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344

【同人】逝去.誓言(悲傷文注意)

樓主 CLOW.READ darksilver12
GP15 BP-
本篇小說原本是我約在四五年前因一夢境作為靈感
構思寫成的CCS同人處女作
 
而這篇則是經多年後的最終修正版,劇情內容較為完整
當中會牽涉到一些香港的地名
 
還請各位不嫌傷眼觀賞
亦歡迎各位寫文高手留言指教
本文亦有貼在巴哈小屋部落格
 
再提醒:
本文為悲傷向的同人。

***********************
 
  四周是一片無盡的白。
 
  「這兒……是……」
 
  一名女子站在白茫茫的世界裡。
 
  這名女子雖然已達五十八歲,但臉上仍留有不少年青時的氣息,歲月看似從沒在她身上留下任何劃痕。只有髮色——
  她長了一頭帶點銀的棕髮,特徵是有一對翡翠綠色的漂亮雙瞳。
 
  沒錯,她就是木之本櫻,也是李小狼的妻子。
 
  櫻四處走動,卻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然後,白色的世界中,漸漸出現了一個畫面……
 
  一個在二十年前的聖誕前週所發生的畫面。
 
  亦是她最不想再看到的畫面。
 
***********************************
 
  當天天氣很平和。
 
  櫻和小狼在海洋公園盡興地玩了一天。二人坐在一輛銀色保時捷中,在行車隧道內奔馳著,正打算去吃晚飯。
 
  當出了隧道時,已是晚上九時了。
 
  此時天空卻突然變臉,滿佈烏雲、雷電大作,更瞬間下起傾盆大雨。  
 
  在馬場附近的交叉路口,交通燈轉成了紅色,別線的車開始行駛。可是車上愉快地閒談中的兩人卻沒有注意,直接衝過了紅燈。待響亮的響號聲傳到小狼耳中、令他大驚失色之時,事情已經發生了——
 
  轟砰!
 
  迎頭而來的是另一輛轎車。天雨路滑,小狼的座駕直剷上那車子飛到空中,然後四輪朝天重重落地。
  櫻辛苦地打開車門,突然的腦充血使她爬出車外站起時一陣天旋地轉,然後她立刻跑到小狼坐位的門,大喊著:「小狼!小狼!!」
  小狼已經昏死過去,血絲滿佈一張臉。
  「小狼!!」櫻大喊,向周圍尖叫的人叫:「誰來救命啊!誰也好,快叫救護車來呀!!」
 
 
  醫院——
  「小狼,小狼啊……」在額上繞了數圈繃帶的櫻緊張地在急救室外來回踱步。
  良久,門頂的燈終於熄了,簾子被醫生拉開。
  「誰是李小狼的親人?」
 
  「我!」櫻急急上前,「我是他的妻子!小狼他怎樣了?」
 
  「…………妳得有心理準備。」
 
  「請你快說吧!」
 
  「李先生他因為受到強烈的腦震盪,引致腦部積血,他沒甚麼時間了……」
 
  「甚麼……?」
  櫻彷如晴天霹靂。在她心中一向是最堅強可靠的愛人,哪會這麼簡單便死?而且,他的魔力不是跟自己一樣強嗎?
 
  「醫生!你一定有辦法吧?有吧?」
 
  「很抱歉,我已盡了力。X光照片顯示他的腦積血範圍太大,妳要是想見他或是跟他說話,就趁這半小時快去吧……」
  醫生別過頭,走開了。
 
  「半小時……」
 
  櫻整個定住了,隨即衝到病榻旁邊握緊小狼的手,卻感覺到他此刻的魔力非常的弱。
 
  「小狼!求你醒一下……」
 
  『櫻……』一把氣若游絲的聲音。
 
  「小狼……!」櫻笑了出來,以為是他醒了,但卻失望地發現小狼毫無動靜。旁邊的心跳顯示屏只是有節奏地發著「咇,咇」的聲音,他的眼睛根本沒有張開過。
 
  『櫻……』他又叫了一次。
 
  『小狼……你是在用念話嗎?』櫻在心中想著。
 
  『啊啊,因為我現在只能這樣跟妳講話了……』小狼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放心了,『不過,太好了,妳沒事……』
 
