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新增找內文!

4GP-BP

#1 【月下綺譚】人物短篇文集(賽玖&凱爾)

發表:2009-02-11 03:46:31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vivianbaby38(薇兒)

狂氣的黑騎士 LV50 / / 法師
巴幣:24944
GP:2656
經驗:

Under The Moon~月下綺譚~蝕心-賽玖
   「雷尼,記住了,你將來是要成為繼承我們家族的人。」男人溫柔的輕撫著眼前約五歲男孩的頭頂,臉上淨是和靄的笑意。

  雷尼透過男人的肩膀看到了躲在角落的人,抬起頭,小小的臉上微帶著笑意。「我和賽玖都會努力撐起這個家的。」

  聽到賽玖的名字,男人神情一斂。「像那種沒有能力的人,不夠資格跟你平起平坐、更不可能成為當家。」

  可……可是,他不懂,他和賽玖明明就是親兄弟,為什麼……父親卻只單疼愛他一人呢?再望向角落,躲在角落的人影早已跑的不見蹤影。

  「賽玖『少爺』請不要在這邊妨礙我們工作。」端著托盤的女傭斜睨了坐在池塘邊的賽玖。

  「就是啊。『少爺』我們可是很忙的,我們也沒有您這等身份可以遊手好閒。」

  哼,明明就一點能力都沒有,要不是幸運投對胎,他豈會有好日子過?

  反正他將來絕對不會成為家族的當家,犯不著對他太過尊敬。

  真是礙眼的孩子,我們魔界最重視能力了,我都還比他強呢,為什麼在他面前偏偏得低下頭啊!

  別過臉,賽玖不再去接收身邊任何人的思考內容。

  他早該習慣了,從他們的能力漸漸顯現後,一向以實力主義為主的魔界,根本不可能容的了他。

  他剩下的也不過就是同宗族的血緣這點而已。

  ◎       ◎          ◎         ◎

  「母親!」對著朝他迎面走來的美麗女人,賽玖漾開笑臉。

  女人冰冷的袖子及裙擺拂過他的臉頰,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直到看到另一張與他一模一樣的臉孔才停下來,她的臉上綻放出他這輩子一直想見到的笑容。

  「雷尼,你今天的測驗實力又增強了,真不愧是我們家的孩子啊!」她親暱的吻著雷尼的臉頰。「我唯一的愛子,你真的讓我感到無比的驕傲。」

  他是多餘的……。

  他竟然還要傻的再去碰一鼻子灰嗎?

  他永遠也不會忘記,當他與雷尼飛在天空玩耍打鬧,兩人不慎雙雙摔落地面時,母親第一個衝過來抱住的人……只有雷尼,安撫著哭泣的雷尼,當他哭著走向她,那用力揮開他的手和冰冷的表情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你在搞什麼?竟然讓雷尼摔下來?他可是我們家最重要的孩子啊!」

  悲哀爬上他的心頭,『他』是家裡最重要的孩子?那……他呢?他又算是什麼?

  他恨他的臉,那張世界上唯一一張與他一模一樣的臉孔。

  那個人擁有能力、擁有當家的繼承權、擁有父愛及母愛……,所有的東西都屬於那個人。

  這世上竟然沒有一樣東西是只屬於他的?

  家人不愛他、僕人瞧不起他……,每個人都認為他是多餘的。

◎    ◎      ◎      ◎

  眼前一片血紅,流在臉上的是觸目驚心的紅,他應該會很痛才對,但…..比起頭上的疼痛,他的胸口更像被刨掉一塊似的痛。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

  他到底做錯什麼了?

  「別怪我,怪就怪你一點能力也沒有吧!有你的存在,會妨礙到雷尼的。」繼承人只能有一個人,雷尼又太過善良,他豈能讓一個毫無能力的人跟雷尼平起平坐、敗壞家族名聲?

