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362

【同人】2009小狼生日賀文

樓主 魅蝶闇姬 tsubasa0306
GP4 BP-
雖然已經過了,可是我還是發了ˇXD
祝小狼君23歲生日快樂ˇ


Lovely Summer Day


室外的艷陽散發出令人難以忍受的高溫,現在是下午兩點四十分,小狼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翻著已經快被他翻到爛的書,眼角的餘光不時飄向牆上的時鐘,感覺有點煩躁。

自從放暑假之後,小狼真的覺得生活無趣到了一種極致,他的生活沒有空虛到有那種閒情逸致在外面給太陽曬成對亞洲人來說有點多餘的古銅色,可是窩在家裡又實在是沒什麼事情可以做。他又看了時鐘一眼,兩點四十五分,今天櫻本來跟他約好下午一點要到他家來玩的,雖然時間觀念有待加強的她常常遲到,可是遲到將近兩個小時也太誇張了吧?他開始有點擔心她會不會中暑昏倒在路上之類的。

『叮咚 - 』

說人人到,就在小狼想要不要去找她的時候,門鈴響了起來。看來他是想太多了,怎麼搞的,他總覺得自己最近越來越會胡思亂想了,以前明明不會這樣的啊。

小狼起身去開門,「さく… …?」門外沒有半個人。

他剛剛明明聽到按門鈴的聲音的啊,怎麼會沒人?正當小狼還在疑惑的時候,他感覺到有一個人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他順著那隻看起來很迷你的手望過去,他的面前站著一個高度大概只到他的大腿或臀部左右,穿著純白色像是小花童似的輕飄飄的紗質洋裝、頭上綁了兩個蝴蝶結的褐色短髮小女生,看起來大約三、四歲左右,她正用那雙水汪汪的翠綠色眼睛盯著他看。

「小狼… …」小女孩可憐兮兮地用稚嫩的童音叫著他的名字,然而會這樣叫他的人只有─────


「櫻!?」







「所以妳一碰到『小』就變成這樣了?」

坐在對面沙發上的櫻無奈地點了點頭,她小小的腳懸在和地面有一段不短距離的地方。

小狼錯愕地看著眼前的小孩子,櫻說她昨天下午發現『小』的卡片在發光,出於好奇,她伸手將它拿了起來,結果當她回過神時,她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可是『小』不是只會把物體縮小嗎?」依據小狼對卡片的研究,這張卡片應該沒有把人的年齡縮小的功能啊。

櫻聳聳肩,「小可說卡片們可能還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功能,也有可能是轉變成櫻卡之後得到的新能力。」她童稚的嗓音讓小狼有點聽不習慣。

「那為什麼卡片會突然發動呢?」沒有主人的命令,卡片應該不能擅自行動啊。

「小可說可能是因為『小』覺得好玩吧?他說『小』的個性本來就很調皮。」

「… …那可魯貝洛斯有說這個樣子會維持到什麼時候嗎?」

「小可說等卡片的力量減弱了就會變回來了,可能兩三天到一個星期左右吧?他說他也不清楚~」櫻聳了聳肩,表示她也不知道。

「… …」小狼嘆了一口氣,可魯貝洛斯說了等於沒說嘛。算了,反正他本來就對那隻除了吃東西以外沒什麼路用的封印獸不抱有太大的期望,說不定自己比那個愛吃鬼懂的還多一點。

「不能用『大』之類的變回來嗎?」

聽到小狼的問題,櫻有點尷尬的笑了一下,「因為在被縮小的時候我的魔力也跟著縮小了,所以我現在連鑰匙的封印都解不開喔。」

小狼看了一眼掛在她脖子上的封印之鑰,他第一次覺得那個鑰匙好大一把。

「所以只能等魔力消退囉?」

櫻點了點頭,頭髮上的蝴蝶結也隨之上下晃動著。

「妳家裡的人都沒有發現嗎?」

「爸爸出國參加研討會了,可能要一個月才會回來,哥哥最近好像也沒有打算要回家來的樣子,可能是公司太忙了吧~」櫻吐了吐舌頭,可是表情裡好像摻雜了一點點的落寞。

「這樣啊… …。」小狼憐愛地摸了摸她的頭,他明白她雖然總是微笑著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可是其實她很寂寞的,這一點遠赴異鄉的他是在明白也不過的了,不過為了她,離家再怎麼遠他都覺得值得。

「那妳這套衣服是?」看著櫻身上這件充滿蝴蝶結和荷葉邊的過於可愛的小童裝,他相信這絕對不是原本就存在於櫻的衣櫥裡的東西。

「這是知世給我的,她說這件衣服她做好很久了,可是一直沒機會拿出來。」其實不用問也知道,只有她會做出這種充滿『大道寺知世風格』的東西。可是有一件事讓小狼有點在意… …

「妳昨天怎麼沒有跟我說呢?」她應該要馬上跟他講的啊!雖然大道寺是她最好的朋友,而且同樣身為女孩子當然會比較親近,可是他還是希望她最先想到的是他。

「因為是小可打的電話… …」好吧,這下他也無話可說,可魯貝洛斯是不可能打給他的,就算是太陽哪天真的打西邊出來也不可能。

「所以妳昨天住大道寺那?」

「嗯嗯,因為我一個人很多東西都拿不到,而且有些東西小可又拿不動,所以昨天就暫時住在知世那邊了… …」櫻搔了搔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反正現在是暑假不用上課,就等到『小』的魔力自然消退吧?」小狼給了她一個溫暖的微笑,要她不要再煩惱了。

「… …嗯!!」櫻傻傻地看著小狼,然後報以一個極為可愛的燦爛笑容。





傍晚,小狼家的客廳。

「會不會太晚了一點啊?」正當櫻坐在小狼腿上用小小的手吃力地寫著暑假作業的時候,小狼看著時鐘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什麼太晚啊?」雖然已經坐在小狼腿上了,桌子對櫻來說還是稍微嫌太高,再加上四歲小孩的手實在是不適合長時間握筆,櫻放下原子筆,揉了揉有點痛的手指關節。

「大道寺啊,她不是應該來接妳回她家?」

「咦?」櫻疑惑地看著小狼,「沒有啊~因為在知世家還是會被別人看到,尤其是知世的媽媽,所以不能一直住在那邊~」

「啊?那這樣的話,妳要住哪?」小狼才一開口,他就發現自己知道答案了,他的視線定在一個他一直沒發現的和櫻的洋裝相同款式的迷你款行李箱上,不.會.吧!?

