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新增找內文!

看整串內容篇數:0 / 0

4GP-BP

#1 RE:【幻想】詛咒魔導士的回憶錄 【12/9 新增番外傳:被隱藏的故事(二)】

發表:2013-01-01 18:53:08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kevinhuangvy(hello~~@@)

了解蘿莉的冒險者 LV17 / 妖精 / 初心者
巴幣:9810
GP:1138
經驗:

【番外傳:被隱藏的故事()
   
   
   
   沙沙──
   
   犀利的風,吹起了地上無數的落葉,而樹上原本茂密的葉子,也不斷的被風颳落下來。
   輕快的步伐,迅速的踏在草地上,卻沒留下任何的腳印,快速的黑影不斷的穿梭在森林中,如同鬼魅一般,在黑暗之中不斷的行動。
   
   「可惡...必須要快一點......還要在快一點!」
   
   咻──
   蘭蘭朝著前方快速的跑動著,蒼白的皮膚上都是滿滿的汗水和血漬,她看起來很疲倦,但卻不能停下腳步。
   
   「味道很近了...雖然鼻子有點不靈光...可是應該不會出錯的...還差一點.....
   
   想到距離便的更近了,蘭蘭便更加緊腳步,衝向前方的樹叢,翻過一個身子跳了過去,並安穩的著陸在草地上。
   
   「唷。」
   
   一名女聲,蘭蘭的注意力迅速向那集中。
   
   金色的秀髮,在這個黑暗的森林中依然看得很清楚,那名和蘭蘭差不多身姿的女子站在那兒,似乎早就知道蘭蘭的到來。
   
   「第一次看到妳時,我就發現妳和其他的黑暗妖精不一樣呢,身上滿滿的都是飾品,一定可以賣很多錢吧。」眯上眼睛,以微笑的口吻對著蘭蘭。
   
   「只是呢,居然被身旁礙事的妖精給阻擋著呢,沒想到黑暗妖精這種低等種族會犧牲自己來保護地位較高的妖精呀。」滿是譏笑的口吻,鄙視的眼光開始落到蘭蘭的身上,那名妖精說出這句話,還不時大聲笑著。
   
   看到這幕,蘭蘭雙手的指甲早已開始吱吱的摩擦著,雙眼中的怒火恨不得迅速上前將她整個人給撕裂,她整個人正要擺出黑暗妖精的戰鬥姿態時,卻被那名妖精腳邊的東西吸引了注意。
   
   一個麻繩鬆開的錢袋,四周還散著幾個銅幣,還有著幾根斷裂的尖銳指甲在旁邊不遠的草地上,還有著幾絲未消散的黑煙。
   
   
   「難...難道妳!」
   
   「是呀,沒想到居然丟下自己的同袍,後來還敢回來,是為了看自己的同伴被殺害嗎?只可惜妳晚了一...」「閉嘴!!!」
   
   怒火,已經無法抑制了,一聲打斷那名妖精的語句,同時彎了下腰,雙手的指甲緊抓住肩膀,紅色的血液從傷口中溢出,雙腳周圍開始起了強大的氣壓。
   咻─咻──
   
   許多的落葉,環繞在蘭蘭身體的四周,現在她的身體,就連原本要癒合的傷口,也開始流出了大量的血,蒼白的肌膚,幾乎開始被自己的血代替上。
   
   唰──
   
   左右手同時張開了五爪利刃,兇狠的眼睛直瞪著那名妖精。
   
   帶著寒光的殺氣,使妖精後退了幾步「可...可別太囂張了!這裡可是還有很多我的同伴的!」
   
   「喂!別躲了!快出來啦!」妖精有點害怕的說著,同時看了四周。
   
   
   沙─沙──
   附近的草叢和樹叢都開始發出這種聲音和晃動。
   數十名身穿盔甲的人類,從樹上,或是草叢中走出,他們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其中也有著,那名拿著大劍的首領。
   