  手高高的舉起,亮晃晃的閃光刺痛了他的眼。

  「提早解決你也是讓你解脫,這是我對你最後的仁慈。」

  「為什麼?父親,我也是您的孩子,您為什麼非殺我不可?」

  「我的孩子只有雷尼一個人,派不上用場的傢伙不配做我的孩子。」

  閃光再度在眼前亮起,他閉上眼,他很清楚的知道,以他的能力他絕對逃不掉。

  既然這裡容不下他,死了又何妨?死……對他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他不害怕迎接死亡,反正……他早已沒有感覺了。

  「住手!」

  男人停住手,回頭大喊。「把雷尼少爺帶回房間去。」

  「父親,你為什麼要殺賽玖呢?他是我弟弟啊!」

  「沒有能力者就沒有必要存在,這是魔界不變的鐵則。你什麼都不要管,記住,只有你是我唯一的愛子。」默念咒語,在雷尼身上暫時下了束縛的法陣。

  「不可以啊!父親。」雷尼拼命掙扎著,卻掙不出父親的法陣。

  「我不用你同情我!」就算要死他也要死的有尊嚴一些。

  「到最後總算比較懂事一些,閉上眼,一下子就過了。」

  亮晃晃的閃光在臉上閃著,賽玖閉上眼,準備吃下這一擊。

  「住手!」

  「又是誰喊住手?」男人氣急敗壞的大吼,在抬起頭看到開口的人是誰才沉默下來。

  「為什麼要殺人呢?」

  軟甜的聲音在賽玖耳邊響起。是誰的聲音?家裡面沒有人有這種甜的像是蜜糖似的柔柔嗓音。

  「因為他沒有任何用處。」

  他沒有力氣睜開眼,但他感覺的到父親對這軟甜的聲音很是敬畏。

  「沒有用處嗎?那我就讓他有用,」

  「十年後,我要他們成為我的護衛,記住,是『他們兩個』。」

  「是,遵命。」

  一塊軟軟的帕子蓋住他的頭頂。

  「你沒事了,記得待會要上點藥,雖然魔界人不容易死,但受傷不治療還是會出人命的。」

  是誰?是誰呢?用這樣溫柔、他想了好多好多年的嗓音哄著他?

  勉強用力的睜開眼睛,只看到穿著魔界最高級的黑色系禮服和留著一頭藍色長髮的小小背影離開他的視線。

  第一次……對他溫柔的人。

  第一次……給了他歸屬的人。

  像是月光一樣柔和……,他……會努力成為派的上用場的人,至少不要變成她的絆腳石。

  那道……溫暖他的月光。

                                

  「你們就是雷尼跟賽玖?」

  一如記憶中的柔柔嗓音,他終於看到她的容顏。

  果然是如魔界人所說的一樣,魔界最美麗的女人捨她其誰?那個和溫柔的性格相輔相成的甜美長相。

  彎下腰執起她的手輕吻。「對您宣誓效忠。」

  她是給了他歸屬的人、也是這些年撫慰他心靈的人,如他想像的一般,悄悄的戀著那個救了他的女孩,見到她,他更加確認了自己的心情。

  她會不會接受他的心意呢?雖然還比不上雷尼,但他也不是那個被譏為一點能力也沒有的廢物了。

  輕撫著藏在懷中當年為他拭血的手帕,他看見了這世上最令他心痛的一幕。

  那是對著愛人笑的笑臉。

  但……笑的對象並不是他。

  她永遠也不會知道,當他們陪著她在森林裡散步,在樹下休憩時,他們以為他睡著了,實際上他是心痛的不想睜開眼。

  為什麼總是這樣?

  這世上沒有永遠!他曾以為自己會永遠擁有這個回憶,但如今卻已瓦解。

  那個小小的少女燦笑著,但不是對著他…..。

  為什麼是雷尼?

  他擁有家族的權力、擁有父親及母親…...,什麼都沒有的他只有這個少女給他的回憶是甜美的。

  連這個回憶也被奪走了。

  不管再怎麼努力她也不會?成為屬於他的花。

  ◎      ◎         ◎         ◎

  不,他已經不想再退讓了!

  他受夠了!

  別再拿他當傻瓜,從小到大他受的羞辱夠多了。

  雷尼能做到沒道理他做不到。

  他會變強、變得比任何人都強。

  即使不擇手段也要奪回屬於他的東西。

  什麼都不曾擁有過,第一次渴望得到的東西,他絕對不會讓給任何人。

  絕對不會。

  她已經完全沒有他跟雷尼的記憶,那很好……,他可以有全新的機會來奪取她。

  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他也要留下她的人!

