞慢条斯理地走过来。

  太阳花田中心,不时传来骇人的能量波动,光芒四溢,爆炸接连不断,附近的小妖怪无不为之颤抖,抱头鼠窜,逃之夭夭。

  大战不知几百回合后,空中不断交错的两道身影,分别落在两侧,捲起尘沙,沙雾散去,可以看见青年单手拄着剑,单膝跪倒在地面。

  "咳...咳。"

  喉咙一阵温热,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地面。

  此时青年的状态并不乐观,身上多处的伤痕,以及垂在一旁无力的右臂,显示他在战斗中处下风。

  "嗯哼,还不错。"

  绿色短髮女子状态要好些,只是原本完好的裙子已经残破不堪。

  细微小小的挫伤,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开始恢復,这场战斗对她而言是很轻鬆。

  虽然青年没有还手之力,但她似乎还不过瘾,闪烁的红瞳,象徵着对战斗的渴望。

  "小生无意打搅四季鲜花之主。"

  青年见情况愈发不乐观,急着想离开这片生命禁区。

  毕竟花田暴君的名号实在过于显赫,饶是自己有多个保命手段,也难以保证不会命殒于此。

  那超乎逻辑的力量和魔力,他早有耳闻,但还是让初次交手的他心惊胆颤。

  "..."

  花田之主没有回答,脚步也没有停下。

  "看来是难了,只能使出那一招了。"

  青年心想道,暗暗地调动起力量。

  "风见幽香,你的名子?"

  算是个休战的信号,幽香先开口说道,并重新张开破损的阳伞。

  "文青。"

  见到没有交手的意思,他放鬆紧绷的身体,拍掉道袍上的尘土,倚着剑站起来。

  "像你这样实力的人不多了,要是变成花肥就太可惜,之后有机会陪我打个几场。"

  幽香说完转身离去,行径间所至之处,战斗波及的太阳花,因妖力的补充,而有新的生机。

  "果然失去力量还是有影响吗。"

  文青苦笑地看着幽香离开的背影。

  "现在要去哪呢。"

  "算了,先去博丽神社一趟"

  想起八云紫的条件,他便朝着魔法森林的方向前进。

  "先跟城管打好关係吧。"

  文青抱着这样的想法,踩着愉快的步伐,哼着歌大步离去。

4
-
LV. 5
GP 14
2 樓 流光水月 a353566641
GP2 BP-
第二章 魔法森林

     少女祈祷中...

  森林中异常宁静,连隻小妖精都没见着,细碎的步伐声,翠绿树林透着几分阳光。

  
"糟糕,忘记跟八云紫拿地图。"

  此时的文青已经在森林裡打转好几个时晨,还仍未找到出口,愁苦的表情尽呈
现在脸上。

  "抽张牌卡,来预测一下好了。"

  他从身上的包包裡,拿出紫檀木盒,其中收纳着一副卡牌。

  进行一段简单仪式,遵从着直觉,从牌堆抽出一张卡牌。

  "XVI-塔。"

  卡面上,一男一女从高塔摔落,天空中雷鸣交加,暴雨不断。

  "会有什麽可怕意外吗。"

  收起卡牌后,文青继续往前方道路走去。

  "窸窸窣窣。"

  路旁草丛传来些动静,好像躲着什么生物的样子。

  "试探一下?"

  他拿出一盒pocky,丢两三根在草丛前面。

  突然,黑影窜出,目标是pocky的所在位置,

  看仔细后发现,原来是一隻穿着黑白色连身裙,体型娇小的金色短髮幼女。

  只见她一张口就把pocky吃掉。

  "小妖怪?"

  见识不浅的文青,第一时间根据外表做出判断。

  因为这裡不是人类小女孩会来的地方。

  "大哥哥,你还有吃的给露米娅吗。"

  她呆呆地坐在原地,水旺旺的大眼睛看着文青。

  可爱幼女的要求,让人难以拒绝。

  "唔。"

  或许是梦莉控之魂的觉醒,还是其他原因,文青竟然升起养成play的想法。

  不过很快就散去,毕竟他可是一位正人君子和绅士。

  才怪。

  像在捕捉猎物般,缓慢地靠近露米娅,他脸上带着善意的笑容。

  --------------------------------

  文青好心地留下些许点心给露米娅,免得她饿着肚子。

  "谢谢大哥哥,露米娅最喜欢你了。"

  摸完露米娅的小脑袋,转身准备离开时,听到这一句,他的身子勐然地停顿,
但随即就恢復正常。

  "哈啊,糟糕,差点要变成梦莉控了。"

  一直等到走出些距离,文青才深吸一口气,稳定心情。

  心底有些愉悦,他觉得自己又朝绅士的道路,迈进了一大步。

  "房子?"