「這這這這這樣不好吧!?」就算她變成了四歲小孩,可是她還是櫻啊!不好,這樣絕對不好!

「知世說沒有關係不會怎樣的啦~住在小狼家就不會被發現了~」她沒有關係可是他很有關係!雖然小狼覺得自己對小孩是沒什麼興趣,可是如果對方是櫻,他可就什麼都不敢保證了,什麼叫做『沒有關係不會怎樣』啊?他覺得大道寺百分之兩百萬是故意的。

「還是不好啦!」要是不小心、要是不小心讓他發現自己有戀童傾向那該怎麼辦?就算有他也寧可一輩子不要知道這種事情。

「... ...可是那這樣人家要住哪?」聽到櫻的問句,小狼抬起頭來,眼神好巧不巧對到了她那雙水汪汪、眼角還閃著淚光的大眼睛,噢不,完了,這樣是要他怎麼拒絕啊!

「… …妳要住多久?」不對不對,這樣問下去的話不就是答應的意思了嗎?他應該說「我打個電話給大道寺跟她說說看」之類的話啊!可是俗話說的好: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如今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了,他要收回也沒辦法了。

「等到恢復之後就好啦~可以嗎?」

「… …好吧。」

「耶────!!」聽到小狼的答案,櫻開心地歡呼,稚氣的臉蛋上堆滿了燦爛的笑容。

看著櫻的笑容,小狼開始擔心自己可能真的有點戀童傾向。





「櫻,吃飯了喔-」小狼一邊將盤子放到餐桌上,一邊叫喚著在浴室洗澡的櫻。

原本櫻是想幫小狼一起做晚餐的,可是流理臺的高度幾乎跟她的身高平行,在她第三次差點剁掉自己的手指頭之後,小狼決定叫她先去洗澡,畢竟那件太過華麗的裙子也讓她流了不少汗,還是讓她先去洗一洗會比較舒服。

「嗯~來了~」櫻抓著一條毛巾蹦蹦跳跳地跑出來,髮尾還在滴著水。

「頭髮不擦乾的話會頭痛的喔,來,過來。」小狼把脫下來的圍裙掛在手臂上,拿起櫻手中的毛巾胡亂地擦拭著她的頭髮。

「好了好了啦~」櫻甩了甩亂七八糟的頭髮,一邊拉扯著頭上的毛巾,她可不希望自己的頭髮跟獅子一樣。

聽到櫻的抗議,小狼住手了,他動手將她被自己弄得凌亂不堪的頭髮撥順,「去把毛巾掛好,然後快點來吃飯吧。」

『咕嚕~~~~』當櫻正要開口問晚餐要吃什麼的時候,她的肚子就毫不客氣地代替她大聲地問了。櫻滿臉通紅地摀著扁平的肚子,巴不得馬上鑽到桌子底下去躲起來。

「呵呵,今天吃蛋包飯喔。」小狼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她的舉動總是可愛得讓他忍不住笑出來。



正當櫻努力要爬上椅子的時候,站在身後的小狼才發現到她只穿了一件正常成人尺寸的細肩帶粉紅色小可愛充當連身裙,可是就算她現在身材再短小,那件原本只是上衣的小可愛長度依然只到她的膝蓋上面4公分左右的地方,所以當她抬起大腿要跨上大概到她腰部的椅子的時候,可想而知在後面的小狼看到了怎樣的光景,嗯,白色的。

「!!」就算是小孩子的外表,這一幕對小狼來說似乎還是太過於刺激了,他的臉像是熟了的番茄一樣紅得很均勻透徹,整個人像是石頭一樣定格在原地。

「小狼?」已經幫自己調整好位子的櫻轉頭看了呆在原地的小狼一眼,語氣中帶著強烈的疑惑,他怎麼了?

聽到櫻的叫喚聲,小狼趕緊回過神來,「沒事,快吃吧。」他移動還是顯得有點僵硬的身體,好像有點同手同腳。他越來越懷疑搞不好自己真的有那種癖好。

「???」看來櫻是完全沒發現剛剛自己做了什麼事情。




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櫻努力地抓住對她來說過大的湯匙吃力地將晚餐送入口中,因為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讓她面前的桌面上變得有點慘不忍睹。已經吃飽了的小狼帶著淺淺的笑容看著跪在椅子上用緩慢速度進食的櫻,其實這樣子的她也很可愛呢。

不過,看來好像很辛苦的樣子,雖說這樣看著她滿有趣的,可是就這樣冷眼旁觀感覺好像很沒良心,於是一直沉默的小狼開口了:「櫻,我來餵妳吧?」

「嗚耶?」正在努力跟蛋包飯奮鬥的櫻從她小小的戰場中抬起頭來,臉頰和頭髮上沾上了好幾粒飯粒。

「妳看妳吃得什麼樣子。」小狼笑了兩聲,伸手將她臉上的飯清理乾淨,櫻顯得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她的心智還是十六歲的高中女生,吃飯還會黏到飯粒有點太過於難為情了。