  看著在電梯裡哭泣的妳,忍下想拭去妳的淚的衝動。

  妳恨我也好、討厭我也罷,只要在妳的心裡我的存在是最清楚的就好。『愛情與肉慾是一線之隔』,如果這樣可以讓妳戀上我的身體就好了!不管用任何手段,只要能把妳留在身邊就好,請成為專屬於我的花。

  好嗎?

總之
沒想到會寫文就是
三更半夜靈感大魔神突然來訪
要有什麼不合理的
要巴飛我請溫柔

這是瞎掰的故事
是想著為何賽玖對自己會那麼沒有自信呢?
看到了悠楠的例子
想到賽玖或許也有過挺不開心的童年
這篇就這樣產生了
以上
睡覺去也

最後編輯:2009-02-12 00:43:28 ◆ Origin: <124.10.130.xxx>

(公告說明) 自刪/檢舉留言

3GP-BP

#2 RE:【月下綺譚】蝕心(賽玖)

發表:2009-02-12 00:42:13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vivianbaby38(薇兒)

狂氣的黑騎士 LV50 / / 法師
巴幣:25167
GP:2658
經驗:

Under The Moon~月下綺譚~鍾心-凱爾

  「喵……。」

  淒厲的貓叫聲在月下響起,亞雪抬起頭四處張望著聲音的來源。

  「啊!」她嚇得低呼一聲。

  一團軟軟的東西用力撞上她的腰。

  是什麼東西撞上她的腰啊?低頭一看……,映入眼中的是一隻羽翼被像是被撕去一半、即使一身黑毛,她仍知道那在黑毛上的光是血所反射出來的。

  「怎麼會傷的這麼重?」拿起腰際的絲帕覆上牠身上的傷口。

  「喵喵喵……。」

  懷中的貓咪吃疼,不住喵喵慘叫。

  咦?有不懷好意的氣息過來,靜下心,她聽到了從風中傳來的聲音。

  『媽的,那隻死貓跑到哪裡去了?老子教訓牠牠居然敢逃跑。』

  『看到牠那雙比我漂亮的羽翼就不爽快,都已經撕了一半去了,牠居然還有力氣逃走。』

  踏在草地上的人漸漸接近,她知道靠過來的是魔物一族,他們與魔物早已訂下不互相侵犯的條約,她不能介入他們的紛爭,但她也不能任由那些人再傷害這隻已經受重傷的貓了。

  有什麼辦法能把牠藏起來呢?