  跟露米娅刚分开不久的文青,来到一座洋房前面。

  "这种地方竟然有欧美式的建筑,还真是奇怪。"

  装饰十分华丽的屋子,与这片原始的森林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

  感受到视线,他抬头看二楼的窗户一眼。

  隐约觉得到有人正在注视着自己,但是透明的窗户后没有任何人。

  "呜!呜!"

  天色转为阴暗,森林裡野兽的吼叫声不断,现场气氛增添几分诡谲。

  "应该是错觉..."

  正当文青还在思索之际,脚步与地面接触的声音传来。

  "请问有什么事吗?"

  声音轻柔空灵,可以听出是女性的声音。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一名少女怀抱着书站在不远处。

  "精緻像人偶。"这是文青给予的最高评价。

  金髮少女,不管是哪个角度都无可挑剔,蓝色的瞳孔,精緻的五官,华丽的蓝
色连身长裙,咖啡色的靴子,以及点缀几分可爱的红色蝴蝶结。

  她的外貌独得全能造物主的偏袒和宠爱。

  可是少女骨子裡给他的感觉是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外界人?"

  看到文青的衣着,她淡漠的表情有些许波动。

  "是的,你好姑娘,小生名叫文青,正欲前往博丽神社。"

  确认少女没有任何敌意,他放下警惕,进行自我介绍。

  "爱丽丝‧玛格特洛依德。"

  她点了下头,礼貌性地交换自己的姓名。

  "你说要去神社,但是天色已经晚了,况且一个人也不安全,不如先在我的屋子
住上一晚。"

  冰山外表下暗藏着温暖的关心,善良的爱丽丝对他提出留宿的建议。

  "白天经历了和风见幽香的战斗,弄得灰头土脸,都还没整理"

  文青内心想道,但是又怕麻烦到她,于是心裡陷入挣扎。

  "麻烦爱丽丝姑娘。"

  少女主动释出的善意,没有拒绝的理由,若是拒绝的话,岂不是太无礼了。

  怀抱这样的想法,他决定在屋子度过这个夜晚。

  "叫我爱丽丝。"

  她不习惯别人对自己如此客气,于是让文青改口称呼。

  钥匙插入孔裡,双手推开大门,她带着文青进去裡面歇息。
2
-
LV. 5
GP 17
3 樓 流光水月 a353566641
GP2 BP-

第三章 人間之里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窗外雪花紛飛,爐火不斷傳來木柴燃燒,劈啪作響的聲音。

  對眼前的景色頗有感受,文青詩意興起,不禁吟詠起來。

  "很有意境的句子,你做的?"

  愛麗絲端著泡好的紅茶到客廳,香氣四溢,聞得出來是用昂貴茶葉所泡,身為紅茶愛好者的他,自然是迫不及待,想品飲一番。

  "這首詩是我國文人作的。"

  溫度適中的紅茶順著喉嚨直下,暖流向全身傳去,原本四肢冰冷的他,逐漸熱起了身子。

  "你是被神隱過來的嗎。"

  輕抿幾口,將杯子放回盤子,她詢問道。

  "不...是我主動前來。"

  文青好似想到什麽,微微嘆了口氣。

  "看來是有故事的人。"

  這時,木柴大概燒得差不多,愛麗絲就順手抓了幾把木材,往火爐丟去。

  "外界已知的地方,我幾乎都去過了一遍,期間所遇到的人事物,不過是我漫長歲月中的一小部分。"

  "為了解決無聊,為了愉悅,我來到幻想鄉,這個不可思議的地方。"

  他愈講愈激動,不久又平靜了下來,恢復平常優雅的樣子。

  "抱歉,失態了。"

  發覺情緒過於激昂,文青向她道歉。

  "我能理解,作為長生者的困擾。"

  沒有把剛才的事放心上,愛麗絲表示能夠理解。

  "時間有些晚了,我就不做打擾,晚安,愛麗絲。"

  從沙發上站起身子,他離開客廳,走到愛麗絲準備的客房。

  "..."