小狼起身走到櫻的位子旁邊,出奇不意地將她整個人抱起來,她的體重輕到讓他有點不適應,雖然原本的她就很輕了,可是現在大概只剩下15、16公斤,可能比他家餐桌還要輕了。

「小狼!?」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櫻滿臉通紅,小狼依舊是帶著笑容把她抱到他的腿上坐好。

「來,啊~」無視於櫻的驚惶失措,小狼挖了一口飯送到她的嘴邊。

櫻看著小狼,臉紅通通的,好像有點困擾不知道該怎麼辦,「… …」大概過了十秒鐘的沉默之後,櫻還是乖乖地張開了嘴巴。

「好乖。」小狼摸了摸櫻的頭,像是在哄小孩一樣,不,現在是在哄小孩沒錯。





晚飯後,洗好澡的小狼坐在書桌前翻閱自己的日記,櫻在一旁整理著自己的小小行李箱。

「櫻,今天幾號啊?」正準備動筆的小狼發現自己過到不知道今天幾號了,每到暑假總是會變成這樣,雖然也才開始沒多久,大概兩個星期左右吧。

「今天是12號啊~」櫻拿起箱子底下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然後偷瞄了小狼一眼,確定他沒有在看她,然後她又把盒子塞回衣服堆裡面。

把明天要穿的衣服挑出來後,櫻踩著輕盈的跑跳步蹬到小狼旁邊,「小狼你在寫什麼啊?」

「!!」因為專心寫日記而完全沒注意到櫻的接近的小狼被活生生地嚇了一大跳,他慌慌張張地把本子『啪!』地一聲用力地闔起來,完全忘了自己的左手還停留在那一頁。

「痛… …」慢了半拍的左手被狠狠地夾在中間,小狼趕緊抽出了發紅的手,感覺好像很痛的樣子。

「小狼?你沒事吧?」對於小狼突如其來的超激烈反應,櫻被嚇了更大一跳
,他怎麼反應那麼大?

「沒、沒事,妳、妳有什麼事嗎?」小狼一邊揉著紅紅的左手,一邊轉頭問黏在他身上的櫻。

「啊,沒有啦~」櫻調皮地伸了一下舌頭,逕自爬到小狼腿上坐好,手環在他的脖子上,「明天帶人家出去玩好不好?」

「啊?」他看著迷你型的櫻,這樣是要怎麼出去玩啊?這樣被別人看到的話是要怎樣解釋啊?

「好嘛好嘛~」

「可是… …,妳現在這樣,被看到怎麼辦?」

他打量了她一下,櫻根本是直接調整比例之後縮小的,那張臉除了增加了點稚氣以外幾乎沒有變,要認不出來其實有點難。

櫻「嘿嘿」地笑了幾聲,從小狼的腿上跳下來,又蹦蹦跳跳地跑回行李箱旁邊,從箱子裡拿出一頂髮箍型的假髮,長度大概到櫻的大膝蓋,「這是知世幫我做的,她說這樣別人就不會認出來了~如果真的有人懷疑,就說是表妹或是其他甚麼親戚的就好了嘛~拜託拜託~」依照慣例,櫻又用那雙水淋淋的碧綠眼睛楚楚可憐地看著小狼。

大道寺那傢伙… …,怎麼老是喜歡把他推入火坑啊!?她該不會以這個為樂趣吧!?小狼一臉無奈,心裡盤算著該如何拒絕櫻這個有點為強人所難的要求,可是他做錯了一件事情,而且10次中大概有9次他都是因為這個錯誤而屈服的,那‧就‧是,他又不小心抬頭看到櫻的眼睛了。

「… …」慘了死定了,早知道他應該一直低著頭就好了,除了眼淚之外,櫻的必殺武器絕非這種可憐兮兮的眼神莫屬。

「… …妳想去哪玩?」果真,小狼輸得很透徹,應該說打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勝算。

「遊樂園~」好像早就料到小狼會讓步似的,櫻用理所當然的語氣開開心心地告訴小狼。

「… …那明天不要太晚起喔。」不不不,他怎麼那麼快就屈服了?小狼嘆了口氣來感嘆自己的沒用,這輩子大概都會被她吃得死死的吧。

可是一看到櫻的笑容,小狼又覺得不管怎樣都無所謂了,只要她能永遠保持著這種笑容,要他做什麼他都願意,誰叫她是他心愛的寶貝呢?

「嗯~好~我就知道小狼對我最好了~」櫻的臉上掛著一副明顯的"得逞了"的笑容,開心地爬回他的大腿上坐好,那是專屬於她一個人的座位。

不過話說回來,「小狼,你剛剛在寫什麼啊?」

「沒、沒、沒、沒什麼啦!!!」哪壺不開提哪壺,平常迷迷糊糊的她怎麼就對這種事記得特別清楚,這本日記的內容,嗯,咳,還是不要給她看到比較好,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臉該往哪裡擺好。

小狼慌忙地將日記本塞回書架上,「要、要、要不要去看電視?」





晚上十一點半,依然坐在小狼懷裡的櫻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這是她在五分鐘之內打的不知道第幾個呵欠了,她把小小的頭輕輕靠在小狼的胸膛上,一副電力耗盡的樣子。

「去睡覺吧?」看著開始打瞌睡的櫻,小狼溫柔地笑了笑,指尖輕柔地撫過她柔順的髮絲。

「嗯、嗯… …」精神狀況十分不佳的櫻揉了揉眼睛,含糊地回答小狼的問題。

「來。」小狼把櫻抱了起來,把客廳的電燈關掉,懷裡的櫻已經睡著了。


走進房間之後,小狼才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她,要和他,睡在同一張床上嗎!?這個家雖然有三個房間,可是自從他國中一個人回來之後,原本莓鈴和管家偉望住的房間就被他拿來當書房還有堆雜物了,也就是說 - 能住人的房間只剩下一間。

小狼看了看他的那張加大單人床,再看看懷中小小一隻的櫻,又看看他的床,… …罷了罷了,要睡沙發就睡吧,反正也只是這幾天而已。小狼默默地作了決定,他走近床邊,準備把櫻放到床上,可是─────

「欸?」怎麼放不下去?