  『我現在輸送魔力給你!你一定會沒事的!』
 
  『沒用的,櫻……我傷太重,魔力再大也治不好的……』
 
  『不可能!我定要把你治好啊!』
 
  『……哪,櫻啊,妳還記得……我們成婚時的誓言嗎?』
 
  『當然了……』小狼對自己的每一個承諾,櫻都記得很清楚。但是她不曉得小狼為何突然這樣問。
 
  『那麼,那個諾言我很抱歉,不能繼續兌現了……』雖然只是聲音,語氣還是充滿了遺憾,『我大概也沒臉見妳哥跟妳父母了吧……』
 
  『小、小狼,你在說笑吧……』
 
  『不……我已經……』
 
  『小狼,不要啊……』櫻的淚水又要失控了。
 
  『別哭啊。』他說,『答應我,就算只有妳一人,妳也要好好的、精神地……活下去……』
 
  『可是……!沒了你,我還有甚麼生存意義?』
 
  『妳有可魯貝洛斯、卡片、朋友,還有兒女們呀……妳要盡我那份力,好好撫養他們成人……』
 
  『小狼,求求你,不要說……』
 
  『妳放心,我一直會在妳身邊守護妳的……這是我所能作的,最後一個諾言……』
 
  『不要說啊……』櫻的心越來越痛。
 
  『遇上妳、跟妳相愛,是我這一生最幸運、最美好的事……』
 
  『小狼……』
 
  『櫻,能聽我最後一個要求嗎……』
 
  『嗯……!我甚麼都會答應你!』
 
  『……妳可以……笑一下嗎……?』
 
  『哎……?』
 
  『我不希望……我最後所聽到的是櫻的哭聲……所以,妳能對我笑一下嗎……?』
 
  『可以!只要是我能辦到的……!』
 
  明知小狼看不見,櫻還是盡量忍下淚意,露出笑容並輕笑了一聲。
 
  『謝謝妳……那麼……』
 
  『小狼,求求你,不要走……!』
 
  『櫻……再見了……』
 
  小狼的聲音逐漸在櫻的耳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高頻的刺耳笛鳴。
 
  「小狼……?」
 
  「小狼……不要……」
 
  「不要走啊……醒一下……」
 
  櫻不斷搖著小狼的身體,企圖把他喚醒。她多希望小狼只是跟她開玩笑啊……
 
  但是漸漸失去溫暖的身體使她的一絲希望完全幻滅,她沒法再自欺欺人了。
 
  瞬間,櫻覺得身體裡好像有些東西永久地破碎、消失了。
 
  她感到自己的世界正在逐漸崩毀。
 
 
 
  「小狼啊————————!!!!」
 
  心碎的呼喊響徹醫院。
 
 
 
  小狼終年三十八歲,櫻也是三十八歲。
  這是小狼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打破對櫻的承諾。
 
***********************************

  四周再一次變白。
 
  然後,櫻發現一個約三十多歲的男子身影站在她遠遠的前方。
 
  櫻跑上前看清那男子。他有一頭棕色閃亮的頭髮,穿著綠色的道服,還背著一把在柄尾用紅繩懸著一顆黑珠的寶劍。這個身影轉過頭來,這張臉和琥珀色雙瞳,是屬於一個櫻再也熟悉不過的人——
 
  「小狼!!」櫻喜極而泣,加快速度衝過去。
 
  小狼露出溫柔的笑,轉身朝她張開懷抱。
 
  櫻一下飛撲過去,但小狼的身影卻突然消失。
 
***********************************
 
  「啊!」
  櫻睜開眼睛,從床上猛地醒了過來。隱約地感覺到她的眼下已經濕了。
 
  「又是這夢……」
 
  柔和的陽光曬進櫻和小狼的臥室,小鳥們的交響曲也傳進了櫻的耳朵。她下了床走到窗邊,低頭俯瞰庭園和山下的海港。
 
 
  現在是二零四七年,繼任小狼接掌李家的櫻住在香港的李家大宅。
  櫻跟小狼在日本婚後,只帶著小可與卡片們回香港繼承李家家業。知世她接管了大道寺財團的公司,後來與艾利歐合作發展,她便把日本總公司搬到英國去,自己也到英國那兒去了。當然,她經常會電郵給櫻,與她保持聯絡。
 
  櫻之前與小狼一起所生下的六個兒女們,在她的悉心教導下已經長大成人並成家立室,而且都遺傳了櫻與小狼的不少優點;被櫻領導了十六年的李氏公司交給了長子,生意也蒸蒸日上。櫻見如此景況,也就在五十四歲早齡退休了,到現在也很健康。
  雖然是退了休並下決心要放下當年的事,但是儘管過了那麼久,櫻仍是沒辦法完全放下。在小狼逝世及舉喪下葬的時候,她已不知情緒究竟崩潰了多少次而哭啞喉嚨,更有一段時間不願與任何人見面。有時她還聽到有些仍與自己同住的兒女悄聲咬耳朵,說經常都聽到櫻的房間在晚上傳出一些哭聲。
 
 
  櫻擦乾兩行淚痕,在偌大的主人房中走到自己的書桌,打開了抽屜。一本古老的、書面變成櫻花色混合深綠色的精裝書正躺在裡面。書面有一個金色的太陽形鏈鎖,旁邊還有一條刻有一顆五角星被新月環繞的雕刻的銀色鑰匙。
 