  看著離開的身影,她若有所思。

  最終無聲嘆息,手上的書本闔上,將客廳燈關掉,留下爐中殘留燃燒的火種。

  "是魔女嗎,愛麗絲。"

  躺臥床上細思她所說的話,文青準備入眠。

  ——————————————————————

  長生對於凡人總是夢寐予求,但真正體驗過的人都知道,熟識的人都已逝去,獨留自己茍活於世的寂默感。

  "啾啾。"

  天色逐漸明亮,鳥兒雀躍的叫聲,喚醒了他的意識。

  "..."

  很清閒的日子,自從外界種起一柱柱的鋼鐵叢林,文青就在也沒有體驗過了。

  簡單地清潔一下自己,收拾行李走到客廳,準備跟愛麗絲道別。

  當來到客廳,只見她早已坐在那裡等候。

  "要離開了嗎?不吃完早點在走嗎。"

  愛麗絲放下手中的書本問道。

  "謝謝愛麗絲的招待,不過我得先去博麗神社一趟,有空還會再來的,再見。"

  表示完謝意,推開洋館的大門,他繼續前往博麗神社。

  "有空歡迎前來坐客。"

  她微微一笑,送走了文青。

  他走遠不久後,愛麗絲轉身對向沙發。

  "蓬萊、上海,可以出來了。"

  在她的呼喚下,兩個做工精緻的人偶,緩緩從沙發背後飄出來。

  "有點期待,他能給幻想鄉帶來多大的改變呢。"

  她抿了口紅茶。

  "嘶~好燙!"

  ——————————————————

  "村莊?"

  離開愛麗絲家,途中順手擊退毛絨絨的圓滾生物,文青費了些力氣,才走出魔法森林。

  之後又走了一段些路程,來到一座村莊門口。

  "先進去看看吧。"

  跟守衛打聲招呼,表明瞭下來歷和身份後,他便往村裡頭走去。

  街道上盡是走動的行人,沿途聽到此起彼落的叫賣聲,食物傳來的香味。

  他目前看來,這裡的生活方式像似於古代日本。

  "地圖...地圖。"

  文青走到公怖欄面前,希望能找到目前的位置。

  "喂!小哥,你從哪來的?"
2
-
LV. 5
GP 20
4 樓 流光水月 a353566641
GP2 BP-

第四章  藤原妹紅與上白澤慧音


  "站住!"


  白色長髮少女拉住準備想開溜的文青。


  他僵硬地轉過身子,映入眼簾,一位穿著爺們的少女,紅色的蝴蝶結紮在髮

頂,上衣白襯衫,下半身穿貼著符咒的燈籠褲,看起來表情有點不高興。


  "果然這裡的姑娘都很有個性呢。"


  文青心裡想道。


  "外界來的?"


  稍微打量下他全身上下,少女發出疑問。


  "小生正是,怎麽了嗎?"


  肩膀傳來的力道逐漸減輕。


  "沒什麽,最近從外界來的人數,異常增多,人員進出人間之裡的管理上,有點

難處理。"


  少女嘆了口氣說道,看起來有些苦惱。


  "姑娘是警備隊的成員?"


  註意到少女衣服上的徽章,文青想起在先前的守衛身上也有別著。


  "是呀,還是隊長,怎麽?想加入嗎?"


  少女打趣地說著。


  "不了不了。"


  "對了,請問姑娘的芳名。"


  他向少女問道。


  "藤原妹紅,叫我妹紅就好,整天姑娘來姑娘去,我可不習慣。"


  她大咧咧地笑道,拍著文青肩膀。


  "不過你這是要去哪?"