小狼疑惑的視線往阻力的來源移去,有一雙小小的手正緊緊地抓著他的睡衣。… …她就是這樣惹人憐愛,小狼對著熟睡的櫻露出了憐愛的笑,伸出一隻手想要解開她的手。

呃?她也未免抓得太緊了吧?小狼試圖要扳開短小的手指,可是卻徒然無功,她到底是怎麼能在睡夢中用盡吃奶的力氣抓住他的衣服的啊?

「… …櫻?」還是叫醒她好了。

可是回應小狼的,只有櫻微微的呼嚕聲。

「… …」小狼動手搖了搖掛在他身上的櫻,「櫻,醒醒,櫻。」

呼嚕呼嚕。

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今天,我們的李小狼完完全全懂得這是什麼感覺了,看來他今晚註定得打破自己長久以來努力堅持的『至少成年以前不能跟櫻同床』的規則了。

不過老天爺還是很眷顧他的,今天他的女朋友是四歲不是十六歲,這樣他今晚應該還是能睡得著吧?應該啦。

「真是的。」小狼嘆了口氣,抱著跟無尾熊一樣的櫻前去關掉電燈,當他倒到床上時,緊緊黏在他身上的櫻依舊處於深沉的睡眠狀態。

呼嚕呼嚕。

看來小孩真的是高耗能生物呢。看著她像天使一樣天真無邪的可愛睡臉,小狼溺愛地在她光滑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晚安。」

4
-
LV. 16
GP 362
2 樓 魅蝶闇姬 tsubasa0306
GP4 BP-
『嗶嗶嗶嗶 - 嗶嗶嗶嗶 - 』

鬧鐘近乎歇斯底里的聲響將小狼從睡夢中拖回現實,他睡眼惺忪地按掉鬧鐘,現在是早上八點半。

今天要帶她去遊樂園啊,小狼抬頭看看從窗簾的縫隙中流瀉下來的陽光,感覺好像很熱的樣子。小狼突然有點希望櫻會默默忘掉要出去玩的事情。

小狼下意識地伸手想要抱住他直覺應該還在熟睡的櫻,咦?怎麼空空的?小狼低頭朝自己的懷裡看去,除了被櫻捏了一整晚而變得皺皺的衣服以外,房間裡完全沒有一點櫻的氣息。

「櫻?」

小狼起身,到客廳尋找櫻的蹤跡,她平常不是都很晚起的嗎?

小狼一到客廳,一陣早餐的香味就撲鼻而來,餐桌上擺滿了煎蛋、培根還有吐司之類的豐盛早餐,可是還是沒有櫻的人影,看來她是在廚房囉?

可是當小狼到廚房之後,他馬上被映入眼簾的第一個景象嚇個半死,櫻居然站在從餐桌那邊搬來的椅子上,兩隻小手用力地握著跟半個她一樣大的平底鍋,正努力把鍋子裡熱呼呼的煎魚倒到盤子上,天啊!她在做什麼!?這樣很危險的耶!要是她一個重心不穩摔下來怎麼辦?摔下來也就算了那樣的高度死不了人的,重點是要是被燙到的話會很嚴重耶!

「櫻!妳在做什麼啊!?這樣很危險,快點下來!」小狼急忙衝過去接過她手中的平底鍋,那個鍋子對他用單手來說都嫌有點重了,何況是櫻?她怎麼老是那麼不會保護自己啊?

櫻反倒是被小狼那一吼嚇了一跳,「啊… …,小狼,早、早安。」她傻傻地愣在原位,小狼已經把鍋子放好然後把她從椅子上抱下來了。

「妳那樣很危險的耶!要是出了什麼事那該怎麼辦?」小狼跪在地上,用嚴厲的眼神看著櫻。

「可是,人家想要幫小狼作早餐嘛… …」櫻有點心虛地避開小狼的視線,用無辜的聲音小小聲地說著。

「妳… …,唉,算了,沒事就好。」小狼本來還打算說什麼的,可是一看到櫻那副受傷的樣子,他又不忍心繼續責備她了,畢竟她向來就是這樣少根筋的,他應該要好好看著她才對,小狼摸了摸櫻的頭,「都弄好了嗎?還有什麼東西要做嗎?」

櫻搖了搖還沒梳理、有點亂翹的頭髮,「沒有~」她就知道,小狼對她最好了一定不會罵她的~!想到這裡,櫻的嘴角向上牽引出一個絢麗的笑容。

「那我去刷牙洗臉然後換個衣服再來跟妳一起吃早餐可以嗎?」

「嗯嗯~好~」

小狼站了起來,順手拉起被櫻拖過來的椅子,轉身準備步出廚房,櫻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叫住了小狼:

「那個,不要忘記今天要帶人家去玩喔♥」依然是那個甜甜的笑。

「… …」她,果真沒忘啊。看來今天要跟艷陽搏鬥了。





「小狼小狼~快點啦♥」

「喂、喂!不要跑那麼快啦!」

看著在前方輕快地奔跑著的櫻,小狼真的覺得這種天氣出門根本就是酷刑、酷刑!她怎麼可以那麼有活力啊?而且她現在還戴著很重的假髮耶!