   「真的過來了呀,看來今天運氣真是不錯。」那名身材巨大的戰士如此說著,同時扛起自己的大劍,並放在肩上。
   
   「好,那麼就一起動手............」妖精正想掏出身後的短弓和箭,但動作到一半就停住了,原本的話漸漸變的沙啞。
   疼痛,慢慢開始從她的脖子上擴散開來,妖精放開手上的短弓和箭,用著雙手,遮蓋住那源源不絕的液體和傷口。
   
   「怎...麼可.........」幾滴淚水,眼角看著她後方的黑影,滿滿的血絲和那不解的,才不過不到半秒的瞬間,蘭蘭的身影便出現在她背後,並同時給予攻擊。
   
   幾秒鐘內,旁邊的伏兵在這時目瞪口呆,甚至連那名戰士首領,也跟著驚訝起來。
   
   妖精跪了下來,不斷開始陣陣的咳嗽,但咳出來的卻是那滾燙的血,身體發軟,直到倒在草地上抽蓄著,最後,停止了動靜。
   
   一名自認為純潔的生命,在短短的時間內消逝,身體和灑在草地上的血,和黑暗妖精們大同小異,化為一縷白煙,整個人消失了。
   
   
   「妳們都認為...我們是低等的種族...但妳們卻沒有想過.....歷史上被歧視的種族往往都藏有讓人意外的力量......
   
   看來我,這下是真的不能回頭了呢。
   邊這麼想的同時,眼角的餘光看著四周正發抖的敵人。
   
   但是我,必須要保護,保護生命樹和家人!
   
   
   「嗚啊啊啊啊啊啊──」
   
   怒吼,充斥在整個空間中,強烈的風暴以蘭蘭為中心吹散了周圍所有的花草葉林,令人畏懼的風壓,讓周圍的士兵不禁後退幾步。
   
   要是在這樣下去,我想我存活下來的機率,應該可以說是零了吧,呵呵。
   蘭蘭在心中苦笑,腦海不斷的在想著,要是自己死後,琪琪和奈奈會怎麼想,那個非常堅強的孩子,會哭的稀里嘩啦嗎?而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會理解自己的死而因此哭泣嗎?
   
   「嗚哇哇哇哇──」
   
   「啊啊啊啊啊──」
   
   身體,潛藏在暴風裡,順著風,在人類之間不斷穿梭,凡是她經過的人,身體上便會出現數十刀的傷口,隨後倒地。
   那張表面上殘暴,不斷殺戮的臉,但是現在的蘭蘭,滿腦子都在想著琪琪和奈奈,從花開,出生的開始,不論開心、快樂、悲傷、難過、生氣、害怕、叛逆、甚至是吵架,和琪琪奈奈生活在一起的一切,都是她今生今世最快樂,而且也是她最寶貝的一切。
   
   唰──
   鮮血,順著她的指甲灑向了天,但是在蘭蘭眼中,就像是粉紅色花瓣一樣,和自己最寶貝的孩子們身處在花海中跳舞。
   
   現在的蘭蘭已經,幾乎沒有意識了,只能靠著本能反應,一個個的擊倒眼中的敵人。
   
   咻──
   風,漸漸停了下來
   
   蘭蘭停了下來,無神的雙眼看著敵人一個個接著倒下,綠色的草地不斷被染上了新的顏色。
   
   「該死!這隻黑暗妖精!」那名身材魁武的戰士,身上滿滿的是傷痕,但他卻不放棄的,舉起了大劍,速度之快,朝著蘭蘭的方向跑去。
   
   銀白色的劍,往蘭蘭的方向砍去,意識模糊的蘭蘭,用著那昏沉的眼神,看著他。
   
   
   唰──
   鮮紅色的血,再次灑向了天,那精美的黑暗妖精綴飾,也同時掉落在那點點紅色的草地上。
   
   
   
   
   ......
   