  妹紅好奇道,因為她看到他在地圖前面停駐許久。


  "博麗神社。"


  文青遙望遠方山上的神社。


  "這裡離神社有段距離,況且有些晚了,獸道這時也不太安全。"


  "不如你先跟我到慧音家住一晚吧。"


  她看著漸漸收起的陽光,思索了一番後說道。


  "既然是妹紅的一番好意,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次他沒有選擇猶豫,就跟著妹紅走了。


  --------------------------------------------------


  "慧音,我回來了。"


  踏進玄關,妹紅對著屋內大喊道。


  "歡迎回來。"


  從裡頭走出名叫慧音的女子,不知道為什麽,她給文青一股熟悉的氣息。


  "這位先生是?"


  慧音眼角的餘光註意到他,因為有些陌生的關係,所以向妹紅問道。


  "小生叫作文青,剛來到幻想鄉,請多指教。"


  文青朝著她禮貌地鞠躬。


  "文青先生,這邊請。"

  文青跟著慧音的腳步來到客廳,隨意地挑張榻榻米跪坐下來。

  "來,請喝茶。"

  她熱情地招待著,並端上冒著熱氣的泡茶。

  "對了,還沒跟文青先生介紹,我叫作上白澤慧音,目前擔任寺子屋的老師。"

  慧音簡單地介紹下自己。

  "難怪散發著知性的氣息,跟一旁的妹紅完全不同。"

  兩位雖同為少女,但是氣質和衣著的落差,讓他暗自感慨。

  突然,黑影靜悄悄地靠近。

  "總感覺你在想些失禮的事情。"

  妹紅額上三根黑線面,站在他身後,露出危險的笑容。

  "..."

  文青額頭流下一滴冷汗,心裡趕緊撇除想法。

  "咳咳,妹紅,不要這樣。"

  坐在旁邊的慧音刻意咳嗽,讓她別多作為難。

  "切!算你撿回一條命。"

  妹紅打消揍他一頓的念頭,乖乖地坐回自己的位置。

  "對了。"

  仿彿想到什麽事情,文青將身體轉往慧音的方向。

  "慧音,妳是華夏人嗎?"

  他在腦中的推測,無法確定到答案,懷抱滿腹疑問。

  "華夏?"

  似乎沒聽過這名詞,妹紅的表情有些困惑。

  "好久沒聽人提起了。"

  慧音的瞳孔跟表情都陷入回憶,仿彿在回想著久遠的記憶。

  "文青先生,給你點提示,可曾聽聞過白澤?"

  她沒有直接回答,反而拋出一個問題。

  晉代葛洪的抱樸子中記載"東望山有獸,名曰白澤,能言語,王者有德,明照幽遠則至"白澤很少出沒,除非有賢德的君王,才奉書而至。

  "難道妳...是白澤?"

  遲疑一回,文青慢慢吐出自己的猜測。

  "軒轅,所遇到的白澤,難道是慧音你嗎!"

  講到軒轅時,語氣瞬間激動起來。

  "如果是姬軒轅的話,那就是了。"

  "那她臨終前,有說什麽嗎?"

  他的語調夾帶一絲難過,抱著希冀,渴望從慧音身上得到答案。



2
-
LV. 5
GP 22
5 樓 流光水月 a353566641
GP1 BP-

第五章 異變開始


  "姬軒轅希望...你不要在背負那麽多責任了。"

  "責任嗎..."

  文青聞言,瞳孔瞬間迷茫起來,陷入思緒中。

  ---------------------------------------

  上古時期,一名應運天道而生的奇女子,是為有熊氏,拔出軒轅之丘上的無主劍,命之軒轅,據當世所傳,此劍乃一名仙人乘黃鶴至此,將其佩劍豎立於地。

  劍鋒初入土,一時間,附近深山傳來虎嘯猿啼,天邊紫氣東來,種種跡象,暗示寶劍不凡。

  世人曰:"拔劍者,天下王。"。

  因此,許多當世英雄好漢聞名前來,其中不乏力拔山河的人,但他們面對單薄長劍,竟連它底下的塵土,都無法撼動一分一毫,這把寶劍就一直苦等,直到天子有熊氏來臨。

  有熊之女姓姬名軒轅,奪得寶劍後,擴張領地,戰炎帝於阪泉,斬蚩尤於逐鹿,統一中原各部,登泰山封共主,自封為黃帝。

  然而,世人皆知風後、力牧、常先、大鴻,對輔佐黃帝大有貢獻,卻不知幕後奉獻的無名者。

  他與她之間的歷史。

  "吶吶,文青"

  烏黑長髮的少女在翠綠的草地上,躺成一片大字,望著藍天,呼喚著友人的名子。

  "什麽事?"