就在這個時候,

「啊。」

櫻跌倒了。

明明才在說她很有活力,她就跌倒了啊?真是受不了。小狼急忙跑上前去將整個人貼在地上的櫻扶起來,「妳還好吧?有沒有受傷?」小狼皺著眉頭,眼裡滿是擔心。

「耶嘿嘿,沒事啦~」櫻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不好意思地伸了伸舌頭。

「就叫妳不要跑那麼快,妳就是不聽。」雖然櫻那樣說,小狼還是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圈,他可不希望細皮嫩肉的她受任何一點點的傷。

「真的沒事啦~小狼,我們去玩雲霄飛車好不好?」

「耶!?」遊樂園裡面遊樂設施那麼多,為什麼她就是會選到那一個!?




「小妹妹,妳的身高不夠不能坐雲霄飛車喔,等妳長大再來好不好?」

「嗚耶?」

正當櫻拉著小狼的手開開心心地想要跑進去的時候,服務員攔住了櫻,用跟小孩說話的語氣跟她說:「妹妹,這個要長到140公分才能玩喔,妳回家要多吃飯、快點長大,然後就可以來玩了,知道嗎?」

「… …」櫻完全忘了自己是小孩子的外表,突然被別人這樣一說,她有點反應不過來,倒是小狼默默在心中鬆了一口氣,他可沒有忘記每年聖誕節都會被姐姐們抓去綁在車廂的第一排然後去衝個十圈之類的,他覺得這種用不人道的速度狂奔的遊樂設施肯定對人體有害!!

「櫻,下次再來吧?」小狼裝出一副哥哥的口吻,像是在哄小孩似地對櫻說到。

原本小狼只是作作樣子的,沒想到櫻居然真的像小孩子一樣賴皮起來了,她叉著手,一副氣嘟嘟的樣子不願意離開。

「… …櫻,乖啦,下次我再帶妳來嘛。」

「… …」嘟嘴。

「… …櫻,不可以這個樣子喔。」

「… …」嘟嘴。

「… …聽話,好不好?」

「… …」嘟嘴。

「… …聽話的話,妳可以要求我做一件事,不管什麼事都可以,這樣好嗎?」

聽到這句話,原本嘴嘟得鼓鼓的櫻突然抬起頭來對小狼露出燦爛的笑靨,「你說的喔~不可以賴皮喔!」

「… …」小狼深深的覺得自己被設計了。

櫻碰碰跳跳地轉身離開,褐色的長髮在她身後飄呀飄的,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耀眼的光芒,她的淡藍色露背洋裝的裙襬也隨著風微微的飄起。

「小狼,那我們去玩咖啡杯~」

「… …」絕對是被設計了。

小狼嘆了一口氣,跟了上去。算了,只要她高興就好。





「好熱好熱喔~」下午四點十分,幾乎要玩遍整個遊樂園的櫻有點體力不支地坐在長椅上喝著小狼買給她的飲料,一邊抱怨著就算已經接近黃昏卻依舊高得嚇人的氣溫。

「誰叫妳要一直跑來跑去,那樣當然會熱囉。」小狼一邊用手帕幫櫻把臉上的汗擦掉,一邊用寵溺的語氣輕聲地說著。

櫻看了看遊園區的地圖,除了鬼屋之外,那個地方她是死也不會進去的,就只剩下摩天輪還沒去玩了,那是她特別留到最後才要去玩的,畢竟情侶來遊樂園玩,摩天輪一定是重頭戲嘛,而且,在那邊交給他也比較有那種氣氛。

「小狼,人家想玩摩天輪~」櫻指著大大的摩天輪,小狼正在幫她把長長的假髮編成兩條麻花辮,這樣比較不會那麼熱,小狼從小到大跟女孩子們生活在一起,綁辮子這點小事是難不倒他的。

「啊啊,好啊,走吧。」小狼幫她的髮尾繫好蝴蝶結,牽起櫻的小手,他已經很習慣小小的櫻了。

就如同剛剛所說的,對情侶來說,摩天輪一定是重頭戲,所以理所當然的是大排長龍,畢竟總沒有人會想要在雲霄飛車或是自由落體上面甜言蜜語吧?就算有,另一半大概也聽不到就是了。

小狼看著臉上堆滿可愛笑容的櫻,其實這樣不錯呢,偶爾這樣也還滿好玩的。正當小狼直盯著櫻沒有在看路、而櫻本來就很少會專心看路的時候,櫻硬生生地撞到了某個人。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 …」撞到了意料之外的障礙物,櫻的腳步有點不穩,好在小狼即時扶住了她,要不然她可能又要再跌倒一次了。

櫻抬起頭,想看到自己到底是撞到了誰,結果 ────

「知世!?」 「大道寺!?」

櫻跟小狼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大叫出來,知世手上拿著V8拍著兩人,好像那是理所當然的存在。

「喔呵呵呵呵~」看到了兩人好像看到鬼一樣的反應,知世忍不住捂著嘴笑了起來。

「知世,妳怎麼會在這裡?」三魂七魄飛了一半的櫻慌忙地問著知世。

「難得可以看到櫻是小孩子的樣子,我怎麼可以錯過呢?」知世輕撫著她的寶貝V8,眼睛裡充滿了閃爍的星星。

「大道寺,妳該不會… …」聽到知世這麼說,小狼的腦中閃過了一個很不好的念頭,該不會… …,不不不不不,這樣他們兩個不是連一點隱私都沒有了!?

