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新增找內文!

看整串內容篇數:0 / 0

4GP-BP

#1 RE:【吾命騎士 】 夢與願 (羅蘭×格里西亞) 08/31 篇五之十一(END)

發表:2008-08-31 20:34:26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Sinna(回季)

了解蘿莉的冒險者 LV16 / / 法師
巴幣:8181
GP:103
經驗:

  
  羅蘭將馬栓在不遠處的樹上,獨自徒步走近沼澤地。在迷濛霧氣間隱約看見不死生物三三兩兩的在沼地裡漫無目的的晃來晃去,並沒有什麼太難纏的角色,稍稍鬆了口氣,想著等太陽小隊到了之後應該可以很順利的解決,突然察覺到身後有人以極快的速度逼近,羅蘭眨眼間抽出劍一轉身,看見格里西亞正飛到自己跟前,出劍的勢頭太猛只好慌忙的後退兩步避免傷到格里西亞。
  「小心!」
  看見羅蘭一腳往後踏進濕軟的泥濘地,格里西亞下意識就伸手拉住羅蘭,沒想到羅蘭一瞬間把手一甩,甩開了他伸出的手,踉蹌的往後多退了幾步,勉強才用劍穩住腳步。
  羅蘭站穩身子,看見格里西亞收回被甩開的那隻手,沒有說話。
  
  「你怎麼自己跟過來了?」羅蘭好不容意開口問道。
  「我跟你出來是來幫你的忙,不是讓出來當讓你護送的貴族。」
  
  羅蘭沒有回話,格里西亞逕自向前走了幾步,觀察著沼澤中的不死生物。
  「格里西亞,別靠太近。」
  「看來不是什麼大場面嘛,有我在,我們兩個綽綽有餘了。」
  無視羅蘭微皺著眉的警告,格里西亞說罷就要往沼澤的更深處走去。
  「格里西亞!」羅蘭一把抓住格里西亞的手往後一拉,接著卻像觸電一樣的把手放開,別過臉低聲說道:「……等亞戴爾他們來再行動。」
  
  「羅蘭,你怪怪的。」
  
  褐髮青年沒有轉身、沒有回話,格里西亞立刻三步併作兩步走到他身前,神情認真的盯著羅蘭道:「你從今天……不,從昨晚開始你就一直怪里怪氣的,連剛才接近的人是我也沒有發現。」
  「……我沒有。」羅蘭低聲反駁道,仍是不正眼看他。
  「你有。……是因為昨天我跟你說的那些話的關係嗎?」格里西亞忍著劇烈的心跳,直直的盯著羅蘭的臉看著。
  「……不是……」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真的一點事都沒有。」
  格里西亞看著羅蘭那副悶葫蘆樣,愈問愈窩火。
  「那你幹嘛把我留給亞戴爾照顧!」就算沒有昨天的告白……難道他們倆個還不能算是孟焦不離的夥伴嗎?
  
  「你身邊如果沒有用劍的戰士就很容易讓敵人有可稱之機,不這樣我怎麼能安心!」
  
  是啊……因為他是法師、是祭司,因為他不會用劍……那……為什麼你不乾脆帶著我……
  
  格里西亞總算是明白,原來他在羅蘭心目中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擊啊……所以他只好帶著他,他只好保護他,他只好這樣無微不至的照顧他……或者是托給其他人照顧。
  
  「格里西亞!」
  羅蘭見到格里西亞一股勁就又要往沼澤裡頭去,正要拉人時卻抓了個空。
  
  「我沒你想像中那麼弱。」
  
  格里西亞施展飛行術,拋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就往沼澤上空那一團霧氣裡頭去。在羅蘭還沒反應過來時一片刺眼的白光就由霧濛濛的沼澤深處照射出來,羅蘭心頭一驚,沒有想到格里西亞竟會這麼不顧後果的施展這種等級的淨化術,著急的立刻就想朝光芒的裡頭去,但是聖光太過刺眼,就連他都成了睜眼瞎子,一時間根本無法移動。
  等聖光漸漸轉弱的時候,沼澤內除了不死生物的黑暗氣息完全消失,連陰濕的霧氣都大抵散去,羅蘭急急向格里西亞剛才進入的方向跑去,卻什麼人也沒有瞧見,只有風中格里西亞那彷彿帶著笑意的聲音不知從何處輕輕傳來:
  「打完收工,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啦。」
  