   
   「我就說放我下去!放我下去!醜八怪!」幼小的身體,和一名失去意識的黑暗妖精,被巨大的鷹爪給一同抱住。
   
   「給我閉嘴!蘭蘭只說過要將妳帶回生命樹而已!妳在亂動我就要對妳施暴了!」泰迪斯兇狠狠的瞪著琪琪,同時將雙手抱緊使她更加難過。
   
   「我要去救蘭蘭!放開我!我要去救蘭蘭!」琪琪不斷的在掙扎著,同時扭動著身體,緊抓著泰迪斯的爪子,不斷試圖想掙脫泰迪斯的束縛。
   
   「妳放棄吧!蘭蘭已經不能回來了!」一句話,使琪琪瞬間停止了掙扎,兩個大眼,直盯著泰迪斯。
   
   「妳說...什麼......
   
   「我說她已經不能回生命樹了!」
   
   泰迪斯正一動也不動的在空中拍著翅膀,她低下了頭,似乎不想看到琪琪的雙眼。
   
   「為什......」「閉嘴!」
   
   「不要...用那種無知的口氣問我......」抬起頭,那滿是淚水的大眼看著琪琪的臉,臉上的羽毛也同時被浸濕了,看著她滿滿是悲傷的表情,琪琪原本緊抓的雙手,也在同時鬆開了,幾滴淚水,滴答滴答的落在琪琪的臉上。
   
   「因為這是戰場...是保衛生命樹的戰場...蘭蘭之所以會回去的原因...就是想辦法牽制住敵軍...要是我們生命樹的位置或是捷徑被發現的話...就會有更多的姐妹們會喪命的......」幾聲咳嗽和哭泣聲,讓泰迪斯無法接下去說完,巨大的翅膀,一下一下的慢慢拍著。
   
   
   
   「放我下去......」長長的瀏海,冷冷的聲音,從這名六歲的黑暗妖精口中說出。
   
   
   「妳還聽不懂!我現在可是正在救......」「放我下去!」
   
   
   堅定的眼神,雖然臉上掛著幾滴淚珠,但是聲音卻是毫不猶豫。
   「妳......
   
   
   泰迪斯的翅膀,漸漸停了下來,這也代表著,她們正逐漸下降著。
   
   「妳的眼神...和她一模一樣......她真是很棒的導師呢......」泰迪斯這麼說著,同時看著廣大的天。
   
   一聲鷹叫,再次響徹了雲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就見到另一名巨大的影子,從夜空的對岸快速飛了過來。
   
   「泰迪斯大人!小的來了!」一名白色的夏畢,往這飛來,但是和泰迪斯的體型比起來,顯得小了許多。
   
   「有夠慢的!快把這個累贅帶走!」泰迪斯手一扔,將那名失去意識的黑暗妖精拋向那名白色夏畢懷中。
   
   「啊!是!」笨笨拙拙的接了下來,因為衝擊力道使她稍微失去了一點平衡,不過沒有什麼影響就是了。
   
   「告訴其他夥伴,我不回去指揮了,我要稍微處理一點事,剩下的就靠自己隨機應變吧!」
   氣流,在這時環繞住泰迪斯的雙翼,強大的風壓讓琪琪難以睜開眼睛。
   
   
   「啊!等等!至少告訴我一個好理由給大家吧!」白色夏畢慌張的說著,但泰迪斯並沒有回過頭回答她的意思。
   
   「就說是考驗吧!」泰迪斯看著前方,雙手環抱住琪琪的身體。
   
   「抓緊了喔!」看著琪琪,堅定的眼神看著一路飛過來的方向。
   
   
   咻──!
   
   風的爆發,一瞬間衝了出去,留在原本位置的,只有幾片紅色羽毛。
   
   「怎...怎麼這樣......
   
   
   白色夏畢抱著黑暗妖精,呆呆的在原位飛著,直到看不到泰迪斯的背影時,才低沉的往生命樹的方向飛去。
   
   
   
   滴答......
   