「喔呵呵呵呵~」知世沒有回話,只是繼續閃亮亮的笑著,看來她真的是跟拍了一整天了。

「… …」櫻跟小狼啞口無言地站在原地像是被石化了一般。

「喔呵呵呵呵~」看來接下來的行程得取消了,雖然知世是絕對樂意當個隱形人的,可是,那樣也太難為情了,他們兩個是絕對演不下去的。





晚上七點半,櫻拖著疲憊的腳步跟在小狼旁邊,看來電量又快要耗盡了。

在遇到知世之後,櫻跟小狼就一直以半呆滯狀態被知世拖著走,畢竟知世的出現太富有爆炸性的衝擊力了,他們兩個的反應神經沒有復原得那麼快。結果就這樣直到晚餐之後因為櫻看起來有點累的樣子,讓他們終於可以跟知世說掰掰,雖然他們不知道此時此刻她正在他們身後二十公尺處的電線杆後面偷拍。

「小狼,人家走不動了啦… …」櫻抓著小狼的小指頭,很無力的樣子,也對,她在夏日的艷陽下跑來跑去一整天了,這樣的活動量不只小孩子會累,連大人都會受不了吧?櫻用懇求的眼神看著小狼,意思好像是「揹我」或是「抱我」或者是甚麼都可以只要能讓她不要再走路就好。

「快到家了,再忍耐一下就好了喔。」

「不要啦~櫻真的走不動了~」

「… …妳吼。」小狼嘆了口氣,這次也是一如往常的無法拒絕,他把櫻抱起來,用抱小孩的姿勢讓櫻面對自己然後坐在自己的手臂上。

「哇~好高好高喔♥」櫻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小狼,你看,星星好漂亮喔~」她的手向天空伸得長長的,好像想把星星捉住似的,翠綠的眼中閃爍著和星星一樣耀眼的璀璨光芒。

「啊啊。」小狼隨口回答,他的眼神始終沒像夜空看一眼,而是停留在懷中的孩子身上,比起星星,她是更為美麗珍貴的存在。

發現小狼的視線,櫻轉過頭來看著小狼,「小狼?你在看什麼啊?」短短的手環繞在他的脖子上。

「沒事。」小狼的視線依然停留在她美麗的雙眸上,珀色的眼底盡是溫柔,他想要一輩子守在她身邊,不管發生什麼事情。

看到小狼一直看著自己,櫻有點害羞地笑了笑,在美好星空的陪襯之下,櫻緩緩地閉上雙眼,微微的噘起粉嫩的櫻唇,慢慢地靠近小狼。

照理來說小狼應該是要回應櫻的舉動親下去的,可是此刻的小狼卻頓在原位,看著櫻充滿期望的小小臉蛋,絲毫沒有要吻她的舉動出現。

「小狼?」發現小狼沒有要親自己的意思,櫻睜看眼睛,側著頭滿臉不解的樣子。

小狼有點不好意思地撇過臉去,「呃,那個,我… …我不太習慣... ...跟這樣的妳… …呃,嗯… …就是… …」他結結巴巴地想把話說完,他覺得跟這樣的她接吻感覺好像有點怪怪的,雖然她是他的女朋友沒錯,可是這樣跟小孩子接吻感覺… …好像就是不太對勁。

可是櫻好像曲解了小狼的意思了,她不太高興地嘟起嘴來,「… …如果我不是原本的樣子,小狼就不喜歡我了嗎?」語氣中帶著受傷害的感覺。

「沒、沒、沒有啦!妳誤會了啦,不是這樣的!」小狼急急忙忙地想要解釋,可是櫻似乎沒有意願要聽,她把頭低下來,低到不能再低,整個下顎貼在鎖骨上。

見到櫻這個樣子,小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她是很固執的,雖然她不常生氣或是鬧脾氣,可是一旦真的發生了,那可是很難解決的,尤其小狼又是一根如此不善於表達的木頭。

小狼默默地邁開步伐繼續往回家的路上走,努力思考要怎樣才能讓她心情好一點,櫻則是把雙手叉在胸前,繼續默默地生她的悶氣,雖然現在的氣溫還是很高,這塊小小的不到一平方公尺的空間卻一下子降了好多度。

就這樣僵持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感覺好像比天氣還要悶。小狼沒有停下腳步,但是抱著櫻的手變緊了,他很努力鼓起勇氣想要開口,可是他真的不確定自己到底說不說得出口。畢竟,他本來就很不會講話。

「那、那個,」小狼握緊了拳頭,看來似乎是很緊張的樣子,「櫻。」

櫻沒有回答他,只是用氣鼓鼓的臉看了他一眼。

「櫻,那個,不管妳是什麼樣子,我最喜歡的人都是櫻。真的。」小狼的頭撇像一邊,不太敢正視櫻的臉,他真的不適合說這種話的啊!

可是也許真的是小狼太少說這種充滿感情的話,櫻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直盯著小狼不放,臉上浮現了兩朵紅暈。

「真的嗎?」

「啊啊。」

「嗯~」看在難得小狼說出比較類似甜言蜜語的話的份上,今天就饒過他好了。櫻張開手臂環住小狼的脖子,緊緊地抱著他,原本的不愉快完全被那句話切斷了。

月色朦朧,將兩人的四周點綴成一幅完美無瑕的幸福場景。





回到家之後,櫻的精神可又來了。看到她在家裡東跑跑西跑跑的樣子,完全看不出她前五分鐘還懶洋洋地貼在小狼身上一動也不動像是防塵罩貼在沙發上一樣。

「妳不是很累嗎?」

「那是剛剛啊~現在不累了~」

「… …」小狼覺得她好像只是不想走路而已。

「妳還是先去洗一下澡吧?」畢竟她留了整天的汗,這樣應該不會太舒服吧?