  ※     ※     ※     ※     ※
  
  「就知道沒有那麼好的事……」
  
  格里西亞低低的飛在空中,情緒連他自己都難以想像的冷靜,從昨天到今天的大起大落,照理來說他應該要很震驚、很受傷的不是嗎?可他現在為什麼一點感覺也沒有?
  不知不覺愈飛愈低,等他注意到的時候已經離地面極近,突然感到體內一陣虛寒竄上,格里西亞就著降落的勢頭在地面上踉蹌走了幾步,不太重的跪倒在地上。
  好險……差點就墜機了啊……
  他不太在意的想著,慢慢用有點發軟的腳站起身,拍拍手掌和膝蓋上的塵土,感受到體內的魔力已經所剩無幾,剛才的淨化術確實是有些消耗過大。
  「早知道就不耍帥了……」搔搔頭用著不甚在意的口吻喃喃地自言自語著,剛才那個『千里傳音』沒想到這麼消耗魔力啊……
  
  格里西亞慢慢的在森林裡走著,大路是讓肥羊和不怕被當成肥羊的人走的,不過在此刻沒有魔力的情況下,他自認自己沒什麼本錢去當肥羊,另外,走森林其實也算是條捷徑。
  一個人這樣心無旁鶩的直直往前走著,不知不覺太陽已經快要下山。格里西亞望望天色,大概計算了一下自己移動的距離,白天的時候他盡了全力飛了一段不短的距離,記得在天空中看見亞戴爾他們之後還飛了很長一段時間,雷瑟在前天過夜的營地比他早了不到一天出發,如果他夠快的話,運氣好入夜之前說不定能跟上正在紮營的審判小隊。正這樣想著,就著漸漸昏暗下來的天色,遠遠就看見零星的火光,還有格里西亞根本也不需利用感知能力就能感受到的一大片光屬性,果然是雷瑟他們!
  才打算走近他們,格里西亞的腳步卻僵了僵。
  
  他想幹嘛?去找雷瑟?拜托雷瑟收容他一晚?
  
  格里西亞只差沒真正笑出聲來了。他帶著笑容嘆了口氣,往偏離營地的方向走。
  繞過審判小隊的營地熬夜趕路吧,等天亮再休息會比晚上睡在森林裡安全得多,等到明天白天睡飽了,魔力也能恢復到足夠他飛回光明神殿了吧?這樣打算著,格里西亞拖著痠軟的四肢繼續往前走,在心裡默默下定決心,等他回到光明殿之後,一定要把祭司的修練課程加上體能!
  
  「格里西亞──」
  一個聲音遠遠的、像在水底聽著岸上的聲音那樣朦朧傳來,聽不真切。
  
  「格里西亞──!」
  大概是太累了,竟然邊走路也能邊做夢了……
  
  「格里西亞!」
  一隻手猛地搭上他的肩將他轉過身來。
  羅蘭急喘著氣,十分擔憂的表情就在眼前。
  
  很難得可以看到羅蘭這種表情呢……
  
  格里西亞漫不經心,腦袋有些昏昏沉沉的看到後頭被羅蘭隨意放下的馬匹,原來是騎馬來的……以他這種騎術,實在無法想像為何以馬的速度可以這麼快就追上他。
  
  「你怎麼在這?」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問。
  
  「格里西亞,那個……」羅蘭突然又有些不知所措的收回了手,不知從何開口似的,斟酌了許久才繼續說:「擔心你和承認你的實力,是不相衝突的兩件事。」
  
  「……嗯。」確實是。
  
  「我從來都不認為你弱!」他十分認真的說道。
  
  「……喔。」然後呢?
  
  「你現在……不生氣了嗎?」
  
  「我沒有生氣啊?」格里西亞有些無辜的說。
  
  「可是你剛才很激動。」
  
  「我也沒有激動。」
  
  「你有,」羅蘭十分篤定的說道:「你連午飯都沒吃就走了。」
  
  「……………………」
  這還真是……十分具有說服力的證據……
  
  這麼一說他才想起來,不只午餐,他連晚餐都沒吃……對嘛,難怪他四肢無力……
  
  「我做了什麼令你感到不愉快的事情嗎?」
  
  「……你只是對自己還不太了解罷了……」格里西亞拍拍羅蘭的肩。「下次記得,不要隨便對人說『愛』了,『友愛』的愛和『戀愛』的愛差很多的……」
  
  「我對自己的心情很了解。」
  「你只是被我混淆了而已。」格里西亞接話接得非常快,像是想要盡快結束這個話題。「你對我只有友情和親情而已,所以從昨天開始,只要一和我接觸,就感到遲疑吧?」
  「是遲疑沒錯。」羅蘭似乎想讓格里西亞停止那種冷淡的語調,不希望格里西亞再繼續這樣說下去。「但理由不是你說的那樣。」
  