  這本書就是她用來存放她與小狼在後來一同改造櫻卡所得出的星月卡。鑰匙也是她跟小狼一同重新創造的。
 
  櫻把鑰匙取了出來,唸道:
  「並藏星與月之力之鑰,在我的面前現出你的原形來。根據契約,服從櫻方之命,封印解除!」
 
  在一個完全不同的魔法陣之上,星月之鑰化成等身的長杖,被櫻握在手中。
 
 
  櫻這些年並沒把星月卡拿出來用多少次。小狼不在之後,她也只是常把卡拿出來懷念一下。昨晚又才剛看完知世借她的錄影帶。裡面全都是她和小狼年少時並肩作戰的映像。櫻在觀看的時候,免不了觸景傷情。
 
  現在拿起這本書,還是有一種不可言喻的痛苦在心湖泛起。
 
  ……畢竟這書蘊藏了二人最多的回憶,也是他倆的結緣之物啊。
 
 
  櫻打開了書,五十三張卡片見主人之一的櫻落寞的樣子,就知道她又發生甚麼事了。它們一張張的冒著光,浮出來圍繞櫻轉圈。櫻見到如此狀況,心裡也就充實了些。
 
  她叫卡片出來也不是沒有目的的。
 
  櫻說:「回牌,可以跟我來一下嗎?」
 
  繞著她轉圈的卡片中,其中一張卡化成了一個拿著藍色沙漏的年輕女孩。
 
  「櫻主人,請問有何吩咐?」
 
  「我想妳跟我來一下。」
 
  「好的。」
 
  櫻著其他的卡返回書中,只是叫回牌跟著她。
 
  今天剛好所有兒女都出外了,櫻帶著回牌冒著十二月初的寒風,來到李家後院的其中一棵特別的樹下。
 
  這樹在李家的大莊園中特別顯眼。那是小狼為櫻特地用魔力所種出來的櫻花樹,因為靠著魔力,它現在長得比李家大宅還高。櫻樹雖在小狼死了以後便停止長高,但依然每年四月也會開一次花,十分的茁壯。
 
  「回啊,請妳帶我回過去。」櫻平靜地說。
 
  「櫻主人要回到甚麼時候?」
 
  「收服無牌那年那天。」
 
  「好的。」說著回牌便化成一陣暗藍煙霧與樹結合,光禿禿的樹上頓時開滿了花。
 
  一束光升上天空。櫻消失了。
 
***********************************
 
  四十七年前的時空——
 
  櫻回到她十一歲的那年那月,看著當年在鐘塔結束戰鬥的情景。
 
 
  小櫻前方,有顆黑球罩著小狼。
  裡面的小狼說完最後一句話,開始消失於黑暗中……
  「小狼————!」她的心有如被撕裂一般,歇斯底里的大叫著。
 
  此時,小櫻身上的一張無名櫻卡——『心』——放著光從她的口袋中現出來。它發出一條光柱打向小狼的黑球——
  鐘塔內隨即有三道金光往外爆出。
 
  一小時後,小狼身上的黑球消失掉,小櫻也不斷的掉下淚。
 
  沒過多久,上方傳來一把溫柔的女聲,一張卡——無牌和心牌結合形成的——『希望』落到小櫻手上。
  「這個女孩……」她認出牌上的兩樣東西,確定兩張卡已二合為一。
 
  「小狼……」小櫻抬頭面向小狼,放膽說:「小狼,即使你不記得我也沒關係……我喜歡小狼!我最喜歡的……就是小狼!」
 
  小狼沒有反應,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小櫻再度開始落淚。然後,一把溫柔的男聲傳來:「我也是。」
 
  她抬起頭,發現小狼轉向她,輕輕叫喚著她的名字:
  「櫻。」
 
  小櫻終於破涕為笑。此刻正好迎來破曉,日光照遍全城、射進鐘塔。
 
  「〝JUMP〞!」小櫻的鞋跟長出小翅,退後數步,「我要去囉!」
 
  「喂!住手啦!」小狼這下急了,兩人之間還有個大洞耶!「待會兒這兒就會回復原狀了啊!」
 
  「不要!」小櫻臉紅紅,掛著幸福的表情,往前跑然後一躍,小狼也上前數步準備接住她。
 
  「我好喜歡你——!!」
 
  小櫻被小狼一下接住,堅強的她在愛人懷中轉瞬變得柔弱,緊緊依偎著那可靠的懷抱。她絕對不要再失去他了。
 
  「小狼……不要再離開我了……」
 
  「好,我答應妳……」
 
  小狼撫摸著她的柔軟髮絲,享受著這難得的二人世界。
 
 
 
  變成第三者在看著以前的這一幕,櫻露出了輕輕的複雜淺笑。她雖然是很祝福這一對,可是……
 
 
 