「好~」快樂地回應完小狼之後,櫻又蹦蹦跳跳地跑進浴室了。




洗完澡的櫻在把小狼推進浴室之後,又跑進廚房開始忙東忙西的不知道在弄什麼東西。

不過話說回來,今天好像是小狼的… …?看來他本人已經完全忘掉了,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啦,畢竟到日本之後他都是一個人住,到日本之前的生日也沒什麼好值得留念的,他"親愛的"姐姐們每年幫他辦的生日會對他來說都是一場災難,他總是希望能有一年姐姐們可以忘掉他的生日來當作他的生日禮物。

可是今年的生日,會讓他永生難忘的,當然不是他姐姐的那種永生難忘,那種是一輩子揮之不去的夢魘。


當小狼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發現客廳一片黑漆漆的。

「櫻?」她怎麼把電燈都關掉了?這樣黑嘛嘛的會看不到路耶。小狼一邊擦著溼答答的頭髮一邊尋找著電源開關,不過因為這是他家的關係,他用不著多少時間就摸到了熟悉的電燈開關,也在同時順便踢到了應該是櫻放在那邊用來墊腳的小板凳。

「… …痛!」

「驚喜~!!」

就在小狼打開燈並且跪下來揉著撞到的腳趾頭的同時,櫻端著一盤小小的四吋巧克力蛋糕從不知道哪裡蹦出來,不過小狼還真的給她嚇了一大跳。

「生日快樂♥♥♥♥♥♥」

「咦?」小狼完全地愣住了,原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他真的完全忘了。不過… …小狼盯著櫻手上那個插了17根細細長長的蠟燭的愛心型蛋糕,上面用奶油花圍了一圈,中間還用粉紅色糖霜寫了『Happy Birthday 小狼君』還有『From SAKURA♥』的字樣,看那有點歪歪斜斜的樣子就知道一定是她自己做的,用小孩子的手要自己烤蛋糕一定很困難吧?可是,她是什麼時候做的呢?如果是剛剛他洗澡的時間,那應該來不及啊!

「今天是小狼的生日啊~我自己烤了蛋糕… …雖然沒有做得很漂亮… …」櫻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畢竟那個蛋糕真的不能說很漂亮,而且小狼又那麼會作菜… …這樣的蛋糕當然比不上小狼自己做的… …。

「謝謝妳。」小狼打斷櫻的話,把蛋糕接過來,用溫柔的眼神看著面前的小女孩,不管怎樣,她做的東西都是最好的,「只要是妳做的,都是最棒的喔。」

聽到小狼的話,櫻臉跟蠟燭上的火光一樣紅得發亮,她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

「不過妳是什麼時候做的啊?」小狼還是不明白她到底什麼時候做了這個蛋糕,就算是小小的蛋糕,至少還是要花個一兩個小時啊。

「耶嘿嘿,人家是早上爬起來做的啦,在小狼起床之前~」櫻吐了吐舌頭,可是語氣中好像帶點得意的樣子,她可是難得可以那麼早自己一個人爬起床的呢!

「咦?這樣的話,妳不是很早就起來了?」她後來還做了早餐耶!

「嗯… …」櫻思索了一下,「差不多五點左右吧?」

對於櫻的回答,小狼覺得有點不捨,她為了幫他做蛋糕,居然那麼早起,這樣一整天下來,她其實很累了吧?小狼憐愛地摸了摸櫻的頭,「真的謝謝妳。」

「不會啦!小狼,快點吹蠟燭吧!要記得許願喔♥」

小狼閉上眼睛,沉默了5秒鐘,然後他吐了口氣吹熄了所有的蠟燭。

「小狼你許什麼願啊?」櫻攀在小狼背後,一副很好奇的樣子。

「告訴妳的話就不會實現了不是?」

「唉呦~」櫻的嘴有點嘟嘟的,「好吧~人家不問~」

看著櫻的笑容,小狼又摸了摸她的頭,雙眸中溢著滿滿的愛───希望妳能永遠擁有這麼純淨的快樂笑容。




「啊對了!」在吃蛋糕的時候,臉上沾到巧克力奶油的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跳下椅子,咚咚咚咚地跑回房間,在她的小背包裡面東翻西找,掏出昨天她在看的那個盒子,然後又咚咚咚咚地跑回客廳。

「這個是要送小狼的喔!」小小的櫻有點喘地跑到小狼旁邊,將禮物盒遞給他,臉上還是沾著那塊奶油,她好像渾然不知。

小狼帶著微笑湊近櫻的臉頰,伸出舌頭將她頰上的奶油舔去,當他的舌尖碰到櫻的臉頰時,一股電流流過的感覺在櫻的身體裡流竄著,「小、小狼!?」櫻摀著紅通通的臉頰往後退了好幾步,她覺得自己的臉頰好像要燒起來一樣。

小狼伸出一手抓住她的手,另一手壓著她的後腦杓,不理會她的害羞,繼續將她的臉頰舔乾淨。

「嗯?」小狼看著滿臉通紅的櫻,露出有點壞壞的笑容,「怎麼了?」

櫻自然是害羞得說不出話來,受到剛剛突如其來的刺激,她有點腿軟,見到櫻這個樣子,小狼也理所當然地將她抱到自己的腿上。

「妳剛剛說要送我什麼?」他輕輕地撫順她剛剛吹完、有點亂翹的頭髮,用寵愛的語氣問著懷中的小女孩。

「啊,」聽到小狼這麼問,櫻才回過神來,她連忙遞出手上的禮物,「這個… …」

「生日禮物嗎?」

櫻用力地點了點頭。

「謝謝妳,我可以拆嗎?」

依然是如搗蒜般的點頭。

那是一個大概跟兩個便當盒疊起來一樣大的禮物,用粉綠色的包裝紙包著,繫著白色的緞帶,在蝴蝶結的中央還貼了一張小小的櫻花貼紙。

裡面是一對櫻跟小狼的手縫娃娃,毫無疑問的,當然是櫻自己縫的。兩隻娃娃的手的裡面好像有放一塊小磁鐵,可以吸在一起,像是手牽手那樣。

看著手上兩隻娃娃,小狼露出會心的一笑,她真的,好可愛。

「小狼,你喜歡嗎?… …會不會太女孩子氣了?」櫻有點擔心小狼會不喜歡她做的娃娃,可是她實在是不知道要送男生什麼東西比較好,而且她也不知道小狼有缺什麼東西,就算她問小狼,小狼也不會告訴她。