   滴答...滴答......
   紅色的血,一滴滴的滴落在草地上,這個周圍,滿是人類的屍體,破碎的刀片和斷裂的劍,乍看之下,似乎是沒有人還完好的站著,這時...滿是烏雲的黑夜,逐漸露出了幾絲月光。
   
   
   月光,從樹葉的縫隙中照了下來,而那道光,這時不偏不倚的,照在一名躺在草地上的女子。
   
   
   
   那名女子身上都是傷口,原本長長的左耳朵被削去了一半,滿是血跡的容貌看起來,依然帶著幾分美麗,想必原本完好如初的她,應該是更加漂亮吧。
   
   但一道深深的傷口,從那名女子的肩膀砍到胸口,而她唯一的武器『利爪』也硬生生的斷裂了,不過事實上那並不是被人砍斷的,而是自己使用不當,壞掉了......
   
   
   傷口,現在流出的已經不是血了,反到是一縷縷黑色細細的煙,逐漸的從傷口冒出來。
   
   
   現在...輪到我了嗎?
   
   女子苦笑了一下,現在的她感受不到疼痛,反而有著一種很想睡、很想睡的感覺,她曾經想過,將要死亡時的感覺,但沒想到會是這麼的輕鬆。
   
   
   ...累了......
   
   想著想著,她努力的翻過身體,望著天上的月光,不時滿滿的回憶從腦海中湧現出來。
   
   琪琪和奈奈的小臉蛋,那可愛的模樣,不斷的從她眼前閃過去。
   
   「蘭蘭。」
   「蘭蘭──」
   「蘭蘭.......
   「蘭蘭?」
   「蘭蘭!」
   
   一次一次的聲音,蘭蘭仿佛感覺到自己那兩個寶貝孩子還在自己的身旁一樣,一次又一次的呼喊,她感覺自己的身體慢慢變輕,眼皮也漸漸的開始沉重起來。
   
   ...她還是想辦法睜開眼睛,用著有限的視線看著周圍,那個沾了血的精美綴飾,在離她不到十公分的地方躺著。
   
   輕柔的動作,將那個綴飾緩緩拿了起來,她將綴飾放在嘴邊,而綴飾也在同時發出了一陣陣的藍光......隨後,一滴充滿光芒的眼淚,從潔白的臉頰上流下,蘭蘭輕輕吻了一下綴飾,而那發出藍光的綴飾也同時暗了下來。
   
   
   黑煙,不斷的冒出,這次不光是從傷口,而是從蘭蘭全身冒了出來。
   
   ...琪琪...奈奈...我真的...好想看著妳們長大......
   
   自己的手,也慢慢的化為黑煙,綴飾從她的手中滑落,雙眼也漸漸的闔上。
   
   
   
   沙沙──
   
   嬌小的身體,從樹上跳了下來,隨後跟上的是一隻巨大的鷹人夏畢。
   
   「蘭蘭在這裡!這是她的味道!就在這附近!」琪琪滿臉緊張的看著附近,但是這兒有著濃濃的血腥味,干擾了她的鼻子。
   
   「這裡...我想一定經過了激烈的戰鬥呢。」夏畢看著附近的樹木和草叢,都有著被明顯切開的痕跡,當然這些一定不是人類的作為,仔細想想,只有蘭蘭才辦得到這種事。
   
   
   「在這裡!」
   
   不管泰迪斯有沒有跟上,琪琪整個人直接跳進了草叢,雙手不斷的翻動著眼前的障礙,有好幾次被枝葉給劃傷那吹彈可破的肌膚,但是她不在乎,因為她很確定,蘭蘭就在這樹叢的對面,只要穿越了,就可以見到蘭蘭,就不用再分開了。
   
   
   蘭蘭,我現在就要帶妳回家......
   
   要帶妳回家.......
   
   
   帶妳回......
   