  「那是怎樣?」
  
  「昨天下午出發之前,亞戴爾跟我說了很多……」
  
  「……說了什麼?」羅蘭愈說,格里西亞愈覺得自己開始搞不清楚狀況。
  
  「……一般戀人之間的事……」
  格里西亞愣了愣。
  
  「亞戴爾擔心我不是真正理解所謂戀人的意義,所以和我解釋了很多,還舉了很多例子……」
  
  解釋什麼啊?!還舉了什麼例子啊?!亞戴爾!你究竟和羅蘭說了什麼東西!?
  格里西亞一陣暈眩……亞戴爾,你做事週到也不是這麼個週到法……
  
  「原本你和我說的時候,我雖然肯定,不過感覺並不很強烈……但是亞戴爾愈說,我愈確定自己是喜歡你的,於是面對你的時候就更不知所措……」
  羅蘭慢慢伸出不久前曾經避開、甚至甩開他的手,有些膽怯的牽起格里西亞的手。
  格里西亞驚訝的看向羅蘭,確信如果天色再稍微亮一點的話,他肯定能看見眼前的人滿臉通紅的樣子,羅蘭臉紅……光明神啊!這怎麼可能!?
  被這樣臉紅的人看著……連格里西亞都覺得自己的臉開始紅了起來……
  
  「像這樣平時習以為常的接觸,我都……那時後甩開你的手,很對不起。」
  
  格里西亞低頭不再看羅蘭,他一向以為在教皇老頭的陶冶之下,他的臉皮也算是夠厚的了,可是再被羅蘭這樣臉紅紅的盯著看下去……
  「嗯,算了……」
  
  「格里西亞。」
  
  反射性的抬起頭,感覺到羅蘭身上清爽的味道像陣溫柔的風一樣朝他襲來。羅蘭的唇輕輕的點在他的唇上,在戶外趕路曬了一整天太陽,並不是如人所說的那種軟綿綿的觸感,可是在唇上、身上殘留的溫度與氣味,令格里西亞幾乎感覺到微醺的昏眩。怔怔的看著眼前的人臉又更紅了。
  
  「我對雷瑟、對亞戴爾、對任何人都不會想這麼做。」似乎也對自己的舉動感到意外的羅蘭,抬起手以手背擋著自己的臉,不知道是想擋住格里西亞的視線還是掩飾自己的臉紅,但不管目的是哪一個,成效顯然都不太好。「這樣你相信我了嗎?」
  
  格里西亞看著眼前那個好像十幾歲大男孩般羞澀的青年,終於笑著點點頭。
  「嗯。」
  他向前一步,將頭枕在比他略高的青年肩上,閉上眼,安心的嘆了口氣。
  
  「格里西亞?」
  羅蘭有些慌張的看著主動貼到懷裡的人,兩手無措的不知該擺哪兒。
  
  「我睏了。」他輕聲說,身體更加放鬆的靠著羅蘭。
  
  「……嗯,晚安。」
  注意到格里西亞放鬆下來之後才顯露的疲倦,羅蘭再沒有遲疑,兩手輕輕抱著格里西亞,心裡開始為待會兒該如何露宿做打算。
  
  「晚安。」
  不是夢了,也不需要夢了,今晚,他或許可以一夜無夢到天亮……
  
  
                                   全篇完
======================================  
  
  
完結了!
完結了!!(淚目)
太好了我辦到了!!!耶~~!(灑花)
某回在這裡要感謝所有曾經給某回鼓勵的大人們!
尤其是願意留言給某回的大人們!
謝謝你們!你們給了我這樣一個小小作者非常大的鼓勵!
謝謝大家!.ˇ.
m(_ _)m
 

最後編輯:2008-08-31 20:34:26 ◆ Origin: <122.118.90.xxx>

(公告說明) 自刪/檢舉留言

快速回覆文章,請先登入

看整串內容篇數:0 / 0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