  「喵!」

  懷中的貓咪虛弱的睜開眼,似乎理解了現在的狀況,他也知道眼前的女孩是不能插手的。

  「乖,你忍耐一下,先不要叫喔。」

  還好她今天穿的裙擺夠寬。

  將又痛暈過去的小貓藏到裙內,亞雪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般,繼續靠著樹看書。

  「嘖,哪來的……。」女人尚未說出口,他噤了聲。

  這個……女孩的魔力似乎在他們之上,他們最好還是不要惹這個女孩比較好。

  「喂,妳有看到一隻貓跑過來嗎?」

  亞雪淡淡的掃了一眼過去。「有啊!兩隻,現在就在我面前。」

  「老子問妳,妳還敢跟老子我耍嘴皮子!」

  「我老子在王宮之中,想見他請送拜帖求見。」亞雪翻了下一頁,臉上沒有多大的表情變化。

  「臭丫頭妳……。」

  「你們以為你們在跟誰說話?你們是萊恩子爵的使魔吧?你們以為以你們的身份夠資格跟我說話嗎?」他們頸上的環是屬於萊恩家族的。

  「藍……藍髮……,公主殿下,請恕罪!」他們的地位在萊恩子爵之下,而萊恩又只是末席貴族,他們怎樣都不能去招惹公主不快。

  「別礙了本公主的好心情,這裡是皇族花園,你們不該隨便闖入。」

  即使只是個稚齡女孩,她的眼神依舊讓他們不寒而慄,未來極可能繼位成魔王的公主,是他們絕對惹不起的人。

  看到他們遠離,亞雪才將藏在裙裡的貓抱出來,繼續擦著他身上的血。

  「喵……,公主……喵。」

  這樣止血太慢了,她的絲帕已經染滿了血。

  張開手掌,像是把柔和的月光吸到掌心再放出一樣,銀白色的光包圍住小貓的身體,牠的傷口漸漸復原,只是她只能止住牠的血,他的翅膀還不能百分之百的完全復原。

  「公主……。」雖然沒什麼力氣,但他已經能較清楚的開口說話了。

  「對不起喔,你的翅膀我還沒有辦法讓他百分之百完全復原。」

  「他們為什麼要對你動手?」瞧他的翅膀都被撕了一半去,是有多大的仇恨要這麼做?

  「嫉妒!」

  嫉妒?對了……,剛剛那兩個人之一似乎有說過他的翅膀比他美如何如何的。

  「對不起喔!沒有締下誓約的魔物沒辦法進王宮,我沒辦法帶你回去養傷,你自己一個沒問題吧?」

  「沒……問題的。」他只是大意被暗算而已。

  「你先待在這邊休息,等可以離開時再走,父王在找我了,很抱歉,我得先走了。」

  「您慢走。」

  金色的眼眸凝視著背對著他跑走的身影,飄揚在身後的藍色髮絲甩動著。

  「亞雪……殿下。」

◎     ◎     ◎       ◎

  「亞雪,從今天開始,牠就是妳的使魔了。」

  走在魔王腳邊的是一隻毛黑的發亮的黑貓,亞雪漾開笑容,用力的將貓抱進懷裡。

  「好可愛喔!謝謝父王。」她緊緊的抱住懷中的黑貓笑得開懷,絲毫沒有注意到懷中的貓臉色瞬間炸紅。

  「牠叫什麼名字?」她一直沒出過王城,見到她的人也都是畢恭畢敬的喊她公主殿下,她一直都沒有朋友,如今父王送她一隻黑貓使魔,她真的好開心啊!

  「我叫凱爾,公主殿下。」

  「凱爾凱爾凱爾。」她親暱的磨蹭著黑貓的臉頰。

  「父王還有政務要辦,妳跟牠好好相處吧!」

  魔王回過頭與亞雪懷中的黑貓四目相對。

  『是的,陛下!我會遵守誓言的。』

  公主的魔力是難以想像的弱小,和他多年前碰到時的感覺似乎有一點點的不同,但唯一不變的是……,從她手心傳過來的溫度還是像當年一樣的溫暖。

  他一定會好好守護這位他最重要的公主。

  ◎       ◎       ◎         ◎

  臉紅……,依舊是臉紅……。

  即使跟在公主身邊那麼多年,看到她在面前更衣他還是每每都紅了臉。

  「凱爾,我們去洗澡吧!」

  抱起凱爾走向她專用的大浴池,神態自若的哼著歌脫去身上的衣服,任由她的手在他身上搓揉著。

  想起第一次她拎著他去洗澡時,他嚇得處亂竄。

  他……怎麼可以跟公主一起洗澡?然後竟然還讓公主幫他洗澡?

  『凱爾,壞貓,你怎麼可以不洗澡呢?』

  『不……我不洗啊!』他拼了命的掙扎。

  『不許逃,你身上都發出微微味道了,不可以不洗。』

  他跟公主朝夕相處,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他根本不能冒著可能被公主發現的危險自己去洗澡的啊!

  『不要不要,我討厭洗澡。』對對對,貓不喜歡熱水,他就當做是這樣好了。

  他現在面對著全身赤裸的公主已經不知道該把眼睛放哪去了,若是公主還幫他洗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

  『不乖!』亞雪索性坐壓在他的腹上。

  『啊啊啊……。』他……他腹上傳來的觸感是公主的……。

  凱爾的臉已經完全變成紅通通的了。

  『是熱水太熱了嗎?』亞雪不解的偏著頭。『唔……算了,不去探究他為什麼臉紅了。』

  『啊啊啊……唔……喵……。』

  在他身上塗著沐浴乳滑在他身上的手的觸感,已經讓凱爾的尖叫改變成低吟了。

  『凱爾……,你也喜歡上洗澡了吧!』聽叫聲就知道凱爾覺得很舒服了。

  『喵……。』

  「凱爾,你這邊怎麼那麼髒呢?是黏到什麼糊糊的東西啊?」

  亞雪的低呼聲才把他從回憶中拉回。

  「你看,你的毛都黏在一起了。」似乎要多塗點沐浴乳才洗的乾淨呢!