  畫面變了。
 
  那年暑假的黃昏,月峰神社的櫻花神木下——
 
  「甚麼?你明天要回香港去?」小櫻不敢置信地大叫。
 
  「是的……因為我在香港還有點事要辦……」滿臉歉意的小狼安慰著她,「我向妳保證,我一定會回來。」
 
  「……甚麼時候?」小櫻快哭了。
 
  「兩年後,這棵櫻花盛開之時,我就會回來……」小狼看著上方一片茂密綠葉,「之後我便會一直和妳一起。」
 
  「真的?」
 
  「嗯。」
 
  「你說過的……」小櫻忽然從包包掏出一個小熊玩偶,上面分別綁了一條櫻花色和綠色的緞帶,「我把這個小熊送給你,你要記得我們的約定喔!」
 
  「……我甚麼時候騙過妳呢?」小狼收下熊玩偶,溫柔地微笑道。
 
  「你剛才就有啊……」小櫻嘟起小嘴來,然後露出淺淺的笑:「那就好了……」
 
  她輕輕抱緊了小狼。四周的氣氛頓時變得甜蜜起來……
 
 
 
  畫面再度跳轉,依舊是同一個地方,仍然是夕照之下。
 
  樹下的兩人,在夕光中的身影有那麼一點延長了,穿著的則是初中三年級的制服。
 
  小狼露出嚴肅的樣子:「櫻。」
 
  「甚麼事?」
 
  「我有一件事,很久以前就想跟妳說了。」
 
  小狼如此正色的模樣,讓櫻以為他又有甚麼重要的魔法事件要跟她說了。
 
  出乎櫻的意料地,小狼單腿跪在她面前,說:
 
  「在我們的成人禮之後,請妳嫁給我吧!」
 
  「哎……」半晌的櫻的臉瞬間紅透。小狼現在就向自己求婚了!
 
  「妳願意嗎?」
 
  「嗯……」看見小狼誠懇的目光,一臉通紅的她瞬間無法組織言詞,只好輕輕點了頭。
 
  然後,在夕陽映照的浪漫氣氛下,兩人深情地看著對方,將彼此的唇相互靠近並閉上眼,緊抱著擁吻起來……
 
 
 
  「………」
  看著小時候的自己那幸福的時光,彷彿未來那場意外只是個噩夢裡的幻影。
 
  然而對現在的櫻而言,那噩夢卻已成了不可抹滅的事實。
 
  想到這,她也不想再看下去了。
 
  「回牌,我們回去吧。」雖然平靜,聲音卻依然難掩舊傷之痛。
 
  「是的,主人。」
 
***********************************
 
  一個精緻、反射著光的大理石碑坐落在李宅莊園裡的山頂,上面有一張印著小狼樣子的黑白照,而照片下則有數個燙金的雕刻大字。這是櫻在小狼過世後每天都會來的地方,風雨不改。
 
  在平鋪地上的大石板的中間有著一片與成人等身大的玻璃,玻璃下是一副澄澈的水晶製棺柩。它們都被下了不少魔法。棺柩中的小狼完全沒有腐去的痕跡,看起來彷彿就只是睡著了的樣子。
 
  今天,櫻又來到這個歷久常新的墓地前,蹲了下來,撫摸著已故愛人的相片、並解除玻璃和棺柩的黑色色澤。
 
  「小狼……」
 
  「我今天又再兩次失去你了……」
 
  「我好寂寞喔……」
 
  「就算我魔力再大,我也看不到你……」
 
  「你真的在我身邊嗎……?」
 
  「若是真的,不論要我幹甚麼,讓我再多見你一次也好嘛……」
 
  「即使有家人有朋友,但沒有你的日子,真的很難受……」
 
  櫻坐在墓石上,感受著山上清風的氣息。
 
  這陣清風,總讓櫻覺得是小狼給她的安慰般,既柔和又強烈。
 
  他彷彿應著臨終前的諾言,伴在自己身邊。
 
  在墓前駐足良久,櫻才肯離去。
 
 
 
  第二天,櫻瞞著子女們,私下去買了一張回日本的機票。
 
***********************************
 
  回到日本的友枝町,櫻第一時間當然是去父母墓前拜祭。
 
  站在墓碑前的櫻跪了下來,用花牌獻上一大束撫子花,置放在這合葬墓上。
 
  「爸爸,媽媽,我回來了……」
 
  她的聲音前所未有地柔和。
 
  「你們最近可好嗎?我最近也很好……」
 
  櫻獨自跟已故的雙親訴說自己的近況,說了好幾刻。
 
  「你們要是見到小狼的話……」櫻低下頭來,悽悽地輕笑著,「請替我問候一下他喔……」
 
 
  
  快將日落時才離開墓園的櫻,正在盤算該去哪時,雙腳已不自覺地走到一座廢棄的五層住宅大樓前方。大樓四周都圍了尖刺鐵網,前面豎著一塊用紅字寫著「待清拆,禁止進入」的板子。
 