   
   沙沙──
   
   穿越了草叢,接著,就是看到了遍地的屍體,滿滿的血跡染上了草地,就連附近的樹木都殘破不堪,滿是傷痕,琪琪看了第一眼便是睜開大眼,腦子空白,因為這是她第一次看到戰場,對一名僅僅只有六歲的黑暗妖精來說,這份衝擊還是太大了。
   
   
   不過不久後,她卻被眼前的其中一幕給吸引了注意,在這茂密的樹林裡,只有一道月光照耀在地,一縷黑煙,被月光的照耀下,顯得特別耀眼。
   
   「對不起......
   
   不知道從哪傳來的聲音,使琪琪整個人僵住了。
   
   
   「蘭蘭的...聲音......
   
   琪琪雙眼無神的,直盯著那黑煙,同時一步一步的,走向月光下。
   
   
   滴答──
   
   滴答─滴答──
   
   
   「蘭蘭...不要走......
   
   
   黑煙並沒有回應,只是隨著風,慢慢的往上飄著。
   
   
   「不要走......
   雙手向上伸著,細細的手掌嘗試著想要抓住那縷煙。
   
   可是,不但抓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朝著月亮那飄去。
   
   慢慢的,煙漸漸變的模糊,最後消失在這個森林中。
   
   沙──
   
   雙膝,跪在了草地上,滿是通紅的雙眼,看著自己的手掌。
   一滴滴的水珠,不斷的滴落在自己的雙手中,隨後她緊抓著頭髮,彎下腰來用頭頂著草地。
   
   不能哭...不能哭......
   她在蘭蘭的面前,從來都沒有放聲大哭過,頂多只是稍微流幾滴眼淚還有打鬧一下而已,不能哭出來,不能在蘭蘭面前哭出來!
   
   可是....蘭蘭已經不在了.......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充滿後悔的哭聲,雙手大力的敲著草地,也不管是否有著刀刃的碎片,就只是想把怒火和悲傷給充分發洩出來,她不在意疼痛,因為胸口的痛就像要置她於死地一樣,好痛好痛,痛得自己幾乎就快要發瘋了。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哭聲,環繞在整個森林中。
   沒有人能夠停下,就連在琪琪身後的她也不行。
   
   
   「還是...太晚了嗎......
   
   
   泰迪斯看著天,抬起頭,看著那剛從烏雲中現出的月亮。
   
   
   「永別了...黑暗妖精蘭蘭......」泰迪斯嘴中說出這些字句,眼角旁的羽毛也開始變的濕潤。
 
 
 
 
 
~~~~~~~《music time》~~~~~~~
 
呼呼~終於在一月一號趕稿完了~用掉了兩天的下午呢 >口<
話說我從12/30號開始就回谷了~不過打怪和PVP的手感還沒回來呢=w=(也難怪 都2.3個月沒回來了
總之又過了一年~希望大家可以在龍之谷創下新的一年的回憶唷~( 加油、加油
話說我昨天和奈奈一起跨年唷~(謝謝奈奈陪我做了一年的朋友>口<
煙火好漂亮呢~~~


隨手的音樂~
 
 
 
 
 
最後編輯:2013-01-01 18:53:08 ◆ Origin: <219.68.119.xxx>

顯示稍舊的 3 則留言

看整串內容篇數:0 / 0

板務人員
本板熱門推薦
【情報】玩膩女神(之瞳)的碰友們來看看炙嗨囉,這裡是浩克,雖然這次不是分享風行的二三事不過大家看完也...(繼續閱讀
【公告】投票結果既子板規範說明。各位可以邊聽音樂一起服用本文。安安,投票結果出來了。於是,從...(繼續閱讀
【心得】PVP場上最強的80EX~才不是大家都知道以前神聖大地EX的傷害有BUG現在這個BUG修好了...(繼續閱讀
【心得】~*~烤鴨鴨的法律諮詢~*~先聲明,本文""很長"&quo...(繼續閱讀
【心得】分解60L主副+12心得06/09/2014AM1:00是小弟一個重要的歷史時刻見證...(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