  聲音從後面傳出,看面容似是千年前的文青,兩人穿著同樣的道袍。

  "如果...還能重來,你會希望我拔起軒轅劍嗎?"

  少女坐立而起,薰風吹起幾束髮絲,撥弄著絕代容顏。

  "軒轅,天道不可違,背負氣運的你,當為主角,要承擔的重任。"

  沒有絲毫停頓,他一字一句地說道。

  "和我一起度過平凡人生,不好嗎?"

  眨了下雪亮的雙眼,晚霞幫忙上了淡紅的妝容,為她增添幾分美麗。

  "..."

  文青沒有回答。

  "哼,又是那無聊的夢想,對吧!"

  見到他不再搭理,軒轅鼓起腮幫子,生氣地走掉了。

  "對不起..."

  細弱蚊聲的道歉,在她拖著深長的背影,才從文青口中吐出。

  回憶結束,瞳孔從新聚焦。

  "我知道了,謝謝妳。"

  他向慧音鞠躬謝道。

  這時,出去外面透氣的妹紅,剛回到屋子,手就指著窗外的月亮,對慧音跟文青說道。

  "有點問題。"

  高掛在夜空的滿月呈現青灰色,就像虛假的塑料品,時間已經是淩晨四點多,卻不見天亮的跡象,仿彿只剩下無盡的永晝。

  "異變?"

  慧音的神情瞬間嚴肅起來。

  "看起來應該是。"

  "而且,我感知到遠處的一股氣息,我永遠忘不了。

  "所以我想去確認一些事情,順便解決異變。"

  握緊了拳頭,妹紅的眼神閃過一絲憤恨,但隨即就不見蹤影。

  "那我先把人間之裡隱藏起來。"

  慧音準備施展自己的能力,將人們置於安全的地方。

  "文青先生,你有什麽打算嗎?"

  "跟妹紅一起調查好了。"

  收拾完榻榻米,反正他也閒來無事,便決定跟上妹紅的腳步。

  "你認真?"

  妹紅挑著眉頭,有些懷疑眼前青年的實力。

  畢竟青年從未給她名為強大的氣息,也察覺不到任何能量波動。

  聽聞他要跟自己走,妹紅不由得替他擔心一把。

  "不要小看,走過時間長河的我。"

  漆黑的髮色轉為墨綠,輕柔的眼芒變為銳利。

  "中二。"

  妹紅內心吐槽道。

  "讓文青先生去吧。"

  對於青年有何能耐,慧音還是知道一二。

  畢竟締造那段歷史的人,怎麽可能是凡夫俗子。

  "既然,慧音都這樣說,那我就答應你。"

  "但是...你要先露幾手給我看,我才能放心。"

  見到她都幫文青說話,妹紅只好自退一步。

  "我們到外面,慧音,小心一點。"

  告別後,妹紅跟文青走到庭院。

  ----------------------------------

  "準備好了。"

  文青握緊雙拳認真地說道。

  "那就開始吧。"

  話音一落,妹紅瞬間進入戰鬥狀態。

  "百十四式‧荒咬。"

  拳頭燃起空氣,帶著熾熱的火焰朝文青的面門襲來,絲毫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噹。"

  文青抽出腰上的青銅劍,擋住這一記進攻。

  堅硬的拳頭與銳利的長劍擦出金屬火花。

  "不賴嘛,但是..."

  對妹紅來說,這點程度只是暖身。

  "一剎背負投·反。"

  趁著空檔,她的右手抓住文青的衣領,反身將他摔往地面。

  "!"

  不料在半空中,他就解除妹紅的箝制,落到離她有些距離的地方。

  "百八式·暗拂"

  沒等文青穩住身子,地上一道烈焰打來。

  無法躲閃的情況下,他只好硬吃攻擊,烈焰引起火焰爆炸,煙霧瀰漫現場。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 6 樓的討論嗎?
板務人員:

6189 筆精華,03/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