  櫻有點奇怪,連她自己也不知到為甚麼走到這兒來。但她的雙腿驅使她無視告示牌的警告,大剌剌地走了進去。
 
  破碎的玻璃門內是一片黑暗,電梯大堂滿地碎石,連天花板也佈滿了積了一呎厚塵的蜘蛛網群。
 
  櫻逕自地走上樓梯,在三樓轉入走廊,直走到盡頭。
 
  斑駁的門牌隱約見到是寫著「301」。
 
  她靜靜地看著那張已經鏽跡斑斑、字跡褪色的門牌,然後扭開門把——門沒有鎖,於是她走進屋內。
 
  屋子裡當然是一片陰暗,牆與天花之間也有不少塵和蜘蛛網。櫻步進客廳,看見一張殘舊不堪的八角形大桌和數張木椅,還有地下的地毯和牆邊的沙發,全都已經發霉且變得很殘破。
 
  她走進其中一個打開著的房門,窗簾雖然都發霉了但依然好好的擋著外面的光線。黑暗的房間裡,一張單人床和木書桌及櫃子全都積滿厚厚的灰塵,也因此意外的保存得不錯。是在這所屋內少有完整的物件。
 
  櫻摸著那張木書桌,感受到一股熟悉但久違、懷念卻無法重現的感覺。
 
  她環顧著房內的一切,然後她看到了。
 
  櫻好像看到,一個穿著友枝小學校服的棕髮男孩坐在書桌前在寫家課;
 
  她好像看到,那個少年穿著綠色道服在這兒練劍的樣子;
 
  她好像看到,那個棕髮男孩打開了陽台的窗在吹風。
 
 
 
  櫻步出玄關,關上門。
 
  她明白自己為甚麼會來這裡了。
 
  儘管不想承認再也見不到這住宅的主人的事實。
 
 
  
  離開小狼在日本的故居後,櫻繼續走在友枝町熟悉的道路上。數十年間,友枝町的變化還不大,路幾乎都還一樣。
 
  櫻走進公園,緩緩經過河邊的步道,在遊樂場入口停下。
 
  企鵝大王依然健在,其他設施也似乎經過多次整修或翻新,但大致上佈局仍跟櫻的記憶裡一致。不其然的,她的視線投向企鵝大王旁邊的——
 
  「那鞦韆……」
 
  在被雪兔拒絕之後的傍晚,她就是在這兒對小狼訴衷、然後接受他的安慰。
 
  莓鈴也在這兒暗示過要她趕快跟小狼告白。
 
  櫻坐上了當時那一個座位,沉思了一會,逕自打起鞦韆來。
 
  旁邊的自然是空座。
 
  金屬的摩擦聲,在空蕩的遊樂場中顯得特別孤清、響亮而刺耳。
   
 
 
  出了公園,櫻又繞到月峰神社。
 
  夜間的神社石板路,顯得非常清靜。
 
  就是這裡吧,參加了多場祭典、收服三張庫洛卡、亦是跟艾利歐決戰和順利變換所有櫻卡的地方。
 
  ……也是小狼在戰後對她告白的地方。
 
  「…………」
 
  櫻走到神社內的神木櫻花樹下,現在枝頭是光的。
 
  她摸著樹身,感受著熟悉的氣息。
 
  她曾這樹下第一次擁抱他,也與他交換過數次的約定……
 
  還有那重要的盟誓……
 
 
 
  離開神社後,櫻又在町內到處逛了許久。夜色漸漸加深,很快已經接近深夜了。
 
  現在她站在一所學校前,鐵閘當然是關上的。旁邊的門牌用大大的銅色字標明著:「私立友枝小學校」。
 
  櫻查看了四周空無一人的街道,使用跳牌越過鐵閘,進入校園。
 
  但她並沒有注意到,街角有一個長髮的身影偷偷看著她。
 
 
  
  數十年來,友枝小學卻並沒有太大改變。唯一改變的是外牆和屋頂。原是藍色的屋頂漆成了深綠色,外牆則塗成淡淡的粉黃。
 
  櫻看著那座熟悉不已的校舍,走了進去。
 
  她逛遍每層後,再使用翔牌慢慢地繞著學校飛了一圈。
 
  數不盡的、一切一切與他在校內共同作戰的畫面,都會在她經過事發的地方時重現於她的腦海。
 
  滿是零食的家政室、
 
  被吹下操場的雷獸、
 
  變成滾滾沙漩然後結冰的操場、
 
  在天台高速狙擊著『他』的粉紅光球、
 
  滿是粉紅泡泡的天台、
 
  從天台掉下地的鋼琴、
 
  籠罩鐘樓頂的雷光圈,還有……
 
 
 
  這校園裡,滿載了多少二人的回憶?
 
 
 
  夜更深了,櫻降落在校舍東翼天台,看向外面的世界,感受著夜間帶來的微風。
 
  「小櫻。」一把溫柔的女聲說。
 
  「知世。」櫻一聽到樓梯的腳步聲,就知來者是誰了。
 
  「小櫻,怎麼獨自回來友枝町,也不跟我說一聲呢?」知世柔聲地問,「晚飯沒吃嗎?」
 
  「知世妳也是吧。」櫻輕輕微笑,「為甚麼妳會知道我在這兒?」
 
  「我在學校附近的街角看到妳站在校門前用了魔法,所以我就跟進來了。」
 
  「這樣啊……」
 
  「小櫻妳今次回來,沒有回家見妳哥哥跟月城哥嗎?」
 
  「我不想去。」櫻淡淡的答道,「那雖然是我從小長大的家,但是……」
 
  知世沉默了一下,「妳想起了李君,對吧?」
 
  「妳知道了?」櫻的反應倒不怎麼大。
 
  「當然了。」知世微笑,「因為是小櫻的事呀。」
 
  「…………」
 
  「妳不想回家,是因為妳不想讓妳哥哥他們看到妳這個樣子吧?而且小櫻妳也在自己的房間思念過李君不知多少次了,對妳而言,妳的房間也是讓妳難以忘記他的地方啊……」
 
  櫻依然沉默。知世的溫柔口吻忽地帶有嚴肅:
 