「啊啊,我很喜歡,謝謝妳。」小狼讓自己的娃娃做出從後面抱住櫻的娃娃的動作,就跟現在他抱著她的動作一樣。

「… …因為我實在是不知道小狼想要什麼東西,所以就想到以前雪兔哥生日的時候… …」聽到這裡,佔有慾超重的小狼可就有點忌妒了,他不喜歡聽她在他面前提到其他的男生,不管是誰都一樣,尤其還是她以前喜歡的男生,雖然他並不討厭月城,以前也曾經以為自己喜歡過他,可是他現在還是不喜歡聽到她提到她跟月城以前的事情,不管是甚麼事情都一樣。

他靠近她,封住了她的唇,他現在已經不在乎她是幾歲了。

「唔… …」過於突然的一吻讓櫻有點不知所措,不過她本能地回應了小狼的吻,她轉過身來緊緊地抱著小狼,而小狼的指尖也插入櫻的髮中,另一手則緊緊摟著她纖細的腰。

「我最喜歡小狼了~」櫻微笑地喘著氣,方才的熱吻讓她有點缺氧。

「我也最喜歡櫻了。」







啾啾!啾啾!

外面的鳥怎麼那麼有活力啊?小狼意識模糊地睜開好像並不是很想開工的雙眼,依據旁邊鬧鐘的顯示現在已經是早上十點零七分了,外頭刺眼的陽光從落地窗簾的縫隙毫不猶豫地照了進來。身旁的櫻似乎還睡得很熟。

不過她的睡相還真不好呢,小狼看著把被子整個踢掉的櫻,看來以後得勤勞地幫她蓋被子了。

可是,好像有那麼一點不太對勁,櫻似乎有一點不一樣… …,小狼認真地看著她,用還沒完全清醒的腦袋努力思考她到底哪裡跟昨天不一樣。

「!!!!!!」看來早上剛醒來的腦子真的需要時間開機,大概看了一分鐘有,小狼才發現她到底是哪裡變了,而且這個發現讓他嚇得退後好幾步然後從床上摔下去───看來『小』的魔力已經退了,他的女朋友此時正以高中少女的模樣側睡在他身邊,那件小可愛當然也不再是寬鬆的小洋裝了,而是緊緊地貼在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由於長度的變化,小狼當然也一覽無遺地看到了她的底褲,而且那件小孩內褲也變成繃到不能再緊的超級低腰褲。

應該是小狼摔下去的聲音太大把櫻吵醒了,她坐了起來揉了揉滿是睡意的雙眼,「小狼?」她還沒發現自己的變化的樣子。

她這樣一坐起來讓他看得更清楚了,尤其是此刻這件薄薄的小可愛之下並沒有任何的衣物… …

「小狼?你怎麼摔下去了啊?」稍微清醒的她爬到床邊看著血液直衝腦門、進入半呆滯狀態的小狼,櫻滿臉疑惑地看著他,壓在床上的雙手將胸前的豐盈擠出了一條不算淺的溝。

「!!!」一早起床就不斷受到強烈刺激的小狼已經發不出聲音了,可是櫻還是沒有發現小狼為什麼會這樣,她的神經本來就沒有一般人那麼順暢,這也是沒辦法的。

「?」他怎麼了啊?自己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小狼,你的臉好紅喔,怎麼了嗎?」櫻靠近小狼,伸出一隻手試圖去摸他的額頭,他發燒了嗎?

看到櫻的逼近,小狼又往後退了好幾步,臉紅得不像話的他嘴巴張得大大的,「妳、妳… …」

「我?」我什麼?櫻順著小狼的視線看過來,眼神落到了自己的身體上,看來,她終於也發現了… …

「嗚耶~~~~~~~~~~!?!?!?!?!?」




看來,今天也會是個有趣的一天呢♥




Fin
4
-
LV. 8
GP 0
3 樓 日月戀歌 asd19675
GP0 BP-
請問.....這個生日賀文好像在一個網站就有了......
網站:LoVe~櫻狼坊          的同人小說之第6頁
請問 這位大大是作者嗎還是........?
0
-
LV. 16
GP 365
4 樓 魅蝶闇姬 tsubasa0306
GP0 BP-

啊啊,我就是原作者喔(笑)
抱歉隔了一段時間才回,最近比較少來巴哈XP
0
-
LV. 6
GP 1
5 樓 汎冰 carzy8888
GP0 BP-
哈哈~~太好笑了啦~~
總覺得小狼根本就是戀童癖了吧~~~
不過還是希望有他們長大的文章~~^^
 
0
-
LV. 10
GP 14
6 樓 妮妮 anne6888
GP0 BP-
大大你真的寫的太好了!!!小狼好可愛!!
我可以理解你有點蘿莉控了
沒辦法
因為無法抵擋櫻的魅力呀>_<
0
-
板務人員:

98 筆精華,06/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