  亞雪輕柔著搓揉的他的下腹部,試圖把下腹上糾結的毛全給順開。

  「好……好舒服……公……公主。」凱爾低吟著。

  「凱爾也喜歡上洗澡了,這樣很舒服吧!」

  「哈……啊……喵……。」不……不行……,要是公主再摸下去會發生大事的。

  「公……公主,之……之後我自己洗……就好!」

  「你要自己洗?」亞雪停下的手的動作。「要洗乾淨喔!我待會會檢查。」

  自從凱爾表演過他能用舔的及用短短的貓手幫自己洗乾淨之後,她也比較少強硬的壓著凱爾幫他洗了。

  「是的,公主,您先去睡吧。」

  笑著送走亞雪,凱爾嘆息一聲。

  看來今晚他又得偷溜出宮了!要他怎麼跟公主解釋他下腹部沾到的糊糊的東西是啥啊?他得先在王城外的溪水先確認洗乾淨了再回來了。

◎        ◎          ◎        ◎

  抱著一頭銀中帶藍頭髮的女性在草地上律動著身體。「公……公主……,呵……啊……公主……。」

  「凱爾……你……你好棒……,再多給我一些!我就會是你的公主了。」

  「公主公主公主……。」

  直到解放之後,凱爾才站起身離去。

  地上的女性喘息著起身,她還不知道那銀髮的男人是誰呢!但他真的大大的滿足了她。

  魔族是貪慾的,管他是誰呢!她還很期待能跟他再多玩幾回。

  赤裸的身體浸泡在冰冷的湖水之中,想洗去女人留在他身上的濃烈香水味。

  唉……,他又這樣了!明明很討厭那些女人身上的香味,但是……他也是男人,每晚每晚被心愛的女孩抱在胸前睡,他又不能也不可以對她出手,他也只能這樣宣洩自己的慾望。

  否則……他深怕自己會突然著了魔對公主出手啊!

  月色下只剩下一隻奔向王宮的黑貓身影,直到進了公主寢宮才沒了身影。

  低頭看著沉眠的公主,他輕輕印了一吻在她的額上。

  他只可以對她這麼做。

  他的想望不可能成真,但他依舊離不開她!即使痛苦,他以後還是得承受著看著她被其他男人擁抱的痛苦吧?

  不能在她面前變成人形也沒關係!

  只要能永遠待在她的身邊,教他一輩子維持貓型態也無所謂。

  只求……能待在她的身邊。

◎       ◎         ◎        ◎

  再度睜開眼,躺在他臂彎裡的容顏讓他露出苦澀的笑容。

  他……真的著了魔對她動手了!可是心中卻感到無比的喜悅和恐懼。

  喜的是……他終於得到她的人。

  憂的是……他的身份根本不配碰她一下。

  不被她視為男人讓他怒極真的推倒了她,她第一次迎合男人的悅樂是由他給予的……。

  他該怎麼做才能將她永遠留在身邊呢?

  已經得到的人,他是斷不可能輕易放手的啊!

  公主,您果然是殘酷的人啊!

  將我的身與心,完全的束縛了。

  即使付出所有的代價,他也要讓她如他離不開她一樣,永遠也離不開自己。


因為都是短篇
所以我就乾脆發在同一篇了
果然還是對自己喜歡的角色怨念最深
文也比較容易產生
至於床戲部份....我真的已經控制在巴哈能接受的尺度了

最後編輯:2009-02-12 01:52:17 ◆ Origin: <124.10.130.xxx>

(公告說明) 自刪/檢舉留言

快速回覆文章,請先登入

板務人員
動漫電玩通
麵包超人中,主角麵包超人的頭是用什麼麵包所做成的? 作者:不發威的病貓 檢舉