  「小櫻,我知道妳是很想念李君。但是他並不會因為妳如此思念就再一次出現在妳眼前,他已經走了二十年了。」
 
  「我知道……」櫻的聲音小得聽不見。
 
  但她仍然不願承認事實的意志卻無法隱藏。
 
  「無論是甚麼力量,只有失去的生命是無法被喚回來的。」知世說,「就算妳用『幻牌』也……」
 
  「這我知道啊……」
 
  這些年來,櫻真的甚麼卡片都不常用,就只有『幻牌』……用幻牌映照出的小狼的身影,才使她能夠堅持多年至今。
 
  儘管她也曉得這只是可悲的自欺。
 
  「那妳應該明白,李君一定不會想看到妳這個頹喪的樣子的吧?他這樣不會安心的。」
 
  「我是明白啊,」櫻的嗓門開始變大,「但是算我求妳了,知世,不要說……」
 
  「他希望現在的妳,是一個不會容易為一件事傷心太久、能把重擔自主地放下來的小櫻,」知世頓了一下,「而那也是我們所有人心中所認識的妳。妳不是跟我說過的嗎?他要妳精神地活下去呀!」
 
  知世那對深海藍的眼睛與感覺,就如以往般彷彿有透視自己的功能。櫻在她面前不論如何隱藏,依然是無所遁形。
 
  但這番話,每一句就恍如一把比一把更大的利刃,全部狠狠刺中她的心間。就跟當年的喪禮後,小可對自己的訓話一樣。
 
  特別是最後的這一句:
 
  「妳這副樣子,怎麼對的起用盡魔力來保住妳的性命的他呢?」
 
  櫻此時終於大聲打斷:「我求求妳!不要再說了!!」
 
  知世沒再說話。
 
  「我知道!我知道啊!!」櫻的眼淚潰堤了,哭聲高亢,「但是……妳要我如何放下?!他是我今生……唯一最愛的人啊!他死了,還是為了保護我才死的……我怎麼可能……能夠輕易說放下就放下?!」
 
  「小櫻……」
 
  「妳知道嗎?我這二十年來,每晚做夢都夢見小狼!他對著我露出那溫柔的笑,向我展開懷抱,但永遠卻是在最後一刻、我要碰到他的時候才化成泡影!!我很害怕這種每天都要失去他一次的感覺!就算我曾嘗試想放下,但根本沒用!!」
 
  櫻的心現在刺痛非常,將二十年來沉積下來的哀傷、內疚和思念,在今晚一次過釋放。
 
  「我真的好害怕……我有時甚至有過衝動想去找他,但想到答應過小狼的話卻又下不了手!!我很想去找他,卻又不能違背跟他的諾言!!根本是進退兩難啊!妳說我……我怎麼可能那麼簡單就可以放下……!」
 
  「…………」
 
  「再說,我……我……!」
 
  櫻說不下去了。她突然跪到地上,開始痛哭起來。是自小狼的喪禮以來,再一次的歇斯底里地朝夜空大哭。這哭聲讓人聽了無一不覺得心酸、動容。晶瑩的淚珠如斷線珍珠般掉到地上。
 
  彷彿是應櫻的心情,天上的雲漸漸把明月和群星掩蓋,並迅速下起大雨來。
 
  知世撐起備用傘,默默地上前遮著櫻。
 
  雨水,只加深了櫻的傷口。
 
  鐘樓的鐘聲,沉重地敲響了十二次。
 
  櫻跪在地上狂哭著,跟雨一樣徹夜未停……
 
***********************************
 
  翌晨,成田機場——
 
  「對不起,知世。」在離境大堂的櫻說,眼邊還有點發紅,「我昨晚竟然對妳發脾氣……」
 
  「不用介意。」知世微笑道,「這是因為妳太愛他、不想失去他的關係。沒所謂的。」
 
  她特意不提小狼的名字,因為她知道這只會令櫻再度瀕臨崩潰罷了。但她知道櫻是不會介意她的話的。
 
  櫻也只是露出淺淺的苦笑。
 
  〝乘搭十一時正前往香港/倫敦班機的乘客,請盡快登機。〞機場內的機械聲播報著說。
 
  「那麼,我們再見吧,小櫻。」知世走進登機口,回頭道。
 
  「好啊。」櫻終於露出了笑容,走進另一個登機口。
 
 
 
  『小櫻……我明白妳想甚麼……』
 
  『希望妳能放下二十年來的重擔……』
 
  『妳有“絕對沒問題”這無敵的咒文呀……』
 
  『希望妳能接受事實,放過自己吧……』
 
 
 
  『知世她不明白……』
 
  『我是不可能放下的……』
 
  『我無法原諒自己……居然是令小狼失去性命的幫兇……』
 
  『就算我有“絕對沒問題”這無敵咒文,』
 
  『也不表示我甚麼也沒問題、甚麼事也能接受啊……』
 
 
 
  兩架飛機,帶著兩人背道而馳的思緒,分別從別的跑道起飛了。
 
***********************************
 
  櫻回到香港已有一星期的時間。
 
  在早上下山的她,平常總愛經過中區那些商廈、文武廟等地——全都是小狼曾帶她到過的地方。但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她在晚上下了山,特地到了一個她二十年來一直避免去的地方——馬場附近。
 
  她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最後她停在一個大的叉形路口——
 
  這就是小狼出事的地方。
 
  當年今天的悲痛回憶,再一次倒進她的腦海。
 
 
 
  『我一直會在妳身邊守護妳。』
 
 
 
  「小狼……」
 
  「我好想你……」
 
  「如果你真的一直在我身邊,那就讓我……見見你啊……」
 
  櫻看向天空,臉上流下的水滴已分不清是淚還是雨。她甚麼也沒法想,只是低下頭繼續走。在過那條馬路時卻絲毫沒注意旁邊的燈號已由紅燈轉為綠燈,汽車已開始行駛——
 
  下一秒,櫻所聽見的,就是汽車洪亮的響號、剎車、撞擊聲,然後是途人的尖叫。
 
  她被汽車撞飛,頭重重地落地,鮮紅色的血立刻就染紅了附近的水窪。但櫻卻沒有絲毫感覺似地,只是帶著微笑,仰看著天空的厚密烏雲和滂沱大雨。一切忽然變得好靜、好靜……
 
  櫻眼前出現小狼的半透明影子,他帶著溫柔的笑,和求婚當天一樣溫柔的微笑,一如以往地朝她張開懷抱……
 
  然後她就閉上了眼。
 
 
 
  當晚,醫院的急救手術室——
  「不行……病人的求生意志很弱……」醫生氣急敗壞地道,但基於目前櫻的狀況與身為醫護人員的原則,並不允許他放棄。
 
  簾外,則是櫻的子女在急急地來回踱步。
 
  「誰是李櫻的家人?」簾終於打開了,醫生問道。
 
  「我們是!」六人急忙衝上前。
 
  「媽怎樣了?」「她沒事嗎?」……
 
  他們七嘴八舌地問,讓醫生不得不令他們先安靜下來。
 
  「我們已盡了力,因為她的胸膜被撞碎的肋骨刺穿了……現在靠呼吸器才可以保命。但她的生存意志很弱,因此可能會昏睡一段長時間……」
  醫生離去了。裡面躺在床上、昏死過去的櫻戴著氧氣罩,被護士推送出去。
 
 
 
  六個月後,深切治療病房——
  櫻睜開眼,發現旁邊的日光透過百葉簾射進來。
 
  「怎麼……我還沒死嗎……?」
 
  旁邊一直守候的子女立刻醒了過來,爭先恐後地對櫻噓寒問暖。
 
  「我沒事啦……」櫻虛弱地笑道,「這兒是?」
 
  「是醫院!媽。」「醫生說妳的胸膜破了,必須用呼吸器來維生……妳要走動就必須用輪椅了……」「媽妳昏迷了半年呢!」「知世姨來過看妳,她一言沒發就跑了出去了……」
 
  「這樣喔……」櫻似乎對子女們密密麻麻的話語充耳不聞,只是一聽見命保住了,臉色便黯淡下來,然後她又勉強地笑道:「你們要去工作吧?不用擔心,我可以自己料理自己的。」
 
  「那麼……我們走了……」被櫻勸服的子女們先後離去。病房再度空了下來。
 
  櫻坐上輪椅,前行到窗前,天空一片晴朗。
 
  本是讓人心境舒暢的六月天,卻令櫻心內百感交雜。
 
  『為甚麼……』
 
  『為甚麼當天不讓我去……』
 
  『小狼……』
 
 
 
  又過了半年,櫻靠著子女們的照顧加上自身強大的魔力,出院後漸漸康復。期間,知世也曾再一次來探望。
 
  可是,櫻卻總是無法釋懷。
  
  她不想繼續這樣過著半死不活的日子。
 
  活下去,是遵守對小狼的諾言。
 
  然而沒有小狼相伴,櫻每天也陷於痛苦的思念之中。
 
 
***********************************
 
  今天,是聖誕來前的一星期,也是下著大雨。
 
  櫻撐著傘在街上走,又再次來到出事的交叉路口,盯著路口沉思了一會。
 
  然後她竟公然使用跳牌跳上了高架行車橋邊,往下方的馬路看著,引來了下方人群的圍觀跟議論。
 
  她毫不在意下方的騷動,喃喃地說著:
 
  「小狼……」
 
  「你看看我……」
 
  「多難看啊,撞車也死不了,變成這副樣子……」
 
  「魔力大又如何?半死不活地活著,活著卻又看不見你……」
 
  「這讓我覺得比死更難受啊……」
 
  「儘管你說要我活下去……」
 
  「但是沒有你,我真的真的再也沒那種勇氣活下去了……」
 
  「小狼,你要是真的要守護我,就別對我那麼殘酷、讓我繼續活受罪了……」
 
  「求求你,來接我吧……」
 
  櫻喚出劍牌。
 
  「小可、月、哥,還有大家……」她舉劍指向自己的心間,「對不起……」
 
  櫻閉上眼、轉身、然後眼前白光一閃——
 
 
 
  微笑著向自己張開懷抱的小狼的身影,再度出現於眼前。
 
 
 
  她的最後一句話是:
 
  「小狼,我來了……」
 
 
  嚓!
 
 
  途人和圍觀者的尖叫不絕於耳,交叉路口的交通也一度受阻。
 
  只見一個自戕的棕髮女子從天而降,側身倒在地上。血泊中的她,頭髮散亂、臉上朝天,全無知覺。
 
  女子身上的劍,在她失去意識之後發出光芒,化成卡片落在女子的手裡。
 
  令人不解的是,她竟帶著一個幾乎可說是……幸福的笑容。
 
***********************************
 
  櫻的喪禮,就在一週後的聖誕節當天、於太平山上小狼的墓旁舉行。不僅是櫻的子女們,連久未見面的山崎及千春兩夫婦、寺田與利佳、奈緒子等舊師生,以及桃矢跟雪兔也特意從日本到香港來。最奇的是,當初傷心過度自行跑到美國的莓鈴也回來參加喪禮。
 
  觀月、奈久留以及斯比,也跟知世和艾利歐一起來了。
 
  知世在艾利歐懷中哭成淚人兒,沒想到她上一次來探櫻後的分別,竟變成了永訣。
 
  小狼不在了,櫻也走了。艾利歐與知世跟櫻的孩子們商量過後,認為也沒有必要再瞞下去,於是向大家公開了魔法的事,還當著驚訝的眾舊朋友面前叫出了月和可魯貝洛斯。
 
  月無法再接受第三次失去主人,自行讓艾利歐把他變回一個長有翅膀的新月,送他進封底。
 
  可魯就算知道能在大家面前不用再裝成玩偶,也不能高興起來。牠也叫艾利歐把自己封回書中,並造出他們一人一獸的石像立在墓的兩旁,期望藉此永遠守護著櫻。艾利歐只有照辦,大杖一揮變出了他們的石像。
 
  五十三張牌與鑰匙,被一併封印在封印之書裡。艾利歐把它立在墓石上。
 
  書本立在墓石上的瞬間,屬於二人的魔法陣隨即以書為中心展開。強烈的光芒退去後,魔法陣成為了石面上的刻紋。魔法陣中央的封印之書也隨之石化,與墓石融合在一起。
 
  墓石中間的玻璃下,是一對並排的水晶棺柩。
 
  「櫻,李君……」
 
  「安息吧……」
 
  「希望你們在另一個世界,可以繼續幸福地廝守下去……」
 
 
 
  墓石變化完的瞬間,李家大宅的櫻樹下亦同時閃出了光芒。
 
  樹下出現了一對相互依偎著的小情侶的雕像。
 
  在雕有魔杖、劍與五十三張卡片的石雕基座上,小情侶的表情洋溢著無比的幸福。
 
  然後這棵櫻樹奇蹟似地,在隆冬裡展現出與春天時一樣漂亮的粉紅色景緻。
 
  一陣清風掠過,吹起了無數的櫻瓣。
 
 
 
  櫻瓣之雨,在李家的大莊園裡、眾人的面前,美麗地紛飛著……
 
 
 
(全文完)
***********************************
嘛…這板上現在人氣也不太多了
還請有過目的板友不吝指教點評囉
15
-
LV. 2
GP 0
2 樓 新新人類 snowysumme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仍然記得小時候一放學就沖回家看庫洛魔法使,雷打不動,如果有什麽事耽誤了心里那個恨啊~~
後來知道有漫畫書,就一個禮拜沒吃早餐終於買了全套回來
那時候的結局就是小狼回了香港,兩年後又再相遇,接著就完了
腦袋里曾無數次幻想過他們以後的幸福生活,再長大點的時候聽說有了續集,特地去找了,但是發現劇情很陌生,是太久沒看了嗎??
現在離上一次看魔法使已經好幾年了,但是看到這篇文還是忍不住眼淚
雖然只是一篇文,但是又勾起了兒時的回憶
衷心希望小櫻和小狼能夠永遠幸福的在一起
0
-
板務人員:

98 筆精